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定叫这天,换它一换!

王紫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笑的异常开心的人,远远就站起身来等在门口,王紫有些怪异的看着永安的灵杉,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怎么这么和谐?永安不是不搭理灵杉的吗?

“小丫头你回来了啊,嘿嘿明天你在出去的时候我也跟着去。”永安蹭上去说道,青龙转过头来看了看永安,这傻小子怎么又变了一张脸。

“不雕竹子了吗?”王紫问道,看着做了永安几天玩具的那一堆竹子,现在正可怜兮兮的躺在那里,她很奇怪永安怎么会忽然对雕竹子这样的事情上瘾,毕竟永安是一小会儿都坐不住的人,不过永安向来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她也不会阻止。

“不了不了,我发现那个不适合我,我还是跟着小丫头好了!”永安两只手放在身前连连摆手,拿东西他再也不要碰了。

“唔,但是明天我们就不会继续在妖界了,想玩的话以后再来好吗?”王紫点头,边说便往房间走。

“什么?”

“什么?”

两个惊讶的声音同时响起,一男一女,而且很显然那女生更夸张一些,是永安和灵杉,永安是没想到自己无聊的雕了几天竹子小丫头就要离开妖界了,他还没好好看看这个界面啊,灵杉的惊讶几乎要演变成惊恐了。

好不容易等到妖皇来妖界,她还没正经跟妖皇搭上几句话妖皇就要离开了?这怎么可以?以她以往对妖皇的了解来看,她明明是个神秘之极的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她要是这次走了,她想再找到她的话是不是基本上没可能了?

“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们还有别的事,嗯……如果你想继续玩的话,也可以跟着白衣待在这里。”王紫说道,但显然这句话是对永安说的,灵杉楞楞地,好像被当头破了一盆冷水,透心凉。

“我跟你们一起去!妖皇带上我吧,其实我会做的事情很多的,也许你会用到我的!”

灵杉上前,急急的说道,别人现在看她的眼神她不想管,她只知道,如果这次妖皇走了,她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了,就算

妖皇眼睛里没有她,她也要跟着!

“我不需要帮忙,如果你精力那么充沛的话,白衣会安排给你事情做的。”

王紫看向灵杉说道,她真的不理解为什么灵山会变成这样,非但不记恨她,还上赶着为她卖命,可惜她始终不认为灵山有能力或者有理由成为自己人,相反的,灵山知道迷境岛的事情,她还需要为此多加防备。

“你其实可以考虑一下的,或者契约我吧!妖皇你的契约兽那么多,其实多我一个也不算多的是吧?”

灵杉心中更着急,不出意料的被王紫拒绝了,她明明已经很诚心了,为什么王紫对她的防备还是这么深?甚至都没时间沮丧,灵杉眼睛一亮忽然提议道,其实她之前就想过,只是一直都没有提起。

虽然她很崇拜妖皇,更喜欢她,但是在某种层面上,她们还是平等的,她还可以平等的跟妖皇对话,可是一旦契约了,妖皇就是她的主人,她并不想那样,可是现在已经容不得她有那点私心了,如果契约既能够让妖皇消除对她的戒备,又能够永远知道她的行踪,似乎好处太多了!

其他人都若有似无的看了看灵杉,等着王紫的决定,却没有插话,只是有些好笑,他们的情敌、难道要从男人身上扩大到女人身上了吗?有一个邪彤就已经让他们烦恼过了,现在竟然又出现了一个灵杉,只不过、比起邪彤,灵杉的段数还是很低了。

对于灵杉的提议,王紫却是头一回认真的思考了,这的确是消除一个隐患的绝佳办法,只是灵杉是晶鸟族的人,她作为妖皇契约灵杉、是否也先知会晶鸟族的族长一声?

王紫看向白衣,想来白衣懂她的意思。

“无需跟我父亲说,我离开时就父亲已经嘱咐过我不得忤逆妖皇,一切遵从妖皇的旨意,契约一事当然也只需妖皇点头便可!”还不等白衣说话,灵杉就抢先说道,既然决定了就一定要争取到!

“你的神识不要反抗我。”王紫看向灵杉,在她紧张的视线中点头,起身走到灵杉面前说道,她这是决定契约了,事实上契约灵杉把她控制在自己的掌心对王紫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因此灵杉的担心倒是显得有些多余了。

灵杉点头,乖乖的等着王紫契约,而在不久之后,两人的契约完成,灵杉从破天境三十六阶晋入了三十八阶,着实让她傻了好半晌,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兴奋,就见王紫已经淡定的坐回去了。

“主……主人,我们明天要去哪里?”

见别人平静的样子,灵杉也不好一个人嗨了,可是心里的高兴还是压制不住,表现在脸上大大的笑,契约后跟王紫之间有了一层清晰的联系,这感觉、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很多很多啊!现在王紫都是她的主人了,她是可以参与知道一些机密的吧?

“我们明天回魔界,你留在这里协助白衣。”王紫说道,本来听到‘我们’二字灵杉心里还挺高兴的,但是在听完王紫接下来的话之后,灵杉心里拔凉拔凉的,为什么都契约了她还是要跟她分开?!

“灵杉对妖界所有事情都比其他人清楚,妖皇这次因此突发事情要提前离开,这里会有很多用得着你的地方,等此间事了,你再与妖皇汇合不迟。”

白衣见灵杉垮下来的表情,在她还没有说出不该说的话直前先行解释,他相信王紫留下灵杉也是出于这个考虑,只是现在一心在别的地方的灵杉恐怕体会不到。

“这样吗?”灵杉吞回的自己想说的话,本来冲口就想问‘你就那么不信任我吗?’,可听了白衣的话,灵杉顿时就冷静了,刚才她还说要帮妖皇的,一转眼就险些拖了妖皇的后腿,好险好险、他没说……

“妖皇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听白族长的话的!等这里一切都步入正轨,我马上就去找你!”见王紫点头,灵杉面上又恢复了笑容,瞬间变得满腔斗志!又不是不会见了,有契约在,她不愁找不到妖皇,现在更重要的是,她要让妖皇知道她的能力真的不弱!

……

虽然从到了妖界开始,王紫就没放松过要做的事情,争取在最短的事情内布置完手里的人,可是没想到昨天忽然接到魔祭司的列爻的消息,说是魔界有异!

具体的事情列爻并未说清楚,但是只这四个字就能够让王紫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这才马上决定离开妖界前往魔界,而剩下的一部分灵兽,就交给白衣安顿,她已经连夜跟几人商讨好了地方,只是白衣取得那些地方的时候要费些事儿了。

第二日,王紫一行直接前往魔界,到了魔界之后又马不停气的赶往释魔殿。

“怎么回事?关于什么事情的?”

王紫边走边问,九幽那些人的等在了释魔殿,此时就只有列爻带着王紫前往魔神殿,身后紧紧跟随者南阙、北皇、东乾、西诀四大亲卫,王紫到达释魔殿后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列爻就带着她出来了,而魔神殿是放着魔陨石的地方,只有魔王、魔祭司、四大亲卫可以去,就算九幽他们是王紫的夫君也不可以,而此刻还不清楚什么事情,王紫也不会计较这些。

“王上请进,进去再说。”列爻说道,东乾上前推开魔神殿的殿门,几人相继步入。

王紫入内,宽敞的大殿之内就只有正前面的一座墙山镶嵌着一块巨大的黑色石头,不用猜王紫便知道那石头就是所谓的魔陨石了,可是现在那魔陨石竟然在以几乎固定的频率忽闪着诡异的红光。

列爻在看到那魔陨石的时候,神色明显变的沉重了很多,王紫瞬间才到些许,也许列爻所谓的‘魔界有异’便跟魔陨石的异常脱不开干系。

王紫走进了些,却感觉自从踏进这个魔神殿之后,她体内的魔气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引一样,有些不安分,列爻说过魔陨石跟魔王之眼息息相关,这一点王紫一直都很困惑,毕竟她的行踪、生死如果能让一个石头预测的准准的话,这个石头就真的不寻常了。

而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魔陨石,感觉总有些怪,王紫看着那魔陨石,她还记得乐九也曾跟她说过,魔王之眼跟魔陨并没有直接的关系,魔王之眼是因为她贪狼如命,汇聚了天下至邪的邪恶之气,才会造就一双得天独厚的眼睛。

事实上这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知道的更多了,因为从古至今拥有魔王之眼的人屈指可数,而且大凡是这样的人,除了他自己,谁都窥探不了魔王之眼的全貌,因为没人愿意将自己最大的底牌掀翻在世人面前。

但是就从魔祭司和乐九的话来说,就是矛盾的,她不知道谁对谁错,判断不了魔王之眼跟这个魔陨石到底有没有关系,但她现在却能肯定、这魔陨石一定跟她有关系!

因为站在这里,即便那只是一个石头,她似乎都能感觉到她跟那石头有着形同频率的心跳……

“魔陨石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以往魔陨石有异常昭告的都是王上的行踪和重伤,可自三日前开始,魔陨石便不停的散发红光,而没有显示任何魔王的信息,臣也询问过魔王,这期间王上安好,而魔王之眼出现异常却跟魔王没关系,这是魔界历史上都不曾有过的事情!”

列爻说道,他的声音很沉重,好像在强调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一样,王紫多少能理解,列爻作为魔界的祭祀,守着这块魔陨石不知道多少年,几乎把它作为魔界的圣物,对它的重视程度绝非旁人能理解的。

“你有何猜测?”王紫看向列爻问道,她对魔陨石的了解远远比不上列爻,既然他会叫她回来,想必已经有些准备了,不妨听听他的意见。

“此事……不瞒王上,在未通知王上之前臣已经遍翻史料,又算了一卦,从前几位魔祭司那里得到一些线索,得出的结论……”

列爻说着,神色更加凝重,忽然停顿了下来,并非故弄玄虚,看他的样子更像是连他自己都不得不冷静片刻再说的样子,而此时,列爻十足红的拐杖一震,魔神殿内顿时同时部下几重结界,可见列爻的慎重非比寻常。

“得出的结论是、六界也有沉浮之日,六界之内本是仙界居上,妖界、魔界、鬼节并列次之,修真界居第三层,凡间界居末位,而这其中又有鬼界位置居中,这是亘古不变的格局,然魔王之眼出,魔陨石有异,便是昭告魔界换天之时!”

列爻声音中隐含着激动,对于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魔祭司来说,能让他动容的事情很少,而现在这绝对是其中之最!王紫不甚明白的看着列爻,六个界面的顺序她是知道的,但是魔陨石有异跟换天有何关系?而所以为的‘换天’、准确一点又知道的是什么?

北皇四人也疑惑的看向列爻,等个他详细一点解释。

“王上,您可知我魔界自古以来征战别的位面为的是什么?”列爻忽然问道。

“一则好战,二则该战。”王紫说道,魔界子民的善战是人尽皆知的,她并不认为这是嗜血的表现,该战是因为魔界从不没有理由的发兵,这一点身为魔王,她心中还是有些骄傲的。

“这两点都没有错,如今的魔界的子民也都这样想,可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魔界征战的目的、这两点并非主要,最主要的是,魔界一直在试图寻找一块有阳光的地方。”

列爻叹了口气说道,这个目的,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和反复的失败中渐渐消磨掉了。

北皇四人相互看了一眼,事实上虽然这个目的并非现在魔界子民所呐喊的,但是如果这样的说的话,也许没人会反对,因为在魔界、没有人不希望这片土地上照进阳光,但是他们更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几乎是所有人埋在心里最隐蔽的愿望。

“接着说。”

王紫淡淡的说道,心中也因为列爻的话有些波澜,她并非土生土长的魔界的之人,跟不受界面的限制,所以她没有办法那么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但是她很清楚魔界的压抑,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世世代代生存的魔界,怎么可能不杀气重?嗜杀而不滥杀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她先是在魔界的王,而从始至终,与她来说归属感最强烈的也是魔界,她现在没有时间悉心治理魔界,但是如果能让魔界在她的手上有所变化,而且是好的变化、她很乐意去做。

“王上应该知道,太古时期混沌初开,万灵生长,不分彼此的同享一片天地,修道之术更是百家争鸣,而自上古之后,修炼种族渐渐聚拢,最后将开辟六界,相当于六分天下,而仙界占尽优势,魔界、妖界、鬼界则以居于仙界之下,六界法则也多倾向仙界。

然而祥瑞之气皆承载于仙界之上,本是同一片天下的道修,如此一来魔、妖、鬼便无飞升成仙的机会,长此以往,六界彻底被分开,魔界再也没有翻身之日。

如今王上已经回归,恰逢六界动荡,六界支柱再次进入世人的眼中,魔陨石事关魔界的沉浮,魔王之眼的出现,才是魔界真正能见阳光之时,臣大胆预测,六界将会有巨变,六界的顺序也会大调整,王上,而您便是这其中至关重要之人!”

列爻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说到最后,深深的下拜,给王紫行了一个大礼,王紫都没来得及阻止,列爻已经跪在了地上。

“……你先起来。”

王紫看着列爻说道,这件事亲她必定要仔细思考才是,她跟列爻不一样,一个魔陨石的变化她不会想到那么多,也不会因此草率行事,但是列爻有一点却说到了她的心事。

六界将要有巨变,而既然六界的秩序是六界支柱决定的,那么此次巨变完全可能改变六界的秩序,经列爻的提醒,仙界久居上位,确实不适合再用现在的秩序继续下去……

六界形成至今弊端颇多,虽然没有完美的世界,但是六界是尝试,新的世界、也需要尝试!

忽然想到寒巳曾跟她说过的,她有创世之才,就算她不当回事,也许迟早会用到,六界支柱的事情她是不可能不管了,何不借此从中操作一翻,一不做二不休,推翻了这片天、换一个!

王紫眼睛看着那魔陨石上明灭不定的红光,墨眸中也映出些红色,此时王紫竟有种豪气干云的感觉,即便寒巳跟她说的时候她也之时抱着可有可无的想法,直达如今再次听到要改变这个世界,是从列爻口中。

而列爻如此请求代表的是整个魔界,这个责任太重大,而她知道、有些责任是她放不下的,拒绝不了的,既然如此,那便做!她有何所惧?

不知道是不是在跟王紫响应,王紫竟觉得魔陨石也变的兴奋起来,连带着她体内的魔气都更加雀跃。

“王上……”

列爻站起身,站在王紫背后看着她,看着那个比男子纤细也许多,气魄却不输任何人的魔王,列爻浑浊的眼中迸发着兴奋,他能感觉到王紫渐渐飙升的气场,好像一个站在云端的王者,不惧任何挑战!

是啊,魔界需要这样的人,需要这样的王!他们渴望着一个新的世界,渴望着一片明朗的天!史上无数魔王都曾尝试过,但从未有人成功过,他很庆幸自己等到了魔王之眼的主人,更庆幸他已经见证了变化的开始,而对于魔王之眼会让魔界重见天日这个预言,列爻现在更是深信不疑!

“我一直不曾明确在这次动荡中的角色,时至如今,我便给你们一个答案,我定叫这天、换它一换!”

王紫背对着五人,清冷的声音带着异常的沉重和坚定,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是啊,她只是想与影族有个胜负,从一开始收下魔界和妖界的王座,先后为的是对抗冷殇、寒巳、仙界、影族。

说白了,她最初的目的只是想要一股力量,可如今冷殇、寒巳已经化敌为友,与仙界也已经休战,仍然与影族为敌,可现在回想起来,最初的目的竟然有些可笑,她只顾着借刀杀人,却忽视了她该为此付出的责任。

仙界的不公造就了父亲和母亲的悲剧,造成了影族的乘虚而入,牵扯出了影族和巫族的恩怨,更演变成了如今六界支柱的危机,追根朔底,六界法则有着明显的缺陷,跟影族对抗是扬汤止沸,重修了六界法则才是釜底抽薪!

“王上!臣愿肝脑涂地,助王上一臂之力!”列爻双膝重重的落在地上,再次下拜,颤抖着声音说道,那是激动的,而现在他更想不出什么样的话能表达出他现在的心情。

“属下定会誓死追随!”

北皇四人也单膝下跪,神情严肃,他们跟王紫之间的联系本来就是无法割舍的,有这样的王上让他们自豪不已,他们心甘情愿与王紫共进退。

“你们都起来,我此行便是为了六界支柱的事情而来,我会将龙骑军团安置于此,北皇、南阙、西诀、东乾一并跟我前往景天大陆,列爻。”

王紫转身说道。

“王上尽管吩咐。”列爻立马说道。

“魔界你且费些心思,龙骑士兵都是可信任之人,不日六界支柱的位置明确,恐怕便会迎来一场大战,魔界这边就交给你了,当然……”王紫说道,她相信列爻的能力,只是没有四大亲卫在,他难免有估计不到的地方,心中略一思索,便道:“明日我会进一趟魔冢,事关重大,若是魔界有变,我又回援不及,便请诸魔出山!”

列爻听了这话,着实惊讶的几乎浑身僵硬,随即叹服的看向王紫,魔冢内都是十几亿年来,战死的魔魂,那里有魔王、有将军、有亲王、有各路领主,数不清、道不完,没人知道那里边埋葬着多少魔魂,而历史上也只有王紫进魔冢的时候是冢内的魔魂送出来的!

也就是说,王紫真的有可能让那些无数岁月中甘愿封印于魔冢内的人魔魂破封出山!

“王上放心前去,臣誓死守好魔界!”列爻作揖说道。

“嗯,你们先退下,我在这里待一会儿。”王紫说道,列爻正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先行告退了,北皇四人也退了下去,王紫已经说了,这次离开是一定会带着四人一起走,尤其是北皇和东乾,他们等这一天真的等了很久啊……

待殿内只剩下王紫一个人,王紫看着那还在闪着红光的魔陨石,渐渐靠近,而在越走越近的时候,王紫明显感觉到体内的魔气跳跃的更加兴奋,甚至有些不受她的控制。

直到走在那魔陨石近前,王紫的眼睛已经不可抑制的变成了暗红色,与那魔陨石上的红光一般无二,王紫伸手触摸着那魔陨石,确实是石头一般的触感,但她总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王紫心中愈发疑惑,列爻说贵这魔陨石存在的时间是魔界的人都说不清楚的,而在她出生之前,这块魔陨石根本就与普通的石头无益,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神奇的变化,因为这魔陨石被当作圣物保存在这魔神殿中,也从未遭到任何人的觊觎。

直到她出生,魔陨石才开始有了变化,这更加让她肯定了,不管魔王之眼跟魔陨石有没有关系,她跟魔陨石之间的关系一定不浅。

王紫周身不由自处的散发出浓重的魔气,反正在此处也无人看着,王紫便也不加收敛,手放在那魔陨石上,却听王紫低声说道:“你……是在叫我回来吗?”

不知道为什么,王紫忽然这样问,也许是因为魔陨石给她的感觉很独特,那种魔气相呼应的感觉,就好像在呼唤她一样,而在王紫的话说出之后,那魔陨石上的红光停顿了一下,然而频率有些快的闪动,王紫很是意外,魔陨石似乎是在回应她!

“真的是叫我?所谓何事?如果是为了列爻所说只是,你便闪三次,如果是别的,你便闪两次。”

王紫的顿了顿,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惊讶,继续说道,然而没让她失望,那魔陨石按照她说的做了,停顿了一会儿后连续闪了三次!王紫看着魔陨石久久无言,它是如何知道的?它真的会有思想吗……

就在王紫暗自沉思的时候,却见那魔陨石上的红光再次出现,然而这次并没有闪动,而是红光遍布整块巨大的魔陨石,王紫疑惑的抬头看去,却见那上面渐渐的浮现出了图案!

王紫仔细看去,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稍稍站的远了一些,看到了那上面的全貌,是一颗树,一棵很古老的树,在看那树叶,竟是梧桐!为何会出现一颗梧桐树?容不得王紫往下想,那梧桐的画面便消失了!

本以为只是昙花一现,真假未知,却见那有一幅画面出现!王紫仔细辨认了半晌,才看清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沼泽,不一会那沼泽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扇门,那门在画面中不停的浮动,她甚至还没看那门还有什么特征,魔陨石上的红光就消失了!

“你给我看这些是干什么?跟六界支柱有关系吗?如果有,你依然闪三下,如果没有,闪两下!”

那红光忽然褪去,王紫急上前拍了拍的那魔陨石说道,列爻明明说过,魔陨石只会预示她的吉凶,像出现画面这种事情,她不用问也知道是没有过的,那这三幅画面又意味着什么?

王紫眼睛盯着魔陨石,在等着它给她信号,可是这一次魔陨石再也没有反应了,红光彻底没了,别说闪两下还是三下了,又等了半晌,王紫终于死心,魔陨石恢复正常列爻是高兴的吧?可是她高兴不起来,因为魔陨石把三个谜题留给了她……

王紫开门出去,却见列爻还有北皇四人本来就没离开,见王紫出来,几人都迎了过来。

“王上,有一事臣还是跟您说一声吧,虽然这跟您现在处理的事情没什么关系,但也是我魔界的大事一件了。”列爻说道,刚才在魔神殿没有说,想了想还是让王紫知道比较好。

“什么事?”王紫问道。

“我来说吧,王上你还记得我与你提起的魔界的梧桐树吧?”南阙接过列爻的话说道。

“记得,红梧桐,它还孕育了一个梧桐子。”王紫点头,当然记得。

“就是它,近日那梧桐又在聚集雷云,应持续了有些日子,这样事情,第一次是梧桐树魔化,第二次是梧桐子出世,这一次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南阙说道,这在魔界确实是一件大事,已经有各方各路的人前去查看了。

“梧桐树……梧桐子……”王紫呢喃着,忽然间看向南阙,墨眸中有着很深的思索,看的南阙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脸上难道怎么了吗?

而王紫现在想的却是,刚才在魔陨石上看到的第一幅画面就是梧桐!虽然那梧桐没有颜色,但是魔陨石上出现的,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东西吧?如果是遍地都有的普通梧桐,它还有必要预示吗?

而要论特别,魔界那棵被魔化的梧桐树,必然够特别阿!

“此去那梧桐所在的地方有多远?”想到这些,王紫立马问道,不管有没有关系,她必须先去看一遭才行。

“两日路程。”北皇道,见王紫很感兴趣的样子,又说道:“王上若急于前去,可传送至附近的城池,再转去梧桐树所在之地。”

“好,先回释魔殿,北皇你把梧桐树周围的详细地图给我。”王紫点头,脚步一转走向释魔殿,这件事她还是跟其他人商议了再行动的好。

……

好像一瞬间心脏停止了跳动,巨痛的感觉遍布全身,王紫紧锁着眉,一口心血喷出,眼前一片黑暗,那黑人鱼在消失前一刻集中所有的力量给她的一击,若不是因为混沌石,她的心脏岂能承受如此强烈的攻击?

沉重的身体好像怎么都抬不起来,王紫放弃的躺了下去,艰难的喘息着,好像又死了一次的感觉,心脏处散发着一阵一阵的红晕,那是混沌石在给她修复身体。

而就在这时,自顾不暇的王紫却没看到在她身边躺着的人鱼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却见那人鱼苍白的脸上染了鲜红,那是王紫的心血,却见那血渐渐在那人鱼的眉心凝结,好像有人在牵引着路径,红色中夹杂着金色,渐渐绘成了一个繁复的符文,那符文在那人鱼的眉心停留半晌,金光一闪,忽然融入了那人鱼的眉心,消失不见。

时间渐渐的过去,那人鱼好像还在沉睡,而王紫面上痛苦的神色也减轻了许多,似乎是混沌石起到了作用,王紫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却见那人鱼的银色尾巴缓缓动了一下,那上面的鳞片也好像多了光泽,像流水一般浮动着。

再看那人鱼长长的银色的睫毛,轻轻忽闪几下,像是蝴蝶在煽动着翅膀,缓缓睁开!一双幽深的墨眸,沉的望不到底,没有情绪,相比起他天使一般的外形,那双眼中却好像有太多的沉浮,不知沉睡了多久,但是那眼中却丝毫没有刚醒的迷惘。

却见那人坐起身,看向旁边的王紫,眼神在王紫的脸上停留了许久,才缓缓移到了散发着红晕的胸口,虽然王紫现在几乎是半昏迷,但是下意识的感觉到另外一个人的存在,那视线让她感受到了,王紫倏地握紧了斩天剑。

那人眼神一动,也发现了王紫的动作,墨眸中没有情绪,纤长的手指却忽然放在的王紫的手上,轻轻一动,斩天剑便从王紫手中掉落,王紫的眉心皱起,眼皮闪了闪,似乎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她身边,可是无论她如如何努力都睁不开眼。

王紫的手动了动,似乎想挣脱那人的束缚,可自己那点力气却根本没让那人放在眼里,这样的感觉真不好,王紫昏昏沉沉的想。

那人抓着王紫的手,眼神又移到了王紫脸上,看着王紫紧皱的眉头,长长的睫毛微闪,忽然将手指放在王紫的眉心,淡淡的白色光晕在指尖发出,而王紫竟立刻舒展了眉心,气息平稳的昏睡过去。

那人却侧耳听了听,那漂亮的银色鱼尾忽然化作了两条修长的腿,手在空中优雅的一抓,似隔空取物一般,一件银色的长衫出现在手中,那长衫才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稳稳的落在那人身上,那人只将腰间的细带一系,白皙的胸膛半露,流水一般的银发落在身后。

外表美好的像天使,一举手一投足却带着说不出的慵懒,眼眸半垂,睫毛掩住了那深深的墨眸中不远示人的沉浮,靠向水晶床头,刚刚做完这些,却见水晶宫殿内几个人影一闪,忽然出现在殿内,那几人只匆匆一扫,视线根本不敢在水晶床上停留,只依稀看到了那个靠坐在床头的人,便惶恐的埋下了头。

“恭迎尊上!”

“恭迎尊上!”

“恭迎尊上!”

却见来人正是三声迷、藤七寸,还有一个身形消瘦的男子,正是一直未曾路面的偷天鼠,却见三人跪在地上,头结结实实的叩在地上,声音中带着激动和兴奋,似乎等了很久很久了,而那男子终于醒了。

那男子却没有立刻回话,却见他闭了闭眼睛,庞大的神识冲出宫殿,游荡在妖界,不多时便知道如今年月几时,天下如何,半晌,却听一个低沉的声音自那人口中缓缓流出:

“上界如何?”

而在那人的问题问出之后,三人的身体都是一抖,埋着的头暗中互相看了看,那身形消瘦的偷天鼠才道:“回尊上,您沉睡之后,谢旗右使联合隋之尊者夺了半月天,属下几人擅自将您转移到这里,上界不曾再有消息,为了不将尊上的下落泄露出去,属下几人也不曾离开半步。”

那偷天鼠说完,头埋的更低,没有听到上方的人回话,心中七上八下,好像随时等着那人大发雷霆,可是半晌都没等到那人有任何动静,又不敢抬头去看,只静静的等着。

而水晶床上的男子只垂眸坐着,不知道那长长的睫毛下掩盖了什么样的思绪,半晌才等到那人说话,却听那人道:“还有谁?”

“半月天落入隋之之手,属下几人负责看守水晶宫,事发之时偷天鼠便将水晶宫送出,我等自知无回天之术,便护送尊上离开,以图尊上醒来主持大局!”

三声迷恭敬的说道,却不难听出声音中的畏惧,确实,他们几人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并不是他们贪生怕死,而是他们很清楚,护得尊上安全才是最主要的。

“出来的还有谁?”这一次那人很快问道,让三人愣了一下。

“属下三人,还有玉骨蚕、王八盖。”藤七寸赶紧说道,这才意识到三人刚才会错了意,尊上问的不是参与夺取半天寒的人还有谁,而是他们一同出来的还有谁,紧接着又说道:“玉骨蚕和王八盖被那女人困住,恐怕凶多吉少。”

说着声音中有些憎恨,王紫先后几次挫败他们,玉骨蚕和王八盖现在更是生死未卜,几人心中当然着急,而此时,三人的身体忽然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掀翻出去的,三人不敢还手,也不敢给自己设结界,知道动手的除了尊上之外再无他人。

三人砸在水晶墙壁之上,胸口气血翻涌,却生生的吞了下去,心思电转,思考着自己是什么地方开罪了尊上,想来想去就只有藤七寸说的那几句话,难道是因为藤七寸于其中对王紫不敬?

------题外话------

今天的状态差爆了,我检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