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堪破迷境,如梦一场

好像一瞬间心脏停止了跳动,巨痛的感觉遍布全身,王紫紧锁着眉,一口心血喷出,眼前一片黑暗,那黑人鱼在消失前一刻集中所有的力量给她的一击,若不是因为混沌石,她的心脏岂能承受如此强烈的攻击?

沉重的身体好像怎么都抬不起来,王紫放弃的躺了下去,艰难的喘息着,好像又死了一次的感觉,心脏处散发着一阵一阵的红晕,那是混沌石在给她修复身体。

而就在这时,自顾不暇的王紫却没看到在她身边躺着的人鱼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却见那人鱼苍白的脸上染了鲜红,那是王紫的心血,却见那血渐渐在那人鱼的眉心凝结,好像有人在牵引着路径,红色中夹杂着金色,渐渐绘成了一个繁复的符文,那符文在那人鱼的眉心停留半晌,金光一闪,忽然融入了那人鱼的眉心,消失不见。

时间渐渐的过去,那人鱼好像还在沉睡,而王紫面上痛苦的神色也减轻了许多,似乎是混沌石起到了作用,王紫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却见那人鱼的银色尾巴缓缓动了一下,那上面的鳞片也好像多了光泽,像流水一般浮动着。

再看那人鱼长长的银色的睫毛,轻轻忽闪几下,像是蝴蝶在煽动着翅膀,缓缓睁开!一双幽深的墨眸,沉的望不到底,没有情绪,相比起他天使一般的外形,那双眼中却好像有太多的沉浮,不知沉睡了多久,但是那眼中却丝毫没有刚醒的迷惘。

却见那人坐起身,看向旁边的王紫,眼神在王紫的脸上停留了许久,才缓缓移到了散发着红晕的胸口,虽然王紫现在几乎是半昏迷,但是下意识的感觉到另外一个人的存在,那视线让她感受到了,王紫倏地握紧了斩天剑。

那人眼神一动,也发现了王紫的动作,墨眸中没有情绪,纤长的手指却忽然放在的王紫的手上,轻轻一动,斩天剑便从王紫手中掉落,王紫的眉心皱起,眼皮闪了闪,似乎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她身边,可是无论她如如何努力都睁不开眼。

王紫的手动了动,似乎想挣脱那人的束缚,可自己那点力气却根本没让那人放在眼里,这样的感觉真不好,王紫昏昏沉沉的想。

那人抓着王紫的手,眼神又移到了王紫脸上,看着王紫紧皱的眉头,长长的睫毛微闪,忽然将手指放在王紫的眉心,淡淡的白色光晕在指尖发出,而王紫竟立刻舒展了眉心,气息平稳的昏睡过去。

那人却侧耳听了听,那漂亮的银色鱼尾忽然化作了两条修长的腿,手在空中优雅的一抓,似隔空取物一般,一件银色的长衫出现在手中,那长衫才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稳稳的落在那人身上,那人只将腰间的细带一系,白皙的胸膛半露,流水一般的银发落在身后。

外表美好的像天使,一举手一投足却带着说不出的慵懒,眼眸半垂,睫毛掩住了那深深的墨眸中不远示人的沉浮,靠向水晶床头,刚刚做完这些,却见水晶宫殿内几个人影一闪,忽然出现在殿内,那几人只匆匆一扫,视线根本不敢在水晶床上停留,只依稀看到了那个靠坐在床头的人,便惶恐的埋下了头。

“恭迎尊上!”

“恭迎尊上!”

“恭迎尊上!”

却见来人正是三声迷、藤七寸,还有一个身形消瘦的男子,正是一直未曾路面的偷天鼠,却见三人跪在地上,头结结实实的叩在地上,声音中带着激动和兴奋,似乎等了很久很久了,而那男子终于醒了。

那男子却没有立刻回话,却见他闭了闭眼睛,庞大的神识冲出宫殿,游荡在妖界,不多时便知道如今年月几时,天下如何,半晌,却听一个低沉的声音自那人口中缓缓流出:

“上界如何?”

而在那人的问题问出之后,三人的身体都是一抖,埋着的头暗中互相看了看,那身形消瘦的偷天鼠才道:“回尊上,您沉睡之后,谢旗右使联合隋之尊者夺了半月天,属下几人擅自将您转移到这里,上界不曾再有消息,为了不将尊上的下落泄露出去,属下几人也不曾离开半步。”

那偷天鼠说完,头埋的更低,没有听到上方的人回话,心中七上八下,好像随时等着那人大发雷霆,可是半晌都没等到那人有任何动静,又不敢抬头去看,只静静的等着。

而水晶床上的男子只垂眸坐着,不知道那长长的睫毛下掩盖了什么样的思绪,半晌才等到那人说话,却听那人道:“还有谁?”

“半月天落入隋之之手,属下几人负责看守水晶宫,事发之时偷天鼠便将水晶宫送出,我等自知无回天之术,便护送尊上离开,以图尊上醒来主持大局!”

三声迷恭敬的说道,却不难听出声音中的畏惧,确实,他们几人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并不是他们贪生怕死,而是他们很清楚,护得尊上安全才是最主要的。

“出来的还有谁?”这一次那人很快问道,让三人愣了一下。

“属下三人,还有玉骨蚕、王八盖。”藤七寸赶紧说道,这才意识到三人刚才会错了意,尊上问的不是参与夺取半天寒的人还有谁,而是他们一同出来的还有谁,紧接着又说道:“玉骨蚕和王八盖被那女人困住,恐怕凶多吉少。”

说着声音中有些憎恨,王紫先后几次挫败他们,玉骨蚕和王八盖现在更是生死未卜,几人心中当然着急,而此时,三人的身体忽然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掀翻出去的,三人不敢还手,也不敢给自己设结界,知道动手的除了尊上之外再无他人。

三人砸在水晶墙壁之上,胸口气血翻涌,却生生的吞了下去,心思电转,思考着自己是什么地方开罪了尊上,想来想去就只有藤七寸说的那几句话,难道是因为藤七寸于其中对王紫不敬?

可是为什么?他们确定王紫跟尊上绝对不可能有关系,而且他们拦王紫就是为了用她的血接触尊上沉睡的封印,因为王紫身上带着太古万灵的气息,可不杀王紫又怎么能取得她的心血?

他们对付不了王紫,才不得已将人引来水晶宫,这里有尊上封印的神识,杀一个人轻而易举,尊上如今如他们所料醒了,那那个王紫不就是死了吗?为何尊上会因此动怒?

显然几人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王紫就在的那张水晶床上躺着,而且有尊上再次,几人的神识牢牢的收着,也不敢四处张望。

“属下该死,尊上息怒!”藤七寸头响亮的磕在地上,惶恐的说道,现在就算是玉骨蚕和王八盖死在王紫手里,他都不敢再说一句什么了。

“退下。”却听水晶床上坐着的男子淡淡的说道,没有情绪的声音,好像刚才那怒气也不是从他身上发出一般。

“属下告退!”

“属下告退!”

“属下告退!”

三个重叠的声音,在那人说完之后立马告辞,那人说一他们绝对不敢说二,站起身来弓着身体退后几步,才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而在三人离开之后,那人转头看向王紫,身体一动,挨着王紫躺了下来,重新握上王紫的手,他的手掌比王紫大了一圈,却好像比王紫还要白皙,十指紧扣,那人却忽然盯着两人交握的手愣了一瞬。

很快,那人闭上眼睛,口中轻轻的呢喃了什么,看上去竟是呼吸平稳的入睡了,而在另一个地方——王紫的梦境的中,忽然一个身披银色衣衫的男子出现,赤着脚,那脚上的肌肤却莹白如玉,长衫只很随意的在腰侧挽了一个结,白皙的胸膛半露,优雅的脖颈,在上面便是一张美的不似真人的脸。

银白色眉毛好像结了一层寒霜,并未因为那人的苏醒而褪去,长长的睫毛,给人纤细而脆弱的感觉,可隐隐露出以上深邃的墨眸,却好像装了太遥远的故事,深沉的仿佛能一眼看穿世间百态的睿智,那数不尽的过往不知跨越了多久的岁月,沉淀了一汪平静。

果冻一般泛白的唇色,流水一般的长发落在那人身后,走动间好像静默的舞蹈,那人左右看着,墨眸浅浅的转动,却见他此时正行走在一片粉白的世界,千树万树桃花,迎着微风轻轻晃动,许多花瓣飘扬着落下,给地面上铺了一层梦幻的地毯。

沿着常走的小径走出桃林,却见一个竹屋坐落在一个篱笆围起的小院之中,木屋的窗户很矮,用一根竹节支起来,那人站在小院之中,便能从窗户中看到屋内躺着的人。

又四下看了看,那人才缓缓步入木屋,脚踩在竹子铺就的地面上,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缓缓走到贵妃椅旁,王紫睡的很熟,并未察觉有人到来,也是,这是她的梦境,在梦境中,何须警惕?

那人手指微动,一个椅子似乎受到牵引一样悄悄的落在那人身后,那人坐下,也没出声,只静静的看着熟睡的王紫,保持这样的状态很久,直到王紫眼皮微动,似乎有醒来的迹象,那人睫毛也闪了闪,手指微微握着座椅的扶手,看着那双墨眸缓缓的睁开,眼中没有丝毫防备,好像还在回神一样。

忽然,王紫的眼神转向旁边的人身上,眼睛有些睁大,似乎在惊讶怎么会有一个陌生人忽然出现在她身边,而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而那人看着王紫的反应,不知道是王紫本来就如此冷静,还是反射弧太长,对于他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这里竟然第一反应不是询问或者躲开。

不知为何,王紫竟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熟悉,这么美的男子,好像不应该是真人一样,或许就应该在童话故事、‘踏着海浪出现的人鱼,披着月光的鱼尾,流水一样的长发,雌雄莫辨的脸,开口如吟唱一般的声音’,王紫如此想着。

忽然,王紫眼神一转,看向那人的双腿,真的是双腿!她明明记得是鱼尾的,这人也分明就是那个沉睡在水晶宫里的人鱼,她记得她被一个浑身黑气的人鱼重伤,可她现在又的在哪里?为什么感觉自己身上并无伤痛?

王紫重又看向那人的脸,却见那双紧闭的眼睛睁开后,里面竟然是一双墨色的瞳孔,她本以为,一双蓝色的水晶一样的眼睛才符合这样一个人鱼,脆弱而纤细,可他醒来之后,一切却跟沉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外表仍然美的无可挑剔,内心却有别人无法窥探的深沉。

“其实,是你要杀我的?”

王紫看着那人说道,那双墨色的瞳孔,忽然让她想到跟她大战过一场的人鱼,虽然眼前的人平静而深沉,没有她见过的滔天的杀气,但她就是感觉、那是同一个人,可以纤细的如天使,也可以罪恶的如恶魔,而她现在看到的、正是他天使的一面。

并没有多少害怕,王紫撑着身体坐起来,那人要还想杀她的话早就该动手了,她现在更多事疑惑。

“……嗯。”那人顿了顿,似乎在思考自己要怎么回答,然而在王紫出现的那一刻,他留在水晶宫内的神识确实是要杀她的。

“我们现在在哪里?我的人呢?”王紫问道,感觉身上全无异样,不知道他把她带到了哪里。

“在你的梦境。”那人低沉的声音说道,银色的眉峰微动,似乎因为王紫那句‘我的人呢’,这个不是他不回答,而是他不知道。

“我的梦境?”王紫惊讶的看着那人?这么说她只是在做梦,而且梦中出现的还是这个刚刚还要杀她的人鱼?等等,他是怎么知道她在梦境中的?

“嗯。”那人点头,却没有多解释。

“你来我的梦境做什么?”王紫瞬间一反刚才的轻松,变得有些警惕,这人竟然能进入她的梦境,那说明她的确是重伤的,而在那人进入她梦境时她都没有察觉,这人的神识明显比她强大很多,如果梦境中控制她的话,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挣脱的可能。

“你用紧张,我只是来跟你要两个人。”那人抬眸,看到王紫如此防备于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缓缓的说道。

“玉骨蚕和王八盖?”

王紫将信将疑的问道,她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两个人了,可是他进入她的梦境,就是为了要回这两个人?那她被那些人几次拦截算什么?虽然她没事,但是他们的确是抱着杀她的目的来的,就算眼前的人很强大,也不改拿她的命不当回事!

忽然,王紫心中闪过一丝灵光,她竟后知后觉的想到,那个人鱼明明是沉睡的,如今这么醒过来了?

“我跟你换,如何?”那人似乎也知道王紫在想什么,竟然主动问道。

“你真的愿意跟我换吗?”

王紫问道,有些奇怪这人的退步,好像在迁就她一样,难道是因为她误打误撞唤醒了这个人?所以他其实是对她有些感激的?王紫难得的自己脑补,玉骨蚕他们根本不能跟眼前的人同日而语,而她被引来水晶宫殿,现在看来就是因为眼前这个人,而他能醒来,多少是跟她有些关系的吧。

“当然。”那人点头,刚刚有些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似乎察觉到王紫另有想法。

“我想要这坐岛,半片桑叶,一只钳口,一颗鼠齿,一寸藤蔓,外加二两羽毛。”王紫看着那人,不避讳的说道,那眼神,虽然平静深邃,却好像在质疑那人一样,质疑他是不是真的愿意付出这样的交换。

那人却看着王紫,眼中深沉的颜色好像有些化开,那是几乎没有痕迹的笑意,却听他道:“只有这样吗?”

“你肯换?”

王紫反问道,虽然她认为她已经够仁慈了,但是对于眼前的人来说,她应该是狮子大开口才是,半片桑叶是玉骨蚕的桑叶,是她的能量源,一只钳口是王八盖的钳子,也是能量源,一棵鼠齿是偷天鼠的牙齿,它总共就只有四颗!一寸藤蔓是藤七寸的本体,而两羽毛几乎是三声迷全身的羽毛拔光的分量了,他应该知道她指的是那几样才是。

那无人都是太古妖物,她要的这几样都是那几人的能量源,这相当于斩修为的东西,而且是几万年才能修复回来的,这人不会让她杀那几人,但是算计之仇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所以她才会提这些要求。

“可以。”那人点头,肯定的说道,就只是这么一点要求,为何不答应?

“……你是谁?”王紫一顿,虽然早就告诉自己别问了,但最后还是没忍住,这么强大,得到太古五妖物的守护,在妖界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他的来历、一定简单不了……

“我再附赠一样。”那人看着王紫,竟然现在才想起来问,他却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忽然伸出双手,纤长的手指像是在舞蹈,王紫只看见他将一个银色鳞片全在一条细线之中,放在了她张开的手上。

“这是……”王紫看着被放在自己手上的鳞片,心想这该不会是他的鱼鳞?

“有任何难处,都可滴一滴鲜血在这鳞片上,我必助你。”那人接着说道,眼眸微抬,长长的睫毛翘起一个柔和的弧度,眼中的情绪藏的很深,又或许他根本没有情绪。

“我……送玉骨蚕和王八盖出去。”王紫说道,被那人如此看着总有些不自在的感觉,握紧了手中的鳞片说道,感觉上、这鳞片比那五个妖物身上的东西要金贵多了,对方这么有诚意,她似乎也该做点什么的。

王紫只看着那人果冻一般的唇轻扯,牵出一个很不明显的弧度,但放在那张绝美的面容上也足够倾国倾城了,那笑只惊鸿一闪,连带着那人的身影也一并消失在王紫眼前。

而同一时间在水晶宫内,那人鱼睁开眼睛,侧头看了看王紫,缓缓的将自己的手跟王紫的手分开,接着从王紫手中拿起那枚鳞片,扶起王紫的头,将她放在自己腿上,索性将那鳞片系在王紫的脖子上,手指在打结的地方拂过,系成了死结。

做完这些,有些满意的端详了片刻,才将视线转向一旁放置的两个冰块,那里面封的正是玉骨蚕和王八盖,那人一拂手,那两个冰块滚落在地上,一并摔碎了外面的冰层,玉骨蚕和王八盖慌忙稳住身形,跪在下首。

“恭迎尊上!”

“恭迎尊上!”

两人惊喜而惶恐的说道,最起码他们的尊上醒了,这比什么都重要,而且让尊上亲自解救他们,真是意外的惊喜,而在二人话音落下之后,另外三人也再次出现,一起跪在下首等着那人的吩咐。

“半片桑叶,一只钳口,一颗鼠齿,一寸藤蔓,二两羽毛,取。”然而五人等来的确实水晶床上的人毫无情绪的一句话,无人都是一愣,竟是惩罚!五人的身体都有些抖,这样的惩罚已经很轻了,但是……很有损形象啊!

可是几人不敢有丝毫迟疑,狠心应下,身形消失,在出现的时候却见五人奉上那人要的东西,面上尽是遵从,但是心里却在滴血,这下、他们想,或许几千年都不敢化出本体了……

“回。”

五人正在心疼自己的零件时,却听水晶床上那人又说话了,只见简单的的一个字,却让几人耳朵顿时竖了起来,身体也绷紧了。

“敢问尊上,回何处?”偷天鼠壮着胆子问道,心高高的悬着,是不是他想的地方……

“半月天。”那人声音淡淡的传出,跪着的五人却是顿时大大的笑开,那是兴奋的,他们在这里等了……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了,终于可以回去了!

却见那人躬身抱起王紫,赤着脚在空中踏出,身形忽然消失在水晶宫殿,五人见尊上离开,这一次他们看的很清楚,尊上抱着的人就是那个王紫!五人身体又是一抖,想到了自己忍痛拔下的零件,尤其是三声迷,她那一身漂亮的羽毛现在已经一根不剩了。

尊上要的是二两,她万万不敢少一丁点的,可怜她本体娇小,本来就没多少羽毛,现在忽然想到,尊上这分明是在给那王紫出气,为什么会这样?心血是尊上取的,他们是无辜的啊……

……

“嗯……”

王紫闷哼一声,醒来的瞬间,本想坐起来,心口却传来剧痛,又跌了回去,捂着心口喘息半晌,脑海中却是回想着那个梦境,是真是假?她记得很清楚,那个人鱼醒了过来,化出了双腿进入她的梦境,还跟她要走了玉骨蚕和王八盖。

神识在赤灵中查看,却很快发现玉骨蚕和王八盖确实不见了!王紫睁开眼,头顶是遮天蔽日的树冠,她已经不再那水晶宫了,摸了摸身下,却感觉身下的身体抖了抖,转眼一看,却见是一只黑狼,明明是凶狠的黑狼,此时却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大人您醒了啊?”那黑狼小心翼翼的问,王紫看着它,明明已经是掌神境的黑狼,现在却装的跟一只绵羊似的。

“这是哪里?”王紫想坐起来,那黑狼察觉到王紫的以图,殷勤的用尾巴在王紫身上一卷,将她扶了起来,还用尾巴在身后支撑着王紫的身体。

“那位大人让我告诉您,这还是在那座岛上,当然这座岛以后就是您的了,还有您要的东西他都给您放在这里了,还有您有难处一定要想起那枚鳞片。”

王紫的问话好像戳中了那黑狼的某根神经,那黑狼的眼睛一亮,几乎不带停歇的把所有的话说完,嘴碰了碰不远处的盘子,拿上面整齐的放着五样东西,正是她在梦中跟那人提到的半片桑叶,一只钳口,一颗鼠齿,一寸藤蔓,二两羽毛。

王紫一愣,下意识的握了握手,却没握到那鳞片,却见那黑狼下颚点了点,指向王紫的脖子,王紫伸手一模,确实在脖子上摸到了那枚鳞片,王紫扯了扯,本想拿下来,却发现那线是用那人的能量凝结的死结,拿不下来。

原来、真的不是梦。

王紫稍微清醒了半晌,整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是事情,看来那人鱼是离开了,连带着那五个太古妖物也不见了,王紫收起了那五样东西,忽然听到神识中几人同时在唤她,同时九幽的身形已经踏破虚空来到她面前。

“小公主。”九幽上前,把王紫从黑狼身上抱下来,像抱小孩一样放在自己手臂上的,红眸在王紫身上查看了一圈,还是受伤了。

王紫在契约通道唤回了其他人,瞬间出现了那么多人,那黑狼抖了抖身体也化成人性,眼睛黑溜溜的看着这群人,心里直大鼓,在这片岛上修行也有些念头了,那几个大妖走了,却又来了一群人,而且最后那个大人都说了,这岛以后就是那女子的了,他要想继续在这里混就得跟这些人混了。

“那几只妖物呢?”

饕餮问道,王紫瞬间就明白了,他们应该都遇上过藤七寸几人了,以他们的聪明,不难想到那些人的目的最后落在了王紫身上,而在几人的契约联系恢复的时候,就说明那些人已经不在了,就是不知道他们最后为的是什么。

“走了,这岛我们拿下了。”王紫看几人都还是风度翩翩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并没有在藤七寸他们手上吃亏,便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先找个地方休息。”听完,九幽立马说道,现在最需要休息的是王紫。

接下来几日,王紫在岛上休整,身体恢复的很快,在基本无恙之后,王紫便着手将龙族的人全部留在岛上,在这里建立新的秩序,让两条应龙也留在这里,两条应龙跟着王紫的世间很长,王紫对他们两人的信任确实比龙族多太多,虽然龙族不可能背叛王紫,但是王紫也必须让他们有追赶的心。

那日跟白衣汇合的时候,众人已经安顿妥当,白衣也没多问,只心中感慨,两番日升日落,这几十亿年不曾有外人征服的岛屿,如今却成了妖皇的了,白衣心中敬佩,他相信王紫有过人的实力,他并非那种死心眼的人,不是非要撞到南墙才回头的人,所以并不曾质疑过妖皇的能力。

然而除了王紫偶尔展露的魄力,拿下这座岛屿算是白衣第一次见识王紫的实力,他只能说四个字、深不可测。

王紫将这座岛屿命名迷境岛,并没有对外宣布迷境岛如今已经有主,而是悄悄的将这里布置妥当,让整个龙族镇守,不得不说,这个团队很强大,龙族一直生活在仙界,如今全族搬回了妖界,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力量。

而易主后的迷境岛,经过王紫的布置,岛上无数阵法,环环相扣,可以说如今的迷境岛才是真正的到处皆迷!他已经可以想到外人进来后悲惨的下场了。

岛上的路径只有龙族的人有权知道,在阵法布置好之后,后来连白衣外出都必须有龙族的人带着,以至于白衣后来也不随便去什么地方了。

而那日还有一人、灵杉,也被偷天鼠卷入岛中,后来事情平息之后出现的最狼狈,但是即便狼狈,也没有多少害怕的神色,只是在看到王紫整整齐齐的坐在那里时,似乎实力的对比太明显,灵杉显得很沮丧。

好在王紫没赶她离开,应该说现在赶人也晚了,偷天鼠已经将她卷了进来,而只用了一天,灵杉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满血复活了,逮着机会就往王紫身边噌,但是即便她舌灿莲花,跟王紫之间始终隔着一道信任的围墙,也许不是王紫不信任她,而是她不愿意信任她。

每天灵杉都是耷拉着肩膀回去然后第二天又活蹦乱跳的出现,白衣看着心中叹息,她父亲都不管她了,他也管不着,只是想往妖皇身边凑、绝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怎么又来了?”

永安正在雕竹子,青璃说这样可以锻炼一个人的神识,也可以培养一个人的耐心,永安最近正在想让自己变的耐心一点,听了这个便每天抱着竹子用神识雕刻,虽然他无数次的想劈开眼前的竹子奔出去玩,但最终都咬咬牙坚持了下来。

这几天灵杉老往这里跑,永安几乎已经习惯了,而且鉴于灵杉最近的表现太好了,尤其是对小丫头,往往是小丫头渴了还没伸手水就端来了,困了还没打哈欠枕头就送来了,小丫头对灵杉好像都不记仇了,他就更没有记仇那根神经了,况且灵杉讨好小丫头就相当于在讨好他了。

可今天不巧永安正烦着,因为他发现虽然坚持坐在这里不动,但是他的心几乎没有收回来过,一直在外面飘着,一会儿想想小丫头在哪,一会儿想想好玩的东西,手里的刻刀也没个准儿,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把图案刻在自己手上了。

见到灵杉进来,永安好像找人撒气一样说道,语气不太好。

“你可以不用刻这个,也许耐心冷静本来就不适合你。”

灵杉眼睛在四周看了看,便知道王紫他们又出去了,只剩下永安在这里,灵杉有些失望,拉了把以椅子坐在永安面前,也不在意永安话中的不耐烦,他的情绪很明显,这样的人是真单纯,不像她平日里遇到的那些口蜜腹剑的人,因此她并不介意永安这样的脾气。

见永安手上纵横交错的口子,就知道永安的心思根本不在雕刻上面,灵杉拄着下巴发了一会儿呆,忽然说道,只是语气中还带着没有见到王紫的失望。

“可是小丫头喜欢耐心的人。”

永安几乎冲口而出,因为灵杉说道他的心事了,憋了几天,在她说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说了出来,刻刀又偏移到了手指上,永安只按了按合上伤口,少有的烦躁。

自从那天之后,他一直在想要不要问小丫头喜不喜欢他,能不能让他也做夫君?可是他没勇气,王紫也没时间,心里装着事情,永安默默地琢磨小丫头的夫君,九幽是、穷奇是、青龙是、子谦是、李战是、饕餮是、子楚是、千厷是,就连黑子也是。

以前没注意过,现在才发现王紫身边的人真的是又区分的,而夫君、是最最亲密的人,偏偏他不是。

他总结过很多小丫头可能不喜欢他的理由,跟他们比起来,他好像太贪玩了,也好像很不懂事……可恶,他想改掉,可是连刻竹子这一点都做不到,那是不是他就做不到让小丫头喜欢他了?

想到这里,永安丢下了竹子和刻刀,地上掉落的到处都是他刻了一半或者刻好却仍然乱七八糟的竹子,忽然间好沮丧。

“妖皇也许喜欢耐心的人,但并不代表你也要变成那样的人。”灵杉叹了口气说道,这口气叹的、不是对永安的不明白,而是因为永安明明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可以得到王紫的喜欢,却身在福中不知福。

“什么意思?”永安侧头看向灵杉,莫名其妙的问道。

“就是说,如果妖皇喜欢你,不论你是什么样子,她都会喜欢,而你天真,你快乐,这是你的本色,也是你最闪耀的地方,也一定是妖皇最喜欢的地方。”灵杉说道。

“你是说……小丫头喜欢我?”永安似懂非懂的看着灵杉问道。

“对啊,妖皇明明很喜欢你,不就是做妖皇的夫君吗?等时机成熟,你也会是的。”灵杉又叹了一口气,看着永安说道。

“真的吗?”永安别的没怎么听懂,但是这句话绝对听懂了!灵杉竟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永安顿时就觉得看灵杉顺眼了起来,红眸亮晶晶的看着灵杉,眼中的兴奋很直接,一扫几天来的阴霾,顿时神采飞扬起来。

“当然是真的,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女人是谁?”灵杉说道。

“当然是小丫头!”永安想都没想的说道。

“‘永安值得这个世上最好的女子’,这是妖皇说过的话,而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子,舍妖皇其谁?”灵杉摇了摇头说道。

“对啊,小丫头是这么说的!那我就不用刻这些竹子了!”永安眼神顿时一亮,看着灵杉兴奋的说道,他怎么就没有想到了,忽然又问道:“那时机成熟是什么时候?”

“这个时机要看你们了,我说不好。”灵山说道,这个她当然是爱莫能助的。

“喔,那还是要谢谢你!悄悄告诉你啊,其实你也不用烦恼的,小丫头不讨厌你,不然早就把你丢出岛了。”

永安现在很高兴,只要知道小丫头是喜欢他的,他是有希望做小丫头的夫君就好了,现在越看灵杉越觉得顺眼,因为她解决了困扰自己好多天的麻烦,他已经彻底不讨厌这个女人了,有错就改就是好孩子嘛。

自己是轻松了,但看到灵山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永安顿时觉得灵杉自己不高兴的时候还劝他真是太高尚了,红眸转了转,压低了声音说道。

“哦……啊?”

灵杉本来只是很不感兴趣的应了一声,因为现在应该没什么事情能驱散她心里的阴霾了,可是永安的话在她脑海中回荡了两圈,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之后,灵杉顿时直起了身体,看着永安,也有些受宠若惊,她应该没听错吧?

“小丫头讨厌你的话会把你丢出去的,小丫头才是最没耐心的人,不对,不能这样说,对讨厌的人,小丫头是很没耐心的,所以小丫头一定是不讨厌你的。”

永安连连点头,对自己的话造成的效果很是满意。

“永安你……真是太可爱了!”

灵杉看着永安,那绕口令一样话,但她却听懂了,那张妖艳的脸上多日来终于露出开怀的笑,正所谓当局者迷,她应该就是吧,王紫明明是杀伐果断的人,如果真的讨厌她,早就把她仍的远远的或者干脆毁尸灭迹了,但她现在活的好好的,不就证明了王紫并没有排斥她了吗?

------题外话------

这两天的书评攒着我过两天一起回复好吧,我这里网太差,回复一下都会卡死囧orz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