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偷天换日,沉睡人鱼

王紫看着那老妪,身上的气息古朴而悠远,果真又是一个有来头的人,对于这个神秘的太古妖物,王紫本不想与其有所仇怨,毕竟因为天极图和紫极阵的原因,王紫对太古对妖物很有好感,可是今天连番出现的几个人不由分说的要她的性命,如果她还能保持仁慈那就不是她王紫了!

那老妪也感受到王紫身上的魔气和杀气在增强,控制着蚕丝将王紫缚的更紧,那锋利如刀刃的蚕丝割破衣服嵌进王紫的皮肉里,渗出细密的殷红,王紫却感觉不到疼痛,只是眼睛渐渐变成了诡异的红色,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老妪。

“你似乎并没有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啊。”

那老妪昏黄的眼睛眯起,王紫现在的生死掌握在她手里,但她的气势却好像压她一头!看着渐渐魔化的王紫,那老妪心中生出些不确定,心想王紫能过了三声迷和藤七寸两人的关卡,恐怕真有防不胜防的过人之处,她也不能大意!

这样想着,那老妪手中的拐杖一动,瞬间从拐杖的顶端射出无数蚕丝将王紫裹的密不透风,漫天的蚕丝好像在舞蹈一样,速度极快的在空中交错编织着,转眼间的功夫就将王紫团团围住,好像一个蚕茧一样,直到王紫那一身黑气和王紫的身影被隔绝在那蚕茧中时,那老妪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你最好记住,如果敢出来,我就让你的情人死无葬身之地!”

那老妪忽然说道,似乎是在消除心中最后的一点不确定,她很确定她的蚕丝坚硬无比,就算是天地异火来烧都烧不断,别说法器之类的了,可是王紫不一样,她身上有天火,这是最棘手的一点,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们抓住王紫会很轻松。

那老妪一拽拐杖,拐杖的另一头拴的正是那蚕茧,那老妪身形飞出,径直朝着一个方向奔去,身后拽着那蚕茧漂浮在空中,速度极快的移动。

王紫在蚕茧中许久没有动静,就在那老妪放松警惕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一阵几乎将她烤化的温度猛的逼来,拐杖上牵扯的蚕丝瞬间断裂,那老妪惊讶愤怒的回身去看,果然见王紫周身包裹着天火,天火中浮动着一层浓烈的魔气,而王紫双眼赤红的站在熊熊燃烧的天火之中。

“藤七……”

那老妪声音阴沉的说道,从一个老妪口中发出这样的声音,满是恶毒的感觉,像是诅咒一般,她没想到有她的警告在先王紫竟然还敢出来,那不让她见识见识后果多么严重,是不是当她吓唬人了?

而就在那老妪的话堪堪吐出两个字的时候,王紫的身影鬼魅般的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气息都没有留下,连带着那天火也被她收了回去,四周顿时陷入一片深沉的黑暗之中。

那老妪握紧了拐杖,拐杖顶端像是触手一般环绕着无数蚕丝,好像在蓄势待发,只要发现丝毫王紫的踪迹就会瞬发而至!那老妪面上很是阴沉,她、或者他们确实大大的小看了这个女子,她所拥有的实力比他们表面看到的强悍无数倍!

甚至并非他们能对付得了的,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更何况这箭也已经回不了头了!就算是拼上一死,她也要跟王紫同归于尽!

“唰唰唰……”

那老妪的蚕丝如千千万万的箭羽一样直奔着一个方向破空而去,那老妪控制着拐杖,本以为在捕捉到王紫气息的瞬间可以将她揪出来,却没想到她的蚕丝悉数缠上了一根粗壮的古树,哪里有王紫的身影?

那老妪昏黄的双眼顿时变得犀利,脚步缓缓的移动,观察四周,拐杖上的蚕丝悄声无息的收回,忽然,那老妪方向一转,蚕丝再次射出,本以为这次会是万无一失,可没想到又是一次竹篮打水!

反复几次之后那老妪已经想到王紫是在捉弄她了,动作变得更加谨慎,虽然想过要不要自己先退下换别人来,但是找不到王紫别说她心有不甘,别人上来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王紫,不如就然她先试她一试!

“有本事你出来与我一战,缩头缩尾的有什么意思?莫不是你怕了?”那老妪久等不到王紫现身,已经有些着急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先把她引出来才可以。

但是王紫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毫无痕迹,每每故意泄露一丝气息,引她攻击,又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那老妪一手紧紧的握着拐杖,一首负在身后,还算从容的样子,只是心中被王紫这样捉迷藏的打法逼的有些上火。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藤七寸,看你的了!”

还是没有见到王紫出来,那老妪阴沉的声音说道,似乎在跟藤七寸沟通好了一样,可是这深深的森林之中,王紫直到藤七寸不在这里,早就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但是那老妪说话时就好像藤七寸在面前一样,那样子看起来有些故弄玄虚,但是王紫知道那老妪并不是在吓唬她。

那老妪本以为这一次能将王紫吸引出来,事实上她也确实做到了,王紫的身形在她右侧一闪,就字她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右侧的时候,王紫的身形忽然出现在了左侧!

虽然那老妪的反应够迅速,蚕丝瞬间转了个弯向她射来,手上包裹着天火在蚕丝到来时拂过,那蚕丝倒是毫不惧怕的一直找空隙攻击王紫,而且好像有用不尽的蚕丝一样。

王紫另一手却忽然祭出了斩天剑,招式刁钻的攻向那老妪,两人的瞬间战作一处,那老妪别看是花白头发的老人,除了那出神入化的蚕丝之外,竟然有一身毫不逊色的深厚功力和同样不可小觑的身手!

那老妪一手蚕丝一手法术,王紫一手天火一手剑,两人顿时战的难分难舍,四周的古树被波及到,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爆破的声音此起彼伏。

而这时,王紫忽然收回了天火,那老妪正愁找不到空隙制住王紫,现在好不停顿的穷追而上,蚕丝瞬间将王紫捆的紧紧的,那老妪一收拐杖,带动着王紫的身体向她飞去,另一手掐诀,打出几个法印向王紫推来。

本来是万无一失的事情,却在千钧一发之际,那老妪的眼神瞬间变的呆滞,直挺挺的站在原地,手中还保持着掐诀时的姿势,而王紫身上的蚕丝却忽然间退了回去,那拐杖也忽然化做一片桑叶,飘飘扬扬的落在地上。

再看那老者,却在她背对着王紫的背后,一根金色的线条从她的脊柱上穿过,而那线条的终点、却是在王紫手上!

那老妪的眼神很不可置信,因为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王紫是怎么知道她的弱点的,而且还用诱敌深入的办法,一点点迷惑她的视线,让她放松警惕,最后示敌以弱,在她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却不知道王紫手中暗藏杀机。

那老妪的身形忽然幻化,变成了一个小指长短的晶莹剔透的白蚕,只是那蚕身背上有一根金色的线条穿过,那蚕掉落在那拐杖化做的桑叶上,一时间动弹不得,但是蚕身上两颗极小的眼睛却好像仍然含着愤怒的神色。

王紫拿起了那片桑叶,当然也连带着拿起了桑叶上的蚕,暗红色的瞳孔让王紫看起来比平时少了几分清冷,多了几分妖异,更多了几分危险,她刚才一直在的找那老妪身上的弱点,想要一击击败她。

魔王之眼能给她提供不少便利,能让她看到许多平时看不到的东西,例如一个人身上能量最弱的地方,通常是一个人不会示人的弱点,而那老妪的弱点就在脊柱上,一旦脊柱被缚,便再也没有活动的可能。

而且她也注意到,在她逼不得已动用法术之前,她空闲的一只手一直负在身后,这是下意识的保护,就算是在与她动手期间,她也在防着王紫攻向她的背后。

刚才故意收了天火,好落入那老妪手中,从而接近她,然而效果也很不错,她确实控制了她。

“你应该庆幸,我用的是骨线,而不是剑。”王紫将桑叶举在自己面前,缓缓的说道。

“成王败寇,就算你用的是剑,我何所惧?”仍旧是那老妪的声音,从那白蚕的身上发出,只是因为被骨线所缚的原因,那白蚕僵硬着身体动弹不得。

“太古有一桑树,名曰徊桑,徊桑之上孕一灵蚕,名曰玉骨蚕,因为身如玉、蚕丝如骨而得名,蚕丝不惧火不惧兵刀,因此玉骨蚕虽然体型小却在太古有一席之地,不会轻易被人迫害,我虽不知道徊桑是否还存在,但玉骨蚕携徊桑叶修炼得到却是有所耳闻,三声迷、藤七寸、玉骨蚕,你们倒是聚的挺全。”

王紫的声音缓缓的说道,那老妪心中却是翻涌着震惊,没想到王紫这么快就识破了她的由来,要知道她在这岛上不知道多少年,来过的大妖、人类也不计其数,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猜到丁点皮毛,却没想到王紫今天竟然一次性说破了他们三人的身份!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明明还很小,不可能知道太古时候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人告诉你的?”

那玉骨蚕沉声问道,王紫的年纪明明小的连他们零头的百分之一都不够,要在之前打死他们也想不到王紫会知道这些,那就只可能还是王紫背后有高人了,很可能是比他们的来头更大,那样的话……要招惹王紫就有些麻烦了。

“藤七寸,还有三声迷,如果还有别人的话也一并听着,我带来的人你们一个都别想动,有什么事最好冲着我来,否则,我砍断玉骨蚕的脊柱、也只是动动手指的功夫。”

王紫看了看玉骨蚕,却没有回答她的话,现在她没有资格问,在刚才威胁她的时候不是挺威风吗?她说过,她最讨厌别人威胁,而且是用她在意的人威胁,如果她听了玉骨蚕的话她就不是王紫了!

别说她不会把自己在意之人的性命交在别人手中,以她对九幽穷奇他们的了解,就算藤七寸不好对付,也不会被他困住的,玉骨蚕他们也太小看她的人了,更低估了她!

王紫抬起头对着空中说道,那玉骨蚕惊讶的看着王紫,这么快就被她反转了形势,她心中的不确定在快速的扩大,似乎感受到玉骨蚕的疑惑,王紫低头,看着玉骨蚕继续说道:

“我知道他们看得见这里,你们确实有些本事,太古的妖物聚集在这里,你们的能力确实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也无从破解的,就比如……偷天鼠,竟然也出现在这里。”

听着王紫如此说道,那玉骨蚕几乎大惊失色了,他们之所以在这里高枕无忧,就是因为这世上没人知道他们的来路,因此也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可是现在却遇到一个几乎对他们知根知底儿的人,这种感觉,好像是最大的屏障被掀开,当那些神秘不再的时候,这种具有极高优势的对峙就落了下风,成功率也大打折扣,而她心中对这次的行动质疑也越来越大。

“同样是太古的妖物,体型小而能量大,在人不知不觉的时候偷天换日,几乎不会是失手,也就是靠着这个本事在太古存活了下来,不招仇恨,只安于一隅,所以也没什么仇敌,然而拥有这样一个逆天能力的妖物,虽然存在感不强,但的的确确是存在的。

从三声迷出现在我帐篷开始,偷天鼠就已经在行动了吧,在他身形窜过的地方,一整片空间会被整齐的切割开,毫无痕迹,但却是隔绝在两个世界,偷天鼠把我的人都分开,在我踏出帐篷的时候,其实是踏进了他切割的空间,直接从海滩跨进了岛中央。

我的冷封就是被这样送走的,三声迷和藤七寸失败的时候也是这样离开的,你们出来冲锋陷阵,幕后一直操控全局的是偷天鼠,你们想引我去哪?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王紫的声音继续响起,可在那玉骨蚕的而中却好像魔鬼的声音,她真的知道,而且知道的这么清楚!玉骨蚕无法想象王紫脑海中到底装着多少东西,能将偷天鼠的能力描述的这么清楚,好像她亲眼见过一样!

而王紫最后的那句话,她竟然知道他们一直在引导她去一个地方,虽然中途一直在失败,但他们确实是这个目的,王紫的洞察力、惊人的可怕!

“你既然知道我们另有所图,就该知道,不论你有多大能耐,我们都不会罢手!”那玉骨蚕的声音有些发狠的说道,好像在跟王紫叫嚣,又好像在给自己打气。

“那就一起去吧。”

王紫也没再多说,手中忽然出现一股冰冷的能量,围绕在玉骨蚕周围,那玉骨蚕痛苦的抗拒着,但还是很快被冰封了,连带着那片桑叶,一并被封在一块寒冰之内,王紫将那块寒冰扔进赤灵。

遇到的三声迷、藤七寸、玉骨蚕他们根本不怕死,既然不怕死,他们的目的就不会那么简单了,从玉骨蚕的反应来看,她对偷天鼠的猜测也是对的,而偷天鼠的能力,除非他自己出现,否则只要他想躲,她肯定找不到。

而且最重要的是,从见到的三人来看,他们的态度很坚定,她想不到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已经活了几十亿年的太古药物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而为什么他们选中的人又是她?有偷天鼠在她是肯定走不出去的,不如去一探究竟!

有玉骨蚕在手里,王紫稍稍放心了不少,玉骨蚕他们的感情看起来也不浅,其他人顾虑着玉骨蚕,也不会对进了岛上的人下死手的,而且,她现在也想探究到底有什么在等着她。

“你这恶贼!把小玉叫出来!”一个矮小驼背的身形忽然跳了出来,当在王紫面前,愤怒的喝到。

王紫停下脚步,看着那人矮小身影,不到一米的身高,头很大,身体像是孩童,背后却是一个大大的罗锅,长的很有喜感,这次王紫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和玉骨蚕他们同样的来路。

只是……小玉?那人愤怒的神色显而易见,王紫稍稍想了想才反应过来他瘦的人应该是玉骨蚕,只是小玉这名字、无论是跟那白发苍苍的老妪,还是跟那肥肥胖胖的白蚕形象都不符合啊。

而且这些人真会颠倒黑白,一路给她下绊子的人是他们,现在她反倒成了那个恶贼,真是好笑啊……

“如果你打得过我。”王紫直接祭出了斩天剑,一副不想跟他废话的样子。

“你就放了小玉!”那人双手在背后一闪,忽然取出两板大斧,不、不对,不是大斧,那斧头中间有分叉,王紫没见过这样的兵器,像斧又像钳,总之那巨大兵器跟那人小小的身形很不搭。

王紫没接话,她并不认为他能打得过她,三声迷、藤七寸、玉骨蚕三人确实很厉害,但是厉害之处都在于他们有着别人难以捉摸的能力,先发制人,往往不给人反应就已经克敌制胜。

然而论武力,三声迷作为一个小型的鸟类,也许根本没有武力,如果没有偷天鼠的掩护,她能不能从她手中逃脱都是问题,而藤七寸没有了藤蔓也几乎没有了战斗的能力,玉骨蚕的法术确实很高超,但是也也并非她的对手。

他们分明都是太古小型的妖物,有着特殊的能力却不是用武力求生的妖物,眼前这人,她虽还没看出他的本体是什么,但与她的猜测也应该*不离十,构不成对她的威胁。

果然,没有过多久,那人一开始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渐渐力不从心起来,忽然间,那人寻了一个空隙抽身而出,身形忽然便做一个极小的身影窜入丛林消失不见。

毫无迹象的消失,王紫站在原地观察半晌,知道那人一定没有离开,而是在某处伺机再次发起攻击,他擅长的不是正面攻击,显然那人还没有用他真正的能力。

半晌,风平浪静,好像那认真的已经离开一样,王紫听着四周树叶沙沙的声音,没有等到那人再出现,却忽然发现地面上诡异的变化,土层快速的起起伏伏,好像有无数不明物体在下面爬窜一样。

王紫看着东西运动的轨迹,可是拿东西太快,王紫无法准确的捕捉它的痕迹,忽然王紫站定,双手握着斩天剑,红眸沉沉的看着地面,半晌,斩天剑猛的插入地面,巨大的能量以斩天剑为中心,爆炸一般向四周蔓延,地面上的东西无一逃过,数不清的古树轰然倒塌,地下三尺几乎都翻了过来。

“啊……”

只听一声痛叫,是刚才那驼背矮个子的声音,王紫收起斩天剑,而此时在她不远处,那驼背矮个子正跌坐在地面上,捂着胸口吐血不止,看来刚才王紫那一击对他的伤害很大,几乎元气大伤。

那人看着王紫,眼中难掩意外,这是继前面三人之后,他又一次失败,而且败的这么狼狈,王紫化出一根骨线,将他身边的两板大斧似的法器收了过来,果然见那人眼中闪过紧张,却一时半会儿动不了。

“哼……”似乎见不得王紫得意胜利的样子,那人把头一转,不看王紫。

“王八盖,土中的霸王,同是太古妖物,这一对、不是你的法器吧,跟玉骨蚕拐杖一样,这是你的能量源。”

王紫走近那人,王八盖,他的本体似龟又似螃蟹,长有一对钳,是他的能量源,在化为人性之后,那对钳就成了王紫手中那对板斧一样的兵器。

“你知道又能代表什么?恶贼,今天谁输谁赢都还没有分晓呢!既然你知道我是土中的霸王,就该知道我的本事不只是这样而已!”

那王八盖哼了一声说道,虽然现在是他的命被攥在王紫手里,但他的口气听起来仍然咄咄逼人,一点都没有畏惧的样子,王紫眼眸微眯,该说这几个人有骨气还是太自信?

但是此刻,细想王八盖说的话,王紫顿觉不好,正想将他一并冰封起来,却发现脚下土地忽然陷落,好像有东西缠着他的脚踝一样,就算她反应过来想要跳出去,也身不由己的落入黑暗之中,但即便如此,王紫也不忘了抓紧手中的那对板斧,只要这东西在她手里,王八盖就算死也得跟来。

在黑暗中不停的下落,像是一个早就挖好的隧道,王紫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只知道现在停不下来了,设下结界将自己笼罩在内,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周围的黑暗退去,也停止了那没有尽头一般的下坠,身体忽然被水流包围,因为下落的速度几块,王紫在水中冲出了老远才因谁的阻力听了下来。

王紫稳住身形看她到底到了什么地方,却见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水域,更看不到水面,这样忽然冒出来的一片水域,她都不知道是在哪里,岛上有这样的水吗?或者她又被送进了海水中?

可是这里的水异常干净,连水藻都没有,泛着清澈的蓝,更没有看到一条小鱼小虾,除了她落进来带起的起伏之外,这里好像在没有能破坏这份安静的东西。

身后的传来响声,王紫一伸手把那个迟到几步的王八盖拎在手中,却见王八盖不知道什么时候化出了本体,像螃蟹又像乌龟的身形,但它的本体只有手掌大小,因为之前受伤再加上后来这一番折腾,王八盖那突起的一对小眼睛不规则的转着,似乎已经晕菜了。

王紫拎着王八盖,料想它也不可能再搞什么花样了,而这里、就是尽头了吗?王紫看着远远迎面而立的一座水晶宫殿,真的是水晶铸成的宫殿!王紫有些怀疑这个地方忽然出现这样一座童话一般的宫殿,美丽而安静,静静的矗立在深水之中,没有地基,却稳稳的停在那里。

王紫把王八盖拎在面前,想让它也看看他们现在的地方,却见王八盖还是那副找不着北的样子,王紫放弃,顿了一会儿向那水晶宫殿飞去。

直到停在那宫殿面前,触摸到殿门冰凉的温度,王紫才确定这宫殿是的确存在的,这个时候,却见那半晌没动静的王八盖忽然挣扎了起来,王紫拎起来看它,却见那双突起的小眼睛瞪着她,想用那双钳子攻击她,可惜怎么够都够不到,更何况它现在的能量源还在王紫手里。

“这就是你们引我来的地方?”王紫问道。

“哼,有本事就进去。”那王八盖冷哼一声说道,一副不识抬举的样子。

“这个不必你操心,你还有什么同伙,不如我一并抓来,等我让子谦专门做一桌上古妖物大餐,炸王八,烤白蚕,三声迷炖汤,偷天鼠下酒,藤七寸……就当柴烧好了。”

王紫看着那王八盖,缓缓的说道,那王八盖突起的小眼睛却快瞪的掉出来了,恨恨的看着王紫,好像在它眼中王紫已经被贴上丧心病狂的标签,而她说要做就一定能做出来一样!

“你……你你你……”那王八盖气的身体直抖,但就是说不出话来,如果他现在可以动手的话,他宁愿拳头说话!

“算了,就算做好也一定没人愿意吃,毕竟几十亿年的老朽了,肉质肯定很差……不过还是做吧,让你们凑齐一桌菜,不然怎么回馈你们这么热情的招待我?”

王紫说道,本来只是随口说说,但看那王八盖就快把自己气死的样子,王紫乐于再加点料,虽然这么恶心的东西她肯定没人吃得下。

“你……你你你……”

那王八盖气得吐血,竟然嫌他们肉质老!呸呸!什么老不老,竟然敢这么侮辱他们!从古到今见过的恶人无数,从来没见过比眼前这个恶贼更恶的人!可是即便他气的肺都快炸了,王紫的神色仍然是淡淡的,忽然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打出了冰封术,他的身体连同他此刻的脾气一并被封入那寒冰之内。

王紫将王八盖扔进赤灵,留在手中只是个累赘,她倒要看看这宫殿里还藏着什么妖魔,双手放在殿门上微微使力,却见那殿门轻松的缓缓打开,外界的水被一层透明的结界整齐的分隔在外面,王紫看了看,见没什么异常才踏入殿内。

殿内异常干净,到处都是水晶制作的陈设,看着那些随处可见的倒影,王紫有种走入童话中公主房间的错觉,沿着中央一直往前走,周围安静的异常,气氛也轻松的异常,好像根本没有危险一样。

可是不可能啊,如果没有更狠的角色等着她,那几个人也不必那么处心积虑的把她引来这里了。

这时,却见王紫忽然停下了脚步,皱眉看着尽头处水晶造的华丽的床,那上面似乎躺着一个人,王紫愈发觉得怪异,这里出现这样一座梦幻的宫殿已经很诡异了,又出现一个沉睡的人算怎么回事?就算王紫没有小女孩的童话情节,此时也不由的想到童话故事里王子吻醒公主的一幕。

然而,她是王紫不是王子,那上面躺着的人也不会是公主,而更可能是要取她性命的人。

可是王紫等了半晌,却没见那人有什么动静,等的时间太久,久到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也许那个人真的是在沉睡中……

王紫顿了顿,忽然迈开步伐接近那张冒着寒气的水晶大床,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可直到走到那人面前,一切都还那么平静,而她的警惕好像多余一样。

看着那个躺在水晶大床上的人,王紫有一瞬间的愣神,毕竟从看到三声迷到王八盖,她想,最后一个瞪着她的人也差不多是诸如此类的太古妖物吧,可万万没想到、她见到的竟然是一条美的难以形容的人鱼!

却见那人鱼紧闭着眼睛,感受不到他的气息,长的有些过分的睫毛,是水晶一般的颜色,像极了翩然欲飞的蝴蝶,秀气却带着一丝锋利的眉毛,眉上像是结了一层寒霜一样,呈银白色,果冻一样的双唇,似乎是因为沉睡了太久,那张几乎不似真人的脸有些苍白。

头发也如流水一般,银色中带着些许浅蓝,铺在那人身下,一条银白色鱼尾,像是动画做出来的效果,一点都不像是真实存在的,意识中人鱼一直都是很美的物种,眼前的人鱼也的确是,若不是看到那人裸露着平整的胸膛,她恐怕也难辨雌雄。

第一次见到人鱼,眼前的人鱼给她一种很纤细很脆弱的感觉,即便那人站起来后似乎比她看上去要高大许多。

王紫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人鱼,三声迷他们引她过来就为了见这条人鱼吗?可是然后呢?

王紫又看了看那条沉睡的人鱼,转身走向宫殿深处,也许她的目标并不是那条人鱼,这样没有目的的探索,她宁愿他们满身杀气的冲着她来。

走着走着,王紫忽然发现了不对劲,那些水晶墙壁上她的倒影忽然间消失了,王紫停住脚步,神识在四周查看,却并没有发现异常,忽然,王紫眼神一凛,眼看着那晶莹剔透的水晶上弥漫了一层黑色,像是被墨浸染了一样。

变化发生后,整座宫殿的从童话一般的剔透变成了恶魔降临一般的暗黑,视线也忽然暗了下来,王紫祭出斩天剑,警惕着四周,并不害怕,只是希望暗中的人不要再故弄玄虚,早点出现为好!

忽然,身后一阵浓烈的杀气出现,快的让人反应不及,王紫来不及回转身体,斩天剑往身后一挡,‘叮!’的一声,是能量碰撞的声音,王紫身形飞速离开,斩天剑横于身前,转身面对来人,斩天剑的魔气几乎与这里的暗黑的色融为一体,但金色的佛光却划破黑暗,强势的划出了属于王紫地方。

而王紫也看到了攻击她的人,却着实惊讶了一瞬,却见那人分明就是那个人鱼!不,也不全是,却见眼前的人鱼有着墨色长发,*着精壮的上身,确实比沉睡中的样子高大,那银白色鱼尾也变成了黑色。

虽然面貌长的一样,但是感觉完全不一眼,虽然那人鱼沉睡着,但给人剔透和脆弱的感觉很明显,而眼前的人鱼浑身浩荡的杀气,邪恶的气息一览无余,一个像天使,一个像恶魔,根本就是判若两人。

“你才是等着我的人?”王紫问道,这一次她却是想错了,本以为也是一个如三声迷他们一样的太古妖物,虽然不好对付但也在掌控之中,可眼前的人却不一样,他身上的气息很强大,根本不是三声迷他们能比的人物。

可那人却没有说话,双拳一握,周身的黑气暴涨,忽然失去了踪迹,王紫挥动斩天剑,斩天剑的剑气在周身布下一个杀气极重的结界,然而还是没挡住那人突破而来,双手生出锋利的指甲,手握成爪向王紫袭来。

王紫挥剑相迎,这人的力量有点可怕,远远超出她好几个档次,让王紫想到这样的力量,才是一个太古大妖具备的力量,出手便让她有些难以招架!王紫催动体内的魔气,因为魔气的呼应,斩天剑的威力暴涨,也因为有斩天剑在,王紫才能够与那人纠缠。

那人的招招有雷霆之势,好像有用不完的能量,而打了这么久,王紫都没摸清他所用的能量到底是什么路数,迫于对方强的有些过分的力量,王紫运用巫元力,将自己速度施展到最快,用速度跟那人周旋。

斩天剑狠狠的劈下,一直以来斩天剑都难以近那人的身,但是一旦被斩天剑所伤,就算他再厉害也一时半刻愈合不了自己身上的伤,那人鱼忽然抽身后退,王紫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变的很暴躁,似乎因为自己被她所伤。

却见那*的上身处,一道剑伤自肩膀一直延伸到小腹,王紫握紧斩天剑,本来以为如此一来她的优势会多一些,然而并没有,虽然皮开肉绽,但是并没有看到鲜血流出,而那热带着锋利指甲的手只在伤痕的地方拂过,他的身体立马恢复了平整,好像根本没有受过伤一样!

王紫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人,开始怀疑也许面前的这个人鱼根本不是人,不然被斩天剑所伤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反应!

而那人在抬头的时候,看着王紫的眼神杀气更重,王紫的心弦也不由的绷紧,而那人的身形再一次接近,带着更加暴躁的气息攻来,尤其是对斩天剑,那人锋利的指甲包裹着黑色能量,竟然试图抓住斩天剑,几次尝试没有成功后,那人显得更加暴躁。

攻势更猛,铺天盖地的能量向王紫笼罩过来,那种几乎压迫的她喘不过气来的力量,王紫强撑着一口气,力量悬殊太大的时候,即便她有再多的本事也无济于事,神识中搜寻着来时的路,王紫渐渐朝着宫殿大门的地方靠近,智者识时务量进退,此番大战无果,惹不起她就先躲!

然而没多久,那人鱼似乎也看出了王紫的意图,忽然张口叫了一声,那声音很特别,不是尖锐的刺耳,而是回荡在她的神识中,刺痛感包围着她,让她的动作有瞬间的迟滞。

而就在这一瞬间,那人轰出一个巨大的能量,王紫不敌,身体被打的倒飞出去,等她落在地上的时候,口中不可抑制的渗出鲜血,刚才那一击伤到她了,斩天剑也在落下时脱手,王紫快速的伸手去摸,然而摸到的却是一片细腻的皮肤,光滑的好像上好的瓷器,只是那上面的温度有些冰冷。

王紫转头一看,却见旁边躺着的、正是她进来时看到的那个人鱼!他既然还在这里躺着,那跟她打的人就不是他了?而是有外一个人鱼?

然而王紫来不及思考另外一个人鱼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个浑身冒着黑气的人鱼就再度攻了上来,王紫飞速拿起落在人鱼另一侧斩天剑,来不及起身迎接,催动身体中全部的能量,悉数注入斩天剑内,挥剑相迎!

然而让王紫意外的是,那条人鱼竟然没有躲她的斩天剑,身形依旧直直的冲了过来,王紫眼看着斩天剑穿过那人鱼的胸膛,而那人鱼狰狞的面色的不改,手掌上覆着巨大的能量,长长的黑色指甲有些吓人,最后一掌猛的拍在王紫的心口处!

------题外话------

其实我一直都不敢数紫极到底有多少个男主,真的~因为我知道就算不数肯定也很多,所以就让我躲一躲吧,毕竟我最初的设想是、十个就差不多了嘛,然而事实上男主的数字跟坐了火箭一样飙升,感觉我已经掌控不了了,然而我就稍稍算了一下,算到第二十个后……果断不算了!让我继续装作不知道吧( ̄▽ ̄)

今天一整天下雨所以白天就在码字,现在是晚十点,比平时早很久结束,然而晚风清凉的夏夜,今晚正巧村子里有乡村音乐会,然后我在想我要不要去看看,我在房间里也听的很清楚,此时此刻正在唱……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滴事儿都能成( ̄▽ ̄)好喜庆的样子啊(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