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幻境迷踪,神秘妖物

“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我只是想跟你一块去……我是说,想跟你们一块去。”灵杉见王紫怀疑的样子,有些急切的看着王紫,似乎很想让王紫马上相信她,却又找不到非常具有说服力的理由。

“如果不是因为你父亲,我还是会杀了你。”王紫看着灵杉,淡淡的说道,告诉她,她们俩之间除了那天的生死之战外,并没有别的交集,也明确的说明,他们之间并没有你和平相处的理由。

“我……我知道。”灵杉一顿,显然明白了王紫的意思,但是不这么认为,看着王紫,想了想又说道:“我知道那日是我冒犯了你,但……不,没有但是,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都不会了,我是有很多招赘的夫君,但那都是他们愿意的,我没有逼过谁,而且我这么荒唐也只是……只是想让父亲管管我而已。

哎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还是不要讲给你听了,总之是你险些杀了我,但也是你救了我,再说,你对我的救命之情远远可以抵过杀我之仇,是你让我在生死边缘走过一回,也让我知道自己以前活的多么荒唐,更让我……原谅了父亲。”

灵杉说起来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也似乎是不愿意提起以前不懂事的自己,但是为了让王紫相信便硬着头皮说了一部分,见王紫还是冷淡的样子,胡乱的拨了拨头发,把那整齐的发髻也弄的乱了起来,却听她接着说道:

“我很羡慕你,也很……崇拜你,我想要你这样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生活,一直以来我都想像你一样,能够有勇气和实力在在六界内唯吾独尊,但是呵呵,我知道我没那个野心,但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从知道你是妖皇的那一刻起,就算你杀了我我也恨不起来了,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进岛之后生死由命,我不会赖着你的!”

王紫半垂着眼帘,听一个女人口口声声说喜欢你是什么样的感觉?再加上灵杉现在崇拜的眼神,她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好,她想,她宁愿灵杉仇视的看着她,也比现在这样好处理。

“你怎么来了?谁让你过来的?”

正在这时,永安拿着两根树枝走了过来,树枝上各插着两条块头很大的鱼,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不少,头发上也沾了些水,粘在了一起,但是看他玩的很开心的样子,虽然收获不怎么样,但是很享受就是了,等返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灵杉跟王紫坐在一起,永安秀气的眉毛皱起,不喜欢这个女人表现的很明显。

“我是来道歉的,你叫永安是吧?你就当我那天的话都没说好吗?对不起,我那天都是瞎说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好吗?”

灵杉站起身看着永安,很自然很诚恳的说道,那张妖艳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如果没有之前的事情,这个人看上去也并不讨厌,而且不同于面对王紫时的紧张,面对永安时,灵杉显然的变的游刃有余。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要跟小丫头道歉才可以。”

似乎没想到她本来很讨厌的人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永安显的很惊讶,这让他准备好的脾气都没出发,皱了皱眉,树枝上的大鱼还在活蹦乱跳,永安抓紧了树枝,转向王紫,干脆不理那个灵杉了,现在道歉有什么用,一开始就没有说多好,现在怎么可能让他当作没有听到?

“小丫头,我抓的鱼,是不是很大啊?”永安把手里的鱼递向王紫,很兴奋饿说道。

“是,给我吧。”王紫点头,起身接过永安手里的树枝,跟他一同向海边走去,灵杉愣愣的站在原地,竟然被两个人忽略了,肩膀一塌,顿时变得好沮丧。

“小丫头你去哪里?”永安见王紫一起过来,有些疑惑的问道。

“去杀这些鱼,不然怎么吃。”王紫抬了抬手里的鱼道。

“喔喔,要我帮你杀吗?”永安点头,他确实不知道这鱼在吃之前还是要杀的。

“不用,你不玩吧。”王紫说道,在海水可以漫到的地方停了下来,挥手拿出一把竹凳,坐在地上准备杀鱼,永安见看着王紫熟门熟路的动作,半晌才又跑去找黑子。

那鱼到了海里似乎还想挣扎着逃跑,但是奈何头上尾巴被树枝刺穿了怎么都跑不了,倒是扑腾着溅起了不少水花,王紫在两条鱼的头上用手指轻松的弹了弹,就看到那鱼晕乎乎的在水里停下的动作。

王紫抓起那鱼开膛破肚,手里拿着的匕首正是冷封,要是冷殇知道冷封到了王紫的手里开刃的用处是杀鱼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感想。

等王紫清理干净了手上的两条鱼,黑子才又的送过来几只,几人光顾着玩儿了,也没仔细抓鱼,王紫取了一个竹篓把收拾干净的鱼放进去,就依旧那样坐着看永安几人在水里玩儿。

“青璃。”王紫忽然唤道,难得做一次东西吃,她记得青璃很喜欢吃的。

“小紫。”青璃出现,正好踩在了海水中,海风带来湿润咸涩的味道,青璃看着稍稍一看,见王紫的身边放着几条收拾的干干净净德鱼,顿时舔了舔,好像已经预料到这些鱼烤熟时是多香了。

“我再去抓点。”不用王紫说青璃就转身奔赴抓鱼小分组了,毕竟也许所有的人加起来都没有他能吃。

日头渐西的午后,金黄色的余晖铺在沙滩上,王紫很随意的坐在一个竹凳上,影子在身侧拉了老长,手撑着头看着嬉闹的几人,白衣落在了海水中,浸湿了衣衫,侧着脸似乎带着些轻松的笑,远远看上去那么的美好。

整理好心情继续蹭上来的灵杉就那么愣在了原地,伸出手有些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她的手刚好碰到王紫的影子,落在王紫侧脸,这样的王紫,那样清冷的外表下,竟然装了一个柔软的灵魂,灵杉想着,却忽然收回了手,像是瞬间惊醒一样,生怕王紫回头看见她这样。

这样的王紫,很难跟神话一样的妖皇联系起来……

灵杉轻手轻脚的蹭过去,在王紫身边蹲下,好像怕王紫发现一样,事实上就算王紫发现了,也不会理她的。

“甜心!”天心口中叼着一条鱼飞窜过来,因为青璃的加入大家都认真不少,实在是青璃太较真了,王紫把天心口中的鱼取下来,这个样子的天心真的很像一只猫,只可以天心不是,也并不爱吃鱼。

“甜心我帮你杀鱼吧。”天心抖了抖身上的水,钻进海里把他好看的毛都弄湿了,等把自己都弄干净了才跳上王紫的肩膀,抓鱼有那些人就够了,他只是在这里陪着甜心吧哈哈。

“不用了。”王紫摸头摸天心的头,忽然觉得天心的小小的身体挺吃亏的,好像他就适合像母亲一样,把他安置在最舒适的地方,只是她从来没注意过让天心享受这这样的待遇,想到母亲,也不知道在花溪谷好不好……

灵杉试图帮忙来着,但是王紫实在把她忽略的彻底,刚才她说了一堆好像也并没有获得王紫的原谅,灵杉蹲在水里戳着过往的小雨小虾,无视就无视,反正她不走……

“妖皇……”

白衣捡了很多干柴堆在了沙滩上,走过来唤了一声,却见王紫动作飞快给那些鱼开膛破肚,看的白衣脸上有瞬间的愣神,这样处理一条鱼,他确实从来没有见过,在他的思维中,这些鱼都只是他平日里看都不会看一眼的无法开启灵智的低级灵兽,当然在也没有食物这种概念,乍一见到他家妖皇这么对待一群低级灵兽,惊讶肯定是有的。

王紫看了看已经满了的竹篓,也不能一只这样放着了,不然会不新鲜的,清洗了手中的鱼,拿起竹篓便往回走去。

白衣看着王紫这样……另类的举动,着实有些怪异,但又觉得那是一种他不曾触及的生活,直到王紫走远了些,白衣才看先蹲在水里画圈圈的灵杉。

“白族长,我是来追随我的偶像的,不是来找麻烦的,上次被偶像完虐,我不会那么蠢的送上来找死的,你要相信我啊。”感受到白衣停在她身上的视线,灵杉抬起头苦哈哈的说道,说起来在所有人里,她跟白衣还是有些亲近的,要是白衣也不相信她她就真的绝望了。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没人会保护你的。”白衣垂眸看着灵杉,那天晶鸟族的族长好不容易救下了她,定然不希望她再来送死,进了这个岛,不会有人管她的。

“我不需要人保护,我哪有那么弱。”灵杉顿时反驳,但是遇到白衣平静的视线,好像在逼着她正视自己一样,灵杉心情很糟糕的继续低下了头,就算可能会死……她也要去。

王紫架起了火堆,烤上了杀好的鱼,九幽他们也陆续回来了,众人搭好了帐篷,等围坐在一起的时候也差不多天黑了。

“小公主,这个岛有些怪,一定要进去吗?”

九幽忽然对王紫说道,几人还没开始交流自己查看的情况就听到就与这样说,王紫看相九幽,火光下那张俊逸分明的脸也不知是不是担心,但九幽想来冷静,遇到事情从来都是先想解决的办法,而不是考虑后退,他这样说定然是这个岛真的有怪异的地方。

“你发现什么了?”穷奇问道,也有些好奇。

“这座岛的结界很奇怪,从外围看,并不像一个完整的结界。”九幽说道。

“这个岛有结界吗?”

灵杉默默的说道,虽然声音很低,但是还是被别人听到了,灵杉保持着不管别人什么眼神她都绝对不离开的作风,一直赖在这里,当然好在没人欢迎她,但也没人赶她走,听到就有这样说就有些忍不住了,这座岛明明没有结界啊,一直都没有,她还进去过呢……

“是人为的还是天然的?”王紫问九幽,显然跳过了灵杉的话,她直到九幽所说的结界不只是能量结界,还有很多看不见的区域,九幽的意思是这个岛的大环境很诡异,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完整的一片岛屿。

“说不好,都有可能。”九幽道。

“你有办法吗?”青龙问,九幽竟然能发现就可能有办法,而且看九幽的样子,他没有阻止王紫去,只是在征询王紫的意见,便说明就算进去有突发状况,他应该也是可以解决的。

“如果是人为的,那这岛上就住着了不得的人,这样的能量很原始,最起码现在你们六界内是没有的,找到这个人就好办,如果是天然的,那岛上应该有让能量措置的能量源,例如灵矿之类的,不管是哪个原因,这岛上迷境众多也都可以解释了。”

九幽说道,众人顿了顿,心知这岛屿也许是自上古时期便留下来的,有些现在不为人知的能量也可以解释。

“如果是人为的,找到人便可,如果是天然的,我们就要找到那灵矿了?”青龙想了想说道,却见九幽也点了点头。

“没有那么夸张啊,虽然进去挺危险,但是只要不被里面的灵兽和藤类所伤,总会走出来的。”

灵杉弱弱的补充,她真的是进去过的,能不能参考一下过来人的意见啊?然而她的意见就那样再一次被华丽丽的忽视了,灵杉看了看众人每人都捧着一条鱼吃的那么香,暗自咽了咽口水,没关系,以前她不是照样没吃过吗,现在不吃也可以……

“明天一早我们就进岛,今天大家都休息好。”王紫说道,虽然这岛的来由有些玄,但她并不打算放弃这里。

晚上大家散去之后,王紫躺在帐篷里休息,虽然不会沉睡,但是休息好是必然的,如果在岛上长时间出不来的话,岛上是万万不能休息和补充体力的,可忽然,王紫睁开了眼睛,因为帐篷外鬼鬼祟祟的人影。

王紫对那个执着的赖着的灵杉并虽然不会再杀她,但也没有什么好感,她不理解灵山跟来做什么,现在她身上有伤却不赶紧去调息身体,更让她难以理解,又闭上了眼睛,反正命是她的,如果她非不要命,她也没必要拦着。

“妖皇啊……你应该没睡吧,我跟你说我真的是去过岛上的,但我比较幸运,进去的时候除了遇上几个大妖之外再没别的了,但我听说很多人进去遇到但确实很邪门儿,明天你们千万不要分开走,一旦分开的话很容易各自迷失在岛上的。

岛上的藤类妖物很多,也没有方向,很容易原地打转走不出来的,还有如果有人诱惑你的话,千万不要听他的,那很可能是陷阱,还有还有,不要带走岛上的东西,如果身上带了岛上的东西是一定走不出来的!

这些都是我跟别人打听过的,很可靠的!虽然你很厉害,你的人也很厉害,但你还是要小心啊,如果一不小心分开,你可一定要走出来啊!”

灵杉蹲在帐篷外面,轻声说道,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海水流淌的声音,她这样压低了声音说话看起来有些自言自语,眼睛盯着帐篷,好像能看到帐篷里面的王紫一样,等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要说的,灵杉在原地傻坐了许久,才往自己的帐篷走去,今天晚上的天气也有些邪门儿,一颗星星都没有,月亮更是没有,乌漆麻黑的,衬着这岛上实在有些诡异……

等灵杉走了,王紫才安静的休息,心里却不自觉的回放着灵杉的话,虽然并不喜欢灵杉这个人,但是多听一些岛上的事情于她并无坏处。

夜色愈发浓郁,王紫气息平稳的躺着,一直到大半夜,王紫再次睁开眼睛。

“小紫紫?”慕千厷特有的低沉的嗓音传来,似乎是因为夜半,那声音听起来更加婉转入耳,即便是一声轻唤,也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性感和诱惑。

“唔?”王紫应了一声,但心里是有些奇怪慕千厷怎么大半夜的来找她的,王紫撑着身体坐起,但是眼前却划过一抹黑,脑海中有瞬间的眩晕。

“小紫紫,人家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慕千厷的身影晃了进来,夜色中并不影响王紫的视线,更何况很快慕千厷手中就拿出一根红烛,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内,那红烛温暖的光给空气中忽然灌入了几分旖旎,而慕千厷一身红衣,缓缓跪坐在被子上,嘴角挂着妖冶的笑,那烛光更陈的他妖孽非常。

王紫没说话,打量着慕千厷,好像在欣赏此刻一场妖冶的他,慕千厷又是一笑,将那红烛放下,缓缓欺身上来,勾人的凤眸看着王紫的眼睛,与王紫几乎交叠在一起,嘴唇贴在王紫耳边,手指轻点着王紫心脏的地方,像是在勾引,又好像只是小动作一样,却听他在王紫耳边轻笑着的说道:

“小紫紫,长夜慢慢,不如我们做点什么,好吗……”

王紫伸手抱住慕千厷,感觉到他的背脊微微僵硬了瞬间,好像是因为她忽然而来的触碰,转而却更加妖冶的笑了起来,王紫微微使力,两人的位置顿时换了过来,看着那脸上好像写着‘任卿享用’的慕千厷,王紫的手轻轻的放在慕千厷的脸上。

在他脸上的笑越来越大的时候,王紫手中却忽然冷光一闪,毫无预兆的,冷封抵在慕千厷抵脖子上,杀气瞬间弥漫在帐篷,帐篷股股的想着,好像有些承受不住这紧张的氛围。

“小紫紫,你这是干什么,跟人家玩儿吗?”慕千厷眼神一暗,却依旧笑的很轻松,好像在说王紫淘气什么一样。

“告诉你一件事,千厷是不会自称‘人家’的,还有,你的障眼法再强,也模仿不了他分毫。”王紫的声音冷冷的说道,如同冷封刀刃上的寒光,手中用了些力气,冷封嵌入了那人的脖子,鲜红的血就那样忽然冒了出来。

“呵呵,你还有点本事。”

那人的脸上的神色有些扭曲,说出来的声音已然不是慕千厷低沉性感的声线,而是变成了一个女子的声音,似乎没想到王紫说动手就动手,也没想到那匕首竟然真的能伤了她,更重要的是,从一开始到现在,王紫分明很平静,丝毫没有察觉到的样子。

在她以为轻松得手的时候,却不知什么时候王紫的杀气已经如蛛网一样在四周结下,然后骤然收起!这样不知不觉、收放自如的杀气,竟然是一个才天神期的小姑娘身上具备的!

那人的眼神渐渐变得尖锐,王紫皱了皱眉,因为不喜欢她用慕千厷的脸作出这么难看的表情,慕千厷永远都应该是高贵的,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模仿的!

这人进来分明是勾引她,慕千厷虽然也会,但是那双眼睛里从来都是爱意和深沉混杂在一起的,而不是眼前的人,只知道诱惑于她,如此低劣的手段,她听错了一个声音已经是有些懊恼了,她只顾着想慕千厷为何深夜出现,而忘了慕千厷做事从来有分寸,明天就要进岛,他是不会来打扰她休息的。

“你是谁?”王紫的气息将那人的困的死死的,冷封嵌入那人的脖颈,只要她稍有动作她就可以一刀毙命。

“哈哈哈哈……欢迎来到小岛,虽然你没有按照我安排的程序来,但我还是给你准备了丰厚的礼物,祈祷你能通关吧,哦对了,顺便一并为你的情人们祈祷吧……”

那人却忽然扬声大笑,身体的震动带动冷封深深的划开她的皮肉,她却好像不知道疼一样笑着说道,那笑很是耐人寻味,有兴奋、有幸灾乐祸、也有怜悯,在看到王紫因为听到‘情人们’而微微变化的眼神时,口中又是爆发了一串笑声。

“哈哈哈,竟然是个痴情种,老天的眼睛越来越瞎了啊……”

那女热讽刺的说道,身体忽然一寸寸的化作了虚无,顺眼间便消失不见,即便王紫将冷封推到底,那人的脖子瞬间分离,却似乎只是杀了一个影子,真正的人还是消失了。

王紫皱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想到那女人说的话,王紫立马走出帐篷,仍然是夜色深沉,没有一丝光亮,然而王紫心中却是一跳,举目望去,这里根本已经不是之前的海滩了,周围古树参天,灌木遍布,她分明只是走出帐篷而已,却好像一脚踏入了临沂个世界。

王紫回身看去,别说是其他人的帐篷,就连她自己的帐篷都不见了,王紫握紧了冷封,提高警惕四下观察,却见这森林是实打实的森林,并非幻象,但是她根本没有感受到丝毫能量波动,那个女人是怎么出现的?她又是怎么被转移到这里的?

她应该还是在岛上,而且是进入了岛上的森林,并且……九幽说的没错,这里能量错置了,看来并非天然,而是人为。

王紫试图通过神识跟其他人取得联系,但是没有,没有丝毫呼应,好像她和青龙他们的契约在此刻也失去作用了,可赤灵内的东西仍然不受影响,在灵兽空间的灵兽也可以召唤,看来,真的是这岛上的古怪,就是就有所谓的结界,而外人所说的迷境。

的确、她碰上了高人。

既然已经进来了,不去闯闯也不合适,王紫握紧了冷封,这四周根本没有路,割断前方的藤蔓,王紫先前走去,这里没有方向,要说危险哪里的可能性都一样,也无需顾虑那么多了。

而王紫却没有发现,在她割断那些藤蔓之后,那些藤蔓正悄声无息的继续生长,很快就封死了王紫走过的路,好像根本没有人来过一样。

直到王紫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才忽然想到什么一样,猛的回头看去,却见来的路上果真没有了痕迹,藤蔓纠集在一起,完全没有了方向,王紫忽然想起来灵杉曾经说过的话,在岛上不要跟自己人分开,否则很难走出去,而不要受人诱惑这一条、她已经经历过了……

如果这是人布置的,那这些藤蔓的作用就一定是困,死死的将她困在这里,王紫四下看了看,安静的森林里充满了诡异,只有树叶沙沙的响声,听不到这森林到底有多深。

王紫斩了一段藤蔓拿在手中,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却见那藤蔓的切口处伸出无数细小的触手,速度极快的窜向她的胳膊,王紫手中释放出一股火焰,将那藤蔓烧了。

然而王紫这一举动好像是出发了某个杀戮的开关,四周沙沙的响声强烈起来,那些藤蔓在王紫周围像是一个个沉睡的僵尸,忽然醒了过来,招摇着藤蔓似乎在表达着见到王紫的兴奋,藤蔓上伸出无数细小的触手,蛇一样窜向王紫,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王紫在周围设下结界,那些触手顶端有些尖锐的刺,好像针头一样,王紫知道那是吸血用的,那些触手不能的攻击者王紫的结界,似乎像破进来,而王紫也清楚,这藤蔓一开始悄悄的潜伏,一旦开始攻击是不会罢休的。

只是,王紫现在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却见王紫忽然召唤出黄金妖藤,黄金妖藤如今已经进化到很高阶的层次,然而王紫召唤出它之后,却见那黄金妖藤盘旋在她周围,竟然不敢出去对付那藤蔓!

黄金妖藤已经是妖藤中罕见的了,王紫敢肯定,在藤蔓之间,这世上没有能与黄金妖藤比肩的了,因为妖藤的进化只是传说,并没有谁真的能让妖藤进化过,而黄金妖藤显然是这世上的奇迹。

可是面对外面那些看起来普通的藤蔓,黄金妖藤竟然畏惧到这个程度,王紫几乎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忽然收起了黄金妖藤,在结界也快被外面的藤蔓攻破时,王紫身上忽然‘腾’的冒出了金色的火焰!

那火焰的温度太高,直接映红了半边天,把森林中的一切都照的清清楚楚,灼热的温度瞬间让周围的触手和藤蔓化成了飞灰!这是天火!

却见王紫指挥着天火向四周蔓延而去,一路上无论是藤蔓、古树,还是石头,都被烧的干干净净的。

“啊……”

一声尖叫响起,似乎是疼痛,又似乎带着巨大的愤怒,那声音持续叫了半晌,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王紫也不确定具体的方向在哪里。

“你还不快点收回你的天火!造孽啊造孽!你想杀了我老人家吗?”

那声音愤怒的说道,尖尖的声音,听起来似男似女,虽然愤怒异常,但声音里还带着些娇气,对这么好笑的声音王紫却没心情笑,更对那话的内容嗤之以鼻,刚才他就是打了要杀她的主意,现在却来指控她?

“你如果不现身,我只好继续烧了。”王紫偏冷的声音传出。

“你烧了我这么多孩子,真是该死!”又是那尖尖的声音,话音落下,一个绿色的人影漂浮在火海之上,身形瘦弱,长的也很怪,无论是声音还是外形都看不出是男是女,脸上很瘦,瘦的几乎能看到骨头。

“你跟刚才那个女人是一伙的。”王紫说道,这话是陈述句,这岛上藏着的神秘人,竟然不止一个。

“她也失败了,你倒真是有点本事。”那人说道,似乎还是很怨恨,不知道是怨恨王紫烧了那么多藤蔓,还是在怨恨自己也失败了,说的话竟然也跟之前那女人几乎一样。

“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王紫问道,虽然那人可能不会回答,但是她还是要问,这坐岛屿虽然迷境遍布,但并非不能踏足,至少灵杉是完整从里面出来的,还有很多曾今踏上岛屿的人,虽然险象环生,但并没有丢了性命。

而她还没有进岛屿,就有人找上了她,而且这两个人都不是简单角色,如若不是她对慕千厷的了解,一开始那女人就已经得逞了,她至今记得,在答应了那女人第一声呼唤之后,脑海中瞬间眩晕的感觉。

当时她很快就反应过来,那根本不是眩晕,而是有人在对她的灵魂做手脚,却没想到她的灵魂非比寻常,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要事换了普通的天神期修士,那一声呼唤几乎都可以将人都魂魄引出体外了。

而从那女人的话中来看,她分明是知道她的,更是目的明确的冲着她来的,而再次遇到眼前这个绿意人,她更加肯定了,这些都是为她准备的,知道了这些,王紫反而放松了很多,既然是冲着她来的,那一定会把力量集中在这里,其他人也就暂时安全了。

“杀你还需要什么理由?想杀就杀呗,怪就怪你要踏上这个岛来!”那人尖尖的声音嘲讽的说道,那声音里几乎有憎恨,王紫不清楚她有什么让他憎恨的地方,是因为烧了那些藤蔓?可不像,这种憎恨更深沉,好像沉淀了许久一样。

“太古时期灵物遍地,处处皆妖,随便一花一木都能修炼成妖,但是能够逃过太古天灾浩劫的灵物少之又少。”王紫看着那人,却忽然说道,看似与现在的场景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那人的头却忽然抬起,眼神也变得晦暗。

“据我所知,太古有一藤蔓,名叫藤七寸,是藤蔓的祖宗,因为此藤蔓修炼到最高级别本体便是七寸之长,因此取名藤七寸,嗜血,非正亦非邪,只遵循丛林法则而生,能孕藤蔓无数,太古已经成为过去的神话,没想到,如今我却在这里见到了藤七寸啊。”

王紫的声音淡淡的,但是那人的眼睛却越睁越大,似乎没想到王紫能说出这么隐密的事情,这世上分明已经没人知道这些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王紫知道这些还是多亏了紫极阵曾经带她进入那个似真似假的幻境,在那里她见到的一切都那么真实,包括那个蓝衣人,虽然对她不冷不热,但是她有问题的时候那人也会回来,比如过她问过的藤七寸,问过的很多很多东西。

自那之后,王紫一直无法确定除了大地隐之外、其他是不是真的,然而没有历史记载,她无从考证,直到现在,看到那人震惊的眼神,她知道自己猜对了,更肯定她在紫极阵内记忆的东西,都是真的!

而眼前的绿衣人、显然就是藤七寸的化形,藤七寸的藤蔓不是一般的火能烧的,就算是红莲业火也不行,要不是因为她身上有天火,她也不敢夸口能逃出它的天罗地网。

“还有一灵,是个色彩艳丽的小鸟,体型极小,叫声美妙,却能勾人魂魄,往往三声就能轻松放倒一个离境级别的灵兽,如此神迹,也只有太古时期有了,名字也由此而来,名曰三声迷,我被叫了一声,果真险些迷失啊。”

不管那人的震惊,王紫接着说道,而三声迷显然就是一开始遇到化做慕千厷的女人,她竟然同时遇到两只太古的灵物。

“你是什么人?!”那人忍不住问出口,小小的眼睛放着咄咄逼人的寒光,王紫知道的、确实太多了!这让他对自己的目标有些不确定起来。

“你既然想杀我,没想好我是什么人吗?”王紫说道,杀人的人总是这么自信,难道要让她亲口告诉他,她有什么弱点,怎么才能致命而让他来杀吗?

“口齿倒是尖利,既然这样……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大能耐,等你落入我的手中,我再来报你烧我藤蔓之仇!”

那人哼笑一声,虽然好奇,但是并不觉得这会改变什么,说这身形忽然消失,那些藤蔓也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王紫的天火还在不停的向静谧的四周蔓延。

王紫收回了天火,没有了藤七寸这样烧下去也无济于事,原地站了一会儿,选定了方向继续走,三声迷和藤七寸定然不会故技重施,而看他们胜券在握的样子,定然还有别的招数,或者说、他们还有别的同伙,也许跟他们一样、也是太古某样灵物……

王紫重新将冷封拿回手中,被天火清理的地方,暂时不需要开路,王紫只保持警惕一直前进。

有了三声迷和藤七寸的先例,王紫知道接下来面对的也不会轻松,但是也没想到出现的这么突然!在两只手上忽然被极细的丝线拴住的时候,王紫心中一跳,防不胜防,还是被钻了空子!

冷封在手中一转,想要切段那丝线的时候,只听‘叮’的一声,冷封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落了,而且瞬间消失了踪影!冷封是跟王紫契约了的,在王紫想要召唤回冷封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冷封跟青龙几人的情况一样,契约还在,却完全不起作用了!

王紫还来不及震惊这又一次的离奇消失,顿时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被钳制了,双手,双脚,腰部,甚至脖子上!王紫眼眸一瞟,竟然发现那些控制她的丝线是蚕丝!

无数根晶莹的蚕丝在她身上的牢牢的缠着,在刚才来的路上,她分明没有丝毫感觉,这么多蚕丝肯定不可能在瞬间布置完成,王紫有些怀疑,这蚕丝恐怕在她跟藤七寸说话的时候就被缠上了,只是一直在等着完全将她控制,所以到了现在才动手。

“你最好不要再用天火,想想你的情人们,你能对付得了藤七寸,他们可不见得,只要你敢再用天后,我就敢立马告诉藤七寸,带一个人头来让你瞧瞧。”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说出的话,可是却让王紫瞬间怒火滔天的,她最讨厌别人威胁,更憎恨别人用她在意的人威胁她,而这个人竟然如此触犯她的底限!

王紫收回了天火,这个人竟然能知道她最担心的是什么,王紫身上忍不住魔气翻涌,连翻三次被暗算,他们已经成功的激怒她了!

“还是魔灵双修的,老天待你不薄啊。”那苍老的声音又道,这一次王紫看到了人,却间一个满头花白的老者,白发仔仔细细的盘在头上,手中拄着一枚拐杖,站在王紫面前。

------题外话------

到乡下的第一天,打雷闪电暴雨停电,手机信号一会有一会没有,吓死宝宝了,来这里就不早了,然后拼命码字,还好码完了,外面还下着倾盆大雨,我还是睡个觉压压惊吧,妞儿们晚安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