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叩见妖皇!前往荒岛

来人速度极快的将那三小姐护在身后,生怕王紫的斩天剑不管不顾的砍下来,王紫握着斩天剑停下了动作,不是因为阻拦的人,而是因为一同前来的人还有去而复返的白衣。

“父亲求我!”那三小姐好想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挣扎着爬起来抱着来人的腿,已经喊的沙哑的声音说道,躲在来人身后,似乎对那可怕的斩天剑还是很畏惧。

“孽畜!为父平时真是太骄纵你了!竟然让你犯下如今这等大错,冲撞了妖皇,就算是妖皇不动手,为父也会定要严惩于你!”

来人很恨的开口教训,却见来人一袭华贵的紫衣,看上去是个刚毅的中年男子,此人正是此处城池的城主,也是晶鸟一族的组长,更是那三小姐的父亲,那三小姐本以为平日那么疼爱她的父亲定然会心疼她为她做主,拿下那个重伤她的人类,却不想她等来的却是胸口重重的一脚,让她伤上加伤的人竟是她的父亲!

那三小姐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父亲,这是记忆中父亲第一次这么打她,竟然不顾她现在重伤在身!太过惊讶以至于都没有听到她父亲口中反复提到的妖皇。

“父亲……你,你竟然为了一个要杀我的人类这样对我!你答应母亲的话都是骗人的吗?呵呵,你就是这样照顾我的,假惺惺这么多年你终于不愿意再装下去了吗?那你还来干什么?为什么不直接让那个人类杀了我!还是你真是来看我的笑话的!你走开,我的生死不用你管!”

那三小姐眼中不停的淌下泪水,眼中都是那个男人刚毅的面孔上无情的神色,伤透了她的心,那就是她的父亲,在她生死垂危的时候,不关心她的伤势竟然为外人说话,手上的献血在脸上流下清晰的痕迹,却见那三小姐后退着,用力的挥着手让躲那个城主,脸上的绝望中竟然比刚才就要死于王紫剑下时还要浓烈。

“妖皇在上,臣教子无方,重装了您,但她已经得到了教训,臣带她回去一定会严加管教,还请妖皇留她一条性命!”

那城主眉宇间露出隐忍的心疼,但是狠心没有去他浑身浴血的女儿,撩起衣摆转身对着王紫下拜,低着头说道,而此时的众人都已经傻眼了,城主他们是认识的,而那城主对着执剑的女子恭敬下拜,还口口声声喊对方妖皇?

没有搞错吧?他们还没有正是见过自家妖界的妖皇,只知道新任妖皇在短时间内扫平了五块大陆,登临妖皇之位,除了各大城主几个种族的组长曾经进宫面前妖皇之外,外界根本没有一点消息!

可以说这个新人的妖皇在他们眼中可是神秘的很,坊间传言千千万万中,有的说是销声匿迹了几千万年的上古凶手饕餮尊者,有的更说是上古四大神兽齐齐出山,关于这么大的秘密,直到那次花溪盛会之后才有了准确的定论。

听说他们新任的妖皇本来确实是饕餮尊者,但是饕餮尊者将那妖皇的戒指转送给了一个人类女子,乍一听来这怎么能服众呢?妖皇的戒指向来是能者居之,随便一个人就算戴着也不见得能得到他们妖界所有大妖的认可啊!

可就花溪盛会之后,传出消息说他们的妖皇与魔界的魔王同属一人,而且就是险些将世外域闹的天翻地覆的奇女子,多重身份让这个新任的妖皇在所有人心中都神秘的很,更传出上古自大凶兽、上古四大神兽都任其为主,这是自古以来都不曾有过的先例!

妖界不与外界往来已经有好多年,让一个人类统领妖界他们定然不服,但如果这个人同样是魔王、更实让六界又爱又恨,不得不由衷的赞叹一声的人,如此强者,不与仙界为伍,能让上古八灵臣服,如果这样还不够他们尊上妖皇之位,那才是他们的损失!

然而在他们翘首以盼自家的妖皇早点回来接受妖界所有的子民朝拜的时候,始终没有传出妖皇会回来的消息,更有许多人为了见妖皇一面,在六界通道开启之后,纷纷赶去魔界,以期能得间妖皇风采!

然而如今,他们看了好半天的戏,还在喝彩那人类女子如此潇洒如此强悍的时候,城主竟然对她跪拜!更是恭敬的称其为妖皇?!

“臣不知道妖皇和各位尊者今日驾临此处,小女犯下如此大过臣难辞其咎,还请妖皇降罪,只期妖皇绕小女一命!”

众人都愣神的时候,却听那城主又说道,没有听到王紫的回答让他有些忐忑,那刚毅的面容上也有些细汗渗出,而此时在他身后的那三小姐也愣住了,眼睛瞪的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看着王紫。

这会儿才听到父亲刚才说了什么,这个人类女子是妖皇?却见那三小姐的眼神忽然向下移去,在王紫双手上搜寻着什么,然而在砍刀王紫握剑的手上的的确确戴着妖皇的金玉扳指时,震惊的模样无以言表。

王紫却忽然收起了剑,眼睛看着那个紧张的城主。

“妖皇息怒,这晶鸟小辈只是有些被娇惯坏了,本来脾性不错,您消消气,饶她不死,换别的惩罚如何?”白衣见王紫的杀气有所收敛,于是上前劝道。

“他们是你什么人?”王紫转向白衣问道,如果没什么关系白衣也不会如此劝解,他本不是多管闲事之人。

“晶鸟一族与我孔雀一族世代交好,晶鸟一族上一任族长救过我的命。”

白衣道,直接说出了原委,他很清楚王紫是恩怨分明之人,更不喜欢别人隐瞒与他,所以很诚实的说出了两家的关系,方才在客栈之内听得街上得人喧哗,说是城主府的三小姐与人冲突,正在城外决斗,而且说是为了一个红发红眸的少年。

他记得王紫身边就有个红发红眸的少年,虽然有可能没那么巧,但是心里还是觉得不妥,妖皇来这里的消息无人知道,若是真的有人冒犯了妖皇,那后果可对谁都不好,不说晶鸟一族也许会被牵连,王紫刚来妖界就遇到这样的事,影响也不会好。

于是便匆匆赶来了,不想在路上遇到了急匆匆而来的晶鸟族族长,看他也不清楚情况的样子,几人一同来到此处,果不其然看到的正是妖皇,这哪里还能寻仇,不管事实上谁对谁错,这过错都是晶鸟族的了。

“我等叩见妖皇!”

“叩见妖皇……”

“叩见妖皇,我皇万寿无疆!”

围观的众人似乎现在才反应过来,一直都竖着耳朵听那边的动静,城主是见过饕餮尊者的,而那一身洁白衣衫的男子、他们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就是孔雀族现任的族长白衣!而白衣是为数不多见过妖皇真面目的其中一人!

如果此时还有怀疑的话他们真的是眼瞎了,好像瞬间惊醒一样,纷纷下拜,口中高喊着妖皇万岁,所有人都难掩激动,没想到日盼夜盼的妖皇现在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么说来他们真是幸运,妖皇这次也算是微服私访了,竟然首先就被他们见到!

一时间围观的人纷纷低头跪拜,虽然很想再仔细瞧瞧他们妖皇的面貌,但是现在没人敢抬头。

此起彼伏的声音掩盖了几人的谈话,也顺利的引开了王紫的注意了,忽然间变得有些庄严的氛围,周围是一种大妖对她好奇和尊敬、甚至是信仰的气息,直接冲散了原先仅有的杀气,如若现在动手,似乎那份血腥实在不适合现在这番情景。

“所有人都平身吧。”王紫将斩天剑负于身后,沉声说道。

“谢妖皇!”

众人大喊,纷纷站起身来,迫不及待的看向妖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前的女子身份转眼间变成了他们心驰神往许久的妖皇,还是因为之前就没仔细观察,此时众人再看王紫的时候,竟觉得她的神采和气度都异常出众起来。

却见王紫身着素净的白衣,墨发及腰,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那白衣之下清晰可见,飘然欲仙,自身带着一股神秘的气息,好像外人如何窥探都不得其踪,而那斩天剑,本是一把魔性极重的剑,那嗜血的气息即便离的很远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而奇怪的是伴随着斩天剑的魔性,还有一股如影随形的佛光,庄严而慈悲的气息,两种气息交织起来妖异非常,甚至深深的蛊惑人心,就算是他们这些从来不使剑的大妖心中也蠢蠢欲动,要是得到那样一把剑、定是如虎添翼吧!

然而就是那样一把似乎不由任何人驾驭的剑,在王紫手中却那么的和谐,杀气收放自如,杀则势如破竹、静则士气慑人,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驾驭这样神的剑。

如此仔细一看之下,众人对王紫的敬仰之情直线上升。

“你是她的父亲?”王紫走向那个城主面前,低头问道,这个她说的当然就是那个三小姐了。

“正是,求妖皇饶过小女一命,臣愿代其请罪!”那城主立刻说道,低着头似乎有些忐忑。

王紫看着那人,一个离境修为的晶鸟族族长,她不信他是在怕她,却听王紫缓缓说道:“我答应了一个人取她兽核,你既然不想让我取,那取你的好了,我便饶了她。”

那城主一惊,似乎没想到王紫果真不肯松口,那冷淡的声音传到而中也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那三小姐还没有从王紫就是妖皇震惊中回过神来,却又听到王紫这样的话,此时更是惊讶,眼神犀利的看向妖皇,似乎有上来再跟王紫拼命的想法,可她注定只能想想了,她现在动一动都是问题,被说站在王紫面前了。

那三小姐抿着唇,沉沉的看着她父亲,不知道为何、她的第一反应不是跟王紫求情,而是看着她父亲、似乎很想听到她父亲的答案。

“臣……臣愿意。”

而那城主安静半晌,跪着的身体格外僵硬,半晌,艰难的说出了他的决定。

众人也是一惊,没想到城主真的愿意替女儿去死!他可是一身离境的修为,更是晶鸟族的族长,交出自己的兽核那代表着他一生的辉煌都会毁于一旦,本来已经是与天同寿的人了,没有了兽核他便什么都不是,连轮回都不可能!

众人没有插嘴,这里没什么残忍不残忍的,他们见惯了这样的生死比拼,成王败寇,若是今天王紫输了,那三小姐也不会手下留情,更别说王紫还是妖皇,她的威严不容人挑衅,今天就算是真的杀了那城主,也没人会说什么不是。

“父亲……”那三小姐愣愣的喊道,身上的疼已经有些麻木了,她确实是在等他的父亲,或许也是在让自己死心,如果他的答案不是这样,她也许会蓄积最后的力量与所有人同归于尽,可让她意外的是,她的父亲没有那样做……

“杉儿……父亲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些了,莫再放逐自己了,父亲不是个好父亲,以前不曾管过你,以后也没机会再管你,你自己珍重!”

那城主看着那三小姐,半晌无言,又似乎有很多很多话却在此时都说不出来,眼神中真的有赴死的平静,只是在说话时,虽然隐忍却不难看出他眼中的慈爱。

同行而来的晶鸟族长辈见此,急的要上来求情,他们的族长怎么能就此死去?可还没动作就被白衣一个冷厉的眼神吓住了,又见白衣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几人将信将疑,却没有动。

“不行,谁让你代我去死了?你凭什么?从来没有管过我现在你又凭什么假惺惺的来管我,我才不需要,不就是死吗?我灵杉什么时候怕过!”

那三小姐尖声制止,眼中有水光划过,却强忍着没有落下来,手中集聚灵力,说完也看着那城主,猛的向自己的头顶劈去!

“杉儿!”

那城主大喝,惊恐的神色在脸上蔓延,急急的站起身来,完全没有准备,想要阻拦时却有种怎么都赶不上的绝望,而就在此时,一道掌风忽然从沈身边划过,速度就快的落在那三小姐的身上,而那三小姐手中的灵力忽然一散,身体向后倒去失去了知觉。

那城主跌跌撞渣的跑过去,面上似乎顿时苍老了好几岁,颤抖着探向那三小姐的脉搏时,却发现她只是力竭晕了过去,虽然伤势很重,但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多谢妖皇不杀之恩!多谢妖皇救命之恩!”

那城主在确定女儿暂无大碍之后立马转身再拜王紫,这个时候他要是还不明白王紫刚才只是想试探一番他是不是真的想救女儿的话他这晶鸟族的族长也不必当了。

却见王紫忽然收回了斩天剑,走到那城主面前,丢给了他一个玉瓶,那城主慌忙接住,却听王紫淡淡的声音传来:“治她的伤。”

“多谢妖皇!”

那城主的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半晌没有起身,他见过的创伤无数,却从来没有见过女儿身上这些,方才他就已经暗中试图给女儿止血了,可那伤口却一直不见好转更不见愈合,他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飞回去带女儿医治,却不想妖皇给了她治伤的药!

半晌,那妖皇起身,揭开瓶盖,小心的将那里面灵药水洒在他女儿剑伤的地方,而在那药沾到伤口的时候,那狰狞的伤口却立刻停止了流血,而且在渐渐愈合,眼看着她女儿的脸色也好了许多,他心中对王紫更多了几分感激。

旁人也惊讶的看着,不曾想王紫真的会绕他们父女的性命,这不代表他们的妖皇一味的仁慈,而是她恩怨分明,该杀的杀,该惩的惩,也说明妖皇并非滥杀的人,这让众人对王紫的敬佩也深了几许。

同行而来的晶鸟族长辈纷纷下拜感谢王紫的不杀之恩,这才明白白衣族长之前的暗示,原来王紫早就打消了杀人的想法,是他们没看出来而已。

“小紫紫这么威风,看的千厷心跳好快,不信你摸摸!”慕千厷说着就抓起王紫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顺带揉了揉,虽然夸张了点点,但是此刻的王紫,那种高高在上的威严和几分无情的冷酷,很少见到这样的她,让他情难自禁的想扑倒啊。

“永安……”看着慕千厷脸上妖冶的有些荡漾的笑,王紫无语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看向也正眼巴巴看着她的永安。

“哦小丫头,我不要她的兽核了,小丫头不用心烦。”永安连连摆手说道,虽然那兽核也不是他提出要的,但是他可不想小丫头因此觉得对不起他,况且,虽然那个女人很讨厌,但是现在对他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看到小丫头对他好,就只想这样。

“不要乱想了,我们回去吧。”王紫揉了揉永安火红的头发,不希望乖巧的永安因为之前那个三小姐说的话而困扰,现在她更不知如何给他讲明白,希望这件事情快点过去,不要在永安心里留下痕迹。

“好啊,我们回去!”永安笑眯眯的说道,忽然间据的小丫头对他还是很在意的,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永安试探的拉住王紫的手,却见王紫没有甩开他,笑得更开心,只是心里有点小犹豫,如果他真的去问小丫头能不能做小丫头的夫君、小丫头会允许吗……

“妖皇请留步,您驾临此处臣等已经是招待不周,现如今又怎能让您住在客栈?城主府虽不但,但胜在安静,如果妖皇不嫌弃,就下榻城主府如何?”

那城主见王紫要走,将他女儿交给一旁守候的两人,赶紧起身说道。

“不必了,我此番来此是为私事,不必劳师动众,你也无需如此紧张。”王紫转身说道。

“这……”那城主有些犹豫,拿不准妖皇的意思,猜测是不是她还怪罪自家女儿冲撞她的事情,眼神看向白衣,有些求助的意思。

“妖皇的住处是我安排的,明日还有要事,今晚就不再搬动了。”白衣不负那城主所望,代为说道,王紫要绕了他们那就是真的不再记着了,况且明日就要动身,现在去城主府又是拜见又是安顿,定是一堆麻烦,而王紫是讨厌麻烦的人。

“既然如此,妖皇有任何分赴都请知会臣,臣一定竭力办到!”那城主会意,作揖说道。

王紫点头,便转身直接离开了,众人送走了妖皇,却不肯就此离去,见王紫一行纵身飞远了,这才远远的跟在身后,直到看着王紫一行回到了客栈,众人才一拥而入,纷纷在王紫所在的客栈入住。

那掌柜的正在敲着算盘,还不知道城外发生了什么事情,忽然就见到这么多生意上门,顿时忙的乱七八糟,但也忙的乐不可支。

……

第二日,客栈一楼的大厅内坐着满满的人,这在平时实在有些不寻常,这个点早该各忙各的了,可众人都死死的等在这里,那掌柜的也翘首以盼,得知的自家店里住的是妖皇之后,那个乐啊,一晚上那大笑的嘴就没合上过。

可等到快中午的时候,王紫所在的院子都没动静,众人有些坐不住,心想妖皇一行该不会早就走了吧?可是又一想不对啊,他们很多人都是整晚在这里守着的,就是想看看妖皇要去何处,他们好蹭着去啊。

众人心中怀疑,却又没人敢去那小院去窥探,只好干等着,直到一个人在众人面前晃着到了掌柜的面前,告诉他妖皇一行早就已经离开了,他是白衣族长留下来知会一声的,众人听了这才捶胸顿足,守了一晚上竟然还是被妖皇给走了!

而此时的王紫一行,正坐在金翅大鹏的背上,悠哉悠哉的往八岐海去呢。

“哎,那些人不知道会傻等到什么时候呢,王紫殿下太威风,估计那些人眼巴巴的等着王紫殿下提携一下呢。”卫子楚手拄着头,语气骄傲的很,提起王紫的微风,他也与有荣焉啊。

“这里崇尚强大的人,妖界大妖早就想见见妖皇了,今天来的突然,想必他们还没回过神来。”白衣说道,看了看靠着九幽小憩的王紫,昨天回去之时王紫就告诉他在城外等,果真今天他们直接用传送卷轴离开了,客栈等着的人注定是一场空了。

“等所有事情结束,妖界一定用最隆重的方式欢迎妖皇归来。”白衣顿了顿又说道,现在正值多事之秋,他知道的比别人多一些,虽然希望王紫能够回来治理妖界,但是也清楚这势必是暂时实现不了的了。

王紫却睁开眼看了看饕餮,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金玉扳指,忽然觉得带着扳指并不是什么好事,等一切事情结束、她真的还要继续回来管理这诺大的妖界吗?

饕餮却只是笑了笑,好像在说送给你就不能退货,就像他的人一样,那略带些纵容的笑,又像是一切到到时候再说的样子。

“我们要这样走三天吗,有小金带着我们飞也需要这么久吗?”这时永安却道,此时他正趴在金翅大鹏背上,看着云层下急掠而过的大好山河,颇为壮观。

“是,日夜不停也要三日。”白衣说道。

“哦,小金你累不累?”永安点头,摸着金翅大鹏的羽毛问道,不知道是不是无聊的,但是他跟赤灵里的很多灵兽关系都很好,包括金翅大鹏,主要永安平时没事儿就找各种灵兽打闹,要不打架,反正活跃的很,况且他的性子又很讨喜,所以被很多人喜欢。

“啾……”金翅大鹏只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表示他不累,而且怎么可能累!他精神的很,再来十个三天都没问题!主人很少用到他,这个时候怎么能不拼了命好好表现呢?

“好吧,那我们就直奔海上喽!”永安翻了个身,躺在金翅大鹏身上,攥着拳头也兴致勃勃的喊道。

“妖皇,这是地图,您看一下。”白衣将一张兽皮地图铺开在金翅大鹏背上,地图很大,他只展开一部分,那部分正是他们所要去的海域,占整个八岐海的四分之一。

“这些是什么意思?”几人都看了过来,卫子谦伸手指着那些标志在各个岛屿上的旗子问道。

“这是北部海域,这些红色的旗子标志的地方是海上的大岛屿,也是有皇宫军队的驻扎的地方,这些蓝色的旗子标志的地方是一些海族占领的地方,多是以家族为单位,跟皇宫有来往,但是不受我们控制,这些绿色的旗子是自由岛屿,有小范围的城池,提供还海上的交易,这些黑色的旗子是被海盗占领的地方。”

白衣指着整片地图解释道。

“这海上的结构比我想象中的要复杂,这些海盗做的是什么行当?”卫子谦说道,虽然想到这么大的八岐海定然有依靠他生存的种族,却没想到比他想象中的繁盛多了,要将皇宫的力量分散在八岐海,的确不是件明智的事情。

“海盗有陆上的大妖,也有海上的,抢夺过往的商船,也有些邪修取人性命。”白衣说道,这么大的八岐海,没有海岛是不可能的,而邪修在哪里都是屡禁不止的。

“那我们先去哪里?”卫子楚看着那么多岛屿问道,实在是太多了,他是不擅长思考这个的。

“这些是?”王紫却指着那些没有插着旗子的岛屿问道。

“这些是没有开发的岛屿,上面很危险,有许多险地,更有很多自上古而来就不曾破坏过的地方,有大妖前去这些岛屿历练,但是不曾开发出来,无论是从地理位置还是难易程度上来说,都不合适。”

白衣说道。

“上古就存在的?那岂不是很久了,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卫子楚感兴趣的问道。

“很多地方都有上古的法阵,也有很多大能之士坐化的地方,还有很多迷境。”白衣道。

“很好奇啊……”卫子楚吞了吞口水,眼睛有些亮,也是,这些地方对于喜欢冒险的和挑战的人来说,确实很吸引人。

王紫直起身来,仔细的看着那地图,见王紫思考的样子,众人也没打扰,半晌,王紫指着一个地方看向白衣道:“你可知道这里?”

“知道一些,这片岛屿有人上去过,据说有很多迷境,不曾为人所知,也探求不得,这些迷境很诡异,破不了,也很难走出来。”白衣说了自己知道的,但是没有王紫提供去不去的意见,这个决定权在王紫。

“此处四通八达,本应是绝佳的落脚处,也最应该成为海上的交通枢纽,而且周围的大大小小繁盛的岛屿众多,独独绕开了这座岛屿,想是因为无法征服吧,如若在此处设下据点,周围许多重要的岛屿环绕,消息传递的快,也是一个极好的监视地点。”卫子谦看着那处岛屿说道,看了看王紫,想来她也是这么想的的吧,所以才会瞄上这里。

“对,如果把这里作为一个点,再合适不过。”青龙也道。

“就去这里。”王紫手掌拍在那处岛屿,最后决定,白衣看了一眼,虽然这个地方自古有太多人尝试征服过,都以失败告终,但是王紫他们定然也清楚其中厉害的,不用他多说,更何况,别人征服不了不代表王紫他们也不行,跟着去试试也无妨啊。

金翅大鹏鸣叫一声加速往目的地飞去。

……

三日,行程中说说笑笑也并不久,果真在第三日的时候看到了广袤的大海,王紫四处扫了一眼,这真的是她见过最大的大海,仙界的海与这八岐海根本不能比,八岐海的广袤更胜仙界几百倍。

“我们到了!黑子快看,这里真美!我们不下去坐船吗?”因为终于到了海上,永安很是兴奋,拍了拍黑子让他跟着一起看,黑子正慵懒的趴着昏昏欲睡,这样的情况下,他真的很想化出本体享受这碧海蓝天和暖阳,被永安的叫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才配合的去看。

“我们不是来玩儿的,要先去到目的地才可以。”黑子说道,否定了永安兴致勃勃的提议。

“那就这样的吧,这样飞着也挺好的,能看到整片海域。”永安听了立马改口,他要向黑子学习,不能太贪玩了。

“嗯。”黑子点头,没有永安那么多兴趣到处看,又趴了回去。

“那里就是了。”又过半晌,白衣指着前方绿林深深的岛屿说道,一眼看都是连天的古木,岛上的情形一点都看不到。

“啾……”金翅大鹏啼叫一声,翅膀倾斜,渐渐放低了高度,平稳的接近那片岛屿。

“后面那个女人跟了我们很久了。”永安忽然说道,指着远远的那只晶鸟的身影说道。

“她该不会是一见永安误终身,痴心不改一路跟到了这里?”卫子楚笑着开玩笑,在他们出发那天晚上,那什么三小姐就忽然出现还一路不远不近的跟来了,他们没理会,而她竟然真的跟到了这里。

“什么误终身?”永安没明白卫子楚在说什么,他只是觉得那个讨厌的女人是不是还要来找小丫头麻烦的?

“没什么。”卫子楚耸耸肩,还是不要教坏小孩子好了。

“灵杉不会再对妖皇做什么的。”白衣说道,虽然不知道灵杉为什么又跟来了,但是她明明是一个人来的,她父亲也不会允许她这么多的。

“不用管,先下去吧。”王紫说道,本来那日放了她就不打算跟她再有联系了。

金翅大鹏缓缓的落在那岛屿边缘,翅膀煽动着周围的灌木,稳稳的停下,王紫一行分身落下,踩在海浪微拂的沙滩上,看着前面那散发着神秘味道的森林。

而那灵杉在空中盘旋一阵,也落下来,跟王紫保持了一段距离,拿出一瓶灵药灌入口中,她的伤势还没大好就跑出来,又日夜不停的奔波三日,本来她应该是比金翅大鹏要轻松很多的,但是现在却有些吃力。

“今天已过大半,就现在外围休整一晚,明天再进去吧,天亮之时进去容易一些。”穷奇说道,其他人也赞成。

路上走了三天,在这里缓冲一下也好,也稍稍探查一下这岛屿,说罢趁着天色还早,几人分头去岛屿边缘查看,只留下王紫、黑子、腾蛇、永安、白衣在此处。

“我想去抓鱼,黑子你去吗?”永安在沙滩上干坐了半晌,看着海水用上来时偶尔带上来搁浅的小鱼,顿时兴致勃勃的提议,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食物虽然对他的身体没什么用,但是吃起来香香的。

“好,走吧。”黑子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卷起了裤脚就打算去了,他知道王紫是吃烤鱼的,便也很乐于去抓了,而见黑子竟然先走了,永安也赶紧跳起来,学着黑子的样子卷起了自己的衣服追上去了。

“天心你不去吗?”

王紫抱着天心,见他懒懒的样子不禁问道,天心现在终于能霸占着王紫的怀抱了,当然享受的很,听到王紫问话才睁开眼睛,本来肚皮朝天躺着,阳光下的七色琉璃眼睛看起来格外好看,天心圆溜溜的眼珠转了转,似乎在权衡是去抓鱼呢、还是继续赖在这里呢。

“去!”很快,天心重重的说道,像是做了很大的牺牲一样,他要抓鱼回来给甜心吃的!说着蹬着四只小短腿翻身起来,身形一窜也往海里去了。

“我需要做什么吗?”白衣问道,大家都去忙了,虽然他待在这里陪着王紫就好,而且他也不懂他们要做什么,因为他从来不吃那些食物。

“去捡些干柴回来。”既然白衣问了,王紫便不客气的说道,白衣却是疑惑,捡干柴干什么?而且细数他修行千万年,也不曾做过捡干柴这样高端的活计啊。

但是白衣有个好处,对王紫话很是遵从,见王紫说了之后就一言不发的站起来往树林边缘去了,那洁白的羽衣在沙滩上拂过,给那沙滩留下一片平静,栩栩如生的孔雀翎衬托的那背影高贵傲慢如斯,而那双冷静而深邃的眼睛却在四周仔细的寻找着……干柴。

只剩下王紫一个人,便拿了白衣留下的地图来看,半晌,海风拂过,王紫盘膝坐在沙滩上没有动弹,又过了一会儿,王紫的眼神从地图上移开,听到了渐渐接近的脚步声,有些迟疑,但还是走到了她面前。

“我可以坐下吗?”灵杉说道,垂眸看着那个略显清冷的身影。

“随意。”王紫说道,听听这个女子到底要干什么也可以,便卷起了地图,看向那人。

“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是妖皇。”那女子坐下,忽然说道,妖艳的面上有些苍白,似乎是因为伤势未愈的原因,但是没有了那日挑衅和傲慢的神色,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王紫看着灵杉,并不认为她有必要接这句话,她是什么身份还要走到哪喊到哪吗?

而灵杉似乎也觉得自己这个开场白不怎么样,纠结的咬了咬唇,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紧张,又鼓起勇气看了看王紫,那眼里似乎还有些……羞涩?

王紫以为自己看错了,毕竟羞涩这样的神色、不该是一个女人看到另一个女人的反应吧,本来王紫觉得应付这样一个女子毫无压力,现在却莫名的有些怪异了。

“咳,我并不喜欢那个红发少年,你放心!”灵杉轻咳了一声说道,指着在海边玩的很开心的永安说道,声音有些急,似乎忽然想起来应该澄清一样。

“你跟来干什么?”王紫干脆直接问,因为灵杉的反应实在有些让奇怪。

“这里很危险,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我曾经来过一次,对这里比你们熟悉。”

那女子有些答非所问的说道,王紫有些怀疑的看着灵杉,她那日虽然没有杀她,但是仇怨应该是结下了吧,这该是一个人对仇人该有的态度吗?她身上的伤不轻,斩天剑的造成的伤她很清楚,就算有她特意让青璃调制的灵药也只是暂时治好外伤而已。

这么短的时间内她是不可能愈合的,带着一身伤跟了三天,就是为了来告诉她她愿意跟他们的一起去冒险的吗?她觉得她说这样的话有足够的理由让她相信吗?

------题外话------

明天机智聪明卡哇伊智慧美丽萌萌哒的萌萌要去乡下了!那个地方山美水美人美,晚上有满天的繁星,白天有热情的小伙伴,还有淳朴的民风,多好的地方啊是不是想想都流口水了( ̄▽ ̄)

——就是没有网( ̄▽ ̄)——

然而,我是不会断更的,毕竟还有手机热点这么高端的科技存在嘛,祈祷我万更停不下来吧(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