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冲冠一怒

当日王紫一行离开了景天大陆,直奔妖界,到达妖界时正值日落,几人之前就没有打算去皇宫,便直接在一座城池落脚,但也有人前来迎接,此人正是白衣,是妖界的一个贵族,掌管一座城池,似乎饕餮很信任白衣,几次见妖界的人,都是此人出面。

“妖界公分五片大陆,东、南、西、北、中,我们所在的是中部大陆,是大陆最深处,八岐海环大陆而成,妖界本来就是以水居多的界面,八岐海海上大小岛屿无数,也因此海上很自由,皇宫的控制覆盖在整片大陆之上,海上、却是有些鞭长莫及了,所以妖皇若是想要将自己的灵兽分布在外,臣建议选在八岐海上,增强对海上的控制。”

白衣缓缓的说道,此时王紫众人坐在一间客栈的包厢内,包厢是用天然的绿竹围绕而成,窗外清风依依,这个时间往来的路人很多,晚上气氛轻松,是各大客栈酒楼最忙碌的时候,却是这里的人最轻松的时候。

街上不少人出来摆放着自己的收获,灵草灵药居多,还有不少兽核,很粗暴的交易方式,若是让人类修士看着那么多罕见的灵草和兽核就被他们拿去生吞,不知道要这么肉疼了,妖界的炼器师和炼药师很少,因此拿炼制好的灵药出来交易倒是很走俏的了。

灵兽大多数是不用法器的,因为它们的天赋技能比法器管用多了,因此乍一看去,街面上的交易倒真是简单了,而且王紫注意到,这里的奴隶交易很多,比人类修士聚集的地方更多,王紫视线内就有十几家奴隶交易。

“他们就是从海上抓来的?”王紫指着那些被关在笼子里等待交易的灵兽问道,一眼看去那些灵兽多是露出一半本体的,多数是有鱼尾的鳞片的。

“是,海上的灵兽比较有灵气,大陆上的很多妖喜欢豢养海上娇小的妖作为脔宠,这些交易很普遍,很多也不是奴隶商抓来的,有的妖会把自己的孩子卖给奴隶商换取东西。”

白衣看了一眼王紫指着的地方说道,以为王紫看着这样的交易会觉得残忍,所以稍稍解释了一番,虽然这在妖界确实是家常便饭。

“这样的交易不会造成海上和陆地的分歧吗?”王紫又问。

“不会,妖界历来如此,妖界是大妖才可以生存的地方,像这些永远无法突破超神兽的妖,就算不被交易,在妖界也活不下去。”

白衣很自然的解释,自然的甚至有些冷酷,再加上他本来就高傲的气质,从他口中说出来这样的话似乎很没有人情味,王紫本来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真是想多了。

白衣在妖界就是权利和实力顶端的大妖了,妖界是一个纯粹为力量打造的界面,在这里拳头硬才能混的下去,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叫残忍,这叫规则,有实力的人有资格这样说话。

王紫又看了看那些被关在笼子里的灵兽,虽然是被拿来交易的,有的灵兽胆怯,但更多的灵兽却是摆出一副很魅惑的姿态,似乎想要前来挑选他们的人注意到一样,却没有哭哭啼啼凄凄惨惨的灵兽,王紫了然,这也是妖界规则,适者生存,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活着,都算。

“八岐海的入口,距离这里多远。”

王紫收回视线,又问,白衣刚才说的话她当然听到了,妖界大陆和八岐海的局势如此分明,八岐海太广袤,太大,就算自古以来皇宫一直在想办法增强对海上的控制,但是海上的不确定性太大了,任何手段到了海上都可能因为山高皇帝远而减弱了控制力。

既然无法把海上尽数抓在手中,倒不如将大陆牢牢控制,只要这个核心不变,妖界也需要一个能在关键时刻统领四方的力量,因此这样的格局便保留了下来,不曾变过。

虽然这在妖界自古如此,但外人若想找突破口,海上当然是最佳的视角,这一点只要清楚妖界格局的人都知道,而影族、也不例外。

而王紫如此问,便是已经打定主意从海上布局了。

“距离最近的入口需要三天的路程。”白衣道。

“今晚就在这里住下,明天一早动身前往八岐海。”王紫点头,说出了下一步的安排。

“好,您和尊者在此处歇息,明日一早臣再来。”白衣说道,说罢起身跟王紫告辞。

“小丫头,妖界的空气是不是比别的地方好多了?”白衣走后,饕餮笑着问道。

“这里是灵兽生活的地方。”

王紫说道,似乎有些答非所问,但确实是这样,只能说,这里但空气、这里的土地、这里的一切都是为灵兽准备的,王紫看着往来在路上形形色色的灵兽,有人形,但也有很多灵兽用本体行走在路上,半兽形态的更是常见。

妖界是所有灵兽心里的殿堂,即便这里血腥,即便这里竞争那么激烈,但这里对所有灵兽来说是自由的,因为没有那么多人类盯着它们身上的各种零件,也不会被契约限制。

而在王紫说完之后,街上忽然有几束视线敏锐的向这里扫过来,眼神中带着敌意,王紫扫了一眼,有一个是掌神境火狮,一个掌神境河畎,还有一个破天境玄鸟,王紫手中捧着茶,不太明白这些人忽然的敌意是从何而来。

饕餮身上的气息却忽然散发出来,带着无差别的威压向楼下逼去,而方才还在敌视着王紫的灵兽看了看饕餮,忽然收回了视线,不在窥探,而其他被波及的灵兽也加快步伐忐忑的散去。

“这里的人对自己的定位是妖,不是灵兽,他们认为灵兽是人类才会称呼的名词,认为这两个字满是敌意,你方才的话被他们听到了。”

饕餮笑了笑说道,示意王紫没什么大事。

“出去转转吧。”王紫说道,很长时间没有置身如此繁华的闹市了,现在时间也不是很晚,不如出去看看。

本来是出来散散心看看热闹的,也让好久没有出来玩儿的永安过过瘾,但是一行人走在路上,没有多久王紫就发现怪异的地方了,看着前面玩儿的开心的永安,又不是的左右看看自家男人,再看看行人的眼神,王紫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

“小紫紫不想逛了吗?”慕千厷笑着说道,红衣妖冶,一笑倾国,更有不输女色之美。

“你干嘛笑的这么勾人?”王紫墨眸在四处一扫,怀疑的看着慕千厷说道,一路上根本不是他们逛街,而是这街上的人逛他们,看着那些蠢蠢欲动想靠近的人,准确说是妖、是女妖,王紫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些女妖盯上的都是她的男人。

“哈哈哈死妖精你干嘛笑的那么勾人?”王紫的话一出,卫子楚顿时笑喷了,王紫殿下这话绝对戳中了死妖精的死穴阿。

“是啊,千厷你为何笑的如此勾人?”腾蛇悠哉悠哉的走着,落井下石的说道。

“一路上的不知道勾走了多少少女心,朱雀你这是把小丫头置于何处阿?”饕餮也道。

“小紫紫,千厷可只会勾你,不会勾别人,我可不曾看过这周围一眼,只顾着勾引你了,不像这些人,眼睛四处乱瞟,谁知道有没有悄悄勾人呢?”

慕千厷对于王紫这么不解风情的一句话没有生气,对其他人争着抢着补刀也没理会,脸上的笑意不减,反而更浓郁,王紫那微微不爽的情绪、莫不是在吃醋?

妖界的空气是自由的,包括男女之间的*,大街上表达自己的倾慕这很常见,也是灵兽摆脱不了的天性,更何况他们身处在这片不受限制的土地上。

王紫一行除了她都是清一色的男子,而且都是出类拔萃的男子,吸引了姑娘们注意也很正常,这已经是他们暗中吓走许多了,要不然也不会容他们走这么远,只是王紫的反应真是够慢的,现在才注意到。

“你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一流,要不然,我们试试看,到底是谁在勾人?”穷奇说道。

“小紫紫,他们想陷害我,你可要保护我阿。”慕千厷忽然抱住了王紫,高大的身体微微弯着,寻求保护一样凑到王紫身上,王紫的脚步忽然停下,有这么一个‘大棉袄’披在身上那还能走吗?

“好了放开我。”王紫满头黑线的说道,顶着这么多视线走的真累,若是为了别的,她可以不在意,可以当作没看见,可这那些女人饥渴的视线明明是对着他家男人的,这让她莫名的很不爽。

慕千厷直起身来,当然顺便在王紫脸上蹭了一个吻,这一举动让很多关注着这边的女人视线瞬间就集中在王紫身上,好像找到了被排斥的原因,难道就是因为这一个女人?

纷纷打探着王紫是什么来路,怎么坐拥如此多优秀的男子?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让她们垂涎三尺的,可恶的是竟然都护着王紫一个女子?这让她们心里怎么平衡?

王紫眼神在前面搜寻着,刚才一眨眼的功夫怎么不见了永安?倒是不担心,只是她想打道回府了,这街再逛下去也没意思了,走快几步找了找,却见前面一个摊位上围满了人,人声嘈杂,但王紫还是隐约听到了永安的声音。

从摊位后面绕过去,走近了才发现永安手里拿着一对兽核,正在跟一个妖艳的女子说着什么,王紫也没在意,直接走上前去。

“永安我们回去了。”王紫说道,永安不知道在想什么太入神了,王紫拍了拍他他才的回身去看王紫。

“小丫头你来了!快看这一对兽核,我想要,可是她说她也要,明明是我先看中的。”

永安见是王紫过来了,脸上露出大大的笑,红眸弯成了月牙状,很是可爱,一手拿着一个火红色的兽核放在眼前,却见那兽核晶莹剔透,难得的是一对兽核一模一样,而且是火红的色泽,像极了永安那双红眸,王紫见永安很喜欢的样子,抬头去看对面的女子。

“这兽核我们要了,谁是卖家?如何交易?”王紫看了看在场的几人,问道。

“呵呵我就是卖家,您真是好眼光,这是一对超神兽赤琰鱼的兽核,眼看就要晋入掌神境了,而且还是一对双生赤琰鱼,罕见的很,当初我可是九死一生才得到这一对兽核的,所以这交易嘛……”一个身形消瘦的男子笑着上前说道,微微有些贪婪的眼神在王紫身上打量了一遭,顿了顿才接着说道:

“只要一颗掌神境大妖的兽核便可。”

“掌神境?这家伙没搞错吧?”

“喂老兄你没说溜嘴吧,掌神境的兽核来换你这对兽核?”

“我看你是白日做梦了吧?”

周围围观的人不少,这卖家之前就吞吞吐吐的不说,现在见有人对这东西感兴趣,这是坐地起价阿,王紫还没说什么其他人就在哄笑着起哄了。

“我买我的东西关你们什么事儿!就是要一颗掌神境的兽核,还是要高阶掌神境的兽核!没有就不卖,东西是我的我爱咋咋地!”那卖家一扬手,似乎有些恼羞成怒,也是被这些人起哄的脸红脖子粗了,随即看向王紫,又道:

“您买不买,不买您就松手,我这儿还有别人想要呢!”说着那卖家就去抠永安口中的兽核,可永安抓在手里不放开,似乎真的很喜欢。

“小丫头,掌神境的兽核哪里有?我们去找一个来吧。”永安红眸亮晶晶的看着王紫,一心想要那对兽核。

“呵呵,区区一个掌神境的兽核,卖家,这对兽核我要了!”

这时,一旁站了许久的女子开口了,却见那女子长的很是妖艳,身后跟着两个破天境的男子,她自己也是破天境的修为,看样子有些来头,只见她边说边拿出了一颗泛着褐色的兽核,果真是一个掌神境黑潭鳄的兽核,朝那卖家一扔,那卖家紧张的接在手里,生怕摔了的样子。

脸上带着十分满意大笑端详着那兽核,嘴里啧啧的赞叹着:“那黑潭鳄的魂魄还在这里封印着,竟然是二十阶掌神境的修为!”说着脸上笑开了花,其实他还真是坐地起价了,主要他早就看出这女子一定会争这对兽核的,至于原因嘛……

这女子是晶鸟一族,晶鸟一族又是这座城池的城主,这城池里她们说了算,他常在城内混当然清楚,而这女子是城主府内颇受器重的三小姐,血脉纯正,而这三小姐平日爱收揽美男子,近日更是对少年很感兴趣。

她哪会看上这对赤琰鱼的兽核,在这里驻足这么久也是因为那红发红眸的少年而已。

“嘿嘿,三小姐您拿好!”那卖家硬是从永安手里抠出了那两枚兽核,喜滋滋的交给那三小姐。

“永安,过两天我们亲自去抓一对给你好吗?”王紫说道,看出了那卖家也根本没买给她的意思,这么快就跟那个女子完成了交易,这东西在王紫看来相当不值钱,如果永安真的想要的话,明天入海他想要多少都可以。

“好吧,我们自己去抓,要比这一对更好的!”永安恋恋不舍的从那对兽核上收回了视线,知道那已经是别人的东西了,但一想小丫头是不会骗他的,忍两天他也会有的。

“嗯,好。”王紫点头,说罢打算带着永安出去,可正要走的时候那位三小姐却是说话了。

“小公子留步,我拿这东西也无用,如若你喜欢,拿去便是。”却见三小姐上前一步说道,把手中那两枚火红的兽核塞进了永安手里,周围的人本来要散去,见这清醒却是又停住了脚步,看起戏来。

“你要送给我?”永安站住,见那女子一直看着他,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兽核,才确定那声‘小公子’叫的也是他,永安指了指自己,他又跟这个女子不认识,她为什么要把这兽核送给她?

“当然,我们在此相遇便是有缘,送一对兽核做见面礼何尝不可?”那三小姐笑着说道,笑容妖艳,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

永安看着那三小姐,虽然她的举动是好意,长的也挺美的,但是为什么总给他一种不愿意接近的感觉?

“我不要了,小丫头会带我找到更好的。”永安礼貌的拒绝,又将那兽核递给那三小姐,却让那三小姐微微诧异,这礼物不算轻了,而且他刚才明明很喜欢的,为何此时拒绝的这么果断?难道是她判断错了?

“诶……这赤琰鱼可不是那么好抓的,说说嘴就能抓到的话我还卖什么?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喽……”那卖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摊位上,现在悠闲的晃着腿,等着兜售剩下的东西,这会儿忽然插嘴说道,顿时得到那三小姐赞赏的眼神。

王紫看了看那试图挑唆的卖家,墨眸淡淡的,但却着实让那卖家打了一个寒颤,放下了翘着的二郎腿,有些收敛,他走南闯北的也锻炼出些眼色,虽然王紫不显山不露水,也看似没什么身份后台,但是那暗藏的气势却是着实不简单的。

想了想忽然收了自己的摊子,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口中吆喝着“明日还有行程,今天提早手工!”说着便挤出人去一溜烟的没了踪影,恐怕今天踢到铁板了,剩下让那三小姐去对付吧,他还是躲开微妙,更何况今天得了一个掌神境大妖的兽核已经赚了!

“麻烦你收回去,这东西他不要。”

王紫看向那三小姐,语气冷淡的说道,这班上她也算看不出来了,这女子买兽核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周旋了半天就是打了永安的主意,她那身上的味道也不简单吧,晶鸟的在传达交配的*的时候会散发出一种味道,她是人类接受不到灵兽的这种信号,永安也非灵兽,定然也不懂。

王紫的气息有些冷,方才一路上遭到许多人窥伺她家男人也就罢了,这个时候还冒出一个想明目张胆抢人的,看着眼前那三小姐勾引好永安的眼神,她从来没有过那么暴躁的想法,干脆直接挖了这女人的眼睛好了。

“呵呵,敢问这位小姐,这位小公子是你什么人?”那三小姐却是一笑,挑衅的看着王紫,在这片地界儿上,她看上的人还没有得不到的!

“小丫头,我是你什么人阿?”永安本来觉得愈发讨厌那个女人了,可是忽然被她的问题吸引了注意力,脑海中想了想,他好像确实不清楚自己跟小丫头是什么关系,虽然很亲密,但是定位在哪里呢?

“永安,我们是一家人,是亲人。”王紫本可以不理睬那三小姐话,但是永安问了就不一样了,王紫看着永安说道,在她心里,永安当然是自己人,如果非要做一个明确的定位的话,那就是亲人吧。

“那既然这样,我很喜欢这位小公子,不知是否有幸请小公子做我的第十七房夫君?”

虽然王紫不是在跟那三小姐说,但是那三小姐却笑的和轻松,似乎是因为确定了王紫跟永安之间的关系并非她以为的那样,毕竟她很喜欢这个俊美更可爱的少年。

“夫君?”

永安还在思索他不太喜欢王紫给他的解释,紧接着就听到了那三小姐的话,让他做她的夫君?而永安惊讶的看着那三小姐,让他惊讶的不是自己被当众表白了,而是这个词为什么从那三小姐口中说出来?

永安看了看站在人群中等着他们的九幽一行人,他知道、他们是小丫头的夫君。

“是啊,夫君,我喜欢你,我会好好对你的,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别说这一对小小的兽核了。”

那三小姐笑的自信而妖艳,似乎永安那惊讶的反应让她很满意,能够做她的夫君本来就是一件很只的炫耀的事情,毕竟晶鸟的血脉很高贵,更何况她又是族内出类拔萃的三小姐!

“不行!我是小丫头的夫君,你算什么阿?”

永安眉头一皱,彻底讨厌眼前这个笑的很妖艳的女子了,永安抓着王紫的手,他也要像九幽他们那样,做小丫头的夫君,黑子说夫君是小丫头最紧密的人,他也要做小丫头最亲密的人,不要做亲人!

“永安?”王紫皱眉,他知不知道夫君是什么意思就这样乱说?

“小丫头,我也做你的夫君吧。”永安笑的很开心,微微俯下头跟王紫说道,似乎很高兴给了自己这样的定位,他以前怎么就没想过呢?而且也没等王紫同意,好像认为他说了就算一样,忽然又直起身跟那个表情不太好的三小姐说道:

“这世上不会有人比小丫头对我更好的人,小丫头才是我最亲密的人,我想要什么东西小丫头就会给我,我不要你的。”

永安说完笑眯眯的看着王紫,那眼神就好像在说“对吧小丫头?”,王紫却是一愣,连纠正永安说那句是她夫君的话都忘了,永安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对她的信任和以来,永安不曾害怕过这个陌生的世界,因为他的世界有小丫头就够了。

王紫忽然有种惭愧的感觉,她对永安并没有那么好过,只是在他眼里,那就是最好了。

“哼,她都说了你们是亲人,你一厢情愿干什么?她根本就不喜欢你,跟着我才是你应该做出的选择!”

那三小姐脸色很不好,妖艳的笑容有瞬间的扭曲,因为永安那两句天真的话、‘你算什么啊?’‘我不要你的!’这几乎是在打她的脸了,可看在永安并非挑衅的样子上,她忍了,只要让他成为自己的人,她可以忍……

“你在胡说什么?小丫头不让我随便打人,但是你要是再说的话,我会不客气的!”

永安忽然愤怒的看着那三小姐,怒气很明显的表现在脸上,小丫头怎么可能不喜欢他?怎么可能是他一厢情愿?这个女人真可恶,她惹他生气了!

“呵呵,你冲我生气有什么用?不信你问问她阿。”

那三小姐冷笑一声,根本没有把永安的威胁放在眼里,在她看来,永安也许是用了遮掩气息的法器,所以才卡不出他是什么灵兽,但是看永安的资历,很可能只是一个一般的灵兽而已,否则心性不会这么单纯。

“小丫头你告诉她,别让她再胡说了!”

永安很气愤的说道,在他满心以为王紫会马上说出他想听的话堵住那个女人的嘴时,却没有听到王紫的声音,永安疑惑的面对王紫,好像在询问她为什么不说,而在等了两秒钟仍然没有听到王紫说话的时候,永安红眸忽然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紫。

表情忽然变的很悲伤,好像一向坚信的东西瞬间崩塌了一样,那感觉很可怕,周围的声音,周围的人,包括周围的空气,都好像瞬间被抽走了,眼前就只剩下王紫、几乎让他绝望的人!

他明明是跟小丫头共享一个生命的人,他明明最应该是小丫头最亲密的人,可为什么小丫头不说?难道就像那个讨厌的女人说的,小丫头根本就不喜欢他,而他根本就是在一厢情愿?

永安觉得心好痛,手下意识的捂着心口的地方,从来没有过的疼,那就是疼的感觉吗?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他的世界就只有火红色那样单调的色彩,那样单调的世界,他不懂饥饿,不懂悲喜,更不懂疼痛。

自从小丫头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他只觉得他看见了另一个世界,他好奇的不是这个充满了未知的花花世界,这里再美好对于他来说依然是陌生的,他好其实因为、小丫头生活在这样的世界,所以他想知道,想融入。

他想跟着小丫头离开,因为那会让他很舒服,那就是开心吧,他不曾悲伤过,因为跟小丫头在一起,他想不到悲伤的理由,虽然他曾经也好奇过这样的情绪,然而,他今天尝到了,却那么希望自己根本不会遇到。

跟小丫头契约时,他曾自己取过自己的心血,一点都不疼,像是玩儿一样,可是现在,这里没有伤口,为什么那么疼?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在胡说,小丫头不会不喜欢我的,不会!”

永安手里的两枚兽核忽然化成了细细的粉末落在地上,永安紧紧的攥着拳头,那拳头上有若隐若现的火焰出现,那三小姐却是意外的看了看永安,这么轻松就捏碎了两颗超神兽的兽核,也不见他身上有灵力波动。

却更加意外的觉得永安身上流动着一股很浓重的压迫,很诡异,明明没有丝毫灵力阿,而且看他的样子,好像并没有按照她预料中的发展,没有对王紫做什么,却是恨上她了!

“永安!”王紫握上永安的手,面色也不好,遇到一个这样挑唆的人,永安一定要执着于这个要她怎么回答?难道要让她当面承诺永安是她的夫君吗?

“小丫头。”永安身上的怒气推了很多,太火在体内也安分了些,红眸期待的看着王紫,似乎在等王紫迟到的回答,可是没有,他只听到王紫说:“我帮你教训她。”

小丫头在维护他阿,可是,他想要的不是这个……

永安没有工夫对那个讨厌的女人生气了,因为他现在好沮丧……

“既然不喜欢他,就别霸占着他,入赘我的府中他会过的更好。”

那三小姐恢复了妖艳的笑,方才永安的身上的气息没有让她忌惮,反而让她更加确定了把永安弄回自己府中的决心,有性格有实力的人,她很喜欢呢。

“我的事情,还没有人敢多嘴过,永安值得这个世上最好的女子,而你,还不配。”

王紫看着那三小姐,冷冷的说道,好好的出来散心都被这个女人搅黄了,永安刚才悲伤的表情不停在她脑海中闪现,心情更加暴躁,身上的气息也冷厉了起来。

“哼,好大的口气,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我没见过,但我知道,那个人不是你。”

那三小姐说道,身上的威压也释放出来,一个破天境三十二阶的晶鸟,两人的气息相撞,周围的空气也凝固起来,那紧张的感觉,好像倒计时的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炸响!

“永安,赤琰鱼的兽核要等两天,我先取这只晶鸟的兽核给你玩儿好不好?”王紫忽然看向永安,微微放轻了声音说道,似乎是害怕敏感的永安现在伤上加伤。

“好。”永安愣愣的点头,他没听到王紫说了什么,但是感受到了王紫轻柔的气息,小丫头说什么了?虽然她可能不喜欢他,但是他拒绝不了小丫头的任何要求。

“我倒要看看再过一会儿变成尸体的你怎么狂妄!”那三小姐重重的哼了一声,身上的杀气蔓延开来,敢不知死活要取她的兽核,王紫还是第一个,她不让她瞧瞧厉害她就不是尊贵的晶鸟族人!

而在那三小姐话音刚落,身形一闪向城外掠去,王紫紧随其后,永安愣愣的看着王紫忽然消失不见,有种再也抓不住的感觉,忽然很慌乱。

“愣什么呢傻小子。”青龙过来拍了拍永安,这小子太傻了,不狠狠的撞破头是破不了那傻劲儿的。

“青龙,小丫头呢?”永安看到青龙忽然松了口气,青龙还在,小丫头也在,世界好像忽然又流动起来了,不是他一个人。

“小主人给你去收拾烂摊子了。”青龙心里翻白眼,手一提把永安提起来带着一起往城外去了。

“烂摊子?我闯祸了吗?”永安奇怪的问,刚才的悲伤忽然有些稀释,也许是被青龙的话题引开了,任由青龙提着他的后领飞,反正省力气,他不亏。

“对,你闯祸了。”青龙道,一路上没人敢上千勾搭他们,倒是在永安这里出乱子了。

“那是不是因为我闯祸了所以小丫头暂时不喜欢我了,等打跑了那个坏女人,小丫头还是会继续喜欢我的对吧?不是我一厢情愿的对吧?”永安低着头想了想,青龙以为这傻小子在反省了,没想到他的神逻辑是这样的,喜欢还可以暂停一下,然后这件事情过了接着喜欢?

“这个你要问小主人。”青龙心里再翻个白眼,对于这么幼稚的逻辑,他青龙尊者不愿意跟这傻小子理论。

“你先说会不会!”永安却执着的问道,他记得青龙很聪明的,当初提醒他跟小丫头契约的人也是他,他对青龙的观感一直都很好,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最初是被骗的,当然也许知道了也会千恩万谢青龙骗了他。

“……会。”青龙敷衍的说了一声,永安却顿时变得很开心,他就知道小丫头是喜欢他的。

“那我也要做小丫头的夫君,她会同意吗?”永安又问,那期待的眼神好像青龙说会那就会一样。

“这个你也得问小主人。”青龙一把丢下了永安,因为已经到地方了,永安也没注意到青龙粗鲁的动作,落在地上又凑了过来,青龙额头上蹦出两道青筋,他可以说他不同意吗?

“好,我问小丫头……”永安抠了抠手指,低低的声音说道,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不敢问小丫头,可能是因为、他怕小丫头给出他不想要的答案,那样的话,他的心真的会痛死的。

青龙瞥了眼永安,收住了本来要说的话,感情的事情,不知道便懵懵懂懂的,也很甜也很幸福,可一旦摸到了蛛丝马迹,就想要一探究竟,不撞南墙不回头,从把永安带出来的那天起,他就知道这一天也许迟早会来,防也防不住,今天却是因为一个不长眼的热那,让永安摸到了那所谓的蛛丝马迹。

“冲冠一怒为蓝颜,早知道……”我也试试了。

慕千厷笑着说道,男人为女人打架很常见,女人为男人打架、他却是头一回见,更重要的是,其中以为还是他老婆阿,如此被重视的感觉,他也想要阿,那个傻小子明明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现在你也可以。”卫子谦看了一眼似乎很羡慕的慕千厷,淡淡的说道。

“虽然想,但我更心疼小紫紫,还是不要让她那么辛苦了。”

慕千厷摇头,看着打的难分难解的两人,在他们到的时候王紫和那什么三小姐就已经打起来了,两人到现在还都是人形,王紫本来就是人类,而那晶鸟嘛,恐怕是在跟王紫硬撑,看谁先坚持不住化出本体,可那晶鸟注定是输了。

一个破天境的灵兽,小紫紫解决一个这样的灵兽根本就是稳操胜券的事情,一个离境的灵兽都不能把小紫紫怎么样,这只晶鸟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你到底是什么大妖?”

那晶鸟忽然化出了本体,一只巨大的鸟兽,满身艳丽的羽毛,沉声问王紫,王紫的力量强大的让她意外,好像无底洞一样,她已经有些吃力了,而王紫好像还游刃有余一样,直到化出了本体,体型上的差距才让她找回了些信心,本体的力量比化形时高出了几倍。

“你只要知道,你的兽核你支配不了多久就够了。”

王紫飞身落入空中,忽然祭出了斩天剑,身上的气息也暴涨,那黑色和金色交缠的斩天剑让她看起来像一个杀神,嗜杀的气息不知道是斩天剑散发出来的,还是她身上的,总之让人胆寒心惊!

“你、你不是妖!你是人类?”那晶鸟煽动着翅膀,看着此时身上杀气冲天的王紫,光那把斩天剑就让她畏惧,她没有化出本体,竟然使用法器!难道人类?怪不得她身上一点灵兽的气息都没有,不是因为被遮掩了,而是她根本就是人类!

王紫却没再跟她废话,手执斩天剑再度杀去,那晶鸟巨大的本体和王紫再度开战,可是局势根本没有翻转,她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而且血流不止,那斩天剑也不知是什么法器,竟然那么轻松的刺破了她的身体,而且根本无法愈合!

与晶鸟同形的两个男子见情况不对上去救人,却被青龙和梼杌一人一个拦下了。

那边王紫也快结束,没有过多久那晶鸟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跟来围观的人惊恐的看着,打败一个破天境的大妖竟然如此轻松!纷纷后退着,畏惧着王紫手中的斩天剑,生怕被波及到一样。

“不要杀我!求你了不要杀我,我不会觊觎那个小公子了,他是你的!是我不长眼冲撞了你,求你不要杀我,其余的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那晶鸟惊恐的喊道,声音因为害怕有些尖锐,巨大身体被牢牢的控制在地面上,彩色的羽毛满是灰白,到处都是汹涌流出的血液,她那引以为傲的彩色羽毛也和着血纠结在一起。

见王紫高高的举起斩天剑,那杀气直指她的头顶,她知道自己躲不过,凄厉的喊道,这会儿才知道自己好像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她以为在这片城池内她是可以横行无忌的,直到今天才遇到让她害怕惊恐的人!

想到王紫之前说的,要她的兽核,顿时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要让王紫饶她一命,她做什么都可以!

“求你了我不想死!我是城主府的三小姐,杀了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只要你放了我你想要什么都行!我绝不寻仇!”

那晶鸟吃力的拖动巨大的身体躲闪,可王紫的杀气如影随形,她就好像板上的鱼肉,任王紫宰割一样,跟她来的两个男子心急如焚却奈何自身也难保,却见的那晶鸟忽然化出了人形,浑身浴血,想要用最后的力气逃开,却被长剑一扫,剑气扫到她的双腿,却见那人倒在在地上倒退着,惊恐的看着提着剑越来越近的王紫。

“我已经这样了,惩罚了够了,为什么不能饶我一命!”那三小姐愤恨的喊道。

“因为我答应永安取你的兽核。”王紫淡淡的说道,在挑唆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如今的后果。

“我可以给你别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那三小姐喊道,却见王紫仍然无情的举起了斩天剑。

就在那三小姐绝望的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却听一声浑厚的声音忽然闪现,那三小姐张开眼睛,眼中迸发出求生的希望。

“剑下留人!”却听一人急急的喊道,声音传来没多久,几个身形破空而来,转眼就到了面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