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制定计划,送走夏母

王紫捂着脸,用了很长时间才平复刚才的害怕,心跳渐渐恢复平稳,甘霖降下之后龙骑军团的所有士兵都顺利晋级,晋入地元期,然而王紫脑海中却不停的回放着九幽只身站在连天的雷劫下时的场景。

她是真的害怕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有失去他们任何一人的时候,为此她宁愿让自己变成只手遮天之人,她不是权利和*的膨胀之人,她只是想让自己变的足够强大,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每一个人。

然而她却忽略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如何为她担惊受怕,在他们心里,也许更希望承受这一切的是他们吧,那样窒息一样的疼痛,是不是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几人看着王紫,知道九幽这次把她吓的狠了,虽然心中很不忍,但是如果能让王紫有更多保护自己的意识,给她一次教训也好……

“小公主,不要这样了,是我吓到你了,以后不会了。”

半晌,九幽把王紫揽进怀里,脸色有些苍白,但是一点都没影响他的气度,在那略显苍白的连上,那双红眸显的更下深沉和神秘,捧着王紫的脸左右看看,心疼的看着王紫哭红的眼睛,他家小公主从来没有这么哭过,虽然达到了目的,但心疼的还是他。

“嗯,我是不是太不乖了……”王紫伸手抱着九幽,闷闷的问道,那声音听在众人耳中却是意外的委屈,不由的更加心疼,要不看九幽现在抱着她,这么脆弱的王紫,恐怕都想揽进自己怀里吧。

“不,小公主很乖……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很乖的。”

九幽下意识的说道,因为委委屈屈的王紫让他想无条件的答应她所有的要求,把她想要的全部都双手捧在她面前,可稍稍冷静后还是补充了一句,有些时候任性起来谁都挡不住,但这些他不会说,只要王紫知道保护自己,他允许她偶尔没理由的任性。

“……”

王紫趴在九幽肩膀上,没有说话,不知道想了些什么,那样静静琢磨的样子看的心里软软的,不知道她会琢磨出什么,方才的心疼忽然就多了几分好笑,现在的王紫就好像认识到自己犯错的小动物,挠着爪子想办法讨好主人,殊不知现在他们心里早就软成一片了,根本不是他们在治王紫,而是王紫在治他们。

“我想到了。”

半晌,王紫忽然直其身体,看着九幽说道,墨眸深深的,好像瞬间闪过了很多东西,那里面睿智的暗光让九幽不自觉的笑弯了嘴角,他的小公主,每一个样子都让他喜欢的不得了。

“小公主请说。”九幽配合的说道。

“我打算让龙骑军团驻军魔界,交由列爻祭司支配,其他所有的灵兽送回妖界。”王紫从九幽腿上下来,看了看众人,一扫方才的沮丧,偏低的声音清晰的说道,看众人都好奇的模样,王紫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龙骑军团如今已经有能力独立做事情了,让他们作为魔界一支军队我会很放心,而且他们如今已经正式开始修行的路,不能一直跟着我,否则道心不得进步,我必须也为他们考虑到。

至于其他灵兽……还是回到妖界的好,那里才是更适合他们的地方,况且……养兵千日,到了用他们的时候了。”

虽然这些早就想过了,但是决定实施确实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决定的事情就马上做,她要分清所有人的定位,九幽说的对,她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兼顾那么多人的感受,她契约所有人的时候都说过,会给他们最大程度的自由。

虽然摊上她这么个主人,到了那一步真的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她现在决定开始了,迈出这一步、剩下的就不会远了。

“你想好了?”青龙问道,众人也不由的互看一眼,这可不是个小决定,王紫的契约兽从来没有真正面世过,这一次她真的打算把这个早就开始织的网撒出去吗?

“当然,我想好了。”王紫点头,犹豫不决不是她的作风,见众人还有些怀疑的样子,于是又道:“我已经决定找出六界支柱了,魔界和妖界当然要放我自己的人去才会放心,还是说、你们不同意?”

王紫疑惑的看着众人,她做这样的决定不好吗?

“当然不会,我们很赞成。”众人这才明白王紫说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是什么意思,饕餮毫不怀疑的说道,只是忽然想到了王紫话中的另一层意思,不禁又问:“现在死亡之木、轮回神树、菩提树还没有消息,难道小丫头你已经有了办法能找到这三样灵根?”

“我已经拿到了死亡之木的心血,是冥王给我的,现在就只剩下了轮回神树和菩提树,我打算……前去佛门与慧远师父打探,至于轮回神树,我想有必要再探鬼界。”

王紫说道,眼神朝冥王的房间看了看,今天的事情发生的有点快,自那天离开冥王的房间后就一直被别的事情缠身,如今终于有空,才发现冥王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虽然已经习惯了冥王这样来无影去无踪,但是这一次王紫莫名的有些牵挂,或许是因为那天两人之间小小的误会,虽然放在被人身上没什么,但是王紫总觉得冥王很敏感,会不会以为她责怪他办事不力?不觉的想,是不是她无意间又犯错了……

“冥王竟然不声不响的拿到了死亡之木的心血?他有说死亡之木在哪里吗?”

几人都有些意外,青龙若有所思的问道,冥王知道一些秘密也不稀奇,毕竟历史上很多事情也许冥王都曾亲眼见证过,但是死亡之木必须要在死气最盛的地方扎根,除了鬼界和幽冥地狱、还会有哪里?

“他没有说。”王紫摇头。

“呵呵,小紫紫你说这些是来征求我们的同意吗?”慕千厷不禁笑道,王紫这是把之后的计划都交代了,看她那衣服等待批准的样子,又想到王紫哭着跟他们保证一定会听话时的样子,心里不禁柔软的化开。

“是啊,我是在征求你们意见。”王紫点头。

“死亡之木的心血既然已经解决了,那就计划另外两样,龙骑军团和你的灵兽还需要你亲自送去安排,鬼界此次不宜大张旗鼓的去,还是先探明了情况再去,佛门就好说了,随时都可以去。”卫子谦想了想说道。

“嗯,混沌……你有没有去过黄泉深处?”王紫点头,却忽然想起来问道。

“没有。”混沌耸了耸肩,当初他是被那几个人合力镇压在奈何桥下的,哪有功夫去探秘黄泉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但是见王紫这么问稍微想想便也知道她的意思了,忽然笑了笑继续说道:“媳妇儿你是怀疑那轮回神树在黄泉深处?我可以先帮你去探探路。”

“本来应该我跟你一起去的,但是确实是你自己去比较安全一点,过几天我动身去安顿人马,你也准备去一趟,但是一定要小心,若是进不去,一定要及时出来。”

王紫说道,混沌的本体可以自由出入黄泉,这时尚恐怕也就他一人能做到,短期内她是不能再跟岿敕见面了,让混沌一个人去确实是最合适的。

“遵命!有媳妇儿等着我,我怎么敢让自己有事?”混沌笑着,做了一个夸张的领命的手势,话说能指挥他做事的人,古往今来还就只有王紫一人。

“其他的,没什么了吧……”王紫想着,似乎没有遗漏的事情了。

“那就计划动身吧。”梼杌说道,而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众人的眼神都看向他,好像一个被忽略好久的人忽然被想起来一样,梼杌挑眉,承受着众人的视线,其实他很想说是不是忽然都发现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可是忍着没说。

“你难道不是冷殇的契约兽吗?”最后是王紫代替大家问出了此时的疑惑,确实,在之前王紫契约混沌的时候,梼杌忽然插了一脚,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就连青龙几人也一直以为梼杌是冷殇的契约兽啊。

“当然不是,在今天之前,我可是名副其实自由之身,然而现在嘛,我的自由终结在你手里了。”

混沌笑了,他跟着冷殇这么久,顶多算是朋友关系,为冷殇做事也是因为他愿意,他可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把自由双手奉送给一个人类,当然,这只是以前想法,而现在嘛,他很庆幸自己的决定作出的及时啊。

王紫懒得看梼杌那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四处看了看,又对众人道:“我去找母亲说些事情。”

众人点头,反正王找夏筱莲是谁都不能拦的。

王紫在夏筱莲的房间找到了她,而房间内不只夏筱莲一人,乐九也在,二人方才不知道在说什么事情,见王紫进来了,夏筱莲温柔的笑了笑,看了看乐九,招手让王紫坐下。

“九幽没事吧?”

夏筱莲一开口便问道,今天的事情她是亲眼目睹的,虽然此时面上笑的温柔,可是心中那种无力的感觉仍然在,她忽然就想,这样的危险王紫恐怕不是第一次经历了,而她也第一次目睹了那几个男人对王紫的用心,方才是王紫他们的世界,她作为长辈当然不好去参与。

“休息几天就好了,母亲不用担心。”王紫尽量轻松的说道,不想让夏筱莲为这些操心。

“……好。”

夏筱莲哪里会不知道王紫的用意,脸上只是笑,心里却很动容,她到底是错过了自家女儿太多的成长的时光,自她醒来之后,虽然知道那几个男人眼巴巴的等着王紫,但是她也很想跟自家女儿培养培养感情。

可是直到现在她才不得不承认,她家宝贝女儿有了自己的家,她再操心也不可能把她捧在手里带在身上了,她现在想的就只有,那些人一定要好好的爱她的宝贝女儿,她太清楚王紫的死心眼儿了,绝对容不下沙子,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王紫被她爱的人伤害,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个当母亲似乎担心有些多余了,那些人为了王紫什么都可以做,怎么会舍得伤害她?

“母亲,过两日我要将龙骑军团安顿在魔界,也要去妖界一趟,我要找出六界支柱的所在,以便应付以后的事情,刚刚醒来,我不想让您奔波,您……愿意去魔界吗?”

王紫直接说道,她是不愿意夏筱莲跟她一起面对种种危险的,那是她最担心的事情,她承受不起再一次失去母亲,她必须让夏筱莲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想来想去魔界便是最合适的了,况且魔界也是他们的家,她想,夏筱莲应该不会排斥。

“呵呵,傻小紫。”

夏筱莲笑着摸了摸王紫的脸颊,当然知道王紫是担心她,高兴之于也心疼王紫,这就是她的性格,虽然天下的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无欲无虑,但是为了让王紫能够活下来,从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刻意的培养王紫无谓的性格,当真见到这样仿佛刀枪不入的王紫,夏筱莲如何能不心疼?

“母亲方才就在与乐九商议,你既然有大事要忙,我便先去花溪谷,你放心便是,母亲再活一次,定然会好好的,不让你担心,等你事情结束,母亲等着我们一家人团聚。”

夏筱莲继续说道,原来在王紫来之前就已经有了打算,她不能参与王紫手头的事情,但也一定会把自己照顾的妥妥当当,不让王紫忧心。

“这样再好不过了,母亲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回去找你的。”王紫看了看乐九,见乐九轻轻点头,微微一笑说道,魔界虽然是个好去除,但是母亲处在王宫之内没人消遣定然不开心,花溪谷确实比魔界合适多了,也更方便母亲调养,更何况,她很相信花溪谷。

“呵呵,好。”夏筱莲笑着点头。

“你下一步、可是要去佛门?”这时,乐九的声音缓缓但响起,随便一句话都是那么引人入胜,冰蓝色的瞳孔幽深的像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大海,王紫没有跟他说过这些,他便猜到了。

“是。”王紫点头。

“你可知道佛门在何处?”乐九又问,空灵的气息仍然让他宛若世外之人,说话也是淡淡的,但那声音总好像是轻盈的音符,轻轻的跳跃在人的心里,让人忍不住注目。

“不知道。”

王紫一愣,也许是许久没有听到乐九说话了,总觉得每次听都有种被洗礼的感觉,不过乐九还的问题还真是难到她了,虽然慧远师父给了他联络他的办法,但是也并未透露佛门所在之处,佛门的隐世地点一直是个谜,也许王紫还不到能知道的时候,她本打算先问慧远师父再做打算的。

“我将你母亲送回花溪谷,便折回来找你,我带你去。”王紫的回答好像在乐九的预料之内,却听他淡淡的说道,竟是解决了王紫的一个大问题,但是那轻松的态度好像只是意见琐碎的小事一般。

“好,那我在这里等你。”王紫又是一愣,看了看夏筱莲,却见她只是浅浅的笑着的,任他们交谈的样子,王紫虽然不知道乐九怎么会有办法找到佛门,但是也就主动提出帮忙,她也确实需要,便应下了。

……

基本上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之后,就等着实施了,之所以没有马上动身是因为九幽,虽然九幽说没什么,但是王紫不放心,一定要让他的休息几天才可以。

“九幽你需要什么?净化之水管用吗?这些灵药你要不要试试?”

王紫捧了一堆高阶灵药放在床上,而九幽只靠坐着看王紫忙碌,王紫这时才发现她对九幽所修炼的能量实在不熟悉,他受伤了她竟然无从下手,更不知道他伤在何处,扒拉着那些瓶瓶罐罐,忽然就有些懊恼。

“不要在折腾了,我真的没事,我的身体可以自愈,过几天就好了,这些药对我没用。”

九幽揉了揉王紫的头发,笑的很宠溺,虽然他阻止过很多次了,但是王紫好像一定要找出能帮助他的办法一样,到处搜集这些东西,但看她懊恼的样子,九幽随便拿起一个玉瓶,虽然没用,但是吃点也无妨。

“那就别吃了。”王紫赶紧拿过来,她可不想让九幽纯粹为了安慰她吃这些没用过的东西,手一挥,又把那些到处搜罗过来的灵药送走了。

“呵呵,小公主,我又不是瓷娃娃,我好的很。”九幽忍不住笑出声,受点伤的待遇也有些好的过分了,王紫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了,这感觉让他享受的很。

王紫却睁着眼做思考状,似乎也没听到九幽说了什么,忽然蹭蹭两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手一扯露出半边肩膀,那圆润的肩头忽然露出来,九幽的红眸一暗,几乎能闻到那肌肤上诱人的香。

九幽唇角一勾,忽然直起身来,抱着双臂看王紫,仔仔细细的看,平整的西服衬着他内敛而贵气,那双红眸中总是带着很神秘而古老的味道,唇角勾起,却是无比的诱惑和张扬,仿佛给总是沉稳的他忽然间换了一件外衣,让人不禁侧目,一看之下便再也移不开视线。

而王紫,香肩半露,白衣略显不整,是她着急之下随便解开的,两人正面相对,王紫方才豪气的解开了自己的衣服,而九幽忽然这样直起身来,给她造成的压迫感很强烈,再加上看到九幽似笑非笑的眼神,王紫才觉得自己无意间做了诱惑人的事情。

“咳,你需要吸血吗?我的血……味道应该还不错啊。”

王紫轻咳一声,表示她确实是在说正事而不是在勾引人,血族的能量源不是鲜血吗?也许是管用的啊,虽然她没有见九幽饮过鲜血,但是她的血是万灵血,这世上仅她一人,绝无仅有了,所以、应该是不错的吧……

“是这样啊……”九幽仍旧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紫,好笑王紫怎么会想到这样的办法,虽然他不需要,但是……九幽舔了舔唇,很想尝尝啊……

“嗯,是啊。”王紫点头,再点头,表示她确实很认真的提议,九幽到底吸不吸给她句话啊,这样看着她,莫名的觉得肩膀凉飕飕的,不只有肩膀,全身都凉飕飕。

“小公主这么热情的把自己送给我享用,我可不客气了。”九幽低下头,嘴角的笑似乎大了一些,王紫看不到他的神色,但是总觉得他说的是另一层意思……

还不待王紫想清楚九幽话中的意思,却见九幽倾身探向王紫的身体,头埋在王紫肩膀上,看着那白嫩的肌肤上一条隐约可见的青色的动脉,深出舌头舔了舔。

忽然感受到濡湿的触感,王紫的身体微微抖了抖,却赶紧让自己保持不动,九幽没抬头,却是轻轻笑了笑,双手揽上王紫的腰,以免她一会儿受不了,脖子上神经太敏感,王紫咬着唇,心想九幽是不是在逗她,根本不打算吸她的血。

“九幽……”王紫身体有些软,轻唤了一声,想让九幽不要再逗她了,再这样下去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化身为狼啊……

“呵呵,小公主,你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呢。”九幽轻笑着说道,手箍着王紫的腰,却没有停下动作,半晌,在王紫脑子都快晕晕乎乎的时候,忽然一阵刺痛让她惊醒了过来。

王紫清晰的感觉到两颗锋利的延迟刺穿了她的动脉,她甚至能听到皮肤划开的声音,王紫咬了咬牙,忽然心中想着,她还没见过九幽的犬齿,感觉到鲜血缓缓流失,只在刚才九幽的牙齿刺穿的瞬间有些疼,之后便没有了痛感。

但不知道是鲜血流失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她的意识有些迷糊,身体也有些无力,渐渐的,迷蒙的脑海中似乎闪过了很多画面,可她很快就发现,那些画面全部都是她和九幽*时的画面,两人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好像她亲眼看到一样。

王紫的意识虽然有些模糊,但是那画面还是刺激的她全身发软,而且一股似乎有一股电流在她的身上乱窜,“唔……”王紫嘤咛一声,再也无法只支撑柱自己的身体,软倒在九幽身上。

九幽抱紧了王紫,此时的九幽眼神变的幽暗,缓缓的离开了王紫的脖颈,嘴角沾着些血液,两颗锋利的犬齿让他看起来异常妖异,舌头轻舔过那刺穿的地方,却见那两个冒着血珠的小孔很快就恢复了平整。

九幽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抬起王紫的身体,却见王紫眼神迷离的看着他,九幽红眸更暗,他的犬齿有毒,但只是会让王紫产生一些幻觉而已,以此减轻吸血时的疼痛。

只是,在他吸血时他跟王紫是一体的,王紫能看到的他也能看到,九幽吻了吻王紫的唇,笑的很开心,王紫幻觉中的画面、他真的很满意啊。

王紫努力的睁了睁眼,却还是看不清九幽的面容,但是她似乎听到九幽在笑了,王紫满脑子都是那些迤逦的画面,甩了甩头,可这么都甩不走,倒是那可爱的行为看的九幽一阵好笑。

不管了!王紫在心里放弃的喊,一个猛扑,竟然把本来就近在咫尺的九幽扑倒在床上,身体往上蹭了蹭,摸索着九幽的脸,张口吻上那双唇瓣,舌头伸进去捣乱,却遇到两个尖尖的牙齿,像是好奇,像是探索,王紫上下碰了碰那两颗牙齿,却不知道她的举动给九幽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九幽不曾用这幅血族的形态面对过王紫,但是犬齿确实是他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被王紫这么一胡来,九幽闷哼一声,想推开王紫,却又想让她继续,那种感觉真的欲罢不能。

“九幽?”王紫忽然抬起头,迷蒙的双眼似乎有些清醒,看着在自己身下的九幽,王紫有些疑惑的问,好像还没完全从幻想中回到现实。

九幽忽然重新按下王紫的头,这一次主动吻王紫,吻的她刚刚清醒一些的脑袋再次变的七荤八素,九幽却动作迅速的除去自己身上的衣服,远远的仍在地上,才慢慢放开王紫。

吸血的时的幻觉本来就是暂时的,九幽停下之后王紫会慢慢恢复清醒,看着王紫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九幽松开王紫的腰,而在王紫看清楚眼前的情景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忽然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她一定是看错了,然而等了两秒钟之后,王紫睁开眼睛却还是之前看到的。

却见九幽一丝不挂的躺在她的身下,嘴唇泛红,红眸也变的愈发深沉,而她衣衫不整的趴在九幽身上,王紫艰难的看了看九幽那被丢的很远的衣服,难道刚才不是幻觉,她不但对九幽‘心怀不轨’,还把他他扒光了扑倒了?

“小主人,都到了这个份上,你可不能不负责啊……”九幽红眸看着王紫,那里面是*裸的*,而听他话,好像真的是王紫对他做了什么一样。

“你不是受伤了吗?你不是……”在吸我的血吗?为什么转眼就变成了这个情况?可是不容她把话说完,九幽翻身而起,两人之间位置调了个个儿。

“多亏了小公主的血,味道确实很不错,我现在好的很,既然小公主这么热情,我完全愿意舍身奉陪,当然是满足我的小公主比较要紧。”九幽笑的很诚恳的说道,埋头很认真的准备伺候他家小公主。

……

而春风几度之后,九幽神清气爽,面色红润,好像什么事都没了,别提什么受伤,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而王紫腰酸背痛,赖在床上这么叫都起不来,穷奇坐在旁边磨牙,拿辈子掩好王紫身上斑斑点点的红梅,不然他会抓狂的。

穷奇现在很想撕碎那个满脸红光的九幽,把王紫折腾成这样,他刚才叫王紫的时候她口中竟然家呢喃着‘九幽不要了……’,叫他还这么淡定?这厮不是受伤了吗?所以他只是装作受伤的大尾巴狼?

亏他还把王紫推倒了这只大尾巴狼面前,结果就是王紫被吃的干干净净,早知道他就自己留着了,想起自己为了九幽而把自己娘子送过来,他却跑去自己疗伤就忽然觉得这一定是他做过最愚蠢的事情了。

“我的主人,你再不起来你母亲就走了。”穷奇把手伸进被子里,手上带着灵力拂过王紫的身体,帮她缓解酸困,虽然想让王紫再睡的久一点,但是她醒来要是知道自己没送夏筱莲肯定会懊恼的,所以不忍心也得叫。

“母亲……什么?”

王紫下意识的抓住一个似乎很重要的词,拖的很长的声音说道,似乎跟她此刻的脑子一样,需要很长的反射弧,而终于听懂了穷奇的话时,王紫的眼睛忽然睁开,转头问穷奇。

“乐九要先带着母亲回花溪谷了,他在花溪谷还有事情处理,不能再拖了。”穷奇见王紫总算是醒了,于是说道。

“这么快吗?不是说要三四天天才走的吗?我先去找母亲。”王紫猛的坐起身来,才发现身体好困,瞬间想起了自己这是怎么了,也顾不得现在两个男人都看着,扯过自己的衣服往身上穿。

“现在已经四天了。”穷奇无奈的说道。

“……一起去吧。”王紫又是一愣,竟然已经过了四天,穿好了衣服,也没什么课懊恼的,王紫拉着穷奇和九幽两人出去,要暂时跟母亲分开一段时间,还是一起去送比较好。

来到夏筱莲房间的时候,却见几乎所有人都在了,而且气氛很融洽,说说笑笑的似乎在谈论什么,只是这好气氛在王紫三人踏进房间的时候有瞬间的凝脂,因为众人此时光顾着看她们三人了。

穷奇先行进门,大家都知道他只是去叫人的,不关他的事,况且他倒是希望关他的事呢……

王紫径直走到夏筱莲身边坐下,看着夏筱莲好像什么都知道的眼神,微微有些不自然,毕竟别她母亲这样看着只是头一回,不过也没有回避,更没扭捏,虽然觉得这种事情有些难为情,但是她心里很清楚跟她的夫君发生这种事情也是自然而然啊,她必须让自己更坦然一点面对。

所以说经过雷劫的事情,王紫开窍的可不是一点点,其他人也有些意外,毕竟王紫这么大方他们还是头一回见,本以为面对夏筱莲,也许还要他们来开解呢,没想到根本不用。

“乐九你能找到来回的路吗?”王紫开口,先是问乐九,他们来的时候是梼杌带着来的,这里毕竟很偏远,所以王紫才有此一问。

“能。”乐九抬眸看了看王紫,只肯定的说道。

“那就好,母亲,我们不会分开很久的,而且在花溪谷,时间也不会漫长。”王紫转向夏筱莲说道,仙界的时间总归是比她在四处奔波的时间稳定的,也相对短暂的。

“我知道,母亲还没到事事都需要别人提点都地步,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母亲就放心了。”

夏筱莲微笑,想她也是很独立的女子,可自从醒来后,王紫好像把她当成了小孩子一样,有些时候一件事情几乎要叮嘱很多遍,见王紫总是不放心的样子,她便笑着应下了,可是心里实在觉得王紫担心的有些过头了,她才是女儿,而她才是母亲好吧。

“好,我会的。”王紫认真的点头,忽然在房间里看了看,大家都在,就只有莲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于是问道:“莲生呢?”

“那个孩子啊,知道母亲和乐九今日动身,昨天晚上就不知道藏哪去了。”说到莲生夏筱莲就忍不住笑,那孩子挺有趣的,不想再被王紫派回花溪谷,竟然躲起来了。

“母亲,你们现在就动身吧,从这里去仙界还需要些时间,趁天色早先走,晚了不好。”

王紫收回视线,虽然也想过让莲生再回花溪谷,可是看他这躲瘟神似的样子,便作罢了,转头对夏筱莲和乐九说道,临别的话说起来有很多很多,但是她宁愿果断一点送他们走,省的晚了路上有危险。

“要不要再派些人送你们?”想着,王紫不禁又道,而且越来越觉得还是派人跟着比较好,她可没忘了影族那圣子之前有跟她做对的意图,万一母亲在路上碰到影族的人呢?

“不用了,我们二人便可,你母亲我也不是软柿子,你就放心吧。”夏筱莲摇头,其他人也对王紫这样无微不至的操心有点无言以对,在夏筱莲的事情上,王紫的神经好像就变的很敏感。

“先出去吧。”王紫说道,搀着夏筱莲的手站起来往出走,待出去之后,王紫却忽然召唤出了幻影和机械兽,看着夏筱莲说道:“让幻影和机械兽陪您吧。”

幻影因为与王胤天有些交情,跟夏筱莲这些天也常聊天,算是熟悉一些的,机械兽又懂不少阵法,而且她后来也有教过他很多阵法,机械兽绝对可以应对很多特殊情况的,王紫叫他们二人跟着夏筱莲,既是陪伴也是保护。

“你将这些拿好,都是我先来画的阵符和卷轴,你视线熟悉好有些什么,以备不时之需。”王紫交给机械兽一个储物袋,说道。

“好的主人,我会保护好夫人的。”机械兽将那储物袋放进自己的空间,高大的身躯低下头来看王紫着王紫说道。

“幻影。”王紫将幻影叫到一旁,其实不用王紫开口幻影也知道她要说什么,他之前看黑子的高兴劲儿就猜到怎么回事了,这事儿可是他撺掇的,他更觉得不好意思面对王紫,可王紫却比他淡然多了。

“我会让黑子一直开心下去的,这也是我的愿望,我会做到的,请你放心。”

王紫看着幻影说道,他一定是不放心的吧,毕竟那是他的宝贝儿子,虽然决定了黑子是她的夫君,但是那声父亲她怎么都叫不出口,她还没有唤过王胤天一声父亲,至少、至少在找到王胤天之前不可以。

“……哈哈,我很放心,黑子本来就很死心眼儿,也只有跟着你他才会一直开心。”幻影一愣,似乎没想到王紫会这么认真的跟他保证,但不得不说,王紫确实给他吃了一个定心丸,他等的就是王紫这一句话,而且,他相信王紫说得出、便做得到。

“不必耽搁了,你们上路吧。”王紫走回来说道。

“你们照顾好小紫。”夏筱莲说道,却是对那一溜儿女婿说的,看着自己这一个个绝代风华的女婿,说实在的,有他们在她放心多了。

“母亲放心,我们在小公主就一定在。”九幽说道。

几人目送着夏筱莲、乐九几人离开,才回到自己的院子,却正好看到莲生在门口鬼头鬼脑的张望,看的众人都是一脸黑线。

“亲亲主人,夫人走了吗?”莲生见王紫一行回来了,蹭上来问道,可这明明是明知故问啊,不过话说他倒是也想跟着其他人一样叫母亲,但是他有点受不了众人凌迟一样的视线嘛。

“已经走了。”王紫说道,也对莲生这样神经兮兮的样子接受无能,尤其是他听完后一脸懊恼的叹息:“我竟然没来得及送送夫人,真是罪过。”这话听的王紫一脚踢飞他的心都有了。

“我们也动身吧,先去妖界……饕餮,妖界的人可靠吗?”懒得理莲生,王紫说起了正事,她的契约兽太多,还是亲自送一程比较好。

“可靠,如果你不放心,大可不必将他们放入皇宫,送去妖界在各处扎根岂不是更好?”饕餮说道,皇宫之内一定都在他的掌握之下,但是要让王紫的力量遍地撒开,似乎更好一点。

“好,那就不去皇宫,说走就走吧,也没什么要准备的了,只是来不及跟冷殇说一声了。”王紫一锤定音,夏筱莲已经走了,她便没什么牵挂了,说着便站起来打算要走。

------题外话------

昨天的雷劫,咳咳,其实是因为一直暴雨闪电打雷的时候我又在写东西,所以那感觉实在很酸爽,而且看着同学给我发的照片,虽然我写很严肃,但其实我心里一直在恶搞的,比如……

“那片闪电连天,蛛网遍布,不知是何方高人在渡劫啊。”莲生做高深莫测状如此问道。

“不,那只是有一票男人在发誓而已。”某萌如此回答。

再比如……

“九十九人渡劫,这一定是老天爷最忙的一天,他心里一定觉得今天哔了狗了,好好的雷劫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挑衅老子的人,没脸再降雷劫了,求你们不要再渡劫了!”莲生一脸奸笑,如此说道,忽然又看某萌:

“话说……”

“什么?”某萌。

“亲亲主人会不会也听我的话?求剧透。”莲生。

“你猜啊。”某萌。

至于为什么选莲生,因为他好欺负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