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60章:凤来仪

砰……

瓷杯碎裂的声音及重垂桌面了的声音。

“没用的东西,竟然会被一个娈童打伤在房间内,还在大众面前出了这么一个大丑,”凤家大堂凤家家主凤来仪大怒着对前面汇报的黑衣人说道,“现在那个娈童呢?”

四十来岁的凤来仪因保养得当,看起来还是三十岁刚出头的样子,虽是半老徐娘,但仍看出年轻时的美丽与风华。

一身女强人干练的黑色裙子,精心盘起的头发,插着一根手工刻着凤凰的白玉发簪,头发之下的脸盘,则是化着淡淡的妆容,肌肤白嫩如晰,饱满的额头,眼睛大而精明有神却充满了强大野心,鼻梁挺而高,红色的双唇,及圆润的下巴之下是修长洁白的颈项,带着从深海处的圆润珍珠。

整个人就坐在那,就让所有人感觉到她的威严及霸气。

毕竟作为六大世家唯一一个女性家族的凤来仪,从十七年前接手凤家以来,如果没有能力,没有手腕,没有魄力,估计凤家早就被其他家族吞食了。

弯腰汇报的黑衣人,恭敬畏惧的的说道,“他打伤二少爷之后,直接和另外三人走了。”

“走了?走了,难道你们不会拦住他,抓住他啊?”凤来仪眼睛锐利的盯着前面的人,不怒而威的气势瞬间散开而来,“一个娈童而已,不但让他打伤了二少爷,你们还让他跑了?这就是你要汇报我的吗?嗯……”

嗯字拉长了音,音威严之中带着万分的寒冷,如一把尖刀凌迟着汇报的之人。

汇报的黑衣人动也不敢动,连大气也不敢出,更别说擦拭脑门上的大滴嗖嗖掉下来的冷汗。

他战战兢兢,心惊胆战的向着凤来仪汇报道,“那人有身手,还有后面来的三个人的武力值很高,在二少爷身边的保镖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因而,因而……”因而他打伤二少爷就跑了。

听言,凤来仪蹙了蹙眉心,厉声的问道,“二少爷看上的人,是谁?”在京城谁不知道她二儿子第二霸的名号,普通百姓被他抓了,也只能忍气吞声,更别说反抗了。可这次,弈平似乎碰上一个带刺的硬叉,且是不知道弈平是凤家二少爷的这个身份,还是那人就是有恃无恐。

那人恭敬如实的道,“是萧摇的弟弟萧平安。”

砰……

又是怒极拍打桌子的声音!

“什么?”凤来仪惊讶的道。眼神更是犀利的射向汇报之人,似乎确定这人说的是真是假一样。“混账东西!”不知道是在骂谁,是骂凤弈平还是在骂他的几个保镖。

正待家主要发火时,凤弈齐匆忙的跑过来,看着一脸怒容的母亲,先是恭敬道,“母亲。”然后再问道,“母亲,我听说二哥被人打了,是真的吗?”

凤来仪一听火气又冒了上来,道,“那混账东西不但被人打了,这次还可能惹祸上身了。”

凤弈齐听完惊讶了,“啊?这是怎么回事?”他是知道他家二哥喜欢俊男美女,除了六大家族的人他不能动之外,其他任何他看上的人,他都会抢到手。只是这次又是怎么回事,让母亲发这么大一个火?

“他这次抢人踢到了铁板上了。”凤来仪怒道。

凤弈齐这次更是惊诧了,他道,“是谁?”

“是萧摇的弟弟萧平安。”凤来仪说道。

凤弈齐听到萧平安的名字之后,眼光一闪,就对着下人说道,“你们都出出去吧。”

“是!”下人也是很识趣,知道肯定三少爷有什么重要的事与家主商量。

“齐儿,你让他们都下去,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与我说吗?”凤来仪疑惑的说道。

凤弈齐恭敬的说道,“是的,母亲。我要说的就是那个萧摇的弟弟萧平安的事。”

凤来仪更是不疑惑了,“哦?”

凤弈齐说道,“如果伤了二哥的人,真是我所知的那个萧摇的弟弟萧平安的话,那他伤了二弟,不足为奇了。”

凤来仪一听,来兴趣了,她道,“说来听听,那个萧平安有什么特别之下。”

凤弈齐接着道,“那个萧平安,我曾在萧摇认亲晏上见过,不过,萧摇并没有向大家介绍他的身份,我也只是听着他叫萧摇姐姐。在认亲晏上,有个女人把毒藏在了指甲上,想用毒毒杀萧摇,却被识破,让冷昶睿一脚给踹了出去。但在检查那女人身上的毒时,这个萧平安只是一嗅就判断出了毒的所有药物成份。”

没错,凤弈齐在认亲宴上,看到了萧平安的天份与能力,就想着把萧平安能不能收拢过来利用。凤家需要各种人才,特别是某些方面有过人之处的人才。

凤来仪听到一嗅就判断出毒药成份时,脸上也是惊讶的表情,不过也很快敛去,继续听着三儿子说下去。

“所以我就判断出那个萧平安,肯定在医毒上有着极大的天份,要不就是医术超群,要不就是毒术厉害。我本想着在香江多呆一段时间,想要多确认他是否真会医或会毒。只是,后来京城发生了一些事,我就急着回京。我就留下一些人,继续观察。可这些人汇报上来的情况,都是萧平安在玩闹,也没有见过他在医过人什么的。我再吩咐他们从萧平安的身世,调查他的全部。可奇怪的是,属下回报上来的情况则是,这萧平安就像凭空出现,而后被萧摇带回来的一样。”

听到这,凤来仪轻敲了几下桌面,似在思考一般,问道,“三儿,你在怀疑什么?”

凤弈齐道,“自从这个萧摇被童文华认干孙女,冷昶睿出现在认亲晏之后,萧摇就注定了受到许多家族的关注。特别是她会医会武之后,更是让所有人对她的授业师傅感兴趣。可所有人调查出来的结果就是,萧摇的师父就是坐在她家后山的一个独身老人,那个老人无名无姓,孤家寡人一个,也从不出现在村里人面前,他住在那里几十年,唯一接触的人只有萧摇。本身那老人去世,他身上所有的传承都只有在萧摇身上呈现才对,像那武功,医术等,可现在,又出现了另一个人,年龄不大,却同样会武会医,还与萧摇十分亲密。这不得不让我有有一种猜测。”

“是什么猜测?”凤来仪问道。

“萧平安可能是萧摇师父的后代。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萧平安与萧摇本是分开或者说陌生的俩个人,一出现却以姐弟相称,萧摇会的,这个萧平安似乎也会。”凤弈齐把自己怀疑说出来。

凤来仪听到这种猜疑,是严肃的沉着脸,不说话,在深思着。

凤弈齐看着沉思的母亲,迟疑了片刻,说道,“母亲,如果萧平安真是那个萧摇师父的子孙,如果萧平安能为我们所用的话,那他的利用价值对我们来说可就大了。”

就算凤弈齐不提出来,凤来仪在听到萧平安一嗅就能判断出毒药成份时,就起了收拢之心。凤家的其中一个产业就是医疗制药产业。如果萧平安真有这么大的天份,再加上他是是萧摇的师弟,把他收拢过来,就关是配制断续膏就能为凤家创下无数财富,这么大一棵摇钱树,不挖过来,还真是一大遗憾。

凤弈齐再次小心谨慎的说道,“在知道萧平安来到京城之后,我就想借着与他交朋友的名义,跟他拉好关系。只是,我还没有行动,就听到了,听到了二弟强抢萧平安……”

凤来仪也知道二儿子真是糊涂,也真是胆大包天了,哪个男人不好抢,偏偏抢上与冷昶睿有关系的未来小舅子。本来抢了也就抢了,事后把萧平安杀了或藏起来,不让萧摇他们找到,他们打死不承认,他们就会拿着凤家没有办法。可现在又偏偏让人跑了,还把自已打伤了。

就希望这次萧平安不知道绑架他的人是谁,不然,收揽不了萧平安,更有可能与萧平安姐弟俩成了敌对。

或许凤弈齐知道凤来仪的想法,他道,“如果萧平安不认识二哥也就罢了,我与他交朋友事情也就好办多了。可是萧平安偏偏在萧摇的公司开业大典时,见过二哥。现在二哥想要玩弄萧平安,却被萧平安打伤逃脱了。母亲,这有点不太好办了。”

凤来仪闻言一惊,黑沉着脸道,“你说萧平安见过平儿?”

凤弈齐点头道,“是的,母亲。那一天,萧平安因为出手打伤了水幽然,让大家印象十分深刻,同时大家也知道这人是萧摇的弟弟。”

砰……

又是一阵重拍桌子的声音。

“混帐东西。”凤来仪骂道。随即又厉声的对凤弈齐下命令道,“如果萧平安能友好收揽过来最好不过,如果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是,母亲。”凤弈齐恭敬道。

他当然明白母亲的意思,他不但明白,他本来也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因为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以讨好来收揽萧平安,而是直接秘密绑架萧平安。有童家与萧摇在,萧平安根本就不可能与凤家合作的。

本以为在香江市难办一点,可老天对他很好,让萧平安来到京城。到了京城之后,他计划着怎么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绑走萧平安绑走。

只是,计划还没有实行,就出了这么一个大叉。

童家童文华的小儿子童颜棣在贵公子俱乐部大闹了一场,然后所有都知道了凤二少绑架了萧平安,想要玩弄萧平安。

如果萧平安再搞一次失踪,所有人都立马会想到凤家的头上了。

真是会拖后腿的东西。凤弈齐暗骂了一句。

“嗯,先下去看看你二哥怎么样了。”凤来仪淡淡的说道。

“是,母亲,孩儿告退。”凤弈齐乖乖的说道。

凤弈齐下去之后,客厅里只剩下凤来仪在静静的思索着。她本是想利用冷昶睿极少在京城露面的机会,争取拉拢更多的小家族,以便为凤家效劳,从而更大的范围内得到控制及掌控权。十六年前,凤家凤来仪的父亲凤岐鸣争位失败之后,抑郁而终。临终之前,他嘱咐子孙后代,一定要坐上那个位置,掌管全国权势。

因而凤来仪则是带着父亲的遗愿,偃旗息鼓,哦不,或者可以说暗藏锋芒,韬光养晦,只等待时机,一举把冷家拉下马去,然后坐上那个位置。

可是,一个小地方的萧摇竟然把她的全盘计划都打乱。

萧摇的出现,让冷昶睿持续呆在京城的时间更长。因冷昶睿是中夏国第一将军,身系国家安危重责,因而,有任何威胁到国家安危之事,他都不会注视不管。因而,她也不敢轻举乱动了。

萧摇真是个人才,萧平安也是个人才,她不可能收揽到萧摇,但萧平安却有可能。现在,就看齐儿那了。争取到了萧平安,就要能让冷昶睿放松对凤家的监视。

凤来仪如果知道,就因为凤家招惹到了萧平安,让萧摇和冷昶睿俩人的怒火提前发作,从而给凤家招来了滔天大祸,她一定不会这样对她的儿子下那样的命令的。

童颜棣在萧平安被人绑架之后,暴怒一阵之后,也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就立即要调看走廊监控,可是却被告知,监控刚好坏了。这让他瞬间明白,绑架萧平安的人,早就计划好了。

他冷静下来之后,想了想,绑架人的理由无非就是要钱或有恩怨之人。可萧平安也只是来京城没有多久,他能与什么人结仇?答案是没有。如果是要钱的话,最有可能是知道萧摇与萧平安关系的人,但在京城知道俩人关系的人,也只有京城那些上流贵族,他们不可能因为钱来绑架萧平安。况且就算是那些上贵族绑架的萧平安,万一被萧摇他们查出来,也只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局面,因而为了家族好,谁也不会没脑子的绑架萧平安的。

那到底是谁绑架了萧平安?两个保镖在萧平安绑架之后,也不敢隐瞒公司,立即向上司汇报。

一个保镖放下电话之后,对着童颜棣道,“四爷,这个中餐厅是凤家的产业,我……”他还本想说我们可以请凤家人帮着找人的。

“等等,你说这是谁的产业?”童颜棣急声的问道。

“呃,是,凤家。”

“凤家。”童颜棣再呢喃一遍道,然后想起了什么,转身提着一旁的餐厅经理的衣领,就凶狠的问道,“我问你,你们凤二少在哪?说!”

那个经理被童颜棣如狼凶狠的眼光吓到了,他哆嗦结巴的道,“我,我,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嗯,”童颜棣本是特种兵,上过战场,杀过人,因而他身上的戾气很是浓重,一般人一接近他就是害怕,“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真,真,真不知道,你,你,你放过我吧。”那个经理大喘气的说道。

“那你们凤二少最常玩的地方,是在哪?”童颜棣再一次戾声的问道。

经理感觉自己被勒的快要死了的感觉,他道,“在,在贵公子俱乐部。”

他一说完,就感觉到了自己能够呼吸。

童颜棣立马放开餐厅经理,就往着那个贵公子俱乐部赶去,两个保镖互视了一下,立马跟上。

到了贵公子俱乐部门口,他们被两个门童拦住了。

童颜棣才不管三七十一,撂倒俩人直接闯了进去。他们一进去,又遇上了大批的保镖人员。

三个直接上去与这些人直接开打,很快三个就往着各个包厢闯去,一边跑还一边叫着萧平安。

正他们要直接闯进三楼的一个房间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然后童颜棣一阵狂喜,不顾别人再场,立马把穿着黄色衬衫,头发有点凌乱的萧平安抱在怀里,让一众人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萧平安闷闷的声音从童颜棣怀里传了出来,“童叔叔,你怎么了,你放开我,我喘不过气来了。”

听到萧平安的声音,童颜棣立马回过神来,松开了怀抱里的萧平安,不过两只手攀在萧平安的肩膀上,当检查到萧平安完全无事之时,总算松了口气。

他问道,“平安,你没事吧?”

萧平安摇了摇头道,“我没事,童叔叔。那里头有个大坏蛋,想要拿绳子捆我,现在被我捆起来了。”

童颜棣脸色那个阴沉,一脚踢开房门。

扑哧……,很多人偷笑了。

因为他们映入眼帘是,一个如蚕虫一样的东西,在床上躺着。剥光了衣服,身上被一圈圈绳子捆住,便让人惊骇的是,那露出来的紫一块,青一片的伤痕,真是触目惊心。

难道这些伤都是这个男孩子打的?

真暴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