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59章:猜测 萧平安的麻烦

有心人想利用云城大开毒品军火大门的意图,以企图重走百年前以毒品控制政权的野心计划,在萧摇和冷昶睿秘密将计就计之下,嘎然而止。

但幕后之人,却一无所知。

夜晚

在荡雁山,萧摇和冷昶睿俩人来到之前他们曾约会的地方。

“师兄,没有想到她的野心会这么大?”一个女人的野心竟然会这么大,比一个男人的心更狠,更毒,更有野心。“你说,她有没有可能是那个我们要找的人呢?”

冷昶从后面抱着,头靠在萧摇的肩膀上,道,“即使她不是我们要找的幕后之人,但肯定跟她有一定的关系。”冷昶睿的语气很是肯定。

“嗯,外公外婆曾说过,他们有着各方面的高深顶尖人才,而之前石明轩这伙人从活人脸下刮下面皮,作为易容面具,那么他们当中肯定有人易容高手。只是这二十六人当中,却没有一个会医会毒或易容的,那么是谁给他们整的易容术?”萧摇很是疑惑。

她利用摄魂术,想要问出谁给他们整的易容术,结果都说不知道,那人是说与主子有交情,但不方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因而也是顶着别人的脸给他们的易容的。

“嗯,那个最有可能是:要不就是与她是有交情,只不过两人都属于轩辕丹凤的后人,共同肩负着抢夺领导的权力的责任义务。外公说过,轩辕丹凤的后人,肩负着两项责任,一是破坏萧家传人的幸福,让萧家人都活在痛苦之中;二是推翻当代掌权人,他们掌握领导政权,回归等级森严的尊卑时代,做一代代皇帝;

要不就是她纯粹与轩辕丹凤后人有交情,她请那人帮忙,只是为了她自己的野心,与轩辕丹凤的后人无关。”萧摇分析道。“不过,我们现在没有找到那个会易容术的人,因而,不知道这两种情况,到底是何种情况。”冷昶睿静静的听着萧摇说话,用手摸了摸她的白嫩的脸,很肯定的道,“第一种情况。她是属于轩辕丹凤的后人。”

萧摇闻言,惊诧的转过身子,道,“师兄,怎么说?”

冷昶睿压抑的磁性的嗓音说道,“在认亲晏那一回,属下向我汇报,从刘德荣被抓到你从赌石城回来,再到认亲晏,那段时间从京城进出香江最为频繁的几个家族,有笪家、水家、凤家三个家族的附庸家族最多;再是从眠甸抓回关押在京城特殊监狱的那些恐怖分子,是有人怂恿着几个大家族的人一起去特殊监狱,趁着我不在,找得借口想越俎代庖亲自审讯那几个犯人,实际上就是杀人灭口,不过因我下死命令,不能让任何人接近犯人,因而他们的计谋没有成功。而那次怂恿就是凤家当家凤来仪;自从那次对凤来仪有过怀疑之后,我就派人秘密调查过凤家的交往关系,他们与三大豪门之一的章家交往甚密,与水家及冷家也都不错。”

“冷家?”萧摇有点疑惑了。照理来说凤家要夺冷家的权,他们应该排斥冷家才对,怎么会与冷家关系也不错?

冷昶睿知道萧摇的疑惑,解释道,“我那个二叔的老婆凤婉玲就是凤家家主的妹妹,因而冷凤两家属于姻亲关系。”

“冷家二叔的老婆是凤婉玲,豪门章家家主的弟弟又娶的是冷家老爷子唯一的女儿冷凌如,章凤两家关系又好,这凤家又有着庞大的野心,章凤……,”萧摇再说到章凤二字时,脑海瞬间闪出某种猜测,“章泽天、轩辕丹凤……”

“章泽天、轩辕丹凤,章凤……”萧摇和冷昶睿俩人瞬间瞪大眼,震惊的互相看着对方,“难道凤家及章家都是轩辕丹凤的后人,不然哪有这么巧的?”

轩辕丹凤的后代也是章泽天的后代。

当初轩辕丹凤嫁给了章泽天,在章家满门抄斩时,轩辕丹凤已经怀了身孕,在亲信的护送下逃出来了,还把孩子生出来了。因而,与其说是轩辕丹凤的后代,还不如说是章泽天夫妇的后代。

因章家灭门,逃亡之中改名换姓,只不过因着轩辕丹凤对萧家的仇恨及诅咒,刻在了子孙的骨髓里,因而她的后代一刻都不能忘记自己的祖先及延续的仇恨和不甘。

就在萧摇和冷昶睿俩人猜测章凤两家时,一直留在京城玩耍的萧平安此时却遭遇到了麻烦。

萧平安本是压抑了十五年的天性,再加上沉睡了五百年,因而尽管已经算是熟悉这个未来社会,但对于这个社会的任何地方都还是很兴趣。尤其现在来到京城,看到了都市的繁华,更让他好奇不已。

他小时因父亲及身体原因没有去过京城,不知道京城长什么样。现在他处在五百年后的京城,肯定要好好逛逛京城才行。

因而,他从参加姐姐萧摇萧氏集团的开业大典之后,就没有跟着外公外婆回去,留在了京城玩玩再回去。

萧摇也是宠他,他想玩,萧摇就让他玩个够再回去。立即就调派了皇家安保公司的四个保镖,全天二十四小时轮候保护。虽然她也相信萧平安的身手,不过以萧平安的单纯,她更相信要做到万无一丝,确保萧平安的安全。

但还有一个也同样陪着留了下来,这对于萧摇来说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之事。那人就是童颜棣,他休假一个月,就全程陪着萧平安玩去了。

这一天,萧平安和童颜棣在一家京城有名气的高档中餐厅吃饭。

只是在吃饭之前,萧平安肚子不舒服,就让问了服务员洗手间地方之后,就带着保镖去了洗手间。按照以往一样,萧平安进去洗手间,保镖就在门口等着他出来就行。

在萧平安进去之后,又陆续进去了几个男人,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似喝醉了被一个高大的男子不见脸的拥在怀里走进洗手间。

萧平安两只耳朵都带着耳塞,耳塞内传出的是最近的流行音乐,而且萧平安开放的音量很大,萧平安偏偏就爱这样听歌,因为觉得这样听歌激情澎湃,让他很有活力。

然,就这样放大音量的萧平安,在他转过背时,没有听到背后的动静,以致于被一个人碰了一下,身上似乎被针扎了一下,也没有注意。等到感觉不对劲时,他已经要晕过去了,没有力气使出武功,也没有力气喊人。口能眼睁的看着三个大男人眼忙手快脱下他的衣服,然后给他快速换上刚刚那个瘦小男人的衣服,最后就被那个高大男人拥着,在保镖的眼皮底下走出卫生间的门。

外面守着的保镖等了一会,感觉到自家主子是不是蹲的时间有点长了。就在此时,童颜棣一身黑色西装,严肃的走到保镖的面,皱着眉头问道,“你家主子还没有出来吗?”

保镖摇了摇头,童颜棣看了看表,都十五分钟过去了,时间有点长了吧了。

童颜棣推了洗手间的门,进去就喊道,“平安,平安,”

叫了两声没有应答,三个立即感觉到不对劲,立马就暴力的推开每间茅坑的门。有人在惊吓之下大叫起来,有的则是直接被吓呆了。

没有,没有

不是,不是

都没有。

三个急了,终于在最后一间,看到了丢在马桶上萧平安的白色西装,还有一个白色耳塞。

童颜棣立马把衣服耳塞拿在了手中,眦目欲裂对着刚才保护萧平安的保镖喝道,“人呢?人呢?”一边说一边上去就给那个保镖两拳,怒道,“你就这样保护人,啊?人丢了都没有发现。”

那个被打的保镖不敢有丝毫怨言,萧平安的失踪是他的错,怪他太粗心大意了,这么一个小小的洗手间,他竟然能把人弄丢。

“四爷,你冷静点。我们现在找人要紧。”另一个保镖拉住发怒的童颜棣,看着童颜棣手上的衣服道,“看样子少爷是被人给绑架的。”他们对萧摇的称呼是大小姐,对萧平安的称呼就是少爷,对童家,是大爷二爷……,及大少爷、二少爷等……

被打了保镖自责之后,想到刚刚几个大男人一同进去的洗手间,也是马上反应过来说道,“一定是刚才那几个男人绑架少爷的。”

此时,萧平安被那三个大男人,迅速带到了一家京城有名的贵公子俱乐部,并把他放在了一个十分豪华的房间里。

凤弈平眼时露出淫秽之色,痴迷的看着躺在床上,眼睛张闭,脸蛋干净白嫩的男孩。

黑亮的头发,看起来是那样的柔软与丝滑,白白嫩嫩的肌肤,摸起来肯定很是光滑,手感肯定特别的好。

凤弈平看着看着,嘴角都流口水了,用手擦了擦嘴角,然后就伸出猪啼子往男孩脸上摸去,嘴里还一直激动的说道,“美人儿,你终于躺到了我的床上,你不知道我想你,想得肝都疼了。”

就在凤弈平触摸到男孩眼角的时候,男孩那双清亮又勾人魂魄的眼睛睁开了,眼神迷糊的问道,“你是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