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58章:石明轩的下场3

听到萧摇这句话,石明轩猛得呆愣住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萧摇何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道?

第二天,从京城来的一份职务调迁文件下达下来。

中夏国中央政府第128号令

一:云城市市长钱为民,从中历1992年5月到中历1997年四月,在任五年期间,勤勤恳恳为百姓做实事,拉动了云城市的经济飞跃式的发展。大力实施拉动式发展战略,城市建设取得了突破性发展。五年的时间,圆满完成了国内生产总值、财政棁收、外资引进等主要经济指标实现了比中历1992年翻了一番的阶段性目标,实现了经济总量的整体性扩张。

二、云城市市长钱为民,在任五年期间,加强了治安防范工作,切身落实了实事工作,做到了让百姓放心安心的生活。

……

即1997年7月18日起,升职为副省级,调入青州省任公安厅厅长一职。

沈利国:云城市政委常务委员,从中历1993年至1997年,任职四年期间……

……

即中历1997年7月18日是起,升职为正厅级,任云城市市长一职。工商局局长姜光明……

……

毫无预兆的一系列命令下来,给云城老百姓一个震惊。这人员位置调动的也太大了吧。

不过,普通百姓震惊过后,也就平淡了。在他们心中,不管是谁当他们的市长,只要能为百姓干实事,能让他们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就成了。但是,他们很是舍不得钱为民这个市长,不过人家已经高升了,也不能强求人家留下吧。

“满意吗?石明轩。”萧摇拿着一份红头文件给石明轩看着,她的身后还跟着三四个人。如果仔细一瞧,这几人明显就是昨天出现过的老齐、老林、老三及老六。

萧摇问的满意,既有对文件上内容安排,也有对她带来的人员满意。

“除了市长之位,由你们的沈书成换成了他的兄弟沈利国而已,其他的,可都是按你们原定计划来调动。”

石明轩此时除了衣服有点凌乱,看起来有点狼狈之外,其他都完好。萧摇现在并没有给他用过什么刑法,只是让他一直呆在这个刑房里而已。

石明轩看着手头上的文件,真是震惊。他真没有想到那人的权利那么大,只是短短不到一天的功夫,云城官层岗位已经全部调动了,而且正如萧摇所说,除了市长之位一职的选定人员不同之外,其他都一模一样。

可他看到站在萧摇身后,那四张熟悉的脸时,瞳仁猛的剧烈收缩,吃惊的喊道,“老三、老六!”随即又反应过道,“不对,你们不是老三他们,你们是谁?”石明轩激动的用手指着他们道。他们这些人除了他,可都是经过严苛训练过的,绝不会轻易背叛主子,因而,他们绝不相信他们是老三他们。

萧摇嘲讽道,“石明轩,他们就是你的那些兄弟啊,还能是谁?怎么认不出来了?如果不相信,你可能上去检查检查,他们是不是像你们之前一样贴上的别人的面皮。去,老三,你们几个上前去,让你们以前的老大鉴定鉴定,是不是原装货?”前半部分是对石明轩说的,后部分是对老三他们几个说的。

“是,大小姐。”四人恭敬的应声道。然后自动的从萧摇身后站出来,径直走向石明轩的面前,把脸凑过去,让他验证。

石明轩脸上带着疑惑,在确认他们确实没有动手的危险之后,才慢慢伸出手,眼神锐利的观察着整张脸。

时间在急促中流走,可石明轩心里止不住的惊涛骇浪,脸色的表情则是越来越惊讶与震撼。

这些人脸上,根本就找不到一丝易容的痕迹,完完全全就是原装的脸。

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些人真的背叛了主子?

但转念一想,不可能。世家的死士从小培养的就是对家族的肝脑涂地的忠诚,即使被抓,也只会牺牲,不会投降或出卖。

因而,这些人要不就是易容出来的,他找不到破绽,要不就是他们本人,不过萧摇对他们做了什么。

“确认了吗?”萧摇幽灵般的声音打断了石明轩的深思。

“萧摇,你到底做了什么?”石明轩大怒的喝道。这些人毕竟曾经是他的属下。不管他们是死是活,如果死了倒还好一点,而活着也有可能生不如死吧。通过两次的交锋,他石明轩一败涂地来看,萧摇可不是心慈手软的善良之辈。

“很简单啊,摄魂。”萧摇应道,“我可不会像你们一样这么残忍,把人的面皮生刮下来,况且生刮下来的面皮再贴在别人脸上,这破绽只要是美容专业师,都能一眼瞧出来。我可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石明轩傻愣着,“摄魂?”什么是摄魂,难道是深度催眠吗?可他们都是经受训练过的,也是很难被人催眠的。

萧摇似乎知道石明轩的疑问,道,“呵呵,摄魂可不是催眠。被摄魂的人,不仅记忆被篡改,只听摄魂者的话,而且在任何地方都受到别人控制,而那个控制他们的人就是我。”

石明轩此时终于明白萧摇那句,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是什么意思了。她这是要把这些人完全返回安插在主子那边,然后,替萧摇他们回馈情报。

他眼睛犀利的看向萧摇,突然冷笑道,“呵呵,那又如何?就算这样你休想从我口中得知我的主子是谁?难道你现在也要给我摄魂吗?”

萧摇讥笑的道,“石明轩,告诉你,在你们二十六人当中,被我摄魂的人,可都是有用的人,无用的人,则都是以死亡的代价结束,而你恰恰就是无用之人,且是你们当中唯一一个不会被我摄魂的。现在就算你不告诉我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我也很快能找出他来。”萧摇拿出一块银色手表,而这块表正是石明轩之前带着的那一块,“有了这个,我会不知道你的主子是谁吗?”

石明轩看到这手表孔仁一缩,随即又松散了,他道,“呵,随便。”他是知道这手表联络器不知哪里出现了毛病,根本就联系不了人了。现在萧摇拿到他,也只是一块普通手表而已。

萧摇当然知道石明轩所想的,她道,“石明轩,你听听。”萧摇打开手表上按扭,随即就听到了手表上就传来了声音:大小姐,有何吩咐。手表的另外一方向就是钱程拿着。

这下,石明轩根本就淡定不了了。他怒问道,“怎么会这样?”

如果真坏了,他倒不担心,他们修好之类的,就算修好,他们也完全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还有一点,这联络器一旦坏了或丢了,主人那边的就有个提示音,然后立马就能斩断联络,消除一切相关信息。

可现在一看,这联络器根本就没有坏。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明明在发现不对劲时就是想发信息出去,可一开按钮就发现坏了,后来这东西被萧摇没收去,他也没有紧张过。

只现在清晰听到手表上发出来的信息时,他是真的紧张担忧了。但他紧张担忧的不是他的主子,而是他自己。

因为他知道,在萧摇没有从他口中知道他的主子是谁时,他的性命还是有保障的。因而,就是他口口声声大声说让萧摇杀了他,也只是笃定萧摇不敢杀他而已。可现在不同了。即使没有他,萧摇也可以从那联络表上找到他的幕后主子。

萧摇凌厉的冷笑道,“石明轩,你以为我之前不杀你,是真的为了问出你幕后的主子吗?你错了。人在什么情况之下是最为绝望?”

石明轩看着凌厉的萧摇,张了张嘴,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萧摇这完全是耍着他玩。

“是在本是有一丝希望时,却被告知,这一点希望也是绝路。那时会如何,担忧、恐惧、害怕甚至崩溃,或者生不如死,可又死不了的那种感觉,会如何?”萧摇近似残酷残忍的说道。

“萧摇,你到底要如何?”石明轩此时最后一丝希望被打破之后,就如萧摇所说,恐惧慌张甚至崩溃状态了。

死,可他最喜欢看的。特别是那些死亡之前的哀求与挣扎及惨叫之声。因为那尖锐的惨叫声及鲜红绝的鲜血会让他整个人振奋,如吸了上瘾的东西,让他欲罢不能,暴动因子蠢蠢欲动。

可那是别人的死,而现在轮到他自己,他当然也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他两次面临死亡,都是萧摇带给他的。

上次是在天上人间一个特殊的包厢里,萧摇如鬼魅一般的身手,冷声的对他说,要将石家一网打尽时的凌厉强悍气势,到现在他都忘不了。

这一次,萧摇只是用语言瓦解他心灵上的所承受的寄托,让他彻底崩溃,然后让他如乞丐一般的哀求。

似乎妥协,也似乎想要抓住最后一丝希望,石明轩带着疯狂的亮光,看着萧摇道,“萧摇,我可以把我背后主子的信息全部告诉你们,你们可不可以让我活下去。不过,我要当着冷昶睿的面说。”他不甘心就这样死了,他还要活下去。只要活下去,他就会有报仇的希望,以及与他站在一起的未来。

“不可能!”萧摇断然拒绝。这两次都是她与石明轩见面,而没有让师兄过来,就是知道怕石明轩那颗对师兄不怀好意龌龊肮脏之心侮辱了师兄的眼睛。

“再者。我现在根本就不需要你信息。”萧摇清冷的说道,转而话头一转,变得狠厉凶残道,“我今天过来就是要为那无辜枉死的百条性命报仇,让你也感受一下被人活剥生刮的滋味。”

萧摇话音一落,石明轩疯了一般冲着萧摇过来,目标对着萧摇的颈脖,嘴里大声的嚷嚷道,“不,不,我要杀了你。”

石明轩也是经过一番训练的,如果他这般动作是一般人的话,还真有可能石明轩得逞。

只是萧摇的武功上乘,轻功绝佳,在石明轩一冲过来时,就一掌劈了出去,把石明轩劈向刑堂墙壁上去。

石明轩顿时,掉趴在地上,嘴角吐血,如奄奄一息般。

萧摇厉声的对着老三他们四人道,“石明轩以前怎么对待那些流浪人,今天你们就要怎么对待他,要怎么做,你们应该知道。还有我要他在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你们的工作也同时完成,可懂?”

“是,大小姐!”这恭敬中又带着麻木的回道。

躺在地上的石明轩,他的全身骨头如被人打断,五脏六腑如正在被人刀割一样疼通。

现在听到萧摇要以这么残忍的方式,结束他生命,他痛苦,无助、绝望同时他又暗暗后悔。他后悔的是,刚刚不应该奢望以萧摇为人质或杀了萧摇逃出去,而是应该在萧摇要以那种方式杀了他时,他就应该自杀的。

现在他别说自杀了,就是动一个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在晕过去之前,听到一声回荡在整个刑堂的女音:石明轩,我让你的伙伴送你最后一程吧。不用太感谢我!

这是世间最残忍的话!

只是石明轩已经无力反驳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