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48章:惊天阴谋2

“啊?”钱程惊吓的紧拉着被子盖住祼露的身体,然后看着突然出现在他房间里的萧摇及一个三岁圆脸可爱的小男孩。

萧摇和小霸看着被惊吓钱程,无动于衷,只是冷淡的看了看钱程。

“姐姐,他确实是钱程。”一会儿,小霸很是肯定的说道。

“嗯。”萧摇也是确定了眼前这一人确实是钱程本人。

钱程惊吓过后,听到这一大一小所说的话,整个人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什么叫他是真的?

他愣愣的问道,“老大,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这可真奇了,难道他有个双胞胎兄弟不成?

萧摇坐在沙发上,小霸因为好玩,就在这个房间里这里动动,那里摸摸。

萧摇严肃的问道,“钱程,这段时间,你有发现你家三弟有什么异常吗?”

钱程恢复神色,他奇怪的道,“我三弟钱锦?”他很是奇怪萧摇为何会突然关注到他三弟了。

萧摇点了点头,道,“对。你想想他最近有什么异常举动的?”

看着萧摇这么严肃,钱程也认真起来,他想了想道,“我三弟这人平时比较游手好闲,喜欢玩乐,但也会顾忌家族名誉,玩得比较有分寸。要说最近的异常,”钱程微抬头,道,“就是似乎很少回家了。我问他为何常常不回家,他说他打算跟朋友合伙做一些事,忙着拉拢人脉,找关系之类。我曾问过他,要他什么事,要不要帮忙,他说他不想靠家里的关系。因而,家里人认为他走上正道了,能找事做,还不想靠家里,是长大了,懂得思靠进取了,有出息了。”

“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变化的?”萧摇继续问道。“大概是三个月前,老大,这有什么问题吗?”钱程疑惑的问道。

“有。大哥哥,你现在这个三弟是假的,是被人假冒的。”在旁边的玩着一件漂亮古瓷的小霸突然插嘴说道。

“什么?”钱程虽不相信一个小屁孩的话,但也不免惊诧了一下。

“啊,大哥哥,你不相信小霸?姐姐,我好伤心,我告诉他真相,他竟然不信小霸?”小霸一手把玩着古瓷,另一只手捂着胸口,作一个伤心状,虽说小霸没有心。

钱程古怪的看着这个古灵精怪又可爱的小男孩,可他一直不知道这孩子到底与萧摇是什么关系,难道是她与冷大少的孩子?

可是这孩子好像是叫萧摇姐姐吧?是吧?

但转念一想,因这孩子是与萧摇一起来凭空出现在房子里,所以这孩子这样说话,肯定也不能乱说的。

从萧摇一进来,就一直问着他家三弟之事,难道他这个三弟真是假冒的不成?

可是这要怎么假冒,整容?可又为什么有人把整成他三弟的模样?如果这个是假冒的,那么他的真三弟又在哪?

此时,想通的钱程一脸疑惑凝重的看着萧摇,还是想确定一下的问道,“萧摇,这是真的吗?”

萧摇严肃的点了点头,道,“钱程,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小霸说的确实是事实。我昨天晚上到的云城,然后凌晨时就查探了一下石家大院。可是,在那里我却意外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你的三弟钱锦是被人假冒了。”

这下,钱程不是惊讶,而是惊吓,他睁大眼睛,疑惑的问道,“石家大院里真有人?还有可能是我那个假冒的三弟?这怎么可能?我现在可是每天派弟兄们在石家大院巡视的啊?可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发现,怎么可能有人在石家大院?”

萧摇斜睨了一下钱程,很是严肃的认真的告诉他,道,“我在那不仅发现了假冒的钱锦,也同样发现了被假冒的沈凌。至于你说没有发现人影之类的,那是因为石家大院里有一条密道,那条密道到达通点有好几处,最近的一处是通向西街的晨光电影院,最远一处则是云城之外。”

钱程震惊的不能再震惊了,他妈的,这是古代吗?还密道,还通向各处的密道?

钱程结巴的问道,“老大,你……你……你是怎么发现,三弟他……他……他被人假冒了?”其实,他的意思是,他的三弟钱锦,萧摇并不熟悉,他这个作为大哥及钱家人都未曾发现异样,可是萧摇又是怎么知道现在这个钱锦是被人假冒了?

萧摇其实很不愿意告诉他一件残忍的事,然而,她又不得不告诉他。萧摇很是认真凝重的说道,“钱程,我告诉你一件事,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钱程这下更是疑惑及心慌,他有某种预感。

萧摇道,“我和小霸亲眼看着那俩人带着上面皮,然后就一转眼成了你的三弟及沈凌,而据我观察,那两张皮可能是从他们本人身上刮下来的。”

“什么?”钱程惊的脸一个煞白,激动的猛烈的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萧摇,“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就算从本人身上刮下来的,这么长时间了,也应该早就臭了烂了?怎么可能还能让人带在脸上?”他真的不敢相信,他的三弟可能被人害了?

萧摇也知道这种看似奇怪的事,很难让人接受,她解释道,“在古时候有一个心里变态令人发指疯狂的鬼医,很多病人不到万不得绝不求上他。但只要求上了他,那就必定答应他的要求。就是要把自己的脸皮留下,但他可以给你换一张脸皮,而被换的脸皮却是他前一个所救治被人留下的。只是,这可是活人身上刮下来的真脸皮,保持不了多久,然后就开始腐烂,那些病人要不就是感染疾病而死,要不就求着鬼医换另一张皮,鬼医就算答应换,也没有多余的真脸皮。然后,他就想方设法要发明一种可以让真皮不腐烂新鲜的药。经过长期的实验,就发明了一种叫银汞铅的药水。只要每天用这药水浸泡够了八小时,这脸皮就不会腐烂,脸皮是刮下来怎么样,带上去还是怎么样。”

钱程也明白了,他不敢相信的道,“那三弟的脸皮被人刮下之后,就被药水浸泡着,是不是?然后,那人就顶着三弟的脸,偶尔出现在钱家,以防钱家人怀疑钱锦的失踪,是不是?萧摇,那我三弟弟是不是被人害了?”

萧摇看着害怕面对事实钱程,摇了摇头道,“虽然不确定钱锦是不是被害了,但是我还必须告诉你另一件事,在云城被假冒的人,可能不止钱锦及沈凌俩个人?及有可能那些云城的大部分高官都被人假冒了。”

“什么?”这下,钱程又惊吓加震惊了。萧摇所说之事,可是颠覆了钱程对这个现代社会的认识。之前,他知道,要变成与另外一个人,就只能整容,而现在却知道有一种刮脸皮再贴脸皮的异术。“这怎么可能?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石家……”

钱程记起来了,萧摇说那俩个是在石家大院出现,再想起前几个月萧摇跟他说过,逃跑的石明轩回来,必定会躲在石家大院。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再加上石明轩清楚了解石家大院有密道之事。

显然这一切都与失踪逃跑的石明轩有着重大的关系。

“老大,是石明轩吗?”钱程沉重问道。“可是,如果是石明轩,他要报复就钱沈俩家,那他为什么要动那些云城其他官员?”如果石明轩真要回来报仇,他真有那么大的本事,那也是直接找上钱家报复才对?为何要绕这么大的一个弯子,先向其他官员动手。

萧摇很严肃以凌厉气势的说道,“钱程,我现在需要马上见到你父亲。这事很严重,还有我现在也要确认钱家人除了钱锦还有没有被人假冒了!”

钱程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情,他道,“好。”

然后,立马通知他的父亲来他的房间里,并且暗暗的告诉他,萧摇来了,就在他的房子里。

此时的钱为民已经知道萧摇的身份,虽然他看到的是两张不一样的脸,但钱程确实告诉他,她们是同一个人。既然现在直接让儿子找他,那肯定发生什么事。

钱为民穿好衣服,立马往儿子的房间里赶,不过,心里却在疑惑嘀咕着,萧摇一个女孩子怎么在儿子的卧室里?而且还是在三更半夜的。

钱为民很快到了钱程的卧室里,见到萧摇忙友好的打招呼。可是看到在儿子床上翻滚玩得不亦乐乎的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却又不是他那个刚回钱家不久的孙子时,天雷滚滚了。

这孩子是谁啊?难道又是他大儿子在外面所留的种?

看着老爸一眼亮光的盯着他床上的小孩时,就知道他老爸肯定想岔了,他忙辩解道,“爸,这个孩子是萧摇带过来的,你可别想多了啊。”

听到是萧摇带过来的孩子,钱为民虽好奇,但也没有多问,毕竟他是来说正事的。

“姐姐,这个也是真的。”突然床上的小孩给他突然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他顿时感到不好了。什么叫做这个也是真的?难道有人假冒他不成?果然是父子,想法都是一致。

萧摇“嗯”了一声,然后很严肃凝重的对着钱为民说道,“钱市长,两天之后,有一场针对钱家的血雨腥风即将开始,哦不,针对国家的血雨腥风即将开始!”

------题外话------

明天继续17点到18点之间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