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82裴少篇:容思颜的新兼职

“我当然理解!”裴寒轩低头想了想,忽然抬起头微微一笑,“思思,我允许你变强,允许你保护我,但是,你必须、只能是我的女朋友!”

裴寒轩明白,容思颜是在担心,她更长远的考虑双方的条件,要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好吧,虽然裴寒轩心里容思颜已经很优秀了,不过他也不介意她再优秀那么一点点的!

“谢谢你!轩!”容思颜开心的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我想变强,变得更出色,但这并不妨碍我成为你的女朋友!”

裴寒轩眼睛登时亮了,他的思思,是在用一种积极的方式爱着他,支持他呢!

“好吧,只要你不说和我分手,其他什么条件都好谈!”

裴寒轩的心里,似乎有什么被触动,跟最喜欢的人在一起,互相扶持,互相进步,真是一种微妙的感觉呢。

“所以,你也不介意我重新追求你一次吧?”

“啊?重新追求?”她不是已经原谅他了吗?他们本来就是男女朋友,还需要什么追求?

“嗯,重新追求崭新的容思颜,我未来的媳妇,裴寒轩唯一的女人!”

裴寒轩眨眼,“当然,你依旧要跟周围的阿猫阿狗离开点距离,我不介意你随时来烦我,这是身为男朋友应有的责任!”

“阿猫阿狗?”容思颜想了想,“有这号人吗?”

“当然有!我们公司不是刚请回来一个吗?”

想起那个不男不女的设计大师,裴寒轩就急得跳脚。百里尚明显就对他的思思不怀好意,绝对的!男人的第六感最灵敏了!他都看出来了!

噗嗤,容思颜笑趴,“你在说百里尚老师?”

“还能有谁!”裴寒轩真的是第一次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偏偏还是在抢女人这件事上!

“你想太多了!”容思颜觉得眼前的男人太可爱了!

居然吃醋!

一向只有让女人吃醋的裴寒轩居然会为她吃醋!容思颜感觉自己赚到了!

穆昊焱的短信再次传来:真是丢人!老四,男人的尊严呢?尊严呢!

裴寒轩难得的回了一条:尊严是什么?为了思思,我都不要了,送给你好了!

隔壁传来咣当一声响,穆昊焱撞墙,对面吃饭的那人终于从餐桌上露出脸来:“三哥,你失心疯了吗?趴墙角还能摔趴下,好神奇!”

穆昊焱吼回去:“老五你别废话,安静地吃你的饭!”

几兄弟中最少的陆温彦,学霸,实验室狂人,吃货,为了追一个比他大七岁的女人长期居住在美国。

昨天刚回Z国便被穆昊焱拉出来放风,顺便听墙角!

不过他特别好奇的是,为什么一向只对唐菱上心的老三,忽然对某件事情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以至于连脸都不要自毁形象来偷窥呢?

“我最近有新产品,三哥你没事可以到我实验室拿点!”陆温彦嘴巴里塞满食物,声音含糊。

“什么东西,我什么都不需要!”

“你需要!”陆温彦眼睛瞪了瞪,“我觉得你最近精神不正常,有分裂前兆!”

“你才精神分裂,你们全家都精神分裂!”穆昊焱抓狂道。

另一侧,优雅切割牛排的某位阿猫阿狗,目不斜视看着盘子里满是红血丝的牛肉,柔滑的酱料口齿留香,真是难得的美味啊!

这家的牛排最正宗了,百里尚在S市的最爱,今天却有点食不知味。

助理大卫看着尚大师吃牛排跟砍人似的样子,看来裴寒轩刚才的那个比喻影响深远!

连脾气不好的尚大师都变得……更加脾气不好了!

“大卫,你说我和那个裴寒轩比,谁比较好?”百里尚斯文擦嘴,然后很认真的看着他的助理问道。

大卫很不情愿的放下刀叉:“你要我说实话?”

“废话,假话我需要你来说吗!”周围的那些家伙每天都在说。

“嗯,我觉得你跟裴总比起来,样貌、背景、能力都不相上下!”

大卫公事公办模式开启,遇到很严肃的问题,大卫就是这个样子,因为这表示他在用心思考。

“但是,你脾气差,不会哄女人,反而会将女人气哭,这很不好!”

大卫想到尚大师平时的行为,坦然道,“你从来不会面带微笑,也不会关心人,怎么说呢,有点高冷!哦,不对,是非常高冷!”

百里尚顿了顿,高冷,原来自己是这个样子的。

之前他以为自己只是帅而已,居然还很冷!

想起裴寒轩那种时不时挂在嘴边的廉价微笑,呵呵,他干嘛要那么白痴!

但是想到容思颜刚才的那些话,心里倒是有点佩服了!

这个女孩子倒是跟其他人不一样,裴寒轩也许也不是看上去那么纨绔和轻浮,否则像容思颜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爱上他。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将他百里尚大师随便形容为阿猫阿狗的这个比喻,着实让人恼火!

裴寒轩,你等着好好看吧,哼!

大卫看到自己上司的样子,在心里叹息道:“看吧看吧,又傲娇了,这样子是永远都追不到女朋友的!”

裴寒轩跟容思颜又恢复了之前的美好状态,前者脸上笑容明媚,让周围的许多女孩子都红了脸。

只有容思颜知道他为啥开心成这样,不由摇头,经过这件事,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一种默契,让人心里暖暖的。

回到家,容思颜看到父亲容博涛客厅抽着烟,看到她依旧爱理不理的样子,容思颜心情好,也不在乎,于是直接跑到妈妈房间。

谁知道,梁妙彤正在抹眼泪,看上去两人似乎又吵架了!

看到女儿回来,梁妙彤显然没有来得及擦泪,有点慌乱的扯起笑容:“这么早就回来啦,颜儿看上去心情不错!”

“妈,是不是爸爸又……”容思颜担心死了,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叫做爸爸的男人!

养个*物都有感情了,这么多年来丝毫没有见到他有父亲的一点温情。

容思颜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父母总是吵架,但是却总是在吵架之后和好,然后又周而复始,循环不已。

容思颜很想劝说妈妈,既然过得不开心,他们就分开好了。

反正她都赚钱了,可以养活妈妈,可是看到她通红的眼睛又实在开不了口。

这一次,梁妙彤显然被容博涛气急了,胸口一上一下的喘气,虽然强颜欢笑,容思颜还是看出了不对劲。

“出什么事了?我是你女儿,你难道还要瞒着我吗?是不是又因为我?”容思颜嘟嘴,她知道之前父母吵架百分之八十都是为了她。

“别胡思乱想,你平时忙设计图已经够累了,别为家里这些小事操心。我和你爸这又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我也习惯了。”

梁妙彤不想增加女儿的心里负担,更不想她自责。

“你们嘀嘀咕咕什么?”容博涛忽然间冲进来,黑着脸冲容思颜吼,“一回来就没好事,不能好好安慰你妈就回你房间去,在这里碍手碍脚,看着让人心烦!”

容思颜忽然间就生气了,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欺负了老婆还要欺负自己的孩子。

这算什么理由,她站起来,第一次认真打量自己的这位父亲。

说实话,容博涛长得还不错,看上去是个沉稳的男人,只是对自己永远都是黑着脸罢了!

“思思,你回你房间去吧!我这里没事!”

梁妙彤不想让女儿跟容博涛吵,她心里也明白丈夫为什么会这样矛盾,每次在跟自己斗气后就来跟自己道歉,然后又继续接着吵,这样的生活太郁闷了!

“我不走!”容思颜挺着脖子,“你再有道理,也不能欺负自己的老婆,你算什么男人!”

“住口!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野种,居然敢来教训我?”容博涛火冒三丈,往上一步就扬起了手。

“你打啊,反正你看我不是一天不顺眼了,你什么理由都不说,只会拿我们撒气。我都习惯了,也懒得跟你讲道理。”

“没错,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只是你和妈从家门口拎回来的养女,可是我也是人不是畜生,随便被你打来打去连个理由都没有!”

“还有,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是野种,你把话说清楚。”

容思颜这次被惹急了,她根本就没打算退缩,她的性格原本就很率直,最不喜欢容博涛这种有事没事拿老婆撒气的混蛋!

“你听见了吧,梁妙彤,这就是你辛辛苦苦养大的好女儿,敢顶嘴了!”

容博涛这一巴掌还是没敢拍下去,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容思颜那双勇往直前的眼神里漫出的恨意,他就有点心虚。

这个女儿他从来都不喜欢,他一看到她就会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场景。

虽然二十多年都过去了,但是这种恨意丝毫不减。

梁妙彤干了一辈子的护士,性格温柔善良,连说话都是慢慢的,这也是容博涛最初见到她就喜欢他的原因。

加上梁妙彤非常传统,跟他交往也是中规中矩,更让容博涛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好妻子。

只是这种美好在他们孩子出生的时候全被打破了!

容博涛想起那些过去,眼睛里红血丝更加明显,显然非常生气!

“你们过去发生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我也不应该问,但是如果你心里过不去,为什么不放手?”

容思颜直直盯着自己的父亲,这个男人为什么不能成熟一点!

“你这样折磨自己的老婆,你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你们既然无法不再吵架,要不就离婚吧!”

“颜儿!”梁妙彤显然没想到,容思颜这么简单就把离婚两个字说了出来。

这些年她不是没想过要离婚,而且还想过很多次,但是为了颜儿,为了她跟容博涛的那个过去,她还是忍了下来。

如果说他们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但是两人又被过去的种种折磨着,梁妙彤心里很难受。

“离婚?”容博涛被气得笑了。

“你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居然教唆自己的父母离婚?你这么多年的教养白学了!”

容博涛暴怒起来就口不择言,野种两个字像钉子一样打在梁妙彤心上。

这是今天他第二次说到这两个字。

果然,他还是介意的,虽然她知道自己多冤枉,但是她却不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这么冤枉!

“颜儿是我的女儿!”梁妙彤擦把眼泪,猛地站起身来。

“无论以后发生什么,颜儿永远是我的女儿,你无权这么辱骂她!”

“容博涛,我们离婚吧,这么久了,我也受够了,你既然无法忘记过去,我们以后就各过各的!”

容博涛忽然间站在原地,双眼发直。

梁妙彤刚才说了什么?她说要离婚!她真的说出来了!

一时间,容博涛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他恨梁妙彤的背叛,所以连带着恨容思颜。

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从这个家里走出去!

从来没有!他忽然发现,他心虚了,他不想要这样的,真的不想!

他第一次想要正视自己的妻子,那么熟悉的面容,跟记忆里的那个影子重合,心慢慢的被揪疼。

容思颜眼圈泛红,她已经受够了这个父亲,她不在乎他对自己怎么样,但是无法容忍他对妈妈地刁难!

容博涛出乎意料什么都没说,整个人像是霜打的茄子,蔫蔫的转身离开。

梁妙彤擦把眼泪:“颜儿,你也早点睡,你放心,我会好好想想以后怎么办,妈妈这么多年也累了,抱歉还连累你!”

“我是你女儿,你跟我客气干什么!”

容思颜也不愿让梁妙彤伤心,大事化小也好。

如果容博涛主动收手当然最好,毕竟两人之间还是有感情的,她也不想硬行拆散自己的父母。

不过如果容博涛要是继续这么下去,她一定会带着妈妈走!——

风波一场后,容思颜打开电脑,看到了自己以前兼职时认识的朋友,给她发来的邮件,似乎知道她最近正缺钱,所以推荐了一个好哥们的摄影棚,据说薪水很不错。

容思颜联系了一下这个新兼职的地方,决定明天就去看看。

周末的时间永远注定不能清闲,想起裴寒轩,她咧嘴笑了笑,那个家伙以后知道自己这么拼命,没有时间陪他不知道会不会气得跳脚?

*好梦。

清早,容思颜轻车熟路将自己收拾的漂亮而不张扬,骑着单车就奔向了影棚,她背着双肩包,休闲而活力十足,看上去就像参加培训班的高中生。

按照对方给的地址,工作室是在市区最繁华的地方,容思颜找了半天,终于在繁华的高楼大厦背后找到了。

工作室不是很大,但是非常有格调。

每个工作间都是不同的风格,小助理一看来了一个新人,就笑米米上来把容思颜带上了楼。

楼上,乌烟瘴气!

化妆师服装师跟打仗似的,来回在场地上穿梭,几个浓妆艳抹的平面模特已经在投入的摆pose了。

容思颜深深吸一口气,好熟悉的味道啊,果然还是自己赚学费更威风!

裴寒轩并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朋友,为了那笔进修班的费用出卖色相去了,否则一定会哭死!

而容思颜也并不打算告诉他,毕竟他已经明白了容思颜的心思。

“你就是容思颜,小刺猬,哦不,思思?”

一个翘着兰花指,衣服像花孔雀一样的瘦高男子走了过来,目光非常挑剔的在容思颜身上转来转去。

嗯,这女人条件看上去就一般吧。

比起专业的来说,除了长相还可以之外,其他的都一般般,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会把这样的小菜鸟给推荐过来。

刚才的那个小助理笑米米上来解释道:“容小姐,这位是负责你造型的老师,百里洋,他可是最难伺候的,你要小心点,千万别被他气哭哦!”

百里洋?

容思颜皱眉,哈,我们公司还有一个百里尚呢,难不成这两人是亲戚?想多了吧!

百里洋瞪了一眼小助理:“你怎么说话呢,我有那么凶吗?”

“看来是我平时都对你们太好了,连我玩笑也敢开,我不就是对新人严厉一些吗,不就是对业务精益求精一些吗,你们别不识好人心,哼!”

百里洋看了看目瞪口呆的菜鸟新人,用鼻子哼了一声。

“算了算了,虽然你资质不是特别好。但是有我呢,我可是变废为宝的高手,你真不知道遇见我是多大的福气,偷着乐去吧!”

容思颜大着胆子对身边的小助理询问:“这位老师脾气……真特别!”

小助理呵呵一笑:“容小姐,你说话太客气了,直接说他很娘炮不就得了,我们大家全都知道!”

“小猴子你在说什么!”百里洋对娘炮这俩字非常敏感,立马凶巴巴吼了一句。

“别以为我耳聋听不见,你带坏了我的小朋友我会扣你薪水!”

“玩笑玩笑,洋老师别欺负我啦!”小助理笑米米跑远,似乎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

容思颜呆了!

她似乎无意间进到一个玄幻的世界了!

“过来过来,小刺猬你就坐这里好了,我给你参考一下!”

百里洋穿着一条修身的墨绿色皮裤,上身是一件花衬衫,似乎还勾着淡淡的眼影,看上去特别的妖娆。

容思颜见过很多有性格的造型师,自然也不会大惊小怪,再说嘴巴直的家伙不一定是坏人,她微笑,然后非常乖巧的开始让百里洋摆布。

百里洋看着眼前女孩子清丽的样貌,还有率直的眼神,以及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尊敬和信任,心里满意极了。

嗯,那个家伙这次倒是推荐挺靠谱的!

“从前做过平面模特吗?”

“嗯,做过!这是我的简历!”

百里洋随便翻翻,嗤鼻:“切,都是小打小闹,你知道我们这个工作室是什么级别的?”

“听上去挺高级的!”容思颜实话实说,因为百里洋的表情太得意了,“你给我介绍一下行么?”

“看在你虚心请教的份上,我给你简单说说吧!”

百里洋妖娆的取来一个厚本子彩页,“我们工作室的老板,不能说,这是秘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