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80裴少篇:轩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容思颜只是看到裴寒轩英挺的眉毛皱在一起,脸色憔悴,心里微微一痛,不自觉的便解释道。

“我跟晓琳一起来的,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尚老师,我们几个人聊了一会,你还没吃吗?”

裴寒轩摇了摇头。

其实他早就吃了,但是既然思思这么问了,就一定要咬定自己没吃饭,让她心疼!

魏雪儿眼巴巴的望着裴寒轩,小声建议道:“轩哥哥,我也还没有吃,我陪你吧,你……”

容思颜心想,难道这丫又要上演苦情戏?要不要这么拼啊!

裴寒轩这一次却完全出乎了所有人,至少是出乎了容思颜的魏雪儿的意料,他居然在第一时间便回绝了魏雪儿。

“我来找思思,不是来找你,不需要你陪!”

不但是回绝,话还说得一点都不给魏雪儿留面子。

裴寒轩本就如此,之前是他不觉得自己的行为会伤害到思思。

现在知道了自己这种把初恋,特别是别有用心的初恋当成朋友照顾,会让他的女人伤心,那他当然宁愿让魏雪儿伤心,也不愿思思难过一分。

魏雪儿接连碰壁,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百里尚的拒绝她还不是很介意,可是她没想到连裴寒轩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了她。

相信不久就会有魏雪儿插足裴总感情被嫌弃的八卦流出,她咬咬嘴唇道:“轩哥哥,你从来都不这么凶我的!”

众人竖起耳朵,似乎又有更猛烈的八卦呢!

围观者们都想知道裴少会怎么回答,是一拒到底,还是对旧爱余情未了。

裴寒轩忽然盯着魏雪儿的脸看了好久,这才说道:“如果魏佟不跟我说那些话,我还不知道你心里对我有那么多的期待。”

毕竟是曾经真正爱过的女人,对裴寒轩来说,虽然女人无数,但真心爱过的只有魏雪儿和容思颜。

对于魏雪儿,他也不想做得太绝,不想伤害她。

“但是,你用错了方式,抱歉!”

虽然不想伤害她,但如果事关宝贝女友容思颜,那他宁愿负天下女人,也不会有半点怜惜。

魏雪儿吃惊的看着裴寒轩,一脸不可置信,他知道了什么?大哥又对他说了什么?

现在裴寒轩看上去对她这么反感,难道是因为大哥对他说了不该说的事?

这跟预料中的不一样!魏佟曾经说过,裴寒轩一定会接受她的,可是,眼下裴寒轩的拒绝又是怎么回事?

魏雪儿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脸色瞬间很苍白。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以看在魏伯伯的面子上把你当朋友,其余的我都给不了你!”

裴寒轩眼神坚定,看着容思颜的目光蕴藏了浓浓的深情。

他觉得自己之前一段时间不知道是被什么俯了身,蠢得要命。

一边打着关心朋友的旗号伤害着思思,一边又执迷不悟给了魏雪儿太多误会的信息,甚至受到魏雪儿的牵引朝着错误的方向走下去,有些东西,真的是无法分享的!

尤其是在看到容思颜与百里尚出现在自己眼前,并且两人看上去那么登对的时候,裴寒轩心里就抽啊抽的难受的要死!

如果思思身边有一个长得帅有多金的男性朋友,你会怎么办?

裴寒轩想起老三穆昊焱的这个假设,如果是现在他这么问的话,他一定会很坚定的回答。

“怎么办?当然是让思思跟他绝交!朋友也不行!什么蓝颜知己红粉知己,根本就是劈腿的备胎好吧!”

“思思!”裴寒轩想也不想拉起容思颜的手,使劲圈住她的肩膀,顺便丢给百里尚一个得意的眼神:这是我的女人,想跟我抢?没门!

百里尚蹙眉。

幼稚的男人,不专情的花心大萝卜,女人可不是这么追的!

容思颜脸色登时通红一片:这个裴寒轩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但是刚才他对魏雪儿丢的重磅炸弹,她还是很开心的!

她有很久没有跟裴寒轩这么亲昵,一时间有些不习惯。

自从她决心要将裴寒轩抛到脑后让他反省后,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自己快速的成长起来。

裴寒轩太耀眼了,很多人都喜欢他的光芒,她不愿意永远做一个背景板,虽然裴寒轩喜欢呵护她,可是她不能永远躲在他的身后!

她要崛起,这也是容思颜这次能够狠心跟裴寒轩撇清关系的原因。

此时,她依旧坚定着自己奋进的决心,但是面对裴寒轩后悔的哀伤眼神,心又软了。

这个男人,总是会捕捉到自己的软肋,然后好好利用,而且每次都百试不爽,服了他了!

容思颜假装严肃的推开裴寒轩:“别闹!”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裴寒轩知道她已经不生气了,于是乖乖放开她。

高大的身材略显小鸟依人似的凑过来,讨好道:“嗯,不闹!”

百里尚眼皮子抽了抽,白痴!然后带着助理大卫潇洒离开。

百里尚跟裴寒轩第一次正面交锋,对彼此的印象都非常不好,百里尚认为裴寒轩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除了一身好皮相以外一无是处。

而裴寒轩则认为百里尚是一个长得好看性格差到要死、对他的女人心怀不轨外加装逼圣人!反正是由里到外看着他不顺眼!

魏雪儿没有离开的意思,雾蒙蒙的大眼睛盯着裴寒轩,就像能看出一朵花来。

容思颜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戳了戳在自己肩膀上蹭来蹭去补充能量的某人,轻声道:“事情还没有解决完,喂,你有完没完!”

“没完!”裴寒轩黑亮的眼睛全是笑意,果然撒娇什么的最有效了!

容思颜顿时没了脾气,这人还真是,居然还来,卖萌也得有个限度啊!

这是公共场合,公司餐厅这么多人,在楼梯口腻歪也就罢了,被这么多人盯着看他居然还一点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喂,裴寒轩,你好歹是公司老总,别这么丢脸好不好!”

容思颜着急了,裴寒轩目前的形象实在是太糟糕的,当然这是容思颜的认为。

她看着四周的人,觉得所有人都像是在笑他们,一个个都在指指点点捂着嘴笑。

“裴少,那居然真的是裴少!”

“嘘,小声点,你没发现今天的裴少不太对劲吗?该不会是撞邪了吧!”

“那么好看的男人,居然露出那样的表情,让人受不了啊!这真的是裴少吗?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是啊,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快来快来吃我啊’的邀请,明明平时看上去都是那么禁欲的样子,不苟言笑,目不斜视呢!”

“他女朋友真厉害,平时都是怎么*的?好想好想知道哦!”

叽叽喳喳,各种讨论声传入容思颜的耳中,她现在只想推开裴寒轩,装作不认识他。

魏雪儿看到丝毫不为所动的裴寒轩,第一次有了心凉的感觉。

“轩哥哥,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我?你之前明明对我那么好的!”

“想知道?”裴寒轩站直身体,微微低头俯视着梨花带雨的魏雪儿。

“其实我很想告诉你,你的大哥,都对我做了什么!哦,或者说,你的魏佟大哥,为了你这个宝贝妹妹,不惜自毁长城,将他一如既往建立的正直、诚信和重情义的好形象毁掉!魏雪儿,你真的都不知道吗!”

魏雪儿猛地一怔,然后又摇摇头,楚楚可怜:“轩哥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大哥是个好人,你别冤枉他,他也是你大哥不是吗?”

容思颜脑子有点疼,这个场合显然不适合谈论这么*的问题。

她看了一眼魏雪儿,一直都以为她是个有心计的女生,没想到今天被裴寒轩逼到死角,连自己大哥的名声都不顾了,显然还计划在大庭广众之下来个现场对质?

“轩,你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说?”容思颜皱眉提议,“这里似乎……不太合适啊!”

从刚刚开始这里已经人山人海了!

裴寒轩被容思颜的贴心暖得七荤八素,这就是他看中的女人,什么时候都会站在他的角度想问题,为什么自己之前那么混蛋?

“好,就听你的!”

李晓琳忽然插话:“我也去我也去!”

容思颜服了她!这明显就是不打算给魏雪儿面子,摆明是想去看她的笑话!

裴寒轩意外的通情达理:“既然是思思的好朋友,当然也得带上,这段时间多谢你在思思身边关心她,你放心,以后我不会让她有机会找你这个好友诉苦。”

李晓琳才不会被裴寒轩的衣冠楚楚迷惑,翻个白眼不领情道:“算你识相!”

魏雪儿的眼圈更红了,晶莹的泪水缓缓低落,周围有很多男同事都倒吸一口凉气,真是可怜啊!

容思颜对魏雪儿的厌恶达到了极致,看到周围雄性的反应就知道,这魏雪儿是想让他们成为众矢之的吧,这回连裴寒轩都要算计了?

这魏家究竟是何方神圣,能教出这么……与众不同的宝贝闺女!

裴寒轩拉了容思颜的小手,几个人沉默着离开。

几分钟后,四人坐在了ARS对面的咖啡厅里,这个时间非常安静,不远处的隔间里有几处摇晃的身影,服务生安静的站在不远处,这倒是个适合谈判的好地方!

裴寒轩自作主张给容思颜点了几款精巧的糕点,还有一杯柠檬水,然后好整以暇看着已经完全红了眼的魏雪儿。

良久之后,裴寒轩叹口气:“从去年开始,我的前任们忽然间通通出现在我面前,其实当时我并没有多想。”

说到这个事的时候,裴寒轩看了容思颜一眼,见她也有些好奇的回看自己,他微笑的点了点头,握住她的手轻轻在手背拍了几下。

容思颜的确有些惊讶,听裴寒轩的语气,难道这一年多他俩经常遇到他前任的事,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她没有开口询问,既然裴寒轩会这么说,就说明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当时我只以为是我之前混账的时间太久了,有很多前任,虽然很多人我连脸都没记住,也没有真正交往过,但是她们居然都找到了我!”

听到这里,李晓琳看向裴寒轩的眼神变得轻蔑,心里默默想着,“看吧,你就是个渣!”

最初她是支持容思颜和裴寒轩的,可就从一年前开始,好友的笑容越来越少,烦心的事越来越多,她就变得不是那么待见这个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魏雪儿点了一杯白咖啡,抬眼看裴寒轩:“我知道你原来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是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我知道真正的你不是一个滥情的人。”

魏雪儿特别诚恳并深情的望着裴寒轩,“轩哥哥,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容思颜扶额,顿时有种深深的无奈:这魏雪儿真的是歪楼高手。

这个时候都不忘用糖衣炮弹,魏雪儿,拜托别这么自恋好吗?看着她,快看她,她才是裴寒轩的正牌女友好吧!

对于如此自我感觉良好的魏雪儿,容思颜也真是醉了。

裴寒轩忽然笑了,笑容却不达眼底:“雪儿,到这个时候,你还给我装?”

“原来的你不是这样子的,为什么你会变成现在这样,狭隘自私,娇柔做作,我的过去如何,跟你没半毛钱关系,思思接受我,这就足够了!”

“轩哥哥,你怎么能这么……”

裴寒轩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雪儿,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请把这个称呼改一下,我不想让我女朋友听了不舒服。”

对于裴寒轩的这个决定,容思颜在心里默默为他点赞。

早该这样了好吧,每次听到魏雪儿用故意装出来的娃娃音叫着轩哥哥时,她都觉得自己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让她闭嘴,实在是太恶心了。

“还有我特别想知道,你是怎么把这些数量众多的前任凑在一起,你给了她们多少好处来我眼前晃荡,来破坏我跟思思的感情?嗯?”

容思颜挑眉,现在想来,原来还有这么深层次的意义。

以前都把精力放在设计师工作上,没想到背地了已经被人黑了这么久!

“我没有!”魏雪儿掩饰不住的惊慌,瞬间又恢复了委屈的神色,“我为什么那么做?容思颜讨厌你的过去,我也讨厌啊!呜呜……”

“魏雪儿,你要知道,你大哥魏佟并不是万能的,他能够暗中操作的事情,我也能。”

裴寒轩冷笑一记,淡淡的说:“甚至我能做得比你大哥更神不知鬼不觉,他能查出我几年来的生活,我也能,能查得比他更细。”

“我只是没有想到,放黑箭的是你们,我曾经把你们当做最好的朋友,甚至是家人,没想到你们这样对付我。”

“魏佟对我了如指掌,并不是他想对我怎样,而是你这个妹妹一直让他监视我,探查我的生活,并且花钱将那些女人弄到我眼前晃荡……”

魏雪儿捂住耳朵:“不,这都不是真的,与我无关,与我无关!”

她如果承认了,那么以后跟裴寒轩就等于划清界限。

别说加深感情,成为仇人也不为过,她知道裴寒轩的为人,他性格里透出的傲气连她大哥魏佟都忌惮三分,这也是魏家始终想拉拢他的原因。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裴寒轩拿出一叠资料甩给魏雪儿,“这就是你要的证据,如果你不相信,还可以将这些交给你的大哥看看!”

说完轻松的靠在椅背上,丝毫不去理会楚楚可怜的魏雪儿,那一套,在他面前都用烂了,如今他已经全面免疫。

人还真是这样,一旦以前的那份记忆出现了瑕疵,会忽然觉得以前的自己很傻。

之前可以笨笨的守着以前的记忆过日子,而没有注意身边现在拥有的可以共同再制造记忆的人。

可发现瑕疵后,便会半点不会再有留念。

这叠资料是林明用最快速度整理到的,也是在他见思思之前才拿到手的,刚才甚至都没来得及看。

还是在来的路上,大致翻了一下,这下他对魏雪儿原本有的那么一丝愧疚怜惜也一点不剩。

她不配!

资料上面密密麻麻记载了魏雪儿和魏佟这么多年来的邮件往来,包括聊天记录,还有银行转账信息,每一笔钱都转给了谁,还有邮件内容,有些内容非常敏感,甚至涉及到了魏家的一些生意往来!

魏雪儿险些晕过去!

她完全没有料到,那个离开时还青涩的少年如今有了这么大的能量。

这么看来大哥对他的调查根本不全面,裴寒轩的底细根本就没有查清楚,他们就动手了。

她抬起头来,对上裴寒轩冷静的双眼,满是不可置信!

这不可能!这哪里是什么资料,这分明就是魏家的秘密档案,裴寒轩怎么会弄到这个?

她不知道的是,这些资料是由林明调查的,如果是裴寒轩自己亲自动手的话,那得到的资料会更全更多更细。

魏雪儿一开始就是为了裴寒轩而来,她觉得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能将他夺过来就行。

因为她有足够出色的大哥,以及魏家庞大的信息网,裴寒轩就算有才,也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发展到如此的深不可测!

“很吃惊?”裴寒轩完全性的压倒气势,威严的像个王,浑身的冷气打开,魏雪儿周围的温度骤降。

“不用吃惊,真的,为了保护我的女人,也为了给我洗清罪名,我可以做得更狠的,我可不愿意被我家思思嫌弃!”

魏雪儿冒了一头冷汗,这些资料交给大哥的话,魏佟一定会生气的。

这些资料中不少是魏家的一些不正当的勾当,或者是在商业上不合法的一些竞争方式……总之都是魏家的机密。

这都是因为她才会变成这样,魏佟一定会怪她的不懂事,为了一个男人连家族都不顾了。

魏雪儿知道哥哥的底线,就算他再疼她这个妹妹,也不会将家族利益摆在妹妹的前面!

“轩哥……”原本还是想叫轩哥哥,可是一想到他刚才的话,魏雪儿急忙改口道,“寒轩,能不能……”

“魏雪儿,你要是想留着这份资料就留下吧,我已经给了你大哥一份,也算是他对我这么多年动手动脚的一点回礼!”裴寒轩毫不留情道。

魏雪儿的脸顿时白了!为什么会这样!裴寒轩怎么能忍心这样对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