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76裴少篇:等你真的知道如何爱一个人再来找我

容思颜看了一眼魏雪儿,礼貌道:“魏小姐想喝点什么?这里的菜品太辣了!”

魏雪儿露出疏离而矜持的笑容:“多谢,我喝点白水就行!”

容思颜也不过比魏雪儿大一岁而已,却被姐姐姐姐叫个不停,好像对方非要在年龄上显出优势一般。

等到菜都上齐了,容思颜的胃口,已经被魏雪儿跟裴寒轩之间的*气氛弄得没了胃口。

“轩哥哥,听说你们要开设进修班?”魏雪儿笑米米说,“爸爸已经答应让我重新开始学习设计了!”

“真的?太好了!”裴寒轩真诚道。

“以前你身体不好,现在终于能够得偿所愿了。设计看上去高雅,其实很辛苦,你看思思最近忙着画设计图每天加班到很晚,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魏雪儿眼眸一暗,很快又笑嘻嘻说:“容姐姐听说在上学的时候就拿到设计比赛的大奖,又有轩哥哥这个后盾,能进ARS真是太幸运了!”

容思颜一听,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味,她是靠实力进公司的好吧!

裴寒轩开口:“我没有帮到思思什么忙,反倒是因为我的关系还让她受了委屈。”

裴寒轩有些担心的看着容思颜,总觉得她今晚的表情有点不太对劲,“不过好事多磨,是金子走到哪里都会发光!思思现在可是我们新人里的设计师佼佼者!”

“哇,真的吗,容姐姐真了不起!”

魏雪儿的眼神里一点都没有赞扬的意味,容思颜也不介意她的口是心非,注定是情敌,她才不怕魏雪儿的挑衅!

“魏伯伯决定让你进哪个公司了吗?”

魏雪儿摇头:“大哥要回来,爸爸说先让我进大哥的公司去锻炼一下。”

忽然她眼睛一亮,“轩哥哥,要不我进ARS吧,这些年我落下不少东西,但是我有些基础,加把劲也能够赶上来。再说你在公司里还能照顾我,容姐姐也在里面,我不会的地方可以去找容姐姐啊,是不是?”

容思颜嘴角一抽,其实刚才她就料到魏雪儿会说这样的话,但是公司不是她的,是裴寒轩的!

再说啦,她自己都忙得要命,哪有这个太空时间去教她啊!

把一个情敌留在身边,她又不是受虐狂。

裴寒轩:“我们这一季的招生已经结束了,要不你等到下一季再来,反正又不差这么点时间!”

“那怎么行!我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能每天看到你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容思颜将手中的茶杯咚一声放到桌子上,魏雪儿一愣,就听容思颜说道:“轩,我把设计图纸忘到办公室了,明天就要交的,我得先回去拿,你们慢慢吃。”

裴寒轩:“……思思!”

容思颜微笑:“没关系,不用管我,你们慢慢吃!”如果还能吃得下。

“容姐姐,你还一口饭都没吃呢!”魏雪儿好心提醒。

“抱歉,你们慢慢吃!”我吃不下,还有点想吐!提起小包,容思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间。

裴寒轩站起来想要追出去,还没离开椅子,就感到一双颤抖的小手握住了他的胳膊。

“轩哥哥,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容姐姐不开心的事情?”

魏雪儿眼睛里泪光闪闪,似乎隐忍着什么,显得特别委屈。

“我知道容姐姐对我有看法,她是你的女朋友,她不喜欢我在你身边,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想拆散你们啊!”

裴寒轩看着魏雪儿哭得伤心,觉得她一个人来到这里也挺可怜的,于是善意的由着她扯着自己,拍了拍她的脑袋:“别多心,思思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可是,她看上去很生气,轩哥哥,你赶紧把她追回来吧!”

原本想要追出去的裴寒轩反而被说的有点惭愧:“别担心,我们在一起很久了,思思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另一边……

容思颜走出饭店门口的时候直接招手拦了一辆的士,她心烦意乱,只想赶快回家,甚至是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个地方!

裴寒轩,魏雪儿,他们两个虽然过去是有所交集的,可是容思颜一点都不介意,毕竟过去的都过去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旧情复燃?初恋女友找上门,还跟自己这个现任女友挑衅,偏偏她的男朋友还一脸不知所谓的样子!

看着街上渐渐亮起的灯火,容思颜的心又开始感到一阵冰冷,不想回家,回家后面对爸爸永远不会好看的脸色,还有妈妈歉意的委屈求全,她觉得很心塞。

尤其是现在,裴寒轩跟魏雪儿在那个地方聊过去,亲亲我我,自己却在这里消沉,郁闷!真是烦死了!

这件事太让人生气了!

果然,在容思颜刚到家门口的时候,裴寒轩的电话才追了过来。

容思颜讪讪接起电话,心里想的却是:原本以为他很快就会打电话过来的!

“思思,你生气了吗?”裴寒轩听上去挺着急。

“对不起,我跟魏雪儿真的没什么,你这么离开让她很难过,你真的别多想,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

容思颜打断他的话:“你现在在哪里?”

“魏雪儿不能吃辣,刚才她却吃了不少重口味的东西,现在肠胃不好,在医院打水。”

裴寒轩顿了一下,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话说错了,这个时候不该提到雪儿才对。

“我陪她一会就好,晚点给你电话,你要乖啊,今天的约会,我以后给你补上!”

心机女故意把自己吃坏到医院去了?!

“裴寒轩!”容思颜忽然间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裴寒轩在电话这头听见那熟悉的嗓音里包含着不真实的情愫,有点异样的感觉,有点不安。

“裴寒轩,等你真的知道如何爱一个人,再回来找我吧,现在,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说完后,容思颜挂了电话,其实她在听到裴寒轩没有说服力的解释时,就已经狠心做了决定。

有些人一直被高高捧在上面,坦然接受着别人的感情付出,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他不明白被人伤害是世界上最让人痛心的事情,而裴寒轩,就是被众多人众心捧月惯坏的花花公子!

他从来都是一个花花公子,容思颜以为他已经为她改变了,如今却发现她错得离谱。

眼圈泛红的容思颜吸着鼻子打开家门,容博涛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昏黄的灯光下,似乎没有感觉到容思颜的情绪异常,他冷眼回头看了她一眼,哼一声不再理会。

容思颜对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已经习惯了,平时根本不会在意,但是今天自己心里很委屈。

加上跟裴寒轩又闹僵了,心情非常不好,于是病恹恹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被子将自己裹成了粽子。

为什么会这样?

她曾经开心的认为她和裴寒轩能够一直这么走下去。

她原谅了他的年少无知,可是如今,自己受伤了却没有人在身边安慰。

在家里,她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孤女。在外面,她是一个需要自己打拼才能跟上别人步伐的拼命三郎。

如今在爱情里,她失败了!

拿起电话给好友李晓琳拨过去,在快要接通的时候又挂掉电话,这件事谁能帮上忙呢?

容思颜关掉手机,她需要安静一下,或者发泄一下也好!

可是她发现,她根本安静不下来!

裴寒轩是第一个走进她心里的男人,几年的相处下来,他带给她很多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经历,可是如今,那种幸福的感觉就要丢了。

被挂断手机的裴寒轩怔了好一会,他不明白为什么容思颜会那么生气,刚才的那句话,她分明就是在提分手!

“轩哥哥,你怎么了?”魏雪儿虚弱的招招手,虽然自己冲动了一点,但是裴寒轩留在了她的身边不是吗?

哪怕一分一秒都好,最起码现在他们是一起的!

“没事,”裴寒轩黑着脸,情绪极为压抑。

若不是魏雪儿刚才吐得昏天黑地加胃疼难忍,他估计会马上离开这里奔到那个笨蛋女人身边。

他想问她,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还在怀疑他的真心吗?

“轩哥哥,你脸色很不好看,是哪里不舒服吗?”

魏雪儿小声问,她当然知道裴寒轩是因为跟容思颜通了电话才不开心的,看上去马上就要暴走了,但是她只能装作不明白的样子。

“是不是……容姐姐对我有什么误会?”魏雪儿抽泣两声。

“我知道你们不欢迎我,可是我就想回来看看你不行吗?如果容姐姐真的不喜欢我,我以后尽量避免跟你见面就是了!”

“雪儿!”裴寒轩抬起头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是朋友,看着你生病我怎么会不管你,安心啦!”

我们是朋友!

魏雪儿一怔,低下头掩饰她黯然的情绪,我们是朋友,是哪种朋友?

你把我当你的什么?我们的过去,你都忘了吗?

裴寒轩终究没有熬得住对容思颜的思念,加上她说的那些话,他很怕容思颜会真的和他分手。

于是,最终他还是拨通了老三穆昊焱的电话。

半小时后,一脸不乐意的穆昊焱来到医院,要知道裴寒轩这家伙打电话来时,他正和老婆温存呢!

一到医院,看到脸色难看的好友,再看看病*上打点滴的某位林妹妹,穆昊焱就更无语了。

看吧,我就说要出事,你这下玩大了吧?不见容思颜,肯定是被不解风情的裴寒轩气走了呗!

看了看好友的脸色,那种暗沉程度意味着事情很严重,不仅仅,是被气走了吧?

“老三,你帮我照顾一下雪儿,等她治疗完送她回酒店,我有事先离开一下!”裴寒轩说完起身就走。

“嘿,老四,你这是怎么了?该不会跟你的小女友吵架了吧?哦,我知道,不是吵架,难不成,你们……分手了?”

话一出口,穆昊焱就被裴寒轩的眼刀扎出了内伤,“难道……我说中了?不是吧!”

看了一眼不远处娇弱的魏雪儿,穆昊焱就明白了*分,他拍拍兄弟的肩膀。

“有些东西,确实不能跟人分享,你好好想想吧,这次我看容思颜是真的被你的态度伤到了。不好好去解释,说不定你们这几年的感情就玩完了。”

裴寒轩怔然:“我……”

“算了!”穆昊焱叹口气,“如果容思颜身边有个帅气多金的男性朋友,天天缠着她不放,你会怎么样?”

裴寒轩叹口气,想了想道:“如果是普通朋友的话,我当然不在意!”

穆昊焱挑眉:“哦,你可真是大方啊!老四,但愿你记住你现在的大方,如果有天容思颜身边真的有那么一位好朋友,我希望你不要抱着我哭!”

裴寒轩不知道,他今天的这句话在不久后会一语成谶。

眼下,他只想赶紧去找容思颜解释清楚,他有种感觉,如果他逃避的话,他的思思可能永远回不到他身边了!

穆昊焱看到他匆匆拿着衣服出门,将魏雪儿的叫声抛之脑后,略微满意了一些。

然后摆出一副面瘫脸,冲病*上那位梨花带泪的魏雪儿认真道。

“魏雪儿小姐,你放心,尽管老四很忙不能照顾你,但是作为他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一定会悉心照顾你的!”

魏雪儿露出一丝牵强的微笑:“谢谢!”

谁稀罕让你照顾啊!

两个小时后,魏雪儿打完点滴立即自己拎包出院,连一个微笑都没有甩给穆昊焱。

后者当然也无所谓,对他来说,只要他家亲亲老婆对她笑就够了,其他女人嘛,滚得越远越好。

不过魏雪儿的行为倒也让他有些刮目相看,原本以为是一位娇小姐,现在看来还真够坚强,拔针都不叫护士,自己动手!

裴寒轩给容思颜打了许多通电话全是关机,他索性就来到她的家门口蹲守,他就不信她还不出来。

交往这么久以来,他来容思颜家的次数几个指头都数的过来。

因为容博涛的冷脸相对,还有她孤儿的身份,容思颜一直都不希望让裴寒轩体会她在家的尴尬。

这一次例外,裴寒轩站在容思颜的窗户下。

这片住宅区不算高档繁华,但也不算是贫民区,容博涛好歹积攒了一部分的财富,只不过都没有用在自己女儿身上罢了。

或者说,他从来都不认为容思颜是他的什么人!

容思颜的窗户已经黑了下去,看上去里面的人已经睡了。

裴寒轩眼巴巴站在窗下看了很久,直到路上几个人看到他露出奇怪的神色。

有几个甚至指指点点看上去想要报警的样子,为了不让人家误会他是小偷或者是*,他只能开车离开。

容思颜站在窗口,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离开,不知道该生气还是惋惜。

她很想见他,听他说出那些道歉的话,可是想到裴寒轩接二连三的让自己难过,她忍住冲动,倒头睡觉。

结果*的失眠。

第二天,容思颜进公司顶着大大的熊猫眼,非常疲倦的钻进了自己的设计室。

因为她是最有潜力最优秀的新人设计师,之前又受到倪玥的器重,所以她的设计室环境要好得多。

这样一来也引起了很多新人的嫉妒,这间宽敞的房间只有两个人,离着李晓琳的工作间又很近,所以两人经常串门侃大山。

容思颜刚进来,就看见好友贼兮兮朝自己走来,看到她脸上的黑眼圈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然的神情。

“思思,你昨晚去干什么了?这么大的黑眼圈!我听说我们的裴少昨天下班的时候,在公司楼下堵你,有没有这回事啊?老实交待吧,你俩昨晚是不是……”

“什么跟什么啊,没那回事,别乱猜。”

容思颜今天不想聊关于裴寒轩的事,现在是连提到他的名字,她都会觉得胸口发闷。

“只是普通的失眠而已。”容思颜倒了一杯咖啡,“看你的表情又是有八卦了,说吧,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吗?”

“我们的高级进修班最近就要招生了!”

李晓琳的消息来源向来一等一的快速,这一次也不例外。

她跟好友一样期待能够得到老师的青睐,然后进入这个神秘高大上的进修班,“你知道我们的老师是谁吗?”

“这么快?我昨天刚听说才开始筹备,怎么今天就成了确切消息!”容思颜不怀疑好友的挖掘能力。

“我也听说了,说是老师都是国外设计大师级别的吧,最起码都不会比倪玥老师差!”

“嘿嘿!”李晓琳故作神秘,“不但不比倪玥老师差,据说还是设计师里的翘楚,而且长得超级帅!”

“脸好不好看倒无所谓,脑子好用才是关键!”

容思颜才不在乎老师的脸是什么样子,但是干这一行的一般样貌都差不了,随便穿个军大衣也能风度翩翩的。

说白了,就是人家气质在那摆着,不服气不行。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次这个老师吧除了设计方面的成就卓然,偏偏人家还才貌双全。长相不输任何一个明星,欧洲留学多年,又在国际上拿奖拿到手软。

偏偏还是个高冷的家伙,你知道吗,人家身后追求者简直是一个加强连,里面还有家族大背景的千金小姐,可是这位爷都不甩一眼呢!”

容思颜嘻嘻道:“我也好想进这个班!”

当然,她想进这班完全和老师长相无关,她只是想去学设计而已。

“嗯,别说我们这批新人,就连我们这里的很多老人都想。”

“不过据说这次还要收学费,思思,我可是悄悄跟你说,我听到我们财务说这次到进修班里的人每人要十万元的进修费!”

“十万?”容思颜炸毛,“靠!公司怎么不去抢!”

说好的福利呢?怎么这么贵!

关键是,她的积蓄已经不多了,最近工作忙,又没有时间兼职,就连之前的几家平面模特的工作也推了!

“你愁什么,暂时没钱问你男朋友要啊,反正你是借他的,又不是不还!”

李晓琳说的理所当然,其实她说的没错,男女朋友金钱上没有必要分的那么清楚。

再说,之前裴寒轩可是连几百万的项链都舍得!

“别提他了。”说道裴寒轩,容思颜的眼神就黯然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