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73裴少篇:初恋回归

他的事情很多,有时候在开会,有时候在和客户谈事情,迫不得已只能挂掉她的电话。

可只要裴寒轩十分钟内没有再联系她,她就会疯了一般给他的助理林明打电话,甚至直接堵到他的办公室门口、会议室门口。

有时候裴寒轩看着客户看他的*眼神,心真的很累。

可一旦他表现出一丝丝疏远的意思,梁雅安就会哭天抹泪地出现在他面前,问他是不是爱上了别的女人,是不是想和原来的女朋友和好?

每当这个时候,裴寒轩就会想到原来她为他做的那些,然后心软,然后再陷入这样的循环里。

忍受了几个月这样的日子,裴寒轩的耐心,终于消耗殆尽,毅然决然地和她说了分手。

可想而知,分手之后的日子里,她也不消停。

在他开完会出门的时候,会看到她哀怨地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身影。

在他晚上除了公司开车的时候,会看到她可怜兮兮地现在他车子边的身影。

就连他上厕所洗完手出了卫生间的时候,都能够看到她汪汪的泪眼,和紧紧追随他的目光。

后来他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向整个公司下了通缉令,只要有人见到梁雅安,立刻把她请出去。

就这样,整个大厦如防瘟疫般防了她三个月,这才真正消停下来,梁雅安再也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时间太过久远,久得他几乎忘了她的存在,忘了她曾经在他的公司里留下那么一笔“辉煌”、浓墨重彩的记忆。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妆画得艳俗到不行的女人,他怎么也没有办法把她,和记忆中的那个天真的女孩儿联系到一起。

“你,想起我了吗?”梁雅安看着他,眼神里全都是期待,仿佛星光闪耀。

这才是记忆中的样子,裴寒轩叹了口气,皱了皱眉问道:“想起来了,你想做什么?”

“寒轩,我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当初跟我说分手也是迫不得已的是不是,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吗?”

她逼近了一步,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非常的刺鼻。

裴寒轩尽量保持着自己良好的修养,微笑解释道。

“梁小姐,我想你搞错了,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是过去时了。现在我已经有女朋友的,就是我对面的这位小姐,我没有爱过你,更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梁雅安好像受到了什么灭顶的打击一般,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

“这不可能的,你骗我对不对?你那时候明明跟我说我们要暂时分开八年,八年以后你就娶我的,你怎么可以骗我呢?”

裴寒轩好看的眉头紧紧锁在一起,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

他的记性一惯很好,但是却不记得自己曾经对她有过什么八年之约的许诺。

“梁小姐,想必你记错了吧!除了我现在的女朋友,我从未对任何人许下过会娶她的承诺。”

换言之,他想过要娶的女人只有容思颜。

“这不可能!你明明是托了林明告诉我的,他当时说的很明确,就是你说你愿意五年以后娶我,代价是八年不联系!

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可能八年都不和你联系呢?你说过的话怎么可以不算数呢!”

梁雅安不断地摇着头,蛮不讲理的模样一如当年那个小女孩。

“既然是林明说的,那你就找他让他娶了你吧,对不起我还有些事情,不奉陪了。”

裴寒轩扔下一百块钱站起身,拉过旁边从开始就一言不发的容思颜转身走出了餐厅,却没看到梁雅安嘴边扬起的一丝笑意。

“我竟然不知道你还和别的女人有着什么八年之约啊!”容思颜斜睥了他一眼,酸酸地说道。

“她说的话你也能信吗?”

裴寒轩看着她苦笑,“我对这个子虚乌有的八年之约可是一点儿印象没有,你不能诬赖我!”

“我诬赖你?”

看着容思颜有明显发火的趋势,裴寒轩忙举双手投降:“我交待,我老实交待!”

接着,裴寒轩将自己和梁雅安之间的那些关系都简单说给了容思颜听。

“那时候的我觉得这个小姑娘的执着也挺让人心疼的,更何况当时的我并没有什么真心喜欢的人,觉得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所以为了圆她一个梦还是答应了。”

“裴少的爱情观,小女子还真是不敢苟同!”

容思颜哼了一声,确实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了,然而裴寒轩却又一次皱眉。

“不知道当初天真烂漫的女孩,怎么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现在突然站出来说这些,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能有什么不对劲,还不是你裴少长得好看容易让人一见钟情,好脾气又容易心软,来者不拒,所以让人家小女生八年都念念不忘!”容思颜撇嘴道。

“别的女人念不念我无所谓,我只希望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能够记我一辈子,永远都恋恋不忘!”

裴寒轩听得出她言语里虽有醋意,但不是那么浓重,也并没有真的生气于是打趣道。

“谁要记你一辈子!”容思颜哼声。

“对,我的小女朋友不想记我一辈子,因为想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

裴寒轩笑,突然趁她不注意低头亲了下去,将容思颜没说完的话全都淹没在了这个吻里。

长长的一吻结束以后,两个人都默契地不再提刚刚遇到的人和事儿,而是商量着,接下来要怎么办。

大四一开学,容思颜便正式签约了ARS国际,而李晓琳也凭借当初新人设计师大赛拿到的offer成功进入了ARS国际,只是分别负责不同的品牌。

吴彤最终还是放弃了设计这一行业,而是进了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做了最简单的市场营销。

齐许……

自从那次她离开以后,寝室里的三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听说过她的消息。她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偶尔她们在聚会中也会想起那个一向沉默的女生,想起她每天挑灯夜战的模样,也想起她在电视上哭着控诉容思颜“抄袭”时的丑陋样子。

只是再也回不去了,最初的四个人。

在大四的这一年里,容思颜在事业上稳步向前发展着,就连裴寒轩也不得不赞叹她的进步速度,想要实现他们最开始的设想是很有可能的。

离梦想越来越近,容思颜也充满了干劲儿。

然而,在这一年里,诸如梁雅安这类的事情却发生了很多次,有很多裴寒轩的女朋友突然冒出来,然后想办法插足他们之间的感情。

尽管很信任裴寒轩,但容思颜心里也并非没有芥蒂。

他原来的花心性格就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只是平时不拔起所以显现不出来而已。

然而如今这些人一个接一个地出现,虽然嘴上不说,但她的心里却一直压抑着这种情绪。

裴寒轩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过去的人生中交过的所有女朋友在这一年里都在他们眼前逛过一圈儿。

有的只是见了面和他们打个招呼,有的会想要和他再接触接触,有的如梁雅安一样哭着问他能不能重归于好。

更有甚者看到容思颜时,对她品头论足一番,然后同情地说:“裴少,你的品味什么时候变这么差了,居然找这么一个平凡的女人。”

虽然她们大多只出现一次,但是如此频繁的前女友出现,还是让他和容思颜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丝裂痕。

容思颜虽然常忙于工作上的事,表面上并不太在意他的过去,但他看得出她心里的失落感,还有一直压抑在心底的情绪。

然而,这情绪终究还是喷涌而出了,在裴寒轩的初恋女友魏雪儿找上门的时候。

竟然叫雪儿这么俗的名字!容思颜最初是这样想的。

这一年来,看着裴寒轩的各种前女友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几乎已经对这些免疫了。

但看到裴寒轩因为她的一句话而脸色大变的时候,她终于第一次有了危机感。

过去,裴寒轩甚至不用她出面,都可以轻易解决掉那些常来的麻烦,然而当这个名字很俗的魏雪儿出现的时候,他的情绪真的有了波动。

当魏雪儿出现在两人面前,裴寒轩的眼神久久的定格在容思颜的心中,特别的不舒服。

而魏雪儿说了一句话:“轩哥哥,你还记得永河路边的小松树吗?”

裴寒轩居然因为这句话,手上的茶杯突然都不稳了起来,好像突然陷入了回忆中。

“这课小树快枯萎了,我们能不能帮帮它啊!”小女孩儿的声音清脆,还透着稚气。

“好啊。”男孩儿爽快地答应。

那天风很大,两个小小的身影却在努力地扶着一棵瘦弱的小树苗,小小的手上都沾满了泥巴和土。

突然间风雨大作,雨点如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地砸下来,男孩儿看了看天,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女孩儿的头上,却被女孩儿一把扯下,盖住了那棵风雨中飘摇的小松树。

“咱们回家吧,都下雨了,会生病的!”男孩儿急切地说。

“不行啊,我们走了的话。小树会死掉的!”

两个人的身上全都湿透了,两张还带着泥巴的小脸儿上却都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他们就这样一直撑着,一直到阵雨结束,雨过天晴。

后来,当然不出意外地两个人全都害了感冒,但是经过了这件事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更加亲密了。

那棵松树几乎是一直陪伴着他们长大,一直见证着他们相知相恋的过程,可这样的两个人,终究还是在松树下说了再见。

“雪儿,你一直向前走,千万别回头。”还十八岁的裴寒轩站在松树下,站在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孩对面,哽咽道。

“轩哥哥!”魏雪儿喊了他一声,却说不出更多的话。

“我们说好了,不说再见,不回头。”他又强调一遍,一直到魏雪儿狠狠点头答应了。

“三,二,一。”

两个人一起转身,小步小步地迈着向前走。

那时候是落叶的秋季,满地的黄叶谱成风的协奏曲,沙沙地诉说着离别。

裴寒轩倏地泪如雨下,想起了那年秋天,眼睛里只有那棵快要枯萎的小树的小女孩儿。

“这棵小树快枯萎了,我们能不能帮帮它啊?”

两个身影越来越远,终于他回头,停在了原地。

然后,他看着目光所及之处的身影,毫不迟疑地向前走。

没说再见,没回头。

裴寒轩流连花丛很多年,各式各样的女朋友都见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因为他自己的一时兴起玩玩的,生活太寂寞,人生苦短……

但是,青涩少年时的裴寒轩也有过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也许初恋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难忘的。

裴寒轩更是如此。

魏雪儿,那个一直体弱多病的女孩子就是他永远无法忘怀的记忆。

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容思颜跟他平稳发展的时候,魏雪儿忽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她清秀的样貌透出当年分开时的影子,与心理那个小小的松树边的女孩子重合在一起。

裴寒轩心里就出现了一丝微微的疼,他甚至无法分辨出那种疼痛是因为魏雪儿的孱弱,还是因为那过去许久的记忆。

魏雪儿的出现让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动摇。

他告诫自己要分清楚重点,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在花丛中流连许久,如今碰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思思是他最亲爱的女朋友,魏雪儿只是一个遥远的过去了,他不能让回忆伤害容思颜。

可是,他就是忍不下心来拒绝魏雪儿。

尤其是看到对方对自己欲言又止不忍麻烦自己的样子,心里就莫名的软了下来。

这时候的裴寒轩根本没有想过,魏雪儿为什么会这么巧合的在这个时间出现,不早不晚。

不是他不去多想,而是记忆中的魏雪儿从来都是一个温柔、坚毅、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他根本就不可能把她和心机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这几天,就算工作再忙,他也会在魏雪儿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接电话,回电话。

这一点,连对容思颜这个女朋友,他都没有做得这么好。

当然,容思颜一般在工作期间也不会找他,因为她也忙,有时候甚至比他还忙。

魏雪儿一如既往乖巧懂事,尽管她来到S市很久了,也站在了她日思夜想的那个人面前。

但是,魏雪儿却含蓄的保持着距离,那么一如既往的羞怯。

她压抑着心里的憧憬,尽量保留着很久之前的温文尔雅,只有这样,才能将裴寒轩的心拉回来。

容思颜将近日来堆积的郁闷情绪抛在一边,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工作上。

她知道裴寒轩原来是花花公子,所以招惹了不少女孩子的芳心。

但是看在跟她相处这么几年都专心的份上,容思颜虽然不爽也安慰自己那些花花草草不过是曾经的过客罢了!

都过去了,她还能计较什么?人都要向前看不是吗?

这么自我安慰着,容思颜在李晓琳看猴子的眼神中马力全开,工作上更是小宇宙爆发!

约会?暂停!咱要工作!

烛光晚餐?暂停!咱要做个女强人!

好吧,不排除她心里还是不爽的,不爽到希望借此机会小小惩戒一下该死的花心大少!

所以,裴寒轩最近几天的黑脸次数明显增多了,他的小女人跟他闹脾气,接连给自己吃了闭门羹!这是吃醋了吧?

穆昊焱阴测测看着裴寒轩吃瘪的样子,好心提点他:“你跟人家思思处了这么久,难道还看不出来她这是吃醋了吗?”

黑脸的裴寒轩:“我哪里知道她们会出现,偏偏每次思思还都在场!”

穆昊焱摸着下巴:“我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我该怎么办?”

“招惹了那么多*债,现在也是时候偿还了!”

穆昊焱最喜欢看老四吃瘪了呢!那样子要多解气有多解气,不过出于好友兼损友的立场,他还是一针见血的指出,“我觉得你家小女友这次真的生气了!”

“什么意思?”裴寒轩觉得自己脑子跟不上节奏,“为什么是这次?以前生气都是假的?”

“呵呵,人家跟你交往这么久,自然知道你平时已经恶行累累,所以被一波一波前任女友追债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这次,那个魏雪儿,你不觉得你对她的关心有点太过了吗?”

穆昊焱露出一脸“你居然不明白”的样子,“你问问你自己,最近都干了什么?”

裴寒轩苦笑:“雪儿是我魏伯伯的女儿,你知道她跟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不一样!”

“哦?不一样?当然不一样,她可是你的初恋,男人对初恋可都是最难忘的。”

一个家世背景和样貌气质都很高大上的女人,可穆昊焱却并不喜欢这个魏雪儿,总觉得她很作。

穆昊焱微微一笑,有点嘲讽的意味,“活该你被容大设计师嫌弃,是我也想抽你嘴巴!”

“你就不能给我点正能量吗?”

穆昊焱冷不丁从裴寒轩怀里揪出他的手机,哗啦啦翻了一通。

“你看看,上面全是你跟那个雪儿的通话记录,还有,连睡觉前都需要晚安短信!”

别说容思颜会生气,不相信他,就是他这个好哥们也不相信,看见这么多甜言蜜语,你俩没问题才叫见鬼了呢!

难不成,裴寒轩居然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穆昊焱郁闷了,兄弟,你好歹是曾经的情圣啊,虽然你现在已经从良,但是丝毫不能改变你原来是个渣的事实!

现在你又向着蠢货*了!

“这能说明什么啊?”他裴寒轩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

他觉得自己应该关心雪儿,她的身体不好,又孤身一人来到S市,就算是看在世伯的面子上也应该照顾一番,更别说……她还是他的……初恋了!

当然这话他没敢直接说出来。

穆昊焱翻个白眼,他将手机甩到好友怀里,明显鄙视道:“你自求多福吧!我回去会给你烧香的!”

穆昊焱算是明白了,以前看到自己兄弟女友换来换去不亦乐乎,还以为这家伙对感情的事情已经了熟于心,谁知道,裴寒轩的智商忽然间成负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