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72裴少篇:裴寒轩的前女友

能去哪里呢,当初向NOCO保证的万无一失,谁能想到最后裴寒轩会拿出那样一张照片来让整件事情都翻了盘。

NOCO的人不再信她,也不再庇护她,把她赶出去任她自生自灭,这才让她终于醒悟。

原来他们看中自己,不过也是因为自己和容思颜之间的关系,想要通过这来打击到ARS国际罢了。

可笑自己还以为是千里马终遇伯乐,为了报答知遇之恩,所以才迫不得已出卖同学呢。

齐许娇小的身材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站在门口,一身衣服被洗得有些旧,垂泪的模样可谓是我见犹怜。

然而走廊里路过的人群看到是她,纷纷撇过脸去,看她的眼神里都是鄙视和嘲讽。

“这就是那个,因为嫉妒容思颜,所以出卖她的那个室友吗?”

“对,好像叫什么,齐许。”

“这名字可真难听,看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谁说不是呢,亏得容当初对她那么好,最后还不是恩将仇报,差点害得容彻底退出设计界。”

齐许听着这些话,脸突然涨红。

“你听听外边的人都怎么说你,你怎么好意思还站在这里?既然背上了包就走啊,就算装出一份可怜的样子也没人会相信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在容思颜与齐许对峙的这段时间内,吴彤已经擦干了身上的汗水,拿着毛巾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看着齐许道。

她的性格原本就直,对这种出卖朋友的人又一向没有好感,当时容思颜崩溃的情景现在还在她的脑海里回映,想想就让人觉得心疼。

齐许的泪水掉的更凶了,这次不再是伪装,而是真的受不住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终于推开李晓琳,抹着泪,拽着行李箱飞奔而出。

李晓琳冷眼看她的身影远去,拍了拍胸口对容思颜笑道。

“你刚刚叹了口气,站在她的面前,我还真以为你会一时间因为心软而留下她呢。”

“我是那么傻的人吗?”和裴寒轩在一起时间久了,容思颜也学他挑眉,“经过了这事儿,我如果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那我这大学不是白上了!”

“倒是我杞人忧天了。”李晓琳笑,然后眼睛一亮,盯着容思颜说道,“你刚才跟她说的那些经历,都是真的啊!”

容思颜耸耸肩:“当然是真的咯!只不过我还有下半部分没说而已。”

“什么部分?”吴彤的好奇心也被她们勾起,凑过头去问道。

“隔壁院子的小胖子,他的那一个月零食是我用我的一个月玩具使用权换来的;还有偷亲我的那个小男生,他的门牙是第二天和别人踢足球,不小心撞门框上撞掉的。”

李晓琳和吴彤的眼睛缓缓睁大:“那你说的那个,医院的常客的那个小*呢?”

“哦,你说他啊?”容思颜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我们当初几个初三朋友只让他胳膊脱臼,他是因为自己抢来的饮料喝多了,得了糖尿病,现在还经常去医院化验血糖高不高呢!”

“噗……”李晓琳没忍住笑出声来,“原来你是在吓她啊,我说你没这么暴力吧!瞧她被你吓成了那个样子,火气消了不少吧!”

“消了能怎样,那种百口莫辩的感受,那些痛苦崩溃的日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她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我原谅她,如果当初被她得逞了她是否会放过我?”

容思颜回到自己的椅子上,重新拿起桌子上的铅笔,在纸上勾勾抹抹。

“恩,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李晓琳点头。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地知道容思颜那些日子的感受,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好友日益憔悴的面庞,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也让她近乎崩溃。

其实她和容思颜一样,在那些黑暗的日子里,在那些看不到光明的时候,心里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齐许拖到和他们一样的地狱里,让她亲自去感受去体会那种痛苦。

好算是一切熬过来了,总算事情有了完美的结局。

“说到底,这件事情还应该谢谢裴寒轩呢,如果没有他,还真的不知道你会不会被这么误会下去。”

“是该好好谢谢他。”容思颜脸色有些发红,想着她们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答应了和裴寒轩在一起,有些心虚地道。

齐许的这件事确实让她心中对友谊产生了怀疑,她现在甚至不敢轻易相信一个人,别人与她越亲密,她就越觉得那人别有用心。

但是想到那些无助的夜里,李晓琳一直在一旁默默的陪伴,想起她在电视机前破口大骂齐许的模样,想起新闻发布会上,坚定地现在她身旁的身影,她就觉得其实友情并没有那么可怕。

就算当时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还有她愿意现在她的身后,这就够了。

想到这儿,她不再犹豫,有点儿羞涩道:“晓琳,室长,我有件事儿想告诉你们。”

“什么事儿,你先别说,让我猜猜……”

李晓琳在嘴边竖了一个食指,示意她先别说话,然后绕着她走了一圈,装作算命的老头一样捻了捻手指。

“老夫掐指一算,你这小姑娘必定已经找到另一半,说,你是不是和裴寒轩在一起了!”

李晓琳突然跳到她面前,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激动着发问。

“你怎么知道的?”容思颜讶异的表情让她们知道必定是被李晓琳猜中了,三个人很快围坐在一起。

“快,老实交代,你们怎么勾搭上的?”

“思思,给我们讲讲你俩之间的爱情故事吧!”

容思颜脸色微红,但是面对眼前这两个在她最困难的时候还愿意站在她身边的人,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于是她讲述了他们认识的全过程,不过隐瞒了裴寒轩受伤的经过,只说是在一场车祸中,无意中救了他一命,然后两个人慢慢熟识起来,对对方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

“所以你们就是这样从互相厌恶变成了互相爱慕?”李晓琳听了不住地感叹着。

“真是个传奇的爱情故事,简直是现实版的花心总裁爱上我。”

“花心”这两个字让容思颜突然沉默了,她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裴寒轩对前任女朋友的敷衍态度,心里微微有些忐忑。

如果他可以这样无情地对待前任,那么对待自己会不会也是那样,玩玩而已,就像上次去度假村一样,只是想怎么把她骗上窗而已。

看出了她的犹豫与心结,李晓琳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用担心。

“你看这么些年,裴寒轩的女朋友那么多,他在公众面前承认过几个?还不是就只有你一个嘛!

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据我这么多天的观察啊,我觉得他对你确实是真心的。”

“和他这样的人在一起,我心里真的是压力很大。”容思颜苦笑道。

她曾经无数次想要拒绝,却终于在他再一次问,她愿不愿意成为他的女朋友的那一刻没办法骗过自己的心。

她终于勇敢了一次,选择了承担起来这份感情和他一起走下去,然而能走多久,她的心里也是没有底的。

惴惴不安。

这是她此时最真切的感受。

容思颜心里的那一丝不安,很快被李晓琳和吴彤两个人的安慰暂时抹杀了,裴寒轩在之后的日子里对待她一心一意的态度,也让她暂且安定了下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三年就过去了,容思颜也进入了大四的实习期。

其实从得了设计大赛的冠军后,她便一直在ARS担任实习设计生,期间也参加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比赛,名次都还不错。

所以,她其实并不像同期的其他同学一样,担心着如何找实习公司。

咖啡厅里,明亮的落地窗将两个人的身影倒映地十分明显,郎才女貌的搭配也羡煞了街上路过的人们。

裴寒轩摇动着手中的咖啡,打开盖子吹了吹,轻抿了一口。

“要我说,你还是直接来ARS国际吧,你也差不多实习了三年,也该正式签约成正式的设计师了,再锻炼几年以后,TO品牌女装的总设计师位置就可以交给你了。”

“如果我去了你们公司,而且晋升还那么快,他们会不会都认为我是靠着关系进的?”容思颜皱眉,此时的她模样已经与之前大有不同。

齐肩的短发披散在耳边,整个人都显得干净利落,充满朝气。

这时候的她已经褪去了初入大学的青涩,一举一动反而让裴寒轩更加移不开眼。

“谁敢那么说你?”裴寒轩身上气息一凝,淡淡冷意散发出来,周围气温好像都降低了几度。

这几年来,他的能力也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性格也改变了许多,在他身上现在完全看不到几年前的花花大少的影子。

这三年来,裴寒轩对容思颜非常好,就像三年了,两人最亲密的举动还只有亲吻这一点来看,就说明裴寒轩真的变了。

“我就是有些担心。”

“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你是当年的冠军,毕业以后本来就该进入ARS的,而且这几年的成绩大家也有目共睹。”

裴寒轩*溺地看着她,“我也是真的肯定你的能力,这么有才华的女朋友,我不留着自己用,难道还让给别人吗?”

“就你会说话!”容思颜噗地笑出了声,确实不再说要出去找工作,默认了要去ARS国际的说法。

ARS服装业可以算是业内的龙头老大,如果能进ARS几乎没有别人会做其他选择,而且他们的福利特别好,这就使得业内有实力的设计师全都汇聚在了其中。

只是近来,NOCO集团与ARS国际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愈演愈烈,许多有实力有才能的设计师被NOCO高薪挖走,这让他们在缺失了一批实力派以后,也注入了许多新鲜血液。

像容思颜这样,在大一的时候就能够闯进新人设计师大赛决赛,并获得冠军的人着实不多。

但这些年通过这个比赛,ARS也吸纳了许多人才。

因此,整体设计师的平均年龄有了大幅度的下降,但因为底子雄厚,所以对于整个公司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容思颜的天分确实不错,大学的这几年课程的学习也很好,但是到底有些年轻,经验不足。

所以裴寒轩的打算是让她先练上几年,然后再承担起一个品牌的总设计师的职责。

裴寒轩是相信容思颜的,他见过她最初的设计,也几乎参与了她后来的整个设计人生。

他知道她的潜力有多大,也知道她的才能足以当起这个大任。

他相信她,更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自己绝对不可能看错人。

容思颜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几年的大学生活,还有在国际上参加的那些比赛让她对自己有了很清楚的认识。

所以对待裴寒轩的这个想法,她没有故意推脱,也没有直接点头答应,而是认真思考了一下。

“我想,进ARS国际的确是个难得的机会,我也很希望能够成为正式员工,这样可能对你们公司有一些帮助,但更重要的是对我的成长是很有利的。”

她犹豫了一下,接着道,“但是我不想把我的整个人生都束缚在TO品牌女装的这一方面,我希望在我可以的时候,能够有更广阔的天空让我尽情翱翔,更加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如果可能,能够开办属于我自己的品牌。”

“轩,我这种想法,你能够理解吗?”

她看着对面这个和自己整整恋爱了三年的男朋友,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她相信他一定会懂得自己的想法,并且支持的。

“我当然能理解,而且我也相信你的能力,你一定可以做到你所想的那些,一定会实现你的梦想。”

他的眼神里满是鼓励,让刚刚鼓起勇气说出自己梦想的容思颜心里一暖,也有了最初的底气。

“思思,你要明白,ARS国际它是你上升的桥梁,但绝对不是对你的束缚。如果有一天。你觉得它成为了你的束缚,你可以不用理会那些,尽情飞。”

“嗯,我知道。”容思颜狠狠点头,主动握上他的手,“轩,谢谢你。”

“跟我还这么客气做什么,这是我们的双赢啊!”好像她还是一个小孩子一般,裴寒轩揉揉她的头发。

“你真是!”容思颜不满地将头发整理好,瞪了他一眼。

这些年来,她已经锻炼得足够独立,足够成熟,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露出这样孩子气的一面。

谈笑得正开心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女声突然插了进来。

“寒轩,真的是你?”

容思颜顺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发现那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看上去也才20多岁,但是却把自己打扮得像三十多岁的成*人一样。

厚重的睫毛膏让人一眼看过去就会皱眉,浓浓的眼线丝毫没有增添美感,倒是让人觉的反胃。

“你是?”裴寒轩试探性得问。

他实在是认不出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从看见她的第一眼就开始在脑海中仔细思索,却始终没有在脑海里找到和眼前这个俗媚的女人相似的面容。

“我是雅安啊!寒轩你不记得我了?”

说着,那女人装模作样得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好像裴寒轩不记得她了是一件让她多么伤心的事情。

“雅安?”裴寒轩听到这个名字,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粉黛不施,青春靓丽的面容。

雅安全名叫做梁雅安,是裴寒轩以前的那些女人之一,也是当初追他追的最狠的一个女人。

当初她是他们公司的一个小部员,在公司的一次年会里见到了裴寒轩,然后惊为天人。

见过他之后,梁雅安几乎是陷入了魔障一般,开始对裴寒轩展开了全方位的追求。

她每天清晨会给他送“爱心便当”,通过林明送到裴寒轩的办公室里,但是通常都会被裴寒轩直接给了林明让他处理。

林明自然是不会理,直接赏给了垃圾桶。

她还会经常在裴寒轩可能经过的地方制造与他的偶遇,最严重的一次,一上午裴寒轩见到了她十八次。

三次在卫生间门口,七次接热水冲咖啡,还有八次是在他办公室门口拖地。

那地被她拖得是光可鉴人。

当时裴寒轩有一个女朋友,人长得漂亮又会化妆,一次和他手挽着手一起去公司,梁雅安也见过她一面。

于是从此以后,原来粉黛不施的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儿硬生生得将自己化成了妖精,在看到裴寒轩的时候还一副想说却不敢说话的羞涩模样。

其他的一些几乎青春期的女孩,会为男朋友做的事情她几乎都做过了,裴寒轩看在眼里,心里也不是不感动的。

但他并没有想过要和自己公司的成员发生点儿什么,也没有想和一个青春期的女孩子在一起。

于是终于找她谈话,告诉她自己和她之间不可能。

谁料第二天,梁雅安就递了辞呈,重新恢复素面朝天的她眼圈红红地站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些紧张地说。

“现在我不是你们公司的职员了,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裴寒轩叹口气,然后果断和现在相处的那个女朋友分了手,那个漂亮的女生也很干脆地拿了钱离开,一点儿不拖泥带水。

其实说实话,无论是在模样上,或者是在性格上,这么多年以来,那个干脆的女人都是他遇到过最适合自己的。

虽然两个人都没有对彼此动过心,但他也曾经觉得如果就这样两个人一起走到最后也未尝不可。

但是面对孩子一样的梁雅安,裴寒轩动摇了。

只是心疼这个孩子为他所做的一切,并没有真的动情,也没有真的爱上她,但是他愿意因为这个圆她一个梦。

可是很显然,梁雅安根本不懂他的想法,她以为他和女朋友分手,愿意跟她在一起就是爱上她了,心里激动的同时,占有欲也慢慢增强。

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裴寒轩每天都会接到她打来的电话能有十个以上。

他的事情很多,有时候在开会,有时候在和客户谈事情,迫不得已只能挂掉她的电话。

可只要裴寒轩十分钟内没有再联系她,她就会疯了一般给他的助理林明打电话,甚至直接堵到他的办公室门口、会议室门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