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71裴少篇:做好女朋友好吗?(第二更6000+)

“裴少你刚刚拿出的这张照片,你要怎么证明它的真实性,我们都知道裴总给你的人脉广,如果是找到人来制作合成一个假照片,也是不无可能的吧?”

“那这位记者,请问你是怎么知道齐小姐拿出的那几张就都是真实的呢?”

他先把问题抛回去,然后自信地道:“如果有人对照片的真实性存在疑问,我裴寒轩愿意将其上交到公证组织,让他们来坚定一下真假。”

那个记者不说话了,但立刻有别人站起来。

“我们自然是相信裴少的,但是能否请问裴少,你的这张照片是哪儿来的呢?”

“你和容小姐究竟是什么关系呢?刚刚容小姐说婚纱是她去写生被困在山上的时候,所创作的,难道那个时候你和容小姐在一起?”

“齐小姐说,你经常在S大等着容小姐是否属实,你用她父母和她自己的前途威胁她封口的这一事实是否为真的?”

裴寒轩站在台上,目光温润地笑对每一个人,但容思颜却在其中看到了几丝凉薄,还有惊人的凉意。

“既然大家不怀疑真实性,那么容小姐抄袭一事自然是齐小姐的污蔑。

那么她所说的,我给她封口费,并通过那些不正当的手段威胁她的事情,难道还会有人信吗?

既然容思颜没有抄袭,我还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呢?”

好像神佛站在九天之上睥睨众生一样,裴寒轩其实是没把这群人放在眼里的,尤其是他们此时拿着话筒逼问刁难,之后用笔杆胡写一气的行为更是让他厌恶。

他已经很少自己出席这些场合,ARS总部一般与媒体打交道的是穆昊焱,他负责的这一块呢现在基本都交给了公关部。

不过,不负责不代表他就不会。

如今事关容思颜,他却不能够袖手旁观,自然要亲自出马为她将一切解决好,好让她能够放心地相信自己。

之后记者的问题,容思颜就站在一边,听着裴寒轩侃侃而谈,一一回复。

“我和容小姐只是普通朋友,但我并不否认自己正在追求她的这一事实,只是她还没有答应我而已。”

他会在全国人民面前坦诚对她的感情,也有时候疾声厉色。

“并不存在你所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请你不要再传播这些流言。”

“关于齐小姐对我和容小姐的诽谤,以及其造成的恶劣影响,我们ARS国际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总之最终宾主尽欢,记者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ARS国际副总裁裴寒轩恋上天才信任设计师容思颜”,这可是一个大话题。

同时,他也成功为她洗清了抄袭的嫌疑。

“还傻站着干什么,都已经结束了,还不走?”

出神中,容思颜果然看到记者都已经陆续起身离去,而自己还站在台上发呆,不由得脸色一红。

好像自从他出现起,自己所举办的这个新闻发布会就变成了以他为主角,反倒是自己站在一边没什么话说。

不过这种感觉倒是让她安全感爆棚,尤其是听到他在所有人面前承认在追求自己,这让她的心里甜甜的。

一直以来,自己需要的,也不过是这样一个能够为自己挡风挡雨的人吧!

可是一想到一周之前发生的事,容思颜又愣了神。

身边的这个女人今天已经第三次看着他发呆了,裴寒轩心里微微有些忐忑。

虽然今天将一切都处理好了,也为她洗脱了嫌疑,他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但是她现在的神情让他的心里很是不平静。

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胡子没刮,她不喜欢?还是今天自己哪件衣服穿得不妥当?亦或是自己的表现她并不满意?

裴寒轩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然后摸着自己还没来得及修剪的胡茬,有些不安地想。

这一天,容思颜是心乱如麻。

明白了自己对裴寒轩的感情,而又受到了他的恩惠,此时的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

是不是要真正答应他的追求,她心中还有一丝犹豫,毕竟他花心的名声在外,而且她也不知道他对她的好,是不是只是想把她骗到手而已。

她和他以前的女朋友不一样,她玩不起。

可是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其实对他也是有感觉的,容思颜也狠不下心来拒绝,就只能装傻,心想如果他不再提,她就当做不知道。

为了感谢今天裴寒轩帮她解围,也感谢他帮助她洗清了抄袭的嫌疑,她决定请他到餐馆吃饭。

这次没有选择两人第一次吃饭的那种昂贵奢华的法国餐厅,而是选择了一家比较普通的中餐餐馆,味道不错,又是容思颜能够承担得起的价位。

裴寒轩虽然平时很少来这种普通的餐厅,但是想到容思颜的经济状况,也就不挑剔这些。两人进了包厢,点了几道菜。

“你……是偷拍的那张照片?”放下包,容思颜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对呀,我刚才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裴寒轩看着她的目光里都是*溺的笑意,好像她是他的珍宝一般值得珍视。

那样的眼神让容思颜的心脏开始砰砰地跳动,不受她自己的控制。她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开口道。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还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拿出了那个证据,或许我就会被大家认作是抄袭者,到时候恐怕会断送了我的整个服装设计师生涯。”

“不用客气,帮你是我应该做的。”他还是笑。

“更何况你可是这一次ARS国际新人设计师大赛的冠军啊,也算是半个我们ARS的人了,帮你不也就是在帮自己?”

容思颜笑笑没说话,倒是裴寒轩接着解释道。

“最开始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公司那边的私密资料库出现了一点儿小问题,我一直在处理那些事情,所以没来得及早些让你从那种被污蔑的痛苦中脱身。”

“说好了要保护你的,对不起,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

他心疼得看着她,这让容思颜的鼻子一酸,好不容易隐藏住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奔腾而出。

“其实我真的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她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道。

压抑了太久,他的这句话让她没有办法再伪装平静下去,好像一下子碰触到了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轻抚着她的伤痕。

“我知道,我知道。”裴寒轩点头。

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他是知道的。

毕竟她曾经救过他的命,面对满屋子的鲜血与血腥味面不改色。

毕竟他们曾经共患难,站在随时可能到来的枪林弹雨中等待救援。

毕竟她这些天挺过了舆论的风暴,面对室友的背叛,群众的指责都能够坚持到现在。

就凭这几点,她就不愧是他喜欢的女人。

今天,站在门口听她讲述过去那些经历的时候,他的心很疼。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些过往在她的生命中刻下了怎样的痕迹,几乎是深刻到无法抹去。

她曾小心地,用力地保守着那一点小秘密,就连被他套出,都能够狠下心来几个月对他不理不睬。

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这一切暴露在阳光下,暴露在大家眼下,这比要了她的命还难受。

她的家庭,她的亲情几乎就是她这个人的逆鳞,不允许人触碰,不允许人侮辱。

如今,她亲手刮下了那片逆鳞,亲手将刀子捅进了自己的心窝里。

该有多疼啊!

他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尽管有更好的方式可以证明她的清白,可是他还是去晚了。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她的痛苦,听着她灵魂深处哭泣的声音。

所以,看着眼前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他的心里不但没有平时遇到女人哭的厌烦,反而让心疼更多了几分。

“别担心,有我在,一切有我呢。”裴寒轩试探着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她搂进怀里。

容思颜没有拒绝。

裴寒轩和容思颜两人谁都没有提之前度假村的事。

晚饭过后,裴寒轩送她回学校的时候,刻意将车子停在了距学校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两人都下了车,漫步在这迷离的月色里。

皓月高高地挂在夜空上,天气好得四周都能看得清出星星。月光如水,浅浅地在大街上铺上一层痕迹,两个人的影子随着经过一个个路灯而拉长、缩短。

裴寒轩走在容思颜左边,看着月光下她的侧脸,悄悄地把右手贴近她的左手,试探性触碰了一下。

容思颜突然感受到了他的触碰,脸颊有些微微发烫,却不抵触他的动作。

于是裴寒轩放心大胆了些,大手直接牵上她的小手,紧紧握在手心里。

压马路压了许久,终于压倒了宿舍楼下。裴寒轩凝视着她的眼睛,轻声道:“闭眼。”

出于对他的信任,容思颜本能地闭上眼睛,她原本以为他会吻她,其实这个时候就算他吻她,她也不会推开他。

吻是吻了,不过不是嘴唇,容思颜闭上眼后,觉得额头一凉,是一种柔软的触感。

“晚安吻。”他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思思,上次的事对不起,是我进展太快了,请你原谅我的唐突。”

主要是他以前交女朋友都是这个步骤,而且明显比这个速度快多了,他原本以为两人相爱又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那下一步理所当然的就是发生男女关系。

他忘了自己以前的恋爱模式是畸形的。

这段时间他也想了很多,他是真心爱容思颜,自从认识她之后,他没有和别的女人尚过*。

既然喜欢她,而她又不喜欢他的恋爱模式,那他当然就得顺着她。

“我非常确定我喜欢你,不是只想把你带上窗的那种喜欢。这一次你放心,我会按步骤放慢节奏,慢慢来,只要你不同意,我绝对不会做出越轨的行为,做我女朋友好吗?”

其实今天下午和晚上,他们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像是一堆情侣应该做的,一起用餐一起看电影,但是裴寒轩一直没有明确地提过,这让容思颜还是不太确定裴寒轩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如今这一番话,算是把他的情意都摊在了她的面前,就看她要不要接受。

愿意,她当然是愿意的。

没有人能如他一般让她牵挂,让她担忧,让她明明厌恶却不由自主地想接近。

除了他,没有人能够给她这种安心的感觉;除了他,没有人能懂她的伤痛。

甚至连李晓琳都不行。

现在的容思颜已经想开了许多,当初的裴寒轩大抵也是披着欺骗的外衣,却拥有着甜蜜的内心吧。

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她好,所以才用了这样一个笨拙的方式。

上次的事,算了,不是说男人也需要女人来*吗?

那她就自己*一个属于她的完美男友出来。

当初和他闹脾气,也是因为在乎吧。因为把他放在了心上,所以对他的行为才更加不能够姑息,不能容忍。

看着裴寒轩期待的眼神,她再也没办法开口说一个不字。

“我愿意。”她轻声说道——

确定关系之后的这些日子里,容思颜和裴寒轩着实甜蜜了很长一段时间。

抄袭风波已经过去,大众舆论已经在裴寒轩出示那张照片证据以后彻底转向了她这一方,容思颜这个ARS国际本年度新人设计师大赛冠军也当得名副其实。

齐许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只回了寝室一次,还是收拾东西。

当时容思颜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画画,任凭她进进出出,收拾东西的时候将瓶瓶罐罐摔得叮当响,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然而李晓琳却抱着臂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她的动作。

整个过程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出声,也没有一句话,一直到齐许拖了行李箱,走到门口差点撞上抱着篮球回来的吴彤。

“你还敢回来啊?”吴彤一直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姑娘,性格直爽,有什么说什么。

如今在寝室门口看到齐许,拍着篮球进了寝室,肩膀狠狠撞过她的肩,不客气说道。

齐许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了下来,滴落在地“啪”地一声响,然后啜了啜鼻子。

“对不起,我也是不得已的。”她低声说,却刚好能让寝室里面的三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李晓琳看着她这幅做作的样子,冷笑道。

“当初自己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还投奔了NOCO,找了这么大的一个靠山,差点害惨容。现在到这里还哭天抹泪的,有用吗?”

齐许不搭话,只是自顾自地流泪,泪水落地的声音甚至盖过了篮球在地上弹的声音,清晰可闻。

容思颜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铅笔,站起身走到她面前。

“思思,你别轻易原谅她。”李晓琳皱眉,“你忘了她差点害得你多惨,如果不是裴寒轩,最后你在这行就彻底干不下去了!”

“我知道,我又不是什么白莲花,虽然没她恶毒,但也没善良到原谅曾经背叛过我的人。”

她笑笑,看着齐许的眼神里没有怒火没有仇恨,只有平静。

“最初知道你诬陷我,而我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反驳的时候,我杀了你的心都有。”

她盯着她,目光中透出的冷意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我从小脾气就不好,如果有人欺负了我,我会加倍欺负回去,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了委屈。”

“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奶奶家隔壁院子里的小胖子,偷吃了我的一块桂花糕,结果被我打得赔了我一整个月的零食。”

“小学的时候,同桌的那个小男生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地亲了我的脸,结果他到现在还是豁牙子,门牙漏风。”

“初三的时候,校外的一个小混混拦住了跟我关系最好的一个姐妹,想要试图非礼,结果你猜怎么着?”

齐许的脸已经变得煞白,沉浸在她言语的攻击性中,磕磕巴巴道:“怎……怎么着?”

“虽然他并没有得逞,但我还是找了几个好朋友废了他,现在可能还是第一医院的常客。”

“你别说了!”齐许用手捂了嘴,看着她的眼神里全都是惊慌失措和隐隐的畏惧。

“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别以为你曾经和我是室友,现在装模作样地掉几滴眼泪就可以让我轻易原谅你。

我不傻,也不会被你的眼泪攻势收买。如果你真的想要忏悔的话,当初就不可能做出那些事情,要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朋友的背叛!”

容思颜冰冷的眼神盯着她,丝毫没有留情面的样子让她心中最后一丝幻想破灭。

“对不起,思思,其实是因为NOCO集团他们那边的人逼我做的,我并不想这样……”

她张张嘴,想要辩解一些什么,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笑话,如果不是你找到NOCO,他们会发现你和容之间的关系,会逼你做这些事情?

如果不是你的贪心,不顾这么长时间的感情,想要占了容冠军的名声,你现在会沦落到这种境地?”

李晓琳示意容思颜不要说话,慢慢逼近了齐许,一字一句道。

“按照你这么说,你是被逼无奈,所以才这样做的,那么错的是我们咯?

是我们对待一个被迫背叛我的们的人太过无情,你是无辜的白莲花,我们是那邪恶的刽子手对吗?”

“我没这样说……”

“你走吧,既然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那么在这里说这些不是都没有意义了吗?

反正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反倒还要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更多的人认识我,让我的名字在业内也火了一把。”

容思颜打断她的话,侧了身让开门外的通道。

齐许楞在那里。

原本,她不过是想借由这种姿态,来换取她们几个的同情,进而让她们不再追究自己的事情,甚至还奢望着能够原谅她,让她在寝室里住下去。

可很明显,这几个人谁都没有挽留她的意思,她们所说的,字字句句里面全都是对自己的讨伐,她们是真的想赶自己走。

能去哪里呢,当初向NOCO保证的万无一失,谁能想到最后裴寒轩会拿出那样一张照片来让整件事情都翻了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