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70裴少篇:裴寒轩终于还是来了(第一更)

NOCO集团为了不给他反应过来的时间,故技重施,在穆昊焱告诉他容思颜被曝出抄袭事件的同时,雇佣了一批国内顶尖黑客,对ARS国际的私密资料系统发动了攻击。

他本想亲自去解决她的困难,可却没办法脱开身,只得没日没夜地带领着手下的团队精英们去抵挡敌人的攻势。

由于反应还算迅速,两边都处于胶着状态,就等着对方露出破绽,好一击成功。

所以裴寒轩丝毫不敢分心,只能将这件事情拜托给老三穆昊焱。

穆昊焱确实有认真地帮她搜集证据,试图帮容思颜洗脱冤屈。

可是事实上,NOCO集团的这招棋走的真是漂亮,几乎一点把柄都没留,齐许也被他们严格地保护起来了。

很快,就在他的调查稍有突破的时候,他们就安排了一些事情来扰乱他的视线,并找些茬让他也陷在公司的繁琐事物中无法脱身。

所以,当裴寒轩从那场激烈的网战中脱身出来的时候,事情已经近乎到了一种无可挽回的地步了。

裴寒轩开始着手调查此事的时候,正是齐许的新闻发布会结束的时候。

一想着那个从小就没感受过多少亲情的女孩儿,如今又被友情背叛,他的心里就疼得不能自已。

这些年来,他从未对一个人如此在意过,从未像现在这样挂念一个人,恨不得掏心掏肺只为她好。

看来自己真的是沦陷得很深。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付出能否得到回报,但无论如何,他都甘之若饴。

这样的自己,是他从来不敢想象的模样。

NOCO集团的手段显然很高,短时期内想必根本查不出什么,而一旦事情的热度降下来,大众相信他们所说的话,认为容思颜是抄袭和潜规则,那么她的职业生涯就算到此为止了。

所以如何在一两天之内找到有力的证据,证明作品是原创,在此刻就显得那样重要。

“林明,去找赵老板,让她查查齐许这个人,还有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赵老板可谓是侦探这一行业内的佼佼者,二十几岁的年纪,却身材娇小、笑容甜美地如同十六、七岁的女孩子。

她爱财如命,每一单都要求极高的佣金,但所给的资料必定是真的,至今为止没出现过假。而且,速度也是业内公认的第一快,稳准狠全占。

“知道了,裴总。”林明淡定答应,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镜。

好吧,他收回原来的看法,这个女人在裴总的心中一定是不同的。

就凭借因为她这点小小的事情,就惊动了赵老板这一事情来讲,就说明她和裴少的其他女人不一样。

在裴寒轩这边,为着NOCO集团和齐许对容思颜以及自己的污蔑而焦头烂额的时候,S大校内的新闻发布会正在紧张筹备中。

“思思,你想好一会儿要说什么,怎么说了吗?”

李晓琳看起来比她还紧张,一直跺着脚,不时看着她关切地问。

“我只能保证,我自己说的话一切属实。但是我说的话那些媒体信不信,大众们信不信,我的心里还真的是没有底。”

虽然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但是微微颤动的双手还是出卖了她。

“加油,思思,想想你在决赛上的精彩表现,这次你也一定行的!”李晓琳给她打气道。

“是呀,思思!”吴彤拍拍她的肩道,“平时看你也能说会道的,这一次也绝对没有问题!更何况我们说的明明是事实,为什么要怕她呢!”

“况且你不是有我们嘛,我们会帮你的,放心!”她搂了李晓琳的肩,豪爽道。

“是呀,还有我们呢!”李晓琳眉眼弯弯看着她笑,一下子就给了她勇气。

看着室友都这么支持自己,容思颜心里也是感动的,对待这即将到来的这一场战役,心里又有了几分底气。

很快,各大报社、电视台的记者都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迫不及待地等待着这场新闻发布会的开始。

近几日来,关于ARS国际本次TO品牌女装新人设计师大赛总冠军容思颜,和其室友齐许之间的原创问题,一直都是媒体以及大众关注的焦点。

昨日,齐许刚刚在ARS国际的对手NOCO集团的支持下,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声泪俱下地控诉室友剽窃己方的创意,并拿出了极其有力度的证据,得到了许多大众的支持。

然而,今天,容思颜也在S大内召开了这场发布会,却不知道这次她该如何面对室友的控诉、面对舆论的攻势、面对如山的铁证。

虽然已经相信了齐许所说的话,但是所有的记者们都期待着剧情的反转,好让自己能够在报纸上写下精彩的一笔,因此也极为关注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

前来的记者数量比齐许召开的那次发布会有过之而无不及,S大的礼堂几乎是座无虚席,有许多前来看热闹的同学都只能在后排站着。

容思颜慢慢地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走出来,看了看台下密密麻麻的人,心里紧张意味更浓。

但是她毕竟也是经历过公众演讲的人,在决赛上她可以发挥那么好,那么在这里,这个必须也只能依靠自己和同伴来为自己证明清白的场合,她绝对也万万不能退缩。

“各位记者,各位同学们,大家下午好。”

清脆的声音回响在礼堂上空,真正接触到了麦克,站到了那么多人面前,她反倒突然不紧张了,话也说得流畅。

“首先,很高兴各位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举办的新闻发布会,这次发布会上,我会澄清近日来关于我抄袭一事的传闻。”

“接下来,请大家听我讲述一下我参与整个比赛的经过。”

容思颜将所有的事情都简单说了一边,只是隐藏了发现这个创意的过程,刻意地隐去了裴寒轩的存在。

“这次的设计其实早于设计比赛前半个月就已经有了初稿,是在我经常写书的山上,因为一些原因被困在山上。”

“说件可能会让大家笑话的事,被困在山上小木屋的时候经常胡思乱想。”

“如果我就那么死在山上的话,会非常不甘心,因为我很年轻,连恋爱都没谈过。”

“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有了设计婚纱的灵感,而当时我也十分想念我的父母,我觉得爱情和亲情是分不开的,所以才有了亲情概念的婚纱。”

“其实还有一件事,我并不想说,可是……”容思颜微微顿了一下,这才继续道。

“虽然我有父母,可是却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心中滋味自然和普通孩子不同,所以对于亲情会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我希望穿上婚纱,就代表着我拥有一个真正属于我自己的亲人。”

她眸子里的忧伤,在场的众人看得真切,也都开始唏嘘起来。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她把平时绝对不会对别人说的这些秘密全部在公共场合说了出来。

她好像拿了一把刀子,狠狠地插进自己心里最柔软的部分,然后麻木地将其剖开来。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真的是难以言说。

听着她缓慢的讲述,在场的各位记者们都有些沉默了,许多人已经开始对于齐许的话有了怀疑,本来坚定不移的立场也有了动摇。

“我原本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将这些事情公诸于众。”她的表情已经变得僵硬,痛苦之色隐隐浮现,却挣扎着不肯落泪。

“这是我内心深处最大的秘密,如今我亲手将它剖开来拿给大家看,只为了让大家明白我的设计灵感的来源,只为了证明我的清白!”

“为了不被小人污蔑,为了我以后的职业生涯,也为了让所有被她蒙骗的人知道真相。”

这一番话,容思颜说得几乎是撕心裂肺。

只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啊,为了这一场无妄之灾,她将埋在心里二十年的秘密摊开来给大家看。

就好像将灵魂抽出来,完全透明着任人观看一样,说不出的羞耻感。

“事情就是这样了,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容思颜轻声道。

“容小姐,虽然我们都很同情你的遭遇,可是齐小姐昨天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那些证据,你怎么看,难道那些是假的吗?”

第一个问题就是最棘手的那个问题,容思颜有些沉默,但还是抬起头,直视着提出这个问题的那位记者的眼睛说。

“我在刚刚的讲述中曾经提到过,她……哦,也就是你口中的齐小姐。

她曾经多次借过我的作业,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作品,说是要参考一下,从中学习一些东西。

因为都是室友,所以我也从来都没有防备地借给她,有时候还主动为她讲解我的灵感或者一些其他的知识。”

“当然,这次参赛也不例外,除了她向我借作品的这个事实之外,我还和她一起讨论过这个作品。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会这样混淆真相,竟然仗着我对她的信任倒打一耙。”容思颜露出痛心的表情。

“可是容小姐你怎么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难倒你能拿出什么证据来吗?”

还是那位记者,每一句话都能够正好说到点子上,问的问题不尖锐,却最棘手。

“我无法证明。”她摇摇头。

下面一片哗然,许多人不解:“既然是你的作品,那么你也一定更能够拿出时间类似的作品来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啊!”

“既然没有证据,那空口无凭说谁会信啊,”

“还以为会有什么有力的证据来反驳对方的证据的,谁料到原来连个证据都没有!”

“大家请安静一下,我想大家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容思颜忙道。

“请大家看大屏幕,上面是我关于这个作品和创意的一些手稿。”

容思颜缓声道,“因为我一直都是擅长手绘,并不那么热衷于电脑的操作。所以,关于这个作品的证据就只有这些手绘稿子。”

“可是这没办法证明时间啊,也许你是因为偷了齐小姐的创意,所以这些稿子是剽窃她的作品而来的啊。”观众们有人说道。

“所以我说,我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是今天我敢站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找到了什么有力的证据能够反驳他,而是因为我的另外两个室友。”

“虽然交友不慎,但是在这些时间以来,一直是她们在陪着我,是她们默默为我付出着,也愿意站出来证明我的清白。”

吴彤和李晓琳就在万众期待的目光和掌声下走了出来,全都站在了容思颜旁边。

“大家好,我叫李晓琳,是容思颜和齐许的室友。她叫吴彤,是我们寝室长。

我们两个人可以证明,这个作品的原本创意就是容思颜的,齐许一直以来上学都在问她借自己的作品,平时也喜欢模仿她的风格,这个作品也不例外。”

“大家好,我是吴彤。我也可以证明,这个创意是容思颜提出来的,只不过是她经常在寝室里拿出来,让大家一起研究罢了,没想到被不轨之徒利用了。”

提起齐许,一向直肠子的吴彤是恨得牙痒痒。

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剽窃别人的东西的人了,没想到这么长时间相处,都没看到身边竟然有这样的人存在,还险些害了另外一个室友。

所以,她把平时见到的他们之间的那些交流,包括齐许借作品的时候的那种神态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力求能够助容思颜一臂之力。

两个室友同时的证明确实为她加分不少,很多人已经开始相信了她所说的话,但是仍然有些记者不怀好意。

“容小姐,你刚刚说的和齐小姐正相反,你的室友也都承认你的说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已经被ARS国际的裴寒轩裴总收买了,所以才这样偏帮着你呢?”

“你……”

被人说成被收买,李晓琳和吴彤都是一怒,但是想到这里是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所以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

“想知道他们是不是有被收买了,为什么不问问我这个正主,而是去为难几个小姑娘呢?”

清冷的声音从礼堂的门口传来,记者和观众们都回头看,并自主为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出一条路来。

容思颜她们站在台上也不例外,用诧异的目光看着眼前慢慢向台上走来的男人,心中一阵激动。

他到底还是来了。

裴寒轩此时一副未修边幅的模样,脸上还有些许胡茬冒出,却为他增添了几分性感与成熟的魅力。

好像是早就决定要来参加一样,他身上穿着的正是一套商务套装,里面的衬衫干干净净,显然是刚刚换了衣服赶过来。

“抱歉,我来晚了。”

他低着头,在容思颜的耳边耳语道,这一动作引来了台下无数的拍照声和闪光灯闪烁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听到他熟悉的声音,容思颜心里是一阵安心,似乎有他在,自己就什么都不用再担心了。

这种安全感是从小就没人给予她的,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她真正意识到了自己对他的感情。

她以为上次的事之后,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她,不再管她,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虽然恼他,怒他,能够狠下心来不理他,但心里其实是牵挂,其实是放不下的。

不然也不会每次从他身边走过都刻意放慢了脚步,用余光瞟着他阳光下修长的身影。

也不会在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却没有他的消息的时候,心里难过痛苦。

即使上次两人闹得那么不愉快,她心里还是默默的希望他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帮她。

这些被她平时忽视的小情感此时都突然出现在了脑海里,然后她便知道,自己被俘获了。

面对这个有着花心外表,内里也不清楚到底对她是否真心的男人。

她无法抗拒。

看到他们这样的动作,刚刚站起身来刁难容思颜的那个小眼睛记者眼里又精光闪过,嘴边笑容盛了几分。

“裴少和容小姐的这番表现,是不是在证明,最近关于两位潜规则的流言是真的呢?”

“是啊,请裴少说一下,你和容小姐究竟是什么关系?”

“裴少你是否有女朋友,容小姐是你的隐藏女友还是地下*?”

眼见着那些八卦杂志的记者说的话越来越不靠谱,裴寒轩接过容思颜手中的话筒将话题引了回来。

“我想大家现在最关心的不应该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而应该是这场抄袭事件的真相吧。”

“刚刚容小姐都说了,并没有证据能直接证明她的清白,难道裴总有什么证据?”

一位看上去还算老成的男记者问道。

“当然有,不然我今天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裴寒轩笑了笑,然后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一旁负责投影的人。

“大家看了这张照片,一切就都清楚了。”他自信道。

照片上不是别人,正是容思颜。

背景是他们避难的那个小木屋,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身旁是一件浅绿色的简陋的婚纱,一旁还有一个画着婚纱设计图的画架。

容思颜自己都不知道有这张照片的存在,看到它的瞬间呆了呆,然后惊喜地问他:“你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在木屋里那时候偷拍的,没想到今天刚好能派上用场。”裴寒轩压低了声音道。

“太好了,这照片来得太及时,这下什么证据都不需要了,裴寒轩谢谢你!”

她有些语无伦次,眼里的欣喜显而易见,这让裴寒轩的心中有暖流划过,还有一丝甜蜜慢慢上涌。

“诸位请看这张照片的时间,上面显示的是8月10日,这要比S大开学的时间都要早,那时候齐许和容思颜两个人都还不认识呢。”

裴寒轩退后了些指着投影上的照片,对着台下的记者们说道。

“而且,请大家仔细看照片中婚纱作品的风格、款式、样子,是不是觉得和获奖的作品一样?所以,现在这个证据摆放在大家的面前,还有人有什么疑问吗?”

裴寒轩的言语里透着霸气,却不令人心生厌烦。

这比第一次在这么大场合里处理与自己有关的事情的容思颜强上太多了,她的心里也不由得对他增加了一丝崇拜。

但是很显然,那个记者并没有想要这样放过他们。

题外话:

今天还会有更少6000+的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