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69裴少篇:容思颜抄袭齐许的作品

一日清晨,裴寒轩吹着口哨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却看到穆昊焱拿着一本时尚杂志,翘着腿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有如在自己家里一般随意。

“喂喂喂,你坐这儿干嘛呢,还不快滚回你的办公室去!”皱了皱眉头,裴寒轩连忙把他从自己的椅子上拽起来,好像他是什么脏东西一般往外赶。

自从和容思颜分开之后,裴寒轩的心情却非常不好,看谁都不顺眼,特别是那些夫妻恩爱的人,他更是羡慕嫉妒恨。

“好心当作驴肝肺!这可是你要赶我走的啊,到时候容思颜出了事儿,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穆昊焱一把合上手中的杂志,随手撇到一旁,自顾自地向外走。

听到容思颜三个字,裴寒轩没办法装作不在乎,连忙拽住他:“你说什么,容思颜怎么了?”

“你自己看!”穆昊焱抬了抬下额,示意他去翻看那本杂志。

裴寒轩皱着眉,将那本时尚杂志从头到尾翻了一遍,脸色越来越差。

只见那其中一页的头条上面赫然写着:

“ARS国际新晋新人设计师大赛总冠军——容思颜抄袭内幕”

不仅是裴寒轩一个人,此时在宿舍里,看着眼前杂志上面写的内容,容思颜和李晓琳的脸色都差到了极点。

“去他妹的抄袭,这分明是你的原创,怎么会和抄袭两个字沾上了边!”李晓琳一把把杂志扔到了一边,恨恨地道。

一旦抄袭这件事情坐实了,那么不论真相如何,容思颜在设计圈都别想混了,这等于堵死了她的路。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按理来说不会这样的。”

容思颜此时心里也是五味杂陈,走到一旁捡起被扔在地上的杂志,仔细看了一遍。

“近日,因夺得ARS国际TO品牌女装新人设计师大赛冠军,而大火的S大设计系大一女生容思颜突然被曝抄袭。

据知*举报,容思颜获奖作品是抄袭同寝室室友的创意,因其室友在初赛中发挥失常,意外被淘汰,她便将其最初设计占为己用。”

报道还阐述了她和裴寒轩之间的关系,说容思颜完全是因为裴寒轩的照顾,是通过一些不正当手段才获得了这次比赛的冠军。

甚至放了几张他们在一起说话,一起走,还有一张去酒店的照片,很明显是偷拍的。

为了力求真实性,报道中还列出了初赛和决赛中容思颜所设计的作品的不同风格,从各个细节部分进行对比,以证明这不是一个人的设计风格。

看似很专业的比对其实完全是糊弄行外人的,但是大众却不懂这些,而是信以为真。

原本,容思颜的作品就在业内毁誉参半,她的设计创意太具有颠覆性,一直以来被行内人所看重的也是她的天分。

如今被曝抄袭,连学校的同学们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更不必说那些原本就不了解她的人们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对她指责纷纷。

虽然报道中没有明确指出,被她抄袭的室友的名字,但是其中包含的信息已经足以让大家都知道,那正是齐许。

而自从这个报道在杂志上印出以后,齐许就再也没有回过寝室。

原本和裴寒轩之间普普通通的关系被记者写的乱七八糟,有些记者猜测她是不是裴寒轩的隐藏女友,有些人则干脆指出她其实是小三,或者说是裴寒轩的*。

各大媒体和小报说什么的都有,这让容思颜的头都快炸了。

而让她觉得更愤怒与心痛的事,则是消失许久的齐许突然出现,而且在ARS国际的死对头NOCO集团的支持下,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听说这是容思颜抄袭事件中被抄袭的主人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许多媒体和八卦小报都蜂拥而至。

看着电视上,眼中隐隐有水光闪烁,一副我见犹怜样子的齐许,容思颜和李晓琳则是恨得牙都痒痒。

“请问齐小姐,你说新人设计师大赛总冠军容思颜小姐剽窃了您的创意,请问您有什么证据吗?”

一位主流媒体的记者站起来,首先发问。

“对不起,这位记者,我想您搞错了一点,曝出容思颜剽窃我的创意的人并不是我。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对她这种行为我还是非常感谢的。”

虽然看上去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是说的话中却不留一丝漏洞,很明显是精心设计过的话。

“至于证据,待会儿回答完大家的问题会拿出来给大家看。”

也有没有完全相信流言的媒体,仍然保持着理智。

“齐小姐,既然您说容小姐是在剽窃您的创意,那么请问为什么初赛的临场发挥中,她进入了决赛而您没有?”

“这一点我想我现在就能够回答您。”齐许笑着,一改往常畏畏缩缩的懦弱模样。

“初赛的前一天晚上,我发烧高烧到39度,第二天虽然强撑着去参加了比赛,但是状态却并不好。”

“放屁!”李晓琳跳起来骂道,“明明她前一天身体还健健康康的,因为第二天要参加比赛而激动地大半夜都没睡着觉!”

不论是不是真的,媒体就只管往报道上写,至于她说的话的真实性,又有谁会知道呢。

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齐许才胆敢在NOCO集团的支持下,睁着眼睛说谎话。

更何况,她手上的证据足以证明她才是获奖作品的原创。

“那请问齐小姐,您刚刚所说的证据是什么?”有些媒体已经等不及了,连忙跳出来道。

“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知道真相,那么我就不卖关子了,大家请看。”

齐许转身看向大屏幕,上面赫然是容思颜在决赛中展出的那套婚纱的设计稿。

“因为以为初赛就会出决赛的那个试题,所以我早早就准备好了为TO品牌所设计的作品,大家可以看看具体时间。”

照片一张接一张地翻开,每一张下面都显示有日期,最早的果然可以追溯到初赛开始之前。

“因为我太想进入ARS国际,所以尽管初赛被淘汰,可我仍然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个作品的设计中。”

“也因为我太过相信她,所以将自己的作品给她看,还让她帮我提一提修改意见,可是没想到,她竟然……”

说着,齐许的声音变得哽咽,眼里又蒙上了一层水雾。

“齐小姐,事已至此,请问您还有什么想要对容思颜小姐说的吗?”

很明显,这是一个只关心八卦,并不关心事情真相的小报记者。

“我本来并不想要开这场发布会,也没有打算想把你剽窃我作品的事情说出去。”

“因为毕竟我们是室友,而且平时关系也不错,我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虽然我被淘汰了,但是看到我的作品获得了冠军,我的心里也是很开心的,尽管没有用我的名字,可我还是觉得自己有了被肯定的满足感。”

她低声道,眼神里似乎闪过一丝害怕,“可我并没有想到,我并不想追究这件事情,可是有些人不愿意放过我。”

“ARS国际的裴总找到我,说愿意给我一笔钱作为封口费。”

“并且让我以后设计出来的作品都卖给他,用你的名字发表,他会给我相应的钱财。”

“我不同意,于是他就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答应,他就会让我们全家都在S市混不下去。我原本都绝望了,可是NOCO的陆总找到了我,他说愿意庇护我,只要我说出真相。”

“容思颜,我原本就知道我是斗不过你们的,也没想跟你们斗,可你们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非要逼我啊!”

说到这里,一直在眼圈打转的泪水终于留了下来,齐许好像很痛苦地抱住头,身子一滑,几乎蹲在了地上。

待她情绪有所好转,有记者不死心问道。

“据我们所知,容思颜上大学前曾经在ARS国际旗下的一家服装店打过工,那时候她就已经和裴寒轩相识了。

那么他们是不是早就是男女朋友关系,而这次她得到的冠军也是暗箱操作的原因?”

“我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的关系,但是S大的很多人都看到过裴寒轩在校园里等容思颜的场景。

至于暗箱操作,我觉得可能性并不是太大,毕竟这场比赛的结果是那么多知名的评委一起决定的,我还是相信它的公正。”齐许眨眨眼睛道。

众人这才想起来,容思颜得到冠军的作品是眼前这位女生的,于是便都回避了这一问题,接着问别的。

电视机里,齐许在自如地回答着媒体的刁钻提问,电视机前,李晓琳和容思颜两个人几乎暴跳如雷。

“太不要脸了,她怎么能这么颠倒黑白呢?”

李晓琳怒道,“当初怎么没发现她是这种人,硬生生的地养出了个白眼狼!”

容思颜“噗”地一声被她逗笑了,“你以为你是她妈呢,还养出了个白眼狼!”

“我才不稀罕做她妈呢!”李晓琳翻了个白眼。

“我要是有个这么不要脸的闺女,在摇篮里的时候就把她掐死了,才不把她养大了祸害别人呢!”

“好了,我们现在干着急也没什么用,不然还是想想怎么样才能度过这个难关吧!”容思颜拉住她的胳膊,强迫她坐到沙发上。

“思思,她有稿子我们也可以有啊,你有电脑版的吗,只要我们证明时间比她早就可以了!”突然,李晓琳灵机一动。

容思颜的神色却暗了下来,她苦笑着摇摇头:“你知道我是擅长手绘的,并没有电脑版稿子。”

“这就难办了,不然我们去找裴寒轩,让他开发布会澄清这件事,我可以给你做证人。”

“你没看他们是怎样写我和裴寒轩之间的关系吗,去找他那不是越描越黑嘛!”

况且现在她和裴寒轩正冷战着呢,不到万不得以,她绝对不会去找他。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你就任由她把脏水泼在你身上,ying侹着不澄清?”李晓琳瞪她。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们找不到证据证明我是清白的,现在所有人都向着她。”容思颜心中也十分委屈。

她手上还有当初在木屋里画的手稿,也有比齐许的电脑版更早的手稿,可是手稿并没有办法证明日期。

擅长手绘的她又从来不用电脑修改稿子,一时间倒是想不出好主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招可真是高啊!这所谓证据,还真的是力度十足!”李晓琳咬牙。

“齐许本身绝对没有这样高的智商,一定是有高人在后方相助。”容思颜皱眉。

“NOCO集团!”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突然齐声道。

“NOCO和ARS一直是商场上的死敌,如今他们出面帮着齐许来污蔑你,一定针对的不止是你一个,还有整个ARS国际。”李晓琳皱着眉道。

“可是我一个小小的大一学生,怎么能够影响到整个ARS国际?”

容思颜还是不可置信的模样,张大了眼睛看着她。

“你确实没有,但是裴寒轩有!”李晓琳惊道,大大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忧虑。

“所以他们只是想通过污蔑你,来将裴寒轩抹黑,好让他在ARS国际的地位有所动摇,从而影响到整个公司。”

“真是打的好算盘。”她讽刺地笑笑,却难掩苦涩。

“面对NOCO这种庞然大物,我们恐怕没有和它争斗的资本,还是求助裴寒轩吧。”

“想必他们也是清楚这件事和他们公司是分不开关系的,他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带着同情的目光扫过容思颜的面容,李晓琳的心里也不好受。

自从抄袭和潜规则这两件子虚乌有的事情曝出以后,容思颜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一直都是有芥蒂的。

看她憔悴的神情就知道,她这些天一定是心力交瘁,过得一直不好。

铺天盖地的新闻,那些对她恶意嘲讽的声音几乎快要把她吞没了。

每一天每*,她的心里经受着多少煎熬只有自己懂,就算自己再想要帮忙都无能为力。

这几天里,她一直都陪着容思颜,她也很好地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尽量不在她面前表现得太难过或者压抑。

可是直到齐许堂而皇之地在新闻发布会上大放厥词,她终于忍不住了。

所有委屈宣泄而出,所有压抑着的情绪全部释放,她趴在她的怀里哭,然后不住地问,“我做错了什么?”

她不过才是一个大一的孩子而已啊,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些?

她们不过都是初踏入社会,却已经饱尝社会的艰难,舆论对人的巨大影响。

她做错了什么,错的是不应该太过相信自己身边的朋友,还是不应该设计出那么好的作品获得冠军?

李晓琳把她抱在怀里,想要通过自己的怀抱来给她一些安全感,让她的心里好受一些。

半晌,容思颜的情绪完全宣泄以后,终于彻底平静了下来。

“我们也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吧,相信那些记者还是很愿意听听我的‘辩解’的。”她红着眼睛,看着李晓琳道。

在这些难熬的日子里,还好有人愿意相信她,愿意站在她的身前,为她遮挡那些舆论和随其而来的种种风雨,愿意站在她的身后给她无限的力量。

“ARS国际那边恐怕是靠不上了,这么长时间了,裴寒轩那里也没有消息。也许是决定放弃我了吧,这样能够解决他的丑闻,不至于让这把火烧的太惨。”

容思颜牵动了嘴角,勉强道。

她想可能上次的事件让裴寒轩死心了,所以这次的事他明知道也没想过要帮她。

“思思,你别这样想,也许是他们正在筹备反击呢。毕竟NOCO和他们是宿敌,又是那样大的公司,想要洗清这件事情他们一定也是很愿意的。”

李晓琳看着她,安慰道,“更何况,裴寒轩对你感情不似作假,现在还没有消息,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但愿吧。”容思颜怏怏的,不愿再讨论与裴寒轩有关的话题。

事情过了这么久,如今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可是他还是没有出现。

如果说最初,自己还抱着幻想,想着他会不会跳出来,就像言情剧中的男主角一样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然后如神探一般飞速找到真相,给敌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然而这终究是她做的白日梦罢了,他远没有他说的那样在意自己,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没有那么高。

不得不说她是失望的,一直以来,他对她的感情她一直都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上。

已经习惯了他在一旁静默的陪伴,习惯了他看着她时含情的目光,如今猛然发觉一切都是假象,心里却又一股窒息般的疼痛。

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吗?从最初的互相厌恶,到之后的几天里相依为命,到最终终于瞒不了自己的内心。

可真相的发觉,确是在这样的情景下,不得不说真的是一种讽刺。

本来以为和他会有发展,结果没想到他对她和对他以前那些女朋友一样,不过是想把她哄上窗而已。

“唉。”李晓琳叹了一声,“那我去帮你联系联系人,我们明天也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吧,你准备怎样去回击呢?”

“我们现在有回击的余地吗?”容思颜苦笑,“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我的作品原创性,没有任何事实能够证明她在说谎。”

“只有你。”她转身看了李晓琳的眸子,眼睛里有水光潋滟,“晓琳,也只有你陪着我。”

“我会一直陪着你。”她点头,承诺。

只有一个证人,没有证据,这远远不够。

所以在神经大条的吴彤终于听说了这件事,并在寝室里公然表示对齐许行为的愤怒和愿意帮助容思颜证明的时候,两个人的心中总算是有了些底。

最起码不是孤军奋战,容思颜握了身边两个室友的手,这几天来第一次露出了微笑。

然而如李晓琳所猜测,裴寒轩这些天确实很忙。

NOCO集团为了不给他反应过来的时间,故技重施,在穆昊焱告诉他容思颜被曝出抄袭事件的同时,雇佣了一批国内顶尖黑客,对ARS国际的私密资料系统发动了攻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