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61裴少篇:军绿色的婚纱

“你才是孤儿,你们全家都是孤儿!”

虽然自己有父有母,可是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和孤儿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吧,她想起自己家里的情况,不由得苦笑。

裴寒轩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摸摸鼻子无辜道:“不是就不是呗,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他的神色突然也落寞了下来。

“其实我是个孤儿。”

裴寒轩轻声说。

在欧阳琳诧异的眼神下,顾慕轩慢慢地讲述着:“我是孤儿,从小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长大。”

“小的时候,孤儿院条件并不好,破旧的楼歪歪斜斜地倚在那里,好像随时都会坍塌一样。”

他似露出追忆的表情,眼里却有狡黠的笑意一闪而过。

“那时候我们五个兄弟就都住在一个屋子里,有时候会打群架,也有时候会一言不合,四个人把另一个按在地上,你一拳我一脚地打。

不过我们几个的感情,不管怎么打,还是那么好。虽然每天都免不了有人面目青肿,或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地,但是从来没有谁会记恨彼此。

我们的友谊就是从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我敢说我们五个虽然不是亲兄弟,却比真正有血缘的亲兄弟还要亲。”

裴寒轩似是说上了瘾,一直不停的叙说着当初在孤儿院的故事。

“虽然阿姨做的饭很好吃,可是孤儿院里的孩子很多,饭又很少,对于我们这群青春期正长身体的孩子们来说根本就不够吃。

每天都是饱一顿饿一顿的。后来我们就坚持不住了,等到稍微大了一点的时候就出去,闯荡社会。”

“社会上真的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对于一群从小野到大,半点经验都没有的十几岁男孩子而言,那几年简直是噩梦。”

裴寒轩好像回忆起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一样,抬起手捂住胸口的位置,却不小心扯动了身上刚有些愈合倾向的伤口。

他痛得“呲”地一声咧咧嘴,心中暗骂果然不能随随便便忽悠天真的小姑娘。

容思颜虽然不是什么天真的小姑娘,但很明显已经相信了他说的话。

看着他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怜悯。

听到他喊痛的声音,眼皮狠狠一跳,想要问问他哪里的伤口裂开了,却最终什么都没做。

还是药下的不够狠啊!裴寒轩心里暗道。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自然不会告诉容思颜其实自己是父母双全的,只不过现在父亲在国外旅游很少回国,也不愿意管自己的事情罢了。

“我们曾经差点被传销的人拉进传销黑窝,也曾经在建筑工地上流过汗、洒过泪。

你一定没有见过五个大小伙子夜里挤在写着“拆”的危楼里面,盖着破旧的棉被共吃一碗方便面的场景。”

裴寒轩编的故事越来越不靠谱,可是就凭着他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感染力,这么荒唐的故事情节容思颜居然也信了。

如果穆老三在这儿,一定会骂他无耻,你丫的一个富二代家庭,养尊处优长大的大少爷装什么孤儿,还编造了这么一段瞎话,让裴老爷子知道了还不打死你。

但是穆昊焱并不在这里,所以此时被当做天真小姑娘骗的容思颜,只能听着裴寒轩讲述他们年少时的“悲惨生活”。

对裴寒轩满满的都是同情,和他相比,自己的童年根本就不算惨。

“不过那样的日子其实也没过多久,后来我们有一次做生意赚了点小钱,就不再那么拼命,而是一边打工,一边去大学蹭课。”

这也真是只能骗骗容思颜这个对诺亚五少没有任何想法的小女生,否则换一个女人,谁不知道诺亚五少的故事。

裴寒轩感慨道:“那次做生意的成功经历给了我们很大启示,所以后来几个人都选择了自己愿意从事的方面,并慢慢把它做大,才有了现在的ARS集团。”

“白手起家确实很厉害。”容思颜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她觉得一个人好,那么无论他们之前有多大的矛盾都会承认。

“谢谢夸奖。”裴寒轩厚脸皮地应下来,很明显心情极好。

然而容思颜虽然相信他说的话,却仍然心存疑问:“那这几天追杀你的人是谁啊?和公司有关的?”

“你看现在市面上的那些大公司,大集团,哪个没有个黑道背景?”

裴寒轩挑眉,“商场上结了仇,自然要从道上找回来。”

“所以ARS也有黑暗的一面?”

“是。”他没有否认。

此时自己身上的那些伤痕已经证明了一切,就算他想要否认容思颜也是不会相信的,甚至连他自己都不会信。

“ARS当然也不是你看的那样光鲜亮丽,如果没有一点暗黑组织,是不可能维持这么大一个集团。不过也和你想象的黑暗不太一样,只是有一个能自我保护的组织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本能地觉得她值得信任,这样机密的事情不假思索就说出了口。

容思颜也很显然被这样直接了当的信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他那么重的伤,和被追杀的这个事实早就在她的心里埋下了不安的情绪,如今一切说破,她的心反倒安定了下来。

“没有父母的生活是不是很难过?”她看着他此时好像布满水雾的眸子,轻声问。

“也不是,这么多年来其实都已经习惯了。”

裴寒轩释怀地笑笑,一副满不在意的模样。

他其实父母双全,自然是不在意的,可这种神态看在容思颜的眼里就是明明心里很难过,却不愿意表露出来的倔强模样。

于是对他的厌恶情绪少了许多,多了一分心疼。

“我有父母,可我也很难过。”容思颜低着头,声音小的如同蚊子叫一样。

“你,为什么会难过?”裴寒轩静默了一会儿,轻声问她。

他刚刚绞尽脑汁编了那么多故事,不过是为了套出她的话而已。

他想要知道,她为什么一提起父母,就好像突然炸了毛的刺猬。

从她的衣着来看,她应该并不缺钱,可她在店里工作的时候却那么拼命,他很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

“其实我也是孤儿,我是被我父母领养的。”

她一双清亮的眸子里此时水光潋滟,薄薄的眼睑垂下遮住半只眼,眼神分散着看向前方的地面。

“我们家算是小康家庭,原本生活是很幸福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他们三个人是很幸福的一家人。”

容思颜苦笑,“可我的出现让父母之间出现了裂痕,虽然他们都没有告诉过我‘其实我是被领养的,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这件事情,可我还是在一次偷听他们吵架过程中知道了。”

“妈妈对我很好,她特别喜欢我,特别疼我。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赚很多很多钱,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

说到这,她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转眼却又变得痛苦,“可爸爸不喜欢我,妈妈对我有多好,他就对我有多冷淡。”

“他从来不打我、不骂我、不断了我的吃喝与花销,可我从他的身上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丝温柔,一点来自父亲的亲情和安全感都没有过。”

“我不明白,为什么父母对我的态度差异会这么大。

就算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可也和他生活在一起那么多年,就算是养条狗也该有感情了吧!

养条狗还有偶尔摸摸它的毛安慰安慰呢,可他对我说的话除了讽刺就是责骂。”

“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容思颜痛苦地抱住头,那样的神色让裴寒轩的心里陡然一紧。

“或许你的身世另有隐情。”他不知道怎样安慰她,只能给出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

容思颜其实并不需要他的答案,只是这些事情已经在她的心里压抑了十多年,如今终于有机会能够释放出来罢了。

她只是需要一个能够信任,并愿意听她倾述的人。

“据我的观察你并不缺钱,那你为什么要到商场来打工?”裴寒轩问。

“因为我报了服装设计的专业,那一直是我的梦想。”

提到自己的梦想,她的整个人都精神起来,好像全身都发着光。

“可你知道的,艺术类专业都需要很多的钱,而我并不想问他要。”

裴寒轩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理解地点了点头:“凭借自己的双手挣钱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容思颜冲着他笑笑,笑容中带了几分熟稔。

好像从此刻起,两个人交换了彼此的秘密,真正成为了朋友。

看着眼前这个和她几乎同命相怜的男人,容思颜的心里开始变得不再平静,对待裴寒轩的态度也不再像之前一样冷漠、爱答不理。

在接下来被困在木屋的这两天中,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则好了许多,尽管食物和水都消耗殆尽,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两个人的心情。

他们不再像之前一样相顾无言,一个躺在*上养伤,一个默默地画画,而是多了许多互动。

容思颜会主动为裴寒轩换药,而不像之前那样看着他自己吃力地为自己包扎。

裴寒轩也会在她画画的时候提出自己的一些观点,或夸赞,或指出一些不足。

也许是因为找到了和自己过去的经历相似的人吧!容思颜对此是这样解释的。

被困木屋的第五天清晨,容思颜偶然从*下翻出来一些以前自己扔在这里的浅绿色布料,突然产生了一个自己尝试做一套婚纱的想法。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就一发不可收拾,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想要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

包括去ARS打工也是为了实现这个梦想。

如今在这里,除了画画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那为什么不静下心来自己尝试设计一套婚纱呢!

想到这里,她就不再犹豫,铺好自己的画架和纸张等设备以后,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有关设计的尝试。

因为前两天和裴寒轩的谈话,她心里对亲情的概念又有了新的理解。

而那些浅绿色的布料虽然破旧,却带给她一种淡淡的温暖感受。

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那种亲情,在她的眼里,就是淡淡的绿色。

她此刻的设计理念就是爱情破茧重生,焕发新的生命力归结为亲情的的婚纱主题。

在她专注地设计的时候,裴寒轩刚从木屋外美名其曰“呼吸新鲜空气”回来。

容思颜心知他是在想办法给同伴信号,让他们找过来,却也不说破。

他走到她身后,看着纸上的“婚纱”从几笔简单的线条,慢慢变得完善,变得立体,心里也不住称赞她的设计天分。

虽然他不是专业的设计师,但是这许多年来负责ARS旗下的服饰子公司和百货商场,他自然见过不少国际知名的设计师的作品。

虽然容思颜的作品和那些大师的相差甚远,但是第一次就能做成这样实属不易,设计中体现的创意和突破让人眼前一亮。

“我觉得这里还需要改一点,把用于点缀的*花边放在这儿,会好一些。”

容思颜的婚纱设计快要完成的时候,裴寒轩突然开口。

“你又不是专业的设计师,你怎么知道那样更好!”

本能地想出口讽刺他,可话还没出口便被她吞了回去。

这几天两人的相处中,容思颜确实发现裴寒轩对这方面有着很多鉴赏经验和独到见解。

他为她的画提出的建议总是会让她眼前一亮,于是认真地按照他的思想考虑了起来。

“还有这里,你看,这里的设计有些不合理。”不待她仔细思考,他立刻提出了又一个看法。

裴寒轩一口气给她提出了好多建议,慢慢地容思颜也发现他提出的那些建议刚好能够解决她在设计的途中遇到的问题。

一时间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崇拜。

“你可别这么看着我!”

看到她眼神的明显变化,裴寒轩退后一步,摆摆手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我是没学过服装设计的,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这些年一直看着各个国内外知名设计师的设计作品,自然也就能发现你这个菜鸟的一些问题了。”

话虽然说的谦虚,可是却带着很明显的得意意味,这让容思颜的嘴角略微抽搐,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极有道理。

就这样,裴寒轩在一旁指导,容思颜在纸上修改,两人配合着,最终完成了一篇成品。

看着眼前两个人一起忙活了一早上的作品,他们的嘴角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容思颜的目标转向了刚搜罗出来的一堆布料。

裴寒轩瞬间明白了她想做什么,皱着眉头挑起一块布看了看,然后嫌弃地放了回去,还装模作样地扇了扇鼻子前方的灰尘。

“这太脏了!”他皱着鼻子道。

“矫情!”

容思颜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小心地拿起那一堆布,捏着边把它们晾在窗外抖落一地的灰尘。

“这下好了,你看,其实还是可以用的!”

她站在*边回头笑,顾盼浅笑的样子让裴寒轩一时看直了眼。

这个时候的她,真的很美。

这不是裴寒轩第一次发现,却是他和她真正认识了解彼此以后得感受,看着她此时的美好模样,他甚至听得见自己心脏砰砰跳的声音。

“喂,喂!”看着裴寒轩魂游天际,容思颜在他面前挥挥手,唤回了他不知飘到哪里去的思绪。

“想什么呢,还不快来帮忙!”她将那些布铺在地上,用铅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题外话:

今天还有一更,中午十二点前来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