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59裴少篇:容思颜的计谋被揭穿

容思颜的身体重重的晃了一下,忽然觉得手有点抽筋。

这一小坨东西居然这么值钱,难怪今天送花的不是花店员工,而是西装革履的自称裴总助理的男人。

容思颜闭上了眼睛,怕被钻石的光芒闪瞎狗眼。

不可否认,项链很漂亮,光泽很通透,钻石也很大颗,但是用容思颜有限的眼光来看,怎么都不值那个价格。

容思颜第一时间第一次拨通了裴寒轩的电话,裴寒轩每天都给她发肉麻的*短信,数字白痴如她,都能把这个号码给记下来了。

关键时刻,电话总是不会通的。

容思颜觉得她浑身的血管都在膨胀,她不过生活在一个小康之家,还没奢侈到能对价值两百万的东西微微一笑云淡风轻。

今天下班,她恳求家住相反方向的张甜甜将她护送到家门口。甚至进了家门,她还是觉得不安全。

最重要的不是怕项链丢了,而是怕丢了之后没办法还给裴寒轩。

容博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的他的女儿越发像贼了,连回到家都不敢挺胸抬头而是缩头缩脑的往房间里面躲。

“真是越看越没有一点像这个家的人。”

容博涛的声音很大,但是容思颜充耳不闻,她的整颗心都吊在这串项链上了,捧在手上怕人抢,护在怀里怕掉钻,含在嘴里怕崩牙。

容思颜一直到洗漱完毕躺在被窝里,心脏都是砰砰跳动的,那条价值百万的项链一直被她紧紧地握在手里,一秒钟都不敢放开。

天知道如果不小心将这条项链弄丢了,裴寒轩会不会要她赔,就算把她卖了她也赔不起这么多钱啊。

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老天要让她这辈子遇到裴寒轩这个克星!

容思颜表示欲哭无泪。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收起自己一时爆发的可怜正义感,绝对不会打扰了他的好事。

只是此时他在追她,而她又不可能答应,那么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让他对她失去兴致。

她可不相信像裴寒轩这样的花花公子,会因为结了一次梁子就突然爱上她。

那么他到底因为什么而对自己有兴趣,自己又应该怎么做呢?容思颜紧握着手中的项链,细细思索着。

所以第二天,容思颜到店里的时候,眼睛周围覆盖了浓浓的一层黑眼圈,惹得张甜甜睁大了眼睛问:“小琳,你该不会是*没睡吧!”

“差不多吧!”容思颜苦笑,“如果你的怀里抱着一个价值百万的项链,扔又扔不得,还又还不回去,你看能不能睡得着?”

张甜甜了然,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苦了你了!要我说裴寒轩也不错,虽然花心了一点,但是好歹得得帅,典型的高富帅,你为什么不干脆跟了他呢?”

“甜甜姐,你这是坑我呢还是害我呢?你也知道他那是什么性子,几天换一个女朋友的速度,我要是跟了他那还能好吗?”

容思颜可是很严重的处男情节,她觉得自己的另一半也得和自己一样,都是彼此的唯一。

所以,裴寒轩是她完全没有考虑过的对象。

“况且我也不想把我的初恋浪费在这样一个人渣身上,我还想谈一场一辈子就这一次的恋爱呢。”

容思颜沮丧地说道,原本漂亮的小脸皱成一团。

“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张甜甜打了个哈哈,接着感慨道。

“听说他换女友的最快记录是三天,第一天认识就滚了*单第二天热恋期第三天就把人甩了,原因是那个女人太庸俗,眼里只有钱配不上他高洁傲岸的性格。这种男人的确是不太适合当老公。”

末了,她同情地看了容思颜一眼,也不再多说,继续做自己手上未完成的工作。

听了这一番话,好像有什么突然在容思颜的脑海里一闪而逝,她看着手中价值百万的项链,眼神已经和之前的不一样。

这简直是宝贝啊,是她摆脱裴寒轩纠缠的宝贝!容思颜紧攥着项链的手又加了几分力气,嘴边勾起一抹大大的笑容。

所以下午,那个自称裴总助理的男人再捧着一束花来的时候,容思颜第一次叫住了他。

“容小姐,请问有何吩咐?”言语客气却又不过分谄媚,男人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睛,眼里精光一闪而过。

根据他的经验,裴总追求的女人还没有谁能够狠下心拒绝他的。

最懂得欲拒还迎的那个女人,也只是坚持了一个礼拜便拜倒在了裴总的西装裤下。

如今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坚持半个多月了,这让他不得不有些佩服,可她没有坚持到底,又让他微微有些遗憾。

容思颜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精明的模样,心里腹诽,简直比自己还会看人脸色!

原来自己平时就是这模样啊,她还是尽力挤出一丝微笑:“我想见你们裴总。”

“裴总吩咐过,容小姐要想见他的话,随时都可以。”男人的嘴边挂着职业化的笑容增大了几分,“裴总已在外面等候多时。”

容思颜和张甜甜打了声招呼,拜托她替自己向店长请一下午的假,然后跟着裴寒轩的助理走出了店,上了车。

果然如助理所说,裴寒轩已经在里面等了,看到她打开后门坐在了他旁边,裴寒轩勾起嘴角笑道:“思思你来啦,快来坐!”

叫得还真是亲切,不过为了自己的计划容思颜也没有纠正他。

尽管再不待见眼前的这个男人,容思颜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外形的确有花心的硬件。

尤其是他对着她展颜笑时,如一幕*射进,让整个被遮光帘挡住了外界阳光的车里都亮了几分,暖了几分。

“啪”地一声响,原来是坐在驾驶位上的助理打开了车顶的灯,他还对着裴寒轩恭敬问道:“裴总,您看空调调到现在的温度可不可以?”

裴寒轩摊手:“未来的裴太太,你觉得呢?”

不等助理再问,容思颜没好气地说道:“就这样,我觉得挺好的!”

她此时正在气恼自己怎么会一时被裴寒轩的笑容迷住,但是想到初见面的时候他对待女人不以为然的态度,和他之后报复自己的恶劣行径,她心里就一阵厌恶,刚刚产生的片刻好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的。”助理丝毫没有在意她语气中的不悦,而是径自开了车。

容思颜没有问车这是开去哪里,反正问了也白问,她今天是打定主意要让裴寒轩恶心她。

她安静地闭上了眼睛,默默地想着一会儿要用什么态度面对他,要怎么说才能达到她想要的效果。

而裴寒轩此刻将手肘拄在膝上,一手撑着头微笑地看着她的侧颜。

容思颜的五官不算惊艳,却非常耐看。

紧闭的眼睛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秀气的眉毛在松松散散的几缕刘海下若隐若现,只是因为平时素颜不太打扮而显得没那么惹人注意罢了。

浓妆艳抹的女人他见得多了,素颜小清新他也没少见,初看之下他也没觉得容思颜有什么特别,可是不知为何,他就是忍不住会想起她。

能第一次见面就正义感爆发为另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人抱不平;面对来自上司的刁难,自知无法反抗,能屈能伸果断低头;在自己甜言蜜语的轰炸和鲜花钻石的追求也能面不改色拒绝自己的邀请。

也许就是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综合到一起却个性十足的她,吸引了他。

这也是这场爱情追逐战最具有挑战性的原因,如果她轻易答应了他的追求,他反倒会觉得她也不过如此,失了兴致。

追这样的女人倒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裴寒轩不由得轻声地笑,却惊扰了身旁正在假寐的美人。

感受到裴寒轩紧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和淡淡的笑意,容思颜的睫毛狠狠地颤了几下,用了很大力气才忍住没有睁开眼睛。

再忍一忍吧,忍过这一下午,只要她的计划成功,她就彻底不用再被这个男人纠缠了。

容思颜尽力安慰自己,慢慢平静了下来。

车子缓缓停在一家法国餐厅的门前,感受到车已经停下来,容思颜这才睁开眼,却看到一张放大了的俊脸。

“你做什么!”她用力地推开他,瞪大了眼睛问。

“我只是看你睡得香,想叫你下车。”裴寒轩眨着眼睛道,那样子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只是嘴角的弧度暴露了他此刻心情极好。

鬼才信他说的话,容思颜撇撇嘴不再理他,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

裴寒轩笑着整理了一下刚刚被她揉乱的衬衫,紧跟其后。

“小明,三个小时之后来接我们。”裴寒轩随口道。

坐在驾驶位上的助理林明嘴角抽了抽,却毫不迟疑地应下。

容思颜跟着裴寒轩走进这间看上去就奢侈的法国餐厅,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猛然踏进这个地方,心里还是没办法一丝波澜都不起。

她的家境其实也不错,只是父亲一向不喜欢她,而她也知道自己没有撒娇卖萌的资格,只好低调的过着日子。

自从知道那件事后,她便没伸手问家里要过一分钱。

她想要读服装设计类的专业,可学艺术类专业需要不少的学费,她不愿意问父亲要钱所以才出门打工。

小的时候妈妈也曾带她来这里吃过,那时候她却贵和便宜没有概念,只知道好吃。

她记得那时她还对妈妈说过:“妈妈,以后我一定要赚好多好多钱,让你以后天天在这里吃饭。”

在她的小脑袋里,能够每天在这么美的地方享用美食是一件幸福的事。

妈妈听后也很开心,摸了摸她的头笑了笑,温柔道:“好,我的女儿最乖最孝顺了,妈妈等着那一天。”

所以一直到很久以后,她打工赚到了第一笔自认为很多的工资,兴致勃勃地拉着妈妈走进这家店,才发现她手里所有的钱恐怕才能买到最简单的几样菜。

如果说,昨天她收到那条项链的时候,心里清楚那是不属于她的,所以只有惊吓没有其他的情感。

那么今天来到这个承载了她儿时关于幸福生活梦想的餐厅,才真切地意识到了自己和裴寒轩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不禁庆幸自己没有对他产生感觉。

而裴寒轩则是轻车熟路地带着她跟着服务生进了一个包厢,示意服务生将菜单递到她面前。

他自己则优哉游哉地靠在了沙发上,看着她对着那些价格足以花掉她一整个月工资的菜品手忙脚乱。

容思颜深吸一口气,脑海中又过了一遍刚才想好的对策,确认万无一失了才开始实行。

“你好,我要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她指着菜单中挨着指下去,毫不犹豫地对着服务生一道道念出菜名。

末了,还看向舒适地窝在对面沙发里的裴寒轩,略带些谄媚的笑容问:“裴总,您看还需要什么吗?”

裴寒轩微微一笑:“我以为思思已经点的很全了。”

当然全了,容思颜几乎把菜单上的菜都点了个遍,估计这整张桌子根本无法放下那么多菜。

“那好,就这些吧,谢谢。”容思颜合上菜单,递给服务生,待服务生走出去关上门以后,做出一副第一次来很新奇的样子。

“哇,这是什么做的啊!”抚摸着身前的大理石桌面,容思颜摇头感慨道。再抬头看看天花板上的吊灯,她又发出一阵惊叹。

“太美了,这真是太美了!”恨不得将包厢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摸个遍,她一副没见过市面,对什么都好奇的架势让裴寒轩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和他一直以来对她的认知不同啊,印象里的她连自己送的贵重物品都不看一眼,就连自己特地买的项链都不见她带,怎么会是这样俗气的女人?

裴寒轩也想过,这是不是容思颜故意气他,想让他放弃她的一种手段。

可是她的行为还是做得太过,让他觉得很丢脸。

就在裴寒轩愣神的时候,容思颜已经探索完整间包厢,坐在了他的对面,脸色红红含羞带怯地说道:“裴总,你送我的这个项链,我真的好喜欢。”

她从随身携带的包中取出那条项链,红着脸递给他:“但是我觉得,再好的项链也没有钱重要,您看,能不能把它换成支票啊!”

“我是觉得吧,项链再贵也只能带一下,我出来打工也是为了赚钱,还是钱更实际一些。本来我想过直接把这项链卖了换成钱,可是又觉得这样会辜负了你一番好意。”

裴寒轩忍不住站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满的全都是不可置信。

容思颜却视若无睹,继续笑着把项链递到他的面前,很无辜地眨着眼睛看他。

“容思颜!”他忍住怒气冷声说道。

“裴总,你怎么了?我,我有哪里不对吗?”她有些慌乱地看着他,收回他面前的手,一不留神便把项链掉在了地上。

容思颜慌忙捡起地上的项链,掀起自己的衣角用力地擦了擦,然后一脸庆幸的表情,再次把项链递到他的面前:“哈,幸亏没坏,不然就不值钱了!”

裴寒轩再也看不下去她这幅市侩的面容,一把接过项链,甩手离开了包厢,关门时“砰”的一声震天响。

只留下刚送来菜的服务生和一脸无辜的容思颜面面相觑。

裴寒轩走了以后,容思颜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彻底摆脱这个麻烦了!

想着以后没人纠缠的轻松日子,她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上弯,哼着小曲儿出了餐厅。

服务生端着菜看着两个人先后离开愣了神,然后忙唤道:“这位小姐,您的菜……”

“上啊,反正有人付帐!”点了点了,干嘛不吃,这么好的菜不吃一点太浪费了。

况且,这样才会让裴寒轩更确信她就是那么肤浅,市侩的女人。

吃完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正是店里人最多的时候,张甜甜忙得腾不开手,看她回来连忙招呼。

“思思你回来啦,快来帮帮忙,我有点儿忙不过来了!”

容思颜的心情甚好,高声应了,然后走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向来往的顾客介绍起各件衣服来。

一番忙乱,下班以后,她主动提出要请张甜甜吃饭,以感谢这一下午她一个人打两份工的忙碌。

于是两人简单地商定了一下,还是选在了上次一起吃饭的地方。

坐在座位上,看着眼前和法国西餐厅对比起来显得“脏乱差”的路边摊,容思颜不仅感慨这社会层次不同,生活水平就是不一样,有钱人的生活真是奢侈。

张甜甜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不停地在追问她是怎样改变了裴寒轩的想法:“思思你快跟我说说,你是怎样让他放弃你的啊?”

她抿唇笑,故作神秘:“我这啊,还是从你说的话中得到了启示呢。”

紧接着,两人一边吃,一边听容思颜绘声绘色地描述今天下午在法国餐厅的情景,不时哈哈大笑,气氛甚是融洽。

“所以你就装作你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心里只有钱的拜金女,让他就这样对你失去了兴致?”张甜甜张大了嘴,惊讶道。

“那是,别的我不会,看别人眼色行事,这个技能我可是修炼了十几年!”容思颜得意地笑,“我看他当时的眼神,就知道我这一步棋走对了!”

“甜甜姐,你是没有见到裴寒轩当时的表情,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想要吃了我一样,让我差点都装不下去,心里发毛!”

没有看到面前张甜甜变得惊恐的面容,她还在继续讲,甚至装模作样地捂住了胸口,一副害怕的表情。

“那你不如现在看看我的表情,是不是想要把你吃掉!”

背后传来的熟悉男声让容思颜的笑容瞬间定格,她顺着身后的声音转过头去,看到的正是她此时最不想要见到的人——裴寒轩。

“我竟然不知道我这么招人嫌弃,值得你用这种方式来摆脱我。”他看着她的眼神好像要喷出火来,和她刚刚的描述一模一样。

容思颜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被逮到一样,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只是断断续续地说:“裴总你误会了,我和……我们正在开玩笑呢!”

“是啊,裴总,我们刚刚确实在开玩笑,思思她没有那个意思。”张甜甜也连忙站起来想解释,可话说到一半却被裴寒轩打断。

“这里没你的事情,不想被炒鱿鱼就先回去。”裴寒轩的言语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温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