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58裴少篇:裴寒轩的疯狂追求

卖场的暖灯开的十足,映的容思颜的脸上也暖融融的,配上她的笑容很和谐很温暖。

有一瞬间,裴寒轩觉得她笑起来的模样很好看,以前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

他们两个认识的一多半的时间都争斗不休,甚至大打出手,哪有闲心来欣赏她长得到底如何啊。

裴寒轩对容思颜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爱管闲事有暴力倾向的八婆,没想到她安静下来的时候也还能看嘛。

挺有意思的女人。

“怎么,在那姑娘的身上又吃瘪了?”

穆昊焱没有见到裴寒轩大仇得报的嚣张脸,以为他再次复仇失败了,调笑道。

“这次是被鞋跟踩脚还是直接抽耳光呢,快,跟我说说。放心我绝对不会笑你,哈哈哈!”

“要是你实在搞不定的话,告诉三哥,我帮你找人搞定她。”穆昊焱故意说话讽刺裴寒轩。

不过,裴寒轩对于穆昊焱的故意,并没什么感觉,“她这次很老实,还跟我道歉了。”

“咦?”穆昊焱的声音跟着心思一起拐了一个弯,“那你们的问题解决了?”

“恩,解决了。”

穆昊焱有点失望,他还以为能看见跟昨天一样的好戏呢。

难得裴寒轩这花花大少有栽在女人手里的时候,尽管是非常规的暴力女。

没有理会穆昊焱的失望,裴寒轩依旧沉浸在他的世界里,“虽然她不温柔体贴,但是性格挺辣的,也知道进退,这样的女孩子我遇见的倒是不多。”

听了这话,穆昊焱又来了精神,“怎么,你看上她了?”

“倒不是说看上,就是……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你这……不就是看上她的前兆了吗?小心哦,我看这小女生虽然年纪不大,脾气倒不小,而且和你以前交往的那些女人也不一样,如果不是动真心就别去惹人家。”

他们这五兄弟,老大因为嫂子的去世,把自己封闭了好久,老二在医院一躺就是七年,老五长时间待在美国,只有他俩平时在一块的时间比较多。

久而久之,穆昊焱便成了最了解裴寒轩的人。

裴寒轩喜欢某个女人时,就会不惜一切手段的把人追到手,可一旦觉得对方没意思了,分手后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三天,是他恋爱的最短记录,第一天认识第二天在一起第三天拜拜,一气呵成,原因就是觉得那女人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总之裴老四就是很多人口中提到的,一辈子总会遇到几个渣男中的那个渣男。

容思颜脾气虽然不好,不过他也听了老四他们之前的恩怨,怎么说也是个正义感不错的女生,犯不着人家给卷进来。

裴寒轩皱眉道:“你这发散思维的能力也太强了,我什么时候,哪句话说了要追她啊?”

“怎么,还不敢承认,这可不是你裴四少的风格?除非是那女的长得太难看,否则我猜你都有想法。”

作为专情男人的代表,他永远不会明白裴老四的爱情世界。

裴寒轩想起了她在店门口的灿烂笑容,歪歪嘴:“的确长得不难看。”

“追女生不反对,不过,适可而止,可别毁了人家姑娘一生。”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

“难道不是吗?”

……

容思颜的心情又好起来了,把得罪上司的麻烦完美的解决,最近店上的生意又很好,还有一个贴心善解人意的同事。

最近按时回家,父亲的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总之,容思颜这些天的生活过的很顺利。

容思颜的脸上只有一边有酒窝,笑的厉害了酒窝就显得特别的深,有那么一点点奇怪。

“思思,你的脸!”趁着客人不注意的时候,张甜甜小声的提醒,容思颜完美的诠释了将脸笑歪是什么模样。

以前容思颜很在意这些,让张甜甜发现她有歪脸的前兆的时候就提醒她。

现在张甜甜提醒了,可是容思颜却有点控制不住。

她只要垂下眼睛,就能看见柜台上开的厚厚的一叠小票,从小票她看见了钞票看见了学校看见了她的未来。

这种好事在她的眼前转着圈的摇晃,她怎么能不笑呢?

“没事的,我未来的老公不在这里,脸歪点就歪点了。”容思颜双手拖住两腮,试图手动收敛住她的笑容。

一直忙到了下午,她们店上的人流才退去了。

“呼呼,累死了!”容思颜想伸个懒腰,又顾忌周围的监控,只能硬生生的忍下来了。

“不累怎么有钱赚啊。”张甜甜拿着手上整理好的票据冲容思颜晃了一晃。

容思颜就像猫见到了老鼠一样,伸出爪子就将票据扣住了。

“快,趁着现在有空,让我感受一下。”

将厚厚的票据捏在手上,容思颜恨不得像银行柜台人员点钞票一样,刷刷刷的去点数手上的票据。

看着这叠东西,她像是看见了她未来的希望,如果这是一叠百元大钞就更好了。

容思颜这可爱又贱贱的模样惹得张甜甜笑个不停。

“笑的很开心啊,有什么好事吗?能不能给我分享一下?”

裴寒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凑到了她们两个的跟前,想看看她们遇上什么好事笑的这么开心。

裴寒轩出现了,她们的笑容就不自然起来了。

“裴总,你怎么来了?”

又来巡查,这家伙看着不像这么勤快的人啊,难道最近火气又上来了想要秋后算账?

容思颜有点担心,将手上的东西捏的更紧了一点。

“这是我的商场,我来看看有问题?”裴寒轩故意的板起面孔,做出一副老板该有的模样。

“没问题没问题,当然没问题。”

通过上次,容思颜发觉裴寒轩明显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

她当初就是照抄了以前看的某部偶像剧里的一段情节,如果没有效果就打算跟他鱼死网破斗到底的。

没想到事情就解决了,虽然稍微丢失了一点面子,但是能换回以后的安宁也值得的。

得知了裴寒轩这个弱点,容思颜道起歉来轻车熟路的,已经完全没有心理障碍了。

裴寒轩对容思颜低眉顺眼的模样很满意,在她身边转了两圈,“等会是换休的时间了吧,一起去吃饭?”

容思颜的脑袋轰的一声就炸了,这人要干什么?吃饭?不是鸿门宴吧?

很有可能!

容思颜有点爱贪小便宜,但是还不至于为了省顿饭钱,就随便跟人出去吃饭。

尤其对方还是曾经的仇人,其中定有蹊跷。

容思颜明明已经饿得腹瘪,却要故意撑起,装做好像吃得很撑的模样道:“谢谢裴总的好意,不过我刚刚才吃完,现在是来给同事换班的。”

收到容思颜的眼色,张甜甜马上放下了手上的工作,拿出了点零钱,出去吃饭了。

裴寒轩的眼睛在容思颜的脸上转了几圈,便知道她在说谎。

以裴寒轩流连花丛的经验,她嘴上的唇膏不是新擦的,却保持的很完整,这一天大概连水都没有正常喝更别说吃饭了。

明白对方找理由拒绝他,这让裴寒轩觉得很有意思。

在他的人生中,除了故作清高转天才上钩的,还没有人真的拒绝过她。

裴寒轩开始思考,这女人是真的在拒绝他还是玩手段,想了想,他很自然的说道:“这次时间赶的不好,那等下次,我早点来。”

“还有下次?”话一出口,容思颜察觉到了她的失态,很快将声调降了下来。

“我们这工作很忙的,吃饭的时间不固定,就是下次也不一定有机会的。”

裴寒轩笑道:“没关系,我们看缘分。”

说着,就走出了卖场,然后时不时的出现在店外展示一下存在感。

容思颜有个毛病,听见一些特定的词语就会浑身发抖的掉鸡皮疙瘩,缘分,就是其中的一个。

“一个大男人,没事缘分来缘分去的,恶心不恶心啊。”裴寒轩虽然出门了,但是距离也不很远,容思颜吐槽也不敢大声。

裴寒轩不走,她也不敢擅离岗位去吃饭,直接僵持到了晚下班。

为了圆她的谎言,容思颜硬是空着肚子挺到了晚上下班。

换了衣服出门的时候,她已经饿的站不住脚了。

眼前时不时的黑一下,下楼梯的时候差点踩空,如果不是张甜甜拉了她一把,很可能就摔了。

“你没事吧?”

容思颜咬牙挺着,“没事,赶快去给我找点吃的,吃完了就好了。”

张甜甜见她脸色不对,让她在花坛边坐着,然后就急忙忙的去买吃的了。

对方没有心怀恶意还能把她折腾成这个模样,容思颜无语问苍天,难道她上辈子欠了裴寒轩的吗?

不然怎么跟他扯上关系的时候总没有好事呢?

容思颜生不如死的靠在墙壁上,饿肚子的感觉真不好过,好像连胃都要融化掉了一样。

容思颜很想去死一死……如果她不能在五分钟内吃到热乎乎的食物的话。

张甜甜不愧是她的好姐妹,在四分三十五秒的时候给她带回了很多的东西。

容思颜饿狼扑羊的伸出双手,从张甜甜的口袋中搜出了一份热粥然后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流质的食物吃快了很容易被呛到,容思颜很快就中招了,又想接着吃又咳个不停。

张甜甜帮她拍背顺气:“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你也是的,何必这么饿着自己呢?”

“你是咳咳咳……不知道,我要……真去了,说不定咳,就被做成人肉包子了……”

张甜甜又拍了她一下,“人家好好的一个公司经理,怎么会跟包子,还是人肉馅的扯上关系呢?又在胡说。”

“还是小心为好!”容思颜的咳嗽已经好了,便不在说话浪费时间,专心跟手上的食物做斗争。

……

“呵,铅粉吃多了脑袋会穿孔,智商会变低,难怪她蠢成这个模样。”

容思颜真的是饿的狠了,连嘴上的唇膏都被她吃的一干二净,不知道她喝粥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苦味。

裴寒轩躲在一个容思颜看不见的地方,这个地方很巧妙,让对方看不见他,而他又能听见那两个人的声音。

“做人肉包子,虽然这想法古老了些,不过也不是没可能嘛。”

被容思颜拒绝之后,裴寒轩不动声色,如果他判断失误对方真的是吃了饭才回来,那不是弄出乌龙了。

裴寒轩决定一会儿把监控调出来,看看她是对他的饭有意见还是对他的人有意见。

也可能都有。

现在看来,不用那么麻烦了。

以前两个人有仇,她不愿意见他很正常。

现在他裴寒轩都主动来恢复邦交了,她还一味的退避三舍,如果是为了吊他的胃口,这牺牲也不小,而且听她们两个的对话……

裴寒轩决定等将容思颜弄到手的时候,啃她两口,圆满一下她对“人肉包子”的*。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裴寒轩很快就发起柏林总攻,川流不息的送花,浪漫甜蜜得让容思颜觉得肉麻的短信,一刻不停的轰炸着她。

一般追女生的招数他都用到了,就差没做尾随的跟踪行径了。

如果这行为不是跟猥琐男挂钩的话,裴寒轩也不介意尝试一下。

可是他依旧失败了,容思颜短信照看东西照收,但是两个人单独吃饭,却从来没有过。

连着一周了,容思颜明显饿瘦了,这方面从来就没有松口,铁板一块,裴寒轩都不得不佩服她的坚持了。

“再这么折腾下去,我担心她的胃会不会饿出一个洞。”穆昊焱嘴上关心容思颜的温饱,实际上却在嘲笑裴寒轩的失败。

“等她到手了,估计也瘦的脱相了,那样你还有兴趣吗?”

“有,怎么没有,我喜欢就是最好的!”

裴寒轩第一次在追女人的方面遭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如果他这样就认输了,以后还不被穆昊焱嘲笑到天荒地老?

决心表了,但是裴寒轩依旧忧愁,“你说是不是我的方法有问题,不可能啊,以前那些女人都是这么被攻陷的。有我这张脸,她还能抵抗到这种地步,她不会是百合吧?”

穆昊焱嘿嘿的笑了两声,“想不到堂堂裴四少在女人方面也有向我咨询的一天。你想想,你为什么会看上她?”

“她跟我以前的女朋友很不一样。”

“这就对了,既然她跟以前的那些女人不是一类人,你用对付一类人的办法对付她,你觉得会有效果吗?”

具体事情具体分析,裴寒轩因为一时的挫败忘记了这最重要的一点。

容思颜是人,总会有弱点和软肋的。裴寒轩想到了她清点小票时候眼睛发光的模样……

“哈,我有办法了!”

容思颜又开始忧愁了,眼看着就要开学进入高考前的冲刺了,工作给她的压力不算什么,在她的计划中。

她本来以为最后她会因为赚的钱不够而发愁,没有想到最后让她烦恼的却是另外的一个问题。

裴寒轩在追她,容思颜虽然某些方面很迟钝,但是他做的这么明显,她就是神经粗如水管也能感觉到了。

容思颜不想接受裴寒轩的追求,她甚至都不用找那些冠冕堂皇的影响学习之类一听就很假的理由。

单单最初见面的时候裴寒轩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都能够让容思颜把他pass再pass。

关于这段追求,唯一让容思颜觉得可惜的是她收到的实体礼物只有花,这种东西好看归好看,可是不方便折现,说到底,容思颜没有捞到一点实惠。

“还总经理呢,这么抠门,都不说买个名牌来让我虚荣一下,就这样还追女生?”

容思颜把新收到的一捧花抽掉卡片,塞到张甜甜的手上。

故意这么说着。

如果不了解她的人,一听这话绝对以为她是个十足的拜金女。

容思颜很苦恼,她不能把这些花拿回家,花虽然不能折现,但是身价昂贵,完全超出了她的消费能力。

偶尔抽回去几支摆在瓶子里面还凑合,真要是整卡车的往家里拉,容博涛马上就会发现不对的。

“你们两个谈恋爱,倒是便宜我了。”张甜甜很喜欢花,裴寒轩送来的花都被她给接手了,“我的房间里都要被花给淹没了。”

“谁跟他谈恋爱了,不要乱说话哦!你喜欢你拿去就好了。”站了一天,容思颜的脚有点酸,说话也有气无力的。

“我看裴总对你挺上心的,他长得那么帅,你很快就要上大学了,不然你们就试试看?”

容思颜打了个寒战,“亲爱的,你可别吓我!你舍得我这朵娇花被大灰狼摧残吗?”

张甜甜跟她比了比身高,“就你,娇花?”

“我怎么不是娇花了?怎么不是?”

花束的包装纸太过蓬松,不方便拿,张甜甜在下班的时候将那些花哨的包装纸给拆下来,准备把花带回去。在拆包装纸的时候,有个不大的东西掉在了地上,一闪一闪的。

张甜甜好奇的将那东西捡起来,然后愣住了。

“小琳,你来看看这个。”

“看什么啊?”容思颜刚把衣裳换好,随便的走到了张甜甜的身边。

张甜甜花也不要了,双手捧着什么亮亮的东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

“这是从裴少送你的花里面掉出来的,还是你拿着吧。”

说完,张甜甜就像摸到烫手的火炭一样,将那东西扔到了容思颜的手上。

“这是什么东西啊,给你吓成这样?不就是串项链吗?”

张甜甜的脸色一言难尽,“在咱们店里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你对时尚界的奢侈品品牌就一点概念都没有嘛?”

“甜甜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化妆品我只知道影楼专用深蓝明艳,水晶我只认识卖概念的施华洛世奇,就连上点档次的衣服品牌我也只对咱家还有隔壁了解的多一点。你扔过来一条链子连标签都没有,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

张甜甜决定不再说多余的废话,直奔主题,“你手上的这条项链价值两百多万,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容思颜的身体重重的晃了一下,忽然觉得手有点抽筋。

这一小坨东西居然这么值钱,难怪今天送花的不是花店员工而是西装革履的自称裴总助理的男人。

题外话:

新文《盛婚66亿,陆少深情不悔》已开,乐乐的故事,求推荐求收藏求支持!初定八月中旬开始连载,如果数据好的话会提前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