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57裴少篇:故意刁难

容思颜痛苦的抱住了头,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钱途一片黑暗。

“他的身份设定要不要这么酷炫啊?”

张甜甜见容思颜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只能安慰道:“没事的,像他那种大人物日理万机,分分钟几千万上下,不会记得这种小事的。”

容思颜顶着一张崩溃脸,“就他刚才那无聊又无耻的表现,你觉得可能吗?”

张甜甜闭口不言,处于一种默认状态。

容思颜本来觉得她最近的运气很好。

运气好的跟家里求到出来打工的机会,运气好的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工作岗位,运气好的赶上了卖货的黄金时间。

只是今天遇上了裴寒轩之后,很不幸,她的好运似乎到头了。

容思颜一脚高一脚磨蹭着回到了家,一进门,她没精打采的模样就惹得她的父亲容博涛很不满。

客厅里只开着一盏小灯,光线昏暗,让身处在半明不暗的阴影中的容博涛显得更加沉默严肃。

容思颜出去打工,上的还是晚班他本来就很不同意,但是耐不住容思颜的请求,也只能答应了。

上晚班不是不行,不过容博涛有个条件,一定要在九点半之前回家。

结果今天容思颜就拖到了十点多钟才回来,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几个小时。容思颜又是这种斗败公鸡的模样,惹得他更是不满。

总之容思颜这次晚归,算是惹了麻烦了。

“你还知道回来!”容思颜一进门,容博涛就面色不善的说道,“说好了九点半之前回来,怎么拖到现在。”

容博涛的声音不难听,不是很严肃却带着一些威严,不难听出以前应该是个人物,只是现在有一些苍老。

在一般人看来,他的声音应该算是比较有磁性的一种。

但是他的声音传到了容思颜的耳中,却让她觉得无比的刺耳。

只要容博涛开口,不管他的语气是平和还是严厉,都让容思颜很不自在。

当然,在她的印象中,容博涛似乎从未有过平和的时候。

在外面容思颜开启泼妇骂街的模式也没有丝毫障碍,但是回到了家,尤其是在面对容博涛的时候,她就像被剪了爪子的猫,还戴上了代表耻辱的伊莉莎白圈。

想低头钻进地缝掩饰行踪都做不到,只能默默的低着头,毫无气场可言。

容博涛年轻时白手起家,创立了一个小公司。

身为这个小公司的最高决策人,他的长相气质都没有给他的身份丢脸,但是他的这个女儿……

这个女儿丝毫不像他,应该说没有一点像他,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这让容博涛觉得自己很失败。

他知道容思颜很怕他,连和他说话都是畏畏缩缩,他曾经也试过想要做个慈父,可是无奈一看到容思颜就是做不到。

“你究竟干什么去了?”这么晚了,热闹的节日总是隐藏着很多危险,容博涛有些担心她的安全。

可是关心的话配着不适合的语气说出来,就变成了指责。

容思颜垂着脑袋什么都不说,这是这么多年她找到的跟父亲能够和平共处的方式。

当然,这也是她自以为的方式。

容博涛很明白这个女儿的脾气,她如果不想说就一个字都问不出来,又倔又犟,看着都头疼。

反正她已经回来了,容博涛不打算继续头疼下去,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就关灯回到房间里了。

眼前的昏暗的光消失了,不远处还传来了熟悉的关门声。

黑暗中,容思颜的眼睛亮了亮,朝着那扇危险之门看了过去,恩,他真的回房间了。

危机解除,容思颜无声的长吁一口气,然后踮脚猫腰的回到她的房间里面了。

老妈没有出来给她解围,应该又加班去了。做护士就这点不好,医院那边一个电话,不管是吃饭睡觉都要马上到,更不会有节假日。

今天虽然是*节,但是对她那对貌不合神也离的父母来说可能比普通的日子更难过。

妈妈不在家也好,省的她看见刚才那一幕又该长吁短叹了。

将门仔细的关上之后,容思颜才自由的倒在了*上放松一下。

在*上无聊的躺了一会儿,她爬起来找出一面镜子,跟镜子里的她对视。

容思颜无数次的研究过她的五官,从睫毛的长短到骨骼的匀称度都有涉及,可就是没有办法像哥哥那样,一看就是他们的孩子。

母亲白玲温婉可人,父亲容博涛气质潇洒,哥哥完美的遗传了两人的全部优点,连个渣都没有给她剩下。

这让容思颜十分的嫉妒,可是她都长这么大了,除非去整容,估计也没有办法长得跟他们相似了。

容思颜一万零一次的冲着镜子里的人叹气,然后静悄悄的收拾洗漱,躺到*上睡觉。

明天是早班,不早点睡会长黑眼圈皮肤也会受到影响,皮肤不贴妆难看死了,会影响她的业绩的。

想到工作就想到商场,然后很自然的就联想到裴寒轩……

容思颜的头开始疼了,她怎么就这么衰呢,好死不死的就得罪上司的上司的上司了呢!

那家伙还是个非常小心眼的人,那么一点过节都能折腾一整天。刚才她把他踩得不轻,这回梁子真的结大了。

如果以后都不去跟ARS有关系的地方上班的话,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可是……

“不管了,睡觉睡觉睡觉,明天再说!”

容思颜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怎么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最后赌气的把被子一掀盖住整张脸,好像这样就能跟烦恼都隔绝开一样。

但是时不时动一下的被子,证明她根本就没有睡着——

第二天上班,张甜甜先到,她跟容思颜同组班,以前都是容思颜先到。

一般等她到的时候,容思颜已经点样结束店内也早就做好了清洁,只需要开店营业就好。

从她来上班之后,没有一天例外,可是今天容思颜却还没有来。

看着空无一人的卖场,张甜甜叹了口气,容思颜是个很好的同事,换个新人不知道还要磨合多长的时间。

张甜甜拿出了手机,犹豫要不要给店长打个电话让他临时安排一个人过来。

张甜甜犹豫不决的时候,身边响起了一阵响亮的高跟鞋的声音。

她一抬头,就看见容思颜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我迟到了!”

然后一脸歉意的来到了店中,开始收拾摆样。

“昨天失眠,今天就来的晚点,不好意思啊!”容思颜笑的依旧很灿烂,除了眼睛有点红血丝,就像没有经历过昨天的事情一样。

张甜甜走到容思颜身边,左右打量了一番,才道:“原来你没有辞职啊!”

容思颜一边把包放下,一边整理柜台道:“我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

“我还以为……”

容思颜昨天失魂落魄的回去了,加上跟裴寒轩的那些过节,张甜甜还以为她今天不会来上班了。

“以为什么?”容思颜笑的依旧甜蜜。

“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不就是得罪了一个大人物嘛。反正自动辞职这种事我不会干,如果他真那么小心眼要报复的话,那就直接炒我好了,至少还能拿到一个月的遣散费。”

见容思颜对昨天的事情没有阴影,张甜甜也很高兴,难得有一个合的来的同事,以后的工作也更顺心。

裴寒轩的确是个麻烦,但是还不至于让她放弃这个工作。容思颜昨晚想的很久,决定不能轻易的放弃这份工作。

首先,这是她权衡之下各个方面都很适合她的工作,工资很可观。

离开这里,这个时间点她不可能找到更适合工作了。裴寒轩虽然讨厌,但是看在钱的份上,她也不能就这么走了。

其次,她就算换到别的地方多半也只能在大商场做导购。

而整个S市的大型商场就算不是ARS直属,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相互通气沾亲带故的,彼此间是很好的兄弟也说不定。

不把根源问题解决掉,裴寒轩真要追着她找麻烦,换到哪里都一样。

最后,如果她主动走了,那不就是认怂了吗?

容思颜没有什么身份,但是也好个面子,这件事她不认为自己有做错,如果只是因为惧怕裴寒轩就夹着尾巴跑掉了,她心里这关怎么也过不去。

况且,他不是大人物吗?大人物一般都会很忙,他们能碰面的次数应该也不会多。

将利害关系细细的想了一遍之后,容思颜决定不走,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逃走。

裴寒轩是她上司又能怎么样?还能吃了她不成。

容思颜在心中默念三遍裴寒轩算个什么,整理好了面部表情就准备迎接忙碌的一天。

可惜,容思颜脸上的神情才刚调整好,就又僵在了脸上。

因为这个折腾了她脑子一晚上的男人,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一个人的气质和他所做过的事,的确会影响到他的外在,至少容思颜是这么认为的。

不然,平时见到裴寒轩这种等级的帅哥,就算不尖叫,也会在心里默默幻想如果这男人是自己男朋友该多好,这种很花痴的想法。

但是现在……

容思颜对他的帅半点都感觉不到。

裴寒轩不是单独来的,他的身边还跟着她们这家店的店长。

以前容思颜也觉得她们店长很威风,很有范。

可是在见到他对裴寒轩卑躬屈膝的讨好模样,连带着他的印象分都蹭蹭蹭的往下掉了。

这货明显是来示威了啊,容思颜咬牙切齿的想着,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

“店长好。”

店长冲她们点点头,然后开始介绍身边的裴寒轩,“这位是裴少,我们商场的总经理。他今天正好有时间就来我们店上看看。”

说完,他冲裴寒轩很谦卑的笑了笑,带着他在店里巡视。

店长有点紧张,知道裴寒轩要来查看商场的情况他就很担心。

他这种花花大少虽然大权在握,但是很少亲自做事,这次突然跑出来要上门检阅就很离奇了。

更让他担心的是,容思颜跟张甜甜的这家店面,就管理上来说并不是他最满意的一家,他很怕这两个丫头出了什么纰漏被裴寒轩发现。

裴寒轩这种高层做事不行,挑刺的本事都是一等一的好,如果因为裴四少的一时兴起,给他的职业生涯造成什么污点的话就不好了。

所以店长相当地紧张。

在场的几个人都心怀鬼胎,想的很多,不过除了店长,谁也没有想到他在意的事情。

“这是冲我摆官威来了啊!”

幸好昨天晚上张甜甜给她打了一针预防针,不然今天突然来这么一下,她真的会被惊到的。

这种场景昨晚在知道裴寒轩的身份后,容思颜便已经想到过。

裴寒轩专门来这里不过为了给她气受,她只要将姿态放低一点,多让他逞逞威风,得到一种复仇的块感,应该就不会继续的为难她了。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容思颜这个小女子也是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的。

她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很谦卑的说道:“欢迎裴总经理的到来!”

短短一天的接触,裴寒轩对容思颜已经有了不少的了解,她性格略差点火就着。

裴寒轩不知道的是,其实容思颜只是对他这种,欺骗女朋友,对女友不好的坏男人才这样。

正好今天他没什么事做,想到容思颜,便专门找她“吵架”来了。

等这女人知道他的身份了,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面孔。

裴寒轩计划想的好,可惜生活没有像他想的那么戏剧性,得知他ARS商场总经理的身份之后,容思颜的神情似乎也没有很大的变化,脸上虽然笑着,却笑得一点都不走心。

真无趣!

容思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玩”,裴寒轩决定再下点猛药。

他先是在店里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然后坐在休息区,故意的伸出一只脚——昨天晚上被容思颜狠踩一脚的那只。

他穿了一双黑色的皮鞋,鞋面上有点灰尘,还带着个小小圆圆的鞋印。

裴寒轩并没有看向容思颜,但是他浑身上下的肢体语言都在对容思颜说,“还不快做点什么,来跪求我的原谅!”

这一刻他们两人的脑电波诡异的同步了。

“这是为了工作,这是为了工作!”

容思颜在脑中,不停的用这两句话对自己进行洗脑。

放下脸面,从柜台后面抽出几张面巾纸,屈下身替他把鞋子擦干净了。

“经理,你的鞋子脏了。”

短短的一句话被容思颜夹紧的嗓子压的扁扁的,虽然听上去有点奇怪,但是容思颜的动作让裴寒轩很受用,就不在意这些细节了。

裴寒轩心情不错地笑了,这丫头终于认输屈服了。

打垮一个人的感觉很好,就像那种很难攻略的游戏,突然打爆机了,那种满足感非常值得回味呢!

鞋子擦干净后,容思颜袅袅婷婷的站起身,柔声问道:“请问裴总经理还有什么需要吗?”

“我渴了,去隔壁的咖啡店给我买杯咖啡,记得我要喝热的烫嘴的!”

容思颜明知他是故意在整自己,不过还是好脾气的回答道:“是。”

看着匆匆出门的容思颜,店长觉得有种无形的压力出现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个容思颜很上道啊,跪舔老板比他还厉害?该不会是看上裴经理,想要走走传说中的潜规则吧?

手下太能干了会让仅高他一级的人有压力,因为对方随时都有可能取代他的位置。

尤其对方还有性别和容貌的优势。

店长越这么想越觉得容思颜长了一副绿茶心机婊的脸,万一她真的抱到了裴寒轩的大腿,他这个店长还能做到几时呢?

店长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

张甜甜也有危机感,她也很害怕,不过她和店长怕的点明显不太一样。

容思颜今天的气压很不正常,按照她的脾气,能忍到现在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她居然还能微笑着去给裴寒轩买咖啡,她该不会是打算把滚烫的咖啡直接泼在裴寒轩的脸上吧?

那小丫头的性子比较爆,如果真是脾气上来,也止不定会不会干出这种恐怖的事来。

这弄不好就是故意伤害罪啊,张甜甜表示很担心。

容思颜带着咖啡回来的时候,张甜甜的双眼就没有离开过她,并且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如果容思颜有什么异常的动作,她还能帮着拦着点,不要酿成大错就行。

事情没有发展的像张甜甜想的那么糟糕,容思颜很老实,甚至过于老实,她恭敬的将咖啡送到了裴寒轩的手上,然后退到一边。

裴寒轩觉得索然无味,他本来是专门为了消遣,故意来逗容思颜玩的。

结果不管他出什么招,那女人都能微笑的应对着,完全没有发火的意思,难道她真的转了性子?

没有达到目的,连嘴里的咖啡都没有半点味道。

知道今天他不会在容思颜的身上有什么收获,裴寒轩怪没劲的,跟身后的店长示意,“行了,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店长忙不迭的跟了过去,继续做他的李莲英。

他们离开的速度不快,容思颜望着他们的背影,思考了一下,然后急着走了几步到门口,声音不大的喊了一声。

“裴总经理……”

“什么事?”

“昨天的事……对不起!”配着道歉的话语,容思颜尽力的弯腰低头,这是她能想象到的最有诚意的道歉方式了。

裴寒轩的眼睛睁得大了一点,看的出来,这次容思颜的道歉很有诚意。

她不过是个小店员,真要将她往绝路上逼,也有点过分。

这么想想她也挺可怜的,难得有点正义感,虽然是坏了他的好事,不过事实上她也没错。算了,就不要为难她了。

“你回去工作吧。”裴寒轩背对着容思颜,挥了挥手,示意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

得到这个回应之后,心头大患解决了,容思颜笑的很灿烂,她脸上的笑容还没有退掉,就被忽然回头的裴寒轩看见了。

卖场的暖灯开的十足,映的容思颜的脸上也暖融融的,配上她的笑容很和谐很温暖。

有一瞬间,裴寒轩觉得她笑起来的模样很好看,以前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