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四五:你想做什么,随便你做

逆水行舟,孤帆远航!

踏上归程的苏苓,此时和凰老三双双伫立在甲板船头!

望着越来越渺小的岛屿,看着海岛边远送的几人,苏苓心里一时间五味陈杂!

才短短十日的光景,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令人措手不及的变故!

世事太无常!

迎风而立的凰老三,余光睨着苏苓默然的脸蛋,下一瞬便伸手将她揽在怀中,轻声问道:“冷不冷?”

突如其来的温暖,的确让周身寒凉的苏苓体会到一丝暖意!

她举目望着凰老三,菱唇浅笑,虽不曾言语,但身子则更靠近凰老三几分!

“凰老三,你说凤家宝藏的事,我到底该怎么做?”

沉默了片刻之后,苏苓神色认真的看着凰胤尘,正因为玉伯临终的遗言和她心里本来想法一直冲突不下,所以此刻的苏苓面对选择时不免踌躇!

对于宝藏,她从来没有太多觊觎的心思!

但是,正因为事关娘亲的安危,她又不得不仔细的权衡对策!

“你想怎么做?”

凰老三心思深沉,面对苏苓的询问时,他也并没有开口就表达己见!

毕竟,他需要先了解苏苓最真实的想法!

闻声,苏苓柳眉一翘,拧着眉心看着他,“这不是在问你么!我要是知道怎么做,还问你干毛!”

凰老三:“……”

这么安静祥和的时刻,又被生生给打破了!

苏苓的顽劣和刁钻,永远在凰老三面前都是最真实的表现出来!

自然,凰胤尘看到苏苓如此,薄唇一动,便开腔说道:“凤家宝藏流传已久,但近来已有愈演愈烈的势态!如今,若是宝藏的事一日不解决,那么天下人便会永久执迷!”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从根源上彻底解决宝藏的问题,也只有这样才能打破如今这样的局面?!”

苏苓淡淡的垂眸,品味着凰老三话中的意思,而她心里的天平此时也开始渐渐的倾斜,似乎除了一种选择,她别无他法了!

但下一刻,凰老三冷静的看着苏苓,眸子中闪过锐利的精芒,“楼宸那边应该会有动作了!”

“你怎么知道?”

苏苓一瞬惊诧,仔细的回想着楼宸几次三番的举动,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在你离开京城后,楼宸也离开了!现在只有赫连情泽一个人留在京城中!我派人调查过,楼宸的背后应该另有其人!

不然,他每次得到消息,不会如此迅速!”

凰老三边说边将视线看向波澜壮阔的海平面,而他口吻中所透露出的危险,也让苏苓心里微惊!

“难怪!难怪每次楼宸的出现都是我要有任何行动之前!这么说来,他出现的并不是巧合!而是他分明对我们的行踪了若指掌!

莫非,赫连拓死前的那番话,就是指的这个?!”

苏苓通透的思绪此时也明白了凰老三的深意!

只是每每一想到赫连拓所说的话,她心里就总是会有有些无力!

难道她身边出现过这么多人,每一个虽说不上同生共死,但也相濡以沫的这么久,还是会出现背叛的这种事情吗?!

而且,她一直都记得,赫连拓在临死前的那种眼神,深意十足又带有疯狂!

“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不急!”

凰老三冷静沉稳的样子,苏苓也悄然陷入了沉默!

这厮想来习惯装大尾巴狼,不过他既然能说出自己的怀疑,摆明了这厮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不多时,苏苓又突地开腔:“如果楼宸的目的也是宝藏的话,那么我想接下来他一定还会有所行动!他独自离开,却将赫连情泽一个人留在京城,好一出金蝉脱壳!这样一来,如果今后发生任何事情的话,那么赫连情泽一定会被他推出来挡住悠悠众口!”

此时此刻,在提及到楼宸之时,苏苓对他除了唾弃就还是唾弃!

枉她之前将萧子宁这个身份视为朋友,而楼宸身份的暴露也足以说明,再亲近的关系,也一定会遭到的前所未有的背叛!

萧子宁,就是个例子!

“楼宸不傻!如今他和赫连情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若不是赫连情泽对他还有用,当初他怎么会在部落中将赫连情泽带走!

事到如今,楼宸始终都没有得到楼越皇帝的继位诏书,所以恐怕他已是等不及了!”

凰胤尘的分析让苏苓忽然感觉到古怪,她凝眉思考,脑海中也在不停的回想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

忽地,苏苓脑海中蓦然灵光一闪,紧接着她的眸子内就仿佛荡漾出层层汹涌的波涛,“不对!肯定不对!如果楼宸真的是为了诏书的话,那他不可能会出现在齐楚国!

而且,那天虽然他表现的很冷静,但是他和赫连情泽隐晦的互动还是有显露的!

街头出事的那天,那些黑衣人还有他们攻击人的手法都和当初我在相府里遭遇的一模一样!

五年前,相府凤霜苑……对了!那时候,是我第一次听说关于凤家宝藏的事情!

萧子宁,楼宸!他的目的,也是宝藏!”

苏苓越说越是惊心,原本曾经她始终想不明白萧子宁利用谷兰离间她和凰老三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也正因为那时候她并不知道,曾经在凤霜苑竹林起火的那个夜晚,曾救了她一命的黑衣男子,就是萧子宁!

如今,将一切的一切全部串联起来,苏苓也才惊讶的发现,萧子宁从一开始很可能就知道了她身上所背负的宝藏之秘!

由此也才会有了后面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发生!

只不过,萧子宁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五年前他虽然歼计得逞,但他自己也同样没有得到好处!

所有的衷心手下全部被凰老三派出的人马所斩杀,而这也造成了他足足用了五年时间,还没有恢复元气的现实!

否则,当日在京城街头出现在那些黑衣人,又怎么会是江湖上的小喽啰!

不过,也有可能是萧子宁故意要转移视线所故意为之!

总之,曾经的萧子宁,如今的楼宸,他步步为营,机关算尽,如果单单只是为了楼越国的皇储之位,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他迟迟得不到诏书,这件事恐怕要感谢楼湛了!”

凰老三幽幽出口,俊彦一片肃杀!

只是在提及到楼湛,苏苓先是微怔,随即又低笑摇头,“难怪当初楼湛费尽心思要嫁给筱雪!

如今看来,他们兄弟俩之间的争斗,早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苏苓万般感叹的话,凰老三闻声却一笑置之!

但他愈发拥紧了苏苓,孤帆在海上逐浪前行,海风扑面而来,海腥味中还沁着刺骨的凉风!

“咦?这是要去哪儿?”

少顷,苏苓忽地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毕竟这艘帆船乃是她独有的,航行速度也是独一无二!

而从珍珠岛驶向权青国的码头,路线却绝非是这样的!

闻声,苏苓身畔的凰老三神色漠然,拥着她一齐转身,“都出来吧!”

话落苏苓还来不及惊讶,就看到从前面的船舱内走出了一堆人!

“你们怎么都来了?”

苏苓先是看了一样凰老三,见他薄唇微抿,并不打算开口解释,不由得看着眼前的众人询问了一声!

彼时,玉树临风墨影三大暗卫齐聚此地,落冰和落羽以及一些她不太眼熟的人纷纷站在了两人的身前!

玉树等人见苏苓发话,每个人什么都没说,反而是纷纷单膝跪地,满目敬意的喊道,“属下参见盟主,参见盟主夫人!”

苏苓:“……”

他不是说过,另一重身份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暴露的嘛!

“暂时先不回齐楚,去沂莲山那边,看看也好!”

“沂莲山?”

苏苓愈发震惊于凰老三的举动,沂莲山她这两日听得是如雷贯耳!

那不是正是凤家宝藏的埋藏地点嘛!

船头一侧的凰老三,看着苏苓一脸惊悸的样子,不由得在倾身,在她耳边低语:“如今,你我的身份是武林盟主和夫人,没有身份的枷锁,你想做什么,随便你做!”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