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四四: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先这样吧!如果,你还当我是教主!”

苏苓以这样的一句话作为结束,让玉肃之完全无法再多说一句!

到了此时,他才终于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有多么的愚蠢!

尤其,此时尘王的到来,让玉肃之的危机感愈发强烈!

因为就在方才的一刹那,他仿佛从教主的眼中看到了冷漠的疏离和轻谩!

心里越来越没底的玉肃之,眼看着苏苓和凰老三已经走出了房间。由此,他连忙起身,又呼唤了一句:“教主!”

闻声,身在凰老三怀里的苏苓顿步,但却不曾回头!

唯独鬼颜,缓缓转身看红棕色玉肃之,神色莫名!

“教主,师尊当年亲手创立了一切,就连这珍珠岛,也是他独自行舟为大家找到的桃源之地!如果可能,还请教主能让师尊再次安眠,也算是给他老人家最后的一点安慰!”

玉肃之望着苏苓的身影,眼底是深深的晦意和沉痛的悲伤!

而听见玉肃之这番话,苏苓不做多想,直接点头,“就按照你说的办!”

话落,她便和凰老三再次迈步前行,也再没有给玉肃之任何开口的机会!

苏苓和凰老三的身影远走,也许此时的二人需要安静的独处!就连鬼颜都没有上前打扰,依旧是默不作声的站在门外的一侧!

烈日当空,海风依旧!

玉肃之望着苏苓的身影久久不能平静,直到望着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岛屿的另一头,他才垂下眸子,自嘲的浅笑!

不多时,从另一边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惊扰了玉肃之的神思!

而他回神之际,也才注意到身后的鬼颜!

“现在,你满意了吗?!”面对鬼颜的玉肃之,完全少了之前对苏苓的恭敬和歉意!

他的语气依旧是布满了嘲讽和蔑视,尤其是见鬼颜那双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他的疑心病再次发作,“鬼颜?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不过是个代号!

你不要得意的太早!师尊的死,一定和你有脱不开的关系!即便有教主维护你,但你最好自求多福。若有朝一日真的被我找到任何证据的话,我们,走着瞧!”

玉肃之瞪着鬼颜撂下狠话,而话音还未落地,远处的清娘等人就已闻讯赶至!

“少门主,教主她……她怎么说?”

清娘斜睨了一眼鬼颜,表情同样带着些许的戒备!旋即她问着玉肃之,明显焦虑不安!

玉肃之轻轻叹息,“教主有令,师尊就安葬在这里吧!至于其他的,你们就不要再管了!师尊故去,教主同样不好受!待日后有任何吩咐,我会再通知大家的!”

曾经,身为苏苓的身边人,玉肃之的话一定程度上都可以堪比苏苓或者是玉伯!

只不过如今玉伯已死,这些人唯一能够找到的主心骨便是苏苓!

哪怕在他们不少老辈人的心里仍旧对苏苓有着怀疑,但却没人再多说什么!

珍珠岛,由此刻开始,也在暗暗的发生着变化!

同时转变的,还有人心!

不得不说,玉伯的死,对苏苓造成的影响,并非是一时的!

*

三日后

经过了三天的时间,岛上的门众根据风俗为玉伯守了三天的灵柩!

卯时将至,海面平波不惊,徐徐的海风不时的吹起层层涟漪!

接天连日的远处,一抹骄阳初生的余晖渐渐洒在平面上,仿佛一道金光倾泻而下将黑暗彻底驱散!

此刻,岛上门众全部齐集后山,而以苏苓为首的所有人,全部安静的站在后山脚下!

玉伯的灵柩已经被人抬至此地,众人有不少上了年岁的老者,看着那棺椁,不由得轻声泣泪!

“下葬吧!”

苏苓站在后山脚下,周围的一草一木都仿佛吊唁着玉伯的离去,好似失去了很多的生机!

随着苏苓的一声令下,玉肃之随即挥手,四名壮汉也顺势抬起棺椁,小心翼翼的走到已经挖好的坑墓边,在棺椁随着他们的动作一点点被放入到坑墓中时,周围的哭泣声愈发的难以抑制!

直到棺椁全部落入坑墓中后,壮汉便一点点以土封存!

而早已刻好的墓碑,也稳稳的放在了墓前!

“师尊,您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大家!”

玉肃之站在墓前,低声的呢喃了一句!蓦地,身后所有珍珠岛上的门众,便自发的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头!

面对他们如此虔诚统一的模样,苏苓心里还是酸涩不已!

并非是嫉妒,而是因为这个老人的一生虽然辛苦,但终究还是得到了这么多人的拥护!

玉伯,你若真的在天有灵,就给我指引一条方向,未来我到底要如何抉择!

“教主……”

当下葬的事情已经完成后,玉肃之便看着苏苓,似是等着她说些什么!

眼下,苏苓神色紧绷的看着眼前的所有人,直到他们叩头后纷纷起身,苏苓才清了清嗓子,说道:“诸位,我知道你们心里不舍!但是玉伯已逝,死者已矣,我们只能生者坚强!

接下来,若你们有谁想要离开,我不会阻拦你们!但如果你们还想在这里安宁的生活,那么你们的未来,就由我来保障!”

说着,苏苓就蓦地看向玉肃之,而他闻声不免紧张,但仍旧故作镇定的上前,“教主,请吩咐!”

“玉肃之,稍候不刻我就会离开此地,而玉伯刚刚离世,眼下我需要你留下来陪着大家一起度过这个难关!你,可愿意?”

苏苓幽幽的语气完全不似开玩笑,而玉肃之听着这些,表情登时一变!

“教主,属下……属下……”

玉肃之想要拒绝,甚至他更想说他愿意跟着苏苓一同离开!

可是,面对苏苓那般深沉的视线和毫无表情的面庞,他想要反驳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难道,他只是做错了一件事,就要用以后的所有时间去饱受折磨嘛?!

“你,可愿意?”苏苓再次冷冷的询问了一声!

眼看着苏苓不容拒绝的态度那般明显,玉肃之终是低下了头,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苦涩一笑,语气沉沉,“一切,听从,教主的安排!”

天知道,要说出这些话,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锥心的疼痛!

他这一次,果然大错特错了!

然而,再多的后悔也无法弥补当初玉肃之带给苏苓的震撼和失望!

苏苓从来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她可以和碧娆姐妹相城,也可以和玉树闲聊谈天,但她唯一无法容忍的,就是自己的属下有任何怀疑或者不忠心的举动!

而玉肃之,在三天前后山门外的那一幕,他做尽了她无法容忍的事,也彻底碰触到了她的底线!

曾经,她是何等的相信玉肃之,甚至后来放在身边一直毫无理由的信任着!

可结果呢?!

玉伯的死,他也亲眼所见,可就因为他进入内室迟了那么片刻,反而成为了他质疑自己的理由!

若是同生共死的话,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她苏苓又怎么能轻易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他们去保护!

苏苓的心情同样受到了影响,只是她善于掩盖和伪装,以至于让外人看起来,她除了神色冷漠之外,并未有太多的悲痛!

视线一寸寸看着眼前这些熟悉或不熟悉的门众,苏苓缓缓的叹息一声,深深的眸子内倒映着人们神色不一的面孔,她最终无法开口说出再见,只能轻轻的说了一句,“各位,珍重!”

话落,苏苓毫不犹豫的转身,带着离别前决绝的姿态,径自走向了后山的另一头!

她想,这次的离开,以后应该都不会回来了吧!

她又何曾想到,这次心血来潮的回归,竟会亲手送别了玉伯!

决定让玉肃之留在珍珠岛上,说白了不过是她暂时想要放开他的借口罢了!

已经产生了隔阂的关系,她一点也不需要!

“都解决了?”

不远处,当苏苓缓步行至山前,凰老三也不偏不倚的从一棵树后面走出!

见到他的一瞬,苏苓本能的扬起笑脸,只是有些僵硬!“嗯,算是解决了!”

凰老三如影随形的陪伴,是苏苓在经历了珍珠岛上这么多的变故后,唯一感到庆幸和温暖的!

见他仍旧不免担心,苏苓宽慰着说道:“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我们,启程吧!”

此时,两人的身影相携离去,而不远处的海面上,一艘海船已扬帆等待,而伫立在甲板上等待的人,一身黑袍随着海风的撩拨荡漾着……

题外话:

这是四更,今天更新完毕!群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