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四二:苏苓对鬼颜的维护

苏苓自认为冠冕堂皇的话,但在清娘等人听到后,却纷纷低下了头!

彼时,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满着明显的哀痛,甚至还有不少人都开始默默的流泪!

唯独,站在清娘一畔,默不作声的瞪着鬼颜的玉肃之!

玉肃之的目光过于灼热,不光鬼颜察觉到,就连苏苓也细心的发觉到玉肃之此时的变化!

她看向玉肃之,还来不及开口,就听到他问:“教主,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闻声,苏苓喟叹,凤眸内幽幽的冷光忽而划过,菱唇一翘,语气平平,“那你想,怎么样?”

第一次和玉肃之如仇人般面面相觑,让苏苓还是有些无法接受的!

毕竟,当初她要创立凤凰楼的时候,玉肃之一直都稳如泰山的站在她身边,陪着她一同完成她的心愿!

可如今……

“我……”

正想着开口说些什么的玉肃之,忽地看到苏苓眼中明显的失望和讥诮!一时间,想要说的话,却生生的僵在了嘴边!

此情此景,面对无数岛上子民,鬼颜没有过多考虑,反而在玉肃之开口质问苏苓时,就信步上前,直接挡在了她的前面!

他口不能言,鬼颜骇然,但此刻他却用选择用自己为她挡下一切!

原本众人在沉默之际,对于玉伯的死都耿耿于怀,各怀心事!

是以,鬼颜如此突兀的出面挡在苏苓面前,无疑就激起了大家内心中潜藏的疑惑和愤怒!

“鬼颜,你到底是何居心?”

玉肃之是第一个率先开口质疑鬼颜的,而又他的出面之后,其他所有人看向鬼颜的神色就变得愈发深意难测!

“鬼颜!”

面对鬼颜如此的行径,苏苓心里也是无奈颇重!

现在,她最不能让大家将矛头指向鬼颜,首先她不是个怕事的人,其次她也没必要解释那么多!

毕竟,玉伯的死虽然万般蹊跷,可是他们问心无愧,那就足矣!

闻声,挡在苏苓面前的鬼颜轻轻回眸,他大半张脸都被帽檐所遮盖,但是那双噙满了坚毅的眸子,却让苏苓看的万分感念!

“这件事与你无关,站到一旁去!”

命令式的口吻,以及不容拒绝的态度,哪怕鬼颜此时有再多的不愿,但却清晰的辨别出苏苓眸子内坚定的目光!

鬼颜退居苏苓身后,她便上前一步,站在众人的面前,缓缓提气,清脆明亮的嗓音冠盖整个岛屿,“诸位,我知道你们对玉伯的死心有疑惑!

但是我也同样对此毫不知情!但是,我想说,既然你们怀疑鬼颜,那么当初玉伯带着鬼颜进入洞内的时候,你们为何没有人开口拒绝?

还有,我不止一次的说过,玉伯不是头脑简单之人!如果他鬼颜真的有什么动机,那么在你们心里,难道认为玉伯真的会毫无察觉吗?

我了解过鬼颜的事,他出现在这里已经月余的时间,他每一日都和玉伯朝夕相对,如果他想要动手,会等到现在?!

今日,若非是我回来,是不是你们每个人都要将玉伯的身故怪罪在一个口不能言,无颜示人的鬼颜身上?!

你们扪心自问,当初玉伯带他入山的时候,你们既没有阻拦他的决定,那么今天所发生的任何事,你们就没有任何理由去责怪一个什么都没有做过的人!

玉肃之,你和玉伯情同父子,他离去你的难过我可以感同身受!

但也请你仔细的想一想,在玉伯临走之前,他所说的每一句话,你有没有用心聆听?

他亲口角代我,让我收留鬼颜,他迫切的告诉我,鬼颜只是个可怜的人!这些,难道你也忘了吗?!”

此时的苏苓,满腔愤然,口吻更是从没有过的犀利!

她自己如此维护鬼颜,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从他的身上,根本没有看出任何居心*的企图!

否则,即便玉伯临终前将他托付给自己,但若他是个大歼大恶之人,她也同样不会姑息!

这就是她今天必须要维护鬼颜的初衷!

面对苏苓的质问和明显苛责的语气,玉肃之百口莫辩!

他认真的打量着苏苓,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所有的表现,终是在良久之后,他缓缓低下了头,语气沉闷,“教主,属下知错!”

玉肃之的主动认错,让事态再次发生了骤变!

所有站在后面的门众,全部你看我我看你的窃窃私语着!

明明就是玉少主叫他们来的,为何现在……

难道,这件事真的是他们冤枉了教主?!

“玉肃之,你今天真的让我很失望!如果你觉得玉伯的死另有隐情,那么我给你充足的时间去仔细的调查!

你可以将你心里所有的疑惑和怀疑全部付诸行动,我苏苓绝不会拦你半分!

从今以后,你也不必跟着我了!你去做你想做的事,你去相信你愿意相信的人,玉伯的事如果你们中任何一个心有猜忌,大可以和玉肃之一起行动!

当然,如果你们真的调查出玉伯的死和鬼颜有分毫的关系,那么我一定将他交给你们处置!

但是,在没有任何定论之前,他是我苏苓的人,也是玉伯亲手嘱托给我的!

你们有谁对此不满意的,现在站出来,趁现在,我还没有走,你们一起,站出来!”

说到最后,苏苓的声音尖锐又冷厉,如此言辞犀利又毫无惧意的态度,哪怕面对成百上千的人,苏苓依旧淡然冷静!

她并不是非要维护鬼颜不可,只是因为今日这种情况,她有万般的无奈却无法言说!

尤其是玉肃之带头忤逆她的情况,让她必须找到一个理由给自己挣得一席之地!

玉伯已死,她也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更何况,她太清楚眼前的情形,即便她将鬼颜交给他们,那么恐怕在这些人心里,也一定会有各种怀疑存在!

反之,她光明正大的维护,却明显震慑了他们!

鬼颜,一个默默无名的小辈,怎么会值得这些人如此怀疑?!

难道他们真的觉得玉伯连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吗?!

“教主,属下知错!属下知错!”

玉肃之见苏苓如此冷漠的态度,突然间开始慌乱!

他只是无法接受师尊的西去,但并没有怀疑过教主!

苏苓冷眼看着玉肃之陡然单膝跪地的姿态,他低垂的眉宇和颔首的样子,明明白白的表现出他的歉意!

但是,在苏苓看来,为时已晚!

“我们走!”

苏苓回眸略略的看了一眼鬼颜,旋即她一声令下,自己便率先走向人群的方向!

她有好多事情要梳理思绪,暂时没时间陪他们上演这种知错能改的戏码!

苏苓步履沉稳,俏脸淡漠,而她每走一步,人群就不由自主的向两边散开,从而给她让出了一条足以畅然无阻的小路!

而紧随其后的鬼颜,亦步亦趋的跟着她,深深底下的头,以帽檐为遮掩,挡住了诸多猜忌的视线!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人群散开的小路上,而玉肃之则起身转身,看着两人离去的步伐,眼底一片晦意!

待苏苓和鬼颜在眼前渐行渐远,清娘这才缓过神,看向玉肃之,低声问道:“少门主,这……这怎么办?”

玉肃之面色晦暗,心里怅然所失般,被一种无以言说的情绪笼罩着!

他幽幽的转眸,看着清娘,随后又看向了所有跟随他而来的民众,叹息一声,苦笑道:“对不起大家!方才是我冲动了!教主也许说的没错,鬼颜是师尊亲自手入门下的徒弟!

而且,师尊在临终前,也的确嘱咐教主,让她收留鬼颜!

诸位,对不起了!师尊故去,我非但没有安抚好你们,反而还引起这样的误会!稍候,我会亲自向教主请罪!也请大家不要再有什么猜测,之前鬼颜表示过,师尊近段时间,一直在服药,他已步入古稀之年,重病在身却不肯告诉我们大家!也就是不想我们为他担心!

就按照教主所言,接下来也是时候为师尊料理身后事了,他老人家在天有灵,一定不希望我们如此质疑教主的!”

玉肃之的一番话说得极为苦涩酸楚,至此玉伯的死,也让大家开始哀伤沉痛!

至于这么多人里面,究竟有没有固执己见的人,那就是后话了!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