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四一:玉肃之的猜忌和质疑

玉伯,死了!

不论对苏苓来说,还是玉肃之,都是始料未及的变故!

明明身子硬朗的他,却一夕之间变得形如枯槁,就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也许是知道了自己大限将至,所以才会对苏苓说了那么多由心而发的言语!

但是面对玉伯最终乘鹤西去的事实,苏苓还是难以接受的!

特别是这种情况,让苏苓心里愈发的感觉到愧疚!

故去的老人,她竟然在不刻之前还怀疑他的别有用心!

如今,却一切都变成了现实的讽刺!

“师尊……师尊……”

彼时,玉肃之在软榻边哭的不能自已!

足以看出玉伯对他来说绝非一般的重要,就连鬼颜站在两人身后,也默不作声的低着头,虽然面具当着脸颊,但他那双眸子中却愈发的落寞!

“教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师尊会突然暴毙?”

在静寂又充满了玉肃之隐忍的哀恸声中,他陡然转眸,看着神色隐晦的苏苓开腔询问!

而这一句疑问之中,却让苏苓心头一惊!

玉肃之,这是在怀疑她?!

苏苓视线凝注在玉肃之的脸上,一时间竟有些百口莫辩!

她的确是最先进来的,同样她的心里也对玉伯突然死亡有很多的疑问!

良久的沉默,是苏苓有口难言的苦涩!

只是在玉肃之以灼热的视线望着苏苓之际,其身后的鬼颜却突然有了动作!

但见他轻轻的抬手,在吸引了玉肃之的注意后,又随手从软榻一侧的矮桌上拿起了一个褐色的檀木盒子!

玉肃之本就对鬼颜心有猜忌,所以他这样的动作,非但没有让玉肃之的神色有任何缓解,反而让他满目泛出讽刺,吸了吸鼻子,冷凉的说道:“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又要干什么?”

面对玉肃之这样的态度,鬼颜依旧不动声色!

直到他亲手将檀木盒子打开,里面诸多的褐色瓶子映入眼帘,也由此吸引了苏苓的视线!

“这是什么?”

苏苓强行保持着冷静,站起身后走到鬼颜的身边,睇着盒子里的瓶瓶罐罐,疑惑的发问!

鬼颜无法开口,但他却指着这些药罐,而后又上前放在了玉伯的身边!

没由来的,苏苓就好像能读懂他眼眸和举止中所透露的讯息一样,情不自禁的低声问道:“这些都是玉伯的药?他一直在服用吗?”

果然,在苏苓的话音落下之际,鬼颜暗自点头!

旋即他目光看向已咽了气的玉伯,微微摇头,继而他有指了指玉伯的身子,再次看向苏苓时,便挥动着手臂!

仿佛在说,玉伯的身子早就不如从前健朗了!

“你到底是谁?你潜伏在师尊的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你快说啊!”此时,在苏苓看着鬼颜的举动心里怅然之际,玉肃之却突然爆出一声厉喝!

如此安谧悲恸的氛围中,玉伯的死也的确将玉肃之的理智燃烧殆尽!

尤其是他回想起清娘的话,再加上之前和鬼颜在门外发生的不快,所以他本能的就开始怀疑鬼颜!

这本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冷眼旁观的苏苓,却怎么也做不到让玉肃之随意妄为!

“玉肃之,你冷静一点!”

眼看着玉肃之已经冲到鬼颜的面前并将他的前襟都揪了起来,苏苓想都不想就上前强行分开了两人!

在情绪十分激动之际,玉肃之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他双眸狰狞的瞪着鬼颜,哪怕被苏苓推到了一边,却还是目光炽烈的凝着她!

“玉肃之,你难道忘了刚才玉伯的话了吗?他即便身体不好,难道连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吗?如今玉伯已经死了,你现在这么冲动也无济于事!更何况,鬼颜若是想要害玉伯,他在这里的月余时间恐怕早就动手了!”

苏苓的声音急切又充满了怒气!

她也说不清楚为何自己会这般维护鬼颜,许是因为玉伯临终前的嘱托,也或许是因为鬼颜让她太过同情和心疼!

总之在苏苓这样的语气中,玉肃之却满目苍凉的看着他,余光噙满了忧伤的苦笑,“教主,枉我这么信任你!如今你竟如此维护他?

你和他才认识了多久?你又了解他多少?师尊如今突然暴毙,说不定就是这个鬼颜从中搞鬼!如果师尊能够早一点看到他的真面目,说不定就不会突然故去!

教主,你……太让我失望了!”

玉肃之凉薄的语气充满失望和哀恸,他看着苏苓,而后又打量着鬼颜!

最后,在他的脸颊上布满了讽刺的笑意后,转身快步远走!

看着玉肃之如此冲动的样子,苏苓心头烦躁不堪!

鬼颜见此,抿了抿带着狰狞伤疤的唇角,小心翼翼的上前,站在苏苓的身畔,伸出指尖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

苏苓侧目,睨着鬼颜清亮的眼眸中蓄着的一抹自责,她僵硬的笑了笑,摇头说道:“鬼颜,没事的!

玉伯死的太蹊跷,所以他会有这样的情绪波动很正常!你放心吧,玉伯临死前将你交给我,我不会让他们怀疑你的!”

苏苓细声低头的安慰,鬼颜也适时的低下了头,而他宽大的帽檐也恰好挡住了他的神情,以至于苏苓并未发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受伤!

*

玉伯的意外身故,在短短一个时辰内就轰动了整个珍珠岛!

苏苓和鬼颜一同走出后山的山洞,打算安排玉伯的身后事,然而就在石门缓缓打开之际,偌大的后山门外,就已聚集了成百上千的子民!

全部都是珍珠岛上闻讯赶来的民众!

而这些人里面,也不乏老弱妇孺!能够一直定居在珍珠岛上,在他们的心里,玉伯无疑是类似于神祗一样的存在!

如今,他们所仰仗的依靠突然消失,每个人顿时丢了主心骨,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教主……”

站在群众最前方的清娘,一看到苏苓就低声喊了一句,同时作势就要走过去,但紧接着她看到了苏苓身后的鬼颜,顿时站定,眼眸和神色都噙满了戒备!

“清娘,玉伯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苏苓声音低缓又带着力不从心的疲惫!

特别是在她看到这些人的眼神中,或估量,或猜忌,或怀疑的神色时,苏苓忽然间由心底散出一阵阵悲哀!

凤门和凰门,当初是玉肃之亲手将那令牌交给她的,可到如今出了事,她还是从这些人的眼神中看出了不信任!

所以,还能说什么!

索性,她如今很庆幸自己当初用了五年的时间,将凤门和凰门的一部分门众重新组编,也才有了如今的凤凰楼!

到现在为止,她从未让凤凰楼的真正势力显在天下人面前!

事到如今,苏苓脑海中不期然的猜测,若有一天,凤凰楼和凤门和凰门为敌,那么结果是两败俱伤还是胜者王败者寇?!

虽然在江湖中,凤门和凰门依旧隐晦的存在,但是由于她重新创立的凤凰楼,所以凤门和凰门也不如从前那么兴旺!

但,眼前这座海岛上,所有人都属于玉伯的嫡出门下,就好似眼前这般情景一样,她倏地感觉自己在于世界为敌!

而原因除了玉伯的去世,剩下的便是鬼颜的存在!

她清楚的看到这些人眼里看着鬼颜时,那种愤慨和愤懑,似乎他们已经自发的将玉伯的事全部归结在鬼颜的身上!

其实,真的很不公平!

她当然可以放手鬼颜,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也可以将鬼颜直接交给玉肃之去处置,但是她的心里就是有个声音在不时的提醒着她,绝对不能这么做!

鬼颜,是整件事里面,最无辜的一个人!

清娘望着苏苓陷入思绪中久久不曾开口的模样,终究还是有些不确定的上前问了一句:“教主,玉伯真的去了?”

“嗯!玉伯已经仙逝,接下来也请大家和我一起妥善安排他的身后事!

玉伯这辈子不容易,我相信他即便西去,也还是惦念大家的!”

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从苏苓的口中说出来,连她自己都觉得十分的可笑!

但是,现在她除了稳定这些人的情绪之外,再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了!

以现在情况要她和整个岛屿的人为敌,她不想……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