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四零:这天下,舍你其谁?

“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我都希望你们能安好……”

冗长的一番话,从玉伯的口中说出来,却显得那么悲戚又令人心酸!

甚至于,在他话音落下后,安静的内室中便响起了他剧烈的喘息声!

望着玉伯一脸苍白的样子,而且额头上也沁出了细密的汗水,这情形让苏苓心底的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玉伯,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在苏苓心里,虽然她曾经和玉伯之间有过太多的争执,但是归结到最后,也不过是一个老人一生的执念和心愿罢了!

也许她永远都不会了解,为了光复前朝,玉伯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或者说,曾经这位不可一世的老人,凭借一己之力创建了凤门和凰门,若非有强大的信念支撑,他一个人又怎么能完成?!

可此时此刻,虚弱的玉伯和苏苓脑海中和她争执的面红耳赤的老人形象渐渐重叠!

无论她如何做想,眼前的玉伯失去了往日所有的威风,彻底变成了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

何其悲哀,又多么现实!

苏苓眼眶中蓄着一汪清泪,却强忍着悲伤的情绪不让泪水落下!

她清楚的看到了玉伯浑浊的双眸无力的轻眨,明明昨天他还不是这样的……

“丫头,我对不住你们娘俩!当初我强行将公主给掳走,又迫使你按照我的计划去行事,一切的一切,你能原谅老头子我吗?

如今,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庆幸,你当初没有听我的话,现在看来,你的确是对的!

这天下难得太平,即便我光复了前朝,又能如何呢?!

丫头,我大限将至,若不是怕你担心,我也不至于强行催动内力,让自己看起来与平日无异!

现在,我是真的没有力气了!丫头啊,你可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吗?

趁着我还清醒,你随便问吧!我若知道的,一定会全部告诉你的!”

玉伯伴随着喘息的呢喃声,无比哀恸的气氛也很快就萦绕在内室之中!

“玉伯,你不会有事的!这岛上不是有很多医术超群的大夫吗?我去找他们来看!”

苏苓定定的看着玉伯,对于他所说的大限将至的话,难以接受!

在她的心里,玉伯向来康健硬朗!

那么根深蒂固的形象在她的印象中从未改变过!

也正因如此,此时玉伯的虚弱才会给苏苓如此强大的冲击!

“丫头,不要浪费时间了!这世上没有谁甘愿求死的!

我对自己的情况太了解,已经晚了!都来不及了!你不必难过,生老病死,本就是人之常情!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对宝藏的事情耿耿于怀,也许在你心里,你也难以定夺到底要如何处置宝藏的事!

丫头,如果你信我的,那不如听我一句劝告!

这几年来,宝藏对世人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如果你继续选择漠视的话,那么结果一定会民不聊生!

你可知道,凤家宝藏对外人的吸引,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概论的!

如何开启宝藏的方法我已经告知与你,若你真的有能力,那么……不妨去开启宝藏,毕竟那里面的东西,都是你们凤家的!

世人利欲熏心,眼红觊觎,可唯有你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我知道你和齐楚尘王已重归旧好,听闻他手握重兵,你何不以他的兵力为辅,去将宝藏彻底纳入门下!

你要知道,这宝藏一天不开启,那么传言就永远不会停歇!

甚至,很可能世世代代的流传下去!那这天下,就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安宁!

相信你也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你本就是权青国的公主,前有尘王在伴,后有帝王为佑,丫头啊,你是开启这宝藏最有利的一人!

天下间,舍你其谁啊……”

“玉伯,难道除了开启宝藏,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莫非一定要将宝藏打开,才能真正断了世人的念想?!”

苏苓仔细的聆听着玉伯的忠告,可是她依旧无法当机立断!

诚如玉伯所说,她是开启宝藏最合适的人选,宝藏的存在就会让世人趋之若鹜!

但,谁又能保证,当她真正打开了宝藏之后,就不会引起另一种世人的狂热呢?!

“丫头,你是不是一直对我都心有怀疑?你是不是认为我对你说了这些另有目的呢?

呵,我行将朽木,此时还能活着看到你,已经是老天的垂怜了!

我这把老骨头,如今你一根手指就能断了我的性命,你认为我此种境地还能有什么心思去欺骗你?!

你不妨自己考虑一番,这宝藏若是不开启,那么你和公主就永远都会被人盯着!

可宝藏被你收入囊中,那么试问天下间,谁敢和手握重兵的尘王起冲突?即便出了事,我相信权帝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丫头,你身负王族凤家的宝藏之秘,到底如何抉择,全看你自己了……”

苏苓的脸颊已经此闪现出淡淡的惊诧和狐疑,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玉伯的样子,几乎可以肯定他此时的虚弱并非做戏!

但他如此执意要让自己打开宝藏,难道真的像他说的那样?!

“玉伯,这件事我会好好考虑的,眼下你还是不要操心宝藏的事情了!

好好养病,一切都会过去的!”

苏苓心里五味陈杂,烦躁的情绪也瞬间侵染了她冷静的理智!

原本她对宝藏的事并没有那么执着,可玉伯这般的催促和执拗,敏锐的让她感觉到些许的诡异!

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又没有任何头绪!

“咳咳咳……咳咳咳……”

苏苓陷入自己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中久久无法自拔,而身边的玉伯却陡然间爆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被惊动的苏苓,连忙凝神聚焦,一眼之间,却刺目欲裂!

“玉伯——”

但见,此时玉伯唇角边花白的胡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鲜血所染红!

与此同时,伴随着他剧烈的咳嗽,从他的嘴里仍旧不停的呕出鲜血!

“丫……丫头!我……我时日无多,你一定要仔细的考虑……一定要……想清楚!”

这一瞬间,呕血的玉伯整张脸已变得如死灰板毫无神采可言!

而他蓦地紧紧抓住苏苓的手臂,双眸圆睁的看着她!

竭力之下,玉伯开始颤抖,而他呕出的鲜血连胸前的衣襟都殷红了一片!

“鬼颜,玉肃之——”

苏苓厉声喊着门外的两人,待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力的撞开后,率先冲进来的玉肃之,看到这样的情形,先是一怔,而后就惊慌的喊道,“师尊!师尊……”

玉伯好不容易将视线扭转到玉肃之的身上,看到他跑至身前,颤巍巍的伸出手臂,想要握住他的手,可半空中却无力的落在了软榻边缘!

“师尊,师尊你这是怎么了?”

不得不说,玉伯变成这样,对玉肃之的冲击是十分强烈的!

毕竟他从小跟着玉伯长大,在他心里对玉伯的敬爱亦师亦父!

“寒儿,好好……辅助苓丫头,一定要保护……保护她!”

“师尊,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彼时,始终站在一畔看着玉伯的鬼颜,清冷的眸子内也似是有某种情绪一闪而过!

在玉肃之惊慌失措的想要跑出去找大夫的时候,玉伯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摇头,喘息道:“不必去了!让……让我再好好……看看你们……”

玉伯断断续续的言语,很快就令玉肃之的眼眸之中噙满了热泪!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无意间和苏苓回来,却成为了他和师尊的永别!

“苓丫头,能不能……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此时,玉伯的眸子顺着苏苓的肩头看向她的身后,而这一刻他的眼眸中却仿佛恢复了少许的神采!

“玉伯,你说!”

面对玉伯如此的情形,苏苓感伤的同时依旧保持着冷静!

“丫头,你若……离开,记得带走……鬼颜!他只是个苦命人,在这个岛上,除了我没有人相信他!

能不能带他走,给他一个安稳?他……不是坏人,不……不……”

“师尊——”

“玉伯——”

想要将鬼颜嘱托给苏苓的玉伯,在唇角还在蠕动之际,他却越说越无力,直到他的话语彻底湮灭在唇齿间时,他半睁开的眸子也由此定格!

清明的双眸不在,硬朗的红润消退,剩下的只是玉肃之哀恸的哭声,以及玉伯来不及闭上的双眸!

玉伯,死了!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