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三九:玉伯命不久矣?

“哎,教主!我们也不是害怕出事,只是担心玉老的身子!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曾走出过后山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真担心有一天他出了什么事,结果……结果我们还不知道……”

苏苓细心的捕捉着清娘言辞中的质疑,不由得回想起鬼颜的一举一动!

很明显,清娘对鬼颜的怀疑之心颇重!

就连一旁的玉肃之,也清娘的话,面色露出凝重的神情!

“教主,这事……”

玉肃之望着苏苓,见她半饷都不曾开口,不禁低声询问!

清娘也是一脸急不可耐的样子,似乎在等着苏苓做出什么决定似的!

少顷,苏苓的凤眸幽幽一闪,睇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海面,语气轻缓,“这件事我会观察的!最近,鬼颜可有什么异动?”

闻声,清娘连忙上前一步,说道:“异动倒是没有,但这人来历不明,而且出现的太过蹊跷!

所以不得不防!其实我也是根据玉伯近来的情况猜测的,毕竟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

苏苓转眸看着清娘认真的神色,一瞬点头,“清娘,辛苦你了!接下来岛上若是再有什么事,你可以传信给我们!

大概明天,我就会离开,所以还要麻烦你多加照顾岛上的生活!”

“教主,这么快又要走?”

清娘惊诧的睇着苏苓,语气中暗含不舍的嘀咕了一句!

“嗯!这次回来是有些事情想要问问玉伯的,现在情况也了解的差不多,所以还需要再出去!

这岛上的事,就麻烦清娘了!”

苏苓客套的语气,让清娘受*若惊的摇头,“教主你严重了!只要你和公主在外面一切安好,清娘就心满意足了!”

*

和清娘简单的寒暄之后,苏苓便带着玉肃之从珍珠岛的前身走向了后山!

昨晚因玉伯晕倒的事情,所以还有很多疑点她都没有弄清楚!

如今她的时间不多了,宝藏的事一日不解决,那么存在的隐患就难以根除!

娘亲虽身在相府,可她近来总是感觉不踏实!

赵春萍虽是被休弃出府,可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更何况,娘亲是凤家后人的事,如今传言也愈演愈烈!

“教主,你可见过那个鬼颜了?”

当苏苓和玉肃之徒步走在青草小路上时,在她身畔的玉肃之开腔问到!

闻声,苏苓点头,“昨晚上有过一面之缘!”

“那你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我刚才看清娘的意思,似乎对那个鬼颜十分戒备!

这段日子我和珍珠岛上的门众联系甚少,本以为这里没什么事情发生!

但这个鬼颜如果真的别有居心的话,那这里的人岂不是防不胜防?!”

说不上什么感觉,在玉肃之口口声声也表现出对鬼颜的怀疑后,苏苓的心头却猝然泛出一股子莫名的怒气!

她和鬼颜虽然接触不多,但是从他那双清亮默然的眸子里,却根本看不到任何心怀不轨的神色!

更何况,他怕是遭逢巨变,所以才会沦落到如此下场!

不但毁了容,且不还不会言语!

这样的人,如是说他别有用心,也太勉强了!

“先观察一下再说吧!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出他有什么不对劲!

难道在你心里,玉伯连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吗?!”

苏苓出口就有些生硬的语气,玉肃之闻之一愣!

他说了啥?怎么感觉教主突然间不高兴了呢?!

这情绪转变太快,他真是毫无防备啊!

默不作声的玉肃之,暗暗为自己掬一把辛酸泪!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后山的入口!

如昨晚一样,苏苓和玉肃之畅然无阻的打开石门走了进去,待穿过隧道,再次出现在洞庭中时,苏苓却不免蹙眉!

“鬼颜?”

彼时,洞庭之中,只有门外的一张石桌前坐着端看书籍的鬼颜!

骤然听到苏苓的声音,鬼颜手中的书籍明显一抖,面具下的双眸迅速抬起,看到苏苓和玉肃之时,忙不迭的起身!

“就你自己?玉伯呢?”

也许是因为之前清娘和玉肃之的怀疑,所以此刻望着明显紧张的鬼颜不禁脸颊微沉!

他这样的表现,难不成真的应了清娘的话?!

鬼颜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书籍收到胸前的衣襟中,眸子闪了一下,而后便信步往房内走去!

待走到门口时,听到身后没有跟来的脚步声,他又站定回眸,示意着苏苓!

见此,苏苓和玉肃之视线交汇,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但是却迈步前行!

鬼颜清亮的眸子看到这一幕,便没再停留!

推开门扉之后,径自走向了房间内的寝室!

不过才过了一晚,再次踏入石房中的苏苓,鼻端清晰的闻到了药味!

而越往里面走去,药味就越是浓郁!

这种情况下,即便苏苓对鬼颜十分同情,可却不得不开始怀疑他!

难道玉伯的情况真的如同清娘所说,越来越严重了?!

随着鬼颜快速走到寝室的苏苓,目光始终瞬也不瞬的凝聚在鬼颜的身后!

直到他站在门口,将寝室的内门打开,手臂平伸示意苏苓进去时,一股刺鼻呛人的药味扑面而来!

此情此景,苏苓也只能暂时放下对鬼颜的怀疑,匆匆步入房间!

而原本想要跟着进入的玉肃之,却硬生生被鬼颜给挡在了门外!

“你干什么?”

玉肃之凝眉看着人不人鬼不鬼的鬼颜,尤其是他一身黑袍,面上即便带着面具却还是露出狰狞的疤痕,一眼之间玉肃之就对鬼颜产生了戒备!

鬼颜不会说话,面对玉肃之的不满,他没有任何表示,反而回身将内室的房门关闭!

这一幕,玉肃之的愤懑愈发强烈!

但眼看着苏苓已经进去,玉肃之只能站在鬼颜的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

他到要看看,这个叫鬼颜的玩意,到底在搞什么鬼!

而另一边,走进内室的苏苓,举目顾盼!

石壁上依旧有夜明珠在闪闪发亮,而在她缓步靠近屏风后的软榻时,里面也适时传出了一声轻咳!

“咳,丫头,是你吗?”

这声音……

不得不说,苏苓听到玉伯如此虚弱无力的声音,顿时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样!

窒息般,有些难受!

这洞窟内开凿出的房间,本就通风*,而如此浓烈的药味,苏苓都明显感到双眸和鼻端的不适!

才一晚的时间,玉伯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虚弱?!

心中怀疑和担忧并存的苏苓,不再多想,忙不迭的绕过屏风,站在软榻一侧,定睛一看,恰是玉伯和衣躺在其上!

只不过,他此时的脸颊根本不似昨日的红润和光亮,青黑的眼睑周围,仿佛病入膏肓般骇人!

苏苓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直接坐在软榻一侧,问道:“玉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彼时,玉伯虚弱无力的躺着,似乎有些费力的扭头,看向苏苓时,他布满白色胡须的唇角微微扯动,泛出一抹苦笑,“丫头啊,事到如今,还是瞒不了你了!”

“玉伯?”苏苓疑惑。

而玉伯却在此时强行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却又显得那么无力!

由此,苏苓直接起身,扶着他极为沉重的身子靠坐在榻边,耳边也顿时传来他急促低沉的喘息声!

“哎……丫头啊,我这把老骨头,是真的撑不住了!”

“玉伯,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是不是鬼颜……”

“丫头,你别急,听我慢慢说!”玉伯喘息着打断了苏苓的询问,而后他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好不容易缓了一口气后,才低沉沙哑的说道:“丫头,我老了!真的是经不起折腾了!

变成如今这副样子,看来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了!当初我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如今也是时候偿还了!

说起来,我老头子走到今日,其实没有什么遗憾了,唯一的一点,可能就是我没有办法完成先父和凤家先祖交给我的任务了!

不过,我也认了,可能这就是我的命数,活该遭此劫难……

丫头,我命不久矣,但是你要记住,不论什么时候,我老头的心里还是记挂着你和公主的!

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我都希望你们能安好……”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