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三八:玉老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

深夜滂沱的大雨下,珍珠岛后山的小路旁,苏苓举着油伞,细细的打量着浑身湿透的鬼颜!

“你要去哪儿?”

苏苓望着他的斗帽不停滴下雨珠的样子,同情心瞬间泛滥!

也不知道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本来就是个哑巴,结果脸颊又被毁!

鬼颜这样的称呼,对于他来说,应该也是一种无法直视的怠慢!

听见苏苓的询问,鬼颜依旧清亮的眸子缓缓看向上面的油伞,下一瞬他伸出手轻轻推了一下油伞的直杆,使得油伞更多的遮挡在苏苓的头上!

看到鬼颜这样的动作,苏苓心里就泛出一阵涟漪,他冒雨出来,该不会就是为了给自己送伞?!

想法既定,鬼颜又比划了一下,他先是转身对着石门的方向指了指,随后又指着头上的雨伞,最后他沾了雨滴的指尖轻轻指向了苏苓!

看到这一幕,苏苓不禁试探的说道:“是玉伯让你给我送伞来的?”

不期然的,随着鬼颜的点头,苏苓默然!

没想到她的领悟能力这么牛叉!

鬼颜随意比划的几个动作,她就能心领神会!

“那你替我谢谢玉伯!”

苏苓感激的点头,凤眸从鬼颜的肩头看向他的身后,正要说送他回石门之处,结果鬼颜却出其不意的直接转身从伞下走出!

“鬼颜,等……”

苏苓见鬼颜再次将自己置身于滂沱大雨中,刚开口呼唤了一声,结果鬼颜的步伐愈发加快了不少!

甚至在他行走之际,还不忘回头对着苏苓摆摆手!

那意思,显然是催促她赶紧回去!

至此,后山小路上,鬼颜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雨夜之中!

站在原地的苏苓,看着眼前模糊的一切,心里一阵怅然!

这个鬼颜,外貌如厉鬼般骇人,可是几次接触下来,却发现他也是个心思剔透之人!

只是,老天未免太不公平了!

苏苓叹息着打着雨伞转身离去,惊雷生生,骤雨漫漫,在遍布脚印的青草小路上,苏苓远去后,之前她所站立的地方,却有一抹黑影缓缓现身!

他面具下的眼眸清冷异常,顺着苏苓离去的方向,久久不曾收回视线!

任由大雨打湿的黑袍紧紧卷裹在周身,一阵惊雷伴随海风吹过,竟让他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半个时辰后

再次回到山洞中的鬼颜,他所走过的地方,在身后都拖曳出一条长长的水渍!

洞庭中,之前险些晕倒的玉伯此时正坐在房门外的一处石桌前端看着棋盘,听到声音后,他抬眸打量,继而惊诧,“你小子,怎么浑身都湿透了?”

闻声,鬼颜看向玉伯,微微摇头,没有任何举动!

见此,玉伯的神色愈发的惊奇,将注意力从棋盘转移到鬼颜身上,他信步走到他的面前,伸手试探了一下他湿濡的长袍,“你这是……淋雨去了?”

鬼颜低着头,任由玉伯在他面前随意猜测,但他自己却始终不肯给出答案!

此情此景,玉伯不禁揉着眉心,思量间叹息一声,“你既什么都不告诉我,那又让老头我怎么帮你呢?

你来到我这都这么久了,即便你不会说话,但总归会书写的!看你的举动,应该也是出身之高门,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玉伯这番言语中,自是看得出他对鬼颜真切的关心!

只是,面对玉伯这样的态度,鬼颜依旧是垂着头,身上冷凉的气息让他看起来仿佛是一尊没有生命的冰雕!

哪怕玉伯如此情真意切,他却仅仅轻缓的摇头!在玉伯瞠目睇着他时,他便径自走开,推门而入后,便去了独属于他的耳房中!

洞庭之中,玉伯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紧闭的门扉,白眉紧蹙,眼底泛出隐晦的精芒!

鬼颜……

*

翌日

经历了昨晚的大雨冲刷后,偌大的海岛上一片清新怡人的景色!

就连黏腻的湿气和海风的咸味都变得格外清雅!

“教主!”

当苏苓踏出厢房时,门外早早就静候的玉肃之顿时恭敬的呼唤了一声!

“这么早?”

苏苓随意应承了一声,而她走出厢房后,脑海中依旧在考虑着宝藏的事情!

“教主,今日有什么安排?”

玉肃之亦步亦趋的跟在苏苓身后,看着她神色枉然的模样,疑惑发问!

被玉肃之的询问打断了思绪,苏苓站定,目光幽幽的看着远方的海平面,凤眸灵动的滑了两圈,便侧目看着玉肃之,问道:“你之前跟着玉伯那么多年,那你有没有听他说过关于凤家宝藏的任何事情?”

苏苓的询问让玉肃之眉头紧锁,连他的眼睛也不停的滑动着!

待他很认真的思考了良久,这才目光一定,说道:“没有!”

苏苓:“……”

玉肃之,你是负责搞笑的吗?!

没有就没有,结果还想那么久,这会让她误以为有什么线索的好嘛!

眼下,苏苓没好气的斜睨了一眼玉肃之,正打算着在此去后山找玉伯时,身后就传来一声女子的呼唤!

“教主?教主,真的是你回来了?!”

闻声回眸,苏苓一看到来人,唇边漾出笑意,“清娘,是我!”

“教主,你总算回来了!你和公主这一趟出去,这么久都不回来,我还以为你们不打算回来了呢!”

清娘说话间,不免让苏苓感慨万分!

这些人和她都是萍水相逢,哪怕后来她们在一起相处五年,但也因为是玉肃之交给她的令牌所导致!

但,五年的朝夕相处,他们彼此之间的情谊也变得十分深厚!

尤其是眼前这个清娘,当初娘亲在岛上的时候,她和娘亲年岁相仿,所以照顾娘亲最多的,也就是她!

“清娘,最近岛上可还太平?”

苏苓身边两侧分别伴着清娘和玉肃之,一行三人在厢房附近信步闲聊!

听到苏苓的询问,清娘笑了笑,道:“太平,大家都好的不得了!要是教主和公主再回来的话,那大家也会更高兴的!”

清娘淳朴的言语和毫不掩饰的敬爱,苏苓心里倍感荣幸!

她何德何能,半路出家还能得到这些人如家人般的疼爱和眷顾!

原本说完话的清娘,似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

随即,她便又开口说道:“不过,教主你若问岛上太不太平的话,有件事可能还需要跟你汇报一声!”

“清娘,什么事?”

苏苓不乏好奇的看着清娘,而且她神色还噙着小心翼翼!

清娘闻声就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没有其他人,就凑近苏苓的耳边说道:“教主,前段时间咱们岛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

当时,他浑身破烂的躺在沙滩上,后来被船夫老刘看到了!把他救回来之后,也不知道为何,他什么也不说,整日就坐在沙滩上,身份来历什么的,没有一个人清楚的!

后来,我们主动去派人去调查,可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如今,那人已经被玉老给收了做徒弟,不过我们还是担心他图谋不轨,万一他是外面来的细作,整日呆在玉老的身边,也不是良策!

而且,我们还听说,自打这个人来了之后,玉老的身子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教主,你说这事多奇怪呢!”

清娘神神秘秘的模样说完这些话之后,苏苓和玉肃之不期然的对视一瞬!

两人视线交汇时,仿佛都噙着某种隐晦的深意!

在苏苓的内心中,虽然她对鬼颜了解不多,但是虽然只有昨晚上的片刻接触,可她觉得鬼颜并不是那种心怀鬼胎的人!

如果他真是另有图谋,那么跟在玉伯身上,凭借玉伯一身浑厚的武艺,也根本不可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苏苓收回和玉肃之对望的视线,而后看着面露担忧的清娘细细的安抚了一声!

“哎,教主!我们也不是害怕出事,只是担心玉老的身子!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曾走出过后山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真担心有一天他出了什么事,结果……结果我们还不知道……”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