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三七:玉伯,你怎么了?

“白虎?开启宝藏和保护有什么关系?再说了,玉伯,我并未说过我要开启宝藏……”

苏苓可以噙着疑惑的视线,瞬也不瞬的聚焦在玉伯转身并噙着细微惊讶的表情上!

闻此,玉伯面对苏苓的质疑,淡笑摇头,“你这丫头,现在还跟我这个老头子玩文字游戏?

你今日前来找我,不就是询问宝藏的事情吗?如果你不是为了开启宝藏,那你究竟想做什么呢?!”

玉伯也明显因苏苓的话而疑惑,话音落地,这一次反而是苏苓微微怔愣了!

其实玉伯的话也没有说错,虽然在她心里从没有觊觎过宝藏里面的宝物,但是仔细想想,如果她真的找到了宝藏的位置和开启的方法,难道她真的要将这一切都掩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宝藏对世人的*有多么大,经历了五年的时间,已经无需多说!

如果她能找到宝藏,那么其他人也一定会找到的!

到时候若被其他人捷足先登,那么势必会引起天下众人的抢夺!

那时,可能就是一场无法避免的血雨腥风了!

在苏苓垂眸思忖时,玉伯似是看出了她的纠结!

他再次落座在原位,双眸神色清亮的睇着苏苓,说道:“丫头,宝藏的事不管你有什么打算,我这糟老头子也不会多问一句的!

我知道,在你心里可能还对我有些戒备,毕竟当年我心有执念,一心想着光复前朝!

但是如今过了这么久,老头子我若真的有什么想法或者目的,你认为我还会将自己整日关在这山洞中,不理世事吗?!

宝藏原本就是属于凤家的,而你和公主当年对此尤不上心,想必现在你也是被局势所迫,才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丫头,我已经老了!已经没有多少年头可以糟蹋了!未来你想要做什么,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了!宝藏在沂莲山附近,还有那已经消失多年的白虎,你只要记住这两个关键就可以了!

其他的,我无能为力了!”

玉伯喋喋不休的说完所有的话,苏苓都来不及开口,就听见他幽幽的叹息一声,旋即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苏苓看着玉伯离去的身影,忽地有些心酸!

他的确不如五年前初见时那么倨傲张扬,而且好似真的放下了前尘过往!

曾经,每每提及前朝的事情,他的情绪都是最激动最难平的!

可如今能够轻描淡写的说着自己过去的失误和执拗,他似乎真的老了!

玉伯离开之后,苏苓孤身坐在石房中,她反复琢磨着玉伯的话,同时也不停的在斟酌自己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做!

彻底隐藏宝藏的消息,但天下人却不会轻易放弃!

前去开启宝藏,又势必会引起天下大乱!

似乎,怎么选择都不是最完美的结局!

一炷香的时间,苏苓都稳坐如山,现在所面临的难题,是她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去操控这件事!

可没有任何思绪的她,就仿佛被困于牢中的野兽,脑海中偶时闪过的一缕线索,却转瞬即逝,让人十分抓狂!

而这种如困兽般令人抓狂的情形,一直延续到深夜亥时!

久坐在房间中的苏苓由于思绪受困,几乎让她忘记了时间!

在这期间,不论是鬼颜还是玉伯,都不曾进来打扰过她!

直到房间门外忽然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苏苓才猛然惊觉!

她揉了揉因久坐而有些乏力的四肢,起身走向门外,举目看去,顿时一怔!

“玉伯?!玉伯,你怎么了?”

彼时呈现在苏苓眼前的景象,让她大为震惊!

她从没想过,这位神采奕奕的老人,会突然间在自己眼前摔倒!

苏苓望着洞中被鬼颜从地上搀扶起来的玉伯,心下一紧,连忙上前扶着他另一边的手臂,嘴里继续询问着,“玉伯?没事吧?”

此时,神情恍惚的玉伯,强行撑开眸子,询问睇着苏苓,苦笑摇头,“丫头啊,让你看笑话了!”

“玉伯,到底怎么回事?你身体不是一直很硬朗的吗?”

苏苓边询问边细致的打量玉伯染上苍白并伴随着汗滴滚滚的脸颊,不好的预感陡然席上心头!

在鬼颜和苏苓的双双搀扶下,玉伯好不容易直起身子,一身素色的麻衣都沾染了不少的灰尘!

看到这一幕,苏苓心里没由来的心酸!

这位老人,当初为了前朝的事,一生未娶,到如今落得孤苦一人!

再回想起他之前所说的话,似乎也是他苍老暮年的一些感慨吧!

“咳咳咳,没事,没什么大碍!就是人老了,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碍事的!”玉伯颤抖着手臂,一点点掸去身上的灰尘!

而他这样强壮镇定的模样,却愈发显得老无所依!

“玉伯……”

苏苓语气沉闷的低声呼唤了一瞬,然而摆明了什么都不想说的玉伯,却无谓的挥挥手,“丫头,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这把老骨头,还没那么脆弱!

你连日赶路,也累坏了!先去休息,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谈!”

面对玉伯如此执拗,苏苓噙满了担忧的凤眸不停打量着玉伯的脸颊,最终却只能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放开他的手臂后,将他整个人的重量都交给一旁的鬼颜,苏苓信步而归,却不停的边走边回眸!

直到远离了宽敞的洞庭,再次踏上幽静的甬道后,眼前昏暗的视线也将苏苓一片隐晦的神色彻底掩盖!

不可否认,这次归来,玉伯的表现愈发让她感觉到酸楚!

尤其是他如今这样的身体状况,似乎怀疑他的举动,显得那么可笑!

诚如玉伯所言,他许久不曾离开山洞,而珍珠岛上所有的人脉已全部归于凤凰楼之下!

如果玉伯真的有什么动作的话,她也不会知道的!

总之,在山洞的石门缓缓打开后,苏苓迈步走出!

而一阵淅沥沥的小雨密如雨线的遮住了苏苓的视线!

天空一片墨黑,后山的周围只能听到雨水打在树叶花草上的雨滴声!

身后的石门在她离开后便再次紧闭!

沿着来时的那条青草小路走向岛屿的前身,被雨水打湿的泥土和青草混在一起,地面湿滑且充满着草香!

雨水渐渐打湿了苏苓的秀发和裙裾,绣花鞋踩在泥泞的小路上,深浅不一的道路让行走愈发的艰难!

阴云密布的黑夜,沉闷压抑的空气,似乎雨水越来越大了!

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苏苓,耳廓一动,便不由得慢下了步伐!

她隐隐约约在雨声中,好像还听到了来自后方的石门声响!

是她多心吗?还是幻听了?!

步履越来越缓慢的苏苓,轻轻的抬手遮在额前,细密的雨线让她无法看清眼前的道路,闷闷的雷声滚滚,昭示着大雨的到来!

‘窸窣——’

忽地,这次苏苓确定没有听错!

因为身后的确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细小声音!

哪怕雨声在逐渐加大,但是苏苓却听得格外清晰!

正当她心里已做好的戒备,连被雨水打湿的脸颊都泛出了警觉的神色!

下一瞬,正当她明显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时,蓦地旋身,掌心中也凝聚了少许的真气,对着身后来人作势就拍出了一掌!

但,她目光冷凝之际,却乍然被一抹银光晃了眼!

待她意识到对方是谁时,想要收回掌心,却为时已晚!

即便如此,苏苓还是强行卸了几分真气,是以当她的掌心拍在对方肩膀上的时候,也并未造成多大的伤害!

“鬼颜,怎么是你?”

被苏苓的掌风陡然袭击,鬼颜露在面具外的那双眸子瞳孔一紧!

听见苏苓的询问,鬼颜微微后退了一步,右手缓缓抬起,一只油伞便安静的躺在他的手心中!

“你……”

苏苓定定的看着鬼颜手中的油伞,而后视线上移,看到鬼颜也已经被雨水打湿的黑袍的情形,不禁有些懊恼!

“你自己怎么不知道打伞呢?!”

说着苏苓就一把拿过油伞,在两人的上空撑起了一方不被雨水浸湿的天地!

油伞下,苏苓清楚的看到,由于淋了雨,鬼颜遮盖脸颊的黑袍斗帽正沿着边缘不停的滴着水……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