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80 善恶

周文茵听完小丫鬟回报的话,满意的颔首,随手自梳妆台上拿了支金簪,递给小丫鬟:“你办的很好,这是你应该得的。”

“谢二奶奶赏。”小丫鬟眉开眼笑的将簪子揣在怀里。

周文茵看着镜中的自己,柳眉杏眼,肌肤细腻嫩白,比起两年前更显出几分女人的成熟韵致,她起身又看了看腰身,虽有些清瘦可对于她的气质来说,却是刚刚好,不但如此,还增添了一分若风拂柳般柔弱的美。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拿了口脂抹上,托颊望着镜子欣赏了许久,微微一笑,这才拿了帕子轻轻擦了,她在孝期,这些身外之物皆要不得!

周文茵换了身素白绡纱的孝衣,头上戴着一朵纯白的绢花,起了身盈盈往外走,小丫鬟看直了眼,终于明白过来,为何别人都说要想俏一身孝了,说句不得当的话,二奶奶真是适合穿这样一身孝服。

“傻了不成。”周文茵敲了敲小丫鬟的额头,道,“走,陪我去给夫人请安!”

小丫鬟点点头,跟着周文茵出去,走了几步周文茵低声问道:“买回来的药都送去了吗?”小丫鬟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才道,“是,都送过去了,方妈妈还每样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异样!”

当然不会发现异样,因为她在药中不过多加了两味分量极轻的药材罢了,若不是懂医的人,是不可能发现的。

左夫人要是这样一直食用,莫说半年,便是三年她也痊愈不了!

周文茵笑盈盈的进了院门,方妈妈还是如同以前一样冷着脸堵在房门口,望着周文茵毫不客气的道:“二奶奶请回,夫人不想见您。”

“哦,好!”周文茵朝房里看了看,闻见方妈妈一身的药味儿,就对房里头道,“娘,您好好养着,我明儿再来看您。”她每天都来,每回如此。

方妈妈看也不看她,转身进了房里,周文茵也不在意,便出了院门,小丫鬟朝里头看了看,问道:“二奶奶,您现在要出去吗?”

“不出去。二皇子这会儿还没放馆,去了何用。”周文茵说着,转身便朝内院去,方走了几步,有守门的婆子来报,“二奶奶,亲家老爷来了,在外院呢。”

父亲来了,周文茵眉头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便原地转身去了外院,在外院的书房里她看到了周礼,周礼穿着四品的官服,但没有戴乌纱,她奇怪的问道,“父亲,你的述职还没有办妥吗?”她已经和太后提过了,太后也答应了。

“父亲来也是要和你说这件事。”周礼沉着脸,道,“父亲刚刚拿到了任职文书,但不是广东,亦不是湖广,而是云南!”

周文茵满脸的惊讶,不敢置信的重复道:“云南?让您去云南?”

“嗯。”周礼负手在房里来回的走动,语气很不好的道,“这背后一定有人在作祟,我非要查清楚不可!”

云南那是什么地方,只有降职发配的人才会去的,父亲原先在广东,莫说去南直隶湖广,但怎么也不可能沦落到去云南当官的地步,若说背后没有人操作,她都不相信。

“会不会是舅舅?”周文茵看着周礼,想了想又道,“还有宋九歌?”她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两个人和周礼有仇,而且他们和郭衍的关系也非常亲近,郭衍如今身为吏部尚书,给一个外放回京述职的官员使点绊子绝对可以做到,“您找了徐阁老和郭大人了吗?”

“徐阁老也不知道。至于郭大人,寻了好几次都不见人!”周礼气的很,想当年他述职,不过半天的时间便就能办成,无论请谁见谁别人都巴不得,现在呢,他回京办述职,处处受人白眼不说,还一件事拖了这么久,竟最后给了他这样一个职位。

他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你想办法和太后提一提。”周礼蹙眉道,“请太后娘娘和徐展云打个招呼,想必他也会用心一些。”

周文茵没告诉周礼,她昨天刚刚触怒了太后,被她罚过,眼下太后若是不传她进宫,她是断断不能进去的,可是周礼眼下述职的事要紧,她想了想,道:“女儿知道了,今天我便去宫中和太后娘娘说。”

周礼点点头,又想起左夫人来,问道:“……身体可康复了。”她并不知道周文茵做了什么。

“还没有。”周文茵不在意的摇摇头,岔开了话题,“父亲,若不然您搬到这里住吧,一直住在客栈也不是个事儿。”

周礼摆摆手:“我住来成何体统。”话落,他又道,“我还有事不能久待,你这里有消息就让人去福满楼告诉我。”说着,便匆匆离去。

周文茵望着周礼的背影,心思转了几圈,父亲述职是大事她就是丢了这张脸也必须要办妥,可是太后会不会帮忙呢?

她想到了赵承彦。

她在家中一直等到了酉时,算着赵承彦放馆的消息,便带着丫头婆子驱车直接去了十王府,在赵承彦常出入的侧门候着,约莫等了两刻钟的样子,赵承彦的马车施施然而来,跟着的内侍一见前面有车堵着去路,便皱着眉打量了眼马车,车身上光溜溜的并没有标志,他就谨慎的和赵承彦道:“殿下,门口有车堵着去路,里面的人没有下来,您看……”

“是不是要出来?”赵承彦掀了车帘朝对面看去,想了想道,“看跟着是丫头婆子,里面坐的应该是个女子,那我们让一让好了,让她们先出来。”

内侍点点头,正要驱车,却看见对面有个小丫鬟跑了过来,朝众人行了礼,又和内侍道:“公公,我们是粤安侯府的人,二奶奶昨晚得殿下相助,今日特地来道谢的。”

这话,赵承彦也听到了,他奇怪的道:“左二奶奶?”

小丫鬟恭敬的应道:“是!我们二奶奶说想当面向殿下道谢!”她说着就指了指对面的马车。

赵承彦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道:“那我过去见她吧。”

小丫鬟听着一愣,没有想到堂堂的皇子竟然屈尊下车去见别人,可是她见赵承彦身边的内侍和侍卫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就不好多说,便引着赵承彦去了对面。

赵承彦站在车外,负手道:“左二奶奶。”

“殿下安好!”周文茵声音柔柔的,仿佛能掐出水来,“昨夜得殿下照佛,当时心里惶恐,一时失态竟未和殿下表达谢意,妾身回去思前想后了许久,觉得不妥,今日便冒昧前来,想亲口和殿下说一声谢谢!”

“举手之劳左二奶奶不必客气。”赵承彦淡淡的,话没说完,却看见马车的窗帘从里头掀开,露出一张明目皓齿宜嗔宜喜的面容来,柔柔弱弱的一张脸,眼眸里仿佛噙着泪花一般,有一种我见尤怜的楚楚动人,尤其是她素面朝天,又配上她发髻上那一朵苍白孤寂的绢花,越发让人有一种不忍拒绝伤害的念头。

赵承彦一愣,昨晚夜色朦胧,周文茵又是一直低着头,他没有去看她的脸,也没有想过去看她的容貌,今日冷不丁的看到,他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艳赞赏,没想到左二奶奶有这般姿色,让他想起那桃花树下梨花带雨的美人画……

“妾身拙嘴笨舌也不会言语,但真的只是想要道谢,没有别的意思。”她略带哀求的看着赵承彦,“世上各色人等,有恶有善,熙熙攘攘皆为利来也为利去,但像殿下这般,身居高位却还能这般纯真善良的人,妾身却是第一次见到。若今日不来这一趟,妾身怕是要永远都无法释怀。”她说着目光盈盈略带着仰慕的看着赵承彦,“请殿下受妾身一败!”

赵承彦心头一动,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赞同周文茵说的那一句皆为利来,这句话没有人比他感受更深,他颇有触动的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人心向恶,已是世间常态,我等虽出身不俗,可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大家都一样不过来这世上走一遭罢了,何必留着恶念,带着那些世俗污秽而去……”

“……大舜有大焉,善与人同,舍己从人,乐取于人以为善。自耕稼、陶、渔以至为帝,无非取于人者。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也故君于莫大乎与人为善。”周文茵钦佩的道,“殿下的心态,是我等俗人望尘莫及。”

“左二奶奶也读《孟子》?”赵承彦很惊喜,在他的认知中,女子大多不过认识几个字罢了,鲜少有人去读正书,便是读了也不过《女论语》罢了,没有想到周文茵竟然读了《孟子》。

“闲暇看过一二。”周文茵面颊微红,露出种少女的娇羞,“在殿下面前献丑了。”

赵承彦很高兴的道:“左二奶奶能读《孟子》,可见你也本是个干净纯粹的人!”他笑着道,“二奶奶除了《孟子》外,还读什么样的书?”

“说出来不怕殿下笑话。”周文茵掩面而笑,道,“妾身其实最喜欢的,却是前朝陶山居士的一本《游历手记》,里面记载了各方的风土人情,还有他所遇到的各色人物,或富甲一方的员外,或饥寒交迫的乞丐,甚至还有远渡而来的倭国浪人……”

“你也喜欢?”赵承彦眼睛都亮了起来,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本书,“那个倭国浪人最是有趣,他那样残暴成性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竟也有柔情的一面,遇见一位女子后,竟然自封了武士刀,蓄了头发学了中原的话,规规矩矩的跟着夫人开始过普通人的生活。”

“是!”周文茵笑着道,“可见这世上不论什么人的都不是只有一面的,坏人或许也有好的一面,好的人也可能存有恶念……我们应该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像殿下这般,存着善念与人相处,才能同化别人,到时候大周便会是个人人互助没有男盗女娼恶贯满盈的人,一定会成为一个令人人向往欢喜的太平盛世。”

这正是赵承彦的梦想,如有一日他成了君王,便要以“仁”治天下,将大周变成一个人人和睦相处的太平盛世。他像是找到了知己一般,和周文茵便一个在车里,一个在车外,从《孟子》聊到《游历手记》,从人性善恶聊到蓬莱仙岛……直到赵承彦身边的黄公公实在看不下去了,重重咳嗽了几声,赵承彦才反应过来,他才不好意思的道:“一聊便忘记了时间,实在是失礼了。”

“不会。”周文茵也仿佛想醒悟过来,红了脸道,“是妾身失了规矩,竟让殿下站在此处如此之久,实在抱歉!”

赵承彦微微摇头,朝周文茵抱了抱拳,他没有朋友,身边的人不是趋炎附势的,便是爱答不理的,莫说知己便是认识个人也是很难,如今遇见周文茵,他便有志同道合的感觉,只是可惜周文茵是女子,若不然他们一定可以成为莫逆之交。

“那……妾身告退。”周文茵亦是微露不舍,“殿下保重!”

赵承彦点点头:“你也保重。”

周文茵微微颔首,忽然发髻之上的那朵绢花便掉落下来,周文茵毫无所觉,放了帘子,马车便缓缓的动了起来,赵承彦退了几步目送车离开,等他打算进门时,却看到地上落了一朵绢花,他立刻想到是周文茵落的,便弯腰捡了起来,想要喊她,却又觉得不妥,想了想将花捏在手中,若有所思的步行进了门。

隔日,周文茵去宫中觐见太后,在坤宁宫的门外遇见了赵承彦,第三日,赵承彦放馆后便去了粤安侯府拜访……

幼清听完周芳所言,也略显出惊讶来,问道:“二皇子竟然屈尊去了福满楼?”

周芳点点头:“头两日去的是粤安侯府,第三日放官他便径直去了福满楼,见的是周礼,但左二奶奶亦在楼中的另一个院子,两人并没有不合时宜的举动,聊的都是些风土人情还有诗文。”

估摸着是在粤安侯府说话不方便,便移去了福满楼。

赵承彦她虽只远远的见过一面,但性子喜好倒是听说过。说是温顺乖巧,非常的听话,几乎是但凡太后的意思他都不会违逆,也正是这样的性子,太后才会喜欢他!

若不然,他要是太有主见或是太过叛逆,等他日他登基称帝,必然会脱离太后的掌控,甚至还会倒打一耙,那对于太后和徐氏来说,支持赵承彦为帝又有什么意思。

这样的赵承彦被太后护的很好,单纯性子天真,唯一的喜好便是读书,翰林院的刘大学士还曾夸赞过,以赵承彦的学识便是去会试也不在话下……恰好,周文茵也爱读书,说博览群书有些夸大其词,但在女子中,她和薛思画这般爱书惜书的却是少见。

对于赵承彦来说,应该会觉得和周文茵志同道合,再加上周文茵的刻意逢迎,自然就更加的水到渠成了。

“这件事,若是让太后知道,肯定容不得左二奶奶!”周芳想想就觉得膈应,周文茵一个守孝的寡妇,整日里往外跑不说,还和男子眉来眼去的,“夫人,您说她突然和二皇子走的近,难道是想找二皇子做后盾?”

“嗯。”幼清点点头,道,“她大约是觉得太后并没有她所想的那样看中她,所以才会想到另谋出路。”她轻轻笑笑,又道,“先不着急,随他们去好了。”周文茵的目标绝不会只是想成为知己的,静待就好了!

周芳脸色变了几变,有些受不了,左二奶奶想的可真是好,太后毕竟是太后,将来赵承彦若是登基,这天下毕竟还是他的,找皇帝做后盾可是比什么人都要直接都要好。

幼清起身往外走,她和方明晖约了去薛府看茂哥儿,周芳跟着她后面出门,等出了院子便看到戴望舒正从门口路过,幼清觉得奇怪,她一般早上都会在外院练鞭,怎么今儿在内院走动,戴望舒看到她过来行了礼,幼清微微颔首,戴望舒没有多言便退了。

幼清挑眉看向周芳,周芳也摇摇头,道:“她最近行踪莫测的,奴婢也不知道她做什么。”话落,两个人已经到了方明晖的院子前,长海见着幼清忙跑着过来,笑着回道,“大老爷已经准备了,就等太太了。”

幼清微微颔首进了门,就看到方明晖正静静的站在窗口,她笑着喊道:“爹爹!”

“妮儿来了。”方明晖转身过来满面的笑容,道,“吃过早饭了没有?”

幼清点点头,问道:“爹爹吃了吗?”

“嗯,吃过了。”方明晖笑着和幼清一起往外走,边走边道,“天气渐热,去年可备了冰?你自小怕热,每年最日的那几天夜里不是赖着爹爹给你打扇子,便是拉着贺娘给你扇风,若不然你能闹腾一夜都不睡。”

幼清哈哈笑了起来:“我还记得呢,所以那几日贺娘总是睡不好,白天事情有多,不过几日人就瘦下来了。”她后来懂事了就不再让人打扇子,实在热的睡不着,便自己开着窗户坐在窗口乘凉,等下半夜稍微凉爽一些再睡。

“宁夏卫倒是凉快一些。”方明晖说着,忽然侧目看着幼清,笑问道,“妮儿还记得小时候在宁夏住过吗。”

幼清很敏感的愣了一愣,看着方明晖摇摇头,回道:“不记得,那时候太小,一点记忆都没有!”

“也是,你那时候才刚出生而已,小小的,和茂哥一般大!”方明晖微微笑着,仿佛想到了很美好的事情一般,“只要你一哭奶娘就会将你抱过来找我,你一见到我就停了哭,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些,方明晖从来没有和她说过,她对在宁夏生活,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她被奶娘不小心掉进了冰窟窿,差一点就夭折了……说起来,她也算命大了吧!

“爹爹今天怎么了。”幼清笑看着方明晖,“怎么突然说起我小时候的事情?”

方明晖微微一笑,宠溺的看着她,道:“早上读了首有关关外的诗句,有感而发罢了。若有一日有机会,妮儿想不想去关外看看?”

幼清就想到了上一世方明晖最后死在关外的事情,她心头一怔,问道:“爹爹在延绥的时候常去关外走动吗?”

“那到没有。只是偶尔随着辖区的总旗去走动一番,不过,去过几次倒是明白了,为何关外的牧民性子豪爽勇武,在那样广博的天地驰骋,确实能激起人内心的激动和捍勇。”他微微笑着,和幼清解释道,“戍边外紧内松,出去容易进来难,所以寻常百姓是出不得城门,也不敢轻易出去!”

果然如她所料,关外并不是想去就能去的,那么前一世爹爹怎么会在那么晚的时候还出去了呢?

幼清想不明白,却不敢多问方明晖,或许,这可能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谜团了?

“在想什么?”方明晖看着她,幼清笑道,“在想爹爹说的关外的事。”

方明晖笑笑,父女两人去了薛府,方氏和薛思琪在垂花门前迎的他们,薛思琪拉着幼清,道:“你跟我来,我有话和你说。”就和方明晖还有方氏道,“舅舅,娘,你们说话和幼清去我房里,一会儿再去看茂哥。”说着,不由分说的拖着幼清走了。

“琪儿一直都是这样,都要成亲了,也没个规矩的。”方氏一脸的无奈,摇摇头跟在方明晖身后,方明晖微笑道,“她性格天真直率,是难能可贵的品质,你随她去便罢了,有时候我反倒希望幼清也能和她这样,过的也轻松一些。”

“幼清就是心思太重了。”方氏赞同的点点头,叹道,“要是大嫂在就好了,有母亲养着的姑娘,总是有些不同的。”

方明晖步履一顿,沉默的进了暖阁,陆妈妈带着春杏上了茶,方氏兄妹各自落座,说着话。

幼清在薛思琪的房间,被她拉着看她的嫁衣,她穿在身上给幼清转了一圈,道:“怎么样,好不好看?”

“好看。”幼清很真诚的点着头,道,“像一颗饱满圆润的东珠被人裹了一层红布似的,红的是衣裳肉肉圆圆的是你!”

薛思琪瞪眼挽了袖子过来:“你竟敢取笑我。”话落,就挠着幼清,幼清摆着手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好二姐饶了我吧!”

“等我瘦了给你看看。”薛思琪就哼了一声,将嫁衣脱下来,小心翼翼的挂起来,才道,“看你们谁还说我珠圆玉润!”

幼清掩面而笑,和薛思琪道:“我们去看茂哥去吧,我好几日没见他了。”薛思琪点点头,喝了口茶拉着幼清出了门,她一边走一边道,“昨天我抱着他,他直愣愣的看着我,好玩的不得了!”

两个人说着进了赵芫的院子,早上太阳不大,她正将茂哥的小屁股朝着太阳在晒,见着她们过来,就笑着道:“幼清今儿怎么来的这么早!”

“我念着茂哥,就早点过来了。”她走过去,赵芫身边的胡妈妈已经带着人端了杌子摆好,她在赵芫身后坐下来,就能看到茂哥憋的红红的小脸,忍不住笑着道,“大嫂,您看他的小脸都红了,快歇会儿,要不然他可真是不高兴了。”

茂哥儿哼哼着,也不哭,但能看得出他很不高兴!

“封郎中说要晒屁股和后脑勺。”赵芫还是将茂哥换过来躺在她的手腕上,茂哥换了薄薄的夏衣,小胳膊圆圆的白白的,非常的可爱,幼清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笑道,“难怪小屁股比胳膊要黒了好多呢,原来是晒出来的吗。”

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茂哥好奇的盯着幼清看,幼清就装模作样的念了几首诗,茂哥儿仿佛能听得懂一样,聚精会神的看着她,幼清就笑着和赵芫道:“你要不然每天都给他读几首诗吧,你瞧他的样子,好像很喜欢听!”

“他哪能听得懂。”赵芫摸摸茂哥的小脸,无奈的道,“若是能听得懂,我可就真的做梦都要笑醒的。”

幼清就拍了拍她,道:“你别这么悲观,你这样子茂哥也会知道的。”

“嗯。”赵芫点点头不再多言,几个人哄着茂哥儿玩了一会儿,中午一起吃了饭,幼清在薛思琪房里歇了午觉,直到下午父女两人才告辞回去,在门口碰到了薛明,他正带着小厮自侧门进来,看见幼清和方明晖,他停了步子朝方明晖行了礼,没有说话转身进了内院。

“这孩子!”方明晖叹了口气,可惜的道,“小的时候我们还说,他比你大哥活泼,比你三哥懂事,将来定是个有出息的,没想到,却走了歪路!”

想必方氏也是这样的,她一直悉心栽培薛明,觉得他将来一定是个有出息的……其实,前世里,薛明确实还可以,他没有一头掉到周文茵的温柔乡里,反而娶妻生子人生顺遂如意,这一世,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薛明走到外院的垂花门,又停了步子朝对面看去,方明晖父女俩已经各自上了轿子往外去,他停了停了面无表情的进了门,刘氏和薛思画从里面迎了出来,刘氏笑着道:“今天在学馆里还顺利吧?”

“嗯。”薛明应了一声,问道,“房子寻好了?”

刘氏一怔,还是点了点头,道:“寻好了,就在井儿胡同的后面!是个小的四合院,不过有些破旧,恐怕还要翻新修葺一下。”刘氏现在也没什么银子了,想买大宅子已经力不从心。

依她的意思当然回三井坊,可是薛明不愿意,她又不想让儿子受委屈,便答应去重新买房子。

“旧便旧一些!”薛明看着薛思画,道,“三妹也大了,总要给她留点嫁妆,能省便省点吧。”话落,又道,“我回去歇着了!”不等刘氏再说话,他便回了自己房里,关了门他忽然他才将手自袖子里伸出来,手背上早已经是惨不忍睹!

这些伤皆是他这两日自己伤的。

“那个贱人!”薛明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心绪沉淀下来,他不想再去纠缠,他告诉自己过去已经过去了,将来他要重新生活,不管怎么样,以后他的世界里都没有周文茵这个人了。

可是,不管他如何和自己说,但眼前还是忍不住浮现出周文茵和二皇子含情脉脉的样子!

薛明猛然开了门,大步出了院子,待走到门口不经意就看到薛霭匆匆进来,他脚步一顿,眼中的戾气渐渐消散,又无声的转了身,再次回到了房里。

刘氏看着他,暗暗松了口气。

薛霭并没有看到薛明,他去书房取了本书让洮河拿着便又重新出了门,轿子行到街上走了一半,忽然迎面有轿子过来,两面碰上,洮河见对方也是官轿,就让轿夫避一避,谁知道对方没有让的意思,他不由不悦走过去还不等他开口,对方的轿帘掀开,周礼从里头走了出来。

“周大人?”洮河当然认识周礼,可是和周礼这样碰上,不免有些奇怪,周礼也不看洮河走去薛霭的轿前,薛霭听到了声音也撩了轿帘从里头出来,他似乎并不吃惊见到周礼,略抱了抱拳喊道,“周大人!”而非姑父。

“几年不见,季行真是越发的沉稳了。”周礼虽说的是客套话,可脸上并不见亲和,他说着微顿,道,“在翰林院可还顺利?”

薛霭并不奇怪,疏离的道:“劳周大人关心,下官还算过得去。”

“我看你不止过的去吧。”周礼微露不悦,看着薛霭,就道,“如今在吏部你也有人脉资源,姑父和你比起来,可真是日落西山了啊。”

薛霭淡淡的,道:“不敢!”

“不敢?”街道上人来人往,周礼仿若未见,脸色骤然变冷,“你还敢说一句不敢?我看你胆子大的很,眼里一点尊长都没有。竟然还敢和吏部的人同谋,将我外放至云南。”

薛霭没有否认,也不准备和他争!

“怎么不说话。”周礼不客气的道,“姑父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让你这般惦记!”他一直以为他述职的事是薛镇扬和宋弈在背后做的手脚,没有想到,转了一圈竟然是薛霭,他如何能不气!

薛霭缓缓抬了眼眸,神色不明的看着周礼,道:“周大人还是离京城远一些的好,下官这也是为了您好!”

周礼瞪眼,喝道:“为我好?你本事可真是大了,一句为我好,就将我外放至云南。好,好的很!”

“你若没什么事,下官便告辞了。”薛霭不想和他多言,淡淡的颔首,转身要上轿,周礼怒道,“你就这样打算走?好,今日话既到此,那我便告诉你,往后你可得在翰林院待稳了!”

薛霭看也不看他,放了轿帘,周礼道:“你给我等着。”他有些气急败坏,如今他竟然连一个后生都斗不过,实在是可气,薛霭忽然在轿子里出声道,“姑父当年的广东布政使是如何升上去的,想必没有人比你清楚,善恶有报,你若不服尽管报复。”话落吩咐洮河:“走吧!”

洮河不屑的撇了周礼一眼,吩咐轿夫走人……小少爷如今成了这样,还不是拜周家父女所赐,大少爷这样已经是仁至义尽!

周礼紧紧攥着拳头,等晚上二皇子来,他定要将二皇子面前好好告薛霭一状,即便此刻不能将他如何,等他日二皇子登基,他薛氏是一个也别想再有所作为!

周礼愤愤的上了轿子。

幼清和方明晖回到家中,封子寒一看到幼清就拖着她去后院看他的药草:“你看,长的是不是很好。”

幼清对药草一窍不通,但看叶子绿油油的,确实长的很好,点头不迭的样子,封子寒就道:“你将路大勇借我用几年,我将种法告诉他,让他在庄子里给我种!”

“这事儿你得去和路大哥商量。”幼清不反对,“他要是同意帮你种,我不没有意见。”

封子寒就不满意:“这可是大事,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话落,咕哝道,“那你派个人去将路大勇找回来,我来和他说。”

幼清笑着应是,回头对采芩道:“一会儿你和胡泉说一声,让他遣个人跑一趟,把路大哥请回来。”

采芩点头应是。

幼清就回了正院梳洗换了衣裳,宋弈回来了,幼清迎他进门服侍他梳洗,夫妻两人坐了下来,幼清将她今天的事情和宋弈断断续续的说了一遍,又问道:“锦乡侯真的送银子去寿山伯府了吗。”

“嗯。”宋弈微微颔首,道,“不过,徐三爷伤的不轻,估摸着也要费些银子。”

幼清失笑,按徐鄂的路子,肯定要讹一笔才成的,只是郑辕也不是好相与的,让他们去消磨去好了,幼清给宋弈添茶,问道:“圣上近日怎么样,不是说让张茂省炼了个稀世的丹药,成功了吗。”

“没有。”宋弈放了茶盅,想起什么来,和幼清道,“二皇子和左二奶奶的事情,你可察觉了?”

幼清一愣,问道:“难道已经传出去了?”

“那倒没有。”宋弈回道,“二皇子去见的是周礼,旁人也只当他和周礼相交,并未想到周礼的院子隔壁还有一间……”

“先不管他们,等后面再说。”幼清掩面笑着,拉着宋弈的袖子道,“这件事我已经有了打算,你千万别说出去!”

宋弈笑着摸摸她的头,微微点了点头。

幼清就高兴的和宋弈说封子寒的草药:“他说要请路大哥帮他在庄子里种,他那是什么草药,很贵重吗?”

“很难得。是早年从关外带回来的。古书记载用处很多,但到底如何我们也不知道。”宋弈轻轻说着,又道,“这件事路大勇做倒是合适,他心细如发又有责任心,子寒兄也放心交给他。”

“哦。”幼清点点头,正要说话,外头就听到戴望舒的声音,“夫人,您在不在。”

幼清挑眉朝宋弈看了看,笑道:“我去看看!”说着就起身掀了帘子出去,戴望舒看着她就道,“您吩咐牛管事去庄子里请路大勇?”

“是啊。”幼清点点头,不解的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让他们带过去?”

戴望舒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想求夫人让我去办这个差事,我闲在家中也无事,这趟差事不过是跑跑路,想必不会出什么岔子。”

“好啊。”幼清颔首道,“那你收拾一下,去隔壁架了马车去,这样回来的时候也方便。”

戴望舒应是,朝幼清抱了抱拳转身去了。

“她说她要去接路大哥。”幼清进了宴席室和宋弈解释,“她一直闷闷不乐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宋弈不以为然:“她自小一个人在外生活,性子难免孤僻,你不必在意,她们远比你想的坚韧!”话落,牵了幼清的手,幼清在他身边坐下来,想起大皇子的事情来,问道,“是不是快要到了?”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宋弈颔首,道,“估摸着到六月中就能有消息回来了。”

果然,到了六月十五的时候,广东的喜报就传了回来,虎威堂的余党悉数剿清,那位杀左京的副堂主也被大皇子亲手斩杀!

大皇子不但安然无恙,还要启程回京了。

太后大怒,立刻将锦乡侯徐配书招入宫中!

这边,左夫人和周文茵也得了消息,周文茵敷衍的抹着眼泪,说了句:“……大仇得报,夫君在天之灵也能安心了。”话落,便回房躺了下来,她身边的丫鬟给她打着扇子,低声道,“太太这两日精神不大好,要不要请郎中来瞧瞧?”

“约莫是热的。”周文茵摆摆手,蔫蔫的躺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小丫鬟就坐在一边一直打着扇子,周文茵一觉睡到了天黑,吃了点东西便又接着睡,直到第二日日上三竿才醒来。

她自己都觉得惊讶,恍然想到了什么,和小丫鬟问道:“我的小日子上个月什么时候来的。”

“太太的小日子是每个月初,约莫初一初二的样子。”小丫鬟并不懂,奇怪的道,“不过太太好像两个月都没有来了,是不是生病了?”

已经两个月没来了?她竟然一点都没有想到,周文茵呆呆的愣住,没了反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