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79 责罚

“怎么了?”郑辕望着幼清,难道她认识窦良?

幼清笑笑,回道:“没什么,只是没有想到郑六爷早有打算,有窦良在锦乡侯府,有些事便能事半功倍。”

“徐侯爷为人谨慎,窦良虽得了他的信任,但知道的依旧不多。”郑辕说完,又道,“不过也并不着急,人在那里,总有用处!”

这一点幼清倒是赞同。郑夫人走了过来,携了她的手道:“这一次我们连累你了,真是抱歉。若非有你提醒,我们家可真要面临从未有过的危机,往后宋太太若有用得着我们郑氏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一定竭尽所能。”她惭愧的很,上午还和幼清说皇后会帮她,没想到话才说出去,就成了幼清帮她们了。

“夫人不必如此客气,其实帮贵府也是帮我自己。正如三小姐所言,挑拨她的人是左二奶奶,我和她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或许,我们谁连累谁都未可知。”她淡淡说着,有着自嘲和打趣的意思,郑夫人便感动的道,“真是好孩子,以往是我错怪你了。”

幼清一愣,没明白郑夫人的意思,郑夫人仿佛没有在意,而拍了拍幼清的手,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

“娘!”郑辕当然明白郑夫人指的是什么,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望着幼清道,“这件事,你可有指教?”很期待的看着幼清,他知道,她一直都是善谋的,不管用的什么手段,她总能给人出其不意之感。

这样的感觉,他在以往已经领略过很多次。

郑夫人一愣,就暗中向郑辕打了个眼色,虽说郑府和宋九歌之间有着未曾明说的联盟,但是毕竟只是合作,宋太太帮他们至此,他们再提要求,未免太过分了。

郑辕想的却不是过分不过分,他只是单纯的期待,幼清其后有何打算。

反倒是幼清并未多想,就如她自己所言,现在帮郑辕就是帮她自己,她望着郑夫人笑了笑,和郑辕道:“这件事,你们并没有证据,证明是左二奶奶和徐二奶奶办的,更没有办法直指锦乡侯府,尤其是那个匣子,不能明言,只能放在暗处。夫人和郑六爷若想出了这口恶气,我倒是有另外一个办法,不过,恐怕要略委屈郑六爷一番。”

郑辕眼睛一亮,道:“你说!”

郑夫人也点点头:“宋太太但讲无妨。”宋太太说的没有错,那件龙袍他们只能偷偷送回去,再找机会将龙袍的事情按照今天的套路抖出来,不管能不能起到作用,总归这口恶气是要出的,但是眼下胸口的郁结恶气却难以出出来。

“今天是侯爷是寿宴,后院戏台开锣鞭炮连天,半城都知道侯府的热闹。”幼清说着望着郑夫人,接着道,“可是就在这热闹之时,侯爷的内书房却无故走水了,这么巧合的事实在难有……想必侯爷也好,夫人也好必然很气愤吧!”

郑夫人听着微怔,在思考幼清话中暗中的意思,郑辕顿时笑了起来,点头道:“宋太太所言甚是,父亲和母亲确实是非常生气扫兴!”话落,他幼清颔首,道,“这件事郑某去办,必然会让宋太太满意。”

幼清见郑辕明白了她的意思,便不打算再多说,颔首道:“那就好。”她看了看时间,问郑夫人,道,“那些夫人们都告辞了吗?”

“还没有,稍后我便去送她们,今儿的事情太扫兴了,再留大家也只是无趣了。”郑夫人叹了口气,她本来还想笼络人心,没想到人心没笼络到,还闹出了这么多事情出来。

幼清笑着道:“那我也告辞了!”郑夫人颔首,道,“我送你,你和赵夫人一起来的,要不要请赵夫人出来?”

“我去请她就好了。”幼清含笑道,“也和诸位夫人告辞,若不然就这么走了太失礼了。”

郑夫人颔首,幼清朝郑辕福了福,郑辕目光自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她,这会儿幼清说走,他眼底便露出淡淡的难掩的失落,幼清没有看他,和郑夫人一起往外走,走了几步她忽然停下来,看向郑辕,道:“我过的很好!”话落,朝他点了点头,出了院门。

郑夫人一愣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心头满是心疼和不忍,忍不住叹气。

郑辕却是一怔,才明白过来,幼清回答他的是他们刚刚在暖阁里时他问她的话,她说的她过的很好……郑辕自嘲的笑笑,负手出了院门,站在门口一直目送幼清进了花厅看不到身影,他方才收回目光。

幼清进去和众人打了招呼,朝徐二奶奶笑笑,徐二奶奶目光微闪侧过脸去喝茶,幼清便和赵夫人一起出了花厅由郑夫人亲自送到垂花门。

外院里闹哄哄的,因为后院的大火,来来往往的小厮从侧门往角门跑,一个个都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办喜事的样子。

“你坐我车吧,我送你回家。”赵夫人携着幼清的手,话还没说完,赵夫人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她一愣和幼清道,“那是不是宋大人?”

幼清这才朝影壁那边看去,随即一喜,宋弈大步过来朝赵夫人和郑夫人抱了抱拳,又望着幼清,低声道:“我来接你回去。”

“好!”幼清笑容满面,和赵夫人抱歉的道,“只能改日再去府中和您说话了。”

赵夫人心里再好奇,也不能挡着宋弈接幼清回去,更何况,她是单纯担心幼清的安危,如今宋弈来接她便放心了,便颔首道:“我们不着急,见面的机会多的很。”

幼清笑眯眯的点头,又和郑夫人告辞,郑夫人微微颔首,打量着宋弈,就见他穿着一身连青色细布直缀,俊如天人,气质更是出类拔萃,她又去看幼清,就发现幼清自宋弈出现后,就宛若变了个人似的,没了方才那般沉着冷静,超越她年龄的从容不迫,而是露出她这个年纪本该有的天真单纯,满眼里都是对宋弈的依赖和欢喜。

郑夫人心里直摇头,她那个傻儿子还惦记着人家,人家小夫妻郎才女貌过的和和美美哪里还有他的事儿,就算是他将心都剖出来送给方幼清,人家恐怕也没兴趣多看两眼。

论起来,她的儿子也不必宋弈差,可是缘分这事儿说不清道不明,郑辕和方幼清之间没有缘分,便是强求也强求不来的。

心里失落的转了一圈,郑夫人颔首道:“那我就不远送了,几位慢走!”

幼清笑着点头,由宋弈扶着上了马车,宋弈回头看了眼赵夫人,却是一眼看见垂花门内的小径上,郑辕负手站在那边,他看到了郑辕,郑辕也早看到了他,两人目光扫过对方又若无其事的转开,宋弈上了马车放了帘子。

周芳和采芩以及绿珠跟在车边,随着赵夫人的一起出了寿山伯府。

“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听说郑家的事情了?”幼清觉得只有呆在宋弈身边,她心里头才真的踏实下来,可以什么都不用管,跟着他就好了,“上午真是惊了我一跳!”

宋弈看着她乖巧的拱在身边,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望着她,凤眸中波光粼粼的透着劫后余生似的不安,他不由无奈的揉揉她的头发。不用看他也知道在他来之前,幼清是个什么表现,一定是镇定自若强势不输人的样子……

一见到他就变成孩子了。

不过,他却是很喜欢,幼清能依赖和信任他,这让他很高兴。

“是吗。”宋弈望着她,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问道,“都出了什么事?”

幼清就从头至尾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却自动将郑玉和她说的有关郑辕喝酒生病的事情略过去,蹙眉道:“……我便给郑六爷出了这个主意。”

她提到郑辕时就和提到郑夫人时没有两样,宋弈知道幼清在男女的情事上比较迟钝,所以,他当然不会提醒她郑辕如何如何,淡淡的很自然的道:“倒是没有料到,她竟然能拿出一件龙袍来,这件事不难去查,一旦牵扯出来,便是连太后也能寻根究源。”

“先让郑六爷去闹吧。”幼清笑着道,“若是把太后逼急了,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你不是说凡事求稳吗。不着急。”她说着,歪在宋弈的胳膊上,又道,“再说,一个周文茵我若真想收拾她,太简单了……”她有许多方法可以让周文茵生不如死,可是现在让她就这么死了太便宜她了,为了茂哥,她也要让她试试,什么叫钝刀子割肉。

“你啊。”宋弈无奈的将她搂在怀里,觉得又心疼又爱怜,幼清就笑眯眯的搂着他的脖子,道,“我今天受了委屈,抱抱!”

宋弈轻轻笑了起来,将她搂着放在腿上,忍不住亲了又亲,捏了捏她的鼻尖,叹道:“小妖精!”

幼清笑了起来,赖在他的怀里。

幼清等人一离开,本该热热闹闹办寿宴的寿山伯府也办不下去了,寿山伯和郑夫人因为觉得太过晦气扫兴而大怒病倒,郑辕随即动作极大的将家中所有服侍的下人召集在一处,一个一个审问,终于将放火的“内应”找了出来,一顿板子下去,内应终于受不住招供,原来她是受锦乡侯府徐三爷指使,随即郑辕大怒,带着家丁便气势冲冲的跑到锦乡侯府去要人。

幼清听到时忍不住笑了起来,问江淮道:“他真说的找徐三爷?”

“是,确定要找徐三爷。”江淮点点头,一脸的不屑,觉得高估了郑六爷,平日看他一副到貌盎然的样子,没想到真出了事也是捡软柿子捏,专挑徐三爷这种没用的人报复。

幼清看看宋弈,捧着肚子笑了起来,她也没想到郑辕会把火引导徐鄂身上,不过他这样做也有道理,徐二爷在福建没有回来,徐大爷为人谨慎性子沉稳,说他做这样的事都没有人信,可郑辕又不可能找锦乡侯府去要徐二奶奶,毕竟她是个妇人……

所以,徐鄂是最好的靶子。

“你再去看看,有什么事再来和我说。”幼清忍了笑等江淮出去,她和宋弈道,“没想到郑六爷会……”她话没说完,宋弈就捧着她的脸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惊的房里绿珠和采芩慌手慌脚捂着眼睛跑了出去。

这个吻长到幼清窒息的扯着他的衣襟直喘气,宋弈才放了她,幼清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奇怪的道:“你怎么了,还当着丫头的面!”

“没什么。”宋弈轻轻捧着她的脸,拇指摩挲着擦着她唇瓣的红肿,爱怜的道,“方才觉得你笑的好看,便有些情难自禁。”

幼清脸一红,不疑有他哦了一声,咕哝道:“可你也不该当着绿珠她们的面。”还这么霸道,“以后不准这样。”

“再说吧。”宋弈扬眉很自然的搂着她。

郑辕堵着锦乡侯府的门,锦乡侯府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抄着家伙就和郑辕在街上对峙起来,虽未真的动手,但是气氛却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郑辕站在人前,对面则是阴沉着脸的徐炙打头阵,两人对视,硝烟弥漫!

过了一刻,忽然人群中传来一阵喧哗,随即徐炙就看到徐鄂竟被人提溜了过来,堵着嘴五花大绑,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样子非常的狼狈,他谈不上心疼,却觉得丢了锦乡侯府的脸面,顿时怒道:“郑孜勤,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他敢指使人在我父亲的寿宴上放火,我便就能讨回公道,你若不服,便去告我,我们公堂上见!”他说的义正言辞,气势凌然。

徐炙早听徐大奶奶说过今日寿山伯府的事情,徐大奶奶猜测这件事是徐二奶奶做的,但此刻他当然不可能把徐二奶奶拉出来,便道:“你说是我三弟指使,你有何证据,若拿不出证据来,我们便去圣上面前评理!”

郑辕冷哼一声,指着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的“内应”,道:“他就是证据!”

“放你狗屁!”徐鄂被人松了绑,站了起来,他肿了一只眼睛,衣裳也被人撕坏了,露出里头白滑滑的胸膛,他指着郑辕的样子,气势汹汹的,“老子什么时候放火烧你们家了?”

郑辕冷声道:“今日!”

“呸!”徐鄂动作太大顿时疼的直抽嘴,他捂着脸道,“三爷我要放火,你还有命在这里和我评理,我非得一把火将你们给灭门了。”

郑辕脸色顿时阴冷了下来,这个徐鄂便就是草包搅屎棍,当初若非是他盯着他胡闹,方幼清早就嫁给他了,新仇旧恨,郑辕怒道:“你再说一遍,我定叫你见不得明天的太阳。”索性今天是要闹,那便闹个天翻地覆。

徐鄂一看郑辕提剑朝他走了几步,他顿时很怂的躲去了徐炙的身后,探着头喝道:“谁和你动粗,莽夫,有本事我们去西苑评理去,看看到底谁有理。”

“好,去就去!”郑辕长臂一挥,身边围着的家丁顿时让出一条道来,徐鄂顿时昂首挺胸往前走,徐炙直皱眉拉着他低声道,“先回去将衣裳换了,这样像什么样子。”

徐鄂回头看着徐炙就道:“我若换了衣裳圣上如何看得见我的惨样。”

徐炙顿时被他堵的没了话,只好回去让人通知家里的人,他自己也跟着徐鄂往皇城的方向走去。

“郑孜勤。”徐鄂转头过嘲笑的看着郑辕,道,“你我的梁子结大了!”

郑辕冷哼一声,徐鄂就咬牙切齿道:“当年要不是你和我搅合,方幼清早成了我媳妇了,哪轮得到宋九歌!这个仇我定要找你讨回来,你给我等着!”他不记得今天被打的仇,还有求亲时被郑辕揍的仇,却偏偏揪着亲事碎碎念叨。

这个帐他没和他算,他现在反倒有脸和他说,郑辕懒得和这个浑人废话,瞥了他一眼,便不搭理徐鄂。

等他们大张旗鼓的到西苑时,太后和皇后也得了消息赶了过去,两方人在西苑争的不可开交,太后望着被打的分不清真容的徐鄂直哭,皇后则念着被气病的父母哭,圣上头疼不已,望着郑辕问道:“你怀疑是徐鄂烧了你们家院子,可有证据?”

“微臣找到了放火的家丁,他招认是徐鄂指使他做的。”郑辕腰背挺直望着徐氏的人寸步不让。

圣上又去看徐鄂,问道:“你……他说你指使人放火,你怎么自证清白!”

“圣上。”徐鄂朝圣上行礼,道,“微臣这几日都没有回家,根本不知道寿山伯办什么寿宴不寿宴,这件事可以找牡丹阁的人查证。再说,微臣好端端的做什么去烧他们家。”又指着郑辕道,“您看看微臣这副样子,就是被他打的,微臣还求您做主,光天化日仗势行凶,他眼里根本没有王法。”

“皇帝。”太后看着圣上,抹着眼泪道,“老三虽浑了点,可是他胆子小,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更遑论让他去杀人放火,这简直就是欲加之罪,荒谬之极!”

“圣上,我父亲年纪已大,原是想办个寿宴添添喜气,却不曾想遇到这种事情,他如今人被气病倒,还不知后面如何,这件事,您一定要替臣妾做主啊。”皇后和太后一样,只说事不对人!

圣上烦躁的不得了,他整天那么多事,忙都忙不过来,哪有什么心思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更何况,他的丹炉里还炼着药呢,他得去看看……所以,他着急的道:“我看,这件事就不要审了,说也说不清楚。朕就判……”他看看太后,又看看皇后,蹙眉道,“让徐朝阳赔了寿山伯府的损失,回头孜勤将烧毁的东西,列了单子出来,让他赔。”他话一落,太后就气的腾的一下站起来,目光不善的盯着郑孜勤,郑孜勤看也不看太后,就抱拳道,“圣上英明!”

皇后掩着面眼底划过丝笑意。

“微臣没烧!”徐鄂喊道,“圣上,微臣冤枉!”

圣上不忍去看徐鄂的脸,想了想又指着郑辕道:“不管怎么样,你打人就是你的不对,徐朝阳的医药疗养的费用,就由你出了!”

郑辕今天来就是为了出这口气,钱不钱根本不重要,他爽快的应了。

皇后自然也不会反对。

太后到现在还不确定去寿山伯放火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但是从徐炙的眼神里可以看出,这件事一定和他们有关,所以,现在圣上各大五十大板的做法,她便也没什么可要说的。

徐鄂气的不行,他什么都没做,被人打了一顿,如今还要赔钱,这都什么事儿!

“咳咳……”徐鄂捧着胸口咳嗽了几声,又回头撇了郑辕一眼,忽然两眼一翻就直挺挺的往徐炙身上倒去,他赔给郑家多少钱的损失,就得要让郑辕赔给他多少钱的药费,两项扯平了才成!

太后看着自己的侄孙满脸的无奈,这孩子,也就这点耍无赖不要脸面的本事了。

“快去传太医。”太后吩咐钱公公,又和徐炙道,“将你弟弟扶到坤宁宫去!”

徐氏的人就乱纷纷的将徐鄂抬出了西苑往坤宁宫而去,郑辕和圣上行礼告辞与皇后一起退出了万寿宫,皇后问道:“父亲和母亲可还好?”

“没什么大碍,休息几日便无事了,娘娘不必挂心。”郑辕的话说完,皇后便明白了背后的事情,她低声道,“去我宫中说话,你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与我听!”

郑辕应是,随着皇后去了凤梧宫。

徐鄂一进坤宁宫便醒了过来,太后见着他就道:“快去让太医给你上了药,这像什么样子!”她真是又心疼又可气。

徐鄂点点头,由谢嬷嬷陪着去了偏殿。

“到底怎么回事。”太后望着徐炙,道,“寿山伯今日大寿,你们谁想起来的去他们家放火的。”

徐炙躬身将寿山伯府今天的事情说给太后听,又将徐大奶奶的推测说了一遍:“……还没有去和二弟妹确认,不过看那样子,约莫是*不离十。”

“去将老二媳妇找来。”太后回头吩咐苏公公,苏公公应是而去,太后忽然喊住他,想了想,道,“将左二奶奶一并请来!”

自己的人太后知道性子,徐二奶奶这个人虽有点小聪明,但是和算盘珠子似的,你不点拨她是想不到这些事情的。

苏公公应是而去。

太后和徐炙道:“你的意思是,郑孜勤今日这么闹腾,分明是故意挑事?”徐炙点点头,回道,“郑孜勤不是没有分寸的人,相反他很聪明,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他这样胡闹没章法的办过事,可见,他今日就是故意让人去打三弟,将事情闹到圣上面前来的!”

太后心头一转,一时没有想明白这背后的关节,颔首道:“这些日子你们要谨慎一些,以防他背后使什么手段。”话落,一顿又道,“老二那边安排的怎么样,写信回来没有?”

“大皇子快马加鞭估计月中或是月底才能到,二弟说,他的时间足够用!”徐炙又道,“父亲的意思,先将殿下的婚事定下来!”大皇子嫡长子都七八岁了,二皇子如今还没有成亲,在这子嗣上就落了一筹。

太后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过了一刻,外头就听到了脚步声,随即苏公公进来,禀道:“娘娘,徐二奶奶和左二奶奶到了。”

“让她们进来。”太后脸色微沉,这边徐炙就站了起来,和太后道,“我去看看三弟如何了。”太后点头,他便避去了偏殿。

徐二奶奶和周文茵并肩进了门,徐二奶奶穿着件桃红色的撒花褙子,垂着头小心翼翼的觑着太后,周文茵换了孝服按品大妆,垂着头也是恭恭敬敬的,两人向太后行了礼,太后不出声望着两人,过了许久才出声道:“你们谁先说。”

徐二奶奶和周文茵对视一眼,徐二奶奶开口道:“太后,寿山伯府的火确实是我和左二奶奶商议过后让人点的。不过,我们的目的不只是放火,我们还……”她说着微微一顿,看了太后一眼,太后蹙眉道,“目的是什么?”

“我们……我们在锦乡侯的内书房偷偷放进去一个匣子,匣子里放着一件……”徐二奶奶四周看了看,见除了她们连谢嬷嬷都不在,便放心的低声道,“还放了一件龙袍!”

只要那件龙袍在众人面前露出真容,寿山伯和皇后包括大皇子就翻身无望了。

她们觉得这个计策极好!

太后沉默了下来,视线在周文茵身上转了转又落在徐二奶奶身上,忽然,她砰的一声拍了桌子站起来,厉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敢私自做主!”

徐二奶奶和周文茵皆是吓的一颤,双双对视一眼在太后面前跪了下来。

“说,这件事谁出的主意?”太后说着,视线却紧盯着周文茵,周文茵抬起头来望着太后道,“是妾身!”又解释道,“……只要混乱中将龙袍抖出来,到时候那么多人看到,寿山伯就是想赖也赖不掉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发现了……”要是这件事没有被人发现,事情可就不是这个结果了。

“蠢货!”太后低声说着,怒不可遏,“你们这样贸贸然就将东西送去,你怎么知道你没有被别人盯上,说不定你一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别人就察觉了……还有,寿山伯府里你做了什么安排,要如何确定那东西一定能被翻出来,又如何把这件事闹大,闹大之后要怎么收场,你想过吗?若是寿山伯逼急了反咬我们一口,你要怎么应付,这些后面的事情你都没有想,就敢出手做这么大的动作?你以为你是谁,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自信。”

周文茵被太后一连串的话问的一愣一愣的,她真的没有想这么远,只是却忍不住反驳道:“没有人盯我的,我身边的婆子送去的时候,再三确认,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没有人知道?”太后啪的一声将茶盅淬在周文茵的腿边,指着徐二奶奶,道,“你告诉她,今天在寿山伯府宋太太做了什么。”

周文茵惊了一跳,却不敢动,任由茶水湿了裤脚,她忍着羞辱朝徐二奶奶看去,徐二奶奶就将寿山伯府的事情讲给周文茵听,周文茵越听心头越凉,难道说,方幼清真的知道了她要做什么?怎么可能,她怎么会知道的。

周文茵想不明白,她求救的看着太后,太后眯着眼睛狠狠的道:“我当你长进了,没想到还是个蠢的。”就指着两个人道,“今儿就跪在这里,跪到想清楚了再起来。”她又生气又失望,如果放一件龙袍就能解决寿山伯,这么多年她还谋算什么,斗个什么劲儿,早就把这件事做好了……关键的是,龙袍的事情抖出来,要如何善后,安排不周到就要被对方反咬一口。

私藏龙袍是死罪,难道用龙袍陷害对方就不是死罪了?!

她看着周文茵和徐二奶奶,恨不得一脚将两人踹翻,两个人的脑子都斗不过一个方幼清,愚蠢!

周文茵垂着头心里觉得非常的委屈,她一心为他后着想,没有想到没得到夸赞还被她这样羞辱一顿,而且,还将她和徐二奶奶一起罚,徐二奶奶是太后的侄媳,她们是一家人,怎么罚都是长辈罚晚辈,无伤大雅,她是谁,她是粤安侯府的二奶奶,太后就算是不满意,也顶多只能训斥一番,竟然还让她跪在这里!

这让她的脸往哪里放!

周文茵浑身冰冷,又气又恨又羞,她一直以为依附于太后,就是找到了一个坚若磐石的靠山,此刻,她忽然觉得这个靠山非但不坚定,说不定等到她无用的时候就成了弃子,太后的心根本就是硬若磐石。

她想要在太后身边争得一席之位,远比她想的要困难的多。

周文茵垂着头,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所有的委屈像是洪水一样将她淹没,她摇摇欲坠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

忽然,偏殿中,有人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姑母!”那人大声一喊,随即发现有两位女子跪在太后面前,他一眼就认出了徐二奶奶,就奇怪的道,“二嫂,您怎么跪在这里。”

徐二奶奶满脸通红的看了他一眼:“三弟!”不再说话。

徐鄂又朝周文茵看去,随即咦了一声,又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眼指着她道:“你不就是那个……那个……”想了半天想不出名字,太后见他咋咋呼呼的,便不耐烦的道,“你要说什么,连话都不好好说。”

“我想起来,她就是方幼清的表姐。”徐鄂脸上上了药,这会儿还没有消肿,样子又滑稽又可笑,他笑着和太后解释道,“我和她在法华寺好像见过一面,那时候蔡……”他的话没说完,周文茵愤然抬头视线便像利箭一样钉在他身上。

徐鄂一愣,随即冲着她翻了个白眼,和太后道:“蔡兴安那时候闹着要娶的就是她,不过后来又嫌弃她和她那表哥不清不楚的。”一脸的嫌弃。

太后还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淡淡的扫了眼周文茵,问道:“你怎么和她见面的?”

徐鄂就想了想,将法华寺的事情说了一遍,道:“她和她的那个表哥,想让我看见方幼清,没想到我和蔡兴安最后看到了她,我倒是无所谓,蔡兴安就看中了她,非闹着要娶,我还陪着他去薛家闹了好几天,就在那时候我认识方幼清的。”说着,好像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一样,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本来说周文茵的,就不由自主的跳到幼清身上,“您见过方幼清了是不是,是不是很美?那时候您要是行行好给我下道懿旨,这会儿方幼清就是您的侄媳妇儿了。”

太后才知道周文茵和方幼清那个时候就斗上了,看来,周文茵恐怕从来没在方幼清跟前占过便宜,她真是瞧不上,这么多年,都没点长进!

“你没事就回去吧。”太后不想和他说方幼清,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还惦记着不放,“仔细养着,别闲着就往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钻,好好让你娘给你挑个媳妇,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徐鄂不以为然,摆着手道:“我现在好的很,又不缺女人!”话落,朝太后抱了抱拳,道,“那我和大哥先回去了。”话落看了眼徐二奶奶,转身出了正殿。

周文茵恨不得将徐鄂撕碎了才好,他还有脸说以前的事情,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她和徐二奶奶跪了一个下午,只等华灯初上,宫门要落锁时,太后才摆着手意兴阑珊的道:“都回去吧,仔细想清楚了,今日都错在哪里,好好反省自己。”

周文茵和徐二奶奶应是,两个人由女官扶着站起来来,周文茵站不稳腿抖的厉害,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才略好了一些,她和徐二奶奶在坤宁宫外停下来,互相看对方一眼,各自心里都怨怪对方,便没了说话的兴趣,淡淡的点了点头,便各走各的。

周文茵挥退了引路的女官,由自己的两个丫头扶着,往宫门外而去,她身边的丫头心疼的道:“奶奶,要不然奴婢去求太后娘娘给您寻个轿撵吧,这样走出去,太难为您了。”

“不用。”周文茵咬着牙,冷声道,“疼一疼也让我清醒一些!”主仆三人在长长的甬道中缓缓而行,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由远渐近,她停下来朝身后看去,就看到一行十几人拥着个少年朝她这边走过来。

那少年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不算很高,瘦瘦的,眉眼清秀乖巧温顺的样子,她反应过来,能这么晚在宫里走动,还有这么多人簇拥着,这个年纪的少年,只有可能是二皇子赵承彦。

周文茵带着两个丫头忙靠墙避让,赵承彦脚步轻快的走了过来,等走到她面前时忽然停了步子,奇怪的看着她,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这么晚还在宫中?”他的声音不高,是字正腔圆的京腔,柔柔的非常好听又很有耐心的样子。

周文茵不敢抬头,回道:“妾身左周氏,方从坤宁宫出来,此刻正准备回宫!”

“原来是粤安侯府的。”赵承彦点点头,又道,“那我送你一程吧,这么晚了,你们就一盏灯,回头若是迷路了就不好了。”

周文茵一顿,抬头飞快的看了眼赵承彦,又垂了眼帘,道:“妾身不敢劳驾殿下!”

“没关系!”赵承彦笑着道,“我左右也是顺路,走吧!”

周文茵推脱不了,只好跟在赵承彦身后往外走,她膝盖疼走的很慢,可赵承彦步履却是又轻又快,走了一段周文茵实在跟不上,便吃力的咬着牙随着。

“你怎么了?”赵承彦忽然停下来看着她,问道,“是不舒服吗?”

周文茵点点头,道:“腿有些不舒服,殿下先走吧,免得叫妾身耽误了您的时间。”

“原来是这样,那是我疏忽了。”赵承彦点点头,吩咐大家,“都走慢点。”说着就真的放慢了步子走在前面,周文茵看着赵承彦的背影心头微酸,她是第一次见到赵承彦,也曾听说他的脾气极好,没想到对待一个陌生人,他也能这么耐心。

周文茵垂着头闷闷的跟在后面,赵承彦走的很慢,时不时回头看看她,又继续往前走……

等到了宫门口寻到了左府的轿子,赵承彦就和周文茵抱了抱拳,道:“你回去吧,我告辞了。”话落,和周文茵点点头,上了停在门口的马车,渐渐走远!

周文茵看着渐行渐远的十王府马车,心头此起彼伏……

晚上回去,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将今天的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忽然翻身坐了起来,赵承彦如今虽依附于太后,可是最终登上帝位的是谁?还是赵承彦!

将来这个天下不是姓徐,而是依旧姓赵。

就算太后能控制赵承彦几年,可等过两年他明白了懂事了真正有能力手段的时候,他就是大周的帝王,而到那时候,太后还能怎么样?

想到这里,周文茵有些激动的下了床,若是她能谋得他的庇佑呢,虽说现在赵承彦不能做什么,可是几年之后,等他成了皇帝了呢。

而且,赵承彦的为人绝对比太后要好相处和讨好。

想到这里,周文茵立刻将身边的小丫头喊来,吩咐道:“你明天去十王府打听一下,二皇子平日都有哪些行程,一定要事无巨细将时间弄的清清楚楚的。”

小丫鬟头一回做这样的事情,有些摸不着门路,她问道:“这……这皇子的行程,能打听到吗。”

“二皇子未封番,他如今还住在十王府,十王府里住的可不止他一个皇子,人很复杂。所以,你只要使得动钱就能打听的到。”更何况,平时里肯定有许多人为了巴结皇子皇孙,常去十王府里打听。

小丫鬟点点头应是,第二日便去十王府外打听赵承彦的每日的行程。

------题外话------

这个月的月票…太残酷了…唉唉~

话说,“我元吃宝”开新文了,是本宫斗题材的,喜欢的姑娘可以移驾去看看喜欢就收藏哈,名字叫《重生之毒妃当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