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75 谋算

第二日一早,左京因公殉职的消息就传到了京城,朝堂各司官员哗然之际,也对粤安侯府的忠诚尽职交口称赞!

圣上得知后寻了内阁“二杨”商议,结果如同幼清所料,封了周文茵正二品诰命夫人以及良田金银若干以示皇恩,周文茵在在福满楼中接的圣旨,来宣旨的是常公公,他读完圣旨看着周文茵父女,道:“还请周大人,二奶奶节哀。”

周文茵穿着一身素白的孝服拿着帕子擦着眼泪,朝常公公行礼,道:“谢谢公公!”周礼做出请的手势,道,“还请常公公移步去外间喝茶歇步。”

“周大人,请!”常公公笑着当先转身出了门,周礼回头看了眼周文茵随即出了门。

房里便只剩下周文茵一人,她走到那二品诰命的衣裳前,伸出爱怜的轻轻抚摸,压抑的笑了起来!

方幼清,你没有想到吧,我落到了这个地步,还能重新站起来!

周文茵抖开圣旨眉眼中满是得意的笑容。

二品夫人,左京死的可真是时候……至于守寡,与左京活着相比,她宁愿守着这份孤寡,那个人道貌盎然,死有余辜!

不过,说起来她还是要感谢他,若他不死,今日她就成了冤魂了。

周礼敲了门进来,望着她着道:“你娘那边你别忘记写信过去和她说一声。”周文茵笑着点头,道,“父亲,女儿知道了。”她说着将赏赐的衣裳收起来,又将圣旨用黄锦帛裹住收好。

父女两人坐了下来,在房里说着话,过了一刻外头又有宫人来,周礼和周文茵迎了出去,来人是太后娘娘宫中的苏公公,宣了懿旨让周文茵去坤宁宫,苏公公笑着道:“杂家去侯府,您却是不在,杂家又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来。左二奶奶病了?如今可安好?”

“并无大碍。”周文茵悲伤的行了礼,“这就收拾一番,稍后便入宫。”

苏公公颔首,由周礼送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周礼回来,交代道:“你去宫中要注意言行,若是碰见左夫人,也切忌要稳住,不管如何在外人眼中都是你的长辈。”

“女儿明白,知道怎么做!”周文茵经过生死,忽然明白过来,她以往是真的愚蠢,只将眼光格局放在女人家的争斗上,而方幼清却是不同,她自始自终考虑的都是大局!

这就是方幼清为什么会胜的原因,如今她也明白了,想要立于不败之地,只有真正的强大了,你才能有能力去谈及报复的事情。

左京一死她已经是孀寡,往后不管粤安侯如何发达,都不再和她有关系,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得不依附于粤安侯,因为这个二品夫人给的是左二奶奶,而非是她周文茵。

可是,以左夫人对她的成见和态度,在京城也就罢了,但凡回广东,她绝不会有安稳日子过,所以,她必须要在京中扎稳脚跟,显露出自己的价值,只有这样才能有一日脱离了粤安侯府,她也能依旧享有荣华富贵名誉地位。

至于左夫人,就在方才她便想清楚应该怎么面对了。

“你想通了就好,”周礼看到周文茵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周文茵就笑着点点头,道,“父亲骂的对,女儿是太蠢了,眼光也太过肤浅,往后,我再也不会了。”

“经历了生死,你能悟出这个道理已经不容易。”周礼笑笑,道,“你不要怪父亲心狠,一个人的生死和家族的存亡荣辱相比,太微不足道,往后你要记住父亲的话,只有大势利己才是真的优势!”

周文茵点点头:“女儿明白!”她虽这么说着,但心里却依旧不舒服,可面上却是半点未显露。

周文茵收拾了一番,按品大妆上了宫中来接她的轿子,她一路到了坤宁宫,远远的就看见谢嬷嬷站在坤宁宫的门口,周文茵快走了几步朝谢嬷嬷行了礼,谢嬷嬷颔首道:“你婆婆才离开,你可碰到她了?”

周文茵听着一愣,随即回道:“没有遇上,我昨日歇在父亲那边了。”

谢嬷嬷也不是消息不通,前几日周文茵在顺天府衙大堂出丑的事情她早就听说了,估摸着周文茵去客栈住的原因是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左夫人这个人是极要脸面又很要强的,她当然受不了自己的儿媳在京城出丑。

不过,这个周文茵倒也是运气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守了寡,还因此得了封赏,可真是让人又羡慕又不屑!

“快请进吧。”谢嬷嬷笑着给周文茵引路,周文茵道谢和谢嬷嬷进了正殿又拐到了偏殿,太后正坐在罗汉床上教着身边的小女官插花,见小女官有些笨手笨脚的,她便兴致很好的自己动手,红的杜鹃白的茶花粉的牡丹姹紫嫣红的很好看,周文茵瞧在眼中飞快的收回了视线,恭恭敬敬的向太后行了大礼。

太后瞥了她一眼,道:“起来吧!”话落,和谢嬷嬷道,“请二奶奶坐!”

谢嬷嬷就让人端了杌子来请周文茵坐,周文茵落了半个身子坐下,又接了茶摆在手边。

太后的动作很细致,花要高矮相间还要颜色搭配的舒服艳丽,她足足忙了一盏茶的功夫,才拿帕子擦了擦手端了茶喝了一口抬了眼帘望着周文茵,道:“突闻噩耗,你也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活人却要继续过下去,别太伤心了。”

周文茵闻言就红了眼睛,垂了头拿帕子擦了擦眼角,回道:“多谢太后娘娘关心,妾身一想到夫君他已经不在了,就恨不得一头撞死随他去了才好,他那么好的人,怎么就这么命苦呢!”嘤嘤哭了起来。

太后看了谢嬷嬷一眼,谢嬷嬷就上前去劝周文茵,周文茵哭了几声就自然的擦了眼泪!

“这漫漫人生,你要一个人守着也确实怪不容易的。”太后叹了口气,望着周文茵道,“要多孝顺你婆母,往后能疼你护你的也只有她了。”

周文茵垂着头应道:“多谢太后娘娘教导,妾身铭记在心。”话落,又微露愤懑的道,“那武威堂实在是该杀,以往就知道他们在广东称王称霸,欺压百姓,如今竟这般丧心病狂,妾身就盼着侯爷能早日萧清了他们,好为二爷报仇雪恨!”

“这样的地头蛇,要打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太后淡淡的道,“你心里难受,侯爷心里也断不会舒服的,这种事儿急不得,只能慢慢来!”

周文茵忽然就在太后面前跪了下来,道:“妾身听闻二皇子英勇机智,妾身就想恳求太后娘娘,让二皇子前往广东,为广东的百姓萧清恶霸,还他们清净的生活。”她说着一顿又接着道,“放眼大周,妾身觉得能办到此事的,非殿下莫属!”

太后闻言眉梢微挑,和谢嬷嬷对视一眼,随即她淡淡的道:“二皇子不曾上过战场,谈什么英勇机智。他去了不添乱就是好事了!”

“太后娘娘太谦虚了。”周文茵说着微顿,道,“武威堂再厉害,左右不过是个帮派,人数也不过万千人罢了,更何况他们多为当地的闲帮,偷鸡摸狗之流在一处,除了贪慕虚荣怕死胆小外,一无是处,所以,但凡多派些兵力绞杀,定然能马到功成。”

她这是在提示她,让她派二皇子去广东抢武威侯的军功?太后娘娘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文茵,道:“你说的倒有几分道理,只是这件事你可问过侯爷?”

“没有。妾身有此想法,乃是看到您以后临时起意,还望太后娘娘莫怪妾身唐突,不知轻重!”周文茵依旧跪着,态度诚恳,此刻抬起头来满眼里的讨好和逢迎,太后便明白了周文茵的目的……她这是在向自己示好,抛开粤安侯府,以她自己的名义向她示好。

怎么着,是不想再回广东了吧?也是,她守着寡又不得婆母喜欢,回去的日子可想而知,相反,她要是留在了京城,反而还能闯出一条活路来,想到这里太后望着周文茵便淡淡的露出一丝笑容来!

周文茵心里明白,她要想依靠太后,得到她的支持,她不破釜沉舟断了自己的后路,太后是不会相信她的,除了这些她还要让太后看到她的价值,从而对她信赖,愿意庇护。

她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也相信太后一定会对她刮目相看。

“起来吧。”太后摆了摆手,道,“也难为你能替二皇子想到这些,不过,他年纪还小,哀家近日正打算给他挑选亲事,去广东的事就另外再说吧。”

周文茵起来站在太后面前,点头应是。

太后笑着看了她一眼,指了指手边她刚刚插好的花,道:“会不会插花,可学过?”

“学过一些,不过不敢与太后娘娘相比!”琴棋书画之事周文茵很有自信。

太后淡淡笑着,朝谢嬷嬷看了一眼,谢嬷嬷就出去又重新抱了捧花进来,太后就道:“来,陪哀家一起再插两瓶送西苑去!”

周文茵一怔,忙蹲身应是在太后身边打下手,又不失机会的提出自己的意见,显得不卑不吭颇有大家闺秀的涵养,太后很满意她的表现,就笑着将自己插的花送给了她,道:“你也累了,回去吧歇着吧。我瞧着你婆母脸色不大好,你记得多安慰宽抚她!”

周文茵点头应是,由女官陪同着出了偏殿,太后也收了笑容在大迎枕上靠了下来,表情莫测的和谢嬷嬷道:“这个左二奶奶倒是个可塑之才,比左夫人圆滑好用多了。”

谢嬷嬷也看出来了,笑着道:“奴婢打听过了,左二奶奶回家,还是左夫人送回去的,可见婆媳之间已经是水火不容了!”

太后早就料到了,她淡笑着道:“与我们而言并无害处,帮她一把也无妨!”

谢嬷嬷赞同的点头应是,太后便又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来,谢嬷嬷让人收了周文茵用的茶盅和杌子,跪坐在一边给拿着美人捶给太后捶腿,轻声问道:“您让二皇子去广东吗?”

“我也正在想这件事。”她说着微顿,又道,“你去一趟侯府问问我兄长,这个武威堂的实力到底如何,若军功真易得,那就让承彦走一趟!”

谢嬷嬷应是放了美人捶收拾了一番出门去了。

周文茵坐着轿子再一次回到了粤安侯府,守门的婆子看见她先是一愣,随即就笑着道:“劳烦二奶奶稍等,奴婢去给夫人通禀一声。”

“那就劳烦妈妈了。”周文茵气的小腿上的伤又开始撕心裂肺的疼起来,当她真死了不成,自己回自己的家还要通禀,欺人太甚!

她静静的站在门口,面上却是半分不显,过了好一会儿那婆子回来,笑着道:“夫人请您进去!”

果然,就算心里再厌恶,再恨她,左夫人还是得让她进去,周文茵笑笑拿了帕子出来捏在手里往里头走……

圣上刚封赏她的,若左夫人这个时候将她逐出侯府或休了她,岂不是打了圣上的脸,最重要的,在左夫人看来,她如今已经是寡妇,在粤安侯府她就是再出挑,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

人有的时候啊,就是要忍,忍一时风平浪静,忍一时艳阳高照!

周文茵到了正院,就拿帕子压着眼角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一路进了宴席室见着左夫人端坐在罗汉床上,立刻就扑了过去跪在了左夫人面前,凄楚的喊了声:“娘……”哭的肝肠寸断,我见尤怜。

左夫人脸色非常的差,虽看上去很平静,但眼底深浓的悲切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她面容冷肃的喝着茶,视线淡淡的扫了周文茵一眼。

周文茵哭了半盏茶的时间,这才凄凄哀哀的抬起头来看向左夫人:“娘,二爷怎么这么命苦啊。”一顿又道,“您保重身体!”

“哭够了便起来吧。”左夫人捏着茶盅,此番的隐忍对她来说真的很辛苦,周文茵也不客气就起了身在下首坐了下来,左夫人道,“你如今有孝在身,寻常无事就待在家里不要出去,免得丢人现眼。”她留了她在家里就是最大的情面,若还想她像以前那样对待周文茵,那是不可能的。

周文茵心头冷笑,面上却是恭顺的道:“儿媳知道了!”

“每日也不用来与我请安。你院子里的饭食由你的小厨房做了送去,不必到我院子里来用。”话落,她自己站了起来,扶着方妈妈的手昂首挺胸的往内室而去,周文茵起身送左夫人,见她进去才不屑的笑了笑出了门。

想恶心她,还不知道谁恶心谁。

左夫人确实被恶心到了,扶着方妈妈的那只手不停的抖着,方妈妈心疼的道:“奴婢扶您去休息一会儿吧!”

“嗯。”左夫人应了一声,心寒如冰,她自己的儿子死了,这个做娘的却不能回去看看,不但如此,还要忍着恶心让周文茵这个不守妇道的荡妇住在家中,早知道如此她就不该顾全周礼的面子,一根绳子将周文茵勒死就好了,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夫人。”方妈妈扶着左夫人躺下来,道,“方才宋太太说的话……奴婢觉得有几分道理!”

左夫人闭上了眼睛,觉得又累又困,可一闭上眼睛就是周文茵和薛明的龌龊事,就是她儿子惨死的画面,她无力的颔首,道:“宋太太小小年纪能想到那么远的事,便是我也甘拜下风,至于她说的事,我再想想,家族存亡非同儿戏。”

方妈妈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点头应是。

隔日,幼清就听到了左夫人病倒的消息,周文茵请了好几位郎中,甚至还去宫中请了御医出来,可左夫人依旧病怏怏的打不起精神来。

“都有哪些人去探望?”幼清和周芳面对面坐着,周芳报了一串名字,道,“都是左二奶奶招待的,奴婢瞧着她当着人面凄凄哀哀的哭着,可转过头来,就将左夫人几个得力的婆子请到自己院子里去了,一人封了个荷包,几个人婆子立刻喜笑颜开惟命是从。”

周文茵出事后的当天晚上,左夫人就将周文茵身边的丫头婆子悉数发卖了,如今在粤安侯府里,周文茵没有人能用,她若想掌权,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收买!

“夫人。”周芳低声道,“您觉得左夫人能制得住左二奶奶吗?”她真是觉得周文茵变化好大,以前在薛府周文茵气质清幽一派大家闺秀的样子,如今再去看她,再没有以前的温婉贤淑,露出的只有阴冷和满腔的激进恨意。

“静观其变吧。”幼清笑笑,想到广东那边的事情,昨天晚上戴文奎做了中间人请宋弈去家中吃酒,宋弈去后郑辕便就到了……郑家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

周芳若有所思的,没有再提这件事,幼清就想起戴望舒来,问道:“怎么今儿没有看见她?”

“奴婢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周芳也觉得奇怪,想了想问道,“路大勇昨天走时,她还和奴婢一起送她的,后来就没有看到她了。”

戴望舒性子虽烈,但到底还是有些不合群的孤僻,她就没有多问,和周芳一起出去往外走,刚出门就看到胡泉进来,他笑着和幼清行了礼,幼清问道:“你有什么事?”

“没有!”胡泉摆摆手,指了指周芳,“小的找周姑娘有点事。”

幼清扬眉朝周芳看去,周芳就垮了脸看向胡泉,问道:“什么事?就在这里说!”

胡泉有些尴尬,笑着道:“倒也没什么事,既然周姑娘没有空,那就改日再说。”他说完和幼清行了礼,笑眯眯的又走了。

幼清就看着周芳,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见着胡泉就跟点了炮仗似的。”周芳闻言就面颊微红,支支吾吾的道,“奴婢,不喜欢他!”

只有和自己亲近的人因为不喜欢才露出大喜大怒甩脸子,幼清笑着道:“我这里也没什么事了,你去忙吧。”

周芳就抱拳应是而去。

幼清笑着去了后院,方明晖和封子寒正一人一边的在荒地里,一个种药草,一个种了蔬菜,都透了点青,两个人忙的大汗淋漓的,但脸上却皆是笑盈盈的!

下午幼清歇了午觉,等她醒来的时候宋弈便回来了,幼清迎着他进了卧室服侍他换了家常的道袍,两个人在宴席室坐了下来,幼清问道:“事情如何?大皇子去西苑了吗?”

“去了。”宋弈喝着茶淡淡的应了一声,幼清就笑了起来,道,“圣上恩准了?”

宋弈颔首,微笑道:“粤安侯刚失了爱子,自然是悲伤至极,再让他勉为其难的出战太强人所难,大皇子此去恰到好处,既能稳定军心,亦能鼓舞士气!”

幼清也觉得是:“但是太后那边定然不会甘心!”她想了想,又道,“你说,他们会不会在广东再做些文章?”锦乡侯府在福建的势力不可小觑,都是沿海相离的也不远,若想有点动作,实在简单不过!

而且,粤安侯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还没有表态,大皇子这一去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也在常理之中,毕竟刀剑无眼,谁认得他是皇子。

她能想到这些,想必太后那边也能想得到,既然想到了,就不可能坐的住。

宋弈赞赏的看了幼清一眼,微笑道:“此事我已有安排。至于大皇子的安危,就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皇后和郑家总不会连这点能耐都没有吧!”

幼清轻笑,正要说话,外头蔡妈妈就隔着帘子道:“太太,单夫人和郭夫人来了!”

“知道了,快请二位夫人进来。”幼清话落,便转头看向宋弈,问道,“吏部的考选结束了吗?内阁几个空位何时添补?”

宋弈便站了起来,回道:“明日。”话落,幼清就接着道,“那单夫人和郭夫人来应该是为了大皇子的事情。你和两位大人表露态度了吗,在储君的事情上,他们如何考虑的?”

“没有!”宋弈淡淡的道,“自古皇储之争是险之又险,我并不打算让几位大人涉险,此事我一人足矣。”以后要用到他们的地方多的很,现在还不到时候。

幼清立刻明白了宋弈的意思,她颔首道:“那我知道了。”说着和宋弈一起出了宴席室,宋弈指了指后院,道,“我去和岳父还有子寒兄作伴去!”

“一会儿回来吃饭。”幼清送他出了院子,目送宋弈走远,转头过来就看到单夫人和郭夫人已经到了,单夫人穿着一件鹦鹉绿绣宝相花的对襟褙子,面色红润双眸明亮,郭夫人则穿着件棕红色妆花交领褙子,丰腴有韵和气可亲。

“单夫人,郭夫人!”幼清笑着行礼,道,“没想到你们会来,有失远迎!”

单夫人就笑着道:“和我们客气什么。”说着,携了幼清的手,道,“我们来是有事和你说,咱们进屋里讲。”

幼清点头应是,和二位夫人前后进了宴席室,蔡妈妈带着采芩一起上了茶,关门守在外面,单夫人端茶喝了一口,问道:“左二奶奶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知道了。”幼清点点头,单夫人就接着道,“这位左二奶奶可不简单,昨儿进宫后得了太后娘娘的欢喜,隔一日回家左夫人就病倒了,我看,你要多防着她一些,若不然哪一日就吃了她的亏!”左二奶奶和幼清不对付,这些事儿已经不是秘密,若不然那天在顺天府衙也不会闹出那么一件啼笑皆非的事情出来。

幼清心头微暖,笑着点头,郭夫人就接了话道:“还有件事,我和单夫人想要问问你,也不知道九歌和你说了没有。”

“您说。”幼清很认真的听着郭夫人说着话,郭夫人就和单夫人对视一眼,又朝外头看了看,问道,“大皇子今儿去宫中请命去广东的事,宫里都传是九歌说了好话帮了他一把,是不是真有此事?”

幼清没有说话,郭夫人见她如此,就接着又道:“在储君这件事上,九歌连我家老爷都没有商量过,所以,他到底有什么打算,我们都不知道。今天乍闻他帮大皇子我们皆惊了一跳,所以这才过来问问你。”问宋弈,宋弈是什么都不说,所以她们才来问幼清。

“夫君的意思,争储之事危险重重,他不愿意让几位大人涉险。既然几位大人自始至终的立场都是中立,那以后便一直保持中立便成,这样一来,既不会让圣上猜忌不喜,也不会因此给将来的新帝留下不好的印象。”

单夫人和郭夫人皆是一惊,单夫人蹙眉问道:“你的意思是,九歌单算一个人单打独斗?”

“也不是单打独斗。”幼清笑着道,“大皇子有外家支持,还有郑家的辅佐,其实倒没有我们什么事儿,我们只要推波助澜就好了。所以,夫君才说请几位大人作壁上观,只当不知道,和以前一样就好!”

“这孩子!”郭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却不得不承认宋弈考虑的是对的,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若是宋弈到时候失败了,有他们在也能拉他一把,更何况,大皇子是不是能成为太子还不知道,对于直接参与来说,他们更愿意袖手旁观等着结果。

但是,宋弈为什么会挑了大皇子支持?郭夫人心里揣着疑惑,望着幼清,问道:“九歌他如何考虑的,为什么是大皇子?”

“他说大皇子毕竟占着一个”长“字,名正言顺。”幼清淡淡说着,其实她也不是很确定宋弈是不是这样想的,但是他相信宋弈的理由,一定比她说的还更有说服力,只是,他不提她便不去问。

夫妻一体,荣辱共存,即便有一日宋弈真的输了,她也心甘情愿和他一起共同承担后果!

“那倒是。”郭夫人颔首,觉得幼清说的有道理,不过储君立定不是说笑的事情,她得到了答案便不再多言,道,“左二奶奶那边你要防着她一些。老话说的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现在这样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你和她却不同,所以尽量避着她一些!”

幼清很感激郭夫人和单夫人的关心,她点头道:“我知道了,一定不会没事找事。”

郭夫人闻言就松了一口气,又想起一桩事情来,道:“夏阁老定了月底二十六的日子出京,这两日我们结伴去夏府给她们送行,我会让人来告诉你,你到时候和我们一起去。”

“这么快就要走了啊。”幼清叹了口气,道,“还以为他们要留到年底,想想真是舍不得!”

单夫人就叹着气道:“谁说不是呢,夏阁老为官几十年,我和夏老夫人和夏二奶奶也认识好些年,如今说走就走,心里头想想就觉得空落落的,往后再想见面就只能去松江了。”其实她们这些人哪能说走就走,或许这一离别,至死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了。

三个人说的有些伤感,郭夫人就笑着道:“瞧我们,说着说着就成这样了。”又看着幼清,道,“茂哥儿这两日可好些了,我们也没有去看。”

“好多了,一天一个样子。”豪哥出生的时候她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可是茂哥太特别了,幼清用的心思也比豪哥多一些,所以对他细微变化也在意很多,“每天能吃两三次的奶水,就是大嫂,奶水涨的难受!”

“自己生的自己疼。”单夫人笑着道,“你让她喂个两个月便就断了,让乳娘去喂也是一样的。”

幼清并不知道有什么不同,但是却觉的自己的孩子自己喂养感觉很好,小小的人儿依偎在自己的怀里,那么弱小需要你的保护……是母子相互建立感情的绝佳机会。

若是以后她有孩子……想到这里她笑了笑,道:“大嫂估摸着舍不得,祖母和赵夫人说了她都不听,我们也劝不住,就只能由着她去了。”

单夫人和郭夫人理解的笑着,郭夫人起身告辞:“天色不早了,我们也不能久待,改日我们再来。”她和单夫人都站了起来,幼清送她们出去,道,“夏府那边何时去我等二位夫人的通知。”

郭夫人和单夫人皆是点着头,让幼清留步二人各自回了家。

幼清转身便去了后院,宋弈正和方明晖并肩自后院往这里走,她迎了过去,方明晖笑问道:“客人走了?”

“走了。”幼清说着挽了方明晖的胳膊,道,“郭夫人说夏阁老月底就要离京了,到时候邀我一起去夏府给他们践行!”

方明晖淡淡的点了点头,道:“夏阁老为官正直,一生两袖清风受世人敬仰,他这一离去定有许多百姓相送!”他说着微顿,道,“我回京数日,还不曾过府拜访,再不去往后再相见便不再容易,明日无事,我打算去夏府拜访老大人。”

“路大哥走了,那我让江泰陪您一起去。”幼清很高兴方明晖愿意出去走动。

方明晖微微颔首。

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了饭,幼清和宋弈回到房里,她将郭夫人和单夫人的话告诉他,又将自己的说的转述了一遍,宋弈颔首道:“……你这么说并没有错,大皇子比起别的皇子来总归占一个”长“字,当的起名正言顺!”

两个人聊了一刻便歇息不提,第二日,大皇子便带着随身的禁卫军出了城,郑辕派了督都府两员心腹随同而去,大皇子高居马上,颇有些威严!

锦乡侯徐配书入了宫。

太后娘娘恼怒的问道:“承煜走了?都什么人跟着的?”

“方出了京城。”徐配书回道,“身边随着的是郑孜勤手下的两名心腹,此两人一文一武很得郑孜勤的重视。”

太后气的说不出话来,冷哼道:“以为捷足先登就能马到功成!”她看着徐配书道,“你写信给老二,让他准备一下。大皇子此一去又不是游玩,刀剑无眼,伤了死了也是正常的事情。”

徐配书立刻明白了太后的意思,他点头道:“知道了,这就回去安排。”又道,“还有一事,微臣不知当说不当说。”

“你我兄妹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太后微有不悦,徐配书就沉声道,“如今朝中众臣还在观望,微臣以为他们即便不参与其中也无妨,只要不为他们所用,我们便可无视,但有一人我们不得不争取一番。”

“你说宋九歌?”太后立刻想到了宋九歌,如今在圣上面前最能说的上话的人,就只有宋九歌。

徐配书颔首,道:“他若不能为我们所用,那就必然留不得!”说着微顿,又道,“只是此人狡猾多端,城府又深,想要从他入手怕是不易,所以,微臣以为,宋太太那边不凡试一试。”

宋太太?太后就想到了那个容貌艳丽非常精明的小姑娘,宋弈不好办,方幼清也不是好啃的骨头,夫妻两个滑的跟泥鳅似的!

但是,再难啃的骨头,也得试一试,若是不成,就留不得!

“这件事我来办。”太后颔首道,“承煜那边你跟紧点,这么好的机会,决不能让他活着回到京城。”

徐配书十分有把握的应是,随后告辞离去。

幼清送走宋弈和方明晖,她收拾一番打算去薛府看茂哥儿,刚上了轿子,守门的婆子便跑了过来,回道:“太太,宫里来人了!”

“宫里来人了?”幼清微愣朝门口看去,果然就看到了一位女官正站朝这边走过来,她皱了皱眉不得不下了轿子,等对面的人走近,她随即惊讶的道,“谢嬷嬷?!”

“宋太太!”谢嬷嬷笑着道,“您这是打算出门?”

幼清笑着点头,道:“打算回家去看侄儿,谢嬷嬷来可是太后娘娘有什么吩咐。”

“吩咐倒是没有。”谢嬷嬷笑着道,“太后娘娘昨儿念叨了您,说好些日子没瞧见您了,便想请您进宫去说说话!”

难怪这一次是谢嬷嬷亲自来,是怕她因为上次陶然之的事情而心生戒备不再去宫中,所以才让谢嬷嬷来,这样一来她就没什么可拒绝的理由了,幼清想了想笑道:“好,那嬷嬷稍等片刻,我回去换身衣裳!”

谢嬷嬷笑着颔首,道:“奴婢就在这里等,宋太太尽管去吧!”

幼清一愣,就看见谢嬷嬷已经在花厅外的石墩下坐了下来,幼清只得叫蔡妈妈陪着谢嬷嬷说说话,她自己则进了内院换了身银红色素面滚金边的褙子,挽了个牡丹髻,由采芩和绿珠扶着出来。

采芩低声道:“要不要喊周芳跟着一起?”

“不用。”幼清漫不经心的道,“太后娘娘还不至于动粗,她今天应该是为了大皇子的事情而传我的。”和郭夫人和单夫人一般,在宋弈这边入不了手的,便就想在她这里探一探深浅,她忽然明白郭老夫人的性子是如何来,当年郭阁老身居高位,郭老夫人铁定是每日应酬不断,她应该是烦不胜烦索性摆出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反倒自在一些!

幼清心里想着,已经到了外院,谢嬷嬷见她的打扮,由衷的赞道:“宋太太可真是让人惊艳,奴婢这已经是第三会见到您了,可每一回都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当不得您夸奖。”幼清笑着和谢嬷嬷说着话,两个人前后上了轿子,一路往宫中而去,同样在西侧门下了轿子,随着谢嬷嬷步行穿过一道道宫门,坤宁宫已经近在眼前。

幼清恭敬的跟在谢嬷嬷身后,一路穿过正殿入了偏殿,方一进去,她便看到偏殿里坐了好几位妇人,徐夫人,徐大奶奶,徐二奶奶还有……周文茵!

都是她熟悉的,幼清微微一愣,挑了挑眉,垂着眉头朝太后行礼。

“快起来。”太后笑着道,“突然请你进宫没耽误你家里的事吧?”

幼清笑着摇头,回道:“家里本就没事,更何况是您唤妾身,便是再有天大的事,也得放下来才是。”

太后掩面而笑,和徐夫人道:“我说宋太太是个有趣的吧。”说着,又和幼清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往后少不得要见面打交道的。”

------题外话------

表以为我不说就代表我没有盯着你们的口袋,月票神马的,必须交出来!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