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74 后福

“先把泰哥儿接回来。”薛老太太见着薛镇世夫妻二人就觉得厌烦,“暂时就住在这里,这事儿我去和你们大嫂说。”话落,又看着刘氏和薛镇世,道,“至于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你们自己商量去,谁输谁赢我都不管!”

刘氏很清楚,现在薛老太太能这样对她,已经是到了极致,她也不会再得寸进尺,更何况,薛明留在薛老太太身边,由她照顾,确实比回水井坊要好,而且方氏这个人心善,也不会对薛明如何的。

“是!”刘氏先应了,道,“那泰哥儿就有劳娘了。”她说着,看了幼清一眼,转身就朝外走,薛镇世和她的话还没有说清楚,就质问道,“你做什么去?”

刘氏看也不看他大步而去。

“你愣着做什么。”薛老太太怒瞪着薛镇世,“还不快去接泰哥儿!”

薛镇世一愣,想了想跟着刘氏出去。

私心里,幼清当然不希望薛明活下来,这个人不死,说不定哪一天又闹出什么事来,可是,他现在昏迷不醒,又被薛家的人接回来,她总不能乘人之危对他下手,现在便希望家里的人能将他劝住,他自己能醒悟过来。

若他依旧执迷不悟,那她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那我们去看茂哥儿,一会儿再来陪您说话。”幼清站了起来,和薛老太太告辞,薛老太太点了点头,道,“去吧!”

幼清则和薛思琪一起去了对面,赵芫正靠在床沿上,房间里静悄悄的茂哥儿依旧在睡,幼清和赵芫行了礼在床边坐下来,望着茂哥儿的小脸,道:“脸色似乎好看一些了,吃奶了吗。”比起刚生下时皱皱的,现在看上去小脸稍许饱满圆润了。

“吃了,不过吃的很少,像只小猫似的,吃完了就接着睡。”赵芫高兴的道,“封郎中说没什么事了,后面喂养的仔细一些就好了,等过几日他再长大一些睁了眼睛就没事了。”

幼清听着也高兴的不得了,摸了摸茂哥儿的小脸,他竟然互动似的嘴角动了几下,幼清高兴的和赵芫道:“他知道我在碰他,有反应了。”

“是。”赵芫笑着道,“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会了。我还叫你大哥过来看看,他也很高兴!”

幼清和薛思琪待在床边陪着茂哥儿说好些话,赵芫让乳娘将茂哥儿抱去隔壁,才笑看着幼清,道:“听说左二奶奶被关在家里了?”

“嗯。”幼清点点头,左夫人不想声张,可是周文茵对于粤安侯府来说,是断断不能留的,但此刻她们在京城休妻送庵庙都不合适,最好的办法也是最干净利落的办法,就是让周文茵不声不响的“病死”!

若她料的没错,应该就在这几天!

赵芫就冷笑着道:“这般结局太便宜她了。”

“有她好日子过的。”薛思琪笑眯眯的道,“她做下这种丑事,左夫人怎么留她!这是在京城,左夫人做事怕是顾忌很多,要是现在在广东,周文茵还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薛明呢,祖母是不是打算把他接回来?”赵芫皱眉看着薛思琪,薛思琪就点点头道,“祖母是这么说的,二叔和二婶已经去接人了。”

赵芫就不高兴的道:“怎么能把他接回来住在家里,要是他又发疯了怎么办。”她说着就要下床,“我去和祖母说,这样就等于养了个白眼狼在家里,谁知道他会不会再反咬一口。”

“大嫂。你稍安勿躁。”幼清按着赵芫,道,“听说他现在就差一口气,是生是死能不能熬过去,还两说,你何必现在去惹祖母的嫌。等他回来以后,你仔细留意一下,薛明的变化,他这个人倒不是表里不一的人,若他依旧执迷不悟,你们就将人送走!”

赵芫知道幼清说的有道理,可心里还是不舒服,她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道:“若是他依旧死不悔改,我一定不会留他的。”

幼清笑着颔首,正要说话,外面就有婆子隔着门帘子回道:“大奶奶,二爷接回来了。”三个人就互相对视一眼,皆没有打算去看看的意思,赵芫就喊的胡妈妈,“你去看看,人死还是没死。”

胡妈妈一想到是薛明将赵芫的轿子掀翻,让赵芫母子受伤就恨不得将薛明千刀万剐了,现在薛明回来,她更是气的不得了,可是又没有别的办法,打不起劲儿来的应了一声去了外院,过了一刻胡妈妈回来道:“人还没死,不过似乎不大乐观,因为失血太多了,一直昏迷不醒。大夫说,这两天他若是能醒过来就没事,若是不醒,他也无能为力。”

赵芫点点头和幼清道:“幼清,你觉得他还能活吗?”

“我也不是大夫。”幼清失笑,道,“再说,大夫不是说了嘛,等个两天就好了,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求生意志。”

赵芫挑眉,没有再说话。

幼清看了看时间,笑着起身,道:“快到午时了,夫君说中午回来用膳的,我要回去了。”她说着和薛思琪道,“你若在家里待的难受就去我那边坐坐,别没事儿去和二婶闹,她如今这样子我们就算是胜了,也是胜之不武,不用管她就好了。”

薛思琪点点头,和赵芫打了招呼送幼清去了外院,到轿厅这里,果然能看到丫头来来回回忙碌的身影……薛明依旧住在他以前的院子里,因为没有人住,所以里面的东西大致没有去动,如今住进去倒也算方便。

“我走了。”幼清上了轿子和薛思琪挥手,便坐着轿子往槐树胡同而去,轿子刚刚到门口,迎面便来了一顶官轿,绿珠笑着道,“太太,老爷也回来了。”

幼清听着就笑了起来,颔首道:“让老爷的轿子先进去。”她们就在门口停了下来,宋弈的官轿却也停在了门口,随即他从里头走了下来,幼清微微一愣掀了一丝轿帘,就看到穿着一身细布长袍的宋弈正站在她轿子前头,她不由笑着道,“你怎么不进去!”

宋弈朝她笑笑与抬轿子的婆子点点头,婆子一怔,没想到老爷让太太先进门,这还真是少见的,几个婆子笑着应是抬着幼清便进了门,过影壁幼清就下了轿子,宋弈已经步行进了门,她笑着道:“你做什么让我先进来,回头旁人瞧见,还当我是个没规矩的呢。”

“我坐的累了,下来走走,如何变成你没有规矩了。”宋弈微笑着和幼清并肩往内院走,幼清问道,“今天回来的早,下午有什么事吗?”

宋弈露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下午也没什么要事,便在衙门里歇着。”

詹事府如今没什么大事,所以宋弈就清闲的很,除了去西苑他便回家,反倒衙门里很少看到他的身影,幼清笑道:“那就正好歇歇,中午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去做。”

宋弈对吃的东西并不讲究,他道:“以岳父和子寒兄为主,我无妨的。”他说着,已经和幼清己了内院,两人边走边说,“薛明是不是接回来了。”

“嗯,我回来的时候他正好到家。”幼清将情况和宋弈说了一遍,“……说是靠他自己的意志,若是这两天能醒便就无妨,要是醒不过来,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宋弈不再提薛明,而是说起广东那边的事情来:“武威堂在广东几十年,粤安侯月初攻了两次都无功而返,以他的行事风格,肯定会有一个大的动作!”

幼清不由想起前一世粤安侯剿灭武威堂的事情,不过当时他和是周礼合作,过程她不知道,但是结果是武威堂被他们清洗一空,粤安侯和周礼都得了军功……想到这里幼清忽然想到了什么,望着宋弈,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宋弈挑眉,笑望着她!

这份军功其实得来并不算难,毕竟不是正经的打仗,武威堂实力再强,也抵不过千军万马,所以……她看着宋弈,笑着道:“你这是打算给郑辕递橄榄枝吗?”让郑辕想办法去抢了这份军功。

宋弈不置可否。

幼清却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前一世粤安侯府的二爷最后是死了,但是却在他和周文茵成亲前,且,粤安侯攻打武威堂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可是这一世左二爷还好好的活着!

她已经不能确定,左二爷还会不会如上次一样死掉,若是左二爷现在死的话……

她心头一顿!

若是左二爷现在死的话,那周文茵岂不是……不行,她得暗示一下左夫人,周文茵的生死不能再耽搁。

宋弈奇怪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想到什么了?”幼清顿时觉得这件事有些尴尬,她要不要告诉宋弈,左二爷会死呢,若是说出来,说不定宋弈会有什么防备的手段。

可是若是告诉宋弈,她又要怎么解释这件事?和她说她预测到的?这太没有根据逻辑了,宋弈也不会相信。

幼清一时间有些纠结,想了想,她凝眉道:“武威堂虽不能比倭寇元蒙人,可也并不弱,你说,粤安侯会不会有危险?”

“那倒不会。”宋弈很肯定的道,“他身经百战,为人也圆滑狡诈,断不会将自己置身险境。”

宋弈说的这么肯定,幼清越发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她叹了口气,没有再往下说,两人便进了宴席室里,采芩上了茶出去,两个人说了会儿话,宋弈就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坐。”

幼清乖乖的坐过去,望着他笑道:“时间不早了,你要不要先用午膳,就算衙门里没事,也要去点个卯吧?”

“嗯。”宋弈搂着她在怀里,道,“是有点饿了。”说着,低头在幼清的唇上啄了啄,微笑道,“不过不是想吃饭。”

幼清脸一红,推着他道:“不行,大白天的……”她话一落,就看到宋弈正望着她笑,顿时明白过来,他什么都没有说,她却接了他话说了这么一堆莫名其妙的,反而显得是她迫不及待心思不纯似的,她恼怒的道,“快去洗手吃饭!”

宋弈就轻轻摸着她的侧脸,微微笑着,幼清转头就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不满道:“你若是再欺负我,就罚你晚上睡这里。”

“这里也不错。”宋弈微微颔首,道,“就是床硬了一些,你这么瘦睡的会不舒服。”

幼清瞪眼,笑着道:“是你睡,和我有什么关系。”宋弈看着她,她眉眼含笑,面若桃花般细白中透着粉嫩,娇滴滴的宛若含苞待放的海棠花,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到了她在他身下绽放时的娇艳媚骨,便心头一荡,捧着她的脸便吻了下来,辗转反侧情浓意切。

幼清轻喘着气,又担心采芩和绿珠会撞进来,又留恋此刻和宋弈的温情……她瞪大了眼睛盯着门口,生怕一会儿有人进来,宋弈见她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就抬手遮住了她的眼睛,手顺着她的手臂探进了她的衣襟里。

幼清软软的靠在他的怀里,娇叹着道:“往后我还是让人中午给你送饭好了。”她怕他们常这样情不自禁,哪一日分寸没守好中午就在家里……传出去,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在自己家中,自然是心随意动。”宋弈云淡风轻的帮幼清理着耳边的碎发,又觉得她耳珠娇俏可爱,便忍不住轻啄了一下,爱怜的看着她,幼清推着他道,“我们去吃饭,父亲和封神医指不定在等我们了。”

宋弈微微颔首,牵着幼清的手出了宴席室。

采芩满脸通红的守在门边,绿珠却觉得又羡慕又好奇,同样是男人,为什么江泰和老爷的差距这么大,她舔了舔嘴唇想了想和采芩道:“你服侍太太,我去去就来!”说着提着裙子就跑到外院去了,正巧碰见了路大勇,她笑着道,“路大哥,您在做什么?”

“我打算下午就和小姐辞行,今天就去庄子里。”路大勇说着望着绿珠道,“你来找江泰?”

绿珠点点头,路大勇就朝房里指了指:“江泰在房里,我方才听到他和江淮说话的声音了。”绿珠应是,笑着和路大勇道,“那一会儿走的时候我送您,往后您要常来府中,我们都会想您的。”

路大勇笑着点头,进了自己的房里。

绿珠就跑去敲江泰的门,江泰开了门,一见绿珠站在门口,他的脸就红了起来,支支吾吾的道:“你……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是不是夫人有什么事?”

“就不能我有事?”绿珠朝他招招手,江泰就回头朝房里看了看,走了出来,还反手将门关上,“你有什么事?”

绿珠就笑看着他,也不说话,笑容清丽娇俏……

江泰心头一悸,脸越发的红,缩手缩脚的道:“你……你什么事。”话都说不清楚了。

绿珠还是不说话,依旧笑盈盈的望着他。

江泰心跳如鼓,搓着手非常的紧张的后退了一步。

他怎么没有反应,怎么没有像老爷那样会露出迷恋和情不自禁呢?绿珠的笑容一僵,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是因为她没有太太漂亮,所以江泰才没有反应?她顿时气馁了,垮了肩膀不高兴的看着江泰……

江泰见她不高兴,顿时惊讶的道:“你……你怎么了?”

绿珠更不高兴,嘟着嘴道:“问问问,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问题,你自己不会想啊,什么都问我!”话落,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江泰愕然,愣愣的看着她一脸的纳闷。

刚刚不还好好的,怎么转眼的功夫就变脸了?

江泰直等绿珠走远了才重新进门,江淮正四仰八叉的躺在软榻上优哉游哉,江泰闷闷的坐了下来,苦思冥想绿珠来这么一趟什么都没说又气呼呼走了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可是他想半天也没有想明白。

江淮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笑的贼兮兮,江泰就不高兴的瞥了他一眼。

“你要是能想明白她为什么不高兴,你就不会这么笨了。”江淮说着坐了起来,理了理衣裳,江泰就眼露期待的道,“你知道?”

江淮轻蔑的撇了他一眼往外走,开了门他站在门口,对着江泰翻了个白眼:“我要是知道,你早有大嫂了!”话落,扬长而去!

“装腔作势。”江泰哼了一声。

江淮刚走了几步,就看见绿珠又笑眯眯的跑了回来,见着他先是一愣,似乎在分辨他是江泰还是江淮,不过一眼她就笑着道:“江大哥还在不在?”

扫兴,怎么他们兄弟这么好分辨吗?江淮朝房里怒了努嘴,绿珠就笑眯眯的又跑去敲江泰的房门。

“真是变脸比变天还快。”江淮撇撇嘴,去找胡路大勇一起吃饭。

幼清和宋弈以及方明晖、封子寒吃了午膳,几个人在竹林里坐着纳凉,方明晖问起周礼的事:“他述职的事如何?”

“广东他是回不去了,估摸着若是顺利云贵和陕甘几处倒是可以选一选。”宋弈端着茶慢悠悠的饮着,方明晖闻言微微颔首,道,“圣上既然对粤安侯生了顾虑,就断不会让周礼再回广东,不过,这次也赶巧了时间,若不然周礼和粤安侯一起剿灭了武威堂立了军功,一个巡抚之职定是囊中之物。”

幼清点点头,觉得方明晖说的很对,前一世就是因为武威堂的军功,周礼才升任了凤阳巡抚一职,不过,当时有严安提携,现在周礼当然不能和前一世相比。

他们在说周礼,这边,周礼正压着火,意兴阑珊的自吏部的衙门出来,他一回福满楼便气的独坐在房中闭门谢客,他来京城好几日了,马不停蹄的四处打点,光一个徐展云他就砸了一万两,还有杨翼和杨维思几处都送了银子。

本以为这次留任是板上钉钉的事,没想到阻碍竟出自圣上,圣上因为周文茵的事而迁怒到他和粤安侯,所以明言不让他再回广东留任……他想到周文茵真是又失望又生气。

京城来就来了,不安安分分的待着,竟惹了这么些个荒唐的事情出来,如今还连累到他!

周礼叹了口气,不能留任便不能留任,局势不利于他,他也无话可说,但是……如今他连空出来的江西布政使也没有求到,这件事就不得不让他深思。

此事,背后定有人操控,会是谁?

他想到了薛镇扬和薛霭,他来京城后只与薛镇扬见过一面,一直没有正式去薛府拜访,一方面是因为他有自信能把官选妥,另一方面他对薛家心底也有恨……最重要的,薛镇扬这么多年一直碌碌无为,无论是资历还是人际资源都不如他,可是现在,他依旧在外放若不能回来,到顶也不过是封疆大吏,但是薛镇扬却如日中天接连升官,再熬个十年,他就是进了内阁他也不觉得奇怪。

这样的反差,让他很不能适应,便不愿意去面对薛镇扬。

但是,薛镇扬这个人虽看似冷漠,但并不是不择手段的人,他应该还不至于在他述职的事情上用手段……可是除了薛镇扬,他又想不到别人。

难道是因为周文茵和薛明伤了他孙子的缘故,他对他们怀恨在心了?

周礼紧紧的皱着眉头,负着手来回的在房里走,他要不要去拜访薛镇扬?他来回的走了十几遍,忽然停了下来,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方明晖!

周礼顿时出了些微的冷汗,当年舞弊案的事情,他自己做过什么他很清楚,他不知道方明晖有没有猜到,若是方明晖对他嫉恨在心而让宋九歌报复他呢?

完全有这个可能。

他当时依附于严安,若是方明晖紧揪着这件事不放,肯定会顺藤摸瓜找到他和严安的关系,如今严党已然成为朝堂的禁忌,这一次吏部考核,多少官员被降职外放甚至还有的直接撸去了官位,他们或多或少都和严安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若是查到他,只怕他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周礼顿时心事重重,坐立不安,方明晖那边……他是不是也应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去走动走动?

周礼盘算了许久,直到第二天早晨他随行的幕僚敲了半天的门,他才打开门面色难看的从房里走了出来。

左夫人一早便起了床,静静的坐在宴席室中喝茶,方妈妈面无表情的守在一边,过了一刻左夫人问道:“她怎么样?死了没有。”昨晚,竟然有人意图闯进院子救周文茵,幸好被家丁拦住!

“在里头大哭大闹的,吵的很。”方妈妈皱眉,又道,“昨天晚上送进去的饭菜没有吃,您看怎么办?”

左夫人并没有露出意外的样子,她放了茶盅漫不经心的道:“把人捆了绑起来送福满楼去!”这个女人说不定在外头还有男人,或者还惹了什么事,她原本还打算留几日问过儿子的意思,现在想想是一定不能留了,她和薛明的事她除了那么多下人,将知道的人府里清理干净,好不容易压下去,若是她又给她闹出什么丑事出来,她真是无心应付了。

“是。”方妈妈顿时高兴起来,她也不想昨天晚上的事情才发生一次……但周文茵毕竟是周家的嫡小姐,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很简单,但要和周礼解释清楚却不容易。

方妈妈心里想着便高兴的带着人去了后院!

周礼揣着心事用着早膳,钱先生小心翼翼的问道:“粤安侯府您是不是该走一趟,姑奶奶在那边,怕是要凶多吉少!”

周礼不为所动,依旧沉默的吃着饭,就在这时,门外小厮跑了进来,低声道:“老爷,左夫人身边的方妈妈来了!”

“请她进来。”周礼放了筷子,看了眼钱先生,钱先生立刻会意垂着头退了下去,过了一刻方妈妈的马车直接赶进院子里,周礼站在院中望着方妈妈,就见方妈妈下了马车隔着十几步的距离也不说话只朝他行了礼,随后掀了马车的帘子……

紧接着,周文茵的脸从马车里露了出来,看见他周文茵顿时大喜,也顾不得礼仪飞奔着朝周礼跑了过来:“父亲!”

周文茵的脸色苍白,不过两天的功夫,人就瘦的仿佛只剩下皮包骨,眼睛极大也没了往日的神采,周礼轻轻将她接住,淡淡的点了点头,方妈妈走了过来,笑道:“夫人说二奶奶身体不适,又思念亲家老爷,所以就让奴婢将二奶奶送来了,想必有亲家老爷照顾,二奶奶的病也能好的快一些。”她着重强调了照顾二字。

周礼面容和煦的和方妈妈颔首,道:“请左夫人放心!”

方妈妈笑了笑,看了眼藏在周礼身后的周文茵,眼底划过一丝讥诮,随即转身上了马车。

“父亲!”周文茵哭着拉着周礼的衣袖,“女儿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她以为她会在那间房间里关上几个月,直等到左夫人启程回广东,她才会被放出来一起回广东,等到了广东左夫人才会想办法除掉她。

所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一早左夫人就将她送回父亲身边,不管左夫人是什么意思,她相信父亲一定是不舍得伤她的。

“进去说吧。”周礼负手走在前面,周文茵的跟在后面,一想到她不用直面死亡,心里就立刻轻快里几分,至于左夫人随她便好了,等回了广东以后她总有办法再回粤安侯府。

反正那个黑暗的房间,她再也不想回去,那种没有白天黑夜没有人和她说话的感觉,简直如梦魇一般,她永远不想再经历一次。

“坐吧。”周礼很冷静的请周文茵坐,他自己还走到门边将门掩上,周文茵微露疑惑的坐下,看着周礼。

周礼负手在她对面坐下,道:“前天,左夫人将薛明送我这里来,我通知薛冬荣将他领回去,至于他是生是死目前还不知情。”

“父亲……”周文茵一怔,这件事她知道并不光彩,所以左夫人生气关她,她也不觉得意外,但是周礼能这么平静的说出来,她却觉得惊讶,“您……是不是生女儿的气了?女儿给您丢脸了。”她反而希望周礼训她一顿。

周礼端着茶喝着,他个子并不高,年轻时皮肤白皙五官清隽,如今早没了年轻时的俊朗,但皮肤却依旧很白,胖胖的,看上去给人一种很和蔼脾气极好的样子,但是周文茵却知道,她的父亲脾气并不是很好。

所以,周礼越冷静,她便越不安!

周礼拿了烟袋出来,在广东许多人抽烟,将烟叶压的碎碎的添在烟杆里,抽起来宛若腾云驾雾一般,周礼去后便也入乡随俗开始吸烟,但他吸的很少,只有在应酬的时候才会拿出来应景。

周礼添了烟丝,周文茵便走过去给他点火,周礼吸了一口,着才抬头看着周文茵!

“父亲!”周文茵在周礼面前跪了下来,哭着道,“女儿知道错了,我不该一时糊涂做出这种事,可是……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薛明像牛皮糖似的黏在我不放,还威胁我若是不答应他,他就杀了我,我不敢告诉别人又不敢违抗他,所以……”她伏在周礼的膝上,“父亲,女儿知道错了!”

“苦了你了。”周礼叹了口气,悲痛的看着周文茵,周文茵心头一酸,放声大哭起来,“父亲,女儿好害怕!”

周礼拍了拍她的肩膀,周文茵哭了一阵,才想起什么来,接着又道:“父亲,您述职的事情办的如何了?要不然您换个地方?女儿想和您去任上,想重新开始,好不好?”

“好!”周礼点了点头,周文茵顿时笑了起来,觉得一切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但周礼却又道,“但是父亲的述职并未办妥,不但没有办妥,甚至可能会致仕退隐。”

周文茵一愣,宛若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周礼,道:“怎么会这样?”

“茵儿。”周礼摸了摸周文茵的头,扶着她起来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你坐下来,父亲有话和你说。”他话落,拿起周文茵方才喝的茶盅,亲自走到茶水间给周文茵重新泡了一壶她喜欢喝的老君眉端了出来,周文茵起身接了茶又重新坐下,不解的看着周礼。

“如今形势很不好,严安倒台父亲没了庇佑,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周礼出声道,“如今通过粤安侯走了太后的路子,所以,此次虽不能连任广东布政使,但官阶不变调到别处并不困难,可是……这些不是父亲的本事,而是依靠于太后!”

周文茵端着茶盅,神色不明的看着周礼。

“你的事情,让父亲很为难。”周礼皱眉看着周文茵,“你可知道左夫人为什么将你送回来?”

周文茵一怔,随即脸色大变看到看着周礼,手里的茶盅也砰的一声掉在地上,她不敢置信的道:“父亲,您……您怎么可以这样,我是您的亲生女儿,您那么疼我爱我,您怎么能和别人一样!”她终于明白了,左夫人将她送回来,不是要让他们父女团聚,而是要让周礼亲自将她杀了!

她出了事左夫人并没有让她死,这是左夫人对周家的一个交代,如今左夫人将她送回来,周礼要如何做,这也是周礼要给左夫人的一个交代!

“父亲!”周文茵如遭雷击一般的摇着头,不过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她便从云底到云端,如今又从云端跌入泥沼,这比她得知左夫人要杀她还要难以接受,她的父亲,竟然为了仕途要亲手杀了她,就为了给左氏一个交代。

怎么可以这样。

“你放心,你死了父亲会将你带回广东,源哥儿也会记得你,每年去看你!”周礼脸上没了悲伤,而是沉着的道,“他还未成人,父亲必须给他安排好一切,我们周家将来不管如何,都不会忘了你的。”

周文茵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想哭,却发现心死到眼泪已经流不出来。

“父亲也很心痛。”周礼又吸了一口烟,并未看周文茵,“但是却没有选择!”

周文茵的看着周礼,膝行着跪在周礼的面前,求着道:“父亲,能不能饶孩儿一命,您放我走,就说我自己逃走了,行不行?”

周礼没说话。

周文茵又道:“那您让我诈死,左夫人不会查验的。”

周礼依旧没有说话。

周文茵绝望的看着周礼,浑身无力的坐在地上,过了许久,她一字一句道:“那女儿连死前,能不能求您最后一件事!”

周礼望着她,犹豫了一刻,点了点头。

“女儿此生最恨两人,父亲若他日飞黄腾达,一定要帮女儿报仇!”薛明说他杀了方幼清,她当时是相信了,可是这两日她左思右想,觉得薛明一定在骗她,今天早上她出来时就问过方妈妈,方妈妈嘲讽的看着她,她立即就明白了,方幼清并未被薛明杀死。

方幼清必须死,周文茵咬牙启齿的捏着拳头。

“好!”周礼知道周文茵心里想什么,点头道,“你放心去吧,父亲一定帮你报仇。”

周文茵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周礼便将一包药摆在了桌上,他缓缓的站了起来,依旧不看周文茵,开了门步履沉重的出了门,又反手关了门,他没有再动而是站在门口抬头望着天沉思,过了一刻,钱先生忽然匆匆跑了进来:“东主!”

周礼面无表情的看着钱先生。

“东主。”钱先生快速的道,“方才广东那边来了消息,说姑爷他……被武威堂的副堂主杀了!”

周礼一怔,随即震惊的道:“你说什么?”

“姑爷他……死了!”钱先生又重复了一句,朝门里看了看,周礼心头飞快的转了转,随即转身推开了门,周文茵依旧跪在地上手里抓着他给她的那包粉末,见周礼进来,她飞快的将纸包拆开,将里头的粉末往嘴里倒。

“茵儿!”周礼上前快速抢下了周文茵手里的东西,飞快的道,“左京死了!”

周文茵动作一顿,看着周礼,不敢置信的道:“父亲,您刚才说什么!”周礼又重复了一次,周文茵眼前一黑跌倒在地上,惨笑着道,“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可笑的人吗!”她现在死了,父亲和左夫人就可以对外说她是夫妻感情深厚,受不住打击殉情了!

周文茵哈哈大笑!

“蠢货!”周礼扇了周文茵一巴掌,道,“难怪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遇事你怎么不用脑子想一想。”

周文茵惊讶的看着周礼,周礼就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周文茵立刻爬了起来,震惊的确认道:“您说的是真的?”

周礼点了点头。

幼清也听到了消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左二爷会这个时候死,还真是及时雨一般。

她和宋弈对视一眼,问方徊道:“是哪天的事情?”

“三日前。”方徊回道,“一路快马加鞭,想必左夫人和周礼也应该收到消息了,朝廷那边估摸着要明日才能知道。”

幼清失笑,她要恭喜周文茵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方徊退了下去。

幼清看着宋弈就道:“你说,圣上会赏赐她什么?”左二爷不是病死,不是意外,而是被武威堂的副堂主杀了,这是因功殉职,且他还是粤安侯府的二爷,圣上无论如何都会有所表示。

但是赏赐不能太丰,毕竟死的不是粤安侯本人,所以,赏赐周文茵就会是最好的办法,既表达了豪恩浩荡,又不会让粤安侯府因此得益坐大。

因此,周文茵作为遗孀,便是最大的受益人!

“封个二品夫人吧。”宋弈波澜不惊,道,“看来,我今晚不能在家中用膳了!”有人肯定是坐不住了。

幼清点点头明白宋弈在说什么,她想的依旧是周文茵的事,她来回走了几步,心思飞快的转着,这个时候拦住圣上封赏肯定是不成的,左二爷的死是实打实的,若是此刻派人去广东做手脚,将左二爷所谓的因公殉职抹去,显然也来不及了……

她沉思的在宋弈身边坐了下来。

------题外话------

又迟了,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