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70 高调

“保我一切如愿?”刘氏冷笑着看着周文茵,讥诮道,“要我如愿,便是你死,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如愿!”

周文茵脸色微变,上前两步,照着刘氏的脸上就抽了两个耳光:“我喊你一声舅母便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你不要以为自己还是以前的刘素娥,我告诉你,我若想要你立刻死,你绝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

刘氏愤恨的捂着脸冷笑着看着周文茵:“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少拿这话来吓唬我。”

“好!”周文茵擦了擦手,在椅子上坐下来,望着刘氏道,“既然你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那我便成全你。不过,你一个死多无趣,我势必要让你的宝贝儿子女儿陪着你一起才是。”

刘氏瞬间瞪大了眼睛,怒道:“周文茵,你小心被雷劈!”又道,“画姐儿她什么都不知道,你若是动她我便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她无辜我就不无辜?”周文茵掩面而笑,眼神阴冷的渗人,“老实说,我还真想让画姐儿也感受一下,那一日在山上我所受的侮辱……你说,她会怎么样?”

刘氏挣扎着要站起来,一副要和周文茵拼命的架势,可不等她起身,就被身边两个婆子压下去了,刘氏喝道:“你敢!”

“敢不敢那是我的事。”周文茵不耐烦的道,“你只要按着我说的去做,我保你一双儿女平平安安。这个交易对于你来说,可不吃亏!”话落,她站了起来往外走,“你在这里想想吧,不过时间可不多,你最好快点。”

刘氏喘着粗气,气的脸色煞白,破釜沉舟的道:“好,我答应,你要我做什么。”薛思画那么柔弱单纯,根本不是周文茵的对手,她谁都可以不管,但是绝不能让薛思画受到伤害。

“这样才好,早答应了不就成了。”周文茵停了下来,回望着刘氏道,“明天一早会有人来告诉你怎么做,今晚你便老老实实住在这里吧!”话落,她甩了甩帕子由丫头扶着上了院子里马车。

刘氏被几个婆子重新捆紧堵了嘴押去了青竹沙弥隔壁的杂物房,里面乱糟糟的满是灰尘,刘氏被人推到在地,那些人退了出去,随后门砰的一声关上门,上了锁。

刘氏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动了许久都无济于事,她无力的躺在地上,便想起来幼清方才提醒她的话……方幼清难道早就知道了周文茵要做什么?

一定是这样,方幼清素来聪明,她若是什么都不知道,不可能会和她说那样一番话。

可是,方幼清想做什么呢?

她要不要想办法去找方幼清……不行,刘氏又摇摇头,方明晖如今回来了,她决不能在他们面前丢了脸面,决不能!

刘氏心里转了好几遍,又想到了薛明,她真的是又恨又心疼,这个孩子真的是被鬼迷了心窍,周文茵到底哪里好,他怎么就看不清呢!

薛思画和薛老太太都望着幼清打量着她,幼清低着头喝着茶,过了许久薛老太太才出声道:“你的意思是,你怀疑推翻你大嫂轿子的人就是泰哥儿?”

“是!”幼清点点头,道,“大嫂看到了那个人的背影,说有点熟悉。而赵家跑掉的那个小厮,和他也认识,除了二表哥,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人会蓄意对大嫂做这种事。”她话落看着薛老太太,顿了顿,沉声道,“或许,这些也并非二表哥的意思,他也是受人指使!”

受谁的指使,根本不用说,薛老太太和薛思画都能想得到。

薛老太太脸色极其的难看,她望着陶妈妈,冷声道:“去,那我名帖去将周貌兴请来,他生的女儿一来就搅风搅雨,他若不好好管管,将来便是出了事,也休要怪我们不留情面。”

陶妈妈点头应是,却朝幼清看了一眼,幼清咳嗽了一声,和薛老太太道:“祖母,现在请周大人来恐怕也于事无补。”她说着顿了顿,看了眼薛思画,道,“周大人一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管不了就能将您的话回了。更何况,周大人或许对我们也存有不满。”她女儿和妻子被人欺负了,周礼怎么可能不知道。

薛老太太气着,道:“那你说,这件事怎么办!”周礼来了好几天了,听说在京中四处打点,但就是没有到她这里来请安,分明就是嫉恨他们了。

薛思画也惊恐的看着幼清,若单单只是周文茵,她也就无所谓,可是如今薛明就是周文茵手里的剑,要想制住周文茵,首先要断的就是薛明,她怎么能不关心!

“先看她怎么做吧。”幼清大概料到了周文茵的打算,她淡淡的道,“她既然将二婶引出来,又将她抓走,就必然有她的打算和目的。或许,等明天我们就知道了。”

薛老太太点点头,问幼清道:“这么说,这件事你已有打算了?”

幼清不置可否,薛老太太又道:“那好,你大着胆子去办,便是出了什么事还有我们在你后面支持你,我好好的重孙子,绝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受人欺负,谁办的事谁作的孽,一定要让她原原本本的还回来。”她毁了一个孙子,如今又倒重孙,她就是把薛梅弄死她都解不了这口气。

以前薛老太太那么疼爱周文茵,如今她盛怒之下已经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对她心里有多失望和恨。

“多谢祖母。”幼清望着薛老太太,道,“这件事还真要请您帮忙,等明天我再来和您商量。不过,还请娘娘不要让我父亲知道,他若是知道了,定然要担心阻止的。”

薛老太太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幼清。

幼清便起身和薛老太太告辞:“我想去看看茂哥儿,若是他没什么事我也要回家去一趟。”薛老太太颔首,“这两天也辛苦你们两口子了,九歌那里,你替我们谢谢他!”

“都是一家人,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同心协力。”幼清说着行了礼,又和薛思画点了点头,道,“三妹,我回去了。”

薛思画站了起来:“方表姐……”她眼睛哭的肿了起来,样子又可怜又无助,“我有话想和您说。”她说着要和幼清一起出去,薛老太太却是咳嗽了一声,冷眼看着薛思画,道,“你眼睛肿成这样出去作什么,快回去歇着,这两天若是没事就不要下楼,仔细养着身体!”是怕薛思画通风报信。

薛思画一抖,害怕的看着薛老太太,薛老太太根本不看她,厌烦的摆摆手,示意薛思画赶紧上楼。

“是!”薛思画含着泪哀求的看着幼清,幼清心头微软,可却并不能立刻为她做什么,她叹了口气,道,“三妹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再来看你。”说着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幼清带着绿珠和采芩去了西苑,封子寒已经熬不住开溜了,只有封简一个人守在这里,熬了两夜他也有些吃不消,毕竟年纪也不小了,幼清过去时封简正在暖里打着盹,茂哥儿就摆在他旁边的罗汉床上,乳娘安安静静的守在一边。

见着幼清进来,乳娘要起身给她行礼,幼清摆了摆手,小心翼翼的走到茂哥儿身边,就瞧着他皱巴巴的小脸缩在绒绒的襁褓里,不似豪哥当初生下来那样,时不时会砸吧嘟哝着小嘴,小拳头也攥的紧紧的,可茂哥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睡着,一点小动作都没有。

幼清待了好一会儿,才去了隔壁,赵芫躺在床上和薛思琪正在聊着天,见着幼清进来薛思琪问道:“听说方才二婶回来过了?”

“是。”幼清在赵芫的床边坐下来,回道,“不过,又走了!”

薛思琪冷笑了一声,道:“她惯会故弄玄虚,我就说她不会这么轻易就死了。果然,大火烧死了两个丫头,偏偏她一个人安然无恙的回来!”她也怀疑是刘氏自己的放了的火。

“火不是二婶自己放的。”幼清看了眼赵芫,和薛思琪解释道,“她要想出来,以她的手段应该还有别的办法,完全不用放火,更何况,秋翠和凌雪一直是她身边得力的,没了她们二婶犹如断了一臂,她不会做这么既不损人也不利己的事。”

薛思琪想想也对,赵芫便问道:“那这火会是谁放的,谁想要二婶的命?”她说着一顿,就和薛思琪一起想起周文茵来,当初刘氏对周文茵用的那手段可不是小打小闹,周文茵指不定吃了什么亏呢,若火是周文茵放的,她完全有理由这么做。

“二哥呢。”薛思琪厌恶的道,“他不是一直跟在周文茵身边吗,她都要杀他的娘了,他都不管吗!”

这事儿还真是不好说,幼清笑笑没有说话。

“那你觉得周文茵接下来要做什么。”赵芫想到自己的儿子,就恨的不得了,幼子无辜何况一个未出世的婴孩,周文茵实在太歹毒了。

幼清就低声和两人说了几句,薛思琪惊讶的道:“二婶被她抓走了?”话落,她又道,“那你还在这里坐着,快去安排去。还有,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幼清摇了摇头,“你照顾大嫂和茂哥就好了。”

赵芫担忧的看着幼清,道:“她现在毕竟是粤安侯府的二奶奶,你不顾忌她无所谓,但粤安侯府还要顾忌一下的吧。”

“她若不是粤安侯府的少奶奶,我还没这心思。”幼清淡淡的道,“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说着,乳娘将茂哥抱了进来,赵芫立刻没了心思说话,从乳娘手里将茂哥接过来摆在自己身边,就笑着和茂哥道,“这些事就让你爹爹,你姑母们去管,我们茂哥只管快快长大,好不好!”

“水喝了吗?”幼清拨了拨茂哥儿的襁褓,看着他的小脸,赵芫点了点头,道,“喝了,我看到他嘴巴动了动。封郎中说愿意吃东西,就等于挨过了一个大关,再熬过头三个月,就真的无事了。”

“洗三礼不办了是吧。”幼清望着赵芫,赵芫点点头,道,“现在以他的健康为重,别的什么事都不重要。”她就盼着茂哥儿能哭一声给她听听,或者睁开眼睛看一看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幼清也觉得赵芫想的对,这些事儿办起来就为了喜庆,可若折腾了孩子却有些本末倒置了。

“我还有事,就回去了。”幼清和两人道,“明天我再过来看茂哥。”她说着站了起来,赵芫点点头,道,“你也注意安全。”

薛思琪也跟着站了起来,和幼清道:“我送你吧。”说着,两个人和赵芫打了招呼便出了门,薛思琪和幼清边走边道,“我瞧着大哥这两天不大对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心里难过,问他她也不说。”

薛霭有事一直都是藏在心里的,幼清没有觉得奇怪,和薛思琪一起去智袖院和方氏以及薛思琴此行,她便带着丫头回了自己的家,一进家门她就将周芳和戴望舒以及江泰找来,和几个人道:“我有事要让你们去办!”

几个人应是。

自茂哥出生这两日多近三日来,京城早已传遍,薛镇扬的长媳在出门时被歹人盯上而掀了她的轿子,致使她早产,孩子生下来后就不会哭连眼睛都没有睁,多半是因为早产的关系,是个傻的……

这件事对京中的影响很大,一时间怀有身孕的女子皆不敢轻易出门,谁知道自己会不会和赵芫一样,被人蓄意推到或是暗害!

薛镇扬和赵江连着几日上朝,也都有同僚问起,薛镇扬皆是目露悲伤的摆摆手,什么都不说。

薛潋和赵子舟也不去学馆,一早开始就满大街的找人,一家客栈一家客栈的找薛明,薛潋累的在路边的茶寮坐下来,喝了口粗茶,怒着和赵子舟道:“我就不相信,他能飞天遁地,一定能将他找出来,等找到他非将他大卸八块不可。”

“你说。”赵子舟若有所思道,“薛明会不会去找左二奶奶?按理说,他与季行和阿芫都没有仇,没有理由对他们下手,肯定还是受左二奶奶的指使,你说他没有地方能藏身,会不会去找左二奶奶帮忙?”

“我怎么没有想起来。”薛潋一拍桌子,喝道,“我们应该盯着她才对,总比这样无头苍蝇似的找人要好。”他一拍,手下残旧的桌子立刻震的晃了几晃,摇的对面坐着的一位书生模样的人茶翻在了一边,一碗茶悉数泼在那人身上,薛潋不好意思,和那人道歉道,“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说着朝那人抱了抱拳。

那人朝他笑笑,道:“无妨,无妨,只是可惜了这碗茶罢了。”

“再来一碗!”薛潋说着朝掌柜吆喝了一声,又和书生道,“今儿您的茶钱我来出,就当给您赔礼了。”说着给老板丢了六文钱和赵子舟一起又朝那书生抱了抱拳,书生笑笑,也不推辞,道,“二位在议论前几日薛府的大奶奶被人袭击而致早产的事。”

薛潋一愣和赵子舟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件事已经传的满大街都知道了?

“此事的罪犯已经被人抓送去顺天府衙了。”书生仿佛知道两人在想什么,笑道,“二位想必是薛家的亲眷,若是关心此事,不凡去顺天府衙问一问!”

薛潋愕然的道:“你说什么,始作俑者被抓去衙门了?”书生点点头,薛潋和赵子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两个人没了心思喝茶,立时就要走,等走了几步薛潋又想起什么来,回头望着书生道,“今日的事实在对不住,敢问小哥大名,改日若有缘再请小哥喝茶。”

“在下姓韩!”书生抱了抱拳,笑道,“二位小哥不必客气,尽管去吧。”

薛潋不再多留,和赵子舟快步而去,等两人赶到衙门时,打听到消息后便就惊呆了,原来所谓的伏罪之人,是刘氏!

“怎么会是二婶。”薛潋不敢置信,“二婶不也被人放火差点烧死了吗,她怎么会对大嫂做这样的事。”

赵子舟也没有想到,他顿了顿猜测道:“会不会……是二太太授意薛明去办的?可是,她有什么理由呢。”

薛潋就是因为想不通这事儿,刘氏根本没有理由对赵芫做这样的事,若她真有这个想法,也不可能等到现在……他怎么也想不通。

“刘氏又是谁抓到送来衙门的?”薛潋望着守门的衙役,衙役知道薛潋和赵子舟的身份,又知道他们和陈大人的关系,更何况,他们还是苦主,所以就不用隐瞒,如实回道,“送刘氏来的是粤安侯府二奶奶身边的一个婆子,说是左二奶奶一早就察觉了刘氏的反常,就派身边的婆子在城外庵庙附近去找,果然将刘氏找到了,刘氏抓到时就供认不讳,是她害的薛大奶奶。”

薛潋嘴巴张的能塞个鸡蛋,他听完衙役的话半天没反应过来,这事情在外人看来好像很顺理成章,但是他们知道内情的人,却觉得很奇怪!

衙役见他们没说话,就又道:“我们陈大人已经立案,估摸着明日就要开堂审问,到时候作为苦主,你们肯定是要上堂的。”

薛潋听完拔腿就往家里跑,赵子舟往衙役怀里塞了银子,抱了抱拳也追着薛潋跑了。

薛潋一路回了家里,一家人都还在赵芫的暖阁里,薛潋没头没脑的跑进去,喊道:“不好了。”大家都被她惊了惊,方氏问道,“什么不好了?你今儿怎么没有去学馆?”

“娘,祖母!”薛潋朝众人看了一眼,视线又落在幼清面上,快速的道,“左二奶奶将二婶送去衙门了,说二婶就是害大嫂的真凶。”

方氏听着腾的一下站起来,道:“弟妹?”

“是。”薛潋将衙役的话说了一遍,又道,“二婶当时就认了她是凶手,左二奶奶这才将人送去衙门的。”他想不通,周文茵怎么会帮着她们将刘氏送到衙门去。

她果然这么做了。方氏想起周文茵昨天来看赵芫时说的话,她说要帮着大家找到凶手,定要将这种恶毒之人绳之以法,没想到她今天就将刘氏送去衙门了。

“你二婶怎么会……”方氏瘫坐在椅子上,刘氏竟然这么狠心,对怀着身孕的赵芫下手。

此刻周文茵正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她身边的丫头正仔仔细细的将外头的事儿说给她听:“薛家三爷和赵大公子去的衙门回去报的信,在衙门外头就问的很仔细,问完了话立刻就跑回家去了,这会儿薛家的人应该都知道了。”说着一顿又道,“宋太太和祝太太也在薛府。”

“嗯。”周文茵点点头,笑道,“那倒是省时省力了!”她话落,外头听到有婆子传道,“二奶奶,夫人请您去正院。”

周文茵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应了一声,便起身走到镜子前整理了一番衣襟,扶着丫头往前院而去,粤安后侯在京城的这座宅邸是左氏封爵时昭宗赏的,因他们一直住在广东,这里的宅子便一直空关着,但因这么多年每日都有人打理置换,里头的花草树木以及家具摆设不显半点陈旧,反而处处见新颇有气派。

周文茵步子很快,一会儿功夫便到了正院,她掀了帘子进了宴席室,就看到粤安侯夫人正和一位四十岁左右夫人说着话,她微微一顿上前向自家的婆母行了礼,左夫人就朝她招招手,周文茵走了过去。

“这就是我那二儿媳。”左夫人和身边的夫人介绍,又转头来和周文茵道,“这位是徐夫人!”

徐夫人,那就是锦乡侯府的徐夫人了?

“见过夫人。”周文茵朝徐夫人行了礼,笑盈盈的,徐夫人点着头笑容和煦温柔,“左夫人好福气,这老二媳妇真是又标致又贤惠。”

左夫人穿着一件石青色素面滚金边的褙子,容长脸个子高挑,浓眉杏眼不苟言笑的样子,她淡淡一笑回道:“这美人多的很,她这样的也只能算过的去,至于贤惠,那就更谈不上了,太单纯了,又是慢性子,有时候我都替她着急。”

“毕竟年纪轻,历练两年也就不同了,更何况,她是二媳妇儿单纯些岂不是好事。”徐夫人声音又轻又柔,说着拍了拍左夫人的手,望着周文茵亲切的道,“站着坐什么,快坐!”

周文茵行礼应是在一边坐了下来。

“太后娘娘的意思,让您将宴席不要办的太过隆重,避嫌一些总归是要的。只是你许久没有回来了,这京城亲眷故友却少不得要联络一番,您便挑着几家请了,那些个没必要的也就能免就免了。”徐夫人说着微顿,左夫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这文官的家眷,您看?”

徐夫人就道:“这事儿您看着办,我就不指手画脚的,不过,别人不好说像郭府,薛府倒是可以走动走动。”她说着抬头看了眼周文茵,和左夫人道,“总归是姻亲,走动一番也说的过去。”

周文茵听着眉头就皱了皱,可是徐夫人在说话,她又不好打断她,说薛家的人她请不来。

“那位詹事府少詹士宋大人呢,他常在圣上跟前走动,少不得要去意思一下吧。”左夫人说着,也看着周文茵,“这事儿就都交给文茵了,她和宋太太自小在一起长大,话也好说。”

徐夫人掩面而笑,明白了当初粤安侯为何看中了周文茵。

周文茵也明白了左夫人为什么请来她一起商量过几天宴席的事情,原来就是想让她去请薛氏的女眷来赴宴。

左夫人还是有些犹豫,她来京城其实不该张扬的,越低调越好,毕竟粤安侯镇守在广东,离京城那么远,圣上对他们一直存着防备,若是大张旗鼓的广宴宾客若是叫圣上误会了可怎么是好。

尤其是,正在侯爷还领兵剿匪的关口。

所以,这宴席是要办,可是在请谁来的事情上定要仔细再斟酌一番。

“那我就不久留了。”徐夫人笑着道,“家里还有事,这出来久了我也不放心。”

左夫人就笑拉着她的手,道:“您有什么不放心的,家里两个儿媳那么能干,您就该甩开这些琐事过舒舒服服的日子。”又想起什么来,道,“说起来,三爷的亲事落定了没有?”

说起这件事徐夫人就头疼,吐苦水道:“这孩子我是拿他没辙了,你说让他成亲,他也不反对,可我若真给他选了谁,他又挑三拣四的。”说着,压着声音道,“他啊,什么都不讲究,就看一张脸,你说,这女子的脸能看几年,过些年老了还不是都一样。”

“年轻人不都是这样。”徐夫人掩面而笑,道,“要我说,还是三爷讲究。这丑的不要也对,爱美之心谁都有,这丑的和美的站在一处,人的眼睛自然就落在美的身上去了,不单他便是你我,不也是如此。”

徐夫人无奈的笑了起来,叹了口气道:“要我说,这美的也好,丑的也好重要的还是看性子,这两个人的性子合得来,才是至关重要的。”

左夫人也点点头,正要说话,她身边的婆子笑着进了门,在左夫人耳边轻声细语的说着什么,徐夫人就收了话望着周文茵,笑着道:“二奶奶离京也有好几年了吧?”

“是!”周文茵恭敬的道,“算起来也有两三年的功夫了。”

徐夫人微微颔首,道:“太后娘娘昨儿还说起你,说这两日你得空了便去宫里走动走动,陪她老人家说说话,她老人家还夸你性子好,和她聊的来,她瞧着就喜欢呢。”

周文茵面颊微红,垂着头道:“不敢担太后娘娘夸奖,妾身能亲近她老人家是妾身福气!”

徐夫人笑了笑,想起了方幼清,这薛家两位表小姐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那个方幼清,长的一张狐媚的脸,要不是因为他,徐鄂能拖到今天不续弦吗,这么一直拖着膝下子嗣都没有!

害人不浅的狐狸精。

周文茵就朝左夫人看去,左夫人听着目光也落在她身上,待婆子离开徐夫人就笑着道:“那我就回去了,也不打扰你们了。”

“我送您。”左夫人和周文茵将徐夫人一路送去垂花门上了轿子,左夫人才转头来看周文茵,问道,“你今儿都做了什么事?”

周文茵想了想回道:“儿媳没做什么啊。”

“薛家的老太太闹到顺天府衙去了,说是薛家的二婶婶害自己的侄儿媳妇早产,这会儿在衙门外闹的沸沸扬扬的。”左夫人和周文茵边走边道,“听说薛二太太是你派人抓送去衙门的?”

周文茵就露出不好意思的样子,叹着道“是,我表嫂和侄儿受了这么多的苦,那孩子如今还没睁眼,就只喘着气,还不知能不能养得活长的大,即便活下来指不定那脑子也……我瞧着心里实在难过,就想着帮一把,没想到抓到的人却是舅母,这事儿我心里头还……”

“你心也太善了。”左夫人摆摆手,道,“不过,也是你和薛家的情分,你做的对。”

周文茵笑着应是,婆媳两人进了正院,左夫人又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事儿似乎哪里有些奇怪,可又说不清楚,她坐下来端了茶看向周文茵,问道:“薛家的人为什么要去衙门闹?”

周文茵一愣,也觉得有些奇怪,这是家丑,不应该藏着掖着吗,闹到衙门去大家可都知道了薛家的事情了。

左夫人自己想明白了,颔首道:“我看,他们这是在打压武威侯府的脸,不是说前两日武威侯府的大夫人和二夫人去薛府讨说法去了吗,这样一来,武威侯府可就没话说了。”

周文茵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夫人。”婆子进来道,“蔡二奶奶来了。”左夫人听着就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蔡二奶奶笑着进了门,大家寒暄了一通,蔡二奶奶就夸张的道,“薛家的事情听说了没有,前几日我们去的时候,薛家的人一个个都面露悲愤,所以今儿一找到凶手,他们就焦急上火的赶衙门去了,这么一闹满京城都知道薛家的事了,可真是有意思。”

“你来的时候外头如何,都在议论薛家的事情吗?”左夫人笑看向蔡二奶奶,蔡二奶奶就点着头,“可不是,说薛家一家子人都不抵不上左二奶奶聪慧,一出手就给她们将人找出来了!”

左夫人听着一愣看了眼周文茵,笑着道:“那都是不知情的人胡乱传的,什么聪慧不聪慧,不过赶巧了罢了。再说,文茵和她们毕竟是表亲,能帮当然要帮一把。”

蔡二奶奶笑着应是,还是佩服的看着周文茵,道:“还是二奶奶心善又大度,真真儿的好人啊。”

周文茵掩面笑了笑。

短短一个下午,周文茵如何智擒凶手的事情传的满城皆是,都快成了话本传记里的女侠客一样的人物了,剧情也从婆子抓人变成周文茵亲自上阵……总之越传越离奇。

周文茵听着丫头婆子的低低私语眼底里满是得意之色!

宫中,圣上和宋弈坐在丹房里翻着一本记载着上古炼丹之术的古书,圣上兴致高昂的说着,又指着上头的一个方法,道:“要是以前约莫还是不行的,可现在有了这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这样的我们也可以试试,多试几次一定会成功。”

“是!”宋弈颔首,道,“微臣祝圣上早日练成此丹,长生不老。”

圣上哈哈大笑,很高兴的将丹书丢给张茂省,道:“这书你拿去看看,若是少什么缺什么尽管让人去准备!”他现在手里有银子,就觉得腰杆都硬了几分。

张茂省赶忙应是,恭恭敬敬的送圣上和宋弈出了丹房。

圣上一出去便就听到拐角处两个小内侍在议论薛家的的事,圣上听了两耳朵,微一挑眉看着宋弈道:“薛家又出了什么事?”

宋弈就将赵芫早产的事情和圣上说了一遍。

“这妇人也太歹毒了,竟然连自己的侄孙都不放过。”圣上皱眉满脸的厌恶,说着,又想起什么来,道,“朕好像记得,薛家和武威侯府也有联姻是不是?”

宋弈就笑着点头,将刘氏和武威侯府的关系解释了一遍。

“原来是位庶出的小姐,难怪会做出此等下作之事。”圣上负手往前走着,又道,“若是查实了是此人所为,你就告诉薛致远,就说是朕说的,让他不要心软,这种人留着只会让家宅不宁,祸患无穷。”

“是,微臣一定传达。”宋弈说着陪着圣上往万寿宫而去,圣上走了几步又道,“这……周表小姐倒是个奇女子,她是怎么知道事情是刘氏办的,还能一个人就擒获了刘氏?”他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女子,和江湖上那些身怀绝技的女侠似的……若是女侠也就罢了,自小野在江湖,可养在闺中的女子,自小琴棋书画哪有人去钻研武艺的!

“谣言罢了。”宋弈笑着道,“这位周表小姐便是粤安侯府的左二奶奶,也是原广东布政使周礼周大人的千金,和薛府是姻亲。”

圣上听着一愣看向宋弈,敏感的道:“粤安侯的二奶奶。”对了,这左姓极少,他怎么就没有想起来粤安侯呢。

“那这位左二奶奶可真是了不得。”圣上的笑容就淡了几分,招手喊来个小内侍,道,“你去外头看看去,这外头都怎么传的。”

小内侍就看来眼宋弈,立刻躬身应是而去,过了一刻跑了回来仔仔细细的和圣上说了一遍,又道:“……薛夫人和……”他看了眼宋弈,见宋弈笑盈盈的没有不悦,就道“薛夫人和宋太太结伴去了粤安侯府,还备了大礼,答谢左二奶奶,大家都在说粤安侯镇守广东英武不凡,就连儿媳都是巾帼不让须眉……”

“去吧。”圣上眉头微蹙,挥退了内侍,心头也略有些不悦,他看向宋弈,问道,“这左毅什么意思?打算要在京城重振声威?”

宋弈微笑,回道:“粤安侯如今还在广东领兵剿匪,微臣以为,他大约是没有闲暇想到这些吧。”

圣上听着脸色就越发的凝重起来,领兵剿匪那手中不就是有兵权?他看向宋弈,问道:“这虎威堂的到底什么来路?”

“奏折上写的便是虎威堂在广东以走私海运为主,私盐似乎也有涉猎,帮派成立几十年,在广东雄霸一方,百姓无不视之为凶禽猛虎。”宋弈没有添油加醋,而是将左毅的奏疏说了一遍,“前些日子似乎为了吞并另一个小的帮派,闹出了好些人命,粤安侯爷这才下了军令剿匪。”

雄霸这么多年,现在才说剿匪,圣上不傻,这里头会有哪些猫腻,他能想出近百种可能。

“朕知道了。”圣上大步回了万寿宫,让张澜将左毅的奏疏找出来念给他听,这本奏疏他当时也看了,可是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如今听宋弈这么一解释,他却觉得很有问题!

“张澜。”圣上摆摆手示意张澜停下来,对他吩咐道,“你走一趟凤梧宫,将这什么……”他一时忘记了是周文茵的身份,张澜就提醒道,“左二奶奶。”

圣上就点点头:“这女子就该本本分分的待在家里相夫教子,抓盗贼逃犯的事用不着她们出力,若是女人都以她为榜样,那不是牝鸡司晨,男女不分,乱了套了!要是天下人都闲着去抓盗贼,还要衙役做什么。”

张澜眉梢一挑,圣上这是打算让皇后娘娘点拨一下左家?

也对,这样一来左毅知道后心里就有数了,也算是一种警示,让他在广东最好老实点,拿了兵权就以为手掌了天下似的。

倒是这位左二奶奶也真是,好好做夫人享福就是,折腾出这种事来!

“是!”张澜领命而去,圣上又看着宋弈,问道,“周礼现在来京述职了?”

宋弈点点头,圣上就若有所思,他不知道粤安侯和一方大员联姻的事……总之,这广东是不能让周礼回去了!

左夫人正和周文茵在商量宾客的名单,她满意的道:“如今你帮了薛家的忙,改日你再请他们来赴宴,这事儿便就在情理之中。薛家如今在京虽还算不上高门大户,薛大人也不过三品,可出不了十年,薛家就一定会出头。这门亲戚你往后要多走走,不但要走,还要比别处更亲热一些。还有那位宋太太,她的事我可是听说了一些,这么聪明的人,若是她能帮着太后娘娘,再有宋九歌在圣上面前有意无意的提一提二皇子,到时候这储君之位定然非二皇子莫属。”他们想从龙有功,想更上一层楼,等着圣上加封重视是不可能的了,只有盼着新帝登基,能对他们青睐倚重几分。

自己和薛家是什么关系,以及将来会变成什么关系,周文茵比谁都清楚,她心里揣着事,便有些心不在焉的敷衍的一声!

“夫人。”左夫人身边的妈妈进来了,小声回道,“凤梧宫的端姑姑来传皇后娘娘的懿旨。”

左夫人闻言一愣,和周文茵道:“你去迎迎。”又和身边的婆子道,“快让人去打听一下。”皇后娘娘怎么会让人传懿旨来。

周文茵应是出去迎了端姑姑进来,左夫人笑着道,“什么事让端姑姑亲自来,快请坐。”

“奴婢就不坐了,奴婢传完皇后娘娘的话便走。”端姑姑撇了眼周文茵,抱手而立,面无表情的道,“皇后娘娘说周氏这样徒手擒贼报恩的奇女子世间少有,实乃大周女子之榜样。不过,为女子者当知本分,莫忘女戒妇德,凡事过犹不及,当引以为戒,往后切不可再激进冒失。”话落冷冷扫了眼周文茵。

皇后娘娘着是才警示她?这事儿怎么就这么快传到宫里去了,而且,反响也远远出乎她的意料。周文茵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她急着解释道:“怎么会是徒手擒贼,妾身是……”端姑姑眉头一皱,笑了笑道,“内情如何皇后娘娘自是查问清楚再说的这番话,周氏好好想想吧。”话落,向左夫人行了礼,“告辞。”便转身而去。

左夫人让人送端姑姑出去。

“娘。”周文茵震惊的看着左夫人,解释道,“这事怎么会传成这样,我哪里徒手擒贼了,这……这分明就是有人恶意造谣。”

左夫人脸色阴冷的没有说话,皇后训斥倒是不用担心,可皇后素来不管这些外事,她突然让人来说了一通话,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她担心的是,皇后是受命于圣上!

过了一刻方才去打听的妈妈回来,禀道:“夫人,这事儿是圣上吩咐,让皇后娘娘过问一番,圣上还说……”妈妈看了眼周文茵,小心翼翼的道,“还说二奶奶简直是笑话,好好的不在家相夫教子,跑去抓什么贼子,若天下人都这么做,那还要衙门做什么。”

左夫人听完,目光一抬就钉在周文茵身上,周文茵心头一顿,解释道:“娘,这件事肯定是有人恶意煽动,您知道的,我真的只是让婆子去城外随意搜了搜,谁知道就让我找到人了。”

房间里的婆子丫头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左夫人就冷声道:“闭嘴!”话落,照着周文茵的脸就抽了一个耳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道理你不懂,我们来京城是做什么,你不低调行事还这般大张旗鼓的为自己造势,你想做什么,扬名立万?”

周文茵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左夫人又道:“是人都能听出来这事儿是假的,可是话说出来是一个意思,听到别人耳朵又是另外一层意思,这个道理你不懂?侯爷在广东正带兵剿匪,你这个时候名传京城,圣上会怎么想?”她指着周文茵,压着声音一字一句道,“还徒手擒贼,你就真是个笑话。”

周文茵捂着脸红了眼睛道:“儿媳真的只是好心,谁能想到短短一个下午事情变成这样。”

“方妈妈。”左夫人懒得和周文茵说话,吩咐身边的妈妈道,“去准备一下我去一趟锦乡侯府。”看来她这宴席是办不了了,若是让圣上知道了,还以为他们要在京城“重振声威”图谋不轨呢!

这个时候就要低调,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等侯爷剿匪之事落定,上交了兵权她们就立刻回广东去。

左夫人不再搭理周文茵,带着人去了锦乡侯府。

周文茵跪坐在地上,左脸红彤彤的,她捂着脸心里飞快的转着,恍然就明白过来,为什么薛家的人要去衙门闹,为什么方幼清刚刚会和舅母一起来郑重其事的感谢她,这些事她刚刚就觉得奇怪,觉得薛家的人就跟小丑似的,现在她才明白,她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她一直防着方幼清,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把这件事捅到圣上跟前,一旦上升到朝堂,这些事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尤其是圣上跟前,甚至还关系了粤安侯府的兴衰。

她现在是又气又骇,恨不得将立刻将幼清大卸八块才能解恨。

“太太。”她身边的小丫头过来扶她起来,“明天顺天府衙开审的事怎么办……”现在事情才开始,皇后娘娘就来训斥了,后面的事情怎么办?

周文茵就咬牙切齿的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半途而废。”圣上是忌惮她太过张扬,可明日堂审是薛家的事,是方幼清要出丑,和她有什么关系,事情走到现在,就差最后一步,她不可能会放弃的。

“那夫人那边怎么解释?”小丫头给周文茵倒了杯茶,周文茵没喝摸着脸,冷冷的道,“等事情结果出来,她就会感谢我今天做的这一切了!”

小丫头应是,没有再说话。

------题外话------

月票,月票~表忘记了哈,随时翻兜兜。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