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69 张网

刘大夫人穿着一件藤紫色宝相花妆花褙子,梳着周正的圆髻,高坐在主位上,脸色沉沉的,刘二夫人则坐她的下首,略年轻些,瓜子脸气质端庄,但一双眼睛却是有着岁月历练后的精明和算计。

幼清进去时,刘大夫人正目光不善的盯着方氏,语气冷硬的道:“并非我们要闹事,只是人命关天,我们必须要弄清楚。”又道,“素娥是我看着长大的,她的性子如何,我也不为她添彩说好话,但是她对薛家却是一心一意的,你们老太太觉得她犯了错,把她关在拢梅庵面壁反省,我也无话可说,这是你们的家事,所以这两年我们也不曾出面干涉过,可如今她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事儿我们不能坐视不管,你们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她的一番话说的看似在情在理,还为着薛家考虑了一番,可是却无形中,将拢梅庵着火的事情推在了薛家的头上,说的就好像那把火是薛家故意放的一样。幼清听着和薛思画对视一眼,两人前后进了门里,薛思画上前行了礼,刘大夫人点点头,刘二夫人却是一副非常思念的样子,红了眼睛拉着薛思画的手,道:“画姐儿这两年过的好不好?怎么还这么瘦弱,身体好些了没有?”

薛思画进出自由,前年也曾去过刘府,可三位舅母没一个理她的,薛思画再没有脸去,这才躲在家里,就如这次刘氏出事,她宁愿去求幼清帮忙,也没有去求外家的三个舅母。

所以,刘二夫人着眼泪流的,实在是让人觉得虚假。

“二舅母。”薛思画面有悲切,却没有跟着流眼泪,“我身体比以前好一些了,多谢您关心!”

刘二夫人点点头,余光打量着了幼清一眼,见她已经在方氏身边坐下,便和刘大夫人对视了一眼,方幼清毕竟是小辈,进来随随便便敷衍的行了个礼就敢到方氏身边坐了下来,可见她没有将他们武威侯府放在眼里。

刘二夫人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对薛思画道:“坐吧。”

薛思画应是,在刘二夫人身边坐了下来,这样一来,倒显得薛思画是帮着她们的一样了。

幼清坐在方氏身边,目光淡淡的,对于武威侯府她没有自觉自己是小辈,应该对谁要敬着怕着,所以她敷衍的行了礼便落了座。

她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来闹事儿,她尊敬了刘家的人还以为他们怕他们。

“亲家大舅母,您实在是误会了,拢梅庵着火的事我们实在是不知情。若非那边派人来报信,如今我们还蒙在鼓里。收到消息后我们立刻派家里的管事过去盘查了,如今他人还没有回来,不过却可以肯定,弟妹的人并没有在废墟里,烧死的也只有两个丫鬟,所以,弟妹到底是生是死,现在还真是不好说。”方氏说的情真意切,她心里挂念着自己的孙子,也没有多少心思应酬刘大夫人和刘二夫人,“等我们找到了她的人,一定去贵府告知二位一声。”

“呵!”刘大夫人冷笑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在小题大做,刁难你们!”

方氏立刻摆着手道:“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弟妹生死不明,我们现在应该同心协力的把她找到。俗话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不知道她在哪里,人怎么样了,我们说什么都没用啊。”

“薛夫人!”刘大夫人目光犀利的盯着方氏,道,“你是没有去拢梅庵看过那废墟吧,火势那么大,要是你在里头你能逃得出来?素娥她……肯定已经……”她说着侧过脸拿帕子擦了擦眼角,又转了脸道,“还有,这火怎么起的,你们是不是也要给一个解释。这个天时不时还下个雨,地上都还是湿漉漉的,为什么会突然起火,我看,就是有人故意放火的。”直指薛家有意要放火烧死刘氏。

“这……这怎么会。”方氏脸色一变,这边薛思画就急着解释道,“大舅母,那火烧起来恐怕还有另有隐情,但是肯定是家里头没有关系。”

刘大夫人眼神如刀,警告的撇了眼薛思画,薛思画心头一跳,不敢再说话。

“我们怎么会放火呢,弟妹虽住在那边,可毕竟还是他二叔的正妻,我们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方氏觉得这事儿误会太大了,刘家怎么会以为火是他们放的,“更何况,弟妹在里面住了两年了,一直都相安无事,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断不会是故意人为的。”

“是不是故意人为的,你们心里清楚,我们也会去查。”刘大夫人讥诮道,“但是今儿,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说话。人命关天,不要以为你们薛府如今水涨船高就能只手遮天,便是你们再能耐,那又如何,难道我们还要怕你们不成!”

方氏一脸的为难,觉得刘大夫人这样说分明就是故意为难她们。

“刘大夫人。”幼清听不下去,也容不得别人压着方氏一筹,她扶着方氏的胳膊,望着刘大夫人,道,“这事儿我姑母方才已经和您解释的很清楚了,二婶她是生是死还不知道,起火的原因我们也正在查,你们现在就来说要个说法,我倒不明白,你们想要个什么说法?是打算把二婶的嫁妆给你们带回去,还是让我们家敲锣打鼓的认了纵火行凶的事?”

刘大夫人眼睛一瞪,道:“你怎么说话的,没有教养的东西。”

“我有没有教养用不着你来鉴定。”她们就是来闹事的,根本就不用和她们客气,幼清冷声道,“但是我明确告诉你,拢梅庵着火的事和家里没有一点关系,是人为还是意外,我们都在查,若你们这样一口咬定和我们有关,那就请拿出证据出来,证明确实是我们纵火行凶的,到时候你再来和我们要个说话,我们无话可说。还有,二婶生死不明,你却一口咬定二婶已死,也可,你们若是将她的尸首找到了,我们也就认了,到时候你们再来和我们要个说话,我们也无话可说。可现下什么都没定,你们就来说这一番话,是不是太早了些。反而倒让我们觉得你们堂堂武威侯府是在趁火打劫,仗势欺人!”

“宋太太如今可真是不得了,嫁了个郎君就跟着高贵了,这气势十足的,不知道的,我们还以为你是薛府的大奶奶呢。”刘大夫人满眼讥讽的看着幼清,很直接的在捏造嘲讽幼清和薛霭之间有什么事儿。

“那是您眼拙。”幼清冷笑着看着她,刘大夫人被气的噎住,拍着桌子腾的一下站起来,道,“你怎么说话,有娘养没爹教的货色,这里可有你说话的份!”

方氏瞧着忙要做和事老,幼清却是朝她点了点头,稳坐着望着刘大夫人,道:“若我娘如您这样,我倒觉得没有娘也是好事儿。”

“你!”刘大夫人还要再说,刘二夫人就起来拉着她坐下,笑道,“大嫂,您和一个小辈说什么,快别生气了。”

刘大夫人就深吸了口气,觉得自己已经被幼清气的乱了阵脚,她喝了茶又咯噔一下放了茶盅,对方氏道:“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做,这事儿我明确的告诉你们,我们不会善罢干休的,你们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休想糊弄我们。”

幼清就毫不客气的接了话,道:“刘大夫人,以您的身份跑到我们家一哭二闹的,传出去于您而言有*份,让人看笑话。”她说着微顿又道,“这事现在没有结果,我们也没有空陪着您在这里磨嘴皮子,您看,若你们真心是想知道结果,那你们就三天后再来,到时候这件事定然会有结果,若你们不过是来闹事添油加火的,那也行,你们便放开了哭闹,甚至还可以去顺天府衙告我们,到时候这官司打起来,人尽皆知,也当为你们武威侯府壮声威了。”她说着,扶着方氏站起来,一副你们要怎么闹随你们去,泼妇撒泼的事情见的多了,你们不要身份她们也没闲情拦着。

“好,好,可见你们是长本事了。”刘大夫人被幼清的话噎的死死的,愣是找不到回的理,她气的随手抓了茶盅就砸在了地上,喝道:“那就看看,到底谁比谁更横!我们有理难道还怕你了不成。”

“大嫂。”刘二夫人觉得这样就真的跟泼妇来闹事一样了,她们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打算的,若是砸东西和薛家吵架,那她们也不会亲自过来,派几个能吵能闹没脸的仆妇来不就成了,现在刘大夫人这样一砸东西,她们连立场都站不住了,可真是随了方幼清的话,丢了大脸了,“您冷静一下。”她一副和事老的样子,看着幼清和方氏,“宋太太说三天后就能给我们答复,可是真的?”

刘二夫人这是和刘大夫人一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是!”幼清也是面色和煦,恭敬的道,“我们也正在查这事儿,想必这几天应该就能有结果出来,到时候再向你们解释这事儿的来笼去脉,您看行不行!”

对刘大夫人和刘二夫人前后两个态度。

刘大夫人气的牙根都开始疼,她拦着刘二夫人道:“什么过几天再查,谁也不是闲在家里没有事,我们今天能抽空来已是不易,所以,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

“说什么!”薛老太太由陶妈妈扶着大步跨进了门,她站在门口,目光冷厉的扫了刘大夫人和刘二夫人一眼,刘大夫人和刘二夫人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向薛老太太行礼!

“这事幼清也说的很清楚了,她人是死是活我们也正在查,等查出来自然会给你们一个结果。”薛老太太皱眉道,“现在你们揪着这事儿不放,倒让我觉得你们居心叵测,另有图谋。”

刘大夫人当即不相让的道:“我们能有什么图谋,也不看看你们薛府有什么可让我们图谋的地方,不过一个小门小户罢了!”说着重新坐了下来,一副不打算走的样子。

“原来是故意来闹事的。”薛老太太点点头,和方氏道,“你该向幼清学学,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这和泼妇吵架就不能留面子,你留了面子她们还当你怕她,只会闹的更凶。”她教了方氏,就冷笑着转头来看刘大夫人,喝道,“来人,送二位夫人出去!”这是要赶人的意思。

刘大夫人气的直抖,指着薛老太太道:“你们敢!”就拍了桌子,正要说话,忽然陆妈妈走了进来,和薛老太太还有方氏低声道,“老夫人,夫人,粤安侯府的二奶奶,以及中兴伯府的大夫人,还有济宁侯二奶奶以及徐尚书府的大奶奶来了。”

幼清眉梢一挑回头看来眼刘大夫人,忽然就明白过来,她们今儿这趟来的真正目的,这边方氏已经和陆妈妈道:“请他们进来吧。”陆妈妈称呼周文茵不是周表小姐,而是喊左二奶奶,可见她今儿来府里用的身份是左二奶奶。

薛老太太眉头紧蹙,一脸的不悦!

陆妈妈应是而去,正厅里众人各自冷着脸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幼清就看到周文茵由一群夫人及丫头婆子簇拥着笑盈盈的进了门,这还是幼清在周文茵回来后头一次见到她,只见她穿着一件牡丹红的妆花缎素面褙子,袖口和衣摆滚着银边,素雅中透着华贵,头上梳着凌云髻额前坠着一支赤金累丝金满冠的花钿,垂着小巧的红宝石流苏,显得她容貌清丽气质温婉,莲步走着与边上的几位夫人比起来,越发的出挑耀眼。

她微微一笑,朝周文茵旁边的几位夫人看过去,那位身材不高年纪略长些的应该就是中兴伯府的王夫人了吧,她和刘大夫人应该是姑嫂的关系,另外一位是济宁侯府的二奶奶,也就是蔡彰的二嫂,出身书香门第,但为人却是出了名的泼辣,至于徐展云的长媳她不陌生,前一世在锦乡侯府时她常过去走动,逢迎哄人的手段是一等一的,幼清打量了一圈,视线便落在最后一位个子不高容貌娟丽的女子身上,那女子约莫三十几岁,但保养的不错,又因为个子小,粗粗看去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姐……只有这位女子,她瞧着有点面生。

“祖母,舅母!”周文茵笑眯眯的进了正厅,略略的朝薛老太太和方氏行了礼,方氏和薛老太太就明白过来,昨天周文茵来时,是以晚辈的身份,今儿却是以粤安侯府二奶奶的身份,所以,她会露出这般趾高气昂的样子来。

薛老太太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却不能再去给周文茵脸子瞧。

“这位是王夫人。”周文茵给大家介绍,“这是蔡二奶奶和徐大奶奶。”周文茵笑着说完,又和薛老太太还有方氏道,“几位夫人奶奶原是要去我那边坐坐的,可一听我说大嫂得了麟儿这样的大喜事,便笑着要一起来恭贺一番。”

方氏和薛老太太再不待见周文茵,可现在这样的场面之下,是不可能落了大家的面子,方氏笑着道:“真是谢谢大家。”说着,做出请的手势,“快请坐!”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往里面走,方氏示意王夫人坐上座,毕竟她年纪最长,可王夫人却是身子一转拉着周文茵道:“二奶奶坐。”说着,虚扶了周文茵。

周文茵没有客气,在主位坐了下来。

方氏一愣,和薛老太太对视一眼,两人皆没有说话。

那边刘大夫人和刘二夫人也笑着迎了过来,刘大夫人笑着道,“没想到今儿在这里遇到了左二奶奶,您怎么得空过来了。”

“原是没空来的,一早上太后娘娘还召见来着,可我大嫂得了麟儿,这么大的事情我便是再没有空也要回来一下才好。”她笑着说完,望着刘大夫人,道,“你们这也是来恭贺的吗,可真是巧了!”

刘大夫人和刘二夫人就尴尬的笑了笑,周文茵就奇怪的看着他们,刘大夫人就道:“我们是为了姑奶奶的事情来的。”她说着将刘氏的事情和大家说了一遍,道,“也正好请大家评评理,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办,薛家这般不讲道理,可真是有理也说不清楚了。”

薛老太太听着就气的不行,刚要说话,周文茵就笑着道:“大夫人,二夫人容我多嘴说一句。不是我帮亲不帮理,我倒觉得祖母说的有道理,二舅母她生死不明,大家也都在找人,您现在硬说要讨个说话,确实有些难为祖母和舅母了。要不然您看这样,三天后你们再来,既然说三天后有答案,那就劳你们多等这三天,你们看成不成。”一副公正评理的样子。

刘大夫人眉头蹙了蹙,和刘二夫人对视一眼,刘大夫人想了想道:“既然二奶奶这么说,我们就看在您的面子上,今儿这事儿就暂时不提。”她说着看向薛老太太和方氏,道,“三天后我们再来,到时候若没有个结论,我们势必不会善罢甘休的。”话落,冷笑着看了眼幼清。

“不敢担这面子。”周文茵站了起来,笑着道,“我婆母说这两日家里要办宴席,到时候给二位夫人送请柬去,可一定要来啊。”

刘大夫人就笑着道:“一定,一定!”说着,和诸位在座的夫人奶奶告辞,“那我们就不多留了,改日再聚。”刘大夫人又和王夫人互相点了点头,与刘二夫人一起昂头挺胸的出了正厅。

“我们姑奶奶的脾气便是这样,不管什么事不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她断不会罢休的。”王夫人笑着和方氏道,“得亏左二奶奶开了口,让她今儿歇了,若不然恐怕还要闹下去。您看,我这来了也不敢和她搭腔,若不然,她是连我这个嫂子也能训的。”

方氏心里很不舒服,她知道粤安侯虽不在京城,但因他雄霸一方是百年的大族,所以在京城勋贵中颇有地位和号召力,而且他靠在海边私下里做的生意海运不知多少,京城这些勋贵多少都靠着他们发了些财,左夫人和周文茵一来,各家各府便争相出动上门结交逢迎……

所以,这些人才会托着捧着周文茵这么一个小辈,可她虽知道道理,但心里却依旧像被扎了根刺一样不舒服。

周文茵笑眯眯的端茶喝着,余光撇了眼陪着方氏坐在末位的幼清面上,眼底的得意之色一划而过……她昨天来是周表小姐,他们薛府可以不买她的账,今天她便是左二奶奶,她倒要看看,薛家还有没有这胆子对她呼来喝去。

还当她周文茵是以前的周文茵不成!我给了脸面你们不要,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幼清端茶吃着茶,视线落在站在周文茵身后的女子身上,薛思画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拉着她的衣袖低声道:“方表姐,周……左二奶奶身后站着的,是江姨娘!”

幼清一愣望向薛思画,薛思画就和她点了点头。

幼清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她没想到周文茵身后站着的是就是那位生了薛思文一直被薛镇世养在外面的外室,她怎么会和周文茵在一起,周文茵想做什么?!

“娘,祖母!”薛思琪提着裙子跨进了门,“茂哥他……”她的话没说话,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位的周文茵,眉头一蹙指着周文茵就问方氏,“她怎么在这里。”竟然还坐在主位上。

“茂哥怎么了。”方氏拉着薛思琪问道,薛思琪顿时没心思和方氏说茂哥的事,她眯着眼睛的看着周文茵,就道,“你快滚,我们家不欢迎你!”

周文茵眉头微蹙,不等她说话,那边的蔡二奶奶就掩面咯咯的笑了起来,道:“薛家小姐可真是了不得,瞧见客人在这里,就这般待客的?左二奶奶好心好意的登门贺喜,你不敬不谢也就罢了,竟还轰人出去可真让人长见识。”

“你又是谁。”薛思琪叉腰道,“我和她说碍着你什么事。更何况,我们家的喜事用得着你们来贺,都给我走。”

方氏拍着薛思琪的手让她不要再说了,虽说他们和勋贵府邸没什么利益来往,可见了面还是要客客气气的,闹的不好看了,对大家都不好。

“你怎么说话的。”蔡二奶奶冷笑连连,“薛家的家教真我大开眼界……”

幼清耳里听着,视线微转落在周文茵身上,周文茵也恰好抬起头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幼清,眉梢一扬满眼的得意……

当她是泥人捏的不成,周文茵望着幼清冷笑了笑,朝着蔡二奶奶摆摆手,道:“都被吵了,我们今儿可是来看小公子的。”说着,她和方氏道,“舅母,能不能劳烦您带着我们去看看大嫂,和我那小侄儿。”

方氏不好拒绝,又怕薛思琪真的和蔡二奶奶吵起来,只得点着头道:“几位夫人这边请!”说着引着大家出去,周文茵也随之起身由丫头扶着往外走,她走到薛老太太面前,笑着道,“祖母,您先请!”

薛老太太越发不待见周文茵,可人家身份摆在这里,她也不好真的拿长辈的身份压着,只好忍着气出了门。

幼清和薛思琪以及薛思画落在后头,薛思琪气的不得了,指着周文茵道:“她为什么这么得意,她凭什么这么得意。”

“二姐,算了。”薛思画道,“粤安侯在京中颇有威望,就连太后娘娘都要给粤安侯府几分颜面,这些夫人奶奶捧着周表姐也在情理之中。”

薛思琪不服气的冷哼了一声:“真当自己是金凤凰了不成。”话落,看着幼清,道,“你怎么也不说话。”

“说什么。”幼清笑笑,牵着薛思琪的手道,“她今儿来就是抖威风的,你就这样哪能压的住,随她去吧!”

薛思琪瞪眼,不高兴的道:“我看到她那张脸,就像撕下来踩在脚底下才好。”话落又想起武威侯府的事情来,望着薛思画道,“你那大舅母,二舅母到底想干什么,跑我们家来要什么人,真是太可笑了。”

薛思画垂着头委屈的道:“我也不知道。”谁会听她的劝,听她说话呢。

“走吧。”幼清拉着薛思琪往西院,薛思琪快步走着,道,“别叫她欺负了大嫂,说些难听的话,大嫂可还在做月子呢。”

幼清摇摇头,道:“不会的。”周文茵不会当着大家的面落自己的脸。

几个人到了西院,却瞧见周文茵一行人已经出来了,大家就迎面碰上,蔡二奶奶方才的话还没说完,看见薛思琪就接着道,“得亏薛二小姐这是定亲了,若是没有,往后这婆家可不太好找,这样的性子,以后嫁到谁家能受的了。”话落,面露讥诮的笑了起来。

“倒是不知道蔡二奶奶有这般闲心。”幼清拉着薛思琪,掩面而笑,“当年您也应该像现在这样多费点神才好,说不定,如今的左二奶奶就不是左二奶奶,而和您是一家人了。”

蔡二奶奶听着脸色一变,笑容就凝在脸上,满脸的尴尬,周文茵脸色也骤然冷了下来,随即转缓望着幼清笑道:“宋太太伶牙俐齿和小时候没有多大的差别。”她往前走了几步,在幼清面前停住,微微笑着,以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道,“不过再伶牙俐齿也没有,人若想活的好,靠的可不只是一副好口牙。”

幼清扬眉看着她,周文茵轻轻一笑,俯身在幼清耳边,道:“方幼清,如今这行势还不错吧,别急……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话落,掩面而笑,带着丫头婆子与幼清擦肩而过,扬长而去。

江姨娘跟着周文茵往前走,走了几步便顿了步子回头望着薛思画,目光冷冷的一扫,复又跟着周文茵出去。

周文茵看了眼江姨娘,江姨娘立刻垂着头上前,周文茵淡淡笑着道:“今儿也算全了你的心愿了,登堂入室的在薛家走了一圈,感觉如何?”

“多谢左二奶奶拂佑,妾身惶恐,感激不尽。”江姨娘说着朝周文茵福了福,周文茵不在乎的摆摆手,道,“如今刘氏生死不明,你有何打算?”

江姨娘不解的看着周文茵。

“其实,不管她死了还是活着,对你来说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不过,你这么多年为二舅生儿育女,照顾他的起居,功劳不必刘氏少。我看二舅也是时候该给你个名分了才是。”周文茵漫不经心的说着,慢悠悠的往外走,又看了眼江姨娘,道,“您说呢,二舅母!”

江姨娘闻言一愣,震惊的看着周文茵,周文茵轻轻一笑道:“别怕,有我在呢!”话落,便不再看江姨娘,和王夫人并肩走着,王夫人笑着道,“也就是你性子好,心善,若是换做我才不会到薛家来,这样的人家,你抬举了他们,他们不但不领情,还以为你是来占便宜的呢。”

周文茵闻言一笑,王夫人又道:“还有薛大奶奶,说是出门被人蓄意撞翻了轿子,可见是有人和他们结了仇,您怎么能说要帮她们找凶手,这事儿揽在身上,办好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可若是办不好,可就会惹了一身腥,吃力不讨好。”

是不是吃力不讨好,那就要看是谁在做了,周文茵仔细的笑笑,道:“夫人说笑了,不管他们怎么样,可这里毕竟是我娘的外家,是舅舅家,她们有困难,我能帮自是要帮一帮的。”她已经布好了网,就等着鱼儿一条一条的入网便成了,怎么能说吃力不讨好呢。

“左夫人可真是好福气,得了您这样一个知书达礼的好儿媳。”王夫人感叹的看着周文茵。

周文茵轻轻一笑,回头看来眼薛府熟悉的布置景色,不屑的笑了笑。

薛思画拉着幼清的衣袖,望着她道:“方表姐,您方才说的事我仔细想了想,只要能找到我娘和二哥,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用了。”幼清改变了主意,轻声道“你娘不用你找了,三日内她便会自己出来。”

薛思画听着一愣,问道:“我娘自己出来,您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幼清回头看向周文茵等人的背影,淡淡的道,“因为有人在帮着我们找她,这事儿不用你我费力!”

说着进了赵芫的房里,封简正抱着茂哥儿在往他嘴里滴着水,幼清走过去,小声道:“他开奶了吗?”

“刚刚吃了一点。”封简笑看着幼清,道,“现在给他喂点水,等晚上再喂一次。”

这么说,茂哥儿愿意吃东西了,幼清高兴的去看封子寒,封子寒点点头道:“他只要愿意吃东西,那问题就不大了。”幼清点着头,又去看赵芫,她笑着正抹着眼泪,看着茂哥儿傻笑。

隔天,水井坊后巷的一间四合院中,站着一位穿着米灰色袍子的妇人,她默不作声的望着院中正开着花的一棵海棠树,一动不动,一直候在她一边的一位年纪约莫三十几岁,尼姑打扮的女子走了过去,和那妇人道:“二太太,以贫尼看这个家暂时你还回不得,你一旦出现在人前,就一定会暴露行踪,那要对您不利的人就一定会再有行动,到时候您可就无路可退,也没有人会保您周全了。”

“我不出去,岂不是要让大家真当我死了。”刘氏猛然转头过来,手里捏着一朵海棠花,冷冷的道,“我绝对不能成全了那个贱人,想要扶正,她门都没有!”说着看着对面的尼姑,道,“青竹师父,我知道您说的有道理,可是我断断不能眼睁睁瞧着那个贱人登堂入室,莫说我还没死,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会成全她的。”江姨娘昨天回家后便就和薛镇世说要扶正的事,薛镇世竟然就答应了,还说要回去和薛老太太商量一下。

商量什么,她还没死呢!刘氏气的不得了。

还有周文茵那个贱人,将她好好的儿子拐走了,还想放火烧死她,她刘素娥可不是吃素的,想要动她,她便是死也要拉着她垫背!

“那您打算怎么做?”青竹沙弥看着刘氏,想了想道,“要不然你去找那位宋太太?如今你们立场相同,或许她愿意帮您。”

刘氏微微一怔,若有所思,过了一刻她将海棠花揪碎丢在脚底,冷声道:“走,我们先去薛府,先将那贱人的念头断了,想要把我取而代之,她做梦!”话落,便朝外走去,青竹沙弥念了声阿弥陀佛,跟着刘氏带着帏冒出了门,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到了井儿胡同,守门的婆子一见是两个尼姑,立刻就行了礼道,“两位师太若是要化缘的话,还请稍等一刻,待我禀了主子!”说着就要请两人进回事房里略坐坐歇脚。

刘氏却突然将帽子摘了下来,露出了她的脸,守门的婆子看着就啊了一声后退了一步,惊的结结巴巴的道:“二……二太太。”

“通禀什么。”刘氏盛气凌人,“这是我的家,我回来还要你痛禀?滚开!”话落,她大步进了门,守门的婆子愣一愣才反应过来,立刻朝垂花门边打着手势,垂花门边的婆子转头就跑进了内院。

刘氏一身米灰布袍,气势盎然的过了垂花门,一路上遇见的婆子丫头纷纷侧目震惊的看着她,刘氏宛若未见进了径直去了烟云阁。

薛老太太已经知道她来的消息,端坐在宴席室里冷眼看着门口,过了一刻就看到刘氏带着个尼姑进了门。

“你还有脸回来。”薛老太太先发制人,怒道,“我问你,那拢梅庵的火是不是你故意放的?”

刘氏也不行礼,站在薛老太太面前,冷声道:“我若想出来,有一百个法子,用得着放火。”她满脸的不屑,道,“更何况,秋翠和凌雪跟了我多年,我便是再狠心,也不会伤着她们的。”

薛老太太一愣怀疑的看着刘氏:“那火是怎么回事?”

“那把火?”刘氏哈哈一笑,道,“还不是您那蛇蝎心肠的外孙女,竟然想要将我烧死在里面。”

薛老太太眉头紧蹙,这一回她没有再质疑刘氏,刘氏在椅子上坐下来,望着薛老太太道:“这些是我和她的恩怨,我今天回来不是为了这件事。”她说着微微一顿,道,“我今天来,是要告诉您,冬荣他要当我死了,将姓江的贱人扶正,这个事儿您管还是不管,若您不管,那我就和周文茵学一学,一把火烧了,大家都落个干净。”

薛老太太闻声露出惊讶的表情来,问道:“你说什么,冬荣要将姓江的女人扶正?”

刘氏没有出声。

真是胡闹,薛老太太气的直抖,可不愿意在刘氏面前示弱被她拿捏,更不想给她什么脸,便道:“他如今翅膀硬了,什么事也不和我商量了,这事你自己看着办,你要有胆子就一把火烧了,我也落个清静!”

“好!”刘氏站起来,“既然您不管,那我就自己办去!”话落,拂袖出门,大步离开了烟云阁,刚走了几步,便在小径上看到了笑盈盈望着她的幼清,刘氏皱眉冷眼看着她。

“二婶。”幼清缓步走过来,笑着道,“您这就要走了,事情还没说完呢,难不成您还真想去烧了二叔的宅子?”

刘氏哼了一声,她烧不烧用不着和幼清解释。

幼清就道:“您看画姐儿……”幼清朝烟云阁门口,已经哭成泪人的薛思画指了指,又和刘氏道,“您不想想您自己,也该想想二表哥和画姐儿才是,这种事您可做不得!”

“方幼清,你什么意思。”刘氏说完,朝薛思画摆摆手,“你回去,好好待在祖母身边,娘管不了你了,你好好保重自己!”

薛思画呜咽的哭了起来,跑过来跪在刘氏的腿边,抱着她的腿道:“娘,您别走……父亲不管我,二哥不回来,连您也不要我了吗。”她哭成了泪人,紧紧箍着刘氏的腿不放,“娘,我好想您,我一个人害怕,求求您别闹了,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刘氏紧紧咬着牙忍着没有低头去看薛思画,直挺挺的站着,但眼角却是止不住的红了起来。

毕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她曾经含在嘴里捧在手里的宝贝女儿,她怎么忍心丢了她一个人在这世上无亲无故……还有薛明,她精心培养的儿子,寄以厚望的儿子,如今像条狗一样的跟着周文茵……

这口气,她便是死也咽不下去。

“二婶。”幼清走进几步,望着刘氏道,“大嫂的轿子被人撞翻,引得她早产,差一点一尸两命的事您应该知道了吧。”

刘氏冷笑道:“知道又如何,这都是因果报应。”

幼清不想和她吵架,争执这些不是她现在想做的,她低声道:“那您应该知道,推翻轿子的人就是二表哥吧?”刘氏一顿,就连哭着的薛思画也止了哭望着幼清,幼清就接着道,“您敢出现,就应该料到了周文茵不会轻易罢手,你现在若是从这里出去,一定会后悔!”

“我后悔不后悔与你无关。”刘氏心里很清楚,也更知道她现在要做什么,她推开薛思画,叮嘱道,“好好养着身体,你以后的前程娘已经安排好了,好好保重自己,不要管娘。”说着,看也不看薛思画,大步而去。

“娘!”薛思画跪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刘氏却渐行渐远,幼清淡淡的看着刘氏的背影没有出声,绿珠低声道,“太太,要不要去将二太太追回来?”

“不用。”幼清摆摆手,道,“现在不是时候。”

刘氏一路出了门,刚出了槐树胡同,果然就瞧见一辆马车堵在了巷子口,车并不显眼,但车边的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却引人注目,几个人一看见刘氏二话不说快步上来,几个人将刘氏飞快的架上了马车。

刘氏和青竹沙弥一上车,就被人捆了手脚堵着嘴巴,马车再次动了起来,出了城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才停下来,刘氏和青竹沙弥被人推推搡搡的进了一户小院,院子很破,里面空荡荡的但却有几个带着刀的男子凶神恶煞的站在院子里,刘氏被人推进了正厅,而青竹沙弥却被关进了一边的柴房。

刘氏被推跌跪在正厅里,她环顾四周,视线便落在左边垂着半旧的灰蒙蒙的半截房门帘子上,过了一刻里面走出来一位女子,刘氏一眼就认出来,瞪大了眼睛望着她!

周文茵看着刘氏冷笑了笑,在她面前站定,示意身边的婆子将她嘴里的布扯出来,周文茵才冷笑着道:“二舅母,好久不见。”

“呸!”刘氏啐了一口,道,“薛明呢,你把薛明怎么样了。”

周文茵摇摇头,笑着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到这个时候你还记着薛明,可惜……他心里早没了你这个娘了。”她说完,刘氏就喝道,“不可能,他向来孝顺我。一定是你勾引他蛊惑他,苟泽他不可能变成这样。”

“您还不明白。”周文茵挑着眉道,“他能变成这样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她说着走过去,揪着刘氏的头发拉抬着她的脸,狠狠的道,“因为你当年对我做的事,他恨你,恨不得将你杀了才解气。”

刘氏紧紧咬着唇没有说话,周文茵嫌弃的推开她又道:“你不要以为我还是当年的周文茵,若和当年一样,这京城我便不会再回来。”她一字一句的道,“不过,你要想让薛明原谅你,你们母子冰释前嫌,想保住你这条命,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只要听我说的去做,我保你一切如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