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68 早产

“把轿子撞翻了?”幼清脸色微变,奇怪的道,“对方什么人你看清楚没有,因为什么原因?”

婆子摇摇头回道:“那个人个子很高很壮,力气也大的很,从对面冲过来速度太快,又因为他用帕子捂住脸的,我们没有看清他的脸。等我们反应过来时,那个人已经跑的没影儿了。”

怎么就这么巧,拐进个小胡同,还被人撞翻了轿子,通常人和轿子撞上,也至多颠簸一下,更何况当时还有两个婆子抬着轿子呢,怎么会一下子就给撞翻了!

除非……对方是有意为之,使了大力去推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想到这里,幼清心里便就咯噔一声,她盯着婆子问道:“不是说是赵家舅爷请大嫂回家的吗,既然你们没有回去,那可派人去赵家说了。可知道赵家舅爷找大嫂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还没来得及去说。”婆子紧张的道,“大奶奶一回来家里人都慌了神,老爷和大爷都不在家,我们就都围着大奶奶转。夫人吩咐人去通知大爷和大老爷,倒是忘记去赵家说一声了。”

“那就现在去。”幼清话落,正巧看见薛霭匆匆从院外进来,她朝薛霭点了点头,和婆子继续道,“你现在就去赵家说一声,请赵夫人还有赵家舅爷过来。”

婆子点点头,匆忙应是提着裙子跑了出去。

薛霭脚步匆匆的和幼清擦肩而过进了赵芫的房间,幼清在院子里来回走着,却是不敢进去,她害怕……走了约莫七八遍,薛思琴小跑进来,一见到幼清她就急着问道:“昨儿不是好好的的吗,到底出了什么事,现在人怎么样了。”

“还在里面。”幼清蹙着眉指着房里道,“封神医在里面,姑母还请了两个稳婆,应该没有事!”

薛思琴站不住,急着道:“我进去看看。”说着,飞快的上了台阶,进了房里,幼清站在院子里心里砰砰跳着,急着对绿珠道,“你快去外头看看封大郎中来了没有。”

绿珠应是而去,过了一刻就带着个约莫五十几岁的男子进来,他认识幼清,过年的时候来宋府接封子寒回去过年的时候他就在,所以他上来和幼清行了礼,道:“宋夫人,产妇在哪里?”

“在房里,您快进去看看。封神医也在里头。”幼清指着房里,封大郎中应是,提着药箱便匆匆进去,过了一刻薛思琴,薛思琪扶着薛老太太从房里出来,幼清迎过去和薛老太太行了礼,薛老太太和幼清打了招呼,无力的和薛思琪道,“扶我去宴席室坐一会儿。”薛思琪应是扶着薛老太太去了宴席室。

幼清看着薛思琴问道:“大嫂现在如何了?是能稳住,还是要生了?”

“见红了。”薛思琴红了眼睛,道,“怕是不生不行了!”她说完担忧的道,“这孩子还那么小,生下来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话落,叹了口气。

幼清心里着急,可是这种事情便是再着急也帮不上忙,她垂头丧气的和薛思琴一起在院子里坐了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心情和力气说话,房间里赵芫的哭声时有时无,可每次响起都让幼清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阿芫。”赵夫人由丫头婆子扶着,她穿着一件葡萄紫的家常褙子,脚上穿着一双半旧的矮口布鞋,显然是听到消息以后便出了门,连衣裳都没有来得及换,跌跌撞撞的进了门,焦急的道,“阿芫在哪里。”

幼清和薛思琴对视一眼,双双起身迎了过去,薛思琴扶住了赵夫人,轻声道:“大嫂在房里,您先别着急。”说着又道,“封神医和擅妇科的封大郎中都在里面,我扶您进去看看她。”

赵夫人紧紧抓着薛思琴的手,又看了看幼清,点着头道:“好,好!”话落,由薛思琴扶着进了房里。

幼清叹了口气忽然就看到了赵子舟和薛潋正站在院子外面,他们不好进来,又不放心,就只能守在这里了,她想了想也不究竟避嫌不避嫌的事,提着裙子快步出了门,薛潋迎了过来,望着幼清道:“大嫂怎么样了?”

幼清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大概和薛潋说了一遍,薛潋脸色很难看,幼清便去看赵子舟,赵子舟朝幼清抱了抱拳,也是满脸的担忧:“那大夫的意思就是说,孩子很可能要早产?”

赵子舟和两年前比起来个子高了不少,但眉宇间的孩子气依旧未脱。

“可能是这样。”幼清点了点头,问道,“大嫂身边的婆子说,是你让人来请大嫂回家,说是有急事找她?是为了什么事?”

“我?”赵子舟听着就跳了脚,“我没事儿找她做什么,再说,我没有找她啊,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要有事肯定会直接来薛府,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的妹妹挺着大肚子来回颠簸。

“也就是说,你没有派人来请她回家?”幼清盯着赵子舟,赵子舟就竖起三根指头,“我对天发誓,我没有找她回家,是哪个婆子说的,让她来见我。”

幼清四处看了看,就看到缩在墙角站着的婆子,见幼清朝她招了招手,婆子便拘谨的走了过来,赵子舟就问道:“胡妈妈,你说是我喊阿芫回家的?那是我身边的人来传的这话,还是府里的人?”

“是府里的一个姓卢小哥,常跟着二贵在一起玩的那个。”胡妈妈道,“他急匆匆的话也说不清楚,只说您有急事一定要让大奶奶回去一趟,大奶奶以为您又闯了什么祸,所以就赶着回去了。”

姓卢的小厮?赵子舟回头去看自己的常随二贵,二贵就摆着手道:“小的没让卢旺来说报信啊,而且,小的今儿一天都跟在您身边半步没离。”

“那你就现在回去把卢旺给我绑来,我倒要问问,他是受谁的命来报的信。”赵子舟怒不可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赵芫出事还是因为他,他必须得查清楚,若是赵芫母子有个三长两短,他非得把卢旺给撕了。

二贵骇的三魂丢了七魄,恍恍惚惚的应是,转头就朝外头飞跑。

赵子舟就看着幼清,道:“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等查出来再给大家一个交代。”他蹙着眉头,此刻终于露出一份兄长的稳重样子。

幼清点点头,既然这事儿不是赵子舟让人来说,那么这其中肯定还另有蹊跷,可惜的是,这位卢旺怕是也找不到了,就和当初在皇宫假传懿旨的周姑姑一般,自此杳无音讯!

“三哥您和我来一下。”幼清看着薛潋,和他一起往旁边走了几步,薛潋不知道她要说什么,面色凝重的看着她,幼清低声道,“我怀疑薛明回来了。”

薛潋闻声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幼清,幼清就把周文茵回来的事,以及薛思画和她说的拢梅庵的事还有周芳去拢梅庵以后回来说的话告诉了薛潋,“既然赵家舅爷没有请大嫂回去,那会是谁请的?你觉得薛明会不会认识赵府的小厮,能不能使的动?”

“能!”薛潋很肯定的道,“我们以前常去赵府玩,赵家守门的几个小厮常跟在我们后头进出,卢旺我认识,二哥肯定也认识。”

幼清点点头,想了想道:“我也只是猜测,总觉得这件事很蹊跷,若是能将卢旺找到,问清楚也就罢了,若是找不到卢旺,那就只能将薛明找出来,他如果住在京城就一定会有人看过他,更何况,他早年一直住在这里,认识的也不少!”

薛潋明白了幼清的意思,他气的攥着拳头脸色铁青的道:“我知道了,这件事就算和他没有关系,我也要把他找出来!”说着一顿砰的一拳砸在墙上,道,“若这件事真的和他有关,我就更加不会放过他!”

“你发什么疯,人还没找到就伤着自己。”幼清看了看他的手,薛潋搓着手无所谓的道,“我没事。”

幼清也不想说他,叮嘱道:“你带着人去客栈里打听,若是打听到了也不要惊动,单凭你们恐怕抓不住他,到时候请江泰他们去。”

薛潋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话落转身就朝赵子舟走过去,两个人交头接耳的说了几句,赵子舟朝幼清这边看了一眼,和薛潋气势汹汹的就朝外头走。

幼清知道,凭着薛潋和赵子舟是抓不到薛明的,但是却有必要让他们去打草惊蛇,薛明心虚必定会像过街老鼠似无处可躲,那么他就只有去找周文茵……粤安侯在京城的宅子不小,藏一个薛明应该问题不大吧。

“幼清。”薛思琴走了出来,看见薛潋和赵子舟怒气冲冲的走了,奇怪的道,“他们做什么去了。”

幼清和薛思琴一起进了院子,她低声把薛明的事情告诉了薛思琴:“不管大嫂的事是不是和薛明有关,他既然回来了我们去找他也是应该的,等找到了人再说。”

“你怀疑这件事和薛明还有周表妹有关。”薛思琴不敢置信但脸色却很难看,“有没有证据?”

幼清摇摇头,她没有证据,只是凭着直觉:“我有办法……”她话未说完,就看见封子寒从和薛霭一起从房里走了出来,幼清和薛思琴一起走了过去,就听到封子寒道,“按现在的情况只能催产了,若是催产施针的话,孩子会怎么样就很难说,或许会胎死腹中,或许能顺利生下来,但即便生下来我们也不敢保证能他能活几天。”他说着微顿,又道,“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你有个心理准备吧。”话落,摇摇头遗憾的进了门。

薛霭眼前骤然黑了一黑,摇晃了几下,薛思琴忙过去扶住他,劝道:“封神医医术高超,他一定会有把握救大嫂和侄儿的,您别胡思乱想,回头让大嫂看见她会害怕的。”

薛霭静静站着,视线落在垂着的门帘子上,耳边听着赵芫虚弱无力的哭泣声,只觉得天都要塌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面对这样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赵芫的健康与否对于他来说如此重要,重要到若此刻能让他来代替赵芫的去痛,他即便粉身碎骨也不退缩。

“大哥!”薛思琴推着默不作声的薛霭,薛霭缓缓转头过来望着薛思琴,声音嘶哑的道,“我没事!”话落,他身子动了动,却是无力的在台阶上席地而坐,脸色白的骇人!

幼清从来没有见过薛霭这样,她上前去劝着道:“您先别气馁,大嫂这个时候肯定最需要您,您若这个样子她怎么办。”

薛霭点点头却没有立刻起来,他垂着头静静的坐了一刻,一句话未说站了起来,但面色却要比方才好了许多,他朝幼清点了点头,掀了门帘子要进去,却不等她跨进去,里头就听到方氏惊呼一声:“亲家母,亲家母你没事吧。”

薛霭快步进去,幼清和薛思琴也跟着进了门。

房间里有着浓浓的药味和淡淡的血腥味,赵芫躺在床上,床前围着封神医和封大郎中,还有两个稳婆打着下手,赵夫人软软的晕倒在地上,方氏和陆妈妈一人一边正扶着她,薛霭大步过去将赵夫人扶起来,封神医走过来给赵夫人探了探脉,道:“她这是急火攻心,你们带先她去隔壁休息一会儿。”话落,不再管赵夫人,又重新走到床边。

幼清小心翼翼的朝床上看去,赵芫披头散发面色如土的躺在床上,手正紧紧揪着身下是锦被,咬着唇不让自己喊出声来,但上下唇瓣早就被她咬的鲜血淋淋,幼清看的触目惊心心痛如绞,她提着裙子过去红了眼睛拉住了赵芫的手:“阿芫!”

赵芫无力的转头朝幼清看来,想要笑却是笑不出来,她干干的扯了扯嘴角没有笑出来,眉头却又再次皱了起来,幼清拿了帕子给她擦着嘴上的血,忍着泪道:“你要疼就喊出来,喊出来就好一点,我看别人生孩子不都是这样吗。”

“真的吗。”赵芫说的断断续续说着话,望着幼清,幼清点点头道,“都是这样的,你别忍着!”她一边说着一边朝封神医看去,封神医已掀了赵芫的半身被子,拿着针正聚精会神的给她扎针,赵芫疼的额头上的汗大大颗大颗的落,她苍白的笑着道,“我知道了,我不忍着!”

幼清点着点头,赵芫又道:“幼清,你帮我问问封神医,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

“胡说。”幼清回道,“我刚刚已经问过他了,他说孩子很好,只是早产而已,你别胡思乱想,先专心将他生下来。”

赵芫摇着头,抠着幼清的手微微颤抖着,道:“幼清。”她说着微顿,道,“一会儿我可能就没有力气说话了,若是后面孩子真的有危险,你一定要记得帮我求求封神医,让他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他,行不行,你一定要答应我。”

幼清点着头:“好,好,我答应你。”

赵芫干干的笑笑,闭上了眼睛昏昏欲睡,封子寒一见她这样,就赶忙过来照着她的胳膊就掐了两下:“你别睡,你要睡着了,孩子难道要我给你生啊。”

赵芫又睁开眼睛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和幼清道:“封神医真有趣。”眼帘又重重的耷拉了下来。

幼清回头去找薛霭:“大哥!”她朝薛霭招着手,“你快来陪大嫂说话!”

薛霭大步过来半跪在赵芫床边:“阿芫,我在你身边。我们一起想想孩子的名字好不好?你不是要取乳名嘛,乳名叫什么,你想想……随你怎么取,取什么我都不反对!”

“夫君!”赵芫望着薛霭笑,道,“我……我想不出,还是你来想吧。”

薛霭抓着赵芫的手,摇着头固执的道:“我们说好了,你可不能言而无信。”幼清在不想当着赵芫的面哭,飞快的出了门,再忍不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狠的牙根都痒痒,若让她确认这件事真的和周文茵有关,她一定要让她付出惨重的代价。

“丫头。”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幼清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来,就看到宋弈站在她面前,幼清一见到他就哇的一声抱着他低声哭了起来,宋弈揽着她轻拍着道,“没事的,封简的妇科在京城无人能及,有他在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幼清点点头,从宋弈怀里抬起头头来,抹了眼泪道:“我就是心里难受!”宋弈理解的拍了拍她,两个人去了宴席室,薛老太太和方氏以及赵夫人都在里面,赵夫人虚弱无力靠在罗汉床上闭着眼睛默默的流着泪,方式也拿着帕子眼泪不止,薛老太太脸色沉沉的坐着一动不动,薛思琴和薛思琪就在一边忙着给赵夫人打扇子和添茶倒水。

里面静悄悄的,宋弈和幼清进去,几个人也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又各自绝望的落着泪,幼清也没什么心思说话,和宋弈两人寻了椅子坐下来!

时间过的极慢,幼清从来不知道一个下午能如此漫长,陆妈妈来劝了几次让大家先用晚膳,可大家这会儿哪有心思吃饭,等天色入黑后薛镇扬回来了在院门口站了一会儿,负着手沉默的回了外书房。

直到近亥时稳婆才急匆匆的撩了帘子大声报喜道:“大奶奶生了!”房间里沉默了一下午的众人皆是腾的一下站起来,方氏起的太急眼前黑了黑又跌坐在椅子上,薛思琴过去扶着方氏,赵夫人已经急着问道,“怎么样,阿芫好不好。”她说着已经急着下了罗汉床往外头冲。

“大奶奶累的晕了几回,人有些虚,不过没什么大碍。就是小少爷……”稳婆说着一顿,赵夫人已经出了门,薛老太太急着问道,“小少爷怎么了。”

稳婆就回道:“小少爷没有睁眼,也不哭不闹的,有点……太安静了。”

薛老太太听完就朝方氏看去,方氏急着扶着薛思琴往产房而去,薛老太太也跟着过去……

幼清和宋弈对视一眼,两个人皆是眉头紧蹙。

“我记得豪哥生下来的时候哭声大的很。”薛思琪焦急的拉着幼清,“他怎么会不哭呢。”又望着宋弈,“小孩子生下来有不哭的吗。”

宋弈沉声道:“或许因为早产的缘故,孩子还太小,难免和别的孩子有些不同。”

“阿弥陀佛,求菩萨保佑。”薛思琪走到窗户边上求着佛祖保佑,幼清没说话沉默的走了出去,薛思琪也跟着出来,两个人站在门口候着里头的消息,过了一刻薛思琴走了出来,薛思琪问道,“怎么样,大嫂和侄儿怎么样。”

“大嫂有些出血,不过已经止住了。”薛思琴脸色不大好看,“侄儿还在睡,封郎中说他这几天会留在这里再看看,他也没有十分的把握能把这孩子保下来。”

薛思琪就哽咽着道:“我去看看!”进了房里,幼清和宋弈低声说了几句,也随着进了房。

孩子放在摇篮里摆在床边,幼清和薛思琪朝孩子看去。

孩子很小,小小的脸皱巴巴的都没有半个手掌大,像是小猫一样裹在襁褓里,也不哭闹,就这么静静的睡着,乖巧的让人生怜,薛思琪想摸摸孩子的小脸可又不敢碰收了回来。

幼清又去看赵芫,赵芫昏沉沉的躺在床上,脸色煞白没什么血色,薛霭静静的坐在床边望着赵芫,不知道在想什么,赵夫人和方氏坐在床边无声的垂着泪,薛老太太便咳嗽了一声,道:“没什么可害怕的,不知有多少孩子早产,不也活的好好的,你们只管各自去歇着,等过了这两日他和别的孩子也不会有什么不同了。”说着,对方氏吩咐道,“去,把乳母喊进来,先给孩子开了奶!”

方氏朝封神医坐在桌边休息的封建看去,封建和她点了点头,方氏便抹着眼泪去找乳娘!

晚上,幼清和宋弈没有回家,而是歇在了青岚苑,她靠在宋弈怀里唉声叹气的,宋弈拍了拍她道:“别胡思乱想,快睡吧!”

幼清点点头,两个人各自歇下,虽都睡的浅可都没了说话的心思。

天快亮时幼清醒了过来,送宋弈去了衙门,她自己便去了西苑,薛霭正站在院子前头和薛潋说话,幼清快步过去,问道:“三哥,你回来了?”

“我找到他了,他就住在福满楼。”薛潋气冲冲的道,“狡猾的很,一听到我说话声,立刻就翻墙从后面逃走了,虽没有看到脸,但是我可以肯定那就是薛明!”薛潋说着又悔又狠,他早知道就应该更加谨慎一些。

幼清微微摇头,道:“既然确定他在京城就不着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跑不掉!”说着,问起卢旺,“找到人了吗。”

“没有,昨天报信后就没有再回去,估摸着已经跑了。”薛潋满面的不甘,“我一定要将他抓回来。”

卢旺找不到幼清并不觉得意外,薛明既然敢让他来报信,就一定想好了怎么处置安排卢旺,不会轻易让他们找到。

“你去书院上课。”薛霭一夜未睡,此刻脸色有些灰暗,他望着薛潋道,“这件事不用着急,等你大嫂和侄儿稳定下来,再从长计议。”

薛潋还要说什么,薛霭已经摆摆手道:“去吧,别忘记今秋你要乡试,不要耽误了学业!”

“可是!”薛潋说不下去,唉了一声,垂头丧气的走了。

薛霭沉默了一刻,和幼清对视一眼,负手进了院子,幼清随在他身后,薛思琴和薛思琪早就过来,几个人围在赵芫床前陪着她说话,赵夫人一夜之间似乎就苍老了许多,独自坐在床位望着躺在摇篮里的孩子发呆。

“吃奶了吗?”幼清走到封子寒坐下来,封子寒摆手道,“若是吃了也就不用愁了。”幼清见他和封简都是满脸的疲惫,便道,“您和封郎中去歇会儿吧,我们都在这里,若是有事就去喊你们也不迟。”

“也好,我确实有些累了。”封子寒朝封简招招手,叔侄两人出了门。

幼清和赵夫人对面坐下,赵夫人看着幼清,道:“宋夫人,阿芫身边的婆子说的事你让人去查了?”

幼清点点头,道:“没有结果。”

赵夫人抿了抿唇没有再问。

“幼清。”赵芫靠在床上朝幼清看过来,幼清和赵夫人点了点头走到赵芫身边,赵芫就牵着她俯身,在幼清耳边道,“昨儿的事情我觉得有些蹊跷。”

原来赵芫也觉察到了,她低声道:“你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赵芫摇摇头道,“不过,轿子倒下来时轿帘子垂在一边,我似乎是看到个人影跑过去,虽没有看到脸,但是我觉得背影很熟悉,一定是在哪里见过。”

幼清心头一沉,凝视着赵芫,问道:“像不像……薛明?”

“我不知道。”赵芫点头道,“但是那个人跑动的样子还有背影,我肯定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也不确定。”她拉着幼清的手,说的有些咬牙切齿,“这事,肯定是有人故意要害我们母子。”

幼清没有说话,赵芫又道:“我没敢和大家说,一来是我不确定,二来,我不想让你大哥心里难过,不管以前怎么样,可这件事要真实薛明……他们毕竟是堂兄弟……他心里一定很难过,会觉得没有脸面对我们母子。”

幼清理解赵芫的心情:“大哥不是没有主见的人,你不用担心,有什么便和他说。”赵芫没有吱声,撑着要坐起来,幼清扶着她道,“你身子还虚,快躺着,你要什么我帮你拿!”

“我想看看茂哥儿。”赵芫固执的要起来,幼清按着她道,“我把她抱过来。”她说完,赵夫人已经将孩子抱过来了,强笑着道,“你给他取乳名了?”

赵芫爱怜的抱着儿子,摸摸他的小脸,道:“我刚刚想到的。”又和茂哥儿道,“茂哥儿。茂哥儿,你喜欢不喜欢这个名字。娘猜你一定喜欢对不对,你答应娘一定要坚强一点,我们这么多人都喜欢你呢,等着你长大。娘还给你准备好多有趣好玩的东西,都是你的,谁都抢不走!”

赵夫人撇过脸去抹眼泪,幼清也红了眼睛,赵芫把脸贴着茂哥儿的小脸:“你怎么这么乖,又不哭又不闹的,娘喜欢你闹腾一点!”

“你快歇着吧。”薛老太太走过来,在床边坐下来,道,“他现在睡的熟,一会儿再让乳娘试试。”

赵芫听着就抬头看着薛老太太道:“祖母,让我自己来吧,我也有奶,让我喂喂他,说不定他就吃了呢。”说着就去撩自己的衣裳。

薛老太太想阻止,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点头道:“你们母子连心,说不定有用!”

赵芫就压着茂哥儿在怀里喂着他,茂哥儿却一直闭着眼睛睡觉,无论怎么逗就是没什么反应。

“茂哥儿,快吃啊。”赵芫哭了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将ru头往茂哥儿嘴里塞……

幼清咬着唇跑了出来,采芩帮她擦着眼泪,幼清摆了摆手道:“我们去找三小姐。”说着,便径直下了台阶往烟云阁去。

听安看见幼清过来迎了出来,幼清问道:“你们小姐呢。”听安指了指楼上,“从昨晚回来就没有睡,一直枯坐,奴婢和她说话她也没有反应,表姑奶奶,您帮奴婢劝劝我们小姐吧。”

幼清上了二楼,果然就看到薛思画坐在窗户边,视线投在外面,目光木楞愣的不知在想什么,脸色也不好看,幼清走了过去在她对面坐下,喊道:“三妹妹。”

“方表姐,您来了。”薛思画苍白的笑笑,道,“大嫂和侄儿怎么样了,我回来的迟还没有来得及过去看他们母子。”

幼清大概把赵芫和孩子的事情与薛思画说了一遍,薛思画听着红了眼睛,道:“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这么小就遇到了这种事。”

“二婶有没有消息了?”幼清给薛思画的茶盅添了点茶,薛思画摇着头道,“没有。秋翠和凌春都烧死了,可是我娘不在里面,我和表哥将整个山都快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她。”她说着抓着幼清的手,问道,“方表姐,您说我娘会不会出事了?如果她好好的,不可能不出来见我的。”

幼清拍了拍她的手,道:“二婶不会有事的。”她说着微顿,道,“你想不想把二婶找到?”

薛思画听着立刻露出惊喜之色,道:“想,我想找到我娘。”

幼清就和薛思画耳语了几句,薛思画一愣,问道:“这样成吗。”

幼清轻点了点头,薛思画就咬着唇若有所思,过了一刻她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又仿佛想起什么来,和幼清道,“我一直没有机会和您说,半安去年就回来过,她还曾经和听安联系过。”

半安?就是周文茵身边的那个丫鬟?幼清眼睛一亮,道:“那她人现在在哪里,你还能不能找到。”

“这件事要问听安。”她说着把听安喊上来,望着她问道,“你过了年后和半安联系过没有。”

听安看了眼幼清,垂着头回道:“就过年前见过一面,其后再没有见过了。”薛思画就着急的道,“那你有没有办法找到她。”

“奴婢也不知道。”听安不确定摇了摇头,道,“不过奴婢可以试试,我和她当初约定过,若是我有事要找她,就到槐树胡同口的墙上画个记号,然后她就回来找奴婢,奴婢一会儿就去槐树胡同口去画个记号去,但她会不会来找奴婢,奴婢不敢确定。”

薛思画看向幼清,幼清和她点了点头,薛思画就道:“那你现在就去,若是看到半安就将她偷偷带回来。”

听安点头应是。

“小姐。”薛思画身边的小丫头提着裙子急匆匆的跑了上来,抹着汗道,“大舅太太和二舅太太来了,说要找老夫人和夫人要人。”

要人?要什么人?幼清眉头紧蹙,薛思画已经道:“他们来要什么人。”

“他们说二太太生死不明,是我们害的,要讨个说法。”小丫头急着解释。

幼清眉梢微挑,刘氏被关在拢梅庵也有两年了,武威侯府之前是吱都没敢吱一声,现在怎么就上门来要人了?!

薛思画急的都快哭出来了,她拉着幼清道:“我大舅母她早和我娘断了来往,这一回肯定是来者不善。”她说着捂了脸痛苦不已,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考虑过她的感受,大舅母这么一闹,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住在这里!

可是,她不住在这里,又能去哪里呢!

薛思画绝望的看着幼清。

“不管她们什么目的,去看看再说。”幼清带着薛思画往前院而去。

------题外话------

月票啥的表忘记了哈。嘿嘿~好几天没回留言了,人懒起来,实在是没边儿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