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67 愤恨

薛思画说的没有错,以周文茵的性格,当初她离开的时候,吃了那么大的亏,此番回来,又是以粤安侯二奶奶的身份回来,算得上衣锦还乡,这口恶气她势必要出。

“三妹妹。”幼清将茶递给薛思画,叹气道,“这件事恐怕我也无能为力。”她不会去帮刘氏的。

薛思画捧着茶哀求的看着她,幼清心头微软,想了想道:“其实你来求我,不如求你自己,你现在去拢梅庵,将二婶带出来,她们找不到二婶,也就没有办法了。”

“可是……”薛思画摇着头,她不敢,也没有把握能将刘氏从拢梅庵带出来,更何况,让母亲住在拢梅庵是薛老太太下的命令,她现在若是将人带出来,那她们母女以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水井坊那边的宅子,由姨娘占着,一旦回去少不得又要大闹一场人尽皆知。

“方表姐,你是不是还恨我娘,其实我娘她……”薛思画急的红了眼睛,幼清并不打算隐瞒她,直言不讳的道,“我对二婶已经没了恨,不过你若让我帮她,不瞒你说,以我的度量我做不到!”

薛思画理解幼清的心情,当初她娘那么对幼清,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原谅她的,其实,她来之前心里就想到了,只是她除了幼清,没有人可以求了,也只有幼清能有能力和手段帮她一把。

“我知道了。”薛思画放茶盅失落的起了身,垂着头道,“打扰您了,那我回去了!”

幼清跟着起来,看着这样的薛思画,她却于心不忍,想了想她道:“三妹。”薛思画转头过来看着幼清,幼清顿了顿,道,“你可以想办法把二表哥引出来,周文茵既然回京了,二表哥肯定也回来了,若让他知道二婶有危险,他应该不会袖手不管的。”

薛思画闻言一愣,望着幼清,道:“可我二哥他若是不肯出来见我怎么办,他这么几年都没有和我联系,我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薛思画叹了口气,道,“不过,我可以试试。”薛明以前对薛思画很好,只是隔了这么久,薛思画已经不确定了。

幼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其实,她觉得刘氏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她既然觉察了危险就一定会想办法自救的:“好,那你试试吧。”说着送薛思画出去,薛思画不好意思的道,“方表姐留步,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幼清微微颔首,让采芩送薛思画出了门。

“太太。”绿珠咕哝道,“您不能答应三小姐救二太太,她当初那么坏,就算死了也活该!”

幼清没有反对绿珠的话,只是道:“我同情的不是二太太,而是三妹,若刘氏真的死了,那也是她罪有应得,我没有这个心力去管她的死活。”

绿珠就笑眯眯的道:“对,死了才好呢,省心!”话落,扶着幼清上了台阶,幼清低声吩咐道,“这件事不要让爹爹知道!”

“奴婢知道了。”绿珠点着头,大老爷的性子太善良了,这些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幼清走了几步忽然在暖阁门口停了下来,望着绿珠道:“三妹说周文茵去薛府了,我不放心,你代着我过去看看。”一顿又道,“若她长留在那边,大姐又没有回去的话,你就想办法请大姐回去。”

绿珠倒觉得没什么,薛老太太如今已经不喜欢周表小姐,周表小姐过去就是自取其辱的,更何况,还有个嘴上向来不饶人的二小姐在,周表小姐讨不得便宜,可虽是这么想,绿珠还是应了是去了薛府。

烟云阁中,周文茵笑着坐在下首,望着薛老太太道:“……婆母一个人侯爷和夫君都不放心,所以便让我跟着一起来服侍,正巧,我爹也要来京述职,便一起同路了。”

薛老太太淡淡的喝着茶,懒得和周文茵伪装,她听着就不耐烦,打断了周文茵的话,问道:“不是你爹也来了吗?怎么也不来见我,你娘呢,怎么没有随着一起来。”

“父亲一到京城,就被旧日的同僚请走了,实在是脱不开身,特意让我来代他向您请安,等过两日他得一点闲定来给你您问好。”周文茵说着见薛老太太茶盅里的茶喝完了,便笑着道过去给薛老太太添茶,道,“娘原本也要来的,只是文原在来前突然有些不舒服,娘不得不留下来照顾她,她说等过些日子父亲述职的事有了结果,她再过来也不迟。”

这么说,周礼不打算连任广东布政使?薛老太太打量了眼周文茵。

“祖母这两日有没有空,我婆母说想请您去家里坐坐,她常听我说起您,说对您非常的敬仰,这次来京城特别想要拜见您一番。”周文茵说着,在薛老太太对面坐下,道,“我婆母她人很好,也很和气!”

“见面就算了。”薛老太太道,“粤安侯门槛高,我们攀交不起。”说着,她蹙眉看着周文茵,直接问道,“这两年,你见过泰哥儿没有?”

周文茵一愣,下意识的就摇摇头,道:“怎么二表哥不在京城吗?我自从离开后,就再没有见过他了。”

薛老太太蹙了蹙眉,显然不相信周文茵说的话。

周文茵也不想揪着这个话题谈下去,她朝外头看了看,笑道:“舅母应该回来了,我想去给舅母请安。”

“去吧,一会儿我也要歇了,你拜访过你舅母便也早些回去吧,毕竟你婆母一个人在家里。”薛老太太说着扶着陶妈妈的手站起来,看也不看周文茵,道,“若是你见到了泰哥儿,就告诉他,让他回来见我!”

“是!”周文茵笑眯眯的道,“那祖母您去歇着吧。”

薛老太太不再说什么,去了卧室。

周文茵就行了礼由丫头婆子簇拥着出了烟云阁,走在熟悉的小径上,周文茵脚步很缓,曾经在薛府发生的一幕幕,在她眼前不停环绕,她紧紧攥了拳头维持了笑面昂首挺胸的往前走着,她身边的丫头就低声道:“二奶奶,这薛府太目中无人了,奴婢觉得您不必放低姿态,好像您有事求着她们似的。”

“住嘴。”周文茵猛然转头来,呵斥道,“这话也是你能说的,自己掌嘴!”

那丫头吓的跪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就抽了自己四个耳光,周文茵便冷声道:“起来吧,丢人现眼。”话落,拂袖往正袖院而去,一路上遇见的丫头婆子许多都是熟悉的,周文茵笑盈盈的和对方打招呼,可那些个丫头婆子不是低着头匆匆而过,便是敷衍的行了礼快去而去。

好似她是个瘟神似的唯恐避之不及。

周文茵丝毫不在意,她若是顾忌这些,今天就不会进薛家的门!

她心里想着,便进了智袖院,方进了院子就听到身后薛思琪的说话声,她微微一愣停了步子回头去看,就看到薛思琪和正有着身孕的赵芫说笑着往这边而来。

赵芫依旧和以前一样,喜欢红色,容貌没有多大的变化,说不上多漂亮但是有种与寻常女子不同的爽朗和英气,正如此刻,她虽是怀着身孕,可却是大步走着,一副不拘小节的样子!

她和赵芫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她就知道赵芫喜欢薛霭,不过她没有将她放在眼中,可是没有想到,薛霭竟然最后娶了赵芫!

不是喜欢方幼清吗,怎么又娶了赵芫了呢,周文茵就露出怜悯之色望着赵芫,又是一个可怜虫啊,做了方幼清的替代品,而不自知。

对面,赵芫也看到了周文茵,就见她穿着一件桃粉的革丝褙子,梳着牡丹髻,发髻上很清雅的别了支婴戏莲纹玉簪,一支累丝嵌红宝石荷花样华胜,未施粉黛,容貌清丽气质温婉,只是那双眼睛却与以前大不相同,变的冷漠且森凉。

周文茵要回来赵芫一早就知道了,也知道她们一定会碰上,其实她是无所谓,周文茵和薛霭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当年她走的也不光彩,于她而言周文茵来不来都没什么影响,他相信薛霭不会念什么旧情,更何况,薛霭对周文茵只怕也没什么旧情可念。

正是因为如此,比起周文茵来,赵芫便要坦荡许多,大大方方的进了院子,朝着她微微一笑。

赵芫坦然,薛思琪却坦然不了,她脚步一怔,就目光不善的看着周文茵,讥笑道:“我当哪位夫人杵在这里,原来是左二奶奶到了,难怪今儿我们家门前的树上停了只喜鹊,叽叽喳喳嚷嚷了一早上呢。”

“大嫂!”周文茵仿佛没有听到薛思琪的冷嘲热讽,笑着和赵芫打招呼,赵芫微微颔首算作还了礼,周文茵又和薛思琪道,“两年未见,二妹的嘴巴还是这般不饶人,不过,这倒也说明二妹过的不错,依旧和儿时一般天真童趣。”

“这和你没有关系。”薛思琪哼了一声,道,“我们家不欢迎你,你哪儿来回哪儿去,赶紧走!”话落,扶着赵芫就道,“大嫂,我们走,别和这种虚伪的人说话!”

赵芫由薛思琪扶着就越过了周文茵往房里去。

竟然还沾沾自喜?周文茵不将薛思琪放在眼中,却见不得赵芫如此,她转身过来,看着赵芫的背影,就道:“大嫂,许久不见,我有话想和你说说,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说什么。”薛思琪将赵芫护在身后,蹙眉道,“你和大嫂又不熟悉,没什么可说的。”

赵芫就笑着拍了拍薛思琪,望着周文茵道:“左二奶奶有什么话便就在这里说吧,二妹也不是外人!”

“二妹对我有些成见,她是什么脾气想必大嫂也知道。”周文茵包容且无奈的看了眼薛思琪,和赵芫道,“我只有几句话。说完了我也要回去了,刚落脚,家里还没有收拾呢。”她看了看一直垂着帘子的暖阁,她确定方氏在里面,可是她在门口说了这么久话,方氏都没有出来,她也懒得进去,方氏和这个人便是个软骨头,早晚有一天她会让她明白,她周文茵比起方幼清,好过一千倍,求着她进门。

“这样啊。”赵芫指了指院外,道,“那就去外面说吧。”话落,朝薛思琪笑笑,低声道,“她至多说几句挑拨的话罢了,若是想动手,我便是怀着身孕,她也不是我的对手,怕什么!”

薛思琪听着一愣,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周文茵在打架的事情,肯定不是赵芫的对手,她便放了心,道:“那你快点,我在这里等你。”

赵芫微微点头,与周文茵一起出了院子,两个人在院外停了下来。

“说吧。什么事儿。”赵芫笑盈盈的看着周文茵,她是三媒六娉到薛府的,和薛霭的感情这两年也稳定下来,她有底气更不心虚,所以面对周文茵便很自信。

周文茵心里冷哼了一声,遣了身边跟着的丫头婆子,挑眉和赵芫开门见山的道:“大嫂的气色不错,看样子表哥对您很好啊。”赵芫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周文茵便笑了笑,“不过,大嫂才来这个家,恐怕有些事情不知道,我想你若是知道了,气色就没有这么好了。”

“什么事。”赵芫环臂抱胸,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周文茵不以为然,摆出这样一副姿态是在向她炫耀吗,有什么可炫耀的,不就是个替代品吗,她不屑的望着赵芫,道:“大嫂知道我和表哥之间的婚约吧,若中间没有那么多意外,想必你也没有机会让我喊你一声大嫂了。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如今过的很好早不想以前的事情,可是我这人心善,最见不得别人受苦,所以,我既然回来了,看见了,还是忍不住要提醒你一下。”说着微微一顿,问道,“当年我离开你可知道为什么?”

赵芫知道,只是她很好奇,周文茵想和她说什么。

“因为方幼清。”周文茵一字一句道,“你可能不知道,在表哥心中,最喜欢的是方幼清。”她说完等着赵芫的反应,可赵芫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她不由皱了皱眉头,接着道,“我走后他原是要娶她的,不过,以方幼清的势利,想必是没有看上薛家的门第,她向来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自然要凭借自己的容貌拼一个好姻缘。也正因为她不嫁,表哥才会娶了你。说不定在表哥心目中,你不过是退而求次之,是方幼清的替代品。”

周文茵很奇怪赵芫竟然一点不惊讶。

原来是挑拨离间,赵芫冷哼了一声,道:“劳左二奶奶费心了,你说的这些事,很巧,我还真都知道。”话落,她打量着周文茵道,“你若没有别的话,那就赶紧回去吧,这里没有人欢迎你,你又何必死乞白赖的待在这里找不自在呢,还有,你也不用说这种话来挑拨我和夫君还有幼清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有没有事我很清楚,至少比你清楚。”

原来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了装作不知道啊,周文茵掩面而笑,满眼讽刺的看着赵芫,道:“你这自欺欺人的法子果然用的极好,心也宽,可真叫人惊叹!自己枕边人心里念着别人,你竟然是一点都不在乎。”话落,摇了摇头,“你可真是太可怜了。”

周文茵眉头一簇,冷声道:“左二奶奶,可怜的人是你吧,你这是见不得别人过的好,所以就来说这样的话?”话落,她反呛道,“当年你的事我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可是话却听了不少,我倒想问问你,你回来了二叔回来了没有?还有啊,我要不要去和济宁侯府的蔡五爷说一声,让他给你接风洗尘呢。”

周文茵脸色一变,攥紧了拳头,赵芫没有打算停下来,她挑拨离间竟然挑拨到她面前来了:“我要是你,我就永远不回京城,当年的脸都丢成那样,你还有胆子回来在这里耀武扬威,我真是不能理解。”

周文茵没有想到赵芫嘴巴这么刁,她忍着怒道:“你这话是听方幼清说的吧。呵……她为了和我抢表哥,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这话可不用谁特意去说,你那点龌龊事儿谁不知道!”赵芫打量着周文茵,可惜的摇了摇头道,“不过说起来我还真是要谢谢你,若非你走了退了亲事,我也不会嫁给夫君,交到幼清那么好的朋友呢!”

“蠢!”周文茵不欲多说,“就当我白费了口舌,你既然毫不在乎这些,不恶心,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我劝你还是看紧点比较好,不要等那一日丑事出来了,你连哭都没地儿哭去。”话落,拂袖转身欲走,赵芫却拉住她的胳膊,似笑非笑问道,“左二奶奶,其实我也好奇,当年你一心认定夫君和幼清之间有事才闹的那么多幺蛾子,最后狼狈而走,如今你再回来看见我站在这里,你是什么感觉?”

“你少和我得意。”周文茵甩开赵芫的手,“你以为嫁给他这辈子就定下来了?鞋子合脚不合脚,你自己知道就好了,我这好心你便当成驴肝肺吧。”话落,扬长而走,赵芫哈哈一笑,道,“左二奶奶慢走不送!”话落,进了院门。

薛思琪走了出来,蹙眉道:“她和你说什么。”

“说你大哥和幼清的事情。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她还能当个事儿的说,可真是想不通她脑子都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赵芫话落,又道,“不过,我还真要谢谢她,当年要不是她退婚,我也做不成你大嫂了。”

薛思琪听着啐了一口,道:“她当她嫁去了侯门,就是衣锦还乡呢。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们谁会想要看她!”

“好了,好了。”赵芫拍了拍她,道,“随她去吧,不关我们的事。”

薛思琪点点头和赵芫进了门。

周文茵气的胸口跌宕,脸色透着青紫,她没有想到赵芫不但全部都知道了,还一点都不介意,这个女人是真的蠢还是假的蠢,怎么会有人不介意自己的身边人心里念着别人呢。

还是说,她不过是说给她听做给她看的,话落,她看见守在垂花门边的婆子,是她认识的,便走过去带了婆子到一边,打赏了婆子一颗四分的银锞子,婆子战战兢兢的接了,周文茵便低声问道:“我且问你,你们大爷对大奶奶如何?你老实说,我还有赏!”

“大爷对大奶奶很好。”婆子惦记着赏钱,“大奶奶刚有孕时害口,不管吃什么都吐,有一回大爷好不容易买了点心回来,大奶奶还没吃几口,便悉数吐了,还吐在了大爷的身上,大爷一点都不介意,还抱着大奶奶哄了半天呢。”

怎么可能,周文茵怒道:“说实话!”

“奴婢说的是实话!”婆子话落朝后缩了缩,周文茵还要再说话,忽然看到有顶官轿从侧门口进来,薛镇扬如今是四品堂官,轿子颜色与这不相同,所以她心头一顿,就猜到里头坐的是什么人。

婆子见周文茵不说话,忙提着裙子去迎轿子,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周文茵站在垂花门口一动不动的看着轿子,果然,轿帘掀开一身官服的薛霭器宇轩昂的走了出来,周文茵的眼睛一瞬间便酸涩起来,薛霭和她记忆中并没有多少的变化,却要比以前更加的稳重温润,她绞着手里的帕子,微露期待的望着他。

薛霭也看到了周文茵,他略顿了顿脚步不停朝这边走过来,周文茵向他行了礼,轻声喊道:“表哥!”

“左二奶奶!”薛霭朝周文茵抱了抱拳,一副要避嫌的越过她进门的样子,周文茵脚步动了动,又道,“表哥近年过的可好。”

薛霭停了下来,并未看周文茵,守礼的回道:“多谢左二奶奶关心,薛某倒还过的去。”话落抬脚欲走,周文茵紧追了一步,又道,“我……我方才见到大嫂了,还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大嫂人很好。”

薛霭一怔目光戒备的看着周文茵。

周文茵心头一颤,她望着薛霭的眼睛,那双眼睛没有留恋没有欢喜,有的是对别人的紧张和对她的戒备,她一瞬间心凉如水,轻笑了声她压着心里的悲凉和恨意,道:“还没有恭喜表哥,大嫂有孕,想必没有几个月您就要做父亲了吧,到时候我一定要来瞧瞧侄儿才成。”

薛霭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

周文茵又走了一步,站在薛霭身后,问道:“你……为什么没有娶方幼清?”

“事情已经过去了。”薛霭语声不悦,道,“更何况,此事也与你无关!”周文茵当然不会死心,走了两步绕在薛霭面前,望着他接着问道,“你不是喜欢她吗,为什么不娶她?为什么又娶了赵芫,你告诉我。”

薛霭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复又睁开无奈的望着周文茵,冷漠的道:“你既喊她大嫂,那她便是我薛季行的妻子,这些事和幼清又有什么关系,还请左二奶奶说话三思后再言。”话落,拂袖而走,周文茵提着裙子追了两步,跟在薛霭身后,紧着问道,“你既然不喜欢她,心里没有她,为什么还要娶她。你这么容易就娶了别人,那为什么当年对我那么狠心。”

薛霭气的不行,也没有心思和周文茵胡搅蛮缠,他沉了口气,疏离的看着她,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又何必揪着不放。你如今也有了家室,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顿了顿,他又道,“这话我不想再听你说第二次,以后你也不要出现在阿芫面前,他现在怀有身孕,不方便见任何人。”话落,他看着守在门口的婆子,道,“送左二奶奶出去。”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薛季行,你会后悔的!”周文茵紧紧咬着嘴唇,尖锐的痛让她将眼眶里的泪水生生压住,什么叫不要出现在阿芫什么,薛霭什么意思……他这是移情别恋了?不过两年的时间,他就将方幼清忘了,开始一心一意对赵芫好了?

她可真是高看他了,薄情寡义的伪君子!

周文茵怒气冲天的转身便走,是,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当年薛霭明明是喜欢她的,可是后来幼清来了他便看上了幼清,如今又看上了赵芫……她怎么就瞎了眼,瞎了眼呢!

周文茵上了马车,等帘子一放下来,她便愤恨的激将茶几踢翻,当年若不是因为他,她怎么会那么狼狈的回到广东,又怎么急匆匆的就嫁了那个人!现在来告诉她,赵芫是他妻子,他要护着自己的妻子。

她当年还是她的未婚妻呢,怎么不见他来护着他。

真是太可笑,太虚伪了。

周文茵满眼通红,掀了帘子对外头喝道:“去福满楼!”周礼在福满楼包了一个院子,她说完又对外头道,“今天在薛家的事情,你们若是有一个人说出去,我便叫你们一个个都死无全尸。”

“是,奴婢什么都没有看到。”周文茵话落,外头跟着的丫头婆子纷纷应是,二奶奶心狠府里的人都知道,早先她身边陪嫁的来的四个丫头,不是死就是发卖,一个对自己陪嫁的丫头都这么狠的人,可见她的心狠手辣。

“谅你们也不敢。”周文茵冷哼了一声,便闭目靠在车壁上没有再说话,马车一路行到了福满楼的后门,婆子上前开了门,周文茵下了车对跟来的丫头婆子道:“你们就在这里候着。”话落,她戴着帏冒一个人进了后院。

周礼并不在里面,她也没有在后院的停留,而是径直穿过,去了隔壁的一间小院落,她站在门口轻轻敲了几下,很快便有人打开了门,不见那人的容貌,只有一只壮而有力的手从里面伸出来,迫不及待的将她扯进去,复又重新关了门。

幼清听完绿珠回的话,惊讶的道:“她真的这么和大嫂说的?”

“是!”绿珠觉得她简直难以理解周表小姐在想什么,这挑拨离间也不知道遮掩一下。

幼清嘲讽的笑了笑,周文茵现在根本不需要伪装,她对大家的态度,和大家对她的态度,她哪里还用的着伪装……这也就是赵芫不介意这些,若是换做一个心胸狭隘的人,不管知道不知道周文茵是蓄意而为,都一定会生气。

所以,周文茵是直接还是掩饰,对于她来说根本不重要,她在乎的是结果。

“老太太是什么态度,姑母见她了吗?”幼清端了茶慢条斯理的喝着,绿珠摇了摇头,“姑太太没有见她,她就在智袖院外头和大舅奶奶说的话,至于老夫人那边,她也没有逗留多久,说了一会儿就出来了,可见老夫人也不待见她。”

幼清没有吱声,她了解周文茵,这件事她一定不会就此作罢……刘氏那里她可以派人去报仇,那么接下来呢,她会做什么?

周文茵最恨的人,除了刘氏便就是她了吧。

幼清顿了顿,忽然心里一顿,望着绿珠道:“你再回去一趟和大舅奶奶说,她快要生了行动不便,这段时间轻易不要出门,也不要去见什么人!”

“怎么了?”绿珠不解的看着幼清,幼清想了想道,“周文茵最恨的人就是我和刘氏了,刘氏那边她已经安排好了,可是我这里她暂时恐怕还没有机会,可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什么都不做的。”

绿珠还是没有听明白,问道:“那她想做什么?”

幼清望着绿珠,反问道:“薛家她最恨的人是谁?”

绿珠若有所思,恍然道:“是大舅爷?”不会吧,她想要害大舅爷恐怕还不容易,但是她可以对大舅奶奶……绿珠心里砰砰跳了起来。

幼清点了点头,在周文茵看来因为薛霭的“移情别恋”才害的她如此,如今薛霭和赵芫日子过的恩爱甜蜜,她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恶气。

“那奴婢现在就回去和大舅奶奶说。”绿珠话落,转身就朝外头跑,大舅奶奶现在可是有孕在身呢,若周文茵想使什么手段,那可真是……她不敢想象,脚步飞快的出了门往薛府跑去。

“希望是我想多了。”幼清心神不宁的在宴席室坐下来,周文茵毕竟才到京城,就算她有成算也需要要准备一下吧,更何况,她这回是随着粤安侯夫人一起来的,不是为她省亲,而是代替粤安侯面见太后和皇后的。

这些事儿可马虎不得,对于粤安侯这样的勋贵来说,皇家的信任和重视比什么都重要,由不得她胡闹。

幼清想了想请了周芳来,吩咐道:“你瞧瞧去一趟拢梅庵看看。”她将刘氏的事情告诉了周芳,道,“不用你动手,你只管旁观就好了。”

周芳点点头,道:“好,奴婢这就过去。”说着一顿,她又想起什么来,望着幼清问道,“太太,路大勇要去庄子里吗。”

幼清一愣点了点头,道:“是,他说他去庄子里自在一些,我留不住,只得由他去了。”

周芳没有再说什么,行礼出了门,在隔壁牵了马往拢梅庵而去。

幼清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她不想有什么变化,更不想和什么人去争去斗,就这么安安稳稳的守着方明晖和宋弈就好了,不过……若是周文茵来一趟气不过说一些话撒撒气,她也不会想要怎么样,她要做的都做了,周文茵如何她也不想关心。

可是,若她对赵芫,对方氏有什么不利,她一定不会轻饶了她。

当年她就有办法让她狼狈的而去,这一回,她一样有办法让她生不如死!

“妮儿。”方明晖掀了帘子进来,见着幼清他微微一愣,关切的问道,“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幼清展颜而笑,道:“没有,可能这两天没有睡好的缘故吧。”她扶着方明晖坐下来,又给他倒了茶,“爹爹喝茶。”

方明晖见她确实没事,就端了茶微笑道:“我有一位旧日的同僚回京述职,他知道我回来了,便送了帖子来,邀我去喝茶,我们好几年没有见面,这一次难得在京中遇上,我便想去见见他。”

方明晖愿意出去走走,幼清当然高兴,点着头道:“那让路大哥跟着您一起去吧。在什么地方,我安排马车送您。”

“在崇文门边上的一间叫做望月楼的地方。”方明晖似乎并不确定。

幼清一愣,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放了心道:“那您尽管去吧。”话落挨着方明晖低声说了几句,方明晖一怔惊讶的道,“那个楼是九歌开的?”

幼清笑眯眯的点着头,要是去别的地方她还担心,可是去望月楼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了:“稍后您请他好了,走的时候也不用付钱,叫您女婿孝敬您。”

方明晖笑了起来,指着幼清道:“你啊,人家开门做生意,虽说一顿饭没多少钱,可账却要记的,哪有我吃了就走的道理。”说着心里却觉得高兴,宋弈可真是不可小觑,小小年纪就办了这么大一个望月楼,还养了那么多人在手底下。

方明晖露出与有荣焉的表情来。

幼清安排好马车,让路大勇护送方明晖去望月楼,又叮嘱路大勇道:“你既然去了,就寻着方徊和阿古打个招呼,他们你也熟悉了,不必拘束。”

路大勇应是,驾着车出了门。

方明晖和路大勇刚出了侧门,这边周芳就赶了回来,幼清见着她奇怪的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到拢梅庵了吗?”

“去了,不过您说的那间房子已经烧了,是昨天下半夜着的火。”周芳想起那房子被烧的样子,又道,“当时里面的人都在睡觉,所以,烧死了两位女子。不过里面有没有薛二太太,奴婢没有打听到,庵里也是守口如瓶,半点口风都不露。”

烧死了两个人?她记得刘氏当初带过去的就是两个丫头,一个是秋翠,还有是谁她不记得了……若是悉数烧死的话,加上刘氏应该是三个人才对。

还有一个人去哪里了?

这把火是周文茵让人放的?看来,两年未见,她倒确实比以前更心狠了一些,手段也见长了。

“三小姐赶过去了。”周芳回道,“奴婢在回来的路上碰见薛家的马车,不过马车边上还跟着一个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瞧着面生,但穿着还挺气派的。”

十七八岁的少年,那就是刘冀了,没想到刘冀对薛思画还不错,这个时候愿意帮她。

“你再去看看吧。”幼清和周芳道,“别的不用管,若是三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搭把手。”

周芳点头应是出了门。

幼清心事重重的回到房里,刚坐下绿珠就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幼清见着她就急着问道:“怎么样,家里的人都挺好的吧,大嫂没有出门吧。”

“太太。”绿珠抹了额头的汗,喘着气道,“太太,太太您快回去一趟,大舅奶奶恐怕要生了!”

幼清腾的一下站起来,问道:“不是要到五月才生的吗,这还有一个多月呢,怎么就要生了呢,到底怎么回事。”她说着心慌意乱的打翻了手中的杯子,绿珠急着解释道,“奴婢去的时候大舅奶奶已经出门了,说是赵家舅爷派人来请她回去一趟,大舅奶奶就带着丫头婆子坐轿子回去了。”她顿了顿接着道,“奴婢想着您惦记大舅奶奶,就没有着急回来,而是在那边和几个姐姐说话,没想到过了不过小半个时辰,大舅奶奶的轿子就急匆匆的抬回来了,说是大舅奶奶半道上突然喊着肚子痛,他们不敢再往前走,就原地转回了头。”

幼清没心思再多问,出了门就朝封子寒的绿柳苑而去,封子寒正站在药架子前头捣鼓着草药,见着幼清进来,他得意洋洋的道:“你快来瞧瞧,这药是我新得的,功效可不得了。”幼清没有听他说话,更没有去看他的草药,抓着封子寒的衣袖就往外拖,“您快随我回家一趟,我大嫂要早产了,您去看看!”

“哎呀,你慢点,慢点。她要生就生,我也不是接生婆子,去了帮不上忙啊。”封子寒觉得被幼清看轻了很不高兴,幼清边走边道,“她要是正常生我哪会请您去,她是早产了,算着时间现在孩子才八个月。”

封子寒一愣,摸着手指算了算时间:“好像还真是早产。”顿了顿他又道,“那你请我也没什么大用啊。”他又不擅长妇科,想了想他叹道,“算了,我随你去一趟,你再遣个人去医馆把我大侄儿请来,他擅妇科和儿科,在这事儿上他比我精通。”

幼清点着头,抓着赶来的蔡婆子就吩咐道:“你让胡泉派人去封氏医馆请封大郎中去薛府,就说是封神医吩咐的,让他务必来。”

蔡妈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见幼清面色不佳,便急着点点头去办事儿。

幼清和封子寒上了马车急匆匆的赶去了薛府。

薛府已经乱的底朝天,幼清一路进去路上丫头婆子都慌了手脚,她径直去了西院,薛思琪正跺着脚搓着手着急的站在院子里,见着幼清过来,她急着哭着道:“中午还好好好的,下午出去一趟就出事了,怎么办,怎么办!”

“先别着急,封神医来了,请他先进去看看。”幼清将封子寒让过来,薛思琪立刻像见了救星似的拉着封子寒,“封神医快进去看看我大嫂。”不由分说的拖着封子寒进了产房。

产房里赵芫的哭声传了出来,幼清心也随着沉了下来,她招手喊来个跪在院子里的婆子,问道:“你们奶奶出门的时候你跟着没有?”

“奴婢跟着轿子的。”婆子抹着眼泪,声音打着颤,幼清便接着问道,“那你们到赵府没有,为什么好好的大嫂就喊肚子疼?”

婆子惊恐的道:“我们没有回赵府,不过出了槐树胡同拐进个小胡同的时候,忽然对面冲过来一个人,奴婢还没有看清那个人长的什么模样,那人就冲了过来,一下子将我们都撞散了,大奶奶坐的轿子也被那人推翻了。”

------题外话------

不知道什么问题,后台一个多小时上不来,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