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62 过年

幼清看着宋弈,宋弈在她脸颊亲了亲,道:“去吧!”

“外面有人。”幼清红着脸轻捶了他一下,笑着起身整理了衣襟,朝宋弈笑着道,“你一个人待着无趣就去找封神医说说话!”直等宋弈点了头,幼清才掀了帘子出去迎夏二奶奶。

宋弈笑着起身,负手踱着步子往后院走,方徊无声无息的跟了上来,低声道:“爷,严志纲死了!”

“嗯。”宋弈点头道,“通知严府的人来收尸。”严安还未判决,严府此刻还有人。

方徊点了点头,又道:“老安说他后日便启程去扬州,问爷还有没有别的吩咐。”他说着顿了顿,又道,“他说他想将元瑶带走,行不行?”

“漕帮的事你让他看着办就成。至于元瑶……”宋弈皱了皱眉,道,“他想带走就带走吧,不过不要让她轻易回陕西!”

方徊明白宋弈的意思,当初收元瑶一方面是因为元氏的势力,另一方面则是通过元瑶来控制元氏,一开始元瑶还很听话,可现在越来越难控制……但是现在还杀不得,让老安带去漕帮也好,省的闹事。

“属下知道了。只是,您让属下和阿古打理望月楼,属下怕做不好。”方徊说着顿了顿,望着宋弈,道,“要不然您让江淮去,让属下以后跟着您行不行?”

宋弈停了下来望着他,又挑了挑眉,道:“江淮若是同意,我倒是没有意见!”说着,进了封子寒的绿柳苑,封子寒正一个人蹲在院子里不知道在捣鼓什么,见着宋弈来了,他朝宋弈招招手,道,“九歌,你来的正好,你给我的这两味药可真是有趣!”

方徊笑眯眯的离开,去外院找江淮商量。

宋弈并没有过去,而是在旁边的椅子上懒洋洋的坐了下来,微眯着眼睛,疏懒的道:“怎么了?”

“现在还说不清,我打算种在院子里,等明年就知道了。”他说着拿帕子擦了擦手,一屁股在花坛的沿子上坐下,望着宋弈,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官挑好了?”

宋弈微微颔首。

“那你和小丫头说了没有。”封子寒端着喝着等着宋弈的答复,宋弈半眯着眸子,单手支着面颊,淡淡的道,“没有。”

封子寒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指着宋弈道:“你不和她解释你为什么选詹事府少詹士官职的原因?小丫头也没有问你?”宋弈没应他,封子寒又道,“你可真行,要是那一天她知道了,生了你的气看你怎么解释。”顿了顿又道,“以她的聪明,说不定现在就已经猜到了。”

宋弈还是没有说话。

封子寒就着急的道:“你不说,那我去说了。”说着就要出去,宋弈叹了口气,道,“你说了才会让她生气。”

封子寒脚步一顿,回头不解的看着宋弈,宋弈摆摆手,道:“以她现在的立场和心情,听到这些事绝不会是高兴的,这些事就等岳父回来后再和她说好了。”

封子寒若有所思的走了回来,想了想又觉得宋弈说的有道理:“那方子修会和小丫头说吗,要说以前就该说了。”又道,“这父女俩还真是一个样儿,什么事都藏在心里。”

宋弈睨了封子寒一眼,淡淡的道:“情况不同,自然心境不同,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吧。”

一说到自己的事封子寒就意兴阑珊,摆着手道:“算了,不说了。”又指了指外面,“听着很热闹,小丫头在待客?”

宋弈颔首。

幼清接了夏二奶奶和夏芷晴,随后陈夫人带着陈铃兰和陈素兰以及方氏和薛思琪也到了,几个人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夏二奶奶颔首道:“这个院子真是不错,宋大人不声不响的就置办了间这么好的地儿,离着井儿胡同也近。”

“就是,我昨儿来的时候也惊了一跳。”方氏笑着道,“那孩子真是实诚的,什么都不说!”

夏二奶奶掩面而笑,和方氏低声道:“要我说,你挑女婿的眼光可真是不错,改明儿我家晴姐儿你也给把把关!”方氏闻言就笑着道,“我哪里有什么眼光,再说,晴姐儿这么出挑,只怕别人配不上她,根本不愁嫁!”

“说是不愁嫁,可我都愁了好几年了,幼清比她小都成亲了,她却还是没有着落。”说着叹了口气,道,“他祖父的意思,等明年我们回乡以后再给她订人家,免得等我们走了,她一个人在京城,连个亲戚都走不了。”夏氏祖籍是南直隶松江府。

“说的也是。”方氏愁眉颔首,望着夏二奶奶不舍的道,“这么着急回去做什么,再留几年也很好,更何况大爷也要科考了吧,何不等他考过了再走。”

夏二奶奶摆着手,和方氏一起上了台阶,笑着道:“这事儿我做不了主。”

夏堰要走,她们做儿女的谁也拦不住。

方氏和陈夫人对视一眼,叹了口气,陈夫人笑着道:“索性也不远,到时候等儿女的事情都定了,我们结伴去南直隶走走便是,有她在,我们也能有个游山玩水的借口不是。”

“你能走得掉?”方氏摇着头,“这大的成了亲,跟着就有小的,家里的事情没个完的时候。”

陈夫人想想也是,她的两个女儿都没有着落,这事儿还真是不好说。

几个人说说笑笑进了暖阁,幼清则陪着几位小姐在后面走着,夏芷晴道:“我们明年就要回南直隶了,往后想再要见面,恐怕就很难了。”

“阁老递辞呈的事,我听父亲说了。”陈铃兰拉着夏芷晴的手,道,“家人都走了,把你一个人留在京城也不合适,往后我们天各一方,你要记得给我们来信才是。”

夏芷晴失落的点点头,叹道:“也只能写信了。”说着,看着幼清道,“还是幼清好,父亲也要回来团聚了,日子是越过越顺坦,哪像我们,明儿都不知道在哪里。”

“说的这么悲观做什么。”幼清笑着道,“缘分这事情说不清,或许你回南直隶后就立刻定了门好姻缘,保不齐你还会庆幸,当初幸亏跟着家人回去了呢。”

夏芷晴听着脸一红,去掐幼清的胳膊,和大家道:“你们瞧瞧,以前可是半天不说一句话的人,如今嫁了人也知道拿话打趣我了。”幼清笑着躲在薛思琪身后,薛思琪护着她笑道,“你刚刚还说她越过越好,这性子自然也越来越开朗,再说,只许你拿她打趣,还不许她反将你一军不成。”

夏芷晴抓不到幼清又被薛思琪堵了嘴,就指着她道:“好,我就不走了,非等着你和廖大人成亲后,这两张利嘴会吵出什么花儿来。”

几个人嘻嘻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薛思琪昂着头道:“不管什么花儿,只要是香的就成。”

“太太。”蔡妈妈见几位小姐和幼清有说有笑,她也不由笑了起来,道,“郭老夫人和郭夫人还有郭小姐来了。”

幼清点点头,和薛思琪道:“二姐陪几位姐姐还有妹妹先去暖阁里坐着喝茶,我去迎迎。”又和夏芷晴以及陈铃兰、陈素兰道,“今儿家里来的人多,一会儿我若是招待不周你们可不许不高兴。等改日我单独下帖子给你们!”

几个人笑着点头。

幼清则整理了衣襟迎去了垂花门,郭老夫人的马车刚刚停下来,她笑着立在马车边候着,郭老夫人由身边的妈妈扶着下了车,一眼就看到了幼清,笑着道:“天这么冷你迎出来作甚,回头该冻坏了。”

“您来了,我肯定要迎的,便是再冷点,我也该来!”她说着过去搭着手扶了郭老夫人,郭老夫人站稳打量着幼清,笑道,“一些日子不见,气色比早先好了一些。”

幼清笑着行了礼,道:“托您的福!”说着又朝随后马车里下来的郭夫人,笑着行礼,道,“郭夫人!”

郭夫人和幼清微微点头,打量了一眼院子,和郭老夫人道:“娘,这院子可真是不错,干净整洁,郁郁葱葱的,瞧着倒不像冬天,比咱们家里看着热闹!”

“你若是喜欢,改日也种些这样的树便是。”郭老夫人轻笑着说着,朝刚下车的郭秀招招手,道,“来,见过你宋嫂嫂!”

郭秀穿着一件桃红色通袖袄,下面是条米白色八幅澜裙,梳着高高的飞燕髻,衬着她面若皎月,清丽脱俗,她笑着过来挽了郭老夫人的手,道:“祖母,我和宋嫂嫂已经见过了。”说着,挑着眉打量了一眼幼清。

幼清朝她笑笑,郭老夫人就道:“瞧我这记性,竟是不记得了。”说着又拍了拍郭秀的手,“即不是头一回见,你就更该向你宋嫂嫂问好才是。”

郭秀就敷衍的朝幼清福了福,问道:“宋大哥在家吗,我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在家。”幼清笑笑和郭夫人一起往内院走,郭秀就眼睛一亮,望着幼清道,“他在哪里,我去找他说说话。”

幼清沉默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那边郭夫人已经斥道:“我们是来做客的,你像个什么样子!”

郭秀就嘟了嘟嘴没有说话。

“今儿肯定不止我们来吧,我瞧见外头停了好几辆马车。”郭夫人笑看着幼清,幼清颔首将来的人和郭夫人说了一遍,郭夫人就笑着道,“那今儿可热闹了,上一回我下帖子夏二奶奶和陈夫人还有薛夫人都没有去,今儿可算是遇上了。”

幼清掩面而笑,郭老夫人道:“咱们是广下帖子,闹哄哄的,她们自然是能避就避,今儿不同,在幼清家里自己人坐坐说说话,也随意一些!”

郭夫人笑着应是。

几个人慢慢逛着进了内院,郭老夫人站在正院门口朝内院看了眼,道:“这宅子是不错,清清悠悠的,又宽敞又安静!”说着进了院子,房里的几位夫人都已经迎了出来,大家在院子里行了礼,幼清吩咐采芩和绿珠上茶,她陪着上台阶,还没进暖阁,那边就来说单夫人到了!

幼清笑着和众人道:“单夫人到了,我去迎她!”说着,提着裙子又重新回了垂花门,单夫人已经下了马车,由婆子丫头簇拥着望里面走,见着幼清过来,她立刻笑着道,“我这是不请自来了。她们都到了没有。”

“都到了。”幼清笑着道,“就差您一个,说要开桌打马吊呢。”

单夫人掩面而笑,和幼清并肩走着,笑道:“难为你小小年纪要陪我们这些老的周旋,一会儿你和那些小姑娘去玩去,让我们自己说说话就好了,也难得聚聚,正凑着你们这大喜的日子。”说着一顿又指了指自己丫头手里捧着的锦盒,“头一回上门,恭贺你们乔迁新居,也贺宋大人高升,再贺你父亲沉冤昭雪!”

幼清让绿珠接了礼盒,笑着行礼,单夫人就笑着道:“说起来,倒是我省了,这三件事若是一件一件来,我可不得出三份礼。”

上一次在郭府见到单夫人倒觉得她并不算好说话的,幼清还担心她来了以后会冷场,如今看来,那天在郭府大家的心态确实有些不同。

幼清迎着单夫人进了暖阁,大家便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说着话,暖阁其实并不大,几个小的就被赶去了宴席室里,幼清两边跑着陪着说话,过了一刻赵夫人到了,她是先去看了赵芫再拐到这里来的。

等人齐了,还真是开了两桌的马吊,一屋子欢声笑语的打了半天的马吊,幼清站在厨房里和田妈妈一起看菜单,又让人去取了酒出来,周长贵家的道:“您看廖太太要不要请一请,虽说二小姐的亲事还没有定,可总归已经在议亲了,若是单落了她,会不会让她心里有些不快。”

“就是因为亲事还没定,所以不能请她来。”幼清解释道,“廖大人和几位大人来往并不多,廖太太似乎也无心刻意攀交各位夫人,若是请她来,她还不自在,怕被人当成有意巴结,反而不美。”

周长贵家的想想也对,点头道:“奴婢知道了!”两个人说着拐到正院这边来,正巧看到郭秀带着丫头从院门口出来,径直拐弯往后院去,周长贵家的瞧着一愣,指着郭秀道,“郭小姐这是……”

“去找老爷。”幼清轻轻笑着,和周长贵家的道,“你让白薇去跟着服侍,免得她迷了路就不好了。”

周长贵家的就笑着应是,立刻喊了白薇过来,指着郭秀的背影道:“郭小姐约莫是要去逛园子,你去陪着,别让她迷路了。”白薇应是,提着裙子去追郭秀。

幼清则进了暖阁,夏二奶奶见着她就招着手道:“快来帮我看看,这牌要怎么出,我可是真是晕了。”

幼清就笑着走了过去,在夏二奶奶身边坐了下来,笑着指了指其中的两张,道:“这两张都可以出,并不相干的!”

夏二奶奶就丢了一张出去,郭老夫人立刻就道:“怎么不叫她出另外一张,我正缺呢。”众人一阵笑,郭夫人道,“娘,人家就是故意不出,叫您再等的。”

“宋夫人可不能偏心,也到我这儿来帮我看看才是。”单夫人笑着道,“我这面前的银子,可都要输光了!”

幼清就笑着起身,郭夫人就一把按住幼清,和单夫人道:“别去,她今儿来可不就是送银子的。”

“我可真是为难。”幼清笑着道,“还是给大家添茶倒水的好。”说着就提了茶壶给单夫人添茶,单夫人就压着她的手道,“这事儿可不敢劳驾你,便是你姑母在这里,我们也不敢拿你当小辈看。”

“夫人。”方氏笑着过来,笑道,“她可不就是小辈,帮您倒茶是应该的。”

单夫人摇着头,无奈的道:“瞧瞧,这姑侄二人合起伙来拿我开涮了。”薛家如今不敢小觑,几个女婿加上儿子都在朝中,放眼满朝里,也没有几个府邸能有这样的体面。

尤其是宋弈,前些日子还是七品行人司正,今儿就是四品的詹事府少詹士,保不齐明儿就又跳了几级,单夫人倒不是羡慕,只是比起自家儿子来,难免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失落。

要说方幼清也确实能耐,听单大人的意思,薛镇扬几次高升都是因为她出的主意,如今她嫁给了宋弈,宋弈又是一路仕途坦荡,这丫头,不单聪明,还是个旺家旺夫的命格!

单夫人笑着,看着幼清越发的喜欢!

方氏也跟着笑着,老爷说夏阁老致仕后,内阁可就空了三个位子,若是庭推的话,单大人定然会入阁,所以,单夫人能看中幼清,能和她们走的近她当然求之不得。

若是经营的好,说不定等个一两年方明晖也能起复再入朝堂……她不知道薛镇扬如何打算,但是现在有机会,她还是想竭尽所能打点一下。

幼清陪着这边坐了一刻,又去了隔壁的宴席室,一进去薛思琪就拉着幼清道:“那位郭小姐出去了,你看到了没有。”

“看到了,我让白薇跟着她的。”幼清说完,薛思琪就皱着眉道,“她头一回来这里吧,怎么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幼清朝她摇摇头,道:“随她去吧。”她不以为然的拉着薛思琪过去,夏芷晴见她就笑着道,“方才在说岳小姐,你还记得吗。”

幼清点点头,对岳小姐还有点印象,“怎么了?”她在陈铃兰身边坐了下来,夏芷晴就道:“她上个月成亲了,嫁的好像是外家隔房的表哥,似乎还不错。”

“是大喜的事。”幼清笑着道,“那她以后不进京了吗。”

夏芷晴摇着头道:“倒是不知道,不过她家人既然想将她远嫁,想必以后也难回来了。”说着叹了口气,“嫁的那么远,就是想回来也不容易啊。”

是啊,女子都不想远嫁,以后就是想家了也只能压在心底,哪像都在京城的好,坐个车一会儿就到了。

“说起来,我好久没有看到阿芫了。”夏芷晴笑看着薛思琪,“听说吐的厉害,可请大夫瞧了?”

薛思琪摇摇头,皱眉道:“说是吃了药对孩子不好,她忍着呢。人家有孕都长的白白胖胖的,她却是瘦了一圈!”她说完,陈铃兰道,“该吃点药才是,这样下去怎么能受的住!”

几个人都跟着叹气,陈素兰就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道:“要我说,我们女子最是吃亏的了,什么苦都是我们受!”然后一副闷闷不乐的。

大家都愣了愣,随即一阵大笑,夏芷晴指着陈素兰笑的捂着肚子:“难不成你让男子去生孩子,你若有这个本事,我们就都服了你了。”

陈素兰脸一红,躲在陈铃兰身后不敢露脸。

“在说什么,这么高兴!”郭秀站在门口,打量着众人,大家脸上的笑容一顿,夏芷晴笑着回道,“在说男子生孩子的事情!”

郭秀昂着头进来,在罗汉床上坐下来,挑眉道:“男子生孩子,这个主意好。”话落,又看着幼清,道,“这样也有退路,让有的不能生的女子,也有个想头了。”

夏芷晴听着一愣,莫名其妙的看着郭秀,薛思琪紧紧皱了眉头,觉得这个郭秀怎么瞧着这么让人入不了眼,她翻了个白眼道:“郭小姐想的可真远,还没成亲就想着以后的”想头“了,等你成了亲那就可劲儿的生,一连生他十个八个的,才是最有面子的。”她才不管朝堂里谁官位高谁官位地的事儿。

“你什么意思。”郭秀望着薛思琪直瞪眼,薛思琪就冷声道,“你听得懂就听,听不懂就不要说话,昂着头跟公鸡似的给谁看,难不成还要我们供着你不成,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没教养!”郭秀站了起来,“我可真是高看你了。”话落要往外走,薛思琪就看着她的背影道,“你可要把头抬好了架稳了,别做出真没教养的事情才好。”

郭秀脚步一顿,回过头来,不去看薛思琪,却是盯着幼清,冷笑了一声,道:“我当然能抬的稳。倒是有的人,就算是跟着水涨船高了,那头也永远都得低着。”话落,拂袖而去。

一屋子的人面面相斥,夏芷晴望着幼清,道:“你和秀姐儿结怨了?”

“不过见了两面而已!”幼清不以为意,对郭秀这样的小丫头提不起劲儿来,“哪有结什么怨!”

夏芷晴有些想不通,薛思琪就气呼呼的道:“郭大人和郭夫人那么好的人,养出这样的女儿来,我可真是瞧不上!”

“好了,你也别气了。”夏芷晴道,“她脾气向来如此,家里头三个哥哥都宠着她,难免有些娇惯了。”

薛思琪哼了一声,谁在家里不是捧着宠着的,大家一起玩,就你得瑟来得瑟去,爱走不走,谁求着谁呢。

这里闹了一通,隔壁倒是没受什么影响,中午大家吃了饭了郭老夫人便说累了要回去,大家便纷纷告辞,幼清将她们送出垂花门,郭老夫人拍了拍幼清的手,道:“秀姐儿脾气太冲了,你别往心里去,回去我罚她!”

幼清笑笑,道:“姐妹间斗个嘴儿,过几天就都好了,我没有生气,您也别罚她了!”

郭老夫人听着就叹了口气,道,“她要有你的一半儿,我可真就放心了。”说着上了车,幼清直等他们出了门才回了房里,白薇在路边等她,跟着幼清低声道,“郭小姐在园子里转了一圈,就去了封神医的绿柳苑,老爷和封神医正在院子里说话,郭小姐就上前行了礼,说恭喜老爷高升。”

幼清笑着看了白薇一眼,这丫头倒是机灵了几分。

白薇见幼清没有生气,就有了胆子,接着道:“老爷说谢谢,郭小姐就问老爷怎么没去家里坐,许久没有看到他了。老爷就说改日和太太再去……说了没两句,老爷就问封神医不是要去看后院的荒地吗,就和封神医一起去后院,郭小姐要一起去,老爷笑着说那边路没修好,等改日修葺好了再请郭小姐去看,就走了。”

“老爷回来了吗。”幼清微微笑着,白薇点着头道,“早就回来了,这会儿应该在封神医的房里用午膳呢。”

幼清就笑着去了绿柳居。

第二日一早,幼清和宋弈要去法华寺上香,刚要出门薛潋来了,幼清望着他问道:“三哥,你这是……”

“我一会儿就出发。”薛潋朝宋弈抱了抱拳,道,“你有什么东西让我捎过去的没有。”

幼清点点头道:“你等我一下。”就吩咐采芩回去将她给方明晖写的信带去,“你提前写信过去了没有,别路上和他们错开了。还有,快要过年了,你一个人在路上注意安全。”

“我带着焦平呢。”薛潋毫不在意的笑着道,“没事儿,你就等着舅舅安全回来吧。”

幼清笑着叹气,接过采芩拿回来的信交给薛潋,左右叮嘱他注意安全,薛潋没头没脑的点应着是,迫不及待的和两个人道别:“我走了!”话落,大步出了们去,像是飞出笼子的鸟儿。

幼清失笑摇头。

从法华寺回来,家里头就开始忙年货的事情,这是幼清和宋弈成亲后的第一个年,也是搬到新宅子里来的头一个年,幼清决定和宋弈在家里过,等吃了年夜饭再去薛府走动,反正也近!

腊八那天,封子寒的侄儿侄女找到门上,借着送腊八粥的名头,左劝右哄让封子寒回家去住,封子寒让江淮将人都了出去,嚷着道:“我就住这儿,你们谁都管不着我。”

幼清也不管他,忙着和周长贵家的把各家的年节礼送出去后,腊月已经过了一半了,方氏让陆妈妈请幼清回去,幼清和宋弈坐着马车去了薛府,方氏请着他们去了烟云阁,众人落座,方氏笑着道:“廖家打算年前把婚事定了,我们也想着早些定了,明年就把婚事办了。”

“那打算定什么日子?”幼清也替薛思琪高兴,能早点把她的大事办完,也了了方氏的一个心思。

方氏回道:“廖太太的意思,想定在明年十月,我觉得倒也合适,索性你二姐的嫁妆也备的差不多了,就派人去把新房里的尺寸量一量,把家具定了送进去就成。”

“我看十月还迟了点,定在八月就很好,不冷不热的。”薛老太太喝着茶,淡淡的说着,方氏就哭笑不得的道,“娘,他们定在十月,要是我们把时间往前推,岂不是显得我们迫不及待似的。”

“这有什么。”薛老太太道,“那廖太太我瞧着不错,不是那满身心眼子的人,你听我的,就定在八月,好的很!”

方氏朝幼清看去,幼清就笑着道:“祖母,廖家说十月,说不定他们自个儿有什么事还没备好。反正只差两个月,也不着急这几天。”

“随你们吧。”薛老太太端了茶盅,不再说方氏,“等你们三叔的事情落实了,我也回去了,省的看着你们糟心。”

幼清掩面而笑,方氏却是一脸无奈。

过了几日,廖太太请了赵夫人上门,方氏这里请的则是陈夫人做媒人,在薛府大家说说笑笑就将薛思琪和廖杰的婚事定在了明年十月,薛思琪就一直躲在房里没有出去,幼清和薛思琴一人一边的望着她,薛思琪就跳着脚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这婚事可是你们凑合的,往后我要是被欺负了,就住你们家去!”说着,哼了一声。

“我们虽说有这个心思,可到底不是我们提出来的。”幼清笑着道,“往后你要是被欺负了,也只能找廖大人,和我们可没有关系。”

薛思琴道:“她怎么会被欺负,不欺负廖大人就不错了。”

一向口齿伶俐的薛思琪头一回语噎不说话了。

腊月二十三后,衙门便封了印,这一天开始宋弈便每日都有各式各样的邀约,有的推脱不得他只得赴宴,这样一直在外头应酬到腊月二十九才算是消停下来。

年三十幼清和宋弈以及封子寒在家里吃过年夜饭,才驱车去的薛府,一家子人围在花厅里守夜,薛镇扬说着方明晖以前的事情,笑着道:“在临安时有一回我与他在酒楼吃酒,临安的酒楼里常有孩子卖唱,或和人要点赏钱,或赏一顿饭菜皆可。等那孩子到我们这桌来,还不等他跪下去,子修就已经将钱袋子拿出来,翻了一锭二两的银子给他……后来吃午饭我们结账,我才晓得,他身上就这么多银子,竟悉数给了那孩子!”

幼清和薛思琪听的津津有味,方氏就笑着道:“兄长心善,脾气还很执拗。”说着,就看着幼清,道,“说起了,幼清还真是像极了兄长!”

“父亲常说我的性子像姑母。”幼清掩面而笑,“姑母却说我像父亲,都不晓得到底像谁了。”

薛思琪摇着头,拉着幼清道:“我觉得幼清不像舅舅,最像舅舅的是大哥,我常常看着大哥就能想像的出小时候舅舅给我们带松子糖来时的样子,就那么玉郎风轻的站在我面前,然后拿一包糖给我,又摸摸我的头的说,琪儿,糖不能多吃!”她说着哈哈笑着,比划了一大包的样子,“他给我买了这么一大包糖,还让我不要多吃,我要是不吃,那岂不是辜负了舅舅的心意。”

众人听着都笑了起来,连薛镇扬也忍不住露出微笑,方氏指着薛思琪道:“你舅舅那是关心你,他哪能知道你这吃起糖来能当饭吃。”

薛思琪抱着肚子笑倒在方氏的怀里。

“我记得幼清刚到京城时那个样子,瘦瘦的就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牵着舅舅的衣角,舅舅到哪里她到哪里!”薛思琴抱着豪哥,望着幼清道,“有一回舅舅要出门,要把幼清放在我们家放半天,幼清也不哭闹,就蹲在垂花门边上眼巴巴的看着门口,一会儿问婆子什么时辰了,一会儿问什么时辰了,那样子我到现在都记得。”

宋弈静静听着,视线落在幼清面上,只见她眉眼中都是笑意,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晕染着浅浅的柔光,待薛思琴说完,她满脸笑容的道:“我那是怕父亲走了,才在门口守着的。”

“是!”薛思琴颔首道,“这回等舅舅回来了,你也坐在门口眼巴巴看着他。”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接了豪哥在怀里抱着,和他道:“豪哥快快长大,等你长大了也像姨母这样,看你娘还怎么说。”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喜气洋洋的守到子时,薛潋不在家中,薛霭便带着家中的小厮到外院去放鞭炮接财神,噼里啪啦的闹声中,薛老太太让陶妈妈拿了好几个红包出来,几个小辈一人一封,幼清笑着接着,轮到宋弈时他便愣了一愣,幼清忍不住撇过脸去笑了起来。

宋弈尴尬的接了过来。

薛思琪假模假样的拿了个封红给豪哥:“二姨母是家里最穷的,你可得体谅二姨母才是。”

豪哥不等她说完,抓着红包就往嘴里塞!

又闹腾了半个时辰,幼清和宋弈才上了车往家去,宋弈将她的手暖在手里,问道:“冷不冷?”

“不冷!”她笑着摇头道,“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守夜,真热闹!”

宋弈摸摸幼清的头,拿了个红包给她,幼清一愣望着他道:“你给我的?”宋弈扬眉,理所当然道,“你年纪小,自然要给的。”

“那以后得年年都给才成。”幼清不客气的收了。

第二日一早宋弈去宫中给圣上拜年,幼清则在家中让胡泉给一家子丫头婆子小厮散了钱,又除了当值的人外都放半天的假,一时间院子里静悄悄的,她带着采芩去了给方明晖准备的院子,坐在新买的石墩上,望着院子里的积雪发呆。

“您抱着手炉吧,也暖和点。”采芩将手炉递给幼清,搓着手道,“太太,您说老爷过两日是不是就能动身了?”

幼清笑着点头,道:“等过了正月半想必他们就能启程,路上走的慢点,三月初应该就能到了。”采芩就道,“那能赶上您的及笄礼吗。”

“不知道!”幼清捡了根竹枝在地上划着,生了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她和父亲有多久没有见了,前一世的九年这一世的三年……父亲的样子在她眼前依旧清晰可见,可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在做梦一般!

忙忙碌碌的拜年中,宋弈正月十六正式到詹事府挂印,江泰跟着江淮守在詹事府衙门的回事处里,江淮用脚踢了踢江泰,问道:“你真的不去求夫人?”

江泰垂着头不吱声。

“算了,我帮你去说吧,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江淮皱着眉头一副很嫌弃的样子,江泰还是垂着头,很不自在的道,“夫人她……会不会同意?”

江淮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夫人就算不看你,看在爷的份上也会同意的,你放心好了。”江泰顿时满脸通红,觑了哥哥一眼,道,“那……那我要是成亲了,你怎么办!”

“你成亲过日子关我什么事。再说,以前没成亲,也没见你和我多亲。”江淮翻了个白眼,又道,“再说,保不齐哪天我也成亲了呢!”

江泰听着一愣,惊讶的看着江淮,问道:“你和谁?”

“我怎么知道。”江淮靠在椅子上,眼角打量着江泰,反正他们两兄弟有一个人成了亲,给江家留个后就成了,他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

江泰咕哝了一句,又道:“方徊让你去望月楼,你怎么不去?”

“我去那边做什么,待在爷身边多好。”江淮露出一副你不懂的样子,“我的事你别管!”

江泰没说话。

江淮和江泰夸了海口,说要帮她求幼清将绿珠嫁给江泰,可一直拖了好些天,都没有好意思和幼清开口,每次看到幼清他不是欲言又止,就是开了口又打岔过去,这样一直过了二月二,幼清还是不知道这件事。

越到后面越是没法子开口,家里开始忙幼清及笄礼的事情,方氏和薛思琴几乎每隔一日都会来坐半个上午,商量定主宾,赞者,定哪里的席面,开几桌,请哪些人……

江泰左等右等江淮也没有提这件事,他拉着江淮问道:“你……你不是要求夫人的吗?”

“我这不是找不到机会开口吗。”江淮急的抓耳挠腮的,“要不然,你自己去说,反正是你自己的事情。”

江泰瞪眼,道:“这都快三月了,索性等夫人过了及笄礼再提吧。”说着,又哼道,“你也没出息。”

“嘿!”江淮跟在后头道,“你还有脸说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