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06.70妃子啊……

毫无预兆,皇帝忽然下旨革去怀恩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之职,逐放到太祖皇帝朱元璋老家凤阳的孝陵去司香。

旨意来得毫无征兆,而且这是扶保了三朝,排名内官之首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啊!皇帝虽然没要了他的命,却直接将他贬到了凤阳去,连公孙寒曾经贬到南京的待遇都没有。若此,便是此生此世君臣再不见面之意。

朝廷上下不免猜疑,怀恩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落得这般下场?

此事一出,最为惶惶不安的便是万安。

怀恩是内官之首,万安是外臣之首,皇帝说贬了怀恩就贬了,那他怀恩生死岂不都只在皇帝一念之间褴?

怀恩使了不少银子,从司礼监、从前怀恩身边儿的人那边打听到了些消息,都说是皇上曾经将易储的意思问过怀恩,怀恩力阻。除此之外,怀恩没做过任何忤逆皇上的事儿。

万安虽听得明白,可心下却反倒更举棋不定。私下找贾鲁谈了,贾鲁却只是冷笑:“老爷当了贵妃一辈子的奴才,纵为当朝首辅,可是也同样凡事任凭贵妃驱驰。老爷又何必为难,依旧鞍前马后伺候贵妃就是了。总归老爷总以为,这一生的荣华富贵都寄托在贵妃掌心儿。鲎”

“只是,老爷此时也总归想想,倘若贵妃先走一步,老爷如今这位极人臣的富贵荣华又该依托给谁。别左右摇摆不定,一旦选错了人,新君登基便会第一个不放过老爷!”

万安也是心下成灰。

夜幕降下,这一晚犹豫之下还是去了侧室王氏的房内。

自从将贾鲁的母亲接回府来,万安已经有许久没来过王氏的房间,王氏也颇难过。不过好在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那份争宠的心也都淡了。今晚却见相爷毫无征兆地来了,王氏欣慰之余,心下倒也明白。

伺候着老爷吃了晚饭,借着两盅小酒,王氏便道:“老爷今晚到妾身房来,定是有事。想来妾身这些年能替老爷出力的,都是贵妃那边的事。”

万安这个侧室王氏与贵妃亲弟万通的妻子是姐妹,借着这重关系,王氏能随意进出贵妃的昭德宫,借以替万安和贵妃之间沟通消息。

万安便将情势说了:“唯恐圣上下一个要问的就是老夫。老夫若答得不合圣意,圣上怕也会革了老夫的职。”

眼下贵妃病重,皇上这真的是急疯了。怀恩都能贬,他万安就更没个保障。

王室便道:“老爷既然明白皇上的心,便顺着皇上说罢了。再说换了太子,本来也是贵妃娘娘的心愿,这又有何为难?”

万安叹息:“可是你在宫里也看得明白,贵妃这一回怕当真是时日无多。倘若老夫附议换太子,而贵妃却薨逝在前的话,那当今太子一旦登基,第一个杀的怕还不是老夫?”

两口子说来说去,万安忍不住冷叱:“说来说去,还不是贵妃叫咱们为难!她要活就赶紧好起来,要死就赶紧死了吧!”

王氏愣住,便也想明白了老爷的话,便吓得手上的饭碗都掉到了地下,摔得粉碎。

“老,老爷……这,这万万,万万不可啊!”

万安目露凶光,“她迟早一死,老夫却如何容得她却来拖累了老夫现世!”

王氏吓得匍匐跪地:“老爷,妾身万万不敢,万万不敢哪!”

万安蹲下来,盯住王氏的眼睛:“咱们年岁都大了,还能有几天?贵妃是侧室,最后一口气还在为扶正拼争;可你呢,你这一辈子替老夫办成了那么多事,怎么就最后这一下胆怯了呢?”

当晚万安府中的厨房便都没闲着。翌日一早,王氏以侍疾的名义便进了昭德宫.

贵妃病重,吃不下喝不进,王氏带来的是贵妃家乡青州的饼。这饼是贵妃最喜欢吃的,宫里御膳房虽说也会做,但是总归做不出家乡的味道来,王氏带来的说是跟她姐姐、贵妃亲弟弟的妻子学的,好歹请贵妃娘娘尝一口。

饼端过来,贵妃闻了一下便欣慰一笑,“果然,是家乡的味道。本宫记着,那揉面的时候得用东山上长的一种艾草煮出来的水,才能有这样的香气。”

人之将死,便难免生出落叶归根之念,便格外喜欢着带着家乡味道的东西。贵妃便强撑着吃了几口。王氏终究办成了这件事,心下又是开心又是忧虑。

这饼实则是干净的,自然不敢放任何毒药。

贵妃是何等精明的人,况且贵妃吃东西,也总要身边的宫女和太监先吃过了才行。

这饼的心思实则动在用料上:饼里添加了黏米。

这本身没有错,青州老做法就是如此。只是贵妃此时病重,克化不动,于是尽管只吃了几口,却都堵在嗓子眼儿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她便歇了一晌的午觉。可是因那饼堵着难受,她睡得便不安稳,迷迷蒙蒙地睁开了眼睛,下意识转向了窗口——

竟然又是那样!

窗外不知何时阴沉了天,明明白日里却像是夜晚,天地都是灰黢黢

的。一阵大风吹来,树影摇晃,那迷迷蒙蒙里窗口竟然就又多了一个女子窈窕的身形!

那女子轻轻呼唤:“娘娘,奴婢来接娘娘了……”

贵妃惊慌大叫:“外头是谁?谁?!”

气息陡然翻涌,可是喉头却像是堵了一块铁。贵妃按住自己的颈子用力呼吸,却只觉颈子像是被人攥住了一般,怎么都喘不过气来。

她用力踢打床栏,拼尽最后.

乾清宫,皇帝知王氏前来探望贵妃,因那是外命妇,不宜皇帝亲自见,于是便忍耐着坐在殿内看书。

这时外头来人,急匆匆先告诉给了兰芽。

兰芽听了,立在殿门外也轻轻闭上了眼睛。

然后才躬身进殿,向皇帝禀告。

皇帝抬起头来,无声盯着兰芽:“兰卿,你说什么?”

兰芽便再叩头禀告一次:“昭德宫送来消息,贵妃娘娘……薨了。”.

皇帝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昭德宫。

没坐辇车,那抬辇的内官分明都跟在后头一路跑着呢。等到一个跟头绊在昭德宫的门槛上,皇帝才将自己摔明白过来。

原来竟然是他自己一路狂奔来的。脚上早跑丢了靴子。

他却也都顾不上,一路连滚带爬地进了贵妃寝殿,贵妃已经直挺挺躺在榻上,再无回天之机。

太医们都上前连连叩头,自称有罪。

皇帝站不稳,跌倒在地,却还爬着爬向那个还是先走了一步的女人。

他捉着她的手,心碎成齑粉,却竟然哭不出眼泪。

他只是嘶声地哀嚎,像是受了伤的兽一般顿足捶心地哀嚎。

所有人都上前拉住他,苦苦地哀求。就连太后闻讯也亲自赶来,由恭慎夫人扶着,哀哀地劝他节哀。

他猛然回头,恨恨盯着地下跪满了一屋子的人,睚眦俱裂:“她走了,她终于先朕一步走了,你们这回终于都满意了是不是?”

“我知道,你们一个一个的心里全都不待见她。只因为我心里只喜欢她一个,只因为她年纪比我娘还大,所以你们合起伙来拼命想要我废了她,厌了她,甚至杀了她!”

“现在,她终于走了,走了!你们看啊,你们都满意了么?你们这下开心了,你们倒是都笑啊!”

所有人都吓得不敢抬头,连连叩头。

太后哀哀落泪:“皇帝……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皇帝摇头,跌坐在地:“我知道,她也有错。可是她之所以会做这么多的错事,还不是被你们逼的!她这一生什么都没有,唯有朕,唯有朕的宠爱。她这一生最担心她的年纪比朕大太多,她怕她先走一步之后却不能永远陪在朕身旁。”

“朕是天下之君啊,朕可以将中宫之位按着自己的心意给了她,让她从此安心。可是你们偏偏都不让,只因为她年纪大,就非要替朕另择中宫!”

“从前最难的时候,只有她陪着朕,你们全都逃得远远的。等朕登基之后,朕也要生生死死都只要她陪在朕身边儿,你们却逼得朕这么多年来怎么都做不到……朕既然做不到,便逼得她不得不自己想办法。她终究只是个女人啊,一个女人为了能正位中宫,她只能使出这样的手段……”

“是你们一起杀了她,是你们!朕会永远都不原谅你们,不会!”——

题外话——【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