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00.64小六,朕送你回南京

兰芽却也只能狠狠心,更衣出门,走到秦直碧身畔沉声道:“相爷请回吧。三天回门,皇上还在等着妾身回去复旨。相爷要紧,可是皇上更要紧。”

秦直碧面色苍白,抬起头来一张脸上仿佛只剩下了黑幽幽的眼瞳。

兰芽没敢看,垂首便走了出去褴。

乾清宫。

兰芽向皇帝叩头谢恩,皇帝重重赏赐。还说原本这些赏赐是该十五就送过去的,只是兰芽毕竟是侧室,皇帝若只赐侧室,却反倒显得正室寒酸了。再说秦越也曾经是皇帝的旧臣,也曾是状元、入职内阁,后来因与宦官的矛盾才辞官回籍,对此皇帝心下也有歉疚。

兰芽连连叩首,说明白皇上身为九五之尊,要一人心怀天下的为难。兰芽说自己是皇上的近臣,自己不理解皇上的难处,难道还要外臣,或者是早已辞官的旧臣来明白皇上的心意不成?

皇帝便又是几番唏嘘,说“张敏去了,小六也去了,如今最懂朕心的,也就只剩下兰卿你了。”

这一句话满含唏嘘,可实则里头却透露出庞大的内涵。

譬如:贵妃呢?最懂皇上的,一定有贵妃呀,贵妃怎么忽然不在这个名单里了鲎?

以及……

兰芽深吸一口气,眼泪便倏然滑落,“皇上说什么?奴侪怎么听不懂了?什么叫张伴伴去了,司大人也去了?”

皇帝轻叹一声,垂下眼帘来:“朕已收到奏报,昨晚……小六他突发暴症,已是去了。”

兰芽怔怔跪在地上,面上不喜也不悲。只是这么静静地跪着,这么忘了御前礼仪地睁大了眼睛直盯盯瞪着皇帝,仿佛没听懂,或者仿佛压根儿就什么都没听见。

皇帝便也连声叹气。

哀大之时,实则只是急痛入心罢了。便是这样,面上实则什么表情都显露不出来。只因为那一瞬,那颗心和这个人都一同死去了。死去的人,如何还能有悲喜和表情?

皇帝朝段厚努努嘴,段厚赶紧上前扶住兰芽,轻轻拍着后背,低声呼唤:“兰公公?兰公公……”

兰芽这才双肩重重一抖,整个身子一软,向地上瘫了下去。可是即将倒地的刹那才想起这是乾清宫,于是硬生生地忍住了,又强撑着跪直起来。

这样地不哭,生生地窝住,却反倒叫看的人更不忍,皇帝和段厚都忍不住要哭出来了。

兰芽却还是只是淡淡一笑:“也算他造化大,竟然这样轻易地就去了。我家门几十口的大仇,竟然就这样了结得无声无息!”

皇帝也说不出话来,良久才缓缓说:“总归,是用他得命抵偿了。相信岳卿家在天之灵,也明白你尽力了。”

兰芽却还是含泪叩头:“一命如何能抵偿几十条性命去?奴侪斗胆请求皇上,让奴侪对他鞭尸!”

皇帝也一颤,激动之下手掌重重拍在了扶手上:“兰卿啊,兰卿!朕明白你的心,可是……算了吧。”

小六死了,再有罪那副皮囊也终究是皇家的血脉!死了已经够了,若再鞭尸,那他朱家的列祖列宗如何能再原谅他?终归,那也是皇家的尊严。

兰芽哭得双肩颤抖:“可是那司夜染诡计多端,说不定只是假死脱逃,奴侪求皇上彻查此事!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奴侪心有疑虑!求皇上恩典,让奴侪亲眼去验一验他的尸首……“

皇帝却是叹息:“兰卿,你又说傻话了。他死了也是内官,内官有内官的规矩,暴死的连夜便火化了,哪里还有尸首?”

兰芽几声哽咽,便双眼一黑,仆倒在地…….

皇帝急命段厚带人将兰芽扶到配殿,宣太医来诊治。

乾清宫上下乱成一团,正殿里只剩下皇帝一个人,独坐在龙椅上呆呆地望向殿门外的天光。

他也羡慕兰太监,嘴上说不疼,可是心里却实则疼到了深处,可是至少还可以这样当堂昏倒过去……可是他呢,他却必须要这样冷静地坐在龙椅上,再苦再疼也不能昏倒,也要牢牢地守住了这张龙椅。

他想起当年先皇被草原掳走,整个大明江山一片动荡的时候,他被皇祖母孙太后力排众议立为太子。可是因为他是庶出,臣子们还嚷着他的身份不够贵重,不足以压住风雨飘摇的大明江山……

那时候皇祖母便将他抱到龙椅上,说太子监国,然后对才刚刚两岁的他说:“孙儿啊,从此你便再不是一个‘人’,你不能再有人的喜怒哀乐。虽然你才两岁,可是却也要从此起藏起所有的悲欢,决不能让任何人看见你在哭,或者你在笑。任何人都不可以,就连你最亲近的人,甚或你娘,都不可以。”

彼时两岁的幼童,娘几乎是他全部的世界,他便被吓着,颤抖着问皇祖母,为什么连娘都不行?

孙太后叹息着说:“因为从你坐上这张龙椅开始,你就是这天下唯一的君,而就连你娘在内,其余所有的人,都只是你的臣,你的民。你所坐的这个位子,便注定了你在这世上只能是孤身一人。”

“倘若看见了你的悲欢,那些人就会根据你的表情来揣测你的心情,进而反倒来利用了你,驾驭了你,那你就不是君,反倒是他们为君了……孙儿啊,这天下只能你是君,你要将整个天下,将所有人的悲欢喜乐都紧紧攥在你一个人的掌心儿,永远都不让他们知道你的真实心意,你这张龙椅才能坐得稳啊。”

因了皇祖母的话,从那一天起他就已经结束了童年,学会了伪装。

接下来被废去太子之位,要苟活于皇叔景泰帝父子的压制之下苟延残喘时,他便永远只是傻傻地口吃,呆呆地笑,骗过了所有人去……

然后渐渐地,便是对着镜子,他有时候也看不清了镜子里的那张脸呢。那些毫无悲欢可言的神色,看似微笑也看似呆愣的神色,究竟是代表了什么呢?于是他给自己这样的神态取了个好名儿,就叫“一团和气”。

段厚悄然进殿,说太医用足了力气,兰公子已经醒过来了,没事了。

皇帝点头:“这三天,兰公子都是在秦相府里,一步都未曾离开,她身边也没有一个人手吧?”

段厚急忙回答:“自然是。这有秦府上下几十号人佐证。兰公子这三天跟正室夫人闹别扭,又因此而迁怒秦相,连带还跟个丫头闹得鸡飞狗跳。整整三天,这些事情府内的人都看得真真儿的。”

皇帝点头:“那就好。”

说罢愣怔许久:“吩咐下去,叫司礼监派人将司夜染的骨灰带到南京去,都洒在紫金山皇陵吧。”

那里有太祖朱元璋和高皇后马氏的皇陵,也有建文帝的父亲故太子朱标的陵寝。从前建文帝在位的时候,朱标也被追尊为皇帝,于是陵寝也是皇陵;后来朱棣登基之后废了朱标的皇帝尊号,朱标的陵寝也降低了规制。

将司夜染的骨灰送去紫金山,跟朱标的埋在一起,也算让他——叶落归根。

然后,皇帝又让人送兰芽回秦府,叫她好生歇着,好好调养。

继而再下旨意,锦衣卫北镇抚司掌印镇抚卫隐,执掌诏狱,却令钦犯暴毙而死,令主办此案的兰太监急痛攻心,失职有罪,着革去镇抚之职,交刑部查办.

消息传来,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欣慰微笑,抬眼望了望对坐那个苍白冷艳的男子。

“凉芳,你是大功一件。”

凉芳倒是淡淡的:“属下是紫府的人,便是宗主的弟子。当年年纪小,也勘不透情关,于是合该有曾诚和师妹两道命里的劫数。因为曾诚,属下忘了自己是紫府的出身;因为师妹,属下这次丢了东厂的职司,更是险些送命。多亏宗主始终设法周全,百般提携。”

怀恩点点头:“只是到最后,咱家都怕皇上下不了这个狠心。司夜染在世上一天,皇上便会多犹豫一天。也多亏是你得了那兰公子的信任,才得以动手。”

凉芳依旧淡淡的,“可是也多亏宗主赐下百花蛊。若无百花蛊,属下倒是担心轻易杀不得那司夜染去。”

怀恩挑了挑眉:“当年大藤峡之乱,前后绵延十数年而不休,朝廷兵马竟无对策。你道那是何缘故?实则就是大藤峡人用了蛊。所以致胜一役过后,皇上下旨要活捉的不仅是司夜染这个人,更要大藤峡的各种蛊。”

“皇上亲自留着这些蛊,又研究了这么多年,终于下了决心。”——

题外话——【今天先更到这儿,明天见~谢谢彩的大红包,irenelauyy的闪钻+鲜花+神笔】

大家可能对侧室跪正室这事儿有点别扭,这可能是受了穿越文的影响。实则古时的正室侧室之间的规矩真的十分严格,正室面前侧室连打帘子、搬凳子的活儿都要干,跟近身伺候的丫头婆子一样;甚至有头有脸的丫头和婆子跟侧室吵架拌嘴都是很正常的……侧室的地位唯有在生育之后能算半个主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