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99.63此心,如何不明白(2更2)

慕雪的态度颇为扎眼,兰芽跪在地上便也硬生生忍了。

这原本也是她自己要的,她不怪别人。既然当日求为侧室,她便已然准备好了这样的一天。求仁得仁,她坦然接受。

小窈却拢住了披风,悄然打量着她。

在新的热茶送来、敬给正室之前,兰芽只能继续跪着,这双腿再僵再麻,这颗心再冷再痛都得忍耐。兰芽没计较,反倒跪得更直。

小窈都忍不住道:“这头一天进门便意外委屈了妹妹跪了整晚,妹妹心下一定该怪我这个当姐姐的了。”

果然是嫡庶有别,从前兰芽还要笑称小窈一声“师妹”,这是这旋即因了正室和侧室的区别,小窈便已经一口一声姐姐地自称,对兰芽叫妹妹也叫得越来越顺嘴。兰芽心下一哂,女人呢总是小一点才好,所以她倒也不介意当妹妹鲎。

她便浅淡地笑:“姐姐说的哪里话来?这都是妾身应该做的。”

慕雪终于不情不愿地端了热茶来,兰芽虽然已经跪了一晚,又加上换茶的延宕,可是兰芽并未有半点的不快,依旧谨守规矩恭恭敬敬给小窈敬了茶。这般一来,尽管小窈心下并非没有下一步的为难打算,可是反倒不好意思使出来了,只好顺顺当当地喝了兰芽敬的茶,点了点头:“妹妹也累了,请赶紧起身,回房间休息去吧。”

小窈如此下令,却没人上前搀扶。目下秦府的丫头婆子都站在小窈一边,谁都不肯上前帮兰芽。

小窈一见倒是一怔:“怎么?兰妹妹居然没带个陪嫁的丫头过来么?”

想她兰公子执掌的灵济宫和西厂,手底下那是多少的人哪!

兰芽却是赧然一笑:“姐姐忘了,小妹手下的那些人都是不方便带过来的。”

灵济宫的都是宦官,西厂的则都是大男人锦衣卫,哪个能当陪嫁呢?

小窈也惊讶,凭兰芽的身份就是现成去买些人来也不难。

兰芽抬头诚恳道:“小妹一个人都不带过来,原也是请姐姐放心。”

小窈心下便是一跳。

她的确曾经担心过兰芽会带进来什么人。凭兰芽的身份,带进来的人怕也是难对付的;可是她竟然今天一个人都不带进来,那倒是当真不想与她争夺这秦府内宅的权力的。

若此小窈心下倒隐约生起些歉意来,便左右一指站在身边的这些人:“兰妹妹就算不带人进来,咱们秦府难道还缺了人使不成?但请妹妹挑选就是,凡是咱们秦府的人,没有妹妹使不得的!”

兰芽心下早有了人选,便又福身:“小妹想跟姐姐要两个人,只是担心有些冒犯。”

小窈倒是豪气:“凭你说!”

兰芽便缓缓道:“其一,小妹喜欢长小姐身边的雾茗。不敢说要雾茗当丫头,权当是个陪伴吧。”

小窈想了想:“此事总归要大姐自己点头,不过看上回大姐与兰妹妹你的交情,此事当也不难。”

兰芽含笑:“第二个,便要了姐姐身边的慕雪吧。”

慕雪一听就惊了,跳过来问:“姨娘这是说的哪里话来,怎么要我?”

兰芽倒也微笑:“只因我对府里的人也不甚熟悉,名字全都叫不出来。方才却听见了姑娘的名字,还叫姑娘帮着给换了一盏茶,想来与姑娘也算有缘,于是觍颜就要了姑娘来吧。”

“你!”慕雪恼得没法,跺脚转身求救地望向小窈:“小姐,我不去!”

兰芽垂下头去。哦,小姐,原来还不止是秦家的丫头,根本是小窈娘家带过来的,怪不得那么大的脾气。

小窈也为难。慕雪是她在青州娘家从小的丫头,在身边是最得力的一个,她自然不舍得;可是方才大话也已经说出去了,这回没的人家兰芽挑了,她却舍不得给的道理。

小窈只得一咬牙:“慕雪,兰姨娘要你,那是你的造化。去吧,这就跟着兰姨娘去。”

兰芽含笑福身:“多谢姐姐。也委屈慕雪姑娘了。”

小窈是正室,在内宅之中为了秦直碧,她也可以忍着小窈;可是个丫头却不一样了,既然敢头一回见面就这么蹬鼻子上脸,那就怪不得她。

慕雪却还是不干,恨恨瞪兰芽一眼,气哼哼上前提起裙子就跪倒:“兰姨娘,就算我方才多有得罪了,你放了我,别要我,不行吗?府里不缺人手,你想要什么人都行,可是我从小在小姐身边儿,我不想跟小姐分开!”

兰芽莞尔一笑:“慕雪姑娘这样忠心耿耿,倒叫我更喜欢了呢。怎么办,我就想非慕雪姑娘不可了。”

慕雪气得伏地大哭:“小姐!我不干!”

这时候房间里忽地簌簌出声,随即秦直碧的声音传出来:“闹什么呢?”

外头这便倏然一静。

随即秦直碧一袭纯白的中衣便走了出来,看见廊檐下并立的小窈和兰芽,便面上一阵红又一阵白。

倒是兰芽安静福身:“给相爷和夫人道喜了。”

秦直碧上前一把捉住兰芽手腕,回头冲小窈说:“我先送她回房间。”

昨晚上已经占了一个晚上的先机,小窈再不愿,也还得顾着礼数,只好点头:“也好。”

兰芽却朝秦直碧毫不客气地一笑:“相爷抬爱,妾身却不敢受。昨晚相爷累坏了,妾身也累坏了,不如请相爷留步,让妾身带着慕雪先回房间即可。”

秦直碧黑瞳里一片黯然:“你别这样。少待,你听我解释。”

“可惜,妾身这辈子最讨厌听人解释。”兰芽一步都不放松,面上含笑说。

秦直碧颓然闭上双眼:“……昨晚,是我不对。可是……一切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兰芽柳眉轻挑:“妾身没想象什么,妾身只是亲眼目睹、亲耳听闻了什么。”

若论牙尖嘴利,秦直碧永远不是兰芽的对手。立在廊檐下,他只紧紧攥着她的手腕,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兰芽却嫌弃滴拂开了他的手,转眸盯着慕雪:“慕雪,我们走吧。”

慕雪还不甘心,索性上前跪倒在秦直碧脚边,放开嗓子哭:“相爷!求相爷开恩,允奴婢留在夫人身边,让兰姨娘另外选人伺候吧!”

兰芽苍白一笑:“瞧,相爷,原来我在你府上连要个丫头都要不到。那我又何敢还要相爷呢?”

秦直碧垂眸望向慕雪,双眼之中满是森然:“是谁给了你胆子敢这么推三阻四?你这样的奴才我秦家不要,也要不起!我这便叫人牙子来,早早将你打发了出去!”

慕雪登时惊得六神无主:“相爷,相爷!奴婢不敢了!”

兰芽倒是一笑,走过去拎起了慕雪:“走吧。人人都有自己的命,逃不开也争不过。我都不争了,你又还争什么?”.

接下来的三天,秦直碧非但没机会跟兰芽圆房,反倒连兰芽的门儿都没进得去。兰芽在小窈面前忍了,回到房间里便撒开了脾气,在里头拿捏慕雪,在外头推拒秦直碧,闹得府里交头结舌。

一直关注着情形的秦令仪自然也听说了,又不好亲自来劝,便叫雾茗早早搬过来陪着兰芽。

雾茗懂事,没着急劝,只是守在旁边静静观察了两天。第三天一大早帮着兰芽梳头的当儿,雾茗便静声静气地说:“府里人都传说,姨娘是因为被夫人欺负了,跪了整夜,所以这才怨恨相爷。”

兰芽从菱花镜里望着雾茗:“你不信?”

雾茗轻轻摇头:“姨娘不是如此不识大体的人。”

兰芽便也顾不得头发,转过身来盯着雾茗:“那你说我是为了什么?”

雾茗想了想:“姨娘只是设法不让我舅舅进门来。就连姨娘不放过慕雪,也是同样的道理。否则以姨娘的眼界,何至于跟一个小小的丫头过不去?”

兰芽心下又是心惊,又是惭愧。竟然全被个十岁大的小姑娘看穿了。

雾茗倒是依旧淡淡的:“姨娘不必觉得汗颜,因为我的心里总归是向着姨娘,绝不会对外人说出去的。我只是想提醒姨娘,我这一点小心眼儿如何与舅舅的睿智相比?我都能看明白的事,舅舅怕是早就看明白了。舅舅却依旧还是在门外等了三天,只是为了宠着姨娘罢了。”

兰芽这才一怔,忍不住转眸望向门外。

冬日清冷的风里,那蓝衫的男子修如青竹,静立不动——

题外话——【大家不好意思,上一更秦直碧洞房那节,急着赶稿把小窈写成吉祥了。系统没给作者修改权限,所以只能那么挂着了,大家见谅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