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94.58暴薨(2更2)

有时候为了给他讨得一口饭,兄长不知要给人家磕多少个头。有回在集市上看见一位富家公子喂狗,兄长便上前讨食,那公子说那吃食是喂狗的,兄长要是想要,就脖子拴上链子,给他当狗,在集市上遛一天。

彼时他已经三天没有吃饭,有出气没有进气儿,兄长为了那一口吃食便咬牙应了,那一整天都扮成狗,脖子拴着链子在街上爬行,被三街六坊引为怪事,都围拢了来看……

那天晚上他终于吃饱了,抱着兄长哭,说这辈子就算再活不下去,也不会再让兄长做为难之事。

可是,今日……

兰芽垂下头去:“我明白让你这样做,着实是太过为难了你。为了一个目的而不得不伤害自己至亲的人,这种感觉我也不喜欢。所以我不会强迫你,小包子,就算你拒绝,我也不会怪你。”.

用过了晚膳,宫里又因破五而放了爆竹,热闹了一回。

吉祥得知明天儿子就要回宫了,心下也是高兴。

这些年儿子在身边从未曾离开过,虽然最初的几年,她因为记恨皇上,对儿子也多有疏怠,可是时至今日,却对儿子的感情越发深厚。

尤其除夕那日在乾清宫前,面对贵妃,没有任何人敢替她说一句话,偏是自己年幼的儿子将她护在身后……初一一大早儿子又随着皇上出宫去了,这几日她才最最深切感受到了一个母亲对于儿子的想念。

因着高兴,她便没有睡意。坐在榻上将做给儿子的一双鞋最后的几针缝好,咬断了针线,将鞋子放在枕头下头,才安心地准备入寝。想着明早儿子回来便能看见她给做的鞋,儿子一定高兴。

就在这时大包子进来,呈进来一碗点心鲎。

吉祥只说吃不下,想早些安寝了。

大包子便笑,说:“这本是奴侪家乡的习俗,初五的晚上总得吃点黏的,将这一年的穷神和晦气都给黏掉了,赶走了,这一年便都会富贵平顺。”

吉祥听了心下便也一动。除夕那日的情状,她也就明白未来的日子不会如她预期一样好走,贵妃那老妇又不甘寂寞,于是她跟儿子就更要小心翼翼才行。大包子呈这点心上来,也正是有叫她顺心的意思,她便拈起筷子来都吃了。

吃完她就有些困倦,早早躺下。

按说嫔妃入寝了,只有近身的宫女才可伺候,太监都得退下。可是吉祥还是留下大包子,说:“你先别急着走,陪本宫说说话,本宫睡着了你再走。”她说着微笑:“本宫怕睡不着,有你陪着说话,想来很快就会睡着了。睡着了,明天早晨睁开眼,就会看见太子了。”

大包子便也陪着笑,说“是啊”。

可是吉祥说是怕睡不着,可是只来得及说完这两句话,便昏昏垂下了眼帘,仿佛跌入了睡梦。

大包子立在旁边,轻轻唤了声:“娘娘?娘娘?”

没有回音。

大包子便轻轻叹息了声,只以为吉祥是睡着了,他便上前替吉祥拉上了帐子,吹熄了灯烛光,转身走出了寝殿去。

将一切都交给了丹朱和翠碧,他也不知怎地,又立在院子里转头朝吉祥的寝殿望了几回。

破五了,一切的穷神和厄运都该远去了。希望新的一年便如她的名字一般,万事吉祥顺意。

想到这里,他又是满意又是惆怅地叹息了声,终于走出了宫门去。

长乐宫的大门幽幽关上,发出深深回声。

就连大包子也想不到,这一别,竟是永诀。

吉祥终究再也没能睁开眼,看一眼自己经历过苦难、终于登上储君之位的儿子.

初六,皇帝回銮。太子兴冲冲向皇帝告退,说想去看望娘亲。皇帝自然应允,太子欢喜地转身撒腿就往外跑。却还没等跑出殿门,便迎面被兰芽截住。

兰芽亲自将太子抱了回来。跪倒在皇帝面前,伸手捂住了太子耳朵,禀告说长乐宫的娘娘昨夜薨了……

太子耳朵被捂着,却定定望住兰芽。

那一刻,殿上所有的人,所有因为过年和回銮还带着满面喜气的人们,包括他的父皇,都忽然一脸的哀伤,怜惜地向他望来。

他听不见,只好伸手求助地扯了扯兰芽的袍袖。

“伴伴……我娘呢?你带我去见我娘,好不好?”.

长乐宫。

太子奔到寝殿,看见的已是空了的房子。

他来的时候,吉祥早已被人用席子卷了送出宫去了。

太子惊愕大哭:“为什么?不是昨晚暴薨的么?怎么这么快就抬走了,为什么就不能等一等本宫?”

丹朱哭着上来禀告:“说来也巧,昨晚正是破五,赶衰神。宫里既然死了人,那就正应了这个习俗,所以怎么都不能留在宫里过夜的。再说天亮皇上和太子就要回銮,怎么还能留着具尸首在宫里,这对皇上和太子殿下来说都是不吉利

……”

“而且太医也说,暴薨的兴许是急病,若是留在宫里,那急病若蔓延开就糟了,所以按着宫规只能早早就挪了出去。”

太子伤痛大喊:“好大的胆子,你们敢说我娘是衰神,你们竟然敢如此对本宫的娘亲!”

小小的孩子,跌倒在地上,孤单地哭昏过去了三回。

消息传到乾清宫去,皇帝也是落泪。可是太医都说皇上不能亲自驾临,怕那屋子里有病气。何况按着规矩,吉祥不过是个小小女史,没道理让九五之尊为了一个小小女史而去悼念。

最后还是兰芽亲自来到长乐宫,将死死不肯离去的太子抱回乾清宫。

太子有暖轿,可是兰芽却没将太子放进暖轿,而是一路抱着他,一步一步走回乾清宫。

这样寂寞而冷漠的宫墙夹道,只有两个人的体温彼此温暖。

太子哭累了,还在她怀里不停地抽泣,伸臂紧紧抱住她的颈子,窝在她耳边哽咽着说:“伴伴,娘亲去了……我只有伴伴了……”

兰芽的泪也无声地滑落了下来。

不管吉祥如何,可是对这孩子,她心有愧疚。

她抱紧太子小小的身子:“殿下别怕,奴侪发誓,一定会护着太子平安无恙。奴侪也不会忘了娘娘生前的心愿,殿下一定会顺利登上皇位,一定。”

太子困得合上眼睛,仍死死地抱住兰芽的脖颈,“我已经没有娘了……伴伴,你不要再丢下我……本宫,不想一个人……”

兰芽垂泪点头:“殿下放心,奴侪一定不会扔下殿下一个人。”

太子坠入梦境之前,呢哝一声:“一定是……贵妃……杀了……我娘。本宫,一定要,报仇。”

兰芽抹掉眼泪,将太子稳妥抱紧:“这话太子只说这一次便罢,以后无论对着任何人都不要再说了。”.

为安慰太子,也为了平息宫里的猜测,皇帝追封吉祥为淑妃。

淑妃之贵,在后宫里可排第三,相当于外朝相国之位。这样尊贵的位分,从前大臣们都说吉祥可以拥有;而如今,她终于得到了。

而对于故淑妃的死,皇帝未曾追究,只说暴薨。以此盖棺,葬入妃陵.

忙完这些,已近了十五元宵。

连日劳累,皇帝有些心力交瘁,疲惫地吩咐兰芽准备婚事去吧。

兰芽固辞,只说淑妃大丧,怎可忙碌婚事。

皇帝却笑着摆摆手,说又不是国丧,不必禁绝臣子和民间嫁娶。皇帝努力笑笑:“朕也有些伤了心啊,你办喜事,就也算能让朕开开心吧。”

兰芽这才惊觉,原来皇帝对吉祥……并非毫无情意.

这个时候兰芽要出宫忙碌婚事,乾清宫的诸事便要格外安排明白。

皇上既然也伤了心……便要格外安排下更妥帖的人才行。

按着乾清宫里的职司,兰芽还是首先来见了大包子。

房间里,大包子依旧呆呆地坐着。

听小包子说,大包子这样已经多日。从初六早上发现了吉祥暴毙之后,大包子就一直都这样。中间除了给吉祥治丧、下葬之外,大包子便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一直都这么呆坐着。

小包子心下愧疚,当着兰芽的面也哭了好几回。兰芽心下也是不好受,便答应了小包子,一定尽力将乾清宫交给大包子执掌。于是今天要离宫去,她也要首先来找大包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