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89.53论尊贵?还轮不到你(2更2)

又是一年除夕。

除夕乃为皇帝家宴,阖宫上下无不郑重其事。

身为乾清宫总管,这次的乾清宫家宴全都由兰芽一手主持。

只是立在玉阶之上,垂眸望乾清宫广场上的人来人往,她总是不由得出神。

每年都是一样的除夕,每年宫里的家宴都是相同的排场,于是此时此刻她有时空倒转的错觉,总是忍不住忘了自己此时身在玉阶之上,只以为自己依旧站在西北廊檐之下,缩着小小的身子,偷偷去寻找自鸣钟处的所在鱿。

彼时缩在那角落里,偷看这皇家宫宴的排场,只觉自己渺小如蚁;而今日,自己站在高阶之上,亲自主持这一切。一应人、事,众人都要上前向她躬身问示下。

这般的天壤地别,她的心下却并无半点得意,反倒只觉这颗心更加的空啊瞬。

又一次忍不住抬眼望向自鸣钟处。那窝在廊庑之下的小小房舍,幽暗而不引人注目。可是她有多希望,那里的钟声如海里,依旧还有一个周身清冷的少年,凝眉而立。

甩甩头,她强迫自己错开目光,收回心神。

都只因为,时辰近,波澜将起.

这宫廷家宴也自然是后宫嫔妃争奇斗艳,展示自己在皇上心中位次的时候。

从前,就算是废后吴氏、皇后王氏都在的时候,皇帝却也废了皇家礼仪,不肯牵着正宫皇后的手入席家宴,而是顶着上天和众人的目光,坚持握住贵妃的手走入这煌煌大宴。

这个做法十几年未曾变过,便每一年也都没了太大的悬念。

可是今年不同。

今年立了太子,吉祥身为太子之母,纵然尚无位分,却是身份特殊;而贵妃这一年年老体胖、身子虚弱,怕是已经不宜伴在皇上身畔一同出席。

所以宫内宫外最大的猜测,自然是皇上会牵着吉祥的手一起出现。

宫内宫外的话,昭德宫上下自然也都听到了,只是没人敢在贵妃面前提及。

旁人倒也罢了,到了除夕早上,柳姿和薛行远却不能不硬着头皮来问。不管贵妃去还是不去,他们俩总得有个准备,否则到时候皇上派人来问的时候答不出;或者贵妃到时候还要去,却来不及给梳妆打扮,那他们两个的罪过就大了。

贵妃这早晨起得倒也早,坐在梳妆镜前,柳姿便悄然地问:“娘娘今儿……可想穿哪件衣裳?”

贵妃听得出,柳姿这是委婉地问她今晚去不去宫宴。她凝向菱花镜里自己衰老而肥胖了的脸,灰心地叹了口气:“暂且不忙,咱们先听听消息。”

宸妃的话说进了贵妃的心坎儿里去,只是她心下如何不知道宸妃自己又是个什么东西。她现在要做的不过是审时度势,确定了一切之后才好决断。

宫里宫外忙碌了一整天,到午后,该等的消息也一点一点地传来。

薛行远将外头的消息汇总了,回禀到了贵妃眼前来。

谈及今晚吉祥的衣饰,薛行远颇有犹豫。贵妃追问又急,情急之下没敢说,却画出来给贵妃看。

贵妃一见,面色便是狠狠一变。

吉祥今晚的衣裳,已是大有“翟衣”之相。翟衣是《周礼》中王后所掌礼服。虽然嫔妃、诰命夫人等内外命妇礼服之上也可有类似花纹,但是王后的形制无疑是不可僭越的。吉祥身为太子生母,按说身穿“揄翟”似也说得通;只是她本人的身份却不过是个女史,若当真敢如此托大这么穿,那就是有僭越之心。

于是听到这里,贵妃便缓缓起身,面色凝肃,吩咐柳姿:“将本宫的翟衣取来。”

黄慧王氏依旧禁足,皇帝发狠说再不见她,于是这宫里的翟衣品级,便自然以贵妃位最高。

当贵妃身穿华贵翟衣,身在妃红伞盖之下,踏着羊角明灯昂然走到乾清宫前,所有的宫眷全都被贵妃气度震慑,远远下拜。

贵妃不理众人,径直望向宫门之内。

皇上……他身侧果然立着吉祥母子。

在看到她的刹那,皇帝仿佛手刚刚从吉祥手腕之上撤下。

贵妃心下一时万念成灰,便冷冷含笑迈进宫门去。

皇帝一见这样的贵妃,登时口吃:“贞、贞儿,你怎,怎来了?”

今日早晨皇帝便曾旁敲侧击地设法去问过昭德宫的人,都说这个时候了贵妃也没特别更衣装扮,看样子今晚是未必来的。

贵妃来与不来,今年家宴的仪式也会有改变,毕竟已经有了太子。于是皇帝身边的位置总是要留一个给太子。吉祥身为太子之母,便借着引领太子的机会也走到了皇帝身边去。皇帝还没做好打算,哪里想到贵妃竟然就这么来了。

贵妃朝皇帝一笑:“原来皇上也是不想见到妾身的?那倒是妾身来错了。那妾身就不扰皇上兴致,妾身告退。”

皇上心下登时一慌,急忙伸手握住了贵妃的手腕,焦急剖白:“贞儿你说什么呢?朕怎

么会不想看见你?原本以为你不来了,朕对这家宴也已没了兴致,正想着如何早些结束,好去看你。”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的宫眷全都黯然垂下眼帘去。

今日的贵妃,年老而肥胖,再不复当日风华。可是皇上他……竟然还是仿佛看不见。

贵妃心下也是一软,却终究还是自惭形秽,便歪头看着将太子紧紧拢在身边儿的吉祥不顺眼。

不能不承认,有了儿子当倚仗的女人,气度上果然是不同啊。更何况还那么年轻,等她死了之后,这女人怕必然会仗着儿子而爬上皇上龙榻,更会设法超过她去!

贵妃便走到吉祥面前去,冷冷一笑:“难道是皇后娘娘解了禁足?”

兰芽陪在皇帝身边,急忙抱着廛尾上前一步解释:“娘娘看花眼了。皇后娘娘依旧在坤宁宫中,这位是长乐宫的娘娘。”

贵妃上下打量着吉祥,便忍不住冷笑:“哎哟,原来是长乐宫的娘娘。”她蹙眉,歪头看了一眼女官尚宫:“可是本宫在宫里多年,怎么从来也没听说过什么位分叫‘长乐宫娘娘’啊。尚宫你倒是与本宫说说,这‘长乐宫娘娘’是几品,又究竟是妃位还是嫔位?”

事关职司,尚宫虽然尴尬,也只得出班奏道:“回禀贵妃娘娘……后宫位分并无‘长乐宫娘娘’一说。”

贵妃哑然失笑:“既然没这个位分,你们还长乐宫娘娘地叫什么呀!”

众人虽然都忌惮着吉祥是太子的生母,可是方才却又亲眼看见了皇上对贵妃独宠依旧的态度,于是都赶紧跪倒请罪。

吉祥面上则一阵红一阵白,仿佛被甩了几个耳光。

贵妃冷笑着走过去:“尚宫,你倒与我说说,这位真实的位分究竟是个什么?”

尚宫只好据实回答:“……是,女史。”

贵妃抚掌大笑:“哎哟,原来是女太史!咱们大明宫廷里都敬重有学识的人,所以女太史也历来都受尊敬。可惜女史就是女史,不过是女官局里最低微的职司,本宫就奇了怪了,怎么一个小小的女史也敢穿上这翟衣?尚宫,本宫问你,这是谁家的宫规?!”

尚宫大惊失色,重重叩头。

贵妃逼近吉祥,点头冷笑:“本宫方才刚进来的时候儿,借着这灯光看过来,还以为立在皇上身边的是皇后娘娘呢。这身翟衣穿的,可唯有中宫皇后才敢用的纹理,你一个小小女史就敢用在身上了!”

吉祥面上仿佛千万根针扎着。她今晚实则是用了个小把戏,身上的衣裳不是全然的翟鸟纹理,只是与之相近。虽说不算违制,可是在夜色灯影里远远看过来,却也几乎可以乱真。

她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呼应自己为太子之母的身份。

古往今来,没有太子的生母只是小小女史的。她不甘心以女史的身份来参加宫宴,难道要嫔妃们都有座位,而她则要站在众人身后不成?

她这点子心机,只要皇上不介意,旁人便也不敢介意。却没想到贵妃突然来了。

吉祥深吸口气:“贵妃娘娘误会,妾身穿的不是翟衣。”

贵妃咯咯笑起来:“哟,吉祥女史好大的口气,都敢当面指摘本宫有错。哈,本宫陪伴皇上这么多年,还没遇见过敢当面说本宫不对的女人呢!从前的废后怎样,后来的皇后又怎样,难道你自以为比她们都尊贵,便将本宫都不放在眼里了么?”——

题外话——【谢谢wyydingding0528亲的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