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85.49正室侧室(2更2)

就算身子得了些自由,可以出宫去。可是就算天地那么大,出了宫去又能去哪里?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只要身在龙座的那个人一声令下,大藤峡之远亦可血流成河。

兰芽便静下心来只去三个地方:灵济宫、秦直碧府邸、西厂。

瞬.

因为司夜染在,她便连诏狱也不亲自去了。反正这个时候司夜染还没熬完净身之后的生死关。若是有话,她也只派人去传话便罢。

她在灵济宫的大部分时间,也都是支使灵济宫的“娘家人”去替她去采买“嫁妆”罢了。她欢欢喜喜等着做新娘,开开心心等着为岳家彻底昭雪鱿。

西厂冷杉等人办事也是爽利,不久便将曾经随同岳如期出使的所有人的口供都整理清楚,兼之邹凯的招供全都送报朝廷。

这当中自然不能提到贾鲁他娘的最关键的供词,对外便加强了邹凯的分量。就说邹凯是当年受了司夜染的胁迫,纵然身为礼部尚书,但是司夜染也威胁他,说若不告发岳如期,便会连他邹凯也一并下狱、杀头。

如此岳如期的昭雪案也已算大白天下,只等最后对主犯司夜染的处置。

既如此,宫里宫外便也终于隐隐明白了月月的身份。

宫里长乐宫的娘娘、东宫太子的生母吉祥便从宫里,借太子的名义下了旨意,说叫月月恢复岳家身份,做主改“月月”为“岳新月”。

兰芽带月月进宫谢恩,孰料吉祥得寸进尺,竟然将月月从此留宫养育,再不放出!

见兰芽恨恨的目光,吉祥反倒抿着嘴儿笑:“兰公子,你还不谢过本宫么?宫里的规矩你也明白,每当要为储君择选后宫的时候,都要提前数年挑选三个人选养在宫里。一方面教授宫规,让女孩儿们以符合宫廷要求的身份长大;二来也是早早培养太子与她们的感情;三呢,自然是要细细观察三个人的德行、仪态,以便从中选出太子妃。”

“这也是宫里世世代代的做法,本宫早早给月月留下一个位置,你怎么还这么不情不愿?”

兰芽深深吸气:“奴侪不敢存此奢望,不想让自家的侄女儿成为后宫。”

“你不愿?”吉祥咯咯地冷笑:“你愿不愿意倒不要紧,又不是要你来当后宫。这端的要看月月自己的心思。”

吉祥当着兰芽的面儿,叫丹朱将月月带来,问她愿不愿意从此留在宫里,陪在太子身边儿。

吉祥语气也是寂寞:“月月啊,太子殿下今日不比从前了。他原本在冷宫里,是你一个人的毛毛;可是他现在却是天下的储君。除非你现在答应娘娘留下,否则你就得被远远送出宫去,也许从此往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见着殿下了。”

月月听着便是一愣。

小小的女孩儿,从小到大也只有太子一个玩伴。这份陪伴与同病相怜,是这世上也许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月月懂事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最后噗通跪倒在了兰芽面前。

“姑姑,月月不想离开太子殿下。求姑姑成全……”

这一生,兰芽最最亏欠的也许不是自己的一双儿女。因为他们身边还有大人,因为他们终究还有与她团聚的一天;可是月月……却出世就没有一了爹娘,而她这些年也总有顾不及的时候,没办法代替她的爹娘。、

此时这孩子跪倒在眼前求她。她如何还舍得拒绝?

她蹲下抱住月月,在她耳边低低说:“……你可明白,你这一句恳求意味着什么?你虽然还小,可是你从小也在这宫里长大,这宫里是什么样的地方,你怎么会不明白?”

月月却朗然一笑:“……可是还有太子殿下,也还有姑姑啊。太子殿下和姑姑都会陪着月月,护着月月一生一世。”

兰芽心下便又是轰地一声。

天真的月月,以为她还会陪在她的身边,这般在宫里相守,一生一世。

吉祥听到这里满意一笑,朝丹朱使了个眼神,丹朱便将月月带了下去。

吉祥微笑:“月月说的可真好,她说你也会陪着她,护着她,留在这宫里一生一世。”

兰芽两手空空回到灵济宫,煮雪没迎着月月,便追问是怎么了。听兰芽说完,煮雪双眼冰寒:“吉祥这个J人,我要亲手杀了她!”

兰芽按住煮雪:“还轮不到你,要动手也自然是我先动手。雪你稍安勿躁,此时局势最是要紧的当,一子乱,则满盘输!”

她深深凝望煮雪:“你只放心就好:吉祥,活不久了。”

按下灵济宫这边,她便决定到秦直碧府中去看看.

秦直碧的府门不易进,她心下最是清楚。

且不说秦家亲眷会看不起她这个太监,更何况府中还有秦越、小窈父女。

纵然她已甘心做小,可是以小窈的心气儿,怕是还是意难平。

兰芽故意拣着白天来

,就是知道这个时辰秦直碧不在府内。

她来秦府也不是来见秦直碧的,她是来见小窈的。

果然告了门上,门子进去好半天也没回来。兰芽立在门口就忍不住冷笑,想都能想见小窈那副为难的模样。

再等还是没有动静,兰芽索性自己提袍上了台阶,自行跨进了门槛去。

门子吓着了,赶紧上前拦着:“公公且慢。家、家主人还没示下,小的怎么也不敢放公公进门啊。”

兰芽清亮一笑,上下打量那门子:“你真没眼色!且不说我即将就是你家相爷的侧室夫人;单就本官现在的身份,也是你有几个脑袋敢拦的?!”

那门子吓得登时就堆在门槛上了。

活拧歪了呀,眼前这位可是西厂厂公,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啊!他还真的敢伸手拦着了,他还真是个铁骨铮铮、忠心耿耿的家仆啊,他做好了准备今晚上脑袋怎么没的都不知道了是不是……

眼见这门子的惨状,兰芽也只好叹了口气:“算了,咱们以后也都是自家人。你滚开,咱家便不跟你计较。”

这么一来,不等那个报信儿的门子回来,门上的其他人也都不敢拦着了。

兰芽清亮一笑,摇了摇手里的折扇,径自走进秦府去。

这些年她为了避嫌从未来过秦府,今天这竟然还是头一回来。

一进大门,兰芽环望周遭,便有一刻眼角微湿。

眼前所见,院子里无花无木,只有杆杆修竹。

便如何能不想起,曾在灵济宫内,秦直碧所住的院落便是名为“修竹廊”。

又如何能忘记,彼时他被大人送走之前,特地找她吵架,却临走临走还是留下了大包的、他亲手炒制的竹叶青茶。

正在此时,院内一片扰攘。

原是小窈领着几个丫鬟婆子和家丁迎了上来。

撞见兰芽竟然已经自己走进来了,小窈一怔,面上有些难看。

兰芽倒是淡淡一笑,手指绕着扇子打了个圈儿,上下瞄过小窈。

“师妹,别来无恙。”

小窈恼得险些跳脚:“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的师妹!”

兰芽“哦”了一声:“算了,不是就不是呗,何苦这样高声大气,倒违了妇道。”

自打得了皇上赐婚的信儿,小窈便没吃下过饭,没睡稳觉过。

幸好她爹秦越还懂得君臣之仪,死死看住她,不叫她闹出来。否则传到皇上耳朵里,那岂不是成了大罪!

小窈自然将一腔的怒火都记在兰芽身上。

不过好歹还知道自己将为正室,兰芽自己甘为侧室,这心下算是舒服了些。

此时便撑起架子来,傲然盯了兰芽一眼:“没错,这些年公公的威名天下皆知,我也心下敬畏得紧。但是府外归府外,内宅归内宅。我可不管公公在外是什么身份,只要进了这内宅的门,你就是侧室,就得听从我这正室的管教!”

小窈上下打量兰芽:“怎么,不服?你也是大家闺秀,是岳如期岳大人的女儿。别告诉我岳家连这点子家教都没有。你对我如何无所谓,别叫你岳家家规蒙羞!”

兰芽深吸口气,淡淡而笑。

这小窈也是聪明,知道自己压服不了她,这便搬出岳家的清誉来。

兰芽便收了扇子,点点头:“好,我答应你,只要进了这内宅的门,我就伏低做小,听从你这正室的规矩。”——

题外话——【有亲问具体的结局时间,说一下哈,因为都是每天现写的稿子,所以没办法具体说准是哪一天全部写完。其实线索脉络都在简介里明摆着呢,所以就是情节写完了就完结哈。而且早都告诉过大家了,就在8月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