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83.47这也许是最后的一次(2更2)

大臣敢在宫里就这样,杀头都不为过。

只是这二位身份有些特殊,一位是外朝的秦相,一位是内宫的兰总管。这二位都是年轻,却也已经都羽翼渐丰,隐约之间已经有了要携起手来取代了怀恩和万安去的趋势。于是负责守着这道宫门的总兵官便没敢派人来拿,只是亲自走下马道来,立在门洞暗影之外轻轻咳嗽了两声。

更何况……宫里头已经传开,说是今晚上出了稀罕事儿,皇上赐婚秦相,只是另外一方竟然仿佛是——兰公公!

时辰还短,看守宫门的总兵官还没机会知道太详细,可是果然迎着灯光看见门洞里就是这么两个人,惊得脑袋也是轰地一声。

总兵官是给想歪了,以为秦相是龙阳之好,况且兰公公是太监,太监兴许也都有这龙阳之好,于是皇上就顺水推舟…鱿…

总兵官揣着这想法,于是瞧见一向斯文清贵的秦相竟然将娇小玲珑的兰公公给推到了墙上……他就反倒不敢上前了。

男男之事,本比男女之事更加隐讳,他也怕走得太近,让这二位老羞成怒瞬。

听见总兵官的咳嗽,门洞里的两人还是吓了一跳。秦直碧究竟是斯文守礼惯了,这一惊之下只得按捺下。整理衣冠,将兰芽藏在身后,自己转身走出阴影,立在明处朝那总兵官抱了抱拳。

总兵官自然不敢受礼,忙重重回礼:“哎哟,原来是秦相。今晚还这样晚才出宫啊?”

秦直碧是文华殿大学士,寻常便在文华殿办公,或者是在东宫教授太子学识。每日里也都是极晚才出宫回府,于是这位总兵官也都认识。

秦直碧略有羞赧,尴尬一笑:“原来是韩总兵。”

两人寒暄几句,秦直碧却还是舍不得兰芽,遂向韩总兵又是抱拳:“……本官想邀兰公公出宫一叙,还望韩总兵通融。”

宫里不比灵济宫,兰芽自从搬进了乾清宫,便不能擅自出宫。今晚韩总兵眼见着这二位是难舍难分,再加上之前传出皇上赐婚的话儿……韩总兵略作犹豫,便也点了头。

怎么想严格值守,也别赶在这二位浓情蜜意的节骨眼儿上,更何况皇上都赐婚了呀!

秦直碧大喜,回首握紧了兰芽的小手:“多谢韩总兵成全!今日帮忙,秦某必不敢忘。来日定有报答的机会!”.

时过三更。

锦衣卫北镇抚司大牢。

今夜许是司夜染押入牢中的缘故,诏狱上下全都戒备森严。大门上也是卫隐的心腹亲自值守。

过了三更,紧绷了大半夜的锦衣卫们都有些困倦。

卫隐的心腹却亲自悄然从门上带进一个人来。

也是狱卒的打扮,身量约略娇小而已。

司夜染伏在柴草上假寐。门上锁链约略一动,他便倏然睁开了眼睛。

卫隐亲自看守,放了那抹娇小身影进来。

卫隐没说话,只是在幽暗里向牢内两人点了下头,便带人稍远离开去。

牢内陷入一片黑暗,灯都没留一盏。

司夜染明白,这是怕惊动了牢里其他的犯人。

虽然看不清来人面目,可他却还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静静地睁大了双眼。

那娇小的身影随即便扑过来,直扑进他的怀中。

两人都没出声,可是他的颊边已经贴满了濡湿。

是她的泪。

司夜染手臂轻颤,将那小小的身形紧紧抱在怀里。

三年,长得仿佛一生。

黑暗里容不得二人说话,也容不得二人看清彼此,以慰相思。

怀里那人便坚定送上樱唇,小手坚定攀上他的腰带。

看不见也做不得声,两人便用最原始的方式来倾诉相思,传达深情。

深深的幽暗里,传出她极力克制的小小哽咽。她死死咬紧自己的唇,怕那吟哦漫出唇瓣去。为此甚至咬破了自己的唇,舌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可是她却不知道疼,紧紧地用身子握住了他。

而他先时略有犹豫,担心自己身上污秽,可是她的勇敢鼓励了他,更将他小心藏起的疯狂挑起。

两人在黑暗中抵死相融,如初次,如——末次。

最后直到那娇小的身子再也承受不住,他方用披风将两个人汗湿透了的身子裹在一起,不用言语,唯有肢体紧紧的相拥。

司夜染知道卫隐一直在等暗号,便将额头紧紧抵在她额上,万般不舍之下,却还是轻轻咳嗽了一声。

咳嗽声透过牢栏传向走廊外面去。卫隐便亲自走回牢门前。

她便又落下泪来,汗水与泪水一同濡湿了的面颊,在他颈边贴了又贴,却终究不能不离去。

卫隐亲自带了与一队人,十几个人前后走着,将她裹挟其中。

这般鱼贯向外去,却还是在大牢的门房里,借着幽暗的灯影,约略看见了一张苍老的脸。

那张脸,便是化成了灰烬,她也忘不了。

她便忍不住心下狠狠一惊,一把抓住了卫隐的手腕。

卫隐明白她是看清了那人是谁,便朝她点了点头。

她狠狠闭上了眼睛。

方明白,方才那一刻大人虽然克制,却还是——那么疯狂要她的缘故。

而且每一次,都……将所有的热泉全都倾注而入,未曾闪躲。

只因为……也许,是最后一次。

她浑身轻颤,泪与汗又沿着脊梁沟涔涔而下。

纵然抬眼深深望着卫隐,却也明白此一事上,纵然是卫隐也无力护住大人。

而此时已是过了三更,她竟然对此全无防备。此时想去安排,想去请托人情,却已经来不及。

卫隐心下也是剧痛,却无奈职司有限,怕是无法拦阻此事。也只能回握住她的手腕,用力,再用力。

疼,一起都在疼啊,可是今时今夜,一切都已来不及.

灵济宫,东方已将破晓。

双宝却接了秘信儿,亲自到角门来接人。

刚见到那娇小的身影,那身影已然一个趔趄晕倒了下来。

双宝大惊,忙伸臂扶住。

回到观鱼台,她周身滚烫,迷糊之间只攥紧了双宝的手臂呢喃道:“宝儿,净身,好疼啊……宝儿,救我。”

双宝也吓坏了,没想到公子这个时辰突然回来,也听不明白公子这说的是什么。

只是从前公子“净身”那回,他照顾她的记忆倏然重回。双宝便又将门窗遮严,亲手点上热热的炭盆,陪着她低低地道:“公子不怕。净身疼,可是有奴侪陪着公子。公子睡觉,醒来就好了。”

温暖和疲惫让兰芽陷入昏睡中去。

眼前是诏狱门房里那苍老而猥琐的身影。

王顺儿。

她不会忘了他的名字。当日她进蚕室“净身”,乃至后来进宫验身,对上的正是那样一张皱如核桃、一双贼眼宛如鼠目的老宦官。

他就是刀子匠,他就是司礼监里专门负责给宦官们净身、每两月再验身的老宦官。他今晚出现在诏狱里,绝不可能是巧合,也绝不会有好事。

也是啊,也是。

若换到皇上的立场,纵然究竟杀还是不杀大人,也许还要思量;但是至少除掉大人的根去,那便是从此绝了建文的血脉,对于皇上来说也是放心的法子。

兰芽身上一阵冷,又是一阵热。

昏迷之中脑海中全是他灼热相融的身子,都是——悄然的欣慰。

多亏曾经拼了这条命生下的狼月和固伦。否则今日,她还多么后悔.

这个晚上,她跌进双宝怀中的时候,王顺儿也带着自己的牛皮包儿进了司夜染的牢房。

牢房里终于掌起一盏灯来。

王顺儿当着司夜染的面,展开了他那卷牛皮包。里头是从手掌宽,一直到针尖窄的一排刀子。都是顺手轻巧的家伙,不似寻常的武器那么霸道,却在这幽幽灯影之下映出叫人胆寒的阴光来。

面对着这一排家伙,饶是曾经杀人不眨眼的小阎罗司夜染,这一刻面上也是一片惨白。

王顺儿便得意地笑了。

每当干这差事,面对的人无一不是这副模样,这时候就是王顺儿最最得意的时候。

管他是谁啊,上至司礼监掌印太监、各宫总管,到几岁大的小孩儿,这宫里所有人实则都是从他手底下走过去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