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80.44想要永远留住你(2更1)

皇帝心口起伏,盯住吉祥,无言以对。

吉祥放下水碗:“都说皇上手握生杀大权,可是生杀关口,皇上也是为难。若是杀了司夜染,怕列祖列宗怪罪;若是不杀司夜染,又总觉他是江山社稷的心腹大患。”

吉祥转眸望来:“从前妾身自然心向着他,我大藤峡父老也可为他而死;可是今日,不同了。因为妾身与皇上的皇儿是太子,是这江山社稷未来的储君。司夜染存在这世上,威胁到的便是妾身孩儿的皇位。在皇儿和他之间,妾身首先是一个母亲,妾身选皇上,选江山社稷!”

吉祥说罢起身,撩袍下跪:“皇上,杀了司夜染吧!”

皇帝深吸一口气,却是别开目光去瞬。

吉祥垂下眸子:“皇上若还是下不了决心,那便得再想法子牵制住他。至少,要让他今生今世再不能动反叛之心。所以请皇上也一定要死死握住兰太监这根线,不要给她机会逃脱了皇上的掌心去。”

皇帝眯起眼来,转眸望过来:“朕……这些年做的,何尝不正是如此。鱿”

吉祥淡淡一笑:“只怕皇上心慈手软,做得还不够。”

皇帝也是眼波一闪:“吉祥,那依你,又该如何?”

吉祥抬起头来,目光放肆却又直白地迎住皇帝:“他们是两个人,皇上却是自己。皇上纵然是天子,可是却被圈在这宫廷里,如何能与他们两个人相抗衡?妾身不才,愿意协助皇上。以二对二,妾身会将胜算替皇上牢牢抢回来!”

吉祥就是吉祥,身子里的蛊虫没了,可是她心里的“蛊虫”从未曾死去。

从大藤峡山野之间走来的女孩子,从不甘按照中原那些优柔的法子来克敌。看上去狠毒了些,却来得比中原人那些绕圈子的法子来得更有效。

皇帝便也点头:“说说看,你有何打算?”

吉祥缓缓一笑:“皇上,您既然已经下旨允准兰太监重查当年岳如期满门血案,皇上却怎么没想想兰太监该以什么身份来查此案呢?”

皇帝心下便也咯噔一声。

是啊,只消重启此案,便等于已是向天下揭开了兰芽的真实身份:她不是兰太监,她是岳如期的女儿岳兰芽。

吉祥便笑了:“一个女子,却成为权倾天下的太监,且就留在皇上身边儿……天下人不知又要如何议论皇上,八成都要猜测皇上与这女扮男装的太监之间,早有了苟且之事。”

皇帝面上便腾地一红:“……倒也无妨。或者朕直接纳她入后宫,或者封为女官。”

“皇上这样做是好,可是终究抹不掉天下人口中的‘苟且’二字。”

身为皇帝,自然最怕天下悠悠众口,生怕将来自己在史书上会留下任何一个不堪的字眼。

皇帝便不由得强撑着坐起来。

“依你看,朕该如何做?”

吉祥幽幽一笑:“太子的师傅是文华殿大学士秦直碧。说来也巧,岳兰芽的父亲岳如期生前也是文华殿大学士。因为这个巧合,妾身倒也听说过当年的一些旧事,亦算盛况。当年岳兰芽和秦直碧,一双小儿女,珠联璧合书画相和,惊艳了皇上和一众大臣。”

皇帝也扬眉:“是啊,朕怎么能忘。没想到时光流转,那一对小儿女终于长大,也果然都成了朕的股肱良臣。”

吉祥垂眸一笑:“可是皇上却忘了,当年皇上曾经亲自为那一对小儿女指婚呢。君无戏言,当日文华殿内所有的人都当了真,秦家还封了礼去求亲……可是皇上自己个儿却给忘了。蹉跎了这么些年,可对得起岳如期和秦钦文一对老臣子,又可对得起当年那一对珠联璧合的小儿女呢?”

皇帝张大嘴巴。

吉祥满面的笑意:“皇上是忘了,可是人家秦状元却是没忘。直到如今竟然还未曾娶亲。”

“从前问起来啊,人家说是家门的冤案未报,不能除孝;可是秦家的昭雪案也过去好几年了,他现在就不是热孝的问题,而是——始终在等那个人,始终在等皇上的旨意呢。”

君无戏言,纵然君王自己也只是玩笑说出,却在天下人眼里只是圣旨。

皇帝便垂下头去:“你是说……?”

吉祥轻叹了口气:“兰太监是个人才,更何况也只有她牢牢在皇上掌心,司夜染才不敢有反叛之举。可是兰太监又是个女子,终究得有个归宿,皇上才好一生拿捏住她。”

皇帝轻轻闭上眼睛:“你是说,要朕将她赐婚给秦直碧?”

吉祥淡淡一笑:“妾身只是建议。具体的主意,想来皇上心下自有主张。”

夜深了,皇帝却也没有留吉祥侍寝在乾清宫。

吉祥自己也明白,这样的殊荣,皇上只留给贵妃那老妇一人罢了。

她便含笑起身,推门走进夜色。

冬风浩荡,天地皆寒。

她掀开暖轿的窗帘,望向寒天孤月。

她吉祥这一生享受不到的,她也绝

不让岳兰芽和司夜染享受到!.

皇帝终于下了决心,授予兰芽便宜行事之权。

兰芽遂派西厂校尉,奔赴辽东将司夜染缉拿回京!

西厂校尉临行前,兰芽还亲自赴司礼监拜会了怀恩,请求怀恩协同行动。

兰芽向怀恩施礼:“当着明人便不说暗话,本官也明白在辽东除了我西厂的人,宗主自然也安了东厂的人。司夜染不比旁人,宗主也是清楚。本官担心只以我西厂的力量,难以将司夜染稳妥带回,所以请求宗主大人也下令东厂干探,协同一致。”

纵兰芽不来,怀恩自然也会叫自己的手下暗中监视着,唯恐这个兰公子中途放走了司夜染。今儿竟见她当场挑明了,倒叫他也微微惊讶。

不由得想,原来这个兰公子当真为了自己一门的血案而恨毒了司夜染,决定从此抛开所有私人的情分了?

如果是的话,他怀恩自然乐见其成。

怀恩便沉声一笑:“既然是皇上的旨意,咱家自然要助兰太监一臂之力。”

由此在辽东埋伏下来的司礼监-东厂一脉,也便都撕开了面具。

长乐倒是那个在明的,不足为虑;反倒是那些扮成普通百姓和兵丁,悄然环绕在司夜染身边的东厂暗探,便是叫司夜染自己也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东厂西厂两方一同使力,押送司夜染上路。

兰芽当晚告了个假,没在乾清宫里过夜,而是回了灵济宫。

她吩咐双宝,今晚睡在观鱼台,不许旁人打扰。

双宝拦住了众人,自己却还是坚持来亲自伺候公子。就如同从前那些年月,公子安榻,他则噤声守在窗外。

睡到夜半,公子却起了身,低声叫他进去。

双宝也早知道了东厂西厂一起押解大人回京的事,也早已是心乱如麻。

走进卧室,见公子脸上白得就像天上凄冷的月,全无血色。

双宝忙上前扶住:“公子可是担心大人了?!既如此,公子又何必让东厂的人也进来搀和一道。倘若只是咱们西厂的人,便是押解,在路上也自然照应,不会叫大人吃苦。可是现下加进了东厂的人……那大人在路上,怕是要吃苦头了。”

兰芽抬眸盯住双宝:“可是不如此,就不知道东厂在大人身边都埋伏了哪些人。那些人不挑出来,大人便休想得安。”

双宝点头:“好在是双方一起押送,想来咱们西厂的人一定会落力护着大人,不会叫东厂的人太得意。”

“我不担心大人。”兰芽捉紧床栏:“这点苦大人咽得下,他也明白我是在做什么。我现在担心的是——凉芳。”

东厂在凉芳手里,这几年凉芳没再出什么大的幺蛾子。

“可是我却没想到,他竟然悄悄在辽东埋下了这么多人,竟是骗过了我的眼睛,怕是也瞒过了大人……”

在明面的人,无论是皇上、吉祥,甚或是怀恩等人,兰芽心中已有防备,可是现下却着实被凉芳给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原来,这么多年过来,凉芳都始终还是从前的那个凉芳。养不熟、交不下,他一直一直都不肯放下曾诚的死,一直一直都还在记恨着大人!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兰芽现在最担心的,反倒是这个手握东厂、满心仇恨的阴柔男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