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79.43谁都别想称心如意

吉祥死死盯住兰芽,目光怨毒,却——缓缓地笑了。

“岳兰芽,你在撒谎。”

兰芽心下陡然一惊!

吉祥纵然沉不住气,但是她的心思却也是剔透。两人多年交手,对手之间对彼此的了解甚至高于自己。

兰芽悄然屏息:“娘娘说什么,奴侪哪里敢在娘娘面前撒谎?瞬”

吉祥冷然一笑:“其实你前面说的那些我都信了。如果不是被你骗过了,我就不会甩你那记耳光。可是你最后那句却是说多了。”

最后那句鱿?

兰芽心下也是激灵一跳。

吉祥得意而笑:“你说他让你活下来,是成为他的玩物……可是以你岳兰芽的脾气,如果他真的当你只是玩物,不给你一点真心的话,你肯活到今天?你肯让他玩弄你这多年?你又怎么肯费尽心思生下他的孩子,而且为了护住孩子,忍痛这么多年不与他们相见?”

“你岳兰芽也不傻,他对你哪里是真心,何处是假意,你心里最清楚。可是既然你今天还这么说……那就说明你是在撒谎!”

吉祥走向前来,冷笑着盯紧了兰芽:“置于死地而后生,金蝉脱壳的法子,嗯?”

兰芽心下便是一抖。

吉祥盯着兰芽的眼睛,忍不住冷笑:“最后的归宿是什么?你跟他都能金蝉脱壳而去,从此天涯为伴,双宿双飞,是不是?”

兰芽没做声。

吉祥笑得更响,眼角溢出悲伤来:“你们两个都想就这么走了,将我孤儿寡母丢在这吃人的深宫里不管了!你们双宿双飞了,却叫我独自一个蹲在这金碧辉煌的牢狱里,再见不着他,也得不着皇上的宠爱,只能守着我的儿子,一日一日青春变老,青丝成白发,啊?!”

“那你还想怎么样呢?”

兰芽压低声音,翻腕也攥紧了吉祥的手:“所谓求仁得仁,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也该是如愿以偿。你当年喜欢他,何尝不是因为他是建文皇太孙,你喜欢的也是他的血统,喜欢的是他的天下!你在冷宫里一忍十年,为的不也是能有朝一日登上皇后宝座,所以废后能忍的,你便也同样可以忍?”

“现如今你的儿子已经成为了太子,将来便是皇统天下,他会用整个天下来奉养你,你就是所有女人之中最高的皇太后!吉祥,你还想怎样?!”

“皇太后?哈哈……”吉祥又恼又恨:“那我吉祥这一生呢?难道我这一生只能等待老了的那一天,用皑皑白发来抵偿青春?我吉祥也曾是个少女,也是个女人啊。我也要自己的情,也要自己的爱。凭什么我得不到的,却要眼睁睁看着你们得到了?”

兰芽心下便是狠狠一沉。

“所以你不会让我如愿,是么?说吧,你想要怎么样?若逼急了我,也请你好好想想太子殿下的安危!”

兰芽死死盯住吉祥:“我当日是如何帮你母子,如何将太子殿下推上储君之位的;我就也同样能帮宸妃母子,能将四殿下同样推上这个位子。”

吉祥冷笑:“说得容易。太子是国之根本,岂容变更?此时我母子早已今非昔比,不光我会豁出性命去护着我儿子,就连皇上,连这宫廷内外的人,也都会拼了全力护着我儿子。你岳兰芽是只手遮天,可是天那么大,你遮不全的!”

兰芽深深吸气:“说,你究竟想要怎样?想要大人和我都死才放心?”

“不。”吉祥摇头:“我怎么会让你们死?我只是不能忍受你们两个双宿双飞。我倒是觉着你们从前的状态就很好,一个在朝,一个在野。”

她上下打量兰芽神色,缓缓绽开笑颜:“我怎么舍得让你死?你活着,还能替我办事。所以只要你改了主意,这辈子别想跟他双宿双飞,我就饶了你们和你们的孩子,让你们都活着。”

“只不过,我要你们活着相思罢了——就跟我一样。”

兰芽心痛如绞,却稍作思忖,便毅然点头:“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放过大人,放过我们的孩子,我就一直陪着你守在这宫廷里,陪着你护着你的儿子!”

吉祥笑起来:“真乖,这样就好了。”却忽地回眸,眼光放寒:“可是你这人的话向来半真半假。你这么答应我了,我就能这么信了么?所谓口说无凭,真心难见。”

兰芽心下丝丝缕缕地疼:“你又想怎么样?”

吉祥目光一转:“让我想想。稍后我就给你答案。”

偏殿外传来太子清甜的童声,在夜色里却是超乎年纪的沉稳。

“娘,兰伴伴,你们二位可在门内?”

兰芽和吉祥便同时噤声,互视一眼,急忙都各自收敛形色。

打开殿门,吉祥先迎了出去:“儿啊,有何事?可是皇上那边有了什么状况?”

兰芽便也跟了出来,立在门槛外遥遥向太子见礼。

太子的目光便只朝兰芽漫了上来,却是看都没看自己的娘亲。遥遥地只向兰芽伸出手来:“兰

伴伴,怎么去了那么久,叫本宫好找。伴伴快来,本宫有要紧的事与伴伴商量。”

太子说着径直走过吉祥,走到兰芽身边,伸手用他小小的手握住了兰芽的手。然后毫不迟疑地领着兰芽走下台阶,径直越过他娘,走向了更加宽阔的殿前广场。

吉祥重重一怔,兰芽也没想到。

待得走得远了,太子才缓缓道:“伴伴,想来我娘又排揎了伴伴吧?都怪本宫来晚了一步,才叫伴伴又受委屈了。此时周遭无人,伴伴若想落泪便请随意,本宫会陪着伴伴。”

兰芽心底一热,眼眶也跟着潮湿了。

“殿下,奴侪不敢。”

太子轻轻叹息:“本宫只是遗憾自己还是个孩子,有时有事无法尽数都明白,所以不能在关键时刻护在伴伴身边,无法每一次都让娘亲伤不到伴伴。只是请伴伴记着,今日娘亲欠了伴伴多少,来日等本宫长大,一定加倍偿还。”

小小的储君许下这样重的承诺,身为人臣,兰芽也是欣慰。

只是……这世上就算以帝王之尊,却也不是任何事都有能力补偿的。

只是他终究还是个孩子,能在这个年纪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已无可怨尤。

兰芽便蹲下来,单腿跪地,握住太子的手腕:“殿下不必补偿奴侪。若殿下真有此心,便请跟秦学士好好用功念书,将来当一个千古流芳的好皇上,福祉万民,护佑天下。叫天下人再不必做为难之事,让万民安居乐业,好么?”

太子毫不犹豫,重重点头:“好!”.

夜深了,大包子也跟兰芽说,该送太子回东宫歇息了。小孩子禁不起这样熬夜,更何况明早天不亮,太子又要起来念书。

兰芽便亲自送太子回去。

吉祥走回皇帝寝殿,皇帝此刻烧终于有些退了,神智清醒过来。除了身子还有点虚,已是没有大碍了。

吉祥亲自给皇帝喂水。

大殿静静的,两人有些相顾无言。

这多年的事,这多年的话,真不知从何说起。

皇帝终于幽幽叹了口气:“吉祥,这些年,委屈你了。”

吉祥淡淡一笑:“不委屈。若是直到如今皇上也不肯认下皇儿,不肯册立皇儿为太子,那才叫委屈。可是皇上现在已经将这些都给了我母子,妾身还有什么可委屈的?”

皇帝转眸望上她的容颜。

这些年她也憔悴了不少。可是她终究还是年轻啊,看上去依旧是容颜娇媚,更有宫廷女子里所绝无仅见的山野之魅。

皇帝欣慰点头:“难得你能有这样的见地。这些年,你便没有白等。”

吉祥却不想跟皇帝说这些话,便将羹匙送上来,用水封了皇帝的嘴。

皇帝嘴唇上还有撩袍,羹匙压上便有些疼。

吉祥垂下头去:“皇上上了这么大的火,其实也都是心火吧。皇上昏睡时候念叨的话,也都是怕列祖列宗责怪,是不是?”

皇帝便狠狠一怔,朝她望过来。

吉祥叹了口气:“司夜染的身份,别人不知道,妾身怎么会不知道?我大藤峡多少人为了护住他的身份而死,所以妾身怎么会被蒙在鼓里呢。”

吉祥垂首,替皇帝吹凉那汤水。

“皇上是怕杀了建文正朔,太祖皇帝和列祖列宗会不原谅皇上啊。”——

题外话——【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