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零一章 白狐军师,生辰惊喜,

上官雪妍翻看着手中的书,可是她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她是在想今天怎么没看见那父子几人。她身边今天除了雯娥,竟然都不在,连宸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她虽然好奇他们去了哪里,但是她也不会去找他们。上官雪妍放下手中的书走出去屋子,他们现在是住在一家客栈里。

上官雪妍看着有点阴沉的天气,好像快下雪吧。他们拿到安和留下的证据,安排好他的后事,为了等落王爷他们又在落王府待了两天才上路。不但他们在落王府收获到了安和留下的证据,韩子砚在县衙的书房里也找到了有用的账本,好像是其中一位当时的县令记录的,不过他是被人灭口的,东西他保存的挺隐秘的。要不是云寞雪无意中的碰触他们也看不到那个账本,那个账本上记录的都是德兴县的乡绅的事,当然也是和那赋税有关联的。轩辕玄霄他们为了不惊动到其他人,所以那些人暂时没动他们,让韩子砚继续看好了,等他回到上京让陛下处置他们。至于安平,轩辕玄霄知道事情他也有参与,本不应该放他走,但是落王爷一直求情,轩辕玄霄也从安和的记录中知道很多事其实安平他是不知道的。轩辕玄霄最后看在落王爷的面子上放他离开,但是希望他走的远远的。

客栈的客房顶层都被他们包下了,上官雪妍踏着缓慢的步子走向拐角的另一间客房。

“王叔在吗?”上官雪妍看着站在外面的小厮问?

“王爷在里面,圣王妃请。”那小厮推开门,请上官雪妍进去。

上官雪妍走进屋子的时候,那落王爷正在自己和自己下棋,他拿着一个棋子正在犹豫不定的该如何落子呢。神情专注就连上官雪妍进来他都没发现。

上官雪妍看着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的头发好像也就是出事以后才成这样的,那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上官雪妍也觉得那个落王爷也是个可悲的人。他回了上京恐怕也是待在王爷里不出来吧,毕竟他也习惯了那样的生活。

上官雪妍知道这落王爷还有一个儿子也就是现在上京的落王府的那一位,可是那同样也是个不怎么样的人落王府注定是要败落了。

上官雪妍走到落王爷的棋盘前,看了一会儿,然后拿起一颗白子落在棋盘上。

“置之死地而后生,怪不得我一直破不了这棋局。又来给我扎针,孩子们呢?”落王爷听见那棋子落地的声音,然后看着棋盘好一阵才抬头笑着和上官雪妍说。

“他们我也不知道,一大早就没见到人。王叔你这老毛病我在给你给你扎几次,也就没事。”上官雪妍站在他身边,拿出银针在落王爷的头上的穴位扎去。其实落王爷这头痛病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落王爷心思太重了,忧思成疾。她也是上路几天后落王爷发作的时候,她才知道的。原本落王爷有习先生配的药,但是他们着急走就忘记带了。那作为医术的上官雪妍是责无旁贷的给他治疗,到那时落王爷才知道上官雪妍不但会医术而且绝对不是她说的略懂那么简单。

“那感情好,这病折磨了我很多年。你的医术看来要比习先生的好,那你们那天浑身是血的去我哪里都是假的了?”落王爷语气平淡,看的出来他对上官雪妍他们装病的事,现在是不在意,或许是他能理解他们的做法。

“那天实属无奈,还请王叔勿怪。我们走到哪村子遇到哪些因为教不上赋税需用孩子抵偿事,村民各个面黄肌瘦,还有一个人差点家破人亡的惨剧,玄霄他怎么能看着不管。这事发生在王叔的封地上,我们难免不把王叔考虑进去。我们又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查,不得已我们才出此下策……。”上官雪妍知道落王爷没怪罪他们,但是她还是解释他们那么做的原因。

“我明白的,玄霄那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身为圣王爷,他做的很合格,你也不错。”落王爷打断上官雪妍下面要说的话,那些事他只想让他们过去就过去了。

“玄霄没忘记他的身份,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他。”

上官雪妍和落王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上官雪妍的学识很丰富,而那落王爷也不是一个平庸之人,两人聊得很愉快。

“夫人,刚才收到爷的消息,他们在郊外被人伏击了,少爷受伤了。”天突然推开门进来说。

“你说什么,墨儿伤了,在哪里?”上官雪妍着急的问,墨儿怎么会受伤,轩辕玄霄在做什么?宸在又在做什么?

上官雪妍来不及细想就消失在屋子里,她由于着急没看到天嘴角的浅笑。

“你们这是做什么?”落王爷问那没有离开的天,他起初也是担心,可是他发现天脸上的焦急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偷笑。

“不知道,属下只是按爷的吩咐行事。”天,又绷着脸说。

上官雪妍是真的担心他们出了什么事,于是轻功让她用到了极致。可是她到了天说的十里亭的时候,她看见的是和她想象的不一样的情景。

十里亭,其实是本地的一处游玩的地方,亭子很多,风景宜人很吸引那些是少男少女。上官雪妍原本以为这里到处都是一片狼藉,毕竟是经过打斗的。可是眼前是什么情况,树枝上挂着随处可见的彩绸,中间的那个亭子四周也是紫色纱帷幔,这里好像特意被人布置过一样,看着很喜庆。

上官雪妍到这里没看见他们,她很快反应过来,她由于关心则乱被天给骗了,或者是被他们父子、主仆给骗了。当然其中也很少不了宸,只有宸才能掩藏墨儿身上玉佩的气息让自己感应不到。但是上官雪妍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她只好站在哪里等他们出来告诉她。

“宸,娘亲是不是生气了?”躲在亭子后面的轩辕云墨看着不远处站立的上官雪妍,有点担心的问,他们也只是想给个娘亲一个惊喜罢了。

“小墨儿,你放心吧,你娘亲不会生气的。”宸看着那女人,咧开狐狸嘴,笑的很奸诈。让你平时欺负我,现在就让你着急一下。

“爹爹,我们现在怎么办?”轩辕云墨问躲在他身边的父亲,这注意可是父亲出的。他们也只是出点力而已,很多事都是父亲下的命令。

“你拿着这个出去,实话告诉她就行了。”宸突然一抓子就把推轩辕玄霄出去,还在他手里塞了些东西。

轩辕玄霄没想到宸会突然推他出去,他也没做好准备。

上官雪妍听见身后有声音传来,于是转过身,就看见轩辕玄霄拿着一束野花站在她面前,样子看着很窘迫。

轩辕玄霄感觉到上官雪妍的目光,立刻把手中的花束背在身后。轩辕玄霄此时那还有王爷的威严,此时他就想一个毛头小子一样害羞。

“你们这是做什么,墨儿和少泉呢,还有宸在哪里?”上官雪妍看着举动奇怪的轩辕玄霄问,看见他上官雪妍知道儿子没事,一定就在这附近。

“妍儿,你觉得这里布置的怎么样,你喜欢这里吗?”轩辕玄霄走上前问上官雪妍,他眼里竟然有着紧张。

“这里还不错,怎么了?你快让墨儿出来,他怎么样了。”上官雪妍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这里看着挺不错的。

“你喜欢就好,妍儿生辰快乐。”轩辕玄霄听到上官雪妍的话很开心,他也不扭捏了,拿出藏在身后的花束递给上官雪妍。

“生辰,我的吗,不是还没到吗?”上官雪妍接过他塞在手中的花,奇怪的问。她好像记得,她的生辰差不多还有半个多月才到吧。

“那个生辰是假的,是那个县令女儿的生辰。在谷中的时候我问过娘了,十月二十五才是你的生辰,也就是今天。这里都是我们父子给你弄得,你喜欢就好,来我们去那边。”轩辕玄霄半抱着上官雪妍向那个带有紫色纱幔的亭子走去。

关于她的生辰他也是在无意间想起来的,才会问岳母的。当年冲喜的生辰八字那是所谓的高人算过的,既然妍儿是顶替别人的,生辰一定也不是她的。能知道她生辰的也就只要她的亲人的,所以他们离开医谷的时候,他就问了岳母。他打算以后每年给她过她自己的生辰,而不是那个套用她人的身份。

“这是宸,让你给我的吧。”上官雪妍没想到他会注意这点小事,自从上一世自己的长辈和弟弟都去世以后,她再也没过过生日。她已经很久没真正的过过生日了。到这里之后她也之过一次,也就是去年冬天的那次,但是那次也是有目的的。是为了告诉上京的人,他们玄王府的存在,她想借自己的生辰回到众人眼前。

上官雪妍从没想过这个时空自己的生辰的是那天,过于不过对她来说没有多大的区别。前几年的生辰,也不过都是做点菜和雯绣、暗一他们在院子里吃个团圆饭。

上官雪妍拿着手里的花束,笑的很开心,她在乎的是他对自己的这份心意。他能想到自己想不到的,就说明他在乎自己。但是她也知道这送花一事,一定是宸在后面当了“狐狸”军师,她可不记得这里有这个习惯。

“是宸说的,你喜欢吗?我亲自采的。”轩辕玄霄也不知道宸为什么,要让自己送她花,当时宸说她会喜欢的,他现在有点忐忑。

“喜欢,谢谢你玄哥哥。”上官雪妍停下脚步,看了一下周围,然后抬脚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上官雪妍知道这里不是她以前生活的时代,自己的行为让人看见了那是会被人骂的。她也知道儿子他们也许就在这附近,但是情之所至。吻完以后上官雪妍红着脸,大步走向了亭子。

轩辕玄霄也被上官雪妍突然的举动弄呆了,他摸着被上官雪妍吻过的地方,笑的傻兮兮的。他们在一起也有半年了,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但是主动的亲吻上官雪妍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在外面。

反应过来的轩辕玄霄晕乎乎的也走向那亭子。

“娘亲,生辰愉快,这是墨儿送您的礼物,儿子祝愿娘亲寿与天齐,永永远远的陪着我们。”上官雪妍刚走进亭子,轩辕云墨就出现在她面前,嘴里说着祝福的话,手里拿个一根玉簪给她,那玉簪雕成莲花的样子。

“母亲生辰愉快,这是少泉给您的礼物,希望母亲健康长寿。”轩辕少泉也在轩辕云墨之后递上礼物,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

“谢谢你们,这些娘亲很喜欢。”上官雪妍拿过那玉簪插在头上,玉佩她也系在腰间。

上官雪妍现在很开心,她觉得上天其实对她很好。这一世、上一世她都有完整的家。

“好呀,你们两个臭小子,竟然和我耍花招。你们娘亲来之前你们不是说忘记买礼物了吗,那现在这是什么?”轩辕玄霄走进亭子就看见那送礼的两个儿子,怎么好像就自己没准备礼物。

“爹爹,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只是一时忘记了。”轩辕云墨心虚的说,他们是告诉爹说没有买礼物,为了不让娘亲说他们。所以他们兄弟两个让轩辕玄霄也不要送礼物。其实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礼物只是故意骗父亲的,想看父亲怎么办。

“我的礼物呢,你看连也宸和随墨他们都送了,总不能了就你没有吧?”上官雪妍听到他们的对话,明白了什么于是伸着白皙的手向轩辕玄霄讨要礼物。

“这……这……这个我忘记准备了。那怎么可能?宸说这个一生只送一人,我今天就把它送你了。”轩辕玄霄从怀里掏出一对戒指,带着上官雪妍的手上。

上官雪妍摸着手上的玉戒,很合适,这戒指样式其实很简单。像是小玉环,不过上面雕刻的是连理枝,上官雪妍知道这是他给自己的承诺。

“父王真奸诈,哼。”轩辕云墨看着自己父亲的举动,一副被骗了的样子。

“小子和你爹玩心眼,慢慢学着吧。”轩辕玄霄拍着儿子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

“我今天很开心,有你们我很幸福。来,我们干了这一杯。”上官雪妍拿起面前桌子上的酒杯,一个给他们一杯,然后自己端一杯。

上官雪妍笑的很幸福,也是发自内心的笑。

他们一家人坐在亭子里,上官雪妍看见那摆放的古琴,一时兴起还谈了一曲。他们一家人在亭子里坐了很久,直到天渐渐飘落下雪花。

上一章
下一章